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她就是个变态!
    红莲可不是普通异火,和异火本身争夺掌控权,他这不是自取

    他想使用帝皇灵诀,的确是个办法,换做其它的异火,他已经从自己夺走了掌控权,可不巧的是,他面前的是红莲。`乐`文`小说```

    她还想着,要用什么办法,把红莲的火完全引到第五木兮身上,没想到他自己就这么做了。

    “红莲,既然第五公子想要操控你,那你就帮我好好招呼他,记住,不用手下留情,能一把火烧了就烧了。”离夜看了一眼,没有凝聚灵力,反而双手抱臂,一脸看好戏的样子。

    第五木兮居然想要操控红莲,进行反击,也不知道他睡醒了没有,他这是在作茧自缚吧!

    看到这一幕,离夜没有惊讶,没有错愕,而是笑了。

    第五木兮身体周围灵力暴涨,周围火海掀起滚滚巨浪,火焰随着他的掌控而舞动,他身体周围的火焰明显减弱。

    这下,第五木兮想要在离夜身上找到子墨弓箭,那是不可能的了!

    感觉到波动,离夜脸上划过一丝诧异,很快又平静了下来,把子墨弓箭往储物手镯里一扔,放在储物手镯的盒子立即拉开盒盖,弓箭稳稳掉了进去。

    第五木兮看着再次开始对战的九婴和腾蛇,眼中闪过细微不可见的笑容,然后他看向四周火焰,身上灵力暴涨!

    天地颤动,就连火阵都动荡了起来,火阵中的离夜和第五木兮身影摇晃,同时踉跄了几步才稳住身影。

    说话间,两兽再次进攻,这一次,比刚才还要凶狠,残暴!

    腾蛇这么说它就怕了?它巴不得能这样!

    “好好好!求之不得!”九婴动了动身体,随即,天边晃动,看上去随时就会塌下来一般。

    哪怕,拼尽一切!

    既然不能放过,那就统统不能放过!

    这些它当然知道,但它更知道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这么多年过去,谁胜谁负,谁能决断,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腾蛇凶狠看着九婴。

    它当然也知道自己杀不了腾蛇,也是在告诉离夜,它无法斩杀,只能托住,让她有个准备。

    稚嫩的声音充满了威严,隐含着强势之力,让人听不见那丝丝稚嫩。

    “腾蛇,你的契约者还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你要是能杀我,我们两个在上古的时候就已经分出胜负了!”九婴嗜血道。

    停顿在烈焰两边的九婴和腾蛇,听到这一声命令,同时动了起来。

    “好大口气!腾蛇,你还愣着干嘛,杀了九婴!”第五木兮冷哼道,杀了九婴,北宫离夜就会死,到时候即便他不出手,北宫离夜也活不了。

    想要一把兵器换个主人还不容易,杀了他就行了!

    离夜举起大弓摇晃了一下,笑道:“小爷当然知道它还是你的,但它现在在小爷手里,把你杀了,它不就成了无主之物。”

    非常不喜欢人类那种目光,这人不知道它已经和离夜契约了么!

    那个人类的目光,真的是太讨厌了!

    小金站在离夜肩上,当它看到第五木兮的目光,一溜烟就回到了契约空间里。

    第五木兮目光炽热看着小金,就连他们家族都没有找到鎏金鼠,没想到北宫离夜会拥有一只。

    鎏金鼠!

    不过幸好,他已经和子墨弓箭滴血认主,北宫离夜就算是想用它,有主之物,她是用不了的。

    该死,他本想拉弓射箭破坏火阵,结果竟被一只老鼠给夺走了。

    “北宫离夜,你就算是拿到了我的兵器,它的主人还是我。”第五木兮站直身体,忍住疼痛,额上冷汗密布。

    这只是值钱吗?只是之前吗!?

    上古神器,这么珍贵的至宝,它用“值钱”两个字就概括了!

    值钱!

    当他听到鎏金鼠的话,差点没喷血。

    第五木兮身体僵住,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子墨弓箭在面前被夺走。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鎏金鼠兴奋的模样,它说了那么长的一句,其实只想说,它真的很值钱!

    鎏金鼠眼中闪烁出金色光芒,它那兴奋的表情,好像已经看到面前摆了成千上万的金子。

    这东西可值钱了,要是拿出去拍卖,那就发了!

    好东西,好东西啊!

    “离夜,这就是子墨弓箭了,相传它是上古排名很前的神器之一,拉弓成箭,很值钱!”鎏金鼠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语气,眼里的金光强到了极点。

    叹息过后,看到第五木兮伸过来的爪子,鎏金鼠重重一哼,扔了个酷酷的背影给他,便直接走到离夜面前,兴奋不已。

    靠!有好东西都不能用,简直……

    不过现实是残酷的,它就算拿了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处,因为,因为,它根本拉不动!

    这种好东西,它真想独吞!

    “东西是我的了!”鎏金鼠一把抱住子墨弓箭,垂涎三尺地注视着,恨不得踹进自己兜里。

    空中金色弧线划过,以飞快的速度,抢在第五木兮之前,扑向子墨弓箭!

    然而他没注意到,在他看向子墨弓箭的时候,离夜嘴角勾起的弧线,否则他一定不会这么大意。

    第五木兮眼眸中闪过嘲弄,不顾身上的疼痛,朝着子墨弓箭飞扑而去!

    北宫离夜,跟我斗,你还太嫩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