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转变!凶兽!
    “北……”

    离夜才刚开口,大喝之声从脚下传来,带着十足的威严!

    “武湮!你别忘了,你只会永远是我的契奴,这点你就算是杀了我,也改变不了!”被捆绑在下方的冥王,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过来。

    看到空中身影,怒火蹭蹭往上冒,整张脸成了猪肝色。

    没想到,没想到!

    已经如此小心了,还是被武湮发现,要不是武湮联合手下,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早知道现在,当年那个时候,就不该带只剩下一口气的他来无间修冥,更不该让他成为自己的契奴!

    十几年,他到底什么时候开始下了这么一大盘棋,把每一个人都算在其中!

    太可怕了,有这样心思的男人,他甚至都不知道当年为什么要把这种人留在身边,然后契约他。

    卫恒和玄冰走到武湮身后,看着脚下挣扎的男人,眼中闪过不屑。

    他们主子,从未想过要改变这些,这些在主子眼里,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

    “主子,我还是把他带回冥王宫殿吧?”卫恒恭敬说道,目光环视周围。

    慕容晟跟着主子一起来的,人呢?还有方逆,他应该守在荆棘重地,主子抓到了冥王,怎么会不见他们两个?

    “你们两个去荆棘重地,把慕容晟和方逆带回宫殿就行了,他们受伤了。”武湮注视着冥王下令,眸光如刀锋般凌厉。

    他们受伤了!?

    “是,我们这就去!”卫恒和玄冰异口同声,同时飞身离开。

    “武湮,本王告诉你,本王才是无间修冥之主,你只是一个奴才,没有任何资格!我是不会把王位给你的。”

    “武湮!你把冥王之位还给我!”

    “武湮!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重生!”

    “武湮……”

    听到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怒吼,离夜额上布满了黑线,纳兰清羽眼角微抽,依旧面无表情。

    “强者,承受不住失败,他的确不如你。”纳兰清羽缓缓开口,抬眸看着武湮。

    逃走,就该再找适合的时机,而不是独自一人回来寻仇,这是最愚蠢的。

    而他,现任冥王!

    十几年的时间,他能隐忍到现在,就已经说明了他的不凡之处。

    这种人,最好不要轻易得罪,否则后患无穷,当然,在他这里,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不要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你们来这里,是为了什么?现在可以说了。”他若是纳兰清羽,就不能死在这里。

    无间修冥虽然不怕天穹峰,但也不想两败俱伤。

    他也不想和天穹峰为敌,这样没有任何好处,这是对以后来说。

    “吼!可恶!”

    吃疼愤怒的吼声响彻天地,传到在场所有人耳中,将冥王那一声声咒骂全部遮挡过去。

    听到痛苦的嘶吼,离夜皱起眉头,看向对战的方向。

    “高级灵尊,三头玄兽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么?”是挺厉害的,比想象中难对付,只可惜……

    “小八,去帮忙!”

    今天不管叫多少头玄兽出来,何栖都要被它们撕碎!

    其实他们的恩怨很小,小到完全可以两清,毕竟灵尊级别的高手,杀了的确是可惜,不过,既然已经承诺,不得做到么?

    离夜尽管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她答应过的事,不会有反悔这一说,这是她的原则之一。

    “知道了!”

    话刚落下,天边一道粗犷身影飞腾而过,暗红色的的鳞片,背上八翼,无一不是在昭告天下它的身份!

    八翼焱王蛇!

    空中游走飞翔的巨蟒,巨蟒面目凶狠,锋利的獠牙暴露在空气中,闪烁出冰冷寒光!

    何栖满目震撼,双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只觉得死亡的气息越来越近!

    又来一头!

    他,他到底契约了多少头玄兽?

    水麒麟,黑冥血炼狮,赤狐,如今再加上八翼焱王蛇!

    四头,整整四头!

    一个人,同时契约四头玄兽,他是怎么做到的?

    何栖突然明白过来,也许一开始,就不该招惹那个人,更不该带着他去江河之畔!

    武湮面无表情看了看空中飞腾而过的巨蟒,又看了看离夜,现在不用再多说什么,都已明白。

    水麒麟突然出现,有可能是来寻仇!

    但是,这些和水麒麟没什么关系的玄兽,出来一头,可能是巧合,可是两头!三头!这怎么可能还是巧合!

