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六十章 龙族通道
    “吱嘎~”

    紧闭的宫殿大门打开,高大的黑色身影走进来,看到房间较边缘的一个小房间内,血红火焰熊熊燃烧,他停下了脚步。

    还没完成。

    “冥王,这是你的地方,为什么你看起来比较像客人?”纳兰清羽坐在椅子上,慵懒靠着椅背。

    武湮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才继续刚才的动作,把门关上。

    “邪尊不怕打扰到她?”炼药师炼药,应该需要安静,他在这里,多少会打扰到她。

    他慢慢走过,双手负在身后,走到纳兰清羽面前。

    什么时候醒的?

    三天以来,他没有靠近过这里,暗卫也没有靠近,倒是忽略了邪尊还在这。

    武湮眉头挑动,走到旁边坐下,“邪尊还真是不客气。”

    他是不是忘了,这里是冥王宫殿!

    “本尊若是忘了,岂会让你走进这里。”纳兰清羽端起不知道从哪里端来的茶水,优雅品尝,完全把这里的当成自己家。

    他的宫殿,不会让人随意踏入,这就说明,他是知道这里是冥王宫殿。

    “果然和传闻中一样,邪尊大人一向随心所欲。”武湮拿起桌上的另外一杯,眼睛不自觉又看向离夜那边。

    三天三夜不休不眠,炼药师也的确是不容易。

    “冥王来找本尊有什么事?”薄唇轻启,纳兰清羽直接问道。

    无事不登三宝殿,虽然这殿是他的,但是这三天他都不曾踏足,偏偏今天来了,想必是有事。

    “邪尊这么直接了当,本王也不拐弯抹角了,本王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事,让邪尊大人将浮云殿主殿夷为平地!”冥王放下杯子,认真道。

    就像慕容晟说的,这个男人比想象中还要可怕!

    浮云殿,他说夷为平地就夷为平地了,这换做临天大陆任何一股势力,都无法做到!

    “没什么大事,看不顺眼罢了。”纳兰清羽随意放下茶杯,目光中闪过寒霜。

    只是将区区一座宫殿夷为平地,并不是什么大事,浮云殿依旧还在,他们各个强者还在,一切的一切都在,丝毫没有被破坏。

    这点,他非常不满!

    不顺眼……

    这说的什么话,你不顺眼就把人家,就能把人家主殿给夷为平地了!?

    要是哪天谁得罪到你,你不得把人家杀了。

    不过,纳兰清羽的确有可能会这么做,他就是这样的人啊!

    “本尊倒是好奇,以冥王的实力,要做十几年契奴。”他若是想创建一股势力,完全可以重新开始,不需要做契奴。

    他有这个实力,也有这个资本,更有这种手段!

    “邪尊不觉得,偶尔踩踩踏脚石,也是一种不错的感觉么?”武湮反问,当然,一开始并不是那样。

    一开始,他只是为了活命而已。

    纳兰清羽点了点头,的确,他的确是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两位为了何事去龙族?”他们可知,龙族是不让外人进入的。

    进入者,死!

    这是龙族一直遵守的法则,谁也不能破例!

    “冥王为何会成为灵体?”他会告诉他们这种事?

    “本王明白了。”这件事,不再提起。

    宫殿内纤细身影走动,牵动着空气中的缕缕药香,红唇轻启,“二位还真是有闲心,还有时间在这里聊天。”

    离夜双手抱臂走到他们面前,额角微微抽动。

    他们想要聊天,就不能换个地方?

    “坐。”纳兰清羽站起身,拉着离夜坐在自己另外一边,体贴给她倒了杯茶,端到她面前。

    “邪尊,她该把丹药给本王,你拉那么远干嘛?”武湮不满道,中间隔了一个人,他还怎么说话!

    虽然这是他的尊王妃,自己还是能和她说话的好吗?

    “让她先休息。”其它的事,不急!

    纳兰清羽霸道回答,他们家夜儿三天没休息了,要先好好休息!

    “你们难道不想快点去龙族?”武湮眯起双眼,他们要是不想,他也可以不着急要丹药!

    耐心,他有的是!

    “你们这又是要两败俱伤?”离夜歪头看着一来一往的两个人。

    这两人也不知道为什么,冥王她不了解,但是清羽对上冥王,好像总要分出高低,难道这就是他们男人之间,所谓的伯仲之分?

