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五章 子墨弓箭
    器灵就这么看着离夜,过了好一会都没有回答,狭长双眸注视着离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离夜见他不说话,在心里叹了口气,准备想办法。

    在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方,能开口说话的器灵,便是唯一的突破口,想要出去,就必须要他开口才知道。

    只是,他不打算说话,这要怎么找?

    眼皮垂下,遮住眸光中的情绪,离夜暗暗沉思。

    “回答我一个问题。”

    久久沉默的声音再次响起,环绕在离夜耳畔,清晰无比。

    眼皮遮住的眸光,在听到这句话后,闪过一道狡黠的光亮,只可惜,她面前的器灵并没有看到。

    “问题?说说看。”离夜含笑抬起眼眸,看着站在天边的器灵,嘴角弧线加深。

    有问题?那就再好不过了。

    “为什么你要封印第五家族的血脉,要知道,它带给你的好处,不会少。”器灵不解看着离夜,他实在想不明白。

    血脉之力,那就是身份的证明,像她这样的嫡系,若是没有封印血脉,在第五家族里的地位,可想而知!

    离夜面无表情注视着器灵,让人看不清楚她在想什么。

    笑意从眼睛深处闪过,邪魅的声音缓缓响起,“我回答了你,好处呢?”

    她还以为是什么问题,结果就是这个。

    只是,想要从她这里得到东西,总得给她点好处,这样的交易才公平。

    器灵听到离夜的回答,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丫头,以为他很想知道原因吗?

    “哼,不说就算了,也别妄想用这个问题交换带你进入这里的目的,好好呆着吧,你是不可能出去的!

    也别妄想杀了我,一来,你杀不死一个器灵,二来就算你有这个可能,杀了我,这的一切会随着我的死而毁灭,当然也包括你,在这里等着吧,很快就有人来找你了。”话落,器灵长袖一挥,转眼消失。

    自己是好奇这些没错,可她想要用这些和自己作为交换条件,那是不可能的!

    见器灵消失,离夜撇了撇嘴,静静站在原地,双眸轻合,当周围器灵的气息完全消失,傲然挺立的身影,摇摇晃晃。

    她踉跄后退了一步,跌坐在地上,身体每一个地方都是撕裂的疼痛,痛得她喘不过气来。

    要不是一口气坚持着,刚才器灵还在这里的时候,她可能就撑不住了。

    深吸一口气,离夜尽量让自己忽略疼痛,回想刚才。

    刚才在清羽和第五芮对战,那股力量震开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后退,当时她是感觉到疼痛消失了的,所以说,要缓解身上的疼痛,不是没有一点办法。

    现在要静下心,找到是办法!

    尝试着用各种办法缓解疼痛的离夜,没有发现,器灵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比较远的地方看着她。

    在这片器灵的世界,一草一木都是他的眼睛和耳朵,即便不用靠离夜很近,他也能看清楚离夜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事,发生了什么。

    “这丫头倒是不错,这种疼痛都能咬牙坚持住,愣是没在我面前表现一点出来,要不是看到这一幕,我都怀疑,自己已经没作用了。”

    器灵一阵嘀咕,一脸的不满和无奈,眼眸深处却隐含着几分满意的笑容。

    “比起曾经被关进这里的人,真的是好太多了,小丫头,你要是能面对接下来的问题,说不定我会回答你想知道的事。”带进这里的目的么?

    若她真的聪慧,应该能想到,她需要的是肯定,当然,除了这个,她也可以问其它的。

    “第五家族也不知道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放着这么好的苗子不要。”话落,器灵转身离去,慢步走远。

    他不担心离夜能离开这,也不担心离夜会做出什么来,这里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器灵走后,离夜继续尝试着缓解身体的痛楚。

    然而,她尝遍各种方法,都没能缓解,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一下子也想不起来。

    “该死。”离夜睁开身双眼低声咒骂。

    刚才突然一瞬间消失,她还以为自己找到了方法,结果还是不行。

    那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离夜陷入沉思,一动不动,如老僧入定般坐在那,和天地融为一体,沉寂的气息,很容易会让人忽略,这片天空下,有她坐在这里。

    全神贯注的她,连出现在这片天地的身影都没感觉到。

    第五木兮慢步走过,见离夜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坐在那里,皱起了眉头,脚步并没有停下。

    百米!

