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爆发!
    “王王王……妃!”

    齐暮已是语无伦次,说到妃字的时候,差点破音,深吸了好大一口气才没尖叫。

    他师父,女的!

    乖乖,连他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人,都知道天穹峰的可怕之处,他的师父,居然是天穹峰的王妃!

    邪尊!

    他师父果然眼光好,看中的男人,都是这个世上的绝品!

    知道离夜的身份,齐暮虽然惊诧,但看到离夜身边的男人,他对离夜那滔滔不绝的崇敬,就更是如天河之水那般。

    王妃!北宫离夜是女的!

    容菲菲脸皮微微抽动,眸光落在离夜身上,眸光中透着不可置信。

    女的!北宫离夜是女的!为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

    看了看离夜,她的目光艰难的从离夜身上挪开,看向纳兰清羽,眼睛深处涌出不甘。

    这么多年,他没对临天大陆任何一个女人动心,可为什么偏偏是北宫离夜!

    他是多么神圣的存在,自己甚至不敢多想就怕亵渎了他!

    如今,他竟为一个北宫离夜,下这样的命令!

    “为什么没人告诉我?”云帆站在众人之间,纳兰清羽的话才刚落下,他便是一阵惊呼,这几乎是他的本能。

    他知道北宫离夜的身份,怎么没有人告诉他,北宫离夜还是女人!

    女人就算了,还是纳兰清羽的女人!

    离夜再一次成了所有人注视的焦点,但他们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受惊吓比较多。

    站在众目睽睽下,即便是自己的身份暴露,所有人知道她是天穹峰的尊王妃,离夜也依旧是一脸平静,荣辱不惊。

    面对所有人不可置信的注视,她大大方方站在那,任由他们打量探究。

    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离夜叹了口气。

    她终于知道在龙族的时候,邪尊大人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有些事该说了。

    他想说的就是这个!

    幸好在无间修冥的时候,她就有了准备,不然她自己肯定都会被吓到。

    说就说了吧,让所有人知道,邪尊大人是有主的人!

    第五家族所有人的脸色,无比难看,他们怎么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在这种情况下,纳兰清羽不但没有放弃北宫离夜,甚至表明……

    她,就是天穹峰的尊王妃,你们动一根头发丝,本尊就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纳兰清羽,你以为这样,就能护得了她吗?”第五火烈目光阴沉,好,好好好,真实太好了!

    第五火烈的话落,所有人眉头微挑,暗暗警觉。

    第五家族的人,已经把“邪尊”改成了“纳兰清羽”,意思也很明显了。

    战!

    “你们可以试试!”纳兰清羽迈出一步,适当将离夜挡在自己身后。

    他知道这种情况,夜儿不会害怕,甚至以她的实力,也不会受到什么伤害,可即便这样,他也会挡在她的前面,为她挡去一切!

    这是他的女人,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为她挡去!

    离夜站看到他一而再将自己护在身后,眼中透过无奈,嘴角双双上扬,阵阵暖流在心中滑过。

    第五火烈伸手到腰间,一道橙色的光芒,突然在他腰间闪耀,照映天际!光彩夺目!

    “夜儿,小心点。”纳兰清羽柔声道,大步走出。

    他知道让她躲在众人身后,那是没可能的,她不愿,更不会这么做!

    “我有照顾好自己的资本,你不用担心我。”离夜微微一笑,就凭他们这些人想要带走她,没那么容易。

    带人来?

    只有他第五家族有人不成!

    “北宫离夜,那个人手里的兵器,好像是帝卿剑,属于上古神器,品级也不低。”月媚走到离夜身边,娇媚一笑。

    不愧是隐世大家,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上古神器。

    要知道,他们这几方势力谁要是得到一件上古神器,肯定会当宝贝一样藏起来贡着!

    “帝卿剑?上古神器?很厉害?”离夜挑挑眉头,不以为然问道。

    不就是上古神器,谁家还没一两件了。

    离夜的话落下,东方白衣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上古神器好吗?

    不管是什么东西,冠上“上古”两个字,都极其珍贵,她居然问,很厉害?

    这不是厉害不厉害的事!

    纳兰清羽飞身走到空中,双手负在身后,王者气势,遮天盖日!

    “纳兰清羽,你一定会后悔的!”为了一个北宫离夜,和他们第五家族作对!

    轰——

    天空震开巨大波动,纳兰清羽身体周围狂暴的灵力涌起,以他为中心,方圆百米,就想大海汪洋那般,惊涛骇浪!

    看到那骇人狂暴的气势,所有人眼中一片狂热。

    这就是邪尊的实力,从不轻易出手,出手无人存活!之所以这个世上没有人知道他的实力如何,因为知道他实力的人,都已经死了!

    第五木兮看着离夜,见邪尊已经被吸引走了,迈出一步,气势磅礴开口。

    “所有人听令!”