    两败俱伤……

    纳兰清羽:“……”

    武湮:“……”

    他们又不是自虐狂,干嘛要两败俱伤,对方伤了就行了。

    “清羽,我已经吃了涤魂丹。”她现在完全和大睡了一觉醒来没什么两样,一点事都没有。

    涤魂丹曾经的品级很低,不过最近她重新找到了一个药方,品级大概在皇品。

    “嗯。”听到离夜说没事,纳兰清羽这才放心下来。

    离夜起身走到武湮面前,把一瓶瓶丹药放在桌子上,每一个玉瓶同样大小,上面做了不同的标注。

    “这些就是给你吃的丹药了,大概有三瓶,其中一瓶是治疗你身上其它伤,一瓶是让你胸口的伤慢慢愈合,最后一瓶,是能暂时保你两年伤口不会复发。”她能做的,只有这些。

    前几天也说了,要是想完全根治,甚至是复活,只有还灵丹!

    现在,她还没有办法炼制出还灵丹!

    “两年不复发的意思是什么?”底线是哪里?

    只有两年的时间,看来该进行的,要尽快进行了!

    “就是你这两年,都不会感觉到曾经受过伤,当然要注意的就是,胸口不能再受伤。”否则就会提前复发,以他的实力,这些应该可以做到。

    武湮如有所思看着离夜,过了一会,才拿出一块玄色令牌递给离夜。

    “你们只要去那个宫殿寻找,就会找到去往龙族的通道,走进通道的时候不要犹豫,进去了就不要走回头路。”不然连自己也会搭进去。

    通道是有,但同样危险!

    离夜接过令牌,转手给了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终于能去龙族了!

    “我们走吧。”离夜微笑说道,现在就去龙族,拔除掉那该死的融骨钉!

    别人她能治好,他,自己也能治好!

    “好。”纳兰清羽嘴角微微上扬,握住离夜的手。

    两人往宫殿外走去,不打算多留,他们本就是为了龙族通道而来,不想在这里多留太长时间。

    “记住,进去宫殿不要随便动其它地方。”武湮警告道,若是动了其它,后果自负!

    动其它?

    “放心,我们没那么无聊。”他们现在只想去龙族,不会动什么其它东西,换做平常,还可能动一下。

    武湮看着两人走远,才收回目光,看着桌上的玉瓶,好看的手指轻轻触碰。

    空落落的感觉,一个才认识三天的人,竟会给他这种感觉。

    就像第一次见到,就像是很久不见的至亲,他还以为是那家的人,但是接触过才知道,她和那家人毫无关系。

    离夜和纳兰清羽很快就到了巨峰后的宫殿,这一座宫殿并不算大,只是冥王宫殿的三分之一,却比那些宫殿来的精致,气势上却更加磅礴!

    “清羽,我现在的感觉有点奇怪。”离夜歪着头问道,心里怪怪的。

    莫名的熟悉感?

    不会又是血脉之力的影响吧?

    那什么冥王,总不可能是北宫家族的人,第五家族的话……

    离夜眨了眨眼睛,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破土而出,一些她忽略了的事,在一层层剥开。

    “武湮么?”在第一次他们见到的时候,气氛是有点奇怪。

    甩开心里的疑惑,离夜伸手指着宫殿,“我们先去龙族,其它的是先别管了。”

    只是一些不能证实的感觉,说明不了什么,就算是想要去证实,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慢慢证实。

    冥王不会轻易说出一些事,她也不会,就像龙族通道和他身体的伤一样,得一件事一件事这么交换,可对于不会轻易说出口的事,即便交换他也不会多说。

    既然如此,多留无意,还不如尽快去龙族。

    “好。”纳兰清羽含笑道,拉着离夜,两人飞身走进宫殿。

    将紧闭的玄色大门推开,死沉的寂静迎面扑来,夹杂着古老腐朽的味道。

    “何人私闯!”暴喝之声传来。

    光芒刺眼,狰狞的头颅从宫殿里扩大,形成一股巨力,只见它张开血盆大嘴,头颅随即消失,空中只剩下一团光亮。

    纳兰清羽拿出令牌,冷酷道:“这算私闯?”

    这座宫殿里,竟然还有这么强的灵体守护,但对战的时候,他探查过这座宫殿,当时没有探查出这里有任何东西。

    离夜也满心疑惑,她和纳兰清羽一样,探查过这里,还是用精神力仔细探查,没有放过一个角落,却没有感应到这个灵体的存在。

    不管再强的灵体,应该都不可能隐藏,在精神力之下,还是能感应到的。

    “冥王之令?既然如此,你们进来吧。”暴喝的声音不再像刚才那样怒叱,反而温和了几分。

    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然后毫不迟疑踏入宫殿,他们才刚刚走进去,大门立即关闭!