    这么多和水麒麟无关的玄兽,会同时出手帮忙,只有一个原因,他,契约了水麒麟!

    还是在拥有三头玄兽的情况下,同时契约的水麒麟!

    只有契约者,才能做到如此!

    四头玄兽,没想到他看上去年纪轻轻,一个人竟能契约到这么多玄兽,实属不易。

    “龙族通道。”纳兰清羽简洁说出四个字,突然出现的动静,仿佛半点都没有影响到他。

    他也不明白,为何无间修冥的冥王才知道通往各处的通道,而无间修冥又刚好有去这些地方的通道。

    “只是这个?”武湮有些诧异,堂堂邪尊到无间修冥,只是为了知道去龙族的通道。

    “你知道?”离夜可尽量让自己冷静,但说话的速度,比平常要快很多,不难看出她此时的着急。

    若不是玄兽之中,敖金还没醒过来,她说不定就不用来找冥王了。

    “你们说,会医好我的伤,可当真?”武湮再次确认,眼前的年轻人,能医好他身上的伤?

    他的伤,最起码都要尊品炼药师才能有办法,无间修冥只有一个尊品炼药师,可最近他不在无间修冥。

    这年轻人即便是炼药师,会是尊品?

    他不能武断决绝,在临天大陆,还是有很多具有天赋的年轻人,他知道,也亲眼见过,甚至,接触过。

    “当然是真的。”离夜想都不想直接回答,只要他肯说,当然可医好他。

    也不怕他伤好了反悔,她有她的对策,和这样的人打交道,还是要小心点为妙。

    不过这个冥王有点奇怪,想要看清楚他的脸,总觉得很模糊,好像有一层什么东西,迷糊了双眼似的。

    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的样子,还是不想让人认出他?

    这种情况,应该是某种功法导致的吧,丹药只能改变样子,不能做到这样。

    纳兰清羽含笑看着离夜,将那着急紧张的神色尽收眼底,没有再说话。

    看来,夜儿是想到办法了。

    “给我足以让我信服的东西。”眸光转动,说话间,武湮朝着纳兰清羽看了一眼。

    纳兰清羽,即便他不说话,也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势,让人随时感觉到压迫和强大!

    尽管他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很愉快,但不得不承认,邪尊,和传说中一点都不一样,是比传说中更可怖!

    还有这个年轻人,越看越不简单……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竟让他心里觉得有几分不安,要小心提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种不安的感觉,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过了。

    信服的东西,他说的是炼药师徽章么?

    离夜伸手一掏,坚硬的徽章落在手心,她拿起徽章伸出手,放到武湮面前。

    “你现在相信了吗?”离夜拿着尊品炼药师徽章,虽然她不怎么喜欢佩戴这东西,但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它能起到关键作用。

    这个世界,就是认徽章不认人,看到徽章什么都好说,在别人怀疑自己身份的时候,把徽章拿出来,什么都不用多说,简单粗暴!

    尊品……

    熟悉的图纹映入眼帘,武湮慢慢抬眸,重新将目光放到离夜身上。

    “我答应你!”龙族通道罢了,他既然是无间修冥的王,怎么可能连这些都不知道!

    既然是交换条件,那还有什么不可以?

    “好!”离夜握紧徽章,放下手臂,眼中闪过笑意,扭头看向纳兰清羽。

    四目相视,眼中都带着笑容,有了龙族通道,就能尽快去往龙族,拔除融骨钉!

    “带他会冥王宫殿,需要帮忙么?”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指向下面,纳兰清羽含笑看着武湮。

    他身上的伤,应该不足做到吧,下面的人要不是被捆绑住,可能早就逃掉了。

    “邪尊若是出手,当然是再好不过。”武湮点点头,以他现在的情况,除非是在这里杀了冥王,不然还真不能就这么带冥王回宫殿。

    “轰——”

    一道黑影从天边划过痕迹,然后直线往地面下掉落,可才掉到一半,布满暗红鳞片的长尾扫过长空,甩在他身上!

    “噗!”

    何栖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暴击,狠狠吐出一口鲜血,气息乱窜,他感觉整个人都要晕厥了。

    三头大尊皇,一头尊皇,即便他是高级灵尊,也吃不消这样的攻击。

    “撕碎他!”水麒麟忿忿道,庞大的身体飞扑过去!

