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北宫离夜,你是不是在强忍?
    那一场巨动,让混战的人退开,站在百丈之外,远远围观。

    即便是围观,两边的人也分得很清楚,绝不站在一起!

    天空之上,两边队伍,分两边站立,远远围观!

    离夜心里涌出的复杂感觉,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但她始终不敢放松。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第五家族来的,只是这么点人。

    他们大费周章,不可能无功而返!

    突然暴露实力的巅峰灵尊,看到所有人远离,严肃的脸上,一下子露出了笑容。

    纳兰清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办法,能护住北宫离夜!

    “邪尊,第五家族从来都不想和你发生正面冲突,今天发生的事,也非我们所想,只要你放弃北宫离夜,我们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话落,那人在心里狠狠一啐。

    谁会想到北宫离夜,竟能让这个冷血无情,伏尸千里,血流成河都不皱一下眉头的男人,如此在乎!

    他们第五家族都已经说了,这是他们的家事,家事!纳兰清羽明明知道,插手第五家族的事情,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他居然想都没想,直接动手!

    这个男人,还真是看不透,以前认为他冷血无情,没有任何弱点,现在当着中域几大势力的面,亲口承认,北宫离夜是他的王妃,天穹峰的尊王妃!

    这一承认,就相当于承认,北宫离夜在他心里有多重要,告诉天下人,他纳兰清羽的弱点所在。

    要知道,中域几大巨头知道了,那就相当于整个中域都知道了,整个中域都了,整个临天大陆消息也会散开。

    临天大陆那么大,就连中域都不过是冰山一角,但这些消息却能传遍整片大陆!

    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纳兰清羽的弱点,也会知道天穹峰违背当日协议,对隐世家族出手,到那时……天穹峰所要面对的是什么,纳兰清羽心知肚明!

    可他,毫不犹豫!

    纳兰清羽皱起眉头,看着百丈内空无一人的天空上,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眼前的巅峰灵尊明显就是不给他机会,去看透周围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离夜,纳兰清羽收定心神,全力应付眼前的人,招式凌厉!

    “本尊,不需要!”

    他们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他做不到!

    “不需要,好好好,有骨气,邪尊,你别忘了,在你告诉天下人,北宫离夜是你的王妃,是你的女人,也相当于告诉天下人,她是你的弱点!”以前,纳兰清羽没有弱点,现在,他有了!

    纳兰清羽在临天大陆能有用现在的地位,让每一个人闻风丧胆,就是因为他没有弱点。

    如今弱点暴露,就算他们第五家族不动手,北宫离夜也是众矢之的!

    纳兰清羽听到那话,沉默了起来,半句话都没说。

    看到他的样子,那人越发得意起来,他现在可以确定,北宫离夜在纳兰清羽心里,真的很重!很重!

    那人说话的声音原本就很大,百丈之外的所有人实力又不弱,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众人不约而同看向离夜,脸上露出不同的色彩。

    第五家族的人,仰了仰头,那么模样像是格外赞同那人的话。

    没错,一个强者,有了弱点,那就不再是强者!

    若想要天下无敌,人闻生畏,就必须做到,毫无弱点,就算是有,那也该任何人都抓不住这个弱点!

    只是,今天,纳兰清羽将自己的弱点,暴露于天下,他会非常危险,就连北宫离夜也一样。

    临天大陆这么大,又不只是中域这一点点地方,想要夺走纳兰清羽性命的人,也不只是中域这么一点点。

    看,这不连纳兰清羽本人都默认北宫离夜是他的弱点。

    云帆脸色却不太好,尽管他从未想过和纳兰清羽比,他们也是不能比的。

    但北宫离夜是他认准的对手,他一心想要赢过北宫离夜,想到北宫离夜随时就会没命,他心情就好不起来。

    容菲菲双手紧握,指甲陷入血肉之中,她也浑然不觉。

    邪尊的弱点!就凭她北宫离夜!

    不,邪尊没有弱点,以前是,现在也是!

    不得不说,容菲菲难得认清了一件事,离夜不会是纳兰清羽的弱点,她也不会是弱点,谁敢说北宫离夜弱,只怕她身边那一群人,第一时间就跳起来。

    妈的,这女人弱?哪里弱了?

    要是弱,他们会看不出来北宫离夜是女人吗?哪个女人这么彪悍,比男人还可怕!

    先不说天赋,就说她的手段,那绝对是祖宗!

    中临都那么可怕的地方,她用一年建起了势力,站稳了脚步,这样的人弱!?

    那话入耳,东方白衣便在心里一阵嘀咕,他虽然不知道第五家族到底多强,可他们是不是傻!

    北宫离夜在临天大陆这么多年,名声不说大,可也传遍中域和中临都,就连周边的地方也传遍了,现在是个人提起“北宫离夜”这四个字。

    谁敢说她弱?谁会说她是弱点?

    不过纳兰清羽怎么什么都没说,他应该比谁都清楚,离夜不会成为他的累赘啊!

    所谓弱点,那就是累赘!

