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叫他们自己的人收尸
    “伐天玉阵!”

    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离夜全身灵力凝聚在手臂之上,随即,她将手掌上飞的玉珠甩了出去!

    玉珠在空中划过笔直弧线,直飞第五家族一行人!

    灰暗的空气中,一股巨大风波横扫开来,如海涛那样掀起巨浪!

    什么!?

    第五家族的一行人感觉到一股强力袭来,神情惊变,紧接着,他们迅速凝聚灵力,黑色烟雾中,一下子炸开各色灵力,就如同盛开绽放的烟火一般!

    第五铄站在最前面,比起其他人凝聚灵力防御,他已经来不及了,只能飞身躲开,避免那道强而有力的攻击!

    他们的一举一动,离夜看在眼里,当第五铄跳开的瞬间,玫瑰红唇勾起的弧线,明显加深。

    “各位应该不想留在这个阵里吧?如此,小爷先送你们离开,不谢!”离夜含笑说道,松开吾邪,手指变化着手结。

    云帆他们一帮子人听到这话,心里咯吱一响。

    先送他们离开,这是什么意思?

    北宫离夜难道有办法破阵,不,这个阵除非第五铄再次开启,不然被困在这里面的人,是无法冲破而出的!

    更何况是以自身的力量,把自己送出去,这更不可能!

    他们心里尽管知道,但想到离夜的话,心里那股不好的预感就更为浓烈,好像有什么事随时会发生。

    伐天玉阵在这瞬时间,飞旋到他们周围,无形的力量立即将他们所有人包裹其中,然后黑色烟雾中闪耀夺目的光芒大作!

    “这是什么!?”云帆惊呼道,那道光芒落在身上,他立即感觉到身上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笼罩!

    第五家族其他人也是一脸不解,本能想要反击笼罩在身上的力量。

    他们可不会任人宰割,特别是还在他们自己的阵里!

    可是,他们不反抗还好,这一反抗,笼罩在他们身上的力量骤然加大,更让他们无法挣脱!

    跳开的第五铄看到这一幕,脸色惊变,立即停下脚步,想要飞身阻止。

    他不知道那道闪过的光芒是什么,那股力量看起来很强大,不能让北宫离夜伤到他们!

    第五铄这么想着,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照耀在云帆他们身上的光芒,迅速将他们所有人吞噬其中,很快,他们就消失在了这片黑雾之中!

    在他们消失在光芒中的同时,空气中炸开冷酷的呵斥之声。

    “破!”

    破!破!破!

    一时间,风云动!万物移!

    伐天玉阵和周围万物相互充斥挤压,狠狠撕毁,看上去就像是要在这片天地撕破一道口子!

    “不!”

    第五铄大声惊呼,看着他们消失,好不容易压下的不安,再次剧烈跳动!

    在强大力量撕扯之下,在这片黑色烟雾中,终于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亮光出现。

    离夜合拢,强大灵力在她周围暴涌,只见她合拢的双手半张,然后重重往前一推,她身体周围暴涌的力量立即震开!

    笑意在眼中闪烁,红唇轻启,“慢走不送!”

    他们走了,她才能好好对付第五铄,顺便毁了这个什么破阵。

    第五家族嘛,少一个能庇护他们的地方,就少一个,总有一天,她会把这些地方,统统撕毁!看他们能躲到什么地方去!

    玉珠从黑色旗帜中飞出,强光照亮整片天空,紧接着重重的一股力道从阵中甩出!

    一个个人影被狠狠甩了出去伐天玉阵,然后立刻原路返回,可才飞到黑色旗帜旁,它便停了下来。

    刚才出现出现的缝隙,此时完全没了痕迹,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杀了他们!”冰冷残暴的四个字敲动空气,嗜血寒霜。

    “是!”

    银翳身边上百个身影,看着被甩出天际的二十几个人,立即跟了上去!

    杀气滔滔,如沸腾的滚滚江河!

    “尊主,王妃……”银翳眉头紧皱道,王妃没有出来,只是把第五家族的人甩出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阵,连王妃都破不了?

    “她没事。”纳兰清羽抬头睨视了一眼空中,三道光芒映入眼帘,眸光微微眯起,透着极其恐怖的危险。

    该死!走了三个!

    “尊主,云帆逃了!”银翳看到纳兰清羽的脸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惊讶叫道。

    怎么会,云帆怎么能离开包围圈!

    “不只是走了他一个,还有另外两个也走了。”要是猜的没错,跟着云帆离开的,有第五木兮,还有当初在上古之地遇到的第五家族的人。

    他们两个逃走了,两个灵尊么?

    “尊主,又逃走了两个!”银翳倒抽了一口凉气,诧异看着空中忽然闪过的光芒。

    是逃生轴卷!

    第五家族会不会太大手笔了,天穹峰都没有几个逃生轴卷,第五家族竟同时拿出了五个!