    巨爪划破空气,空中闪过五个狰狞的爪痕,紧接着利爪撕裂血肉的声音响起。

    “啊!”

    何栖的左手,被那利爪狠狠撕裂,痛苦的叫声,响彻周围,直冲云霄!

    只见他满头冷汗,脸色苍白的如白一样,汗水早已将衣服寖湿了一层又一层,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天空中。

    “让你打老子的脸!”说着,水麒麟又是一次狠攻!

    “你……”

    “让你骑到老子背上!揪老子的毛发!”

    “让你们这些人类总想着契约老子,老子撕了你!”

    每说一句话,水麒麟就是一次攻击,每次的攻击都比上一次狠辣,但它眼中的怒火和暴戾,却在一点点消失。

    小八,赤魅,黑冥血炼狮退到十几丈外,静静看着身受重伤,已经毫无反击之力的何栖,嘴角狠狠抽动。

    这什么水麒麟,心里的怒火愤慨,不止是针对这一个人类,是针对所有打它主意,然后对它大打出手的人类。

    不巧的事,这个人类运气不太好,在他快要得手的时候,遇上了离夜。

    离夜不但契约了水麒麟,还承诺会让它撕碎这个人类,水麒麟早就想发泄心里的不满,当然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然后这个人类就注定悲剧了。

    抵触人类的玄兽,它们见过不少,毕竟以前它们也是抵触的,可这么怨恨人类的,还真没见过几头。

    若不是它和离夜契约了,如此暴戾的玄兽,它们不会让它留在离夜身边。

    “这头水麒麟的气息好像在变化。”离夜眉头紧紧蹙起,每攻击一次,它的怒火虽然消了很多,但气息比以往更为暴动!

    以至于……

    离夜探入丹田,看着那一团即将炸开的灵力,好像,好像她要晋升了!

    丹田处突然暴动,离夜并不奇怪,在她伤好了一后,就感觉身体的饱和,当时她就知道,自己晋升中级灵尊,只差一个契机!

    灵力在离夜身体暴涌,以飞快的速度旋转开来,然后旋力加大,冲破身体!

    旋力猛然冲开,纳兰清羽和武湮眸光闪烁出惊讶,迅速后退!

    天地之间,那一抹纤细身影笔直傲立,她纹丝不动站在那,四周灵气疯狂席卷,涌入她的身体!

    灵气不管来多少,她都能完全吞噬,但落入她身体里之后,却如同沉入大海,一点浪花都不曾泛起。

    “居然在这个时候晋升!”武湮汗颜道,他知道晋升随时可能出现契机,可这会不会有点太不分场合了,突然就开始晋升!

    “那头水麒麟的气息,已经慢慢转化,看来在你们的掌控下,它已经变成了凶兽。”纳兰清羽双手抱臂,慵懒斜视着奋力撕咬的水麒麟。

    凶兽,有些是天生的,有些是后面转化的,让寻常玄兽转化成凶兽,有很多可能,眼前的也算是一种。

    “邪尊,你能告诉我,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吗?”武湮像是没有听到纳兰清羽的话,反而道,那种熟悉的感觉,他并不陌生。

    是那个家族的人么?若是那个家族的人,拥有这样的天赋,就不奇怪了。

    纳兰清羽顺着武湮的目光看去,眸光落在离夜身上,溢出淡淡的笑容,冰冷的轮廓稍稍软化。

    “她是本尊的女人!天穹峰的尊王妃!”

    话语霸道到了极致,仿佛是在宣示昭告天下!

    纳兰清羽的话刚落下,武湮就皱起了眉头,心里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抢走了一样,甚至……

    他抬头看了看纳兰清羽,突然觉得这个男人有点不顺眼,怎么回事?

    就算是那个家族的人,也不该出现这种感觉,自己不是应该觉得惊奇,毕竟那个年轻人身穿男装,尽管俊美无双,但不难看出他的确是男人,邪尊却说他是天穹峰的尊王妃?

    女子么?

    旋转开的灵力,以极快的速度重聚丹田,离夜慢慢睁眼,眼中闪过一缕银光,她嘴角缓缓勾起弧。

    中级!

    这次晋升还挺快的,她感觉,就是一闭眼,一睁眼,然后就晋升了。

    离夜这话,要是被其他人听到,非得气死。

    你这一睁眼一闭眼,之间发生了多少事!可你小子居然没有半点感觉,就只觉得是一闭眼一睁眼的事!

