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它输给的是敖金!
    强大浩瀚的力量,如巨山一般,狠狠压下,砸向青王!

    青王站在那股力量之中,双腿不禁颤抖,变化到一般的龙形之身,都停止了下来。

    它面带惧意,看着不知道何时走到空中的白色身影,那样如谪仙的一个人,此时却是一尊杀神!

    冷冽如冰的气势,如一把把利刃,砍在它身上!

    “轰——”

    青王只听到耳边响起这么一声巨响,然后耳边就响起一连串清脆碎裂的声音,那像是骨头崩裂之声!

    它身体一僵,额上冷汗密布,紧接着就感觉到无尽的力量,在撕扯着它的身体!

    “啊——”

    它痛苦仰天嘶吼,但身体上撕扯的力道,像是想将它撕碎成千万片!

    纳兰清羽冷酷如冰,面无表情看着在强大力量下挣扎的青王,那寒霜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只不堪一击的蝼蚁!

    他神情冷酷,眸光如冰,神情冷霜看不出半点异常,但额上密布出的冷汗,出卖了他此时的状况。

    双眸缓缓合上,他不动声色深吸一口气,身上的力量再次暴涨!

    “杀!”

    冰冷的字眼,如王者不可忤逆的命令,杀伐天下,屠尽苍穹!

    他岂容,岂容一个对夜儿动了杀念的威胁,留在世间!

    消失,既然动了杀念,就该彻底消失!

    “吼——”

    青王张开双臂,跌跪在地上,双手张开,仰头看天,一声嘶吼的龙吟,穿破九天!

    逃走的龙族听到身后这一声嘶吼,加快速度,但还是忍不住扭头一看,只是一眼,它们吓的腿都软了。

    蛮横的力量撕扯着青王的身体,它的身体在这股力量下,不停挤压,不停拉扯,不停撕裂,身上已经出现无数裂痕!

    青王就像是泥塑娃娃,摔落在地上,碎裂成千万片!

    娘啊!救命啊!

    那不是人!

    人怎么能这么可怕,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上百龙族脸色刷的一下苍白如纸,双腿发软,还不忘往前逃走。

    “嘭!”

    爆炸之声,震动大地,大地震震,仿佛随时就要倒塌!

    离夜站在原地,她周围平静如常,好像没有半点动静,和那躁动的四周,形成鲜明对比。

    要是逃走的龙族往她这边看一眼,绝对能气死。

    它们辛辛苦苦逃走,结果她跟没事人一样站在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待遇,差距会不会太大了一点!

    往前跑去的暗曜,额上布满黑线,停下脚步,不再往前走,转身回到离夜身边,周围的压迫之力顿时减弱,然后消失。

    “王妃,尊主这样真的好吗?”看着平淡如常,没有任何波动的四周,暗曜无语到了极点!

    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一点!

    尊主的身体还受融骨钉影响,在这种时候,他想的还是王妃不受任何伤害。

    除了王妃谁会有这种特殊的待遇,不过也是,不然她怎么会是王妃。

    “我觉得挺好的。”离夜理所当然点点头,有什么不好,站在这里没动静难道不好?不好它站在这里干嘛?

    暗曜:“……”

    算了,这两个就不是正常人。

    “王妃,你说青王死的时候,心里想什么,是不是在后悔?”暗曜轻咳一声说道。

    不该招惹王妃,王妃是谁,他们尊主的宝贝疙瘩,无价至宝,它居然敢喊打喊杀,还敢出言不逊,不是找死么!

    “暗曜,我比较好奇一件事。”离夜没有回答,反而问道。

    暗曜眼角抽动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为什么,它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是清羽的契约兽,你干嘛叫他尊主?”她一直比较好奇,它好歹是上古凶兽,会甘愿示弱?

    暗曜:“……”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两口子怎么都喜欢戳别人痛处?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你家男人是什么样的,你不知道吗?

    当年,那绝对是惨痛的,那个时候太天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契约者,就是个黑心的主,算计挖坑的时候,连它都没放过。

    从那以后,虽然他再也没挖过坑给自己,可那一次就已经是这辈子的痛了。

    “我明白了。”看着暗曜的表情,离夜点了点头。

    它这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又是一个被邪尊大人挖坑的对象,还是已经跳下去无法挽救的那种。

    暗曜阵阵凌乱,现在这个情况,王妃还能在这里幸灾乐祸!

    周围狂暴之力,将周围一切横扫干净,每一尺,每一寸,所有东西都化作尘埃,没留下一丁点残留。

    狰狞的满地坑洼,如同烈焰熔浆滚过焚烧成这样。

    沙尘掀起百丈,罡风呼啸,如大海陶浪,残暴滚动,吞噬天地中的一切!

    四周狼藉一片,强势之力没有刚才那样磅礴,逃窜的身影虽然已经停下来,但仍心有余悸。

    杀,杀了!

