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此子,不凡!
    试试?

    何栖拉起袖子,一脸不屑轻蔑的模样,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睨视着离夜。

    试试就试试!他堂堂高级灵尊,难道还怕一个年轻小子不成!

    “水麒麟,你不是想要撕碎他吗?现在给你个机会动手。”离夜双手很自然交叉在胸前,冷笑斜视着何栖。

    他,会后悔这个决定的!

    “喂,人类,你要清楚,我刚输在他手里,在实力上,我还差点!”水麒麟急忙道,虽然它心急报仇,但也有自知之明。

    知道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再送上门,这不是自己找虐!

    “我说过,你是我的契约兽!再说,你可是麒麟,还怕一个人类么?”离夜露出一抹桀骜不羁的笑容,她的玄兽怎么会让人随便打伤!

    离夜的话落入耳中,水麒麟也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冲出去厮杀的冲动。

    也许,这个人类身上,就有这种力量!

    她嚣张,她轻狂,可她那理所当然的模样,跋扈狂拽的话语,会给人,给兽一种错觉,仿佛她天生就该如此!

    “吼——”

    兽吼之声震动在天地之间,天空中掀起罡风,滚滚汹涌!

    水蓝色狰狞的身影,从天而落,直扑何栖!

    巨吼响起,几人猛然抬头看天,何栖看到突然出现的水麒麟,先是一愣,随即脸上的笑容就更不屑了。

    手下败将,不足为患!

    卫恒和玄冰诧异无比看着突然出现的水麒麟,一下子都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水麒麟,不是说,它不想来?

    何栖冷哼看了一眼离夜,他小子以为靠这么一头玄兽,就能杀了自己,痴心妄想!

    既然冥王的护卫,都不相信水麒麟被契约了,那他就杀了这头水麒麟,让他们知道,到底谁才是契约了水麒麟的人!

    灵力在身体内涌出,强势的力量,充斥着空气,汹涌翻滚!

    何栖想都没想,直接迎上水麒麟的攻击!

    “你们住手!”玄冰急忙叫道,现在不是他们对打的时候,这里是冥王宫殿的势力范围,哪里是他们可以随便放肆的!

    “轰——”

    一声震动从空中炸开,强骇的力量,从天空中肆意狂舞,飞溅狂狷!

    玄冰才走出一步,在这股力量的阻力下,硬是停了下来。

    “卫恒,赶紧阻止他们!”玄冰的拉了拉卫恒,看着突然打起来的一人一兽,冰冷的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

    主子和那个灵尊对战,对冥王宫殿的影响已经够大了,这要是再打起来,那会有什么后果,她是没办法想象的。

    “这次,没那么容易阻止,感觉水麒麟的气息,强了很多。”卫恒皱眉道,难道水麒麟晋升了?

    怎么会,明明刚才还没有晋升的先兆,不可能这么短短的时间就会晋升。

    底下突如其来的震动,让更高处对战的两个人,猛地低头看去。

    当纠缠的一人一兽落入眼帘,他们同时皱起了眉头。

    夜儿!

    水麒麟?

    “冥王阁下,还要继续吗?你的身体,应该支持不了多久了。”但是,他也支持不了多久。

    融骨钉的影响,正在寸寸退进!

    “说我,你又好到哪里去?打,为什么不打?”冥王冷哼道,总之,他是绝不会把那个人给是眼前的这个人!

    他受了伤,对方也一样!

    “很好!”纳兰清羽眸光冰冷,薄凉的声音,让四周空气顿时冷冽。

    非得分出胜负,他就奉陪到底!

    离夜含笑站在一旁,目光落在远处被捆住的冥王身上。

    “小水,一对一的方法有很多种,有一种是一个对一个,还有一种是一群对一个,懂?”离夜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水麒麟的脑海。

    小水……

    水麒麟脚下一踉跄,脚下水雾消散,差点它就这么从高空掉下去。

    幸好它及时稳住,不然这场对战,不用打,它就摔成肉饼了。

    不过,她的话是什么意思?的

    百忙之中,水麒麟匆匆看了一眼离夜,何栖的攻击力袭来,它从天空飞跃而过,险险跳开!

    “你可以考虑,要不要我帮你叫几个帮手什么的。”离夜的声音继续响起,这一次,水麒麟几乎是秒懂。

    离夜笑看着水麒麟,当然它也可以选择单打独斗,但是这个人的下场,却只有一个!

    他,不可能活着!

    先不说她承诺过水麒麟,就她说放他走,水麒麟也不会同意,只会撕碎他!

    影响她的计划,他是成功了,但只会让他死的更快!

    清羽多伤一分,他就死的越惨!

    一群打一个!

    这个主意,听起来好像是不错,反正它只想撕碎这个男人,从没想过用什么光明正大的方法撕碎他,只要撕碎他就好!

    想到这里,水麒麟眼中露出一抹阴寒的笑意,全身一股强大灵力震开。

    在这股强力之下,它和何栖的距离,瞬间拉开!

