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杀不死你,痛死你!
    器灵抱着头,慢慢朝着地上倒去,痛苦呻吟,将头埋在地上,就那么静静靠着,就像沉睡了一样。.|

    一道道的痕迹在离夜额上勾画,成形的图腾慢慢浮现,那图腾就像是被锐利笔锋勾勒而成,完美,凌厉,隐隐透着王者气势!

    第五木兮诧异无比,愣神看着身后万丈光芒的离夜,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在看到那万丈光芒后,他神情的敬畏。

    离夜不知道图腾具体是什么样子,但她知道身体中的疼痛在一点点消失,一直到痛楚完全消失不见,她这才重重松了口气,顿时感觉到神清气爽!

    握着吾邪的手掌缩紧,加重了力道,冷冽的杀伐气息随着空中滚动的罡风散开,四周温度瞬间降到了零点!

    “帝图腾!”

    第五木兮即便不愿承认,但看到离夜额上图腾,那也是不变的事实。

    只见第五木兮双拳紧握,身上再一次闪过灵光,无形间,一层紫色光芒将他身体笼罩,看上去就是一层轻盈的紫色外套,很是平常。

    紧接着,他动作迅速,将手上的黑箭放在弦上,双臂张开,拉开一个大圆满,黑色箭羽迅速被一层紫色箭羽包裹,然后银色灵力覆盖其上,箭尖闪烁出寒光,稍稍一动,面前空气便立即成了粉碎!

    看着离夜,第五木兮嗜血一笑,白皙手指轻轻松开,手指握住的黑色箭羽,如一道黑色闪电,从天边划过笔直弧线,朝着离夜飞去!

    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黑色箭羽势如破竹,穿梭行过之处,方圆数米,万物尽毁,就连空气,都断绝的一干二净!

    看到第五木兮身上出现的像是外衣的东西,离夜尽管疑惑,但也来不及多想,她和第五木兮的距离本就不远,加上这箭羽速度之快,箭羽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她也发现自己没时间再闪开躲避。

    “找死!”离夜冷声一哼,松开吾邪,剑身顿时蓝光大作!

    蓝色剑气,散发着冰冷寒气,周围空气都瞬间冷冽了起来,也在同一时间,离夜开启了造化诀,但舞动的招式却没有就此停下。

    “诛神剑式——诛灭!”

    蓝色剑气瞬间分散开来,紧接着,以极快的速度凝聚成形,分出十把一模一样的吾邪剑,威力,剑气,杀伐,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减弱,依旧强大!

    灵力流转,迅速附在所有吾邪剑上,骇人的力量骤然提升加重!

    离夜飞身迎上箭羽,所有的吾邪剑自动形成包围圈,将离夜护在其中,从天空上碾压而过,所到之处,一切尽毁!

    “轰——”

    两道巨力重重撞在一起,只见空中寒光四射,无数锋刃如漫天细雨一般从空中坠落,没入底下层层山峦高峰,紧接着,便是排山倒海的毁灭之声!

    山峰倒塌!大地毁灭!天地怒吼!发出毁灭的悲鸣!

    “吼——”

    离夜和第五木兮对战引起的动静还没停下,紧接着,九天之上,兽吼之声再次震慑!

    它们仿佛没有看到脚下的毁灭,两兽相斗,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仿佛天地就此毁灭,都不会影响到它们之间是对战交锋!

    离夜和第五木兮的对战,一触即发,丝毫没有试探和手下留情,九婴和腾蛇就更不用说了。

    它们虽然不常见面,但相识的时间不短,知道对方的时间更不短,不需要试探,不需要保留实力,一上来,便是生死搏斗!

    对战之力,连天地都不禁畏惧,在暴动之下,日月都显得黯然无光,天上染上一层橘红,蔓延千里!

    这一片天空下,呼啸的罡风,如腊月寒风,又像是刀锋剑影,冷冽刺骨,削骨割肉!狠辣到了极点。

    第五木兮见离夜轻易化解自己的攻势,将自己的墨箭变成粉碎,手指再次拉开弓箭,这次,他没有放上任何箭羽,但手指碰触弓弦的时候,三个黑色箭羽便自动出现在他手上。

    对准离夜,他再次开弓,三根箭羽笔直射向离夜,四周空气,被砍得七零八落,肉眼都能够清楚看到漂浮躁动的空气碎片!

    离夜眯起双眼,额上图腾闪过光亮,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发现,额上光芒飞快逝去后,她眼眸中也闪过一道金光,金光之中,还夹杂着淡淡紫色,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只见她手臂一挥,四周流光洒落,折射着阳光,看上去无比华丽美妙,神圣高贵,但空气中狂暴的气势和力道,又让人不寒而栗!

    离夜飞身握住吾邪,蓝色剑气立即暴涌,紧接着灵力飞旋,剑气和灵力相辅相成,以离夜为中心,方圆好几丈都陷入一片混浊的混乱中。

    “冰杀裂魂斩!”

    蓝色弧线以离夜为始,强势横行而去,弧线足足长达十丈!

    凌厉冰冷的剑刃所到之处,周围破碎的空气迅速凝结成冰,空气中染上一层薄雾薄冰,在强力震动下,依稀可以听到细小尖锐的破碎之声!

    直逼离夜而来的三支箭,在这冰寒气息下,速度硬生生的被拖累减弱,它所到之处粉碎的空气,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冷空气直扑第五木兮,刺骨的寒霜身,让整个天地都仿佛处于冰天雪地之间!

    第五木兮站在原地,手里拉开的弓,愣是停了下来,怔怔看着离夜。

    不对!非常不对!

    他听说北宫离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