    青王就这么没了!

    这,这怎么可能,以青王的实力,怎么可能说没了就没了!

    这个人类,如何做到的!

    上百龙族心里一阵惊骇,阵阵寒意袭来,它们只觉得自己的下场,随时就会跟青王一样。

    那么快的时间,杀了青王的人类,那该多恐怖!?

    不敢想象,真的不敢想象!

    赤岚和云翔愣愣站在原地,看着青王刚才站着的地方,眼睛都没有转一下,直接懵了。

    青王的实力,不比它们弱,在龙族也少有对手,就连龙族十位强者都无法在百招之内击杀它,这个人类,不到十招就杀了它!

    这,他是怎么做到的!

    若是如此,这一战,它们不用再继续,只要有这个人类在,它们就已经输了!

    能做到这样击杀青王,它们又如何是他的对手!

    众目睽睽下,纳兰清羽身上涌动的灵力消失,他双手负在身后,磅礴浩瀚的气势不减反增,压迫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站在那里,就像是王者站在高峰苍穹之巅,俯瞰苍生,万物匍匐在他脚下,尽数称臣!

    所有龙族呆滞看着空中身影,强大气流在它们身边滚动,它们依旧浑然不觉。

    一双双眸子,唯一能够看到的,只有空中那高大磅礴的身影!

    终于,空中站立俯瞰的身影挪动了脚步,它们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全部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他一步一步往前走,它们就一步一步往前看。

    纳兰清羽慢慢迈出步伐,明明动作极其缓慢,可几乎瞬间,便走到了离夜身边,然后将她搂进怀中,动作一气呵成。

    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离夜任由他的举动没有阻止,精神力仔细探索他的身体。

    紧接着,生命之源顺着精神力,蔓延到他身体的各个角落。

    “我没事。”柔和的声音在离夜耳边响起,含着熟悉的轻笑,好听而又迷人。

    离夜脸上染上一层薄怒,看向不远处还在惊恐中的龙族,杀意骤然浓郁!

    它们,都该死!

    “伐天玉阵——幻!”

    也不知道伐天玉阵是不是受了离夜情绪的影响,周围环境都在变化,刚才还是富丽堂皇的宫殿,瞬间成了阴鬼地狱!

    寒风萧瑟,阴风刺骨,各处都透着诡异,没有一点生机!

    喘息惊悚中的上百龙族,在这阴冷的气息下,身上泛起了鸡皮疙瘩,它们猛地惊醒,抬头看向周围。

    当四周变幻的一幕幕映入眼帘,它们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是阵!

    它们什么时候掉到阵里的,竟浑然不觉!

    “小狮子,小虎,蛟王,它们就交给你们三个了,谁不老实,给小爷狠狠的抽,抽死一个算一个!”冷冽的声音在这阴冷的地方响起,如鬼魅罗刹,夺命死神一般!

    “明白!”

    三声从四面八方响起,所有龙族心口一紧,暗暗紧张起来。

    他娘的,这算什么,抽死一个算一个!

    把它们困在这里,还说这种残暴冷酷的话!

    好歹它们都是龙族,在龙族,一个人类怎敢如此放肆!

    即便他是龙王的契约者,也没权利这么对待它们!

    “人类!”

    龙族忿忿吼道,看着周围,它们迫切想要逃开这里,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空气中三道气息涌动,一道道强大的力量从不同地方袭来,所有龙族只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赤岚和云翔这时才从青王的毁灭中回神,感觉到那三股气息,一阵愕然。

    还有三头玄兽!

    和九位强者对战有三头,敖金,上古凶龙,如今又来了三头,两个人类罢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契约兽!

    “看来,还是低估了他们。”云翔闭上眼睛,重重叹了口气。

    它现在终于知道,出发到现在心里的不安是什么了。

    龙族的平衡,竟被两个人类打破,这两个人类还把它们困在阵中,它不信敖金能做到这样,必定是那两个人类做的!

    “云翔,你难道要放弃了,本王可不会放弃!”赤岚重重哼道,它不会甘心就这样,不管用什么办法,它都要杀了敖金!

    云翔讥讽轻笑睨视了一眼赤岚,随地坐下,“在人家阵中,你最好安静点。”

    那个人类的愤怒之声,可是清清楚楚的!

    他们正在拖延时间,但如果谁要是贸然动了,下场只会和青王一样。

    真是没想到,它们利用九位强者,想要牵制住对方,对方却用另外一个方法牵制住它们。

    只要对战一结束,九位强者知道这件事,也不会再承认它们其中任何一个成为龙王。

    好手段!好手段!

    它,输了!

    但是,绝不是输给敖金!

    云翔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它的确输给了敖金!

    不管是困在这里,还是这一切的一切,它输给的都是敖金!