    何栖不解看着突然退开的水麒麟,然后没有犹豫,直接追上去!

    他可不会给水麒麟半点喘息的机会,本来想留着它的命,怪只怪,它不该随便和人契约,也跟错的人!

    “要!为什么不要!?”水麒麟大声吼道,只要撕碎这个人类,它不介意用什么方法!

    在人类的世界那么长时间,它早就受够这些人类一个两个来找自己,以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想要契约它!

    却没有一个人类,会和它的契约主一样,问它,它想要什么!

    它想要,它想要杀光那些,以各种借口,各种冠冕堂皇,又高高在上和它说话的人类,就像是和他们契约,是它莫大的荣幸!

    它乃堂堂麒麟,即便不是上古之兽,也是麒麟之身,也有麒麟之怒!

    麒麟之吼,震动天地,威慑之力,传之千里!

    巨峰群山之间,汹涌波涛之力,滚滚而来,狂呼肆意!

    水麒麟并不是传声给离夜,而是开口大吼,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听到它的声音。

    威压之力轰然炸开,山林之间,一声声兽吼传来,大地震动,群兽回避!

    什么情况!

    玄冰和卫恒低头看着脚下,看着山林之中纷纷逃窜的玄兽。

    它们如临大敌似的,纷纷逃窜!

    “小狮子,出去,去帮忙。”离夜淡淡开口,挑眉笑道。

    既然是一对一,那就不能只是它们两个……

    “我靠!人类,我哪里小了!”黑冥血炼狮不满道,它哪里看起来小了!什么小狮子!?

    “去帮忙?”离夜满头黑线重复道。

    黑冥血炼狮咬碎了一口利牙,所有的不满只能全部咽下去。

    她是契约者,她说了算!

    忍!

    一失足成千古恨,它到现在才明白人类为什么会说这句话,太贴切了!

    “吼——”

    天地之间,又是一声兽吼传来,天空中,巨大身影重重落下,天边掀起翻滚的飓风!

    玄兽!黑冥血炼狮!

    卫恒和玄冰一脸呆愣看着,黑冥血炼狮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不是水麒麟和何栖的对战,怎么会有黑冥血炼狮出来帮忙?他们也没听说,水麒麟和黑冥血炼狮的关系这么好啊!

    “黑冥血炼狮!”何栖看都突然出现的黑冥血炼狮,脸皮狠狠抽动,整张脸都黑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黑冥血炼狮会出现在这里?看着架势,是来帮忙的,看它的举动,明显是来帮水麒麟的!

    “你们几个,有谁醒了,就赶紧起来,干活了。”

    慵懒的声音传进契约空间,一点一点扩散,余音袅绕。

    “离夜,黑冥血炼狮,大尊皇级别,水麒麟,尊皇级别,它们两个联手,不能打不过一个灵尊。”赤魅轻咳一声,缓缓睁开眼睛。

    还真是,装睡一会,就被离夜给发现了。

    “就你一个醒了?”离夜淡淡问道,她前两天明明感觉到好几道气息苏醒。

    “我醒了。”小八回答道。

    契约空间并不相连,离夜说话所有玄兽都能听到,但在自己契约空间说话的玄兽,只有它和离夜能够听到,契约的玄兽是听不到的。

    “赤魅去,记得,撕碎他!”离夜含笑说道,刚刚要不是他,她说不定都把冥王抢过来了。

    撕碎?

    赤魅想了想,才开口道:“知道了。”

    不就是撕碎,很简单的事!

    天空中,又一声彻天巨响响起,众人惊悚,黑色巨影袭来!

    还来!

    看到突然出现的巨影,众人再次呆滞。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玄兽,水麒麟一个,召来这么多伙伴?这可能吗?

    被契约的玄兽要是能召集玄兽,这世界还不大乱,这现在这的确是出现两头玄兽,还不知道是怎么出现的。

    黑亮的眸光转动,离夜看了一眼震惊中的玄冰和卫恒,脚步转动。

    “飞云步!”

    残影从空中掠过,如同一条线化作的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消失在两人面前。

    “不好!”

    玄冰和卫恒感觉到身边波动,猛然回神,然而离夜已经消失在了眼前,往对战的空中走去。

    离夜直奔对战两人,没有选择被捆绑主的冥王。

    手掌翻转,吾邪出现在她手上,蓝色剑气狂横四散,杀伐之力,狂狷席卷!

    “修冥幽罗杀!”

    空气暴走,顺势滚动,冰冷刺骨,又如同沸腾的开水,在天空中跳动!

    这一招平时在其它地方,看起来平平无常的招式,在无间修冥使用出来,力量暴涨,攻击之力,完全是以前的两倍!

    离夜脚步怪异,身法诡异在空中穿行,每个任何人阻挡下她的机会!

    杀伐之力,直逼冥王!