    这算什么,算什么!?

    “嘭!”

    爆炸之声传来,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离夜抬头看去,嘴角上扬的弧线僵住。

    凶兽!

    将心里的怨气都发泄出来,水麒麟竟成了凶兽,而何栖,真的被它一点点撕碎了!

    看来她突然晋升,是因为水麒麟的转变了。

    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小八它们同时看了一眼离夜,然后天空中闪过波动,三道身影消失,只留下气喘吁吁的水麒麟,它全身充斥着暴戾的气息,一双眸子,红的滴血!

    “水麒麟,他连凝聚灵体的力气都没有了,够了!”离夜平淡开口,但语气中却透着不可忤逆的命令!

    强者死后,成为灵体也是需要力气的,灵体的力量也没有生前强,所以只要被发现,还是能被杀死。

    所以不是每个灵体,都能存活下来,都能强大依旧!

    水麒麟缓缓扭头,看向离夜,面带凶狠,仿佛连离夜都想撕碎。

    “怎么,你还想对小爷出手?”离夜双手抱臂,不退反进,“别忘了,你是小爷的契约兽,即便你是凶兽,也改变不了,我死,你也得死!”

    水麒麟就这么看着离夜,像是没有听到她所说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它身体轻微动了一下,然后回到了契约空间!

    武湮甩开心里那种感觉,双手慢慢放到身后,威严十足的声音响起。

    “如此,两位就请吧。”

    这里总不是说话的地方,也不是疗伤的地方,先回无间修冥再说。

    纳兰清羽眸光微动,脚步挪动,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武湮看到这一幕,随即也挪动了脚步,空中残影掠过。

    两人几乎同时,走到了冥王身边,各伸出一只手放在冥王肩上,将他钳制!

    离夜看着不远处的何栖,手指间燃烧起血红色火焰,她将火焰甩出,空中是划过一道红色弧线,不远处,早已残破不堪的何栖,被血红火焰包围,熊熊燃烧!

    然后三人同时往一个方向走去,很快就离开了那座巨峰,再也看不见。

    空中火焰燃烧,直到最后一点火光燃尽,血红莲花在空中慢慢成形,看了一眼被烧得连碎屑都没有留下的男人,一阵轻啧。

    灵尊就是灵尊,四头玄兽合力才对付他一个,要不是水麒麟突然转变,成了凶兽,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分出胜负。

    不过灵尊级别,已经是这个世界的巅峰了,的确是不好对付。

    可,巅峰也有强弱,弱者还是会死在强者手下!

    大尊皇,在玄兽之中,也算是巅峰的存在,一头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四头,他哪里还能打过。

    磅礴庄重三座宫殿屹立于眼前,离夜和纳兰清羽并肩站立,傲立在天地之间!

    武湮站在一旁,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便收回了双眸,看向前方。

    “卫恒!”他沉声一喝,空气中隐约出现几丝波动。

    左手边的宫殿,一道灰色身影掠过空中,走到他面前,单膝单膝而跪,甘愿臣服!

    “把他关进冥牢,你亲自守着,不许任何人接近他半步。”这里毕竟还是冥王的地方,尽管他已经完全掌握,可谁知道,会不会有漏网之鱼。

    “是!”卫恒起身,抓过昏厥过去的冥王,往宫殿下方走去。

    “冥牢,是什么地方?”离夜好奇问道,能关住一个九尊巅峰的冥王?

    九尊巅峰!

    如果说上任冥王是九尊巅峰,那现在这个也是,否则怎么把他赶下去,自己坐上冥王之位!

    九尊巅峰,离她还很远啊!

    “那是无间修冥最可怕的地方,多强的高手进去,都逃不出来,你若是想参观,本王可以奉陪。”强而有力的声音传来,震慑着心魂。

    离夜一阵无语,她没事去这种地方干嘛,没那么无聊,她很忙的!

    “冥王,还是找个地方,医你身上的伤吧,我们的问题,你也可以同时回答,我们着急走。”离夜轻笑。

    灵体的伤,治疗起来,是比较麻烦。

    武湮眯起双眼看向离夜,沉声道:“看来,你已经有办法让我在医伤的同时,告诉你去龙族通道了。”

    “是!”离夜直认不讳!

    ------题外话------

    来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