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天之内被扔三次!
    老者目瞪口呆,脖子僵硬抬头,看着头顶三个窟窿,惊的下巴都脱臼了。&amp;#

    天!

    真的扔出去了!

    他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好吗?然后,然后……没了!

    刚才出现在宫殿里的黑影是什么东西,怎么突然出现,突然就消失了,一点预兆都没有!?

    纳兰清羽优雅一笑,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弹了弹皱起的衣角,然后换了个姿势,手掌托着下巴,注视着离夜,一脸柔和。

    在他家夜儿面前,说话还是要掂量掂量的好。

    “嘭嘭嘭!”

    宫殿外响起重物**在地的声音,响亮,沉重,好似千斤捶地!

    龙族老者全身一颤,猛地惊醒,艰难看向离夜。

    他,把三王扔出去了!?

    “麻烦长老跟三王说一声,这次竞争的争夺,本王接下了!就约在三天后!现在,让它们滚!”敖金沉声下令,狂霸的语气,强悍到极点。

    有离夜在,它是不担心玄兽的问题,它现在比较困惑,这个龙族该怎么整顿才好。

    三天后?!

    “王,三思啊!”三天,三天时间,它们去哪里找足以匹敌的兽族!

    “难道什么命令,都让本王说两次?”敖金凶狠注视着老者,它是把自己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老者微微一颤,立即应道:“是!”

    王和几千年前不同了,当年它狂,它傲,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只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甚至,连传承都敢拒绝!

    要知道,当年王的这一壮举,把它们吓的不轻,所有龙族都惊呆了。

    现在,它稳重了许多,但是,这样也更好了。

    五爪金龙的传承之力惩罚它这么多年,磨合了这么多年,王,终于更强大了!

    老者匆匆往外走去,然后把殿门关上,阳光从窗外渗透进来,照亮了不少点,但宫殿每个角落亮如白昼,一点阴霾的地方都没有。

    离夜环视了一圈,忍不住狠啐,“妈的,夜明珠!”

    太任性了!

    居然镶嵌装饰在金柱,宫殿四周,还有屋顶,各种摆设上的,都是各种名贵的夜明珠,玛瑙,宝石,大的有拳头那么大!

    人家用来照亮的都只是含有磷光的晶石,它们直接上夜明珠!

    “夜儿,这一招出其不意,给了三王一个下马威,它们不会善罢甘休。”三王会在他们在龙族的日子里,进行报复。

    最迟,今晚它们就会行动。

    纳兰清羽手托着腮,若有所思注视着离夜,云清风淡的模样,哪里有一点担忧。

    “要不是出其不意,哪里能一招就扫飞它们,来就来吧,来一个,揍一个!”她就不信了,还对付不了三头龙!

    就算是大尊王级别的龙,也不是没有办法对付不是,她身边又不是没有大尊王的玄兽。

    不过刚才,的确出其不意才扫飞的它们,三王也不是吃白饭的,实力还是有的。

    “刚才我们那几句话,再加上九婴突袭它们,若今晚它们来,狠狠抽它们是,应该会给它们造成不小的压力。”当然,这正是他们想要的。

    纳兰清羽仔细分析着,眼眸中隐隐含笑。

    敖金和暗曜听到这段对话,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连这个,都是计算之中的!

    难怪啊难怪!

    先是用话语先入为主,激怒它们,再加上九婴,然后今晚再来一击,三王气势会削减大半!

    高,太高了!

    “等着吧,等着族长回来,我们听听,就知道要叫谁出去打架了。”离夜随意开口道,接下来的事,可不会小,三王输了不会罢休。

    特别是今晚,这龙王宫会很热闹。

    “我想拒绝。”九婴在契约空间里冷淡回答,这种事,完全用不上它。

    “我接不接受这个拒绝,得看看人家用什么战术。”离夜含笑回答,明着他们不能输,暗的也不能输。

    要玩,就要玩一场大的!

    九婴:“……”

    就知道会这样!

    “夜儿,你先去休息,为夫在这里等着,到时候一字不落告诉你,再商量对策。”从无间修冥以后,夜儿就没好好休息过。

    就算有丹药帮她恢复,也该好好休息。

    离夜蠕了蠕嘴,见纳兰清羽一脸霸道,嘿嘿一笑,“事情没完,我就算躺着也睡不着啊。”

    以她现在的实力,加上丹药的辅助,即便几天不休不眠也不会有事,再说,接下来还要靠拳头,要对付自以为高高在上的龙族,就是要比它们跟蛮横,打到它们乖乖听话!

