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所以,要清理一下!
    云帆面带冷笑,往离夜站着的方向走去,开口道:“北宫离夜,你是心虚了么?”

    若他是坦坦荡荡,就该跟他们走,证实这一切!

    他也想知道,北宫离夜到底是什么身份,是不是族人所说的那个人。

    “云帆,小爷是不是心虚,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们最好听清楚,现在就给小爷滚!”她还没找第五家族要人,第五家族倒先找上她了!

    知道她的身份又如何,她不想跟他们走,谁也不能勉强!

    滚!

    云帆极力扯出的微笑在瞬间消失,脸色阴沉幽黑,怒火如野草般在心里肆意焚烧蔓延。

    “既然夜儿都这么说了,现在各位离开,本尊就不动你们,否则……”他们的下场,必定凄惨!

    纳兰清羽单手负在身后,居高临上睨视着他们,盛气凌人的气势,如同高岭山岳压顶而至!

    “纳兰清羽,北宫离夜,你们两个还记得老夫吗!?”褐色身影一直沉默不语,此刻却有了动作。

    沙哑的声音透着熊熊怒火,还有无尽的恨意!

    离夜眉头微蹙,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那身穿褐色斗篷的人,缓缓伸出手,将褐色斗篷揭开,露出满脸伤疤的脸,看起来格外狰狞可怖!

    看了那张脸一眼,离夜的眸光慢慢往下看去,那人右边衣袖空荡荡的,应该是右手断了。

    他,是谁?

    “本尊对你这种非人非兽的东西,一向没有什么印象。”好听而又薄凉的声音在天地间散开,余音袅绕。

    “咔嚓~”

    纳兰清羽的话刚落下,空气中响起崩碎的声音,天空之上,此时安静的可怕,连呼吸声都能清楚听到。

    银翳忍住嘴角上扬的冲动,强忍之下,他的表情看起来极为怪异。

    尊主看把人家气的,崩裂之声响起的同时,只怕那人的理智都崩断了。

    第五家族的人听到这话,神色各异,不约而同担忧看向那看起来极为丑陋的面孔。

    纳兰清羽,他就是故意的!

    虽然说,是有点面目全非,认不出容颜,但气息不会改变,纳兰清羽和北宫离夜怎么会认不出他是谁!

    把他们第五家族的高手弄成这样,也只有纳兰清羽才做得出来!

    离夜皱起眉头,看着那人,他身上的气息,让她觉得熟悉。

    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可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长成这样的人,实力还这么好,见过一次,没道理会认不出来。

    难道是哪里不对?

    “看来邪尊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忘了南山一战!”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的恨意明显加深。

    他们竟没认出他来,他们竟没认出来!

    他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拜他们所赐!

    樊城?南山!

    离夜和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他们就说这气息熟悉,原来是他!

    “第五铄,所以说,今天你们来找小爷,就是想来报仇的喽?”离夜冷笑说道,冰冷扫视了一眼第五铄。

    果然没死,那么大的爆炸,连她都卷进黑洞了,第五铄怎么就不死呢?

    看来,她的实力,在这种高手面前,的确还差了一点,不然第五铄不会站着再次出现在她面前。

    “纳兰清羽,不管北宫离夜在天穹峰是什么身份,你若是不想第五家族和天穹峰开战,现在就把他交出来给我!”第五铄没有理会离夜,依旧以那傲慢的姿态,只愿意和纳兰清羽对话。

    要是能带走北宫离夜,他不介意现在就开战!

    第五家族的人纷纷点头应和,就是这样!

    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必须带回北宫离夜,不管用什么办法!

    而且,纳兰清羽总不会为了一个具有天赋的尊品炼药师,和他们第五家族作对!

    “夜儿,你先让开一点,别让他的血溅到你身上。”纳兰清羽侧身注视着离夜,语气柔和微笑道。

    银光在他周围翻转,强大的力量肆意狂舞,不用他再多说什么,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好。”离夜含笑点头应道。

    融骨钉已经拔出来了,清羽实力也完全恢复,她并不担心第五铄会伤到他。

    听到两人的对话,第五家族的人,他们的脸色再次变化。

    他们怎么也不相信,纳兰清羽真的会为了北宫离夜,和第五家族开战,甚至连考虑都没考虑!

    纳兰清羽会为了北宫离夜如此,北宫离夜在他心里的分量,该有多重!

    银翳和他身后的护卫,重重一哼,眼中闪过不满。

    他们刚才的话,明明就说的很清楚了,偏偏他们还要自讨没趣!

    北宫离夜是北宫离夜,可也是他们的尊王妃!

    尊主岂会让自己的王妃轻易被人带走,他们这是在做梦!?

