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几方齐聚!
    “哗啦——”

    如玻璃碎片洒落的声音响起,笼罩着黑色迷雾饮血鬼阵,寸寸碎裂,片片坠落!

    “嘭!”

    黑色浓烟在天边炸开,余力如惊涛骇浪,往天空中强势卷开!

    蔚蓝天空出现在两人头顶,只见离夜双手之间灵力再次暴涨,刚消失的刀锋剑刃,又一次齐聚空中!

    蓝天之下,阳光照耀着无数的刀锋剑刃,寒光折射,四周气息直线下降!

    离夜眸光冰冷嗜血看着第五铄,红唇轻启,灵力舞动而起!

    “你不是第一个死在小爷手下第五家族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冷声呵斥,吾邪从空中穿梭而过,带动着上万刀锋剑刃!

    “咻!”

    “咻咻!”

    剑刃划破,那一层无形的空气,此时如同白纸一样,在无数剑刃下,被砍成了千万片!

    “咻——”

    第一把利刃从第五铄身体上穿过,他那满是伤痕的身体,立即出现一个血窟窿!

    “噗!”

    第五铄吐出一口鲜血,双眸空洞,他低头看了一眼伤口,然后再次抬头看向离夜。

    “北宫离夜,你不会赢的,你是不可能赢的,你若是动第五家族,我第五铄以血为媒,诅咒你,你一定会付出让你追悔莫及的代价!”一定,一定会!

    第五铄声声泣血,染满鲜血的手指指向离夜,丑陋地脸庞看起来更为狰狞可怖,冷冽的空气,吹拂过一丝阴冷的气息。

    诅咒!

    一道阴风从身后拂过,离夜脸色顿时变得阴沉,“杀了他!”

    “咻!咻!”

    一时间,无数剑刃齐飞而过,一剑接着一剑,穿透第五铄的身体,毫不留情!

    刀刃刺穿血肉的声音越来越快,周围的黑色迷雾彻底消失,一跪一站,两道身影暴露在天地之间!

    强力震开,站立在周围天穹峰的护卫,迅速后退好几步。

    当那股力量散去,映入眼帘便是万剑齐飞的一幕,紧接着,他们一个个脸上露出惊骇,倒抽了一口凉气。

    万剑……穿心!

    天!

    这,是他们尊王妃做的!?

    他们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尊王妃会是尊王妃了!

    艰难吞了吞口水,众人很有默契看向纳兰清羽,当薄唇嘴角那一抹宠溺笑容落入眼帘,他们吓得差点从空中掉下去。

    尊主,你这是纵容!

    众人在心里大呼,却没有谁敢表露出来,笑话,不想活了才会说出来!

    别说尊主纵容尊王妃,就是把尊王妃捧上天,谁敢多说半句?

    多说?活腻歪了!

    万剑齐飞穿破,当最后一把利刃消失在空中,跪在半空中的第五铄垂落而下,鲜血往周围飞溅开来!

    晶莹透亮的鲜红血滴,如一颗颗红色玛瑙,在天空中飘荡飞扬,往大地坠落。

    站在天穹峰附近远远围观的众人,看到这一幕,神色瞬间苍白如雪。

    他妈的,天穹峰怎么出现第二个邪尊了!

    那个年轻人,直接是把人万剑穿心,太,太可怕了!

    “你们知不知道动手的那个人是谁?我怎么感觉邪尊大人对他很不一般?”

    “这些大家都看到了,用得着你多说。”

    “邪尊会纵容这个人在自己面前动手杀人,而且是万剑穿心,而且那些人还是什么家族的人!他在天穹峰的地位,可想而知!”

    “不过我怎么觉得,那些人好像就是冲着他来的?”

    “慢着,你们听!”

    大喝之声传开,议论纷纷的四周,顿时一片安静,每个人都拉长了耳朵,听着周围动静。

    风中,细碎的声音响起,像是很多人往这边而来,速度还很快,形色匆匆!

    听到这些动静,围观的一大帮子人,心里咯吱一响,表情僵住。

    不会是杀了一个人,来了一群人了吧!

    这是要群攻天穹峰!?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家族,先是那么点人直接闯入天穹峰的范围,现在死了一个,不,死了一些,逃走了一些,直接来了一群!