    “砰!”

    身后发出巨响,两人往身后看了一眼,便又继续往前走去。

    “你们要去哪里?”既然到了这里,必定有想去的地方。

    “龙族。”纳兰清羽简洁回答。

    “如此,你们自己找吧,能进入这里,便应该知道去往龙族通道,需要哪些。”话落,光团消失在两人头顶,没留下一点痕迹。

    离夜无语看着消失的光团,这也太不负责了,她还以为既然有灵体在这里,应该就知道龙族通道,结果还是要让他们自己找。

    环视了一眼四周,离夜扯了扯纳兰清羽的袖子,慵懒笑道:“这里面空无一物,哪里有冥王说的什么东西?”

    她反正是没看到,就如同那团光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

    就这么一个地方,秘密还挺多的,而且去往龙族的通道,也是要在这里面寻找。

    “你对那东西好奇?”这里空无一物,武湮那么说,到底是想提醒他们动,还是这个房间暗藏玄机?

    又或者,他想要扳回一城?

    “不好奇,冥王挺记仇的,他肯定也知道,我在给他的药方上,加了不少东西,谁知道他是不是抛出橄榄枝,让我们上当?”小心驶得万年船。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就更得小心,谁知道会有什么!

    还是先找通道,去龙族才是最重要的。

    龙气。

    离夜闭上双眼,探入丹田,看着被生命之源和灵力包裹住的金色光点,她以灵力将金色光殿推出,耳边立即响起一声嗡鸣!

    恍若龙啸九天,即将要翻云覆雨!

    金光闪现,折射四周,宛若游龙翱翔九天,叱咤风云!

    离夜睁开双眼,一道金光从眼中飞闪而过,四周尽管涌动暴走,在空无一物的宫殿里掀起波澜。

    纳兰清羽看着盘旋在空中的金光,一股浩瀚磅礴的力量往他这边袭来,手里令牌挣脱而出,飞向空中。

    在此同时,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一些东西在慢慢呈现,微弱的古老腐朽气息,慢慢变得浓郁。

    “这是什么?”离夜看着身旁的玉棺,感觉在里面散发出浓浓腐朽味道,在腐朽味道中,还涌动着一股磅礴之力。

    很强!

    “这个冥王的确是不吃亏。”纳兰清羽看了一眼四周,就像夜儿说的,他抛出的橄榄枝,让他们反其道行之。

    他们中招,不中招,他都没有损失。

    刚刚走进这里,要是乱动一番,现在也许,他们现在所要面对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是挺记仇。”离夜点点头应和道,不就是多要了他一点药材么?

    “这点和夜儿很像。”纳兰清羽接下去说道。

    离夜斜视了一眼纳兰清羽,微微笑道:“邪尊大人,我现在记仇了怎么办?”

    纳兰清羽张开双臂,一脸任你处置的表情,眸光中隐含着浓浓笑意。

    “我们还是先跟着龙气找通道吧。”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她没什么兴趣在这里上演一出好戏给人家看。

    纳兰清羽难得没有再继续下去,他也没打算,让别人看他们的好戏。

    金色光芒在房间内跳跃,离夜和纳兰清羽看着金光走过之处,慢慢挪动脚步,在玉棺周围走动。

    “说不定,这其中一个,就有武湮。”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玉棺,玉棺内模糊不清,看不清楚有什么。

    他现在是灵体,把自己的身体放在这里面也说不定。

    “找到了!”

    金色光芒停滞,僵在空中,旋转出一个金色漩涡,宛若巨龙盘旋在天边!

    “轰——”

    金光猛地冲出房顶,照亮了天际,天边金光乍现,龙吟之声破天!

    “走!”纳兰清羽搂住离夜,飞身从金光脱离的方向飞身而去,他们就和金色光芒消失的情景一样,就那么消失在了屋顶。

    两人离开,房间内响起一声轻叹,“没想到,世上真有拥有龙气之人。”

    盛大的金色之光,照亮了整个无间修冥,将整个无间修冥笼罩在金色之中,众人耳畔,仿佛能够听到那声声龙吟。

    他们抬看天,发出一声声惊叹和无奈。

    多少年,多少年他们没有看到这样的盛况了!

    自从封闭了去趟各地通道,他们就再也没看到过这样的盛况,有上百年了!

    “不知道是谁,这应该是去往龙族的通道吧?”

    龙族通道!

    众人唏嘘不已,通道封闭百年,但龙族通道,已经有千年未有人踏入,如今竟有人打开龙族通道,踏入龙族!