    没有哪一个强者,会想要带一个累赘在身边。

    弱点?

    红唇缓缓上扬,微微勾起弧线。

    她是么?

    看着百丈外对战的两个身影,离夜还要防备有人出黑手,尽管一心两用,她还是能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目光。

    鄙夷,不屑,嘲讽,讥笑,还有其它的,当然,前者都是第五家族的人,后面的嘛,都是熟悉她的。

    只是她没有去理会,也懒得去理会。

    她是纳兰清羽的弱点?错!她从不是弱者,更不会成为谁的弱点!

    清羽之所有说出这些来,不是将他的弱点告诉所有人,只是趁着这个时间,中域所有大势力都在的时间,告诉所有人,她,谁也不可以动!

    中域这些大势力知道这些,很快其他人也会知道。

    也许,第五家族突然出现,这件事不在邪尊大人的计划之中,但将她的身份大召天下人,肯定是早有蓄谋!

    “这人绝对是傻子。”墨东炎忍不住吐槽,他实在是憋不住啊喂!

    有没有脑子,有没有见识,眼睛是不是瞎了!

    这世上居然有人说,北宫离夜是弱点,眼睛被屎糊住了?

    墨东炎的话,瞬间成功让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那滚烫灼热愤怒,差点没把他直接烧死。

    耳边响起墨东炎的话,离夜挑挑眉头,嘴角弧线加深,红唇轻启,“墨东炎。”

    寒风拂来,墨东炎顿时一个激灵,反射性后退一步,“啊?”

    他没说错什么啊,为什么会感觉到寒风阵阵,心里一阵不安呢?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人家有意想隐藏自己伤疤,就不要揭开,多疼啊。”离夜笑盈盈说道,轻缓的声音,那叫是一个柔和。

    站在离夜身边,熟悉她的几个人,听到这话,不留痕迹往旁边挪动了几步。

    妈呀!这不对劲,北宫离夜太不对劲了!

    “噗!”

    几人紧张不已之时,笑喷的声音突然响起,他们几个后背一阵冷汗,然后缓缓扭头看去。

    月媚露出和离夜差不多的笑容,只是她脸上的笑容,就算和离夜相似,也注定不是一个味道。

    她怎么笑怎么妩媚,让人心醉神迷,离夜怎么笑怎么渗人,让人胆战心惊!

    众人狐疑看向笑喷的月媚,一头雾水,没发生什么事啊!

    月媚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白了他们一眼。

    这几个人,怎么还没反应过来!

    墨东炎说第五家族那个人是傻子,北宫离夜说那是人家隐藏的伤疤,别去揭开,意思不是很明显在说。

    墨东炎,人家本来就傻,咱们何必跟傻子计较?

    看,多毒!

    北宫离夜骂人都不带脏字的,绕了个弯子把人骂了一顿,结果人家还没反应过来。

    过了好一会,墨东炎他们几个脑海中突然一个激灵,然后就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感觉,顿时只觉得醍醐灌顶,整个人都爽了,然后他们就愣住了。

    眨了眨眼睛,看向离夜,脸皮阵阵抽搐,暗暗给离夜竖起大拇指。

    贼,太贼了!

    过了好久,第五家族的人才反应过来,他们怒不可遏,却也没办法,时间过去那么长他们才反应过来,用这个理由找北宫离夜麻烦,这不承认自己是傻子!

    第五家族的人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吃了个闷亏。

    就在众人以为,这件事过去,纳兰清羽不会再多说什么的时候,薄凉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在第五家族是什么身份?”话落,不少人差点从空中栽下去。

    邪尊大人,现在好像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吧?

    就连对方都没料到,纳兰清羽这么突然问自己的身份,不过,告诉他又何妨!

    “执法长老!第五芮!”

    执法长老?

    离夜皱起眉头,心里一阵冷笑,第五家族把执法长老都叫来了,还真是看的起她。

    可是,第五家族到底有多强,就连执法长老都是巅峰灵尊。

    离夜觉得奇怪也不为过,以第五芮的实力,不可能只是家族的执法长老,执法长老尽管拥有权威,可就连主家执法长老最多只是中级或者高级灵尊,其它旁支什么的最多只是灵皇。

    这突然冒个出来巅峰灵尊出来,谁会觉得奇怪,更不别说离夜了。

    “北宫少主,你觉不觉得第五家族的人现在出奇平静?”东方白衣轻咳一声问道,他还是觉得叫北宫少主比较顺口。

    北宫离夜一身男装,叫她王妃,他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嗯。”离夜清风淡雨回答了一声,心里暗暗叹息,这点她早就感觉到了,只是一直没说。

    原本对她喊打喊杀,突然出现一个巅峰灵尊,牵制住了清羽,对她反倒是停手了……等等,牵制住了清羽!

    寒风从离夜眼中划过,她猛地惊醒,但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灵力突然在身体里暴涌开来,随即而来的就是锥心刺骨的绞痛!

    离夜脸色微变,暗暗咒骂,该死!

    这种痛,她太清楚了!