    在拔除融骨钉之前,她肯定会好好休息,她不想有任何失误。

    “离夜,接下来的事,我自己处理就好,你和纳兰公子暂时住在走廊尽头那个房间吧。”敖金指向通往宫殿里面的宫殿。

    它也是一族之王,该摆平的事还是能够摆平的,否则怎么统治龙族!

    离夜若有所思看了敖金一眼,然后应道:“好,你心里有数就好,这也该是你自己处理的。”

    “暗曜,你这几天自己找适合拔除融骨钉的地方。”纳兰清羽皱了皱眉头,它自己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最适合的地方。

    暗曜站起身,紫眸看向殿外,沉声说道:“会的。”

    融骨钉在它身体里太多年,连它也

    身体里太多年,连它也压制不住,已经影响到尊主,的确是要尽早拔除。

    “敖金,不用隐藏我和清羽住在哪里。”离夜笑看向纳兰清羽,她不怕三王来,就怕它们不来。

    “明白。”敖金应道,有这个男人在,离夜不会有事。

    纳兰清羽站起身拉过离夜,往敖金指的方向走去,走到那一扇门口,一条长长走廊映入眼帘,他们大步走进去。

    “清羽,你说,他们什么时候会来?”含笑的声音传来。

    “等着就好。”他们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也是,不怕他们不来。”就在这里等着他们,迟早会来的。

    “为夫倒是期待,这次来的是三王,还是它们的下属,但是能确定的是,可以再扔一次。”一天内被打三次,三王的脸只怕也丢尽了。

    “对……”

    坐在原处的敖金和暗曜听到对话,只感觉后背阵阵发凉,它们相视一看,难得的没有敌意,而是一脸的认同。

    再扔一次……

    他们还真敢说,一天扔了人家两次,虽然第一次只扔了青王,可那还是扔了!

    第二次,这要还有第三次,三王得气吐血。

    “突然有点同情三王。”暗曜轻咳一声,这简直是人间惨剧。

    被这两个人算计上,这不就是人间惨剧,今晚要真是三王亲自来,那就是太悲剧了,同一天时间,被他们两个联手揍三次。

    “可偏偏它们还是会送上门。”它了解它们三个,不会轻易罢手的,今晚它们为了一雪前耻,肯定会出手,还是亲自来的那种,不会让自己手下来。

    敖金汗颜开口,这完全是来讨打的,三王这次就算有防备,可它们防不胜防。

    暗曜弹了弹肩膀,大步往殿外走去,“龙族的事,我是不会插手的,也别找我,不乐意搀和!”

    它和龙族也没什么关系,要是有,也就是龙族自命清高,要诛杀成为凶兽的龙族,只不过,以它们现在的这点本事,想要诛杀它,还不够资格!

    “乐不乐意,也不是你说了算啊,九幽噬天龙!”敖金邪邪一笑,转身宫殿另外一条通道走去。

    这一战,它要做好准备,要把龙族完全掌握在手里,不是几天时间就够了的。

    龙族夜晚并不宁静,一条条巨龙从空中飞过,往四面八方朝着三个方向飞去,就是没有哪一头落在龙王宫殿。

    这仿佛是暴风雨的前奏,明明各方涌动,却又看似平静。

    三道身影在茂密的参天古木之间穿行而过,身影快速,如午夜鬼魅。

    “听说他们就住在那间房。”

    “自当如此,他们一个是敖金的契约者,一个是九幽噬天龙的契约者,身份不简单。”

    “说那么多干嘛,都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

    “我只是担心,他们会猜到,今晚我们会出手对付他们。”

    “知道,他们又不是神,怎么知道我们心里想什么?”

    “别小看他们,能契约到敖金和九幽噬天龙的人,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那你们到底是动手还是不动手,反正我一定要雪耻,一连被他们扔了两次,本王咽不下这口气!”

    “当然要动手,敖金现在还能这么安稳,不就是仗着他们两个人,没他们两个,看敖金还能不能这么平静。”

    “可是,今天那头九婴,是我们知道的九婴吗?”上古之兽,九婴!

