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毫不吃亏的两人
    &lt;=""&gt;&lt;/&gt;    宫殿以黑色为主,大理石地,黑玉石柱,雕刻着栩栩如生的图腾,仿佛随时就会从石柱中冲出!

    宫殿内一应俱全,什么都有,兵器,书籍,丹药,就连练功的地方也有,而且分出了不同区域。

    这些都用耸立入顶的屏风隔开,但走进去,还是一眼就能看清楚。

    离夜和纳兰清羽刚走进宫殿,便感觉到了隐藏在暗处的气息,或许说,刚走进冥王宫殿的时候,他们就感觉到了。

    那个时候感觉的很微弱,现在才清晰起来,那些气息隐藏在冥王宫殿各处,防守严密,牵动一处,所有暗处的人,就会一起冲出来,围攻你一个。

    不愧是把一个九尊巅峰冥王踢下去的人,这样严密的防守,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更不知道,踏入这里,其实就是踏入死亡的边缘!

    “这是我的宫殿,一般不会有人敢私自闯入,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在这里问。”武湮走到一个布满软垫的区域内坐下,动作随意。

    离夜和纳兰清羽慢慢走进,心里一阵腹诽。

    当然不会有人私自闯入,也不看看这防守多严密,谁私自闯进来,只有一个字,死&lt;="r"&gt;!

    环视了一眼宫殿,两人光明正大的打量着,跟着武湮走进了那个区域内,在他对面随意坐下。

    两人同坐一致,就连坐下的姿势都是大同小异,只见他们单脚微微曲起,一手搁在曲起的膝盖上。

    武湮分别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无奈摇摇头。

    “是先开始疗伤,还是要问你们想要问的,随意。”龙族通道而已。

    他倒是很期待,这位尊王妃要用什么方法,在疗伤的同时,让他说出龙族通道。

    离夜挪了挪身体,坐到武湮身边,伸手想握那几近透明的手腕,然后皱起了眉头,一阵腹诽。

    她差点忘了,眼前坐着的是灵体!

    动作停在半空,离夜动了动手指,然后收回手,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她若有所思看着武湮,无声中,她打开丹神诀。

    药香在鼻尖环绕,充斥着身体各处,离夜这才又重新伸出手,轻放在武湮手背上,精神力引导着丹神诀散发出来的独有药香溢进他的身体。

    这是丹神诀另外的一种作用,除了记载关于丹药的各种事情,就是这阵药香,能引导她,以最快的时间,找到最重的伤,甚至还能起到缓解伤口疼痛的作用。

    药香对人对灵体,同样有效,不过离夜很少用,一般情况下这些根本用不上,这算是第一次用。

    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得看完他身体的伤才能知道

    武湮感觉到的一丝温度,他抬眸注视着离夜的侧脸,也不知道是看的时间久了还是怎么样,那陌生有几分刚硬的轮廓,竟和心底深处洋溢着笑脸小人儿重叠。

    “邪尊……”武湮扭头看向纳兰清羽,皱起眉头,心里有几分忐忑。

    这份忐忑的心情,就连他决定开始着手把冥王踢下去的时候,都不曾有过,但是这会,他竟有了忐忑的心情,那是多久没有的情绪了。

    “不要说话,专心一点,现在是帮你疗伤。”离夜冷冷打断,脸上的神情露出少有的认真严肃。

    这伤还挺重的,特别是胸口那一击,应该是要他命的,不过他承受这一击的时候,应该也是灵体状态,所以那一击让他重伤,却不能将他的灵体毁灭!

    如果说,他是因为知道冥王会来这么一手,才让自己成为灵体,那眼前的这个冥王,就他们想象中,还要可怕!

    纳兰清羽慵懒坐在一旁,听到离夜的话,挪了挪身体,走到一旁。

    他可什么都没说!

    武湮张了张嘴,最终没有问出来,突然,他感觉到在手背上游走的温度,一点点渗透进入身体。

    一阵药香扑鼻而来,他眼中划过一丝惊奇,目光重新回到离夜脸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武湮只觉得全身被一股似有似无的药香环绕,让他的身体格外舒畅,甚至有好些地方,在慢慢转好&lt;="r"&gt;。

    “灵体受伤是很少见的,你的伤还是特别重的那一种。”离夜收回手,凝聚而成的精神力立即消散,环绕的药香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离夜的话说完,房间内依旧静悄悄的,她微蹙眉头,抬头看去。

    武湮怔怔看着离夜,好像根本没有听到离夜所说的,而纳兰清羽闭眼坐在一旁,额上密布着冷汗。

    “冥王!”离夜又叫了一声,他看着她干嘛?