    所谓逃生轴卷,顾名思义,是用来逃生的。

    它极为珍贵,可以列入神器一列,神器等级有神器,超神器,神者,神王,神皇,尊!

    逃生轴卷,完全算的上是神皇器,距离尊,只差一步!

    “第五家族的家底,还是挺丰厚的。”纳兰清羽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冷漠收回目光,语气冷酷。

    他们倒是还有自知之明,知道保护灵尊级别的人,但是放弃五个巅峰灵皇,也算是在他们心口上划伤了一刀。

    要是那四个灵尊没逃走,在他们心口上践踏!

    巅峰灵皇实力再高,也比不上一个灵尊!

    “尊主……”银翳汗颜看着纳兰清羽,心里暗暗叹息。

    在遇到王妃以前,尊主是冰,虽然冷冽,好歹还能触碰到,知道是什么形状,如今的尊主是水,看得到摸不透。

    会柔情似水,但也是骤雨狂风!

    他现在完全看不透,尊主在想什么,总感觉挺危险的。

    “逃走了五个,现在留下来的,让人把他们的尸体扔到第五家族门口,叫他们的人自己收尸。”云清风淡的声音那在空中炸开。

    纳兰清羽站在天空中,仙人气息绕之不去,简单而又精致的衣袍干净的一尘不染,如瀑墨丝随着衣袂在风中起舞。

    这样的他,就像是真正无求无欲,无喜无怒的仙人,正要乘风而去,直上九天。

    银翳眼角一抽,低声应道:“是。”

    第五家族的人看到这些尸体,非得气疯不可。

    不过,谁让他们招惹王妃,没气死他们就算轻的了!

    饮血鬼阵中,第五铄身体僵硬,站在原地,看着消失的缺口,他整个人看上去跟被点了穴似的。

    消失了!不见了!

    第五铄怔怔回神,咬咬牙忿忿看向离夜,神色难看至极,“你做了什么?”

    不可能,以北宫离夜的实力还做不到,瞬间秒杀他们。

    离夜双手摊开,耸了耸肩,无害笑道:“我做了什么,你觉得我做了什么?”

    只是送他们离开这个阵而已,要不是在这什么阵里,伐天玉阵只能送别人离开,她才不会留下来。

    既然自己离不开,那就减少一点敌人,这也是好的。

    希望出去的人,能有命离开!

    “你以为,只有你我,你就能赢了吗?”第五铄气的牙根痒痒,被黑布包裹的左手,紧握成拳头。

    离夜不以为然一阵轻啧,开口道:“上次只是把你弄残,这次当然要杀了你。”

    他们要斩草除根,她当然也要这么做。

    上次是他命大,那么大的爆炸都没死,这一次,该让知道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然后直接送他上西天!

    离夜重新握回吾邪,目光冷冽看着第五铄,杀气腾腾!

    她可不是当初在南山的北宫离夜,不会再像在南山那样,让他再逃脱一次!

    第五铄阴冷一笑,那张脸看起来更可怖了。

    “好,反正也要斩草除根,既然你自己主动挑衅,老夫自然该不客气!”说话间,第五铄身上灵力暴涨,充斥四方!

    黑色迷雾中,离夜手握吾邪,身影怪异走过,快到肉眼无法看清楚。

    “千罗万象功法——大挪雷音!”

    雷声顿时阵阵响起,敲打在四周每一个角落,电闪雷鸣,让每一处都清楚显露!

    在黑色迷雾中走过的离夜,看到四周闪耀的电闪雷鸣,脸色一沉,手臂张开,金色光芒在她身上照耀绽放!

    金色之光犹如黑夜中盛开是金色花朵,炸开强大的力量!

    “龙吟破天!”

    金光凝聚,龙吟之声直冲云霄,穿插重重电闪雷鸣!

    金色身影冲破而出,完整的龙形在离夜面前飞过,尽管不过一米之长,但它身上散发出的蛮横力量,却不容小视!

    龙!

    第五铄心里警铃大作,丝毫不敢有半点放松,哪怕他的实力在离夜之上!

    也许是跟离夜已经对战过一次,他才深知不能小视离夜。

    任何一点疏忽,就会造成挫败,只要输一招,在北宫离夜面前,就相当于满盘皆输!

    “枪!”

    第五铄手臂抬起,在空中闪烁的一道道紫色闪电中,一把浑身弥漫着紫色闪电的长枪落到他手上!

    “闪电灵诀——破雷枪!”

    第五铄接过长枪,长枪在空中一扫,便划出一个巨大紫色闪电形状的圆圈,圆圈往周围推开,扫过每一寸每一尺!

    他就不信,北宫离夜能永远藏着!

    今天,他绝不会让北宫离夜活着离开饮血鬼阵!

    “诛神剑式——斩穹!”

    离夜大步走过,身影出现在黑色迷雾中,看着飞来的巨大闪电光圈,利刃狠狠砍下!