    闹这么大!

    但是他们看了这么久,都没看出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原因闹这么大?

    他娘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谁能解释一下!

    天地间,狂风起!

    飞溅坠落的鲜红血滴突然停下,漂浮在了半空中,散之不去!

    空气中各种气息传之而来,离夜霍然转身,看向对面传来的动静,飞身走到纳兰清羽身边。

    “清羽,这些动静,难道是第五家族的人吗?”离夜沉声道,她感觉到那那熟悉的异常,只要第五家族的人出现,就会感觉到的异常。

    听动静,来人不少,第五家族会闹出这么大动静,和天穹峰为敌?

    以他们前面的态度看来,他们是不愿这样的,那现在又匆匆来人,是为了什么?因为第五铄死了?

    “中域几方势力。”纳兰清羽单手搂住离夜,两人身影挪动,两人瞬间便走出百米。

    他们站在所有护卫前面,看着从远方走来的身影,随着人影靠近,他们看得也越来越清晰。

    炼药师公会!浮云殿!离宫!魅宗!无情宗!星辰宗!

    四方势力同时出现,齐聚天穹峰!

    这样的盛况,除了几十年一次的盛会能看到一次,这样的齐聚,在临天大陆还是第一次!

    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诧异惊呼,神色各异。

    “麻痹,中域几大巨头居然都出现了!太不可思议了!”

    “我要是没记错,盛会应该是一个月后才开始吧,而且这次盛会不是在天穹峰啊!”

    “老子眼睛是不是话了,他娘的,这几天巨头,居然有一天,没有盛会,也能齐聚一堂,站在一起!”

    “这汹汹气势,到底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找茬的?”

    ……

    中域几大势力因为其它的原因齐聚,围观众人心里是一阵热血沸腾,巴不得出点什么事。

    他们各方势力明争暗斗,从来聚不到一起,聚到一起也是因为有目的,要不然就是盛会,像今天这样,什么原因都不知道,他们一起出现在天穹峰,还是第一次!

    太他妈神奇了!

    有生之年看到这一幕,简直是完成了人生一大心愿啊!

    天穹峰周围,不到一会的功夫,上千人齐聚!

    几方势力,齐聚天穹峰,他们就那么站在那里,浩荡声势震开,千里之外,都会知道,他们齐聚天穹峰!

    云雾环绕群山之上,天空中站立的身影黑麻麻一片,遮住了半边天空。

    在他们脚下,第五铄散落的血滴,还是没有落下,同样的,他们出现,第五家族的人却没有出现。

    离夜却能清楚感觉到,他们就在周围,随时就会出现!

    这样浩荡的声势,天穹峰四周,不管是明里暗里的人,全部警觉起来。

    这么多高手齐聚天穹峰,其中一半都是灵皇级别,他们怎么可能放松警惕!

    谁知道,这些人会有什么目的!

    看到几方势力,加起来总共有上千人齐聚天穹峰,离夜和纳兰清羽两人眼角余光碰触了一下对方,神情如常看着他们。

    他们来是为了什么?

    队伍刚站稳脚步,所有人往周围看去,他们看到空无一物的天穹峰之巅,不知道为什么,皱起了眉头。

    “离夜!”

    任洁站在星辰宗的队伍中,她看到离夜之后,一阵欣喜惊呼,正要走出去,身边突然响起动静,手臂就被人拉住。

    “墨东炎?”任洁不解看着墨东炎的举动。

    “你看。”墨东炎指了指自己旁边,神情严肃,心里却早已是迷茫一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离宫众人大步走出,上百高手走过,大部分都是灵皇级别!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走到离夜面前,单膝而跪!

    不解看着墨东炎的任洁,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差点忘记自己还站在空中。

    而其它几方势力的人,早已是目瞪口呆状,惊的下巴都脱臼了。

    离宫,和他们并驾齐驱的离宫众人,这么多灵皇级别的高手,居然就这么跪下了,还是跪在北宫离夜面前!

    妈的,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他们不是听到动静赶来的吗?离宫的人好好的跪下干嘛?他们这是在跪纳兰清羽还是北宫离夜?

    无数疑问在他们脑海浮现,众人一脸懵逼。

    离夜见离宫的人全跪在自己面前,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反应了过来,她有种翻白眼的冲动。

    娘啊,不会吧!

