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公子令!
    “轰——”

    众人面前,灼热滚烫的浪潮席卷而来,霸道强横,方圆百丈,连空气不禁凝结,然后粉碎!

    围观在两边的人,在这股狂暴涌动的热潮卷来之前,立即退去!

    墨东炎也趁着这个机会,把离夜扶住,往后移去。

    他们着急往后退,没有发现,额上布满冷汗的离夜脸上,突然露出一抹轻快的笑容,眼眸中还闪过一丝了然。

    尘沙飞天,空中罡风巨浪掀起百丈,在纳兰清羽和第五芮之间暴涌扫荡。

    衣袍飞旋,青丝飞舞,罡风之中,那一抹白色身影却依旧傲立,即便在这飓风之中,身也影纹丝不动,平静如水的眸光,仿佛天地毁灭,都不值得他抬眸一瞥!

    第五芮就没那么好了,在这狂暴之力下,他连连后退,总他身边卷过的飓风,锋利的如刀刃,尽管没伤到血肉,但衣服上已经有好几处破碎!

    他低头睨视了一眼破损的衣角,眼眸垂下,遮住眼中寒光。

    纳兰清羽,果然不是常人!

    尽管没有伤到他,但这破损的衣服,已经很好的说明,他技不如人!已经输了!

    看着傲立在风中如履平地的男人,第五芮的脸色顿时黑了。

    讽刺,这是*裸的讽刺!

    罡风拂去,过了好久天空才恢复平静,所有人再次退出整整百丈,才没有收到那罡风巨力的波及。

    当他们看到飓风之中两个姿态截然不同的人,两边的人脸上也露出截然不同的表情。

    “尊主,这是……赢了!”

    “是邪尊赢了,哈哈哈,我就知道邪尊肯定会赢,那家伙怎么可能是邪尊的对手。”

    “话说,老子是不会承认,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输的!”

    天穹峰这边,其乐融融,士气大振,欢悦不已。

    两个灵尊都败在了纳兰清羽手里,他们怎么能不高兴,现在这种局势,虽然谁赢谁输还很难说,但对方已经输了两场了!

    现在别说面子了,连里子都快丢没了!

    反观第五家族这边,他们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震撼中带着无法接受。

    “木兮。”第五火烈皱眉叫道,他也和纳兰清羽交过手,难道也没看出来纳兰清羽是什么实力吗?

    “火烈,这只不过是划破了衣服。”第五木兮强硬道,人还没死就代表没有输。

    只是赢了半招,这难道就是纳兰清羽的全部实力?

    不,第五木兮不敢确定!

    纳兰清羽这个人,心思缜密,一旦轻敌,那就是兵败如山倒!

    尽管只是半招,他还是得承认,目前为止,纳兰清羽是占据了上风。

    修长的身影傲立天空,双手负在身后,冷冽的眸子轻轻扫视了一眼第五芮,薄唇轻启。

    “堂堂第五家族的执法长老,知道了本尊的弱点,还是输了。”冷酷如冰的话语在天空中散开,不强不弱,不急不躁,却刚好让在场每一个人听到!

    呼~

    萧瑟寒风从空中吹拂而过,刹那间,天地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住了,一个个就像是被点了穴一样。

    所有人的身体都在抖动,但中域几大势力这边,和第五家族这边的抖动,完全不是一回事。

    中域几大势力的人完全是在强忍着不笑出声,第五家族他们则是强忍住怒火。

    他们总算是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邪尊大人没搭理第五芮的话,反而问他在第五家族是什么身份了!

    这可是十足的打脸啊!

    第五芮一张脸,现在完全是黑了,阴沉的模样,都看不出他现在脸上有什么表情,但浑身散发的怒火,却是如火山喷发一样。

    看到他的脸色,中域几大势力就算是憋不住,也得憋住了。

    好歹人家是灵尊级别,还是巅峰灵尊,就算现在敌对,还是得给人家一点面子不是,他们又不是邪尊,谁自己什么时候落单,就被人家给解决了。

    不过离夜就没那么客气了,也完全没有任何顾虑,直接就笑了起来。

    什么叫狠狠抽人耳刮子,还能让人家打落牙齿和血吞!

    邪尊大人就是这样的!

    尼玛,你第五芮不是很厉害吗?不是第五家族的执法长老吗?这实力,肯定也是主家的执法长老啊!

    可你输了你知道吗?而且你还知道邪尊“弱点”,可就这样,你还是输了,连这个“弱点”的头发丝都没碰到!