    冥王微微一怔,轻咳一声,语气平淡道:“那能不能医好。”

    “不是没有办法,只需要一种丹药,就能治好你,甚至能让你重生。”离夜不急不缓道,站起身走到纳兰清羽身边蹲下。

    她从储物手镯拿出玉瓶,倒出四颗神元丹,一颗一颗塞进纳兰清羽嘴里,然后才回到武湮身边坐下。

    武湮看着离夜的举动,没有说什么,就像是没看到似的。

    “那是什么?”一种丹药,什么丹药?

    离夜慵懒一笑,随意开口道:“还能是什么,不就是还灵丹。”

    他身上的伤这么重,灵体还能存活,就说明他不会因为这些伤再死一次,只要吃丹药,伤就慢慢能好的。

    不过那只是治标,想要治本,还是需要还灵丹,还灵丹本来就是这世上最好的疗伤丹药,连灵体都能重生,更何况是这一点点伤。

    “还灵丹,帝品!”武湮震惊道,帝品丹药,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帝品丹药!

    “我会给你炼制一些丹药,不过你要找人去准备药材,不用担心,都是一些能找齐,你派人去就好了。

    这些丹药,能治愈你身体里的伤,不过胸口的伤太重,不能完全愈合,所以还有另外一种丹药,暂时压制胸口的伤。”但那也只是暂时。

    武湮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胸口的伤很重,差点因为它再死一次!

    “暂时是多久?”武湮问道,还灵丹他是不想了,但如果能暂时压制伤,那也就够了,能活一天是一天,毕竟他已经赚了十几年了。

    离夜微微一笑,眸光中绽放出耀眼的光亮,狡黠在眼中一闪而过。

    “那请问一下冥王,去龙族的通道,需要具备哪些了?”她说过,边治伤边说龙族通道,当然两样都不能落下。

    武湮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不愧是邪尊的尊王妃,果然与众不同。”

    在这种时候,还不忘和他说这件事,这就是交易么?

    “邪尊若不是纳兰清羽,说不定我就不是尊王妃。”离夜斜视了一眼纳兰清羽,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冥王的。

    离夜笑的有些无奈,果然不能让这个男人久等,他会主动出击的,她应该也要做好,他随时会昭告天下的准备,不然到了那天,真的会被他吓到。

    武湮的笑容一点点消散,目光在离夜和纳兰清羽身上环视来了一眼,随即摇了摇头&lt;="r"&gt;。

    她是在说,她爱上的,是纳兰清羽这个男人!

    “本王记得也有人说过,你若不是你,那我也不是我。”武湮扭头看着窗外,一双黑亮炯炯有神的双眼深处,闪过一丝柔情。

    你如果不是那个你,我又怎会是现在的我,你所爱的,我所爱的只是对方,没有那么如果,假设,你就是你,我就是我!

    他记得,她是这么说的。

    “冥王大人,你这是在转移话题?”离夜笑着问道,有人说,他的爱人?

    武湮回过神笑了笑,开口道:“去龙族,有两条路,一条是捷径是拥有一条龙……”

    话说到一半,武湮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见他说话说到一半,离夜撇了撇嘴,好歹自己刚刚说了那么多,他就说了一条,所有人都知道!

    这什么冥王,比她还不能吃亏!

    “暂时的压制时间,大概是两年。”离夜鄙夷说道,这人真记仇!

    他不吃亏,她北宫离夜更不是吃亏的主,就看看谁的亏损大点吧,离夜淡淡一笑,狡黠的光亮从眼中一闪而过。

    两年,还好,还有两年……

    “另外一条,是从我这里拿走令牌,再加上龙气就打开在无间修冥的通道。”话语戛然而止,两人眼中都隐含着淡淡笑意。

    只是武湮的轮廓看起来都模糊,那笑容就跟更看不见了。

    离夜轻啧了一下,从储物手镯拿一张叠好的纸,递给武湮,“这是药方。”

    武湮接过药方,一边打开,一边说道:“在刚刚的巨峰后,你应该有看到一座,空无一物的宫殿,在宫殿内,以龙气寻找,就能找到通往龙族的通道!”

    这些药材的确是很常见的,可是,会不会多了一点?