    就这么把离宫扔给了我!?

    离夜心里的哀嚎还没落下,天空中便震开铿锵有力之声!

    “参见少宫主!”

    “参见少宫主!”

    “参见少宫主!”

    离宫上百人,目光坚定注视着离夜,单膝跪下,一脸的诚心诚意。

    纳兰清羽眼中含笑,眸光在他们之间扫视了一眼,眼眸中的笑意加深。

    原来,这就是北雪儿最后的安排!

    将离宫交给夜儿,这个安排当真是不错。

    这样,离宫有人掌控,不会散乱,至于第五家族的人,会碍于天穹峰和离宫两大势力,会稍稍收敛。

    只不过,她貌似还是不了解第五家族的人,他们可不会这样就放弃。

    少宫主!

    三个字在天地之间炸开,周围一片鸦雀无声,连呼吸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千里之地,离宫的人,安静了连风声都没了,它们也像是被震惊到了,停下脚步,僵在原地。

    这这这!

    什么情况!

    离宫的人叫少宫主,他们在叫谁,他们面前可是有两个人,两个人!

    墨东炎震撼的差点没直接冲到离夜面前,有种掐着她脖子使劲摇晃的冲动。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谁能告诉他!

    他们不都是听到天穹峰有动静,然后接到消息,知道那些隐世千年的家族突然出现,还突然出现在天穹峰,然后才匆匆赶来的吗?

    这些隐世的家族,和他们之间是有协议的。

    不会插手临天大陆的事,也不会对临天大陆发起进攻,可他们突然出现在天穹峰,谁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带着人马才匆匆赶来。

    还打算说不拢,直接干一架,谁知道到了这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天穹峰他们自己的人。

    月媚今天一身火红,如欲火重生的妖精,站在那里,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让人觉得意外的是,东方白衣竟站在魅宗的队伍里,还站在月媚身边!

    他们就这么看着,表情看似平静,心里却已是翻江倒海。

    东方白衣差点泪目,这才多长时间没见,他感觉北宫离夜身上的气息强了,还有离宫的人,居然一到这里,就叫少宫主,这个少宫主,不会就是她吧?

    无情宗的人,即便再怎么无情无求,看到这一幕,还是被吓到了。

    离宫实力在他们之上,今天,离宫上百人,居然跪下了,还叫人家少宫主!

    到底发生了什么!?

    惊愕但很快恢复如初的,便是浮云殿的人。

    经过离宫的一战,他们多少知道了一些事,再加上他们都是浮云殿死士,就算知道,也不会向外吐露。

    容菲菲脸色苍白站在浮云殿众人最前面,一双眼睛紧盯着离夜,眼睛深处燃烧着一簇无名火焰。

    她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浮云殿这么大的势力,却只是别人的棋子!

    而这棋子最近接到的命令,是不计代价,杀了北宫离夜!

    拥有那么强大靠山,她该高兴,但她现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她不想知道真相!

    在那些人面前,她高高在上的傲气,被贬得一文不值!

    那些隐藏着,应该永远不会暴露的事,到现在浮云殿很多人都知道,都是因为一个人,北宫离夜!

    她的一切,都是北宫离夜毁的!

    骄傲,自信,耀眼,天赋,全都被北宫离夜毁了!

    既然命令如此,她当然会接下命令!

    天穹峰以外围观众人,看到这一幕,心里早已经炸开了烟火,脑海中看到无数灿烂炫目,却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想的是什么。

    他们也不知道要想什么,根本想不出好么!

    少宫主!少宫主!

    这到底是在叫谁少宫主,还直接跪下了!

    离宫啊,那可是离宫!

    这里少说,也有一半的灵皇级别,强者有多高傲,每个人都清楚,但他们竟心甘情愿跪下!

    没错,就是跪下了!

    离夜无奈看向纳兰清羽,看到他含笑的眸光,离夜叹了口气。

    “你们先起来吧。”没办法,这是娘现在掌管的离宫,现在娘找不到人,她总不能什么都不管,不然要是哪天娘回来了,她不好交代啊!

    只不过少宫主,她什么时候成了离宫的少宫主?她本人怎么不知道!?