    困在伐天玉阵,离夜只是帮忙动了伐天玉阵,办法是敖金想的,青王的死,那完全是意料之外,青王一来就要杀离夜,纳兰清羽怎么会放过它!

    几道身影匆匆走出伐天玉阵,离夜扶着纳兰清羽,走进那富丽堂皇的宫殿。

    刚才三王带领众人走进的说是龙王宫殿,更准确的说应该是伐天玉阵!

    它们是自己走进的伐天玉阵,只不过是被幻阵迷惑走错了,它们以为自己走进龙王宫殿,实际上是伐天玉阵!

    “离夜,这里交给我就好了,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再出什么意外。”敖金看着脸色变化的纳兰清羽,无声一叹。

    融骨钉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连吭都不吭一声。

    “我会让九婴提前结束对战,然后我们会尽快离开龙族,你先留在这里好好整顿龙族,等一切稳定下来再说。”离夜交代道。

    该做的都做了,他们留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关系。

    敖金自己完全就有能力,不用他们帮忙,要知道,它可是龙王,这些事它当然能处理好。

    “等龙族稳定,我会回来的。”敖金郑重说道。

    这是必须的!

    离夜接下来要面对,要做的事,怎么能少了它。

    “不急。”话落,纳兰清羽拉着离夜走到龙宫外,伐天玉阵就在面前。

    稳定龙族,不是一下子的事。

    暗曜跟着他们走出去,刚走到外面便飞身走向空中,巨大龙形显露,背上双翅张开,翱翔天际!

    狂暴涌动的气息吞噬空气,戾气在它身体周围涌动,暴躁到了极点,仿佛随时就会爆发!

    “慢慢来吧,五爪金龙的传承没那么快得到,稳定龙族更加不容易,别去中断比试,这可是你让它们信服的时候。”离夜不急不缓开口道。

    有些事,急不来,她很清楚,也很明白。

    “我知道。”敖金点点头,它不会这么做的。

    赤岚和云翔一时间也出不来,它也不会让它们出来的!

    离夜点点头,然后和纳兰清羽走向空中,站到暗曜背上,暗曜立即煽动双翅,飞身离去。

    这几天它已经找好了疗伤的最佳地方,现在只要去那里,拔除融骨钉就可以了。

    敖金看着他们走远,目光落在伐天玉阵上,它没有犹豫,大步走进去。

    被困在伐天玉阵里的赤岚和云翔,看到敖金走进来,它们横眉怒瞪,那眼神恨不得在敖金身上瞪出几个洞来。

    “你们不用这么看着本王,即便不服,龙王的位置还是本王的。”敖金霸道跋扈说道,神情狂傲。

    赤岚和云翔听到这话,脸色涨得通红,差点没吐血。

    这算什么?

    我们已经这样了,你他娘的还在我们面前说这话,这不是存心刺激!

    敖金以前没这么恶劣,怎么短短几千年不见,感觉比以前还招龙恨,让它们不满。

    “敖金,你这算什么?”赤岚咬牙切齿道,最好别让它出去,否则它一定不会放过敖金!

    从它回到龙族,就是一个错误!

    如果不是它,龙族不会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现在看似是没什么,可一切都在进行,一切都在改变!

    而这一切,都是敖金弄出来的!

    “不算什么,当年你们利用龙印,以金龙的传承之力将本王赶出龙族,深埋地下,你们真以为本王什么都不知道吗?”怒叱之声,带着滔滔威严!

    它们当年的所作所为,它全部都知道!

    “你……”云翔震惊,它竟然什么都知道!

    “你们就好好在这里面待着,现在本王不杀你们,等对战结束,今天踏入伐天玉阵的龙族,本王一个都不会留!”话落,敖金挥袖离开。

    它们做了就要付出代价,来了就别想再离开!

    赤岚脸皮抽动,扯了扯云翔的衣袖,呆滞说道:“它是怎么知道的?”

    怎么会,敖金不该知道!

    云翔闭上双眼,重重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多难,我自认为已经非常了解敖金,事实,却从未了解过。”

    它以为,敖金拒绝传承是不想成为龙王,现在想想不是。

    它以为,敖金什么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当年自己被惩罚,其实是它们做的,其实它什么都知道。

    它以为,敖金空有血统,却没有王者手段,和王者气势,然而自己始终没有看清楚过它。

    “真是可笑,这么多年倒是我自作聪明了。”云翔凄凉笑道,看了看周围,它猛地一惊,神情大变。

    如今困住它们的这件事,若是那两个人类做的,他们该早就动手屠杀!

    青王,杀青王的时候,他们从未手下留情!

    可到现在什么都没做,只是敖金出入这里,难道说……

    这一切,其实都是敖金做的!

    它输给的,不是那两个人类,是敖金!

    ------题外话------

    三王一直小看敖金了,咱们敖金毕竟是龙王啊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