    “轰——”

    爆破之力在阵中炸开,周围响起巨大响动,但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就像是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听到周围的动静,离夜皱眉看看。

    不愧是第五家族的饮血鬼阵,居然有这么大的力量,灵尊对决,依旧没有半点损伤,甚至饮血鬼阵自己就消除了一切力量!

    不杀了第五铄,就离不开这里!

    他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今天这里,他们两个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绝不是他第五铄!

    “破了!”

    第五铄看着自己的招式被化解,有些惊愕。

    和在南山那次相比,北宫离夜更强了,这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而已!

    两个月的时间,北宫离夜就这么大,要再过两年!

    第五铄全身狠狠打了冷颤,心里越发坚定要杀了离夜的念头。

    这种人可怕了,两个月的时间进步如此之快,这要是再给她时间成长,该变成什么样子!

    尽管不想承认,他还是想说,不愧是他们的女儿!

    “北宫离夜,没想到,你变强了这么多!”两个月前要是她有现在的实力,那一次的爆炸,他一定逃脱不掉。

    这次,他不会让北宫离夜有机会用上次那招!

    “第五铄,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变弱了,比起在南山的时候,你的实力减弱的不是一点半点。”离夜冷声回答,身影再次消失在第五铄面前。

    第五铄没有再说话,身体上涌动的灵力再次暴涨。

    他没有生气,只有惊愕。

    他以为能瞒过去,可没想到这才刚刚开战,北宫离夜就发现了这点。

    是,他的实力弱了,退级了!

    她怎么不想想,到底是谁变成了现在这样,造成他断了一只手不说,还退级了!

    北宫离夜,都是因为她!

    离夜含笑站在暗处,看着惊慌中的第五铄,嘴角弧线更为嗜血。

    刚刚动手,她才发现,第五铄退级了。

    如此,速战速决!

    这次,一定能杀了他,必须杀了!

    松开双手,吾邪漂浮在面前,精神力探进储物手镯,储物手镯中无数寒光闪过,冷冽刺骨!

    “万剑朝宗!”

    离夜身上灵力暴涨,强大撕毁之力,在空中席卷!

    瞬时间,天上地下,无数寒光闪动,寒光四射的兵器,飞在饮血鬼阵每一个角落!

    吾邪剑身蓝色剑气环绕,充斥着四周,杀伐之力这次没有丝毫掩盖!

    风云动!江河崩!

    一时间,晴天霹雳,黑色迷雾阵中,寒光四射,凌厉刀锋,交错在伐天玉阵里的每一个角落!

    第五铄紧握兵器,看着突然显露盘踞周围的兵器,顿时头皮发麻,已经忘却很久的记忆,在一点点苏醒。

    他见过,他见过这个灵诀!

    难怪,第五雪见会他们不会的灵诀招式,这是他们家族的绝招!

    鸡皮疙瘩层层泛起,危险的杀伐之力笼罩而来,成千上万的兵器悬顶,第五铄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不,那绝对不是冲动!

    他知道这一招有多可怕,曾经在这一招之下,一次曾倒下上千人!

    上千人!

    现在只有他一个人,还是退级的他!

    第五铄手指变化,手结在不停交替,黑色迷雾,顿时发生剧烈改变!

    感觉到周围波动,离夜脸色一沉,银色灵力再次暴涨!

    “杀!”冰冷字眼,透着不可忤逆的命令!

    杀!杀!杀!

    杀了他!

    万剑齐飞!磅礴浩荡!

    就如同宇宙中发生剧烈爆炸,火光四射的星辰一样,无数陨石伴随着毁灭性的力量,毫不留情往一个方向砸去!

    她说了,第五铄,决不能离开!

    一个人杀两次已经算多了,她才不要杀第三次!

    红莲在离夜身体里,看着那如闪电般的飞梭而过的寒光剑刃,一阵抖动。

    刚刚动手,离夜就用上了平常很少用,耗损极大的万剑朝宗,第五铄这得多该死!

    不过,招惹上离夜的人,都该死!

    “轰隆隆——”

    刚才那么大爆炸力依旧平静的饮血鬼阵,在这时,发出声势浩荡的巨响!

    “砰砰砰!”

    重重砸落之力,如爆破的炸弹,在空中飞溅开来!

    第五铄听着周围巨响,脸色瞬间一点血色都没有,手结还在不停变化,眼看着那一层黑色迷雾越来越弱!

    离夜推动灵力,四周之力在疯狂暴涨,不吞噬第五铄,誓不罢休!

    “下黄泉吧!”

    冰冷的字眼袭来,第五铄全身僵住,周围寒意袭来,将他笼罩,紧接着,他便感觉到无数利刃砍在身上!

    就像是碎尸万段那样,身体上承受着千刀万剐的痛楚!

    这比万剑穿心,还要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