    但是尊品炼药师的药方,即便是同样的尊品,都很难认出,每个炼药师都不同,即便能炼制同样的丹药,可所用的药材未必相同。

    就算找个尊品炼药师,也一下子分辨不出来,看样子,只能给他找齐这一条路。

    离夜见武湮没有半点拿东西的样子,满头黑线说道:“看来我不拿出丹药,你是不会给我令牌的。”

    “和聪明人交易,的确是非常愉悦的一件事。”武湮含笑点了点头。

    愉悦个鬼!

    离夜白了一眼武湮,眼角余光看着神色慢慢恢复正常的纳兰清羽,又说道:“在你的人寻找药材这段时间,我需要你的丹药放做点事。”

    “你是炼药师,你说了算。”武湮双手摊开,不在意道。

    见鬼的她说了算,他不就是看出来,清羽伤的不轻,需要炼制其它丹药,在炼制丹药的时候,他肯定也不打算出去&lt;="r"&gt;。

    不过这种特殊时期,要求不能太高,他想看就看吧。

    “你先让他坐在这里,不管发生什么事,不能打扰他,吵到他,不能强行把他叫醒,否则我们之间的交易,直接作废!”离夜站起身,走向宫殿角落的方向。

    清羽刚吃的丹药,融骨钉应该在一点点减弱力量,在关键的时候被人强行打扰叫醒,他的身体也会遭受重创!

    走到摆放丹药的房间内,离夜环视了一圈,走到一张矮桌后坐下。

    在丹神诀中寻找了一圈,她才睁开双眼。

    “七伤丹。”

    七伤丹本事损伤身体的丹药,但是在融骨钉之下,却有压制融骨钉的作用!

    就是它了!

    离夜拿出混元圣鼎,然后按照丹神诀上面的药方拿出药材,所需的药材并不多,刚好离夜储物手镯还有一份,也只是有这一份了。

    “机会只有一次!”离夜喃喃道,精神力扫视了一下整个宫殿,她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冥王已经不在宫殿了。

    宫殿里只有她和纳兰清羽,就连周边的暗卫都撤走了。

    “这个冥王,至少还挺有原则的。”离夜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指尖燃烧起血红的火焰,火焰在空气中跳动了两下,便脱离了离夜的指尖。

    妖冶的血红莲花,在房间绽放,身姿妖娆,明艳动人!

    “开始吧。”离夜直接道,他们没那么多时间,等炼制完清羽的丹药,冥王的药材就应该找齐了。

    红莲子在空中旋转了一圈,血红火焰将混元圣鼎包裹,熊熊燃烧。

    将药材一样一样放进混元圣鼎内,离夜格外小心,比任何一次炼制丹药都要谨慎。

    磅礴宽阔的宫殿内,武湮坐在石阶上的高坐上,下方三道身影,两男一女,男俊女美,气质各异,只见他们微微垂首,听着他的命令!

    “方逆,玄冰,你们两个用最快的时间,在无间修冥把这些药材找齐。”药方被灵力包裹住,飞到两人面前。

    “是。”玄冰接过药方,心里泛出疑惑。

    主子真的答应那个年轻人的条件了?为什么?

    “主子,我们这就走。”方逆嬉皮笑脸道,然后拉着玄冰就往宫殿外走去,“我们走啦,就相当于去私会。”

    “私会你个头,方逆,你放开我!”玄冰冷冷呵斥,看着抓住她的手腕的手掌,她无法挣开。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要不是……她肯定一巴掌拍飞他!

    “玄冰儿,你不能跟名字一样这么冷的,也别老跟着卫恒那家伙,那家伙不适合你,来,多跟我相处相处,知道吗?”方逆谆谆教导说道,依旧是那嬉皮笑脸的模样&lt;="l"&gt;。

    “你闭嘴!”

    “我不会,不然你教我好了……”

    “方逆!”

    慕慕容晟看着走远的两人,轻咳一声,“主子,你不怕他们打起来吗?”

    以玄冰的性子,非常有可能!

    “她打不过方逆,方逆也不会主动对她出手,即便出手也不会伤她。”武湮笑道,这么多年,这里面的事,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慕容晟点了点头,原来主子什么都知道啊。

    “怎么样了,联系到他了吗?”武湮沉声问道,语气中透着几分不愿和无奈。

    本不该再打扰他!

