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小爷不介意以多欺少!
    “各位请回!”

    银翳生冷吐出四个字,冰冷眸光在他们之间扫视。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找人找上天穹峰也就算了,一来还指名道姓找王妃!

    王妃是他们说带走就会让他们带走的吗?当天穹峰是什么地方!

    “你最好想清楚,是把北宫离夜交出来,还是和我们家族作对!”云帆身后的人冷冷开口,语气中透着强势不可忤逆。

    尽管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不可以和天穹峰有冲突,但他们也接到另外一个命令,就是把那个叫北宫的小子带回去!

    不,北宫离夜若是那个人,就该是她而不是他!

    “我不管你们是哪个隐世家族的人,但你们若想要带走北宫离夜,就是和天穹峰作对!”银翳铿锵有力道,面无表情看着他们。

    紧接着,跟随在银翳身后的上百人,齐声开口,话语震天!

    “动北宫离夜者,必诛之!”

    必诛之!必诛之!必诛之!

    三个字在天地之间回荡,杀气滔滔,无法停歇!

    方圆百里,能听的清清楚楚,冰冷的杀伐传开,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他们表情露出愤慨,不满看向来人。

    北宫离夜是谁,天穹峰的尊王妃,岂是他们说带走就带走的!

    当日尊主大召天穹峰所有势力,对王妃不敬者,杀无赦!

    今日他们敢强行踏入天穹峰一步,那便是必诛之!

    强而有力的话震开,云帆他们一行人纷纷皱起眉头,疑惑不解看着杀气腾腾上百人。

    但除了这些杀气,他们明显还感觉到从其它地方涌出来的,尽管他们看不到那些人在何处,但汹汹杀气,却清楚能感觉到。

    只是让他们叫出一个北宫离夜罢了,为什么整个天穹峰的人,会有这么大反应?

    “必诛之?你们是不是把天穹峰看的太高了一点!”不就是一座天穹峰罢了,还真当自己是天上宫阙,无法触摸!

    今天这个人,他们既然来了,就必须带走,若是带不走,也要弄清楚!

    第五雪见当年拼了命送走的人,他们要弄清楚是不是!

    浮云殿分殿发生的事,他们应该不会这么健忘!

    “几位可以试试,闯入天穹峰,你们有没有命离开。”银翳大方退开一步,方便他们闯进天穹峰。

    等他们进去,就知道,天穹峰有没有把自己看高!

    “你一个区区护卫,有什么资格决定这些事,还是把邪尊叫出来。”几人之中,身穿褐色斗篷的人走出来,声音透着沙哑。

    哼!北宫离夜!

    他可不管北宫离夜是不是,那天敢对他做那种事,他就不会让北欧刚拿过离夜存活在这世间!

    身穿褐色斗篷的人走出来,云帆他们立刻就往后退,就连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几个人,都让开脚步,让他走过。

    斗篷遮住了他半边脸,只露出发嘴巴以下的位置,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

    银翳没有回答,无声白了说话那人一眼。

    这是我们尊主不在,不然你们哪有这种好果子吃,这一来,一开口就是让我们叫出尊王妃,不就是找死吗?

    别这么嚣张,你该庆幸我们尊主不在。

    “还是那句话,几位请回,否则等我们尊主发怒,你们就回不去了。”银翳挥了挥手,现在暂时还不知道他们是哪个家族的,等会得查查才行。

    等尊主回来,知道天穹峰发生这件事,要问他的时候,他什么都不知道才真的麻烦。

    “既然你不肯叫纳兰清羽出来,我只有自己请了!”带着褐色斗篷的人强势开口,灵力在空中炸开,巅峰灵尊之力翻滚天际!

    区区灵尊,敢当他的路,找死!

    云雾翻腾的山峦之巅,强大气流旋转而起,形成巨大旋力,往周围暴涌开来!

    围观的众人,看到突然翻滚的气流,神色大变。

    “果然开始打了!”

    “看来我们猜的没错,云帆找来帮手,就是为了邪尊端了浮云殿主殿!”

    “这送上门来,云帆胆子也够大的。”

    ……

    看到云帆带来的人准备进攻,围观的人更多是不屑和嘲讽。

    天穹峰是什么地方,哪里浮云殿的人随便就能闯进去,天穹峰要是怎么容易闯入,那还是天穹峰吗?

    四周空气暴走,狂风袭来,衣袍在空中飞舞,青丝强势摇曳。

    银翳眯起双眸,脸上露出不悦。

    “今天我倒要看看,谁能强行走进天穹峰一步!”在他们自己的地盘,谁敢放肆!

    “那老夫还真要试试看,你们天穹峰有什么能耐!”褐色斗篷的人飞身走过,身上被一层黑布包裹,被黑布包裹的手指勾成利爪!