    你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邪尊大人的尊王妃是他的弱点,邪尊大人就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狠狠打你嘴巴子,让天下人都知道,即便如此,你们这群人也不是他的对手!

    总之今天的事,这么多人都在这里,不传出去那是没可能的,就算其他人同意,邪尊大人都不同意!

    离夜满头大汗露出一抹笑容,眼中笑意却是越发冷冽。

    就在这时,寂静无人敢先开口出声的空中,突然震开了声音,清楚的让每个人都能听到。

    “第五芮,接公子令!”第五木兮迈出一步,手臂抬起,手掌面对着第五芮。

    一个泛光的印记落入众人眼帘,复杂图腾气势不凡,张狂无比!

    第五木兮手里的印记刚刚出现,第五家族在场所有人,包括第五芮和第五火烈都愣住了,神色大变,随即单膝而跪!

    “听令!”

    第五家族所有人异口同声道,神情庄重严肃,不带一点玩笑和戏谑,他们心里却是无比震撼。

    他娘的太刺激,第五木兮竟然是……居然是……

    看他们所有人的表情,好像都很震惊,就连执法长老,还有火烈公子都不知道这回事啊!

    公子令?

    离夜看着远处模糊的印记,不自觉伸出手,脑海中闪过一抹模糊的图腾,雄厚却又非常好听的男人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让她莫名的觉得踏实。

    “小夜儿,看清楚了吗?这是你的令,天下独一无二的族令!记住,它能保护你!”

    “族令?”离夜皱起眉头,喃喃自语,神情迷茫,但脑海中模糊的印记,她想要看清楚。

    那是什么东西?

    “离夜,离夜!”

    紧张的叫唤在耳边响起,离夜猛地惊醒,却看到眼前跪下众人已经站起,第五芮重新站到了纳兰清羽面前,绞痛排山倒海随之而来!

    靠!

    离夜低声咒骂,皱起的眉头再次紧皱,脑海中好不容易浮现的印记,也随之消失的无隐无踪!

    “你怎么了?”墨东炎紧张问道,她这种表情,好像是出了很大的事啊!

    第五家族明明没做什么,离夜怎么看起来这么痛苦?

    “我没事,他们怎么了?”离夜擦了擦额上冷汗,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

    “离夜,刚刚你没听到吗?第五木兮拿出了公子令,妈的,原来他是第五家族的嫡系一脉啊,难怪敢这么嚣张!”墨东炎轻啧摇头。

    能不嚣张吗?第五家族嫡系啊!

    说不定就是下一任族长,当然这还是未知数,能不能成为,不是嫡系就可以了的。

    “他拿出公子令让第五芮做什么?”不可能无缘无故拿出来的。

    “呃,你自己看。”墨东炎指了指前面,第五木兮什么都没说,只是拿出了公子令,然后所有人跪了一下,第五芮说,属下明白!

    他奶奶的,明白个蛋!

    第五家族的人明白,他们现在事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第五家族想要做什么。

    离夜屏住呼吸,尽量让疼痛降到最低,看着不远处即将爆发的对战,心里突然涌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离夜感觉到不对劲,纳兰清羽又何尝不是,在第五木兮拿出公子令的时候,他就知道,今天事,第五家族不会善罢甘休。

    甚至,他们有可能已经有办法,想到对付夜儿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由的一阵躁乱,眼角余光看向离夜,见她完好无损,又想到离夜的实力,他才将这情绪压下。

    灵力张开,他决定主动出击!

    第五芮看到他的举动,没有任何惊讶,好像早就知道他会这么做了一样。

    “邪尊,你说,要是把北宫离夜带到一个连你都进不去的地方,再加上被封印的血脉之力,你觉得,她还有可能活着吗?”第五芮轻轻一笑,完全没了刚才狼狈的神态。

    纳兰清羽没有理会第五芮,涌动的灵力依旧狂暴,好像什么都不能影响到他似的。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第五芮说到血脉之力的时候,他就已经急了。

    血脉之力的影响,他再清楚不过,但他没料到,第五家族会用这一招牵制住离夜,甚至……

    所以,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他必须扫平一切,回到夜儿身边!

    “除了血饮鬼阵,只有第五家族的人才能去的地方,可不少。”第五芮见纳兰清羽丝毫不受影响,继续说道,心里也着急了起来。

    为什么纳兰清羽会无动于衷,难道即便他承认的尊王妃,在他心里也没有任何地位?

