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九幽噬天龙!
    慕容晟面带惊讶,走到玉隐身边,愕然道:“原来他就是北宫离夜啊!”

    他刚知道这个名字,正想和主子说,没想到竟先见到本人了。

    临天大陆,最年前的尊品炼药师,二十岁尊品!

    相传他十七岁的时候,才只是灵品,可不过三年的时间,就已经炼制出了尊品丹药!

    在实力这方面的传闻更是多不胜数,毕竟他一手创建的玄机城,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在中临都傲立,在无人可撼动!

    这样的人,简直可以说是变态!

    若不是亲耳听说,亲眼见到本人,他真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武湮回过神,双手按住玉隐的双肩,极为专注问道:“她是从那个地方来的,是吗?是吗?”

    女儿之身,北宫,夜儿!

    对了,都对的上!

    “呃,这本该是他的秘密,不过公子已经猜出来了,属下也不敢隐瞒,的确是。”风启大陆,北宫家族!北宫少主!

    嘶!公子抓的这么紧干嘛?他都是实话实说。

    北宫离夜,北宫离夜,好,好!

    “慕容晟,安排一下,我要去龙族!”对,必须去,什么扯淡的邪尊,想要娶他女儿,得问问他第五炎泫同不同意!去他的尊王妃!

    慕容晟犹豫了一下,微笑说道:“主子,你目前还无法离开无间修冥。”

    主子现在是灵体,虽说现在是无间修冥的冥王,但也有一个抹不去的身份,契奴!

    冥王不死,主子就永远有契奴的身份在!

    “对,差点忘了,还有那该死的冥王在,走,老子现在就去弄死他!”第五炎泫松开玉隐,头也不回往冥牢方向走去。

    对,弄死冥王,他好去找女儿!

    没想到,他以为这辈子,一家人难以团聚,但现在,他看到了希望!

    “雪见,再等等,再等等,我就回来了!”第五炎泫喃喃自语道,抬起下巴看向天空,模糊的轮廓上,锐利的眸光闪过光亮。

    就如同一把雄霸天下的宝剑,拂开蒙尘,锋芒毕露!

    这么多年,他知道雪见有多艰苦,她一个人十几年,以为他死了,逃避家族追杀,有家不能回,担心因为自己连累家人,独自承受着一切!

    他很想早点回去,却一直拖到了现在,可是,他一定要回去!

    有个人,一直在等着他……

    玉隐站在原地,揉着肩膀,阵阵凌乱,主子这是干嘛?

    他刚刚不才说,先跟他说说临天大陆发生的事,怎么突然一下子说要去杀什么冥王?

    不就是说了个北宫离夜,北宫离夜的影响这么大?居然能让主子这么激动!

    “赶紧跟上去!”慕容晟沉声说道,他们不知道主子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主子现在还不能杀冥王。

    即便冥王只能死在他的手上,但不是现在,现在杀了冥王,他自己也会……

    “我也去!”玉隐赶紧说道,他们不能把他一个人留在这。

    “快!”

    几人飞驰追去,就怕慢一点,就会来不及。

    蔚蓝天边,金色光芒闪烁而过,起伏叠嶂的山丘,如一条条静卧的巨龙!

    万里之地,无边无际,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整个千里青川庄严巍峨!

    “你干嘛来龙族?”契约空间内,金色双眸缓缓睁开,沉睡的敖金,在此时苏醒了过来。

    听到敖金的声音,离夜了然点点头。

    “到了龙族,你恢复的速度挺快。”看来,这里的确就是龙族之地了,没有找错。

    龙族,外人靠近,杀无赦!

    这里只有龙,没有其它品种的玄兽,外族靠近,死!

    “怎么,金眸黑龙醒了?”纳兰清羽问道,那头龙最近倒是安分。

    或许不知道哪天开始,它就已经安分了,没有不甘,心悦诚服留在夜儿身边。

    “也许是到了龙族的缘故。”到了本族,多少会受到影响。

    不是都说,在玄兽在本族之地修炼时,速度也要快上很多,能让一族玄兽长期滞留的地方,必定是适合它们生存之地!

    “吼~”

    一声龙吟冲破天边,天上银光闪动,银色闪光宛若一条沸腾的游龙!

    还在说话的离夜和纳兰清羽,听到这一声龙吟,抬头看去,银光映入眼帘,透着磅礴气势!

    是龙!

