<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所谓家书,老头的信!
    天穹宫阙,悬在群山之巅,云雾环绕,仿若披上一层迷离的纱衣,仙气袅绕,如同仙人之地,神人之所。

    白玉墙石,琉璃砖瓦,看上去简单却勾勒复杂的建筑,透着浩瀚的大气磅礴!

    一行人轻步走来,衣袂飘飘,青丝飞舞,看上去格外飘逸洒脱,踏入这仙人之地,身上仿佛也沾染上了仙气,阳光洒落在他们肩头,似真似假,如梦如幻。

    从踏入这里的那一刻,北宫奇,萧水寒,第五水芙便环视周围,想要看清楚这天穹宫阙的布局。

    然而,只是一眼,他们就放弃了,也明白,为什么纳兰清羽敢让他们来这么重要的地方。

    这里的布局,是以上古之力形成,变幻莫测,今天他们踏入这里是这样,也许等会就会变化,每次的都不一样。

    除非是熟知那股力量,知道它的规律,才能完好无损踏入和踏出这里,其他人贸然闯进来,下场必定凄惨。

    三人慢步走在后面,随着离夜和纳兰清羽脚步走上宫阙,看着并肩而行的两人,三人心里划过了然。

    他们两个没有任何交流,却能同时准确的走到一个地方,只能说明他们知道路。

    纳兰清羽知道没有什么可疑惑,他就是天穹峰的尊主,而离夜要是知道,那应该就是纳兰清羽教的!

    看着四周之景,萧水寒那没有表情,一片寒霜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柔和。

    他这个徒弟和邪尊的事,他保持着不闻不问,毕竟年轻人的事,年轻人知道怎么做,但心里多少有点担心,毕竟这个男人是邪尊。

    他的冷血无情,残酷嗜血人尽皆知,可今天之后,就不用再担心了。

    他对每个世人都是一样的残暴嗜血,却将全部的情给了夜儿,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北宫奇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一切的话语,最终都化作心间的一声叹息。

    在风启大陆的时候,就该看出他们两个之间的不同,不过现在已经这样了,他还能说什么?

    第五水芙心间划过莫名,在那个年轻人身上,她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熟悉,还有一点异样,但他却对天穹峰如此熟知。

    他们脚下这个地方,看上去没什么,但其实千变万化,外人抓不住半点规律,可他就像是回到自己家,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好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邪尊,纳兰清羽?

    他竟然会如此信任一个人,连这个都教给了这个年轻人,难道这个年轻人是天穹峰的继承人?

    这不可能,纳兰清羽哪里有这么快死,那也就没可能这么快选定下任尊主。

    他们各怀心思,走上那悬挂天边的宫阙,站在宫阙之上俯身看去,便能将千里之地尽收眼底,矗立脚下排排宫阙,茂密如林,神秘而又庄严!

    走在白玉石阶上,如仙之景,美不胜收,就像是行走在画卷一般。

    面前宫殿大门早已打开,离夜和纳兰清羽毫不犹豫走进去,紧接着脚步微移,身影眨眼便消失在了三人面前。

    三人脸上划过惊愕,加快速度,学着他们的步伐走进大殿,然后也跟着消失。

    场景变化,万物移动,磅礴大气的宫殿,转眼已然不见,青山绿水,飞流瀑布,楼台水榭将庄重的宫殿取代,映入几人眼帘。

    在楼台旁边的走廊上,桌椅排列,上面搁置着茶点,离夜和纳兰清羽两人,坐在主位,在他们两边,分别摆放着两张座椅。

    走廊旁边,就是飞流直下的瀑布,他们的位置,正是瀑布半腰处。

    三人叹了口气,无奈看了一眼离夜,大步走过去坐下。

    “夜儿。”她要带他们来这,干嘛把气氛弄得那么严肃。

    离夜靠在椅背上,微微笑道:“奇叔,我也是第一次,天穹峰知道还有这么个地方。”

    她可以保证,自己是第一次来这里!

    景色不错,还行!

    “早说带你来,你可有时间?”薄唇轻启,云轻风淡的薄凉之声响起,优雅而又好听,即便是旁边那巨大的水流声,也不能掩盖半分!