    龙族!

    千年了,千年过去,还有人能踏入!实在是奇迹!

    金光乍现,将悬浮屹立在空中的三座宫殿照亮,在宫殿之下,展现光芒!

    高大修长的身影慢慢走出,看着天空中绽放的金色光芒,眸光深邃。

    几道身影跟在他身后,金光洒落在身上,他们忍不住伸手触摸。

    “没想到,他们真的能踏入龙族!”慕容晟惊叹道,主子说他们是寻找龙族通道,他当时一点都不相信,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出现了!

    千年,真的有千年了!

    “轰隆!”

    天边又响起一声闷响,在金光之中,一个漩涡慢慢旋转而起,一道身影从里面走出。

    离夜和纳兰清羽在另外一边,就要踏入金光最闪耀的地方,听到身后的动静,他们停下脚步,扭头看去。

    两边相隔百丈,当他们看到对方之时,都怔了怔。

    “他怎么到无间修冥来了?”离夜疑惑不解道,无间修冥的通道才刚刚开放吧,他出现在这里?

    “下次见到的时候,可以问问,反正他不是还欠你东西?”清风淡雨的话语,是那般理所当然,像是本该如此!

    离夜微微一笑,嘴角双双上扬,“这个是。”

    话落,两人继续往前走去,两人身影很快没入金光之中,消失不见。

    黑衣男人站在天边,手指摩擦着下巴,“我刚才没看错吧?那个人是消失了大半年的北宫离夜?”

    他这又是去哪里?感情当少城主,可以随便走动的,一闭关半年,一消失半年!

    “玉隐门主,你在看什么?”慕容晟看到空中的人大声叫道。

    玉隐这才回过神,看到空中宫殿站着的几道身影,他飞身走下,眸光中隐含着满满的激动情绪。

    刚走到地上,走到慕容晟面前,玉隐一把拉过他,急忙问道:“打听一下,刚才两个人是去哪里?”

    邪尊居然也在!

    不过也是,在王者菩提,还有魔域森林,就能知道,北宫离夜对邪尊来说,意义非凡。

    “他们去龙族,这就是我们主子。”慕容晟退开一步,沉声介绍道。

    主子的事情,他们大概知道,自然也知道眼前的是什么人,主子找他是为了什么。

    主子!

    “玉隐见过公子!”玉隐撩起长袍,单膝跪下。

    他全身都在颤动,脸颊微微涨红,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气恼。

    “起来!”

    “遵命!”

    他是真没想到,公子还活着!当真是太好了!

    天边闪耀的金光,一点点恢复如常,天边恢复蔚蓝,冥王宫殿之下,一片灰暗。

    “我现在也不算是活着,所以……”武湮欲言又止,他现在只是灵体,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死了。

    “属下明白。”玉隐点点头,他都懂的。

    但是,公子当年何等……如今却变成这样!都是他们,都是那家人!

    “走吧,跟我说说临天大陆最近的状况。”说着,武湮转身走回宫殿,他也想听听,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竟快二十年了!

    “呃……公子,他们两个去龙族干嘛?”玉隐好奇指了指离夜他们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你对他们如此好奇,很熟吗?”。以邪尊的性格,和人熟,这点他还真是不相信。

    玉隐无奈露出一抹淡笑,“邪尊当然不熟,不过他身边那个,谁让我欠人家人情,这个人情还不是那么容易还清的,在临天大陆消失了大半年,突然看到,被吓了一跳。”

    他这些日子,就差没直接跑到玄机城,问北宫离夜要他做什么,总比每天心惊胆战的好,那小祖宗,可不是一般的善茬。

    “你说的邪尊的尊王妃?”武湮皱眉问道,在临天大陆消失了大半年?

    尊王妃!?

    玉隐懵了,什么尊王妃?哪里来的尊王妃?

    “邪尊什么时候有尊王妃了?”他没听说啊?临天大陆也没有消息,而且,公子说的尊王妃是谁?

    “站在邪尊身边,不就是尊王妃!”武湮不解反问,难道没人知道这件事?

    “公子说的是北宫离夜?”玉隐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北宫离夜怎么可能是尊王妃,他可是男人,有哪个女人像他那么彪悍。

    实力,天赋,就连处事……不想了,不想了!太可怕来了!

    北宫离夜!

    武湮如同石化般站在原地,那四个字,如同惊雷击落心里,除了那四个字,再也想不到其它。

    北宫!离夜!

    ------题外话------

    来了!赶紧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