    要没有地位的话,那他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

    对战再次开始,这一次比上次更激烈,第五芮丝毫没有犹豫,将全部实力暴露!

    他深信,刚才纳兰清羽只是赢了他半招,这样,他肯定会赢回来的!

    他们两个打的热火朝天,其他人就只能看着,完全没有动手的机会。

    第五家族的人如此,离夜他们也是如此。

    然而齐暮他们是没有感觉不对劲,但离夜清楚知道,她身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一定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她!

    “北宫离夜,我在这里等你。”

    “北宫离夜,本公子是绝不会让你回第五家族的!”

    谁?是谁?

    耳边响起声音,眼眸转动,离夜看向四周,最后眸光落在远处的第五木兮身上。

    是他!第五木兮!

    第五木兮同样笑看着离夜,只是他们相隔太远,只能看到对方,而不知道对方正在看着自己。

    暗处挪动的两道身影,一点点靠近离夜,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每当他们靠近离夜一步,他们手上的古印光芒就会强烈一分,周围的空气也紧缩一分!

    就在这时,离夜身上展开一道刺眼的光亮,紧接着,她整个人被光亮包裹,然后……就这么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离……”

    所有人才惊呼出一个字,一阵狂潮袭来,他们猛地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在叫下去。

    消失了!离夜消失了!

    “师父,师父。”齐暮顿时乱了分寸,着急找着周围,可找了半天,都没看到离夜。

    司南赶紧拉住齐暮,着急道:“大人,现在邪尊大人还不知道公子不见,我们不能影响到他。”

    邪尊大人要是看到公子消失,肯定会乱了分寸,到时候……

    司南心里的话还没嘀咕完,天空中瞬间燃烧起了滔天怒火,怒吼之声,令天地皆颤!

    “第五家族,好手段,若夜儿出什么事,本尊让你们第五家族所有人陪葬!”

    “轰——”

    然后,天空中便掀起了狂暴的罡风,将四周吞噬!

    原本已经退的很远的人,不得不再次退开。

    纳兰清羽知道,离夜肯定不会走远,肯定还在这里,但突然消失这种事,还是在他眼皮子底下,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前两次他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把怒火撒到谁的身上,现在第五家族这么做,完全是勾起了纳兰清羽以前的怒意。

    一把火他们要承受住就不容易了,现在是好几把火!

    几方势力看到这样的纳兰清羽,纷纷擦起了冷汗。

    太吓人了,第五家族把邪尊逼到这个份上,不死都难了!

    “离夜这到底去哪里了?吓死我了。”墨东炎汗颜道,他从来看见过邪尊这样,感觉就是鬼魅罗刹一样,一点人气都没有。

    太可怕了,所以说,招惹上邪尊纳兰清羽没好事,招惹上北宫离夜那就离死不远了。

    “师父会不会出事?”齐暮一阵担忧。

    “放心吧,北宫离夜要是出事,或者是被带走了,第五家族不会留在这里。”东方白衣冷静道,北宫离夜肯定不会有事。

    只不过现在他们暂时看不到,她,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们之中,唯有司南吓的不轻。

    刚才的话,他绝对不敢再重复第二次,还以为邪尊大人不知道,结果什么都看到了,他还让大人别说话。

    也是,这些事怎么能瞒过邪尊大人。

    任洁站在他们身边,脸色苍白,耳边的话一阵一阵响起,她眼中深处闪过一抹苦笑,然后便坚决了起来,像是有了某种决定。

    天空之上的对战依旧,突然消失的离夜,看着周围,更是迷茫。

    这一片天空,和刚才她所站的一模一样,脚下的天穹峰,天上的云,就连周围的一切,都是一样的。

    唯一的不同,就是这里没有第五家族的人,也没有天穹峰的人,更没有……其他人!

    这是哪里?

    尽管紧张,但离夜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清楚知道现在不是慌乱的时候。

    不管她在哪里,但她肯定自己没有挪动过,因为身体中,那股挥之不去的绞痛还在,甚至,从未减弱!

    所以,她肯定自己还在天穹峰的天空上,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看不到周围的一切。

    “北宫离夜,你倒是冷静。”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透着十足的不满。

    模糊的身影一点点呈现,离夜双拳紧握,脸色更为苍白!

    ------题外话------

    昂,放心,离夜没有离开,只是邪尊大银看不到,离夜也看不到其他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