    北宫离夜,倒要看看,这些人能护你到什么程度!

    “是!”

    阴沉的天空上,若隐若现是身影越来越清晰,他们齐声应道,暴喝之声在天空炸开,如同一阵滔天巨雷在天空中响起!

    “不惜一切代价,把北宫离夜带回家族,她,是家族的罪人!”没错,就是罪人!

    不管她天赋如何好,是什么身份,永远都是第五家族追杀的罪人!

    现在她还活着,不过只是因为她还有利用的价值!

    第五雪见,不知道你知道自己的女儿被家族带走,会不会现身回来呢?

    “遵命!”

    这一声,他们的语气中明显带着愤怒的情绪。

    家族的醉人!

    这简单的五个字,就奠定了离夜的身份和地位,将引来第五家族,络绎不绝的追杀!

    这些人,把家族看的比什么都重,这次出动这么多人,只为了一个人,他们本就奇怪,现在知道了原因,自然是不会放过离夜的。

    他们会像第五木兮说的那样,不惜一切代价,把北宫离夜带回第五家族!

    “第五木兮,就凭你这上千人,想要带走小爷。”离夜不屑嘲讽看着第五木兮,慢慢走出来,纤细的身影傲立天地之间。

    滔滔气势强势震开,眉宇间的桀骜不羁,嚣张傲然,没有丝毫遮掩。

    在那一瞬间,众人仿佛看到她身上照耀着万丈光芒,亮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第五木兮也愣了一下,待回过神来,心里安惊。

    不愧是他们的女儿,这气魄,是家族任何一个人都比不上的!

    这样的气势,他只在族长身上见过!

    定了定心神,第五木兮没理会离夜,直接发号施令,“动手!”

    说多了都是废话,直接把人带回去就行了!

    现在可不是赞赏北宫离夜的时候,要她没有这个罪名,一直生活在第五家族,也许,也许他会承认她,但,现在不同!

    “天穹峰众人听令!”铿锵有力的话语震动天地,灵力扩散,传遍千里!

    “听令!”

    “听令!”

    “在!”

    “在!”

    这应答之声如大海咆哮,从四八面方涌来!

    王妃之令,谁敢不从!

    杀无赦!

    “不管是浮云殿,还是第五家族,凡事动手进攻的人,不用留情,杀!”

    杀!杀!杀!

    杀伐之令传开,震动着天空,回荡在群山峻岭之间!

    “是!”

    这一次,所有人奇迹般的同时应答,就像是约好了似的。

    山岳在震动,大地在摇晃,平静了几百年的天穹峰,这是第一次有如此大的动静!

    千里之地,围观看好戏的几大帮子人,听到这样的动静,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天呐!这真是直接动手,毫不留情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就这么打起来了?

    围观的人尽管想要好好看,但距离还是太远,他们听到和看到的,都非常模糊,也只是大概听到一点。

    但是!

    “王妃”这两个字,他们听的非常清楚,还非常清楚,那是邪尊纳兰清羽的声音!

    所有人脑海中,立即想象出了各种版本的“真相”。

    版本尽管各异,有一件事,谁也抹之不去!

    邪尊,有尊王妃了!

    这一战,是邪尊大人一怒为红颜啊!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冷漠无情,不管男女,只要是人,都不会多看一眼,就算看一眼,也像是在看尸体的邪尊,竟有一天,会一怒为红颜!

    让几百年不曾发生过大事的天穹峰,陷入围困的大战之中!

    想到这里,众人一阵热泪盈眶。

    邪尊大人终于像人了,啊呸,说错了,本来就是人,不过现在变得人性化了。

    随着所有人幻想,于是乎,邪尊大人一怒为红颜的各种版本,随之传开,传至中域,中临都,临天大陆!

    离夜号令着所有人,叹动静,至少上万,但她知道,这并不是天穹峰全部的实力。

    第五家族尽管来的突然,人也不少,她相信,邪尊大人不会因为这区区上千人,就完全把天穹峰的实力暴露在外,让世人知道。

    知道这些,离夜用这些人,也就没有多大顾虑,现在也不容许有这种顾虑。

    “银翳,带人把头上那些打下来,老让人踩在头上,这种感觉可不好。”离夜双手抱臂,慵懒笑道,云清风淡的语气,让人觉得不安。

    “遵命!”银翳应道,随即转身,“第一队,跟我走!”

    “是!”山峦之间,黑点飞速而上,随着他们的脚步走来,黑点慢慢变大,逐渐可以看清楚轮廓。

    走到空中的人,尽管没有一千,也有几百,在气势上,绝不会输给第五家族踩在他们头顶的那一群人!

    银翳握拳举起手臂,一声大喝,强而有力,“动手!”

    王妃说了,杀!

    今天管他是谁,什么身份,什么家族!