    “是,已经联系上了,但是最近临天大陆发生了点事,他暂时不能离开。”慕容晟无奈道,最快也要几天后才能到。

    “发生了点事?”武湮不解问道。

    “一个月前,在东北部樊城,浮云殿一个隐藏的分殿被揭开,甚至一场大战发生在那,但具体的原因还不知道。

    再来就是离宫,几乎在同一天,一场大战爆发,听说,在这场大战中,有人解开了封印,天地骤变不说,还出现了……青鸾。”慕容晟抬起头,看着那模糊的轮廓。

    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主子真正的模样,但在见到主子的那一刻,他就在知道,这人,绝不普通!

    “青鸾?”放在紫檀木扶手上的手掌稍稍握紧,上好的紫檀木便爆开了几道裂痕,他身体周围的空气剧烈翻滚,如沸腾的开水。

    她,她一直都在临天大陆,她没有回去?

    “主子?”慕容晟紧张叫道,看着突然激动起来的武湮。

    他从未见过主子的情绪如此波动,有什么不对吗?

    武湮深吸一口气,周围滚动的空气,在一点点恢复平常,他靠在椅背上,过了好一会,才又开口。

    “继续说。”

    “听说邪尊当时赶到离宫,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然后便直接去了浮云殿的主殿,他当时就把浮云殿主殿给夷为平地了。”慕容晟汗颜道,把中域几大巨头势力的浮云殿主殿,说夷为平地就夷为平地,只怕也只有邪尊能做到了。

    “只有这些?”那她呢?

    “还有,离宫宫主北雪儿,不知所踪。”他们也是刚知道临天大陆的状况,和那边联系上。

    以前的冥王,将四周封闭,外面的消息根本传不进来,他们刚刚和外界联系上,能知道这些事,已经不容易了,想要知道更多,可能要等那个人来。

    “北雪儿……”武湮喃喃自语,手掌紧握,手指关节泛白,多年前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抛开现在的姓氏不说,就是在我在家,我也有两个名字,我老爹说,你天赋太高,太引人注目,要把你一分二,弄个‘分身’出来,所以这也是我的名字,你要记住了,我只说一次,我姓北宫&lt;="l"&gt;!”

    不知所踪!

    “只有这些?”武湮重复着那句话。

    只有这些吗?

    他想要知道更多,但这些事急不来,只有等他来,才能知道的更详细,更清楚。

    十几年的时间,真的是太久了!

    慕容晟低下头,惭愧道:“无间修冥实在是关闭太久了,要不是这几件事情大,然后又刚好发生在一个月前,不然也不容易知。”

    他们派出去的人,都还没回来,能知道这么多已经不易。

    “等他来了,我要马上见他!”他要知道,他要知道,这十几年临天大陆发生了什么,还有离宫知道了什么。

    “遵命。”

    “等方逆和玄冰把药材带回来,你让他们直接送到我那。”也不知道她炼制丹药怎么样了。

    “主子,那个人,真的是炼药师吗?”慕容晟迟疑把心里疑惑问出来,邪尊身边的人,他们到这里来,到底为了什么?

    他担心的是,他们对主子出手。

    “何止是炼药师,她可不简单。”提到离夜,武湮脸上不自觉绽放出笑容。

    天赋不说,年纪轻轻就是尊品炼药师,这样的天赋,就是反到那些家族,都能让那些家族自认天才炼药师的人,自觉惭愧!

    “可以看出,主子很喜欢他。”他还没听主子对谁有这么高的评价,那个年轻人,有这么特别?

    他是没见过,只是听玄冰说起过,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

    “喜欢?哈哈哈,我是挺喜欢她的。”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还没有人跟他交易的时候,半点都不吃亏,甚至还敢占便宜。

    他还真不信,刚才的药方一点问题都没有。

    不过,随她去了,谁让他们不懂丹药这些,更不是炼药师,哪里知道哪些用得上,哪些用不上,只有全都给她找来。

    慕容晟笑着点点头,静静站在原地,心里松了口气,还好主子恢复正常了,刚才那样,真的有点可怕,他从未见过那样的主子。

    ------题外话------

    唔,武湮的身份,应该狠清楚了吧,武=第五,湮=炎泫,就是中间的两个字啊两个字!同音啊同音!

    哈哈哈哈,两个人都不是吃亏的主,算计人的时候绝不手软!这两人碰到一起,你们说谁会吃亏?&gt;

    嘿嘿,最后的最后…内什么,最近不是有个盟主投票么?星星眼~

    有票票的亲们,给水千澈水大神投一票呗,就投重生之国民男神!男神噢男神!么么哒~&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