    银翳咬咬牙,看向冲来的人,眸光阴冷。

    “踏入者,杀无赦!”

    他冷声下令,身后上百人动作划一,同时拿出兵器!

    肃杀气息散开,针锋相对的两边,眼看着就要有一场大战爆发!

    云帆担忧看向身后几人,看着飞身而去的身影,张了张嘴,以最轻的声音问道:“可以这样吗?”

    不是说,今天他们来,只是为了找北宫离夜?

    “闭嘴!”那几人睨视了一眼云帆,冷声呵斥道。

    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天穹峰阻止他们把人带走,他们怎么就不能动手了!

    “嘭!”

    云帆还想说什么,天边突然响起一道晴天霹雳,紧接着,万里无云的蔚蓝天际,出现一道狰狞裂痕!“轰隆隆——”

    无数闷雷接二连三响起,震动天地!

    所有人猛然抬头,看着天际裂痕旋转而起,他们脸上都露出无法掩饰的惊愕。

    怎么可能!

    竟有人撕破空间!

    “我靠!这些人真的把邪尊大人惹怒了!”

    “赶紧退远一点,别让邪尊大人看到,看到就麻烦了!”

    “不想死的赶紧走,走走走!”

    ……

    围观一大帮子的人,纷纷惊恐不已,就担心被这件事情所连累,最后落得一个死无全尸!

    他们围观只是围观而已,不想做任何牺牲!

    邪尊大人若是生气了,可不会理会谁是谁,伏尸百万他都没有皱眉过,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人!

    银翳看着旋转起漩涡的天边,眸光中露出激动,双拳握起。

    尊主终于回来了!

    这也太长时间了,尊主要是再不回来,一场大战真的就要开始了。

    不过……尊主回来,这一场大战应该免不了了。

    两道白色身影并肩走出,看到底下的一幕,同时皱起眉头。

    云帆!

    攻向褐色身影听到空中的动静,也停了下来,他抬头看向天边,当漩涡中走出的两道身影落入眼帘,斗篷下的脸色顿时黑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纳兰清羽和北宫离夜,根本就不在天穹峰!

    云帆和他身后的几人直接将目光放在离夜身上,眸光中露出探究。

    云帆一脸不可相信的样子,忿忿不满看着离夜。

    在天赋上,他已经输给了北宫离夜,现在就连血统也比不上北宫离夜了!

    极有可能拥有两大家族血脉的孩子,就连族中前辈提起来,都忧心忡忡,必须斩草除根的孩子!

    他怎么可能相信,这个人是北宫离夜!

    云帆身后的自认仔细端详着离夜,想从她身上寻找出一些影子,那两个人的影子。

    毕竟他们的孩子,身上多少会有他们的影子。

    只可惜,一番打量下来,他们什么都没找到,甚至连张无瑕的容颜,都很难找到一点那两个人的痕迹。

    不是么?找错了么?

    他真的只是单纯想要救出景澈公子,不是因为景澈公子的身份?

    可让景澈公子甘愿待十几年的家族,怎么可能一点原因都没有,只是单纯躲藏。

    不,一定有他们不知道的!

    “天穹峰多少年没有客人上门,本尊今日回来,倒是看到了不少客人。”纳兰清羽拉着离夜,慢步走下,每走一步,脚下银光闪烁,天边都在阵阵颤动。

    飘逸的身姿在风中吹拂,看似简单的白色衣袍随着青丝随风飞舞,四周散发着一尘不染是谪仙气息,就如同仙人乘风而来似的。

    飒爽英姿凌空而行,瘦小身影傲立天地之间,眉宇间,透着几分桀骜不羁,气势狂傲霸气,就这么看着,仿佛天地在她眼里,也不值得一提!

    两个样貌同样出众,举世无双的人走下,气质各异,气势不凡,和天地融成一副绝美之景!

    只可惜,这绝美画卷,却没有几个人有心情欣赏,他们的重点,都在其它方面。

    纳兰清羽!

    云帆一行人脑海中浮现出四个字,随即眉头紧锁起来。

    随着纳兰清羽走下的脚步,脚下银光的闪烁,天地之间压抑的气氛,比刚才还要紧张。

    “没想到邪尊最近不在天穹峰。”云帆冷冷一笑,迈出一步说道。

    族人都说父亲死了,可他连父亲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连尸体在哪里都找不到!

    可父亲在失去联系以前,说是遇到了纳兰清羽和北宫离夜,那父亲肯定是他们两个杀的,这点肯定不会错!

    杀他父亲,毁他浮云殿主殿!

    纳兰清羽!我第五云帆和你势不两立!