    他娘的,尊主这么下令,王妃这么下令,他们还顾忌个球!弄死他们!

    “战!”

    “战!”

    “战!”

    天穹峰走上来的人,跟随着银翳,齐身走上,灵力炸开,炫丽的光彩,如同黑夜中绽放的烟火!

    强势压迫席卷开来,整片天穹峰上空,都弥漫着各种压抑的气息。

    月媚眯起双眼,看着走向空中的战队,喃喃道:“灵皇灵王!”

    这些人中,最弱的竟然是灵王!

    老天,究竟天穹峰强到了什么地步,刚才银翳下令说的,好像这还只是第一队,后面该有多少队?这些战队,实力又是什么样子!?

    心口一颤,月媚突然发现,这些年魅宗落后太多,尽管在三宗之列,但比起天穹峰,第五家族,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离夜,容妹妹交给我怎么样?”甩开心里的想法,月媚笑盈盈走向前一步,柔声叫道。

    充满诱惑的声音在身边响起,离夜只觉得靠近月媚的半边身子都酥麻了。

    这女人,天生的妖精!

    还容妹妹……

    “月媚宗主要是愿意,当然可以。”离夜笑道。

    月媚没有再说什么,优雅的脚步慢慢走出,她赤足而行,脚踝的银铃在空中传开,就如同一曲天籁高歌,听了让人心里麻酥酥的。

    容菲菲目光凌厉看向月媚,眸光中哪里还有往日的清纯无害。

    “月媚,别以为我会怕你,在实力方面,我不比你差!”容菲菲重重一哼,飞身往月媚这边走来。

    打就打!

    什么三大美人,那些人把月媚这种狐狸精和她相提并论,这是耻辱!

    “容妹妹,那你可就要小心了,姐姐随时可能会杀了你噢。”月媚难得无害微笑,笑容中没有丝毫勾魂夺魄的意思,但她天生就是妖精,就是没那个意思,那妩媚怎么也挥之不去。

    容菲菲眼中露出厌恶,呵斥道:“谁是你妹妹!”

    说着,她拿出双剑,挥向月媚!

    她可不记得自己,有月媚这样的姐姐!少套近乎!

    “北宫离夜,你倒是找到不少帮手。”第五木兮看准了离夜,冷声道。

    听到第五木兮的话,离夜若有所思看着他,白皙的手指摩擦着下巴,“小爷要是记没错,在大半年前,是你闯进古墓对吧?”

    也是他在古墓制造出动静,影响到她!

    她这个人呢,心眼很小很小,今天可以新账旧账一起算算。

    大半年前?

    第五木兮皱眉想了想,随即恍然大悟,“你也在!”

    当时他没有看到北宫离夜,北宫离夜有在?

    “看来小爷说的没错了。”手指有规律的在手臂上点动,离夜慢步走出。

    第五木兮!

    “是我又如何!”第五木兮想到了那件事,语气强硬应道,心里的火焰燃烧的更旺。

    不说那件是还好,说起那件事他就一肚子火!

    “不如何,想杀了你。”话落,离夜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脚步迈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转眼,便出现在了第五木兮面前。

    手上寒光闪过,长剑散发着冰冷的蓝色剑气,充斥着空气!

    移形换影!

    看到离夜的身法招式,第五木兮本能后退,心里却泛起波涛汹涌。

    北宫离夜从来没有去过家族,她怎么会家族的招式!

    当年她离开的时候,不过才不到一岁!

    是景澈公子!

    第五木兮猛地惊醒,脸上的表情多了几分狰狞,“这么长时间,我竟然没看出来你会‘移形换影’!”

    要是早发现,说不定就能发现北宫离夜的身份了!

    要是早发现,没有发现北宫离夜的身份,他们也能一开始就击杀!

    外人,怎么可以学习第五家族的不传绝招!

    “喂喂喂,我还在这里呢?”东方白衣郁闷看着空中打斗,感觉都乱成一团了,他为什么还有种没事干的样子?

    离宫的人,炼药师公会的人都在看着好么?

    “东方公子,你就安排我们吧。”司南紧张说道,对战,肯定会有人受伤。

    炼药师公会这么多炼药师都来了,不能浪费啊!

    东方白衣刚想点头,眼角余光看到两道身影,温和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这些就让他们来,我还是去帮忙好了。”说完,他飞身而去,没入空中对战之中!

    他们?

    司南扭头看去,当两道身影映入眼帘,他脸上划过一丝惊讶。

    是他们!

    ------题外话------

    昂昂,这些绝不是天穹峰全部的实力,绝不是,绝不是,绝不是!重要的话说三遍!

    另,北宫雪见是北宫弑的孩纸,天才被带入第五家族,会冠上第五家族的姓氏,所以才叫第五雪见!

    某甜也在文里提过,北宫雪见曾经在北宫家族有两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