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八十章 惊天地!撼山河!
    软靴迈出,纳兰清羽走出一步,挡在离夜面前,蚀骨的寒冷在天地之间滚滚蔓延!

    “今天本尊就站在这里,看看你们会如何不计一切代价,带走我的人!”不惜一切代价,这代价,他们承受不起!

    天地崩塌,都不可能让他松开手,何况只是区区第五家族!

    “你……”第五火烈脸色涨得通红,他怎么也没想到,纳兰清羽会为了维护北宫离夜,居然想都不想,直接就和第五家族为敌!

    他们是万年的隐世家族,即便常年不在临天大陆走动,却也有着任何人无法撼动的地位!

    纳兰清羽,纳兰清羽竟连半点面子都不给!

    “不只是天穹峰,还有我!”几方势力之后传来一声大喝,两个身影大步匆匆,走到离夜身边,神情决绝地看着第五家族的人。

    银色衣袍在风中飘&amp;无&amp;错&amp;小说{www.yuehuatai.com}扬,年轻的容颜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但他胸前佩戴的徽章,任何人都无法忽视!

    尊品!

    炼药师公会的人看到匆忙赶来的人,脸色惊变,忍不住惊呼。

    “齐暮大人!”

    齐暮大人怎么来了,他不是在闭关增强实力吗?难得一心痴迷炼药术的齐暮大人,有专心闭关提升实力的时候,现在居然出现了!

    齐暮!

    两个字在人群中炸开,所有人目光灼热的看着拥有年轻俊容的男人。

    天呐!这个人居然是齐暮,比上次炼药师大会见到的时候,他又年轻了不少啊!

    这这这……他这是逆生长吧!

    人家都是越活越老,他怎么越来越年轻了!

    最最最重要的,他可是尊品炼药师,有种不可忽略的身份和地位!

    “齐暮?”第五木兮脸色一沉,他就是炼药师公会最近突然冒出来的尊品炼药师,唯一一个从炼药师公会药界出来,成为尊品的炼药师!

    连他,也维护北宫离夜!

    “好好好,炼药师公会也是如此,看来这些年我们家族对临天大陆真是太宽容了!”第五火烈语气阴沉道。

    一个天穹峰,一个炼药师公会!

    临天大陆中域为首的两股势力,同时维护一个人!

    北宫离夜,她这些年在临天大陆,到底做了什么事,为什么短短几年就变成了这样!

    就算是当年的炎泫公子,也不可能用短短几年时间,在临天大陆有这么大的影响。

    “我们!”炼药师公会的人急了,其实他们只是想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不过这种情况,怕是很难说清楚了。

    “今天我齐暮做的一切,和炼药师公会全无关系,你们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把炼药师公会扯进来!”说完,齐暮一阵忿忿不满。

    不就是一个隐世家族,他真不明白,为什么就这样,会惊动中域所有巨头!

    齐暮的话刚落下,司南全身颤抖了一下,惊诧注视着齐暮,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大人,您不懂世事,好歹让小的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您,您再决定说出这句话啊,帮公子,那必须帮,可干嘛说和炼药师公会没关系!

    有炼药师公会在,人家还能看在炼药师公会份上,有几分顾虑,这样对公子也有利!

    虾米!?

    四周响起一片唏嘘哗然,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齐暮。

    然后眼珠子慢慢转动看向离夜,眸光中透着不可思议。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北宫离夜怎么和这么多势力高手扯上关系了?

    “大人,您别这么说,我们当然支持您的决定。”听到齐暮的话,炼药师公会来人,大汗淋漓道。

    齐暮大人现在在公会是什么地位,他们心知肚明,公会要是知道他们因为畏惧隐世家族放弃齐暮大人,非得宰了他们不可。

    再说,北宫离夜!

    他也是炼药师啊,而且还是最年轻的尊品炼药师!

    “齐暮大人,你可要想清楚!”第五火烈咬牙切齿道,北宫离夜什么时候和炼药师公会也有这么深的牵扯!

    “妈的,想你个头,你师父就快被人家欺负了,你会坐视不管吗?”。齐暮双手叉腰,活像泼妇骂街一样朝着第五火烈大骂道,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说了什么。

    他娘的,还想个屁!

    这是他师父好么,师父!师父!

    司南站在一旁,清楚听到那两个字,无奈扶额。

    大人,咱们能别冲动吗?

    师父!

    简单的两个字,如一道晴天霹雳,响起在所有人耳边,击落在每个人心中!

    瞬时间,离夜成了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齐暮刚才说的是,师父!

    神啊!没有听错么!

    齐暮说:你师父就快被人家欺负了,你会坐视不管!