    “想要报仇?凭你,还是你带来的人?”薄凉的声音敲动空气,没有一点温度。

    如古井般深邃无波的双眸睨视了他们一眼,周围空气立即紧缩,仿佛就连空气都凝结成冰了。

    “邪尊,我等不想和天穹峰发生冲突,只想找他,北宫离夜!”另一个人说道,空气中弥漫的压迫笼罩在身上,他的语气明显比刚才那人的好点。

    额上冷汗密布,他却依旧坚挺,不肯曲身。

    现在他才明白为什么会命令他们,不要和天穹峰,纳兰清羽发生冲突。

    这个男人的实力,已经超乎了想象!

    “她的事,就是……”

    “清羽,就看看人家找我干嘛,来者是客,总得问清楚,才好送客不是。”离夜含笑说道,危险的气息一点点蔓延开来。

    他们,来找她?

    第五家族的人找上她,能有什么好似?

    “也好。”纳兰清羽点头应道,夜儿既然觉得这样好,那就这么做。

    第五家族的人,他们倒是挺会找的,这么快就找到了天穹峰,对夜儿的身份,他们也有了怀疑。

    就不知道夜儿有什么样的决定,是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还是一直隐藏下去。

    暴露,隐藏,如今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暴露如何,以夜儿实力,第五家族的人又能奈她何,他们若派人,他天穹峰不是摆设!

    隐藏如何,他们也只是猜测,无法证实!只要不承认,他们就没有任何办法!

    想要强行确认,夜儿不会答应,他更不会答应!

    云帆一行人大惊,诧异无比看着离夜。

    他们听说,邪尊非常不喜欢,有人在他说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打断,一半出现这种情况,那人都会死于非命!

    可是,怎么现在,他居然应,也好!

    北宫离夜在天穹峰,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让天穹峰这么多人守护,就连喜怒无情的邪尊,都对他如此包容!

    “你就是北宫离夜?”云帆身后的人慢慢走过,注视着离夜。

    尽管一点痕迹都没有,但还是要查实,在他身上,的确是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只是异样,没有血脉之力的联系,并不能说明一切,同时也不能说明,他就不是!

    第五雪见能封印自己的血脉之力,就能封印她的!

    “第五家族这么多人找小爷,小爷还真是觉得受宠若惊。”离夜双手环胸,面色平静看向云帆带来的人。

    他们,是知道她的身份了?

    从她出现到现在,他们的目光就在她身上没有移开过,一直在打量探究。

    果然,在分殿的时候,第五铄听到了她和奇叔的谈话。

    或许听到的不完整,但足以让他们心存疑惑。

    妈的,那么大爆炸和破坏力,怎么没把第五铄炸死,还让他回到了第五家族!

    “我们要在你身上证实一件事情,跟我们走一趟。”说话的人语气高傲,话语中透着浓浓不屑。

    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的年轻人,让他们如此大动干戈!

    不过……

    说话的人心里一沉,一丝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在北宫离夜身上感觉到了异样的熟悉,和血脉之力产生的联系不同的感觉。

    他,到底是不是?

    “你说跟你们走,小爷就要走?把自己当什么了?你们第五家族很大?”离夜冷笑说道。

    说让她走,她就得走?

    算什么东西,还没有人可以命令她做事!

    “狂妄的小子,你最好乖乖跟我们走,否则……别怪我们以大欺小!”血脉之力没有,也没有他们的影子,倒是这嚣张的性格,倒是挺像。

    第五雪见,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像是谁也无法触碰的女神,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狂傲至极!

    第五炎泫,从小就是桀骜不驯,仗着自己的天赋,谁也不放在眼里,若天地忤逆他,好像他连天地都会踩在脚下!

    离夜冷声一呵,红唇轻启,语气冰凉,“小爷劝你们赶紧滚,否则,小爷不介意以多欺少!”

    他们来的人,加起来也不过二十几个,还敢在天穹峰这么说话。

    难道他们不知道,现在只要随随便便喊一声,最起码有上千人同时出现,把他们包了饺子?

    灵尊,巅峰灵皇,的确是不错,可别忘了,她家邪尊大人在这里。

    银翳包括他身后的护卫,同时扭头看过去,神情没有变化,但眼中的惊骇清楚可见。

    这世上除了尊主,也就只有王妃,对着五个灵尊,五个巅峰灵皇,直接说,滚!不然爷以多欺少弄死你们!

    云翳他们一行人的脸色,在离夜的话落下以后,一下子全黑了。

    这语气,这神态,即便没有血脉之力,没有一点和第五雪见,第五炎泫相似的地方,他们差点就肯定,他就是她!

    当年,当年也是这样!

    第五炎泫,第五雪见,从来都是这样的高傲狂妄!

    但他,放肆!太放肆了!

    虽然说现在还不确定,但就算是他们的女儿,在他们面前,也该收敛一点!

    ------题外话------

    暴露呢?还是隐藏呢?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