    陌生的气息袭来,陷入沉思的离夜猛然惊醒,当第五木兮的身影映入眼帘,她只是看着对方走来,依旧不动声色。

    第五木兮停下脚步,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丈。

    “北宫离夜,也许该叫,第五离夜。”第五木兮笑了笑,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虚假。

    第五离夜,家族嫡女!

    这个已经被家族抹去了的名字,竟再一次出现了!

    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第五木兮,毫不在乎开口,“第五离夜就算了,小爷姓北宫,是北宫家族的人,至于第五嘛,那是仇人。”

    第五离夜,听起来多讽刺,多让人恶心。

    “的确是仇人,所以,今天我也不能让你离开这。”用这个限制了北宫离夜,就算不杀了她,也要把她带回第五家族。

    带尸体还是带人,就要看北宫离夜回不回去了。

    “不离开吗?真不好意思,小爷没打算在这里久留。”离夜姿态随意坐在半空中,身下明明什么都没有,可她就像是坐在平地一样。

    第五木兮看到离夜的举动,脸顿时黑了一半。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北宫离夜竟然还能表现的这么云清风淡。

    这样看上去,她身上半点算上都没有,就和正常人无异!

    “放心,我不会亲自动手杀你,我怎么会杀自己的妹妹。”第五木兮说完便讽刺的笑了。

    妹妹,没错,就是妹妹,真是可笑!

    离夜顿时打了个寒颤,忍住作呕的冲动,一脸嫌弃地看着第五木兮。

    他不挑破这层窗户纸,自己还没觉得什么,现在挑破了这层窗户纸,真觉得恶心。

    妹妹,她可不承认自己和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不就是流着一样的血脉,她身体里又不只是有第五家族的,还有北宫家族的呢!

    什么就是他妹妹,他不觉得连自己都听不下去吗?

    第五木兮看到离夜嫌弃的样子,眸光越来越阴沉,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腾蛇!”他不动手,就让腾蛇动手!

    总之,今天除非她答应乖乖和他们走,否则不想死也得死!

    “吼——”

    天地之间一声巨响响彻天地,天空中波动连连,上古气息弥漫开来。

    狰狞庞大的身影占居天空,将半边空中占居!

    那身体的巨大,人类站在它的面前,就如同一粒尘沙,看起来微不足道!

    远处的闭眸休息的器灵,感觉到这股上古之气,猛地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犀利。

    上古之兽,腾蛇!

    好好好,好一个第五家族,好大的手笔,连上古腾蛇都契约到了,还是让一个年轻后辈契约到的。

    这一辈人,倒是出来不少天才。

    离夜抬头看向空中盘旋的身影,冷声一哼,眸光中的笑意瞬间冷却。

    腾蛇!

    他倒是看得起自己,一动手就是上古之兽!

    只是,天下间,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拥有上古之兽,上古腾蛇又怎么样!是蛇就给得趴着!

    红唇轻启,空中响起寒冷如冰的两个字,“九婴!”

    契约空间中,九双闭合的双眼缓缓睁开,只见离夜身体周围产生巨大波动,杀伐气息肆意横行开来!

    九婴!

    第五木兮眼皮微跳,心跳也跟着加速跳动了一下。

    “昂——”

    上古气息从空中笼罩而下,随即另外一个庞大的身体,占居另外半边天空,阴沉的气息,低迷的可怕。

    九婴腾蛇在看到对方之时,眼中同时露出凶狠,恨不得将对方撕碎!

    自从苏醒后,这不是它们第一次见面,但说不定就是最后一次!