    慵懒靠在椅背上的身体一僵,离夜慢慢坐正身体,嘿嘿一笑,没有搭话。

    笑话,当然不能顺着邪尊大人的说下去,稍有不慎,等着的可能就是万丈深渊,虽然不会要命,也不会疼,但她会很郁闷!

    不过以前也的确没时间,她一有时间,邪尊大人就带她各处走动,熟悉天穹峰,不然她哪里能这么熟练地走到这座宫殿,除了熟悉就是闭关,像现在这种情况,还是少有。

    “奇叔,师父,你们怎么会赶来?”他们到了这里,玄机城怎么办?

    萧水寒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才开口说话,“你放心,玄机城没事,北宫玄牧带着第六殿所有人都来了,傲家,蓝家,慕家,洛家都有人来。”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语气也变得急切,“那爷爷呢!”

    爷爷怎么样了?

    “家主正在带着北宫联盟收复其它三国。”北宫奇说道,眉头不禁蹙起。

    过去这么多年,北宫家族终于有行动了!

    “清羽,把天穹峰的事处理完,我要回玄机城。”离夜看向纳兰清羽,第六殿的人都来了,还有他们四家的人,看来她可以开始动手了!

    风启大陆有爷爷在,它逃不掉,中临都有她在,她也不会让它跑掉!

    “好。”纳兰清羽没有反对,他知道夜儿的心思,也知道夜儿想要做什么。

    想要对上第五家族,这些,只是最基本的。

    临天大陆那么大,区区一个中临都,即便是凶残,但也不算什么。

    “你们在我面前说这些,好歹我姓第五。”第五水芙双手交叉在胸前,靠在椅背上,满头黑线看着他们四个。

    虽然有四个在,她不会多嘴,更不可能把这些告诉二哥,但是,不代表她不会做什么。

    “芙儿,你不能杀夜儿!”北宫奇严肃认真看向第五水芙。

    她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我现在又没杀他,你先说说,你的头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还有实力,你不是灵尊吗?怎么十几年过去,反倒是退到了灵皇?二哥为什么会说你已经死了?”第五水芙一脸不解。

    死了的人,会好端端站在这里?

    二哥又在骗她!

    “我只是中毒,但是得救了,然后头发就变成了这样。”北宫奇轻描淡写回答,心里却划过疑惑和不解。

    芙儿难道不知道当年的事?

    “那他小子是什么人,让你不惜离家十几年,现在还如此袒护他!”第五水芙的情绪瞬间冷冽,瞬时间,有变成了那个冷漠孤傲的神女,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要是一直在,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更不会修炼噬魂诀!

    中毒?四哥为什么会中毒?

    “她……”北宫奇突然怔住,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该如何告诉这个从小被他们几个宠坏了的妹妹。

    也许,当年的事她根本就不知道,大哥和他突然消失,家族情况大变,否则她根本不会修炼噬魂诀。

    离夜见北宫奇没能说出口,她看向第五水芙,微微笑道:“我叫北宫离夜,奇叔离开第五家族的十几年,都在我家,一家人生活了十几年,你说他为什么会袒护我?”

    话落,北宫奇愣了愣,回头看向离夜,脸上多了几分无奈。

    离夜笑得一脸无害,她这是实话实说,要是她不知道第五家族,和自己的身世,奇叔袒护她的原因,就只有这么简单。

    纳兰清羽和萧水寒自觉选择沉默,现在这是他们的家事!

    “北宫?离夜!”离夜!

    第五水芙看向离夜的眼神有几分恍惚,这张陌生的脸,一点他们的影子都没有,但他却叫“离夜”!

    她耳边仿佛响起,封存了声音,那个时候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小夜儿,我是水芙姑姑,你要记得我,等你长大了,水芙姑姑带你去吃好多好多好吃的!”

    “芙儿,你怎么和大哥大嫂一样,夜儿还小呢,也真是的,小夜儿都还没有一岁,大哥大嫂就开始教她瞬移之术。”

    “姐,小夜儿很聪明好不好,她能记住瞬移之术那么复杂的手结,就一定可以记住我!”要知道,她到现在都没学会瞬移之术,可她是不会说的!

    ……

    交叉在胸前的双手缓缓放下,第五水芙慢慢站起来,脸色霎时间没有一点血色。

    “小夜儿……”小夜儿!