    第五铄咬咬牙,目光阴沉注视着纳兰清羽,沙哑的声音响起,“好好好,非常好!”

    既然纳兰清羽这么决定,就别怪他不客气!

    手结变化,一面黑色印着骷髅头的旗帜飞向天空,阴黑气息面天空,瞬间将方圆百米笼罩,死亡之气扑面而来!

    感觉到冰冷寒霜的气息,离夜低头看去,当旗帜映入眼帘,她反射性一把推开纳兰清羽。

    在推开纳兰清羽之时,离夜其实都还没反应过来,当她看到那阴霾气息散开,本能地就这么做了。

    “清羽,第五铄交给我!”

    是阵!

    清羽虽然了解阵,但他并不擅长,她尽管也不怎么擅长,可毕竟有伐天玉阵在。

    在一股强力下,一点防备都没有的纳兰清羽,一连退了好几步,这几步,也成功让他退出了阴霾气息笼罩的地方。

    “夜儿!”

    他神色骤然阴沉下来,眸光冷冽刺骨看向第五铄。

    离夜还没来及回答,她就已经被阴霾包裹住,就和第五铄消失在这片天地之间,留下一面黑色旗帜,飘扬在天空。

    紧接着,云帆以及第五家族的人,全部被黑色阴霾所笼罩,然后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王妃!”

    天穹峰所有人看到这一幕,脑中一片空白,大声惊呼道。

    怎么会这样!

    消失了,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

    纳兰清羽抬眸,冷冷注视着飞在空中的黑色旗帜,双拳紧握,他周围散开的气息,阴沉到了极点。

    一些列事情,几乎一下子就发生了,甚至有些人还没反应过来,空中的他们就消失不见了。

    短短几个呼吸,天空中,只剩下了纳兰清羽和天穹峰的人在那。

    离夜站在黑色迷雾中,看着周围,心里警铃大作。

    她伸出手,手掌微微转动,透明玉珠滚落到手掌心,绽放出强大的光芒!

    不对,这除了阵,还有其它东西!

    褐色身影慢步走来,经过之处,透着一层白光,光芒将他笼罩,在这片黑色迷雾中,第五铄显得特别夺目耀眼。

    离夜蹙起眉头,心里泛起的疑惑在一点点清晰。

    “你这个阵,是第五家族的。”正确该这么说,是第五家族……

    “是拥有第五家族血脉的人,才能进入这里的阵,它叫饮血鬼阵!”第五铄单手负在身后,斗篷包裹住的身影显得十分臃肿。

    北宫离夜能进入这里,那就说明,他的确拥有第五家族的血脉!

    离夜心里咯吱一响,果然!

    她神色依旧,即便被发现了身份,也没有显出半分紧张。

    “所以,你们到天穹峰,想带小爷走是其一,确定我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带我走。”离夜心里的疑问,此时全部解开了。

    果然是血脉之阵!这是以家族每个人的精血炼制的阵,一个人的精血要的不多,只有一滴!

    一滴不多,可成千上万的一滴,就能炼制出这个阵!

    她要是记得没错,这个阵是困阵,只能困住同族血脉之人,也是保护之阵,在这个阵里,谁也无法闯入!

    除非,摆阵的人收阵!

    第五家族!

    他们为了她还真是大费周章,饮血鬼阵不能多用,它的耗损太大,用一次需要好几年恢复。

    她现在是不是该说一句,受宠若惊!

    “用饮血鬼阵,的确是有点小题大做,但是,能够确定你的身份,便什么都不算了。”第五铄双眼突出,他此时看上去,比刚才还要狰狞可怖!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

    没想到竟然是真的,景澈公子在那个家族守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守护她!

    女扮男装!还真是瞒过去了!

    要不是饮血鬼阵,还真找不出她来!

    “确定了又能如何,小爷不想走,你们觉得能带走我?”离夜伸出手,黑色迷雾闪过蓝光,吾邪出现在她手上。

    饮血鬼阵太过霸道强大,即便是封印了血脉,也会被出来,带入阵中!

    第五铄刚才攻击清羽,应该猜到她会推开清羽,自己掉进来!

    该死!

    消失在空中的二十几个身影,再次出现,当他们看到离夜深处阵中,脸上的表情更多的是惊讶。

    “本族血脉之人!”

    “他身体里真的有第五家族的血脉!”

    “没有离开鬼阵,那我们所猜测的就一点都没错!”

    是真的!真的是她!

    炎泫公子的女儿,第五炎泫和第五雪见的女儿!

    当年他们一家三口逃出家族,他们压根没想到,中了剧毒的景澈公子会带走她!

    要不是再次见到景澈公子,他们都以为景澈公子死了!