    所以他说的师父……是北宫离夜!

    轰——

    所有人脑中炸开了话,北宫离夜四个字在脑海里不停盘旋,占居了他们所有的思维!

    北宫离夜,是齐暮的师父!

    北宫离夜,是尊品炼药师的师父!

    天!

    当年齐暮成为尊品炼药师的时候,北宫离夜明明还只是皇品炼药师!这怎么可能就是他的师父了!

    最受震撼的,就是炼药师公会的人。

    炼药师大会的时候,北宫离夜在炼药师公会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他们一直都以为,齐暮大人,是北宫离夜的师父!

    是师父!

    可谁会想到反过来了,北宫离夜竟然是齐暮大人的师父!

    妈的,乔家的人现在要还活着,只怕悔的肠子都绿了,齐暮大人的师父到炼药师公会第一天,他们就把人得罪了。

    难怪啊难怪!当时齐暮大人会那么激动,然后怒火蹭蹭蹭就上来了!

    第五家族的人完全一脸懵逼,他们怎么敢相信,堂堂尊品炼药师的师父,竟然是北宫离夜!

    不过是当年逃走的孩子,如今已经成长到这样了!说她羽翼丰满也不过!

    纳兰清羽扭头看向离夜,含笑的眸光像是在说。

    你收的徒弟,总给人意外。

    看到那注视的双眸,离夜好像知道他在说什么,汗颜点点头。

    是挺意外的,连她都被意外到了。

    谁会想到,在这种情况下,齐暮就给说出来了,而且完全是说漏嘴说出来的。

    蔚蓝天空下一片寂静,微风静止,仿佛也忘记了吹拂。

    “北宫离夜,我不是还欠你一个人情么?你要是愿意,现在也可以用。”诱人妩媚的声音在天空上流转,听在耳中,让人心里麻酥酥的。

    一时间,所有人猛的惊醒回神,几方势力中所有男人,春心荡漾,面带几分痴迷,看向月媚。

    月媚扭着细腰赤脚走出,含笑注视着离夜。

    隐世家族是不好招惹,他们想要动魅宗,完全只是点点手指的事,可她一诺千金,若是北宫离夜拿出令牌,她定会帮忙,决不推辞!

    师父,他还是齐暮的师父,北宫离夜,果然不能小看啊,谁也不知道他隐藏了多少。

    离夜看向月媚,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她想,就算今天不拿出令牌,月媚也是不会走的吧。

    看到月媚走出来,第五家族所有人慢慢回神,脸上的表情更为不悦。

    魅宗!

    现在又多了一个魅宗!

    好,非常好!

    “我……”墨东炎正要走出,敢说出一个字,就被一股力量拉住。

    “既然是私事,星辰宗就不搀和了,告辞!”星辰宗宗主对着第五火烈抱了抱拳,以强大的灵力锁住墨东炎,阻止他开口。

    小子,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隐世家族是他们无法比拟了,只要这些家族愿意,随便哪个家族走出来,都能灭了他们星辰宗。

    墨东炎睁大双眼,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已经是满头大汗。

    不,他不要走!

    “走!”星辰宗宗主拉着墨东炎,不由他反抗,带着星辰宗的人直接离开。

    隐世家族,绝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

    “唔!唔!”墨东炎奋力反抗,他一直把离夜当成朋友,朋友有难,他怎么能不讲义气先逃走!

    “墨东炎,这本就和星辰宗没多大关系。”离夜淡淡说道,既然没有关系,离开又何妨。

    墨东炎摇摇头,但却反抗不了,只能任由自己被拉走。

    任洁眉头紧锁站在原地,看了看离夜,再看看墨东炎,神情纠结。

    星辰宗的人离开,第五家族众人脸上的表情,终于愉悦了一点。

    “走!”无情宗宗主大袖一挥,转身离开。

    北宫离夜即便是百年难见的天才,但天才不归他所有,不如放弃,总好过自己覆灭!

    无殇面无表情看着离夜,沉默了一会,脚步艰难转过,大步离开。

    不是他不帮,而是不能帮!

    容菲菲慢步走出,清新可人,走到第五火烈面前单膝下跪。

    “浮云殿愿意接下几位大人的命令!”

    她,要杀了毁掉她一切的那个人!也就是,北宫离夜!

    第五木兮难得笑道:“云天虽然死了,都是教出来一个好女儿,懂的进退。”

    浮云殿本来就是他们家族留在临天大陆的棋子,云天死了,他们还担心这颗棋子会叛逆,想着要不要毁掉,现在看来,已经不用了。

    云天虽然死了,这棋子,还是掌控在他们手上!