    离夜脸上的微笑微微僵硬,随即恢复正常,速度快到只有纳兰清羽发现这瞬间的变化。

    “四哥,她是夜儿对不对?”见离夜不回答,第五水芙着急看向北宫奇。

    难怪,难怪!

    双拳握紧,第五水芙眼中闪过浓浓杀意,她霍然转身,往来时的路走去。

    “四哥,今天的事,我不会说的,当年的事我也不知道多少,邪尊,让人送我离开!”否则她也不会坐以待毙!

    北宫奇犹豫看着第五水芙,然后看向离夜。

    “步梵,送水芙长老离开。”纳兰清羽语气平常开口。

    残影从空中掠过,如同深夜鬼魅,瞬间便出现在了第五水芙身边,背对着她,也不管她有没有跟上,直接往前走。

    “小夜儿,今天以后,第五家族不会再有人敢动你!”第五水芙扔下一句话,便跟着步梵离开,眼中燃起的杀意,一次比一次冷冽。

    斩草除根!

    十几年前这样,十几年后,你还是这样!

    她是大哥的女儿,第五家族的嫡女,生来就该比公主还要高贵,受万人敬仰,你怎么可以!

    “芙儿!”北宫奇急忙叫道,看着那火红身影离去,他心里越发不安。

    她这是要去干嘛?

    第五水芙大步走远,始终没有再回答一声,直到离开这座宫阙,才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哥,当年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多少,但有我在,至少能保全夜儿。”话落,第五水芙大步离去,身体周围的气息,越来越冷傲孤僻,让人不敢靠近。

    瀑布飞流,声势磅礴,高楼走廊上的人,一直都没有回神,看着第五水芙离开的方向,眉头紧锁。

    “奇叔。”离夜轻声叫道,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看来,事情越来越不简单了,还有她的记忆。

    一岁前的那些零散的声音,那种感觉,很熟悉,就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而不是通过记忆。

    “我没事,不过看样子芙儿对于当年的事,知道的也不是很多。”他知道的也少,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刚回家。

    以至于到现在,具体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情。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早晚会知道的,奇叔,你说爷爷正在收复其它三国?”离夜不解看着北宫奇。

    爷爷怎么会想到,把主意打到其它三国身上了,他难道知道第五家族了?

    “风启大陆本就是北宫家族的一部分,这是你爷爷说的。”北宫奇慢慢坐下,语重心长道。

    离夜眨了眨眼睛,跟着坐下,“就算开辟新空间,有那么大?”

    风启大陆虽然比不上临天大陆,相比之下,也只是临天大陆冰山一角那么大小,可好歹生存了四国,想要跨越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还有,爷爷说风启大陆是北宫家族的一部分?

    “这是老家主给你的信。”北宫奇不急不缓从储物袋把信拿出来交给离夜。

    离夜接过,立即打开,当看到信里的内容,嘴角一阵抽搐。

    “臭小子,你个混账东西,死出去这么久都不给老子写信,这点还真跟你娘一模一样,就欺负我老人家,把我老人家一个人扔在家里!

    告诉你,老子是不会想你的,你有本事就别回来了!

    对了,老子前段时间从家里那个旮旯挖出了点东西,你想的没错,就是被一把火全烧没的地方!你个混账,你把家烧了,问过老子了吗?告诉老子了吗?

    原来风启大陆之所以与世隔绝,是我们先祖做的,至于原因,老子没找出来,不过听说整个风启大陆都该是我们北宫家族的,所以老子正在收复失地,这才叫回到以前的盛世嘛。

    我要是不出来,还不知道你小子以前做过这么多事,居然你不在了,三国的人都这么配合……呸呸呸!他们是臣服在老子的威严下的!

    另外联盟的事,你不要多问,有老子在,好好干你的事去,另外扔给你一点人,好好调教,不用客气!

    还有,你调教的那几个炼药师,被老子砍了,换了几个新的,你小子不回来调教一下?

    臭小子,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没发现你娘的身份,当年你在风启大陆行走的时候,你有听说过,老子儿子有确定的名字吗?