    正是如此,他们这些年没有找过景澈公子,没有找过那个孩子,一直都在找第五雪见!

    炎泫公子的伤,根本不可能活着,再加上她,那个孩子,被伤的那么重,不可能活着,即便活着,也应该是废物!没有什么大患!

    只有,只有第五雪见!

    临天大陆,那个被遗忘的角落,这个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她有可能的藏身的地方,他们都派人出去寻找。

    万万没有想到,她这些年就生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而她的女儿不但没死,更没成为废物!

    从临天大陆这些年来,北宫离夜传开的名声,就能知道,当年那个差点死在他们手里的孩子,如今有多可怕!

    天赋,实力,地位,手段,每一样!

    放到第五家族,那是第五家族中,任何一个天才都比不上她!

    他们的心脏在颤动,后悔,后怕,各种情绪涌上来,神情复杂地看着离夜。

    不过二十岁左右,就有如此实力,若她再成长,那必定会威胁到第五家族,当年她虽然还小,但……必须斩草除根!

    她如今知道的,已经太多了!

    “怎么,各位一起出现,这是想要斩草除根?”离夜握了握吾邪,心里一阵紧张。

    二十几个人一起围攻,她还真没什么把握。

    偏偏饮血鬼阵里不能召唤玄兽,玄兽是有契约,但还是没有血脉之力,是无法进入饮血鬼阵的。

    该死!

    离夜握了握另外一只手上的伐天玉阵,迅速看了一眼四周。

    不,还有一个办法!

    “当年没完成的事,现在当然要完成。”第五铄嗜血道,能把她带回第五家族就带回去,要是带不回,就杀了!

    决不能让她继续成长!

    “是吗?当年没杀了我,现在也要杀了。”离夜笑了,笑得冰冷寒霜。

    不愧是第五家族,还真是冷血无情!

    “是!”第五铄应道。

    不能让她影响到第五家族,不能让她破坏现在,不能让她出现在第五家族!

    要知道,当年她出生的时候,就引起天地异变,当时就测出,在她身体里,有两种血脉,而且这两种血脉的力量,都异常强悍!

    要不是发生那件事,她也许能成为家族的骄傲,高高在上,但现在,她只有死!

    “呵呵呵……”离夜轻声发笑,在这阴冷的气氛中,这笑声诡异无比!

    笑声止,离夜冷冷开口,“第五铄,你忘了两件件事。”

    离夜垂眸看着地面,遮住眼眸中的情绪,握着玉珠手掌慢慢转动,玉珠浮起,无形的力量散开。

    云帆站在第五家族最旁边的位置,面无表情看着离夜,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

    北宫离夜,这居然是真的!

    她是族中嫡系,罕见同时拥有两种血脉的天才!

    天才!天才!

    最终,他还是无法超越北宫离夜!

    “噢,你倒是说说看?”第五铄自信满满,饮血鬼阵,拥有同宗血脉的人是无法自己逃出去的,除非他开阵!

    北宫离夜这么说,他就会相信吗?

    忘了事,还是两件!真是可笑!

    “第五铄长老,做人可以自信,但不能自信过头了。”离夜含笑摇摇头,手掌上翻滚的力量加大。

    伐天玉阵本是玉珠也是阵,阵中开启阵,这波动自然会小很多,再加上离夜的掌控,常人根本无法发觉异常。

    “第一件,你知道我第五家族的血脉之力,是怎么封印的吗?”那是她娘,北宫雪见以自身的血脉之力和巅峰灵尊之力的封印!

    第五铄浑身一怔,这件事,他的确是不知道,可能除了第五雪见也没有人知道。

    但是能让北宫离夜隐藏到现在,非得用饮血鬼阵才发现,封印必定不简单!

    “第二件事,饮血鬼阵的确是融合了族人精血炼制而成,想要挣开没有可能,可是,还是需要人启阵,你死了,这个阵,还存在么?”离夜随意开口,清风淡雨道。

    垂落的眸光看着旋转起的力量,嘴角微微上扬,寒冷如霜的神情,多了几分笑意。

    人死如灯灭,他死了,这个阵也会随着消失!

    这样算起来,第五家族损失了一个灵尊,又少了一个保护伞,不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五铄双眼睁大,他完全没料到,北宫离夜对阵竟然如此熟知,连这个都知道!

    这就是饮血鬼阵,最大的弊端!

    “你别忘了,我们这么多人,你想要杀我,那只是痴心妄想。”第五铄很快镇定下来,不,他们这么多人,还有北宫离夜的实力根本不如他!

    “噢?”离夜抬起双眸,含笑看向对面一行人。

    很多人,是挺多的,所以,要清理一下!

    ------题外话------

    我……昂,还是飘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