    “即便是九婴也要动手,难道我们三个联手,还怕一头它!”

    “白天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他们肯定不会料到,我们晚上会动手,所以就是要趁今晚!”

    黑夜中,隐藏在树林间的身影晃动,它们同时点点头,然后分散开来,以不同的方式走向那一间灯火熄灭的房间。

    寂静昏暗的房间内,能听到均匀的呼吸声,**上的人已经熟睡,对房间外围过来的三道身影毫无察觉。

    将窗门打开,三道身影分别往不同方向走进房间内,以飞快的速度跳到四周。

    它们警惕检查着房间,确定没有其它气息,它们才步步靠近的。

    殊不知,它们的举动,被隐藏在暗处的两人尽收眼底,看到它们走进来,两人同时露出一抹冰冷轻笑。

    果然是来了,还真是让人一点都不失望。

    “九婴,我还有话跟三位龙族王者说,别扔那么快。”自信是好的,但是自信过头就是自负。

    “麻烦!”九婴不耐烦应道。

    它都说同样的办法,不能用两次,离夜还是让它照常动手,还说什么,它们三个肯定会中招。

    开始它还不信,现在,龙族这三个王者,完全在他们两个的计算之中啊!

    “沙~”

    轻缓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挪动。

    前进的三王猛地停下来,面带紧张,看向对方。

    站了一会,声音消失,它们才又继续往前走,但心里的不安,却越发的浓烈,仿佛就会有什么事发生。

    “沙~沙~”

    才刚走两步,那种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三王猛地警觉起来,只觉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沙沙~”

    动静变得剧烈,三王一惊,脸色骤变。

    “赶紧走!”也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声,它们几乎转身撒腿就原路返回,直奔而去!

    奔而去!

    “现在才想着要走,晚了!”清冷的声音在房间里炸开,昏暗的房间骤然亮了起来,整个房间如同白昼。

    三王站在一起,在房间亮起来的瞬间,映入眼帘的东西,让它们脸色苍白如雪。

    这,这怎么可能!

    它们要攻击的人就站在它们面前三丈外,可恐怖的不是这些,而是将整个房间圈住的庞然大物!

    狰狞粗犷身体将它们圈在其中,而在它们头顶,九个形状不一,但同样狰狞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嘴,露出獠牙,凶狠地注视着它们,就像是在看盘中餐腹中食一般!

    来自上古的强大气息,将它们紧紧困住,无法挣脱!

    九,九婴!

    “真的是上古之兽,九婴!”赤岚惊呼,只觉得双腿发软。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为什么?它们怎么就变成现在这样,被九婴困住了?

    “清羽,怎么样,这一招请君入瓮,还算成功吧?”离夜双手抱臂倚靠在纳兰清羽怀中,微微轻笑,眸光却是一片冰寒。

    还真是有胆子,说来就来。

    “为夫还以为是引蛇出洞。”纳兰清羽故作不解笑道,冷酷的声音,如寒冰一样冷冽。

    胆子是挺大的!

    “你,你们……”他们猜到了!

    “三王来做客,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不如开门见山吧。”离夜冷冷打断正要说话的青王。

    没必要再纠缠下去,当然也不会杀了它们。

    又不是傻,在龙族把拥有龙族王者血脉的三头龙杀了,接下来就该被整个龙族追杀,还提什么在龙族拔除融骨钉。

    “没什么好说的。”云翔冷哼一声,落在他们两个人类手上,算它们失策。

    没想到,他们真的还有九婴在身边,而且,还是那个看上去不过十几岁少年的人类契约来了九婴。

    敖金,九婴!

    他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同时契约上古之兽和龙族王者!

    “三位既然没有什么好说的,那小爷就跟你们说说如何?”离夜挑挑眉头,慵懒打了哈欠,它们打扰到她睡觉的时间了。

    “你想做什么?”三王立即警觉。

    这个人类,到现在它们三个才能完全确定,他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是一个寻常十几岁的少年。

    “小爷能做什么,现在想做什么的是你们三位。”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害笑道。

    她可什么都没做,是它们三个自己送上门来的。

    三王张嘴想要反驳,话说到嘴边,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确是它们三个自己找上门来,结果却掉进了人家挖好的坑里。

    这两个人,太可怕了!