    玄兽凶狠对视,空中之下两道身影一站一坐,气氛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战争一触即发!

    本想远远围观这场对战的器灵,看到这一幕,然后就不干了。

    妈的,这两人都是狠角色啊!

    一人来一头上古之兽,这是要吓谁,吓谁呢?欺负他没有上古之兽是不是!

    “第五家族,这一代真不错,不过可惜了。”器灵再次摇头叹息。

    年纪轻轻两个灵尊,一个中级,一个高级,同时这两个人还同样契约了上古之兽。

    他们这要不是对立,而是站在一起,如今的第五家族,也许会回到当日盛世。

    只可惜啊,从那一战以后,那个家族虽然离开了临天大陆,甚至一气之下,抹掉自己家族在临天大陆的一切痕迹,但第五家族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一味追求强大,舍弃其它的东西,第五家族想要回到以前,是很难的一件事。

    想当年,那两个家族,何等盛世强大!何等风光!何等融洽,亲如一族!

    “北宫离夜……北宫。”器灵皱起眉头,“为什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还有那个家族,那个家族叫什么来着?”

    第五木兮一张俊脸此时完全黑了,可他即便阴沉着脸,也有另外一番美感,要知道他样貌本就不差,算得上是世上一等一的美男子!

    九婴,上古之兽九婴!

    在崛域森林的时候,她契约到了九婴!

    “九婴,动手!让第五公子知道,这世上不只是腾蛇它一头上古之兽!”嗜血寒霜的声音响起,语气中隐含着点点笑意。

    离夜明明只是坐在那里,但身上强大的气势逼人,甚至让人不敢直视!

    王者之威,岂容任人放肆!

    “当然!”

    九婴傲然动了动身体,九个头颅同时张开嘴巴,露出寒光四溢锋利无比的獠牙。

    紧接着,它便挪动了巨大身体,直冲腾蛇而去!

    “九婴,又是你!”

    腾蛇看到九婴,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次,两次它要杀的人,九婴都在阻止,每次都有它的份!

    今天,不杀了九婴,怕是动不了那个人类,如此,它又何必客气!

    “吼!”

    一声怒吼,腾蛇直接迎上九婴的攻击,攻击力迅猛快速,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嘭!”

    两头巨兽撞在一起,天地发出震动,四周山峦纷纷倒塌!

    山崩地裂,山河尽毁,也不过如此!

    “北宫离夜,你……”

    她这是在逼他动手!

    “我?第五木兮,小爷今天还就告诉你了,别以为用个什么破东西就能困住小爷,你就能动手杀了小爷!”离夜举止优雅起身,不急不躁。

    只是那说话的语气,狂霸到了极点,让人听了恨得牙根痒痒。

    不是离夜不着急起身,实在是她根本做不到一跃而起,但又不想暴露太多,只能尽量让自己显得不在意,不在乎。

    听到四周响起山崩地裂的声音,离夜并没有多在意。

    这里不是真正的天穹峰,没有什么可在乎的。

    破东西……

    器灵满头黑线,她这小丫头说的破东西,是他吗?

    “北宫离夜,你别逼我!”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不管你是谁!

    “逼,第五木兮,从你们踏入天穹峰的那一刻,不,从十几年前,就是你们第五家族一直在逼我们!”逼!到底是谁在逼谁!

    十几年过去,他们还是不肯放过!

    当然,她也不奢求他们会放过,就算他们不找上门来,她也会找上他们!

    “好好好。”第五木兮愤怒到了极点,手掌张开,一把紫色长弓落在他手里,另外一只手张开出现一支黑色长箭。

    当第五木兮的东西一拿出来,离夜立刻就认出来了。

    上古神器!子墨弓箭!

    “我滴个乖乖,上古神器啊。”器灵眼中发出光亮,他的目光挪到离夜身上。

    他比较期待,这个小丫头会拿出什么吓人的东西来!

    ------题外话------

    昂昂,离夜的大反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