    正在难分难舍的两个人,感觉到一道猛烈攻击袭来,掌力震出,两人立即后退!

    “嘭!”

    几股灵力撞击在一起,巨响响彻天地!

    余力毫不留情的飞射开来,如一把把利剑,从天边飞旋!

    看到分开的两个人,离夜飞速走到纳兰清羽身边,拉住他的手,生命之源流窜进他的身体。

    “没事吧?”离夜担忧问道,看着纳兰清羽额上密布的冷汗。

    该死的何栖!

    “没事。”纳兰清羽摇摇头,生命之源迅速流遍全身,他的脸色这才好了一点。

    看了一眼纳兰清羽,离夜抬头冷冷看向对面的男人。

    “我说……”刚说出两个字,离夜立即怔住。

    这是……

    怎么会!

    “你不是说,冥王的契奴一般都是活人吗?”离夜靠近纳兰清羽,声音没有压低,不管她怎么压低声音,对方都能听到。

    纳兰清羽慢慢回头,看着离夜,然后无奈的笑出了声。

    这一笑,苍穹失色!

    “他是个例外。”他也不是很明白,按理说,冥王的契奴都是人类,但这个却是灵体。

    “年轻人,我记得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对战!还有你小子,你居然偷袭!”冥王大袖一挥,将余力震开!

    他们两个,还真是……

    纳兰清羽慢慢扭头,看向冥王,“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是我们两个的对战?”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无辜道:“我没有偷袭,只是把你们分开了而已。”

    冥王没有再说话,就这么看着离夜,四目相视!

    当眸光接触到的瞬间,突然,心口重重跳动了一下,陌生的情绪,从左边心脏蔓延开来。

    怎么回事?

    离夜无声收回目光,伸手抚上胸口,那是什么感觉?

    “夜儿?”纳兰清羽轻唤道。

    轻咳一声,离夜放下手,主动开口,“冥王,我们两个没打算和你抢杀前任冥王,阻止你,只是想问他一件事而已。”

    现在是他们要问人家,还是主动点说明白。

    他们不能再这么继续打下去了,不然清羽的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借口!

    离夜轻啧一声,这什么冥王,怎么感觉谁都不信,不过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让他相信他们,的确是有点难。

    “不然我们做笔交易如何?”这样总会相信了吧。

    “不行!”冥王果断拒绝。

    唯独他不行!

    离夜拳头一握,深吸一口气,慢慢松开,也冷静了下来。

    “这件事你要是知道,我也可以不问他,同样的,我们也可以拿这件事和你做交易!”纳兰清羽指了指下面。

    要是他知道,何必问下面那个,他只想知道答案,问谁并不重要!

    “冥王伤的应该很重吧?要是你可以让你回答,或者是让他回答我们这个问题,我就医好你!”离夜继续道。

    冥王还是没有松口,就这么看着离夜,眸光深邃,外人根本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这双眼睛,很熟悉……

    眼神中闪烁的自信,锐利的锋芒,都似曾相识。

    见冥王还没松口,离夜咬咬牙,“大不了我们就在这里问!”

    要是再不答应,他们就只有一种办法了!

    抢!

    大不了鱼死网破,但一定要知道去龙族的路!

    “怎么,堂堂冥王,连这点胆识都没有么?”纳兰清羽冷淡说道,清风淡雨的语气,听不出有多紧张和担忧。

    他就像是永远这样,看上去无懈可击,没有弱点,翻手,便伏尸百万,覆手,人死万千!

    冥王的双眼,终于从离夜身上挪开,看向纳兰清羽。

    “你先告诉我,你是什么人?”这个男人,并不简单,但绝不是无间修冥的人!

    他都走到自己家门口了,自己连他的身份都不知道,一来就大打出手。

    但他身上的气势,却宣告着天下,他的不平凡!

    无间修冥要是有这样的人,冥王早就被推翻了,他也不用做十几年的契奴,隐忍活到现在。

    纳兰清羽顿了顿,开口道:“纳兰清羽!”

    简单却强而有力的四个字,瞬间,响彻天地!

    纳兰清羽!

    他就是天穹峰那个男人,名绝天下的邪尊纳兰清羽!

    也是,天下间,除了纳兰清羽,还有谁能有如此风姿,如此实力!

    底下的人,听到这四个字,早已是目瞪口状。

    邪尊!

    那个还都不用露面,在临天大陆,只要提起他都会让人胆战心惊的男人!

    相传他很少离开天穹峰,一直闭关修炼,但最近,不知道什么愿意,在临天大陆比以往要活跃很多。

    可他在临天大陆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突然到无间修冥来了?

    他们知道无间修冥,会有天穹峰的耳目,可也没听说,邪尊会亲自到无间修冥来啊!

    他到底,为什么而来?

    “那他呢?”冥王指向离夜,他又是谁?

    此子,不凡!

    ------题外话------

    嗯,两边都不知道对方不是,所以,所以,打起来了,哈哈哈哈…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