    虽然那个男人不怎么说话,但无形的气势,还有白天轻易挡下青王,将它甩出去,就足以知道,他实力并不简单。

    尽管这些他们都清楚,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还是算漏了,还是低估了他们。

    谁会想到,他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它们!

    “说吧。”云翔沉声道,在三王之中,它最为稳重和冷静。

    “好。”离夜站直身体,目光在三王之间流转,“小爷并不想强求你们什么,这里是龙族,龙族的事敖金自己就能解决,即便是契约者,小爷也不想多搀和,但是……”

    黑亮的眸光闪过冰冷的寒光,离夜直视着三王,强大的气势以她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今晚这种事,若再发生,小爷不管你们来的是谁,照样杀无赦!”骇人的杀气轰然震开,冰冷刺骨,直逼三王!

    杀无赦!

    寒冷刺骨的三个字敲入心里,三王一愣,怔怔注视着离夜。

    “你们三个最好听清楚,不管是谁来,小爷一个都不会放过,包括你们!即便引起龙族动荡,小爷也绝不留情!”离夜冷声开口,话语寒冷彻骨。

    三王脸色微变,心里那把无名火再次点燃,脸上却没有多加表露出来。

    好嚣张的人类!

    “好,本王答应你。”云翔最先回神,点头答应。

    现在它们被困在九婴的嘴下,只要它们摇头说不,九婴就会立刻攻击,它们三个联手倒不担心逃走的事,但今晚的事传出去,对它们三个谁也不好。

    “本王也答应!”赤岚沉声道,现在还能说什么。

    青王咬咬牙,一双眼睛瞪在离夜身上,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本王答应!”这四个字,它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可见它答应的有多不情愿。

    离夜漫不经心应道,“好。”

    反正她的话已经说了,它们要是不相信,完全可以试试!

    “那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青王再次开口,今晚的事要是传出去,被其它龙族知道,这就是耻辱!

    龙族三位王者,就暗算人类不说,最后却掉入人类挖好的坑里!

    它们是龙族王者,决不允许这种事传出去!

    “走?”笑靥如花,完美而又寒冷。

    “你难道想反悔!”三王急忙说道,他现在想反悔,可别怪它们不客气!

    离夜一阵轻啧,摇了摇头,“这倒不是,只是想着,三位毕竟是客,想送送三位而已,没什么别的意思。”

    她有什么好反悔的,反悔不杀它们?怎么会呢?

    三王站在原地,看着离夜的笑容,它们只觉得更

    们只觉得更加不安来了,好像有什么事随时会发生。

    “不用送!”谁知道他耍什么花招!

    “九婴,送客!”眼眸垂下,幽幽地声音响起,没有一点温度。

    送客!

    三王神情大变,看了一样九婴,直奔窗外而去,只可惜,九婴的速度还是比它们快了一步。

    它们还没走出去,身体就被那如利剑的长尾紧紧困住,三王这时才发现,自己一直被九婴握在手里,根本逃不出去。

    “慢走不送。”离夜眨了眨眼睛,嘴角弧线加深。

    “人类,你——啊!”

    话还没说完,三王只觉得身体一紧,紧然后一松,整个人已经飞向了屋顶,然后冲破屋顶……

    熟悉的一幕幕映入眼帘,它们只觉得阵阵凌乱。

    一天之内,被同一个人类扔两次,被两个人类扔了三次!

    可恶!太可恶了!

    奇耻大辱!

    离夜站在房间,看着屋顶的三个窟窿,满头黑线看向九婴。

    “咱们以后扔东西的时候,能不能从窗口扔?”今晚他们还要睡的好吗?它把屋顶弄三个窟窿!

    九婴重重一哼,空气中一阵强大的波动散开,然后它就消失在了房间。

    “那个房间那么窄,比我的契约空间还窄!只是扔出去,你就满足吧。”要不是她不准杀,它早就动手杀了!

    离夜:“……”

    算了,这又不是她家,损坏的又不是她的东西。

    “夜儿,闲杂人等已经离开,我们……”

    “想都别想,我要睡觉!”离夜扭头白了一眼纳兰清羽,大步走去。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纳兰清羽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

    比起想,直接动手比较实在。

    ------题外话------

    是的,昨晚出了意外,亲戚来了,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