    “菲菲妹妹,你这样就像是想报仇,也不至于对他们跪下吧?”月媚嘲讽笑道,真没想到,一向自视甚高,高傲自负的容菲菲,也会对人跪下的一天。

    对方,还是个男人!

    容菲菲听到这话,猛地站起来,像是被月媚挑开了伤疤,她愤怒瞪了过去!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你自己犯贱。”月媚轻啧摇头。

    “月媚!”容菲菲脸红耳赤怒吼道。

    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她失去了什么,不知道浮云殿存在的意义,不知道北宫离夜毁了她什么!

    “别再废话了,第五家族的你们,现在好像处于弱势,难道还不把你们的人全都叫出来吗?”。离夜双手交叉在胸前。

    这么长时间过去,他们还是没有动手,空气中异常越来越剧烈,他们不就是在等人。

    现在人都已经到齐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第五家族!

    留下是人脸上闪过惊愕,他们完全没料到,他们就是隐世家族之首的第五家族!

    “北宫离夜,在叫他们出来之前,你还有机会选择,乖乖跟我回第五家族接受惩罚!”第五木兮呵斥道。

    她十几年前就该死了,现在这十几年,是她赚到的。

    “第五木兮,你今天出门带脑子了吗?小爷姓北宫,叫北宫离夜!”回?这个“回”从哪里来!

    “你……”

    “小爷今天把话撂在这了,我命由我不由天!就凭你们第五家族想要我的命,小爷会先把你们踹下地狱!”强而有力的声音震慑天地!

    第五火烈眸光寒霜看着离夜,她以为他们迟迟不动手,只想带她回去是为什么!

    有她在,还怕第五雪见,第五景澈不现身么?

    只要他们死了,第五家族就会恢复平静!

    “北宫,好,你就姓北宫,来人!”第五火烈一声大喝,响彻天空。

    刹那间,风起云涌,天空之上出现一团巨大乌云,笼罩在他们头顶,带着强大的压迫。

    所有人抬头看向空中,感觉到笼罩而来的气息,心里同时响起了两个字。

    高手!

    最少上千人!

    第五家族上千人出现,只为一个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到底是什么人?

    “看来一场大战免不了了。”月媚轻笑道,没有一点退却的意思,心里的疑惑也更多了。

    第五家族,他们要带北宫离夜回去,回去,是回去。

    用到“回”这个字,就说明北宫离夜应该也是第五家族的人,可明明,北宫离夜从小就在风启大陆长大,生活在北宫家。

    他是北宫家族的少主,又会和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

    “北宫离夜,为什么每次我遇到你,都是这么惊心动魄?”一直沉默不语的东方白衣无奈至极。

    他们都是熟人,熟人,总不能看着不帮忙吧!

    离夜含笑耸耸肩,她也想知道,好像是这样的,在临天大陆遇到东方白衣以后,每一次都是惊心动魄。

    纳兰清羽伸手握住离夜,身体中灵力涌动,只见他薄唇轻启。

    “天穹峰所有人听令!”浩瀚之声,传之万里!

    “在!”

    “在!”

    “在!”

    四面八方,声势浩荡,答应之声,一波接着一波,如滔滔海浪,纷纷袭来!

    “从这一刻起,谁也不能让第五家族的人带走王妃,你们便是死,也不准他们靠近王妃一丈!”便是天要动夜儿,天他都灭!

    王者霸气强势扩散,清楚传到每一个人耳中!

    这是死令!

    任何人都可以死,也不准第五家族的人接近离夜一丈!

    若是超过了这个距离,他们便是用尸体推,也要把第五家族的人推出去!

    “遵命!”

    “遵命!”

    “遵命!”

    没有人迟疑,纳兰清羽的命令下达,答应之声立即响起,每一声都足以惊天地!撼山河!

    王妃!

    第五家族所有人在这一刻,终于懂了一直不能理解的事情。

    王妃!

    纳兰清羽一直在说,北宫离夜是他的人!

    他的人,他的女人,他的王妃!

    北宫离夜,是天穹峰的尊王妃,尊王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尊王妃!

    “王……妃?”

    月媚缓缓扭头看向离夜,她觉得自己没有理解错,纳兰清羽说的王妃,就是离夜!

    也就是说,她根本就是个女人!

    尊王妃!

    是这样,北宫离夜才会九天穹诀!

    是这样,纳兰清羽才会不顾一切,只为她一人!

    是这样,纳兰清羽才会对她那般特殊,任她做什么,都只是微微一笑!

    居然是这样!是这样!

    这个消息,简直是,太劲爆了!

    北宫离夜,北宫家族的少主,这么多年,居然一直女扮男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