    没想到,才刚刚踏入龙族,就被它们发现了。

    “外族,踏入龙族!速速离开!否则,杀无赦!”大喝从空中笼罩而下,犹如惊雷一般,狠狠砸落!

    龙族,岂是外族能进!

    纳兰清羽迈出一步,双手背负在身后,高大身影站在天地间,汹汹气势,如深沉的大海!

    “龙族,本尊既然已经来了,不打算就这么离开,杀无赦,你们若是有本事,尽管来!”他,何曾惧谁!

    磅礴之声,传遍千里,狂傲而又霸道!

    “好大的口气,擅闯龙族,还敢语出狂言,惹怒龙族的后果,你一个人类,承担不起!”声音中带着微怒。

    从未有人,身处龙族,当着龙族的面这样说话!

    这个人类看起来是不凡,也非常人,但在龙族,谁也不可以放肆!任何人都要遵守龙族的法则!

    龙族的世界,它们说了算!

    “喂喂喂,看清楚了,我们是两个人。”离夜走到纳兰清羽身边,含笑说道。

    眉宇间的张狂嚣张,桀骜不羁,不曾有丝毫遮掩。

    承担不起,她倒要看看有多重,会让他们两个承担不起!

    “两个,都是送死罢了!”极具威严的声音重重传来,磅礴威压,犹如泰山压顶一般!

    “放肆!”

    “放肆!”

    两声暴喝同时响起,天空中,云团瞬间粉碎分散,空气泛起波涛,如沸腾的开水一般,在天上滚动!

    天地骤变,蔚蓝天空,被金色和暗紫色两道光芒吞噬,大地震荡!

    脚下青川,起伏山丘,发出一声声低吼龙吟!

    天上翱翔九天的银龙,听到这两声暴喝,身体一僵,两道霸道的威压鞭打在它身上,霸道至极!

    银眸露出惊骇,紧紧盯着下面站立的两人,在他们周围,一丝强烈的波动横空散开!

    狂狷暴躁的暗紫之力,如紫色闪电,抽打在天边!天地发出嗡鸣!

    金色之光笼罩天际,透着无尽威严,在暗紫色之力抽下发生扭动的天边,在金色光芒之下,恢复如初!

    “吼——”

    “嗷——”

    两声巨吼同时响起,在离夜和纳兰清羽身上,两道光芒同时闪烁。

    它们往天上飞腾而去,身形慢慢显露!

    离夜看着那道暗紫色的身影,感觉着它身上的气息,稍稍靠近纳兰清羽。

    “那是凶兽?”那气息和水麒麟的一模一样,不,比水麒麟的更加狂暴,更为凶狠!

    早就知道他的契约兽不简单,没想到会是凶兽。

    “它叫暗曜,是九幽噬天龙,是上古凶兽。”上古留下的不只是白泽它们,也有上古凶兽,他的契约兽就是其中之一。

    九幽噬天龙!

    契约空间猛地出现几丝波动,离夜眉头皱的起,感觉到那波动猛然撕开。

    “怎么,那两头上古之兽醒了?”纳兰清羽看着离夜皱起的眉头,果然,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即便是沉睡的上古之兽,都会暴走。

    离夜抬头瞪了一眼纳兰清羽,难怪他一直都不肯说。

    他这只是提了契约兽的名字,小白和九婴还在沉睡就已经这么大反应了,要是当着它们的面说出来,还不得……

    “没醒,快了,不过在这之前得赶紧把它身体里的融骨钉拔出来。”不然打起来会吃亏的。

    凶兽她是不在意,可谁让它是清羽的契约兽,契约存在,它吃亏会影响到清羽的。

    庞大的身影盘踞天空两边,将整个天空占据,刚才好威风凛凛的银龙,看到它们两个,迅速退行,消失在了天边。

    金眸黑龙,龙族王者!

    九幽噬天龙,龙族最强的凶兽!

    妈的,它们撞到一起,哪里有它什么事,还是赶紧走,免得成为炮灰!

    九幽噬天龙四爪站立在空中,长颈上扬,狰狞的头颅上,两只麟角如同两把锋利的宝剑,双眸闪烁出骇人的幽光,背上双翼展开,暗紫色的毛发有半尺之长,长尾犹如锋利钢铁形成的长鞭,微微摆动,就能划破天际!

    庞大身躯,占据着半边的天际,身上散发出滚滚的凶狠气势,暴躁狂狷!

    它就站在那里,对视着敖金,就已然威风凛凛,气势汹汹!