    所谓儿子,那只是对外,嗯,对外,只有我一个是对内,所以只有我知道。

    你娘从小可不像你,一直女扮男装,老子保证她一直是女儿身的打扮,可惜你娘……那性子,老子真的是恨不得把她拉回来,重新好好教育她!

    她非得对外面说,她是男娃娃,非得告诉家里人,她是男娃娃,老子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女儿,你怎么摊上了这么一个娘。

    不管你在外面听到什么名字,记住了,你娘叫北宫雪见!嘿嘿,老子是下雪那天遇见你奶奶的,然后然后……咳咳,扯远了。

    还有还有,当年她让北宫奇那小子抱你回来的时候,不让老子跟你说,所以你离开之前,老子就没跟你说,所以这件事,你要怪怪你娘去,跟老子没半毛钱关系。

    你要是遇到她,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要是遇到你那个扯淡的爹,让他滚,滚得越远越好,别让老子看到他,来一次砍一次!砍死为止!”

    呃……

    一滴汗珠从额上滑下,离夜轻咳一声,无语看着信,嘴角微微上扬,眼里已是一片笑意。

    有这么坑自己女儿的爹?

    对自己的女婿喊打喊杀的,她娘才不会同意,娘跟爹分开了那么久,回去还被爷爷追杀,他要是阵的动手,可能最后被追杀的会是他,不是她老爹。

    “爷爷挖出了什么?”离夜把信收好,放进储物手镯,盈盈轻笑。

    他居然跑回了那里,还挖出了东西,到底在干吗?

    “傲刑说,家主没告诉他们,只是让他们告诉你,等风启大陆的事稳定下来,就会来临天大陆找你。”北宫奇摇摇头,除了老家主,没有人知道是什么。

    从地下挖出来的,这藏的够深啊!

    “傲刑?傲家来的是傲刑?”离夜挑挑眉头,傲刑要是来了,那他应该见到傲悦了吧?

    风启大陆的事情稳定下来,这个时候让人过来,看样子他们家老头已经差不多得手了。

    其余三大家族,配合他们家老头,这点倒是有点出乎意料。

    “傲悦也来了,他们在路上遇到的,傲悦来中临都找你。”北宫奇仔细说道,就像是在北宫家族的时候一样。

    离夜嘴角弧线加深,这样?看来他们两是真的有缘分,这样都还能遇上。

    “蓝家三兄弟都来了?”师父和奇叔会这么放心出来,看来他们的实力也不弱了。

    来的正好,她正愁没人。

    “慕函,洛亦尘,都来了。”虽然几年不见,但他们的实力,在风启大陆来说,应该是超乎寻常的存在。

    只是在临天大陆还差点,不过等夜儿回到玄机城,给他们炼制一些提升实力的丹药,再好好出去历练一圈,实力会有飞一般的提升。

    “等天穹峰的事处理完,我们去一趟吧。”纳兰清羽不急不缓道,用不了几天时间。

    “嗯。”离夜应道,她也是这么想的。

    黑影飞掠而过,瞬间出现,落在离夜和纳兰清羽面前,单膝跪下。

    “尊主!尊王妃!第五水芙已经带人离开,除了第五木兮,一个不少。”歩梵严谨开口。

    那个女人,他总觉得很危险,不愧是第五家族的女人!

    “这么快?”离夜有些不敢相信,从第五水芙离开这里到现在,加起来半个时辰都不到,居然已经清点好,然后把人带走了。

    果然是第五家族的速度,不可小视。

    “夜儿,只有第五家族的人被踹下去了。”纳兰清羽轻声一叹,她那个徒弟有的时候做事,还行。

    “也说明第五水芙的确有本事不是。”离夜歪头看了一眼纳兰清羽。

    北宫奇的目光在离夜和纳兰清羽身上移动,但听到离夜直呼第五水芙的名字,他还是愣了一下。

    算了,夜儿有多厌恶第五家族他是知道的,芙儿姓第五,也是第五家族的人,夜儿没有什么好印象,不肯承认芙儿,他能理解。

    萧水寒一直沉默不语,听着他们的谈话。

    从他们的话语里,即便离夜不说,他多少也听出了一些。

    北宫家族,第五家族,两者之间,到底有多深的渊源?

    ------题外话------

    (~ ̄▽ ̄)~我还是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