    北宫离夜!

    几方势力众人惊的嘴巴直接成了“O”型,大得能可以塞下一个苹果了。

    什么情况!?

    北宫离夜,什么时候成了离宫的少宫主!

    北雪儿虽然消失了,但也没听说过,她和北宫离夜有什么关系,更没听说,离宫的继承人,就是北宫离夜啊!

    他到底做了什么,居然能让离宫所有人信服?

    “是!”离宫所有人站起身,走到离夜身后,心甘情愿,没有一点不服。

    离夜眉头轻挑,她曾经就只是在离宫走了一圈,应该没有给他们留下多少印象,娘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他们对她臣服的?

    “各位,就算是想要带走小爷,干嘛躲躲藏藏呢?”离夜看向远处,冷声笑道。

    虽然身体里的血脉之力被封印了,感应到他们的存在,还是绰绰有余的。

    躲躲藏藏?

    几方势力的人一头雾水,顺着离夜的目光看去,还是没能发现什么。

    “他们这么近了?”纳兰清羽皱眉问道,他只是感觉到,但不能知道他们具体的位置。

    第五家族,的确是不容小视。

    “一群缩头乌龟罢了。”离夜冷冷轻哼。

    死了一个,来了一群,第五家族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中域几方势力来干嘛她不知道,既然没有恶意,来就来吧,别妨碍她就行了。

    “壳不错。”薄唇轻启,缓慢说出三个字。

    不是上好的乌龟壳,怎么能完全隐藏住气息,连他都不能准确感觉到他们具体的方位。

    壳……

    离夜嘴角弧线无声勾起,邪尊大人,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北宫离夜,既然知道我们是来带你走的,那还不快自己走出来,跟我们回去!”修长身影一点点显露,俊美容颜暴露在空气之中。

    第五火烈注视着离夜,神情严肃。

    在上古之地的时候,他要是知道,要是知道她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自己是绝不会让她活着离开的!

    第五铄的死,换来了她的真正身份,值!

    以她的天赋,再让她成长,那就太可怕了,到时候还有谁能阻止!

    声音突然从头顶响起,上千人纷纷抬头看去,当一道道身影暴露在天空之上,他们脸上露出惊愕和骇然。

    这么长时间,他们竟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他们而来!

    还是来找,北宫离夜的!

    靠之!

    怎么今天所有的事,都是围着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到底是什么身份?

    离宫也就算了,现在隐世家族的人竟然说,要带他回去,北宫,他们都没听说过,哪个有一个叫北宫的隐世家族。

    “怎么,几位刚刚逃走,现在又出现了?”离夜不屑一笑,刚刚的二十几个人里,他们的气息,她可还是记得的。

    要不是那种情况下,她不是二十几个人的对手,哪里会送他们离开!让他们逃脱!

    “在天穹峰放肆一次,本尊当你们年轻,不懂事,如今再来第二次,当本尊的天穹峰是什么地方,是你说带人走,就能带走的!”冰冷的杀气涌动,狂横扫开!

    纳兰清羽看着一点点暴露在天空上人群,这一次,他们有近两百人!

    实力,在高级灵皇以上!

    “邪尊,我们家族不想和你为敌,这也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第五木兮沉声道,他忿忿看着离夜。

    上一次差点死了,就是因为他们!

    纳兰清羽优雅开口,话语狂霸至极,“夜儿现在是天穹峰的人,本尊的人!”

    他的女人!

    谁敢动,杀无赦!

    “你的人,邪尊,她是什么人,你我心知肚明,不要再庇护她了,否则我们家族会不惜一切代价!”第五火烈冷声呵斥。

    邪尊难道会为了一个女人,让天穹峰和他们家族处于对立?

    就算北宫离夜天赋再高,为了天穹峰安宁,邪尊应该也会放弃她。

    任谁,在这个时候都会放弃!

    纳兰清羽眼眸中的笑容渐渐冷却,那谪仙气息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滔天杀意!

    离夜就这么看着他,没有说话,也不曾有丝毫担心。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放弃她的。

    站在纳兰清羽身后的天穹峰护卫,看着第五火烈,忍不住扔给他几个白眼。

    他们尊主当然知道她是什么人,这可是王妃,尊主的王妃!天穹峰的尊王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