    “妈的,九幽噬天龙,你这老东西还没死!”敖金狠啐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不但没死,还成了离夜她家男人的契约兽!

    这算什么,站在面前也不能动手!

    “龙王,现在你杀不了我,我杀不了你,不过你这个小东西,这么多年,还没能褪去这一身黑皮,还真是……”暗曜惋惜一叹。

    这么多年,它还是不愿接下龙族这个烂摊子。

    不过也是,既然是烂摊子,没有谁会愿意接手,换做是它,它也不愿意。

    “你他妈说谁是小东西!还有,那是老子不愿!”现在它还有选择要不要成为龙王,等成为五爪金龙,连选择的权利都没了!

    “只要你一天不接受龙族传承,承受九雷轰顶,成为五爪金龙,在我面前,就是小东西!”暗曜得意洋洋说道,哪怕它是龙族王者。

    “我靠!”敖金差点炸起来。

    离夜双手抱臂,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一阵轻啧。

    “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内幕。”敖金居然一个字都不肯说。

    “为夫当日若说出,暗曜的身份,你觉得会有什么情况发生?”纳兰清羽笑问道,所以,还是不说的好。

    离夜点点头,应道:“你是对的!”

    说出了暗曜的身份,那就不只是二对一,那是三对一!

    “敖金为什么不想成为五爪金龙?”离夜好奇问道,她居然半点都不知道,看来对契约兽的“关心”有点不够啊。

    纳兰清羽搂过离夜,理所当然说出三个字,“不知道。”

    龙族的事,暗曜不愿多说,他当然也不会问。

    他只需要知道,暗曜不会对他不利,也不能对他不利,这就足够了。

    “那等会问问。”龙族,难怪它们,两个出现,会有这么大动静,一个龙族王者,一个是上古龙族,虽然是凶兽。

    空中的对话还在继续,都是气死人补偿人的话。

    “怎么,很想撕碎我,小东西你还不够本事啊。”暗曜继续调侃道,完全不担心敖金会扑上来。

    敖金冷冷一哼,没有回答,就算自己成为了五爪金龙,有足够的力量撕碎它,也不能对它怎么样!

    妈的,为什么它会成为那个男人的契约兽!

    “敖金,跟了我这么长,连它都说不过,很丢人的好吗?”清冷的声音在下面传来,打断了两头玄兽的对话。

    敖金满头黑线低头看去,哪里丢人了?不对,它又不是人!

    “它中了融骨钉呢,你现在完全可以打得过。”离夜笑盈盈道,一脸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容。

    融骨钉!

    暗曜身体僵住,眼角不停抽搐,低头看向离夜。

    怎么可以这样,居然可以这样!

    “不用这么看着我,敖金怎么说也是我的契约兽,帮它是应该的。”离夜理所应当回答,扫视了一眼暗曜。

    离夜的话刚落下,敖金顿时觉得自己腰杆又挺直了不少。

    就是,它是离夜的契约兽,不帮它难道帮你这个老东西不成!

    靠!

    暗曜差点喷血,扭头看向纳兰清羽,他们好像也是契约关系,他不打算帮忙?

    纳兰清羽好像知道暗曜要说什么,放在离夜腰间的手臂稍稍缩紧,他脸不红气不喘开口。

    “我也是她的。”看着他也没用。

    暗曜:“……”

    完败!

    连契约者都这样,它还能说啥,能说啥?

    自己未来的命就掌握在王妃手里,它能说啥?

    就在空中气氛稍微沉默之时,在他们下方,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

    “咳咳,这个,是不是可以稍微打断一下几位?”佝偻老者手持拐杖,白发白眉白须,笔直垂下,眼睛微微往上弯曲,但是根本看不到它的眼珠子。

    听到声音,离夜和纳兰清羽低头看去,敖金和暗曜往下睨视了一眼,随即抬起头,不屑轻哼一声。

    “老头是龙族族长,特来迎接龙王。”苍老的声音透着沙哑,却并不难听出话语中的傲气。

    龙族,天生的王者,它们生来狂傲,不将任何人任何事任何兽放在眼里!