    那是血脉之力感应到本族的存在,在提醒她!

    上次在古墓中,北宫家族沉睡的血脉之力就是这样,这次还来!

    离夜站在众人之间,脚步迈开,往周围看去,尽管痛的撕心裂肺,她神情依旧平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可要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离夜额头上密布的冷汗以及眼睛深处的痛楚。

    清羽……

    离夜张了张嘴想叫,想提醒纳兰清羽,却发现痛楚让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该死!血脉之力虽然是好,但是一旦沉睡和被封印后,感觉到本族的力量,就会变得剧烈,提醒她血脉之力的存在!

    靠!不就是北宫家族的血脉之力,小爷还没打算用你呢,你自己就跳出来了!

    “司南。”离夜尽量让自己呼吸平稳,语气正常,不让任何人发现异常。

    她敢肯定,在她的周围,肯定有第五家族的人,而且他们手里肯定拿着本族的什么东西,否则血脉之力不会这么剧烈。

    司南突然被点名,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立刻走上去。

    “公……小姐。”呜呜,他还是不习惯!

    “你去找找银翳,让他小心,等会不管我发生什么事,他们也不能乱了阵脚。”好,太好了,第五家族给她来这招!

    离夜抬眸睨视着空中,双眸中已是寒霜一片,但她又无法克制这股疼痛。

    要知道,当初她疼痛消失,是让沉睡的血脉苏醒才做到的,至于第五家族被封印的血脉,离夜不敢动。

    邪尊大人跟她说过,这个世上,不管是哪个家族,还没有谁同时拥有两种血脉之力,拥有两种血脉之力,有好,但前提是你能承受得了坏!

    所谓的坏就是,你要承受住两种血脉的争斗,让它们持平,这样就稳定了。

    离夜听到这个,当时就爆粗口。

    这不是折磨人吗!?

    “啊?”司南呆滞了一下,然后迅速回神,纠结的表情也不复存在,转身往后面人群走去。

    公子会这么说,肯定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猜到了一些事,既然公子这么吩咐,他把这件事告诉银翳护卫就好了!

    离夜脸上的痛楚越来越大,额上冷汗密集的也越来越多,偏偏,她感觉不到那些人在什么地方。

    靠!

    心里怒火涌动,离夜一下子没稳住脚步,摇晃了一下,虽然立刻稳住,但把她后面的人吓的不轻。

    “离夜!”

    所有人纷纷走上来,将她扶住,当看到她额上的冷汗,心里咯吱一响,脸色惊变,随即平静了下来。

    这这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别出声!”离夜厉声呵斥,不能出声,不能打扰到清羽,否则,她就真的成了清羽的弱点了。

    几人很有默契点点头,退回到原来的位置。

    离夜也忍住疼痛,慢慢往后退,看似什么都没有变化,但离夜知道,自己身后,有好几只手,一直在扶着她。

    她,不能倒下!

    在第五家族人的面前倒下,她在意,在这个时候,倒在纳兰清羽的面前,她不允许自己这样!

    弱点,她会告诉天下人,她北宫离夜一点都不弱,更不是谁的弱点!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着急不已,可又不能出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刚刚离夜还没什么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有人暗算?

    不可能啊,他们一直都在,要是有人暗算,他们不可能感觉不到,离夜也不可能会不知道,而没有躲开。

    齐暮他们几个奇怪,躲藏在百米外暗处的两个人,就更不解了,看到离夜神色正常,平静站在原地,半点变化都没有,差点没直接冲上去问为什么?

    他们四只手小心翼翼捧着一枚古印,古印上雕刻着复杂的图腾,图腾上,竟散发出淡淡光晕,往周围散开。

    两人疑惑,却没看到,撑在离夜身后的几双手掌,和可以拉近距离,帮离夜隐藏的几个人。

    “你说,北宫离夜到底是不是家族的人,到底有没有被封印血脉?”奇怪了,按道理说,这种距离就可以影响到北宫离夜了才对。

    “我怎么知道,让我们做就做,不要说那么多,反正今天把北宫离夜带回去,我们就有功,要是没带回去,等着去血海重新修炼吧。”话落,那个人狠狠打了冷颤。

    血海,他可不想去!

    “你说她是不是在强忍着,可这种疼痛,常人根本无法忍受,北宫离夜能忍住,还能神色如常,这可能吗?”想想都不太可能,连家族里最能隐忍的人,都撑不过这关。

    另一个人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你问的都是白痴问题!”

    他不是北宫离夜,他怎么会知道!

    可……

    北宫离夜要是强忍了下来,那就太可怕,太厉害了!

    血脉之力给你力量,也会让你承受一些痛苦,虽然平时没什么,但血脉之力一旦被封印和沉睡,遇上族中一些有影响的东西,反应就会非常强烈!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神色如常忍下这种痛,要北宫离夜忍下来了,那可是相当可怕的一件事!

    北宫离夜,你到底是不是在强忍?

    ------题外话------

    呜呜,心疼离夜,泪奔飘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