    离夜靠在纳兰清羽胸前,动了动下巴,“它说它是龙族族长。”

    原来龙族除了龙王,还有族长,第一次知道。

    “那又如何?”纳兰清羽不屑一顾问道,在龙族,只有族里最老的龙,才会被称之为族长。

    一条老龙,又岂能做到,真正威震到谁,龙族又有谁甘愿听令。

    “就是说说,不过他来干嘛?接敖金?”多此一举了吧?而且整个龙族,好像就他来了,其余没看到一头龙。

    现在看来,外人眼里,巍巍不可侵犯的龙族,也就那么回事。

    一个族长,连一头龙都震慑不住。

    “金眸黑龙到了龙族,即便它不愿意,还是要登上王者宝座,至于龙族现况,等它踏上龙族王座的时候,就基本能够清楚。”龙族常年没有龙王镇守,谁知道已经成了什么样了。

    离夜撇了撇嘴,看来这一趟龙族之行,不只是拔除融骨钉这么简单。

    “喂,他来接你,你没有什么表示?”暗曜睨视了一眼下方,龙族这个烂摊子,换做是它,它肯定逃的远远的。

    幸好,虽然它是上古龙族,不过是凶兽啊!

    “让它滚!”敖金重重一哼,眼睛深处闪过挣扎。

    “滚什么滚,敖金,我们就去看看,不然怎么找地方,忙暗曜的事。”暗曜虽然是凶兽,毕竟还是龙。

    所以融骨钉,在龙族拔除是最安全的,也能最快恢复。

    “知道了。”敖金漫不经心应道,看向地面站着的老者,呵斥道:“还不带路!”

    “遵命!”老者这才有了动作,转身往下走去,心里不禁一声轻叹。

    龙王回归,必能整顿龙族!

    可是,龙王带着人类到了龙族,这也是非常麻烦的事,只怕它们会以这个作为借口啊!

    空中两道身影飞身而下,身体周围分别裹上金色和暗紫色的光芒,庞大的身体越来越小,在光亮之中,两道人形大步走过。

    光芒随着步伐走动,一点点退去,两个高大魁梧的男人走来。

    一人身穿金丝黑袍,衣摆下绣着龙腾,散落在肩上的金发随意披散,透着几分狂野,金色双眸散发着王者之威,刚硬的轮廓狂野俊美!

    一身身穿黑色长袍和宽松的暗紫色外袍,暗紫色如瀑长发笔直垂落,紫色双眸锐利无比,身体周围散发着残暴的气息,俊容透着几分刚强,几分阴柔。

    两人齐步走来,放眼看去,都是一等一的美男子!

    看着他们大步走来,离夜一阵轻啧,没想到玄兽幻化人形,都这么好看。

    “夜儿,你说让它们回到契约空间如何?”纳兰清羽缓缓低头,凑到离夜耳边,低声轻喃。

    离夜嘴角一抽,轻咳一声,收回目光,转身面向身边的男人。

    “我只是看看而已,放心,他们比你丑。”离夜轻轻拍了拍纳兰清羽,看到那重展的笑容,额角滑下一条黑线。

    “夜儿这么说,那就暂时让它们在外面待着。”纳兰清羽拉过离夜,跟着前面走远的老者,大步走去。

    离夜:“……”

    这个男人,居然能这么无耻,他就不怕引起众怒?

    她稍稍扭头看了一眼身后,敖金和暗曜脚步停下,一脸不满地看着她。

    呃……

    她刚刚只是实话实说,它们两个比起来,的确是没她家清羽好看,她家清羽连仙人都比不过不是,实说是说,用得着这么看着她吗?

    “它们瞪我。”离夜一把揪住纳兰清羽的衣领,指了指后面。

    “噢?”纳兰清羽稍稍扭头,寒冷如冰的眸光往身后扫视了一眼。

    两头玄兽,身体一僵,立即扯出笑容,非常难得的异口同声道:“没有!”

    “家里好像还差几颗夜明珠。”纳兰清羽收回目光,喃喃自语,也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身后的两头玄兽听。

    靠!

    敖金和暗曜差点直接暴走,不带这样的!

    威胁,它们好歹是堂堂龙族,一个是王者,一个是上古凶兽,居然被一个人类威胁!

    可是……这种威胁非常有效!

    谁让它们都打不过他,它们一个是契约兽,跟他动手,算了,完全是两败俱伤,至于另外一头,是他女人的契约兽,跟他动手,这不是找虐!

    这到底是摊上了怎样的契约者!

    两头玄兽,在心里同时叹息,真的是太无耻了!

    看到它们两个的样子,离夜忍不住笑了起来,轻笑的声音传出很远,回荡天空中。

    在这平静的天空下,早已是一片暗潮汹涌,风起云动!

    ------题外话------

    放心,会相认的!只是迟了一点,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