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他死,是注定的事!
    世上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睁着眼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的!

    他不知道!

    他敢说自己不知道,玄兽都被他契约走了,契约都形成了,他敢说自己不知道!

    他娘的,这人太无耻了!

    男人差点喷血,脸皮阵阵抽动扭曲,涨得通红。

    水麒麟慢慢让自己冷静下来,神色不自然站在那里,一时间,连自己要撕碎面前那个男人的怒火,有一点点降温。

    它这是契约了一个什么人,居然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整件事,他不是了解的清清楚楚么?

    玄冰他们几人,听到离夜的坦言承认,心里同时划过疑惑,狐疑看着离夜。

    他就这么坦然承认了,没有打水麒麟的主意,这可能吗?

    看了几眼离夜,赶来几人的目光重新落在地上男人的身上,当看清楚那个男人,他们几个脸上同时露出不悦。

    “你也要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玄冰冷声问道,又一个打水麒麟主意的人。

    他最好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就别怪他们不客气!

    “你们,你们这算什么护卫,水麒麟都被这家伙契约了,你们居然还来质问我!”地上的人爬起身,一身狼狈,指着离夜怒吼。

    他们居然还有这个时间来质疑他,他没有契约水麒麟,没有!

    契约了!

    几人同时看向离夜,眼中深处闪过诧异,随即心里就更疑惑了。

    一个人能这么快契约到是水麒麟,他们从水麒麟这边发生动静一直到这里的时间,连一刻钟都不到。

    还有,两个人之中,只有他身上有打斗的伤痕,这点,他要怎么解释?

    “人类,你最好做好让吾撕碎你的准备!”水麒麟怒斥道,和这个人类契约,它就是想着报仇。

    还没有哪个人类,能伤它如此之重!

    反正都是要被契约,它不介意跟谁契约,只要能报仇就好!

    撕碎……

    水麒麟话刚落下,男人顿时心里咯吱一响,头皮阵阵发麻,寒意陇上心头。

    完了!这下子是跳进这江河之畔也洗不清了!

    可,他真的没有契约到水麒麟啊!

    玄冰几人看向一脸愤恨的男人,水麒麟都开口了,现在这件事,不清楚也清楚了。

    好大胆子!

    “水麒麟,他真的打你的主意?”玄冰再一次确认,水麒麟都不认识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帮其中一个!

    “他想契约我!”水麒麟高傲一哼,看向那男人的目光,闪烁出浓浓的杀意。

    杀意不是假的,它的话也不是假的,不过只是真相的一部分而已,况且他们也没问,自己有没有被契约不是。

    “如此,你就跟我们去见冥王吧。”玄冰身边那个面带刀疤的男人终于开口,嘶哑的声音透着寒霜。

    冥王要契约的玄兽,他也敢打主意!

    找死!

    “喂,水麒麟,你怎么不说,这个人类契约你的事!”男人奋力反驳,一脸欲哭无泪。

    他说的是真的,他说的才是真正的事实!

    他们都已经契约了,这些人怎么就不相信呢?

    “你还敢跟吾说契约?”水麒麟张开嘴巴,发出一声怒吼,奋力一跃,直扑而去。

    男人不说契约还没什么事,一说到契约,水麒麟瞬间就怒了。

    你还敢提,你还敢说!

    本来水麒麟就想撕碎它,特别是想到这个男人,各种逼迫它,甚至为此还出手偷袭,它就更火大了,现在他还敢提起的契约,这无非是点燃了导火线。

    离夜如同局外人,站在一旁,静静看着,笑意点点加深。

    “玄冰,把他们分开。”面带伤疤的男人注视着离夜,沉声说道。

    “是。”玄冰应道,飞到敌对的一人一兽中间。

    “你,也要跟我走一趟!”玄冰去阻止对战的一人一兽,面带伤疤的男人,伸手指着离夜。

    今天这件事没弄清楚,谁也走不掉!

    “好啊!”离夜直视着那个人的眼睛,含笑回答。

    去冥王宫殿?

    有什么不能去的,反正她也是来找冥王宫殿的,有人能带路,她求之不得!

    这么爽快?

    男人收回目光,看向纠缠着的两人一兽,眯起了双眼。

    高级灵尊!

    那个想要契约水麒麟的人,竟会是高级灵尊!

    “统统住手!”他沉声一声呵斥,强大的灵力扩散开来,震慑四方!

    力量迎面扑来,离夜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稳住呼吸。

    这才是真正的巅峰灵尊!

    强者之威,不需要多华丽,如何修饰,简单的一句话,就能震慑天地,威震天下!

    在强大的威压下,两人一兽迅速往后退去,不再纠缠。

    水麒麟落在地上,准备承受这股力量带来的影响,可当它站落地上,才惊讶发现,自己办点事都没有。

    什么威压,什么震慑,在它这里统统都没了作用!

    人类灵尊实力人的威压,对它没用了?

    水麒麟低头看了看自己,脑海中忽然响起一句话,那话语,比巅峰灵尊的威压,还要来得震慑!

    “我北宫离夜的契约兽,不需要承受任何人的威压之力!”

    它猛地抬头看去,水蓝色的眼神中闪过震惊。

    这次它没有再承受威压之力,竟然是因为这个人类,它的契约者!

    水麒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但玄冰和那个男人,脚步连连后退,一阵头晕眼花。

    巅峰强者,谁敢忤逆!

    “你,叫什么名字。”巅峰灵尊指着不远处男人问道,威严十足,霸道无比!

    嘶哑的声音,就像是被撕裂开的一样,听起来很是刺耳。

    男人心口一跳,尽管不情愿,但在强者的压迫下,还是开了口。

    “何栖。”

    “你就是何栖?”玄冰皱起眉头,没先到无间修冥堂堂的强者之一,会偷偷闯进冥王宫殿,想要契约水麒麟。

    也是,在无间修冥这么多强者中,只有何栖没有契约到玄兽,他为人又好面子。

    “你呢?”男人扭头看向离夜。

    今天到这里的人,都得跟他会冥王宫殿!

    “离夜。”离夜轻描淡写说出两个字,那些压在她身上的灵尊威压,在造化诀之下,全部消散!

    “离夜?”

    玄冰和那人同时轻喃,他们从未在无间修冥,听说过一个叫离夜的人。

    从刚才开始,他们就在探究他的气息和实力,一开始觉得,最厉害不过灵王,但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探究出他的实力,他们才知道自己错了。

    眼前的年轻人,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无间修冥若是有这种高手,他们不可能不会知道,也就是说,他可能不是无间修冥的人!

    “不是要去见冥王么?几位带路吧。”离夜耸耸肩,不就是去见冥王。

    就不知道现在这个冥王,知不知道去龙族的路?

    “我不要去!”何栖奋力反抗,他不要去见什么冥王,要是见了冥王,他这条命还能有吗?

    反抗的何栖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去见冥王,离夜也不会放过他。

    正确的说是水麒麟不会放过他,会把他撕碎!

    面带伤疤的男人重重一哼,走到何栖身边,粗犷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了何栖的脖子。

    他们两个之间,只有一个级别的差距,但其中鸿沟深不可测,再加上和水麒麟一战,何栖早就受了伤,又哪里会是他的对手。

    “在我卫恒手下能逃走的人不多!”想要走,哪里有那么容易!

    卫恒!

    奋力反抗的何栖,怔了怔,他就是卫恒!

    “卫恒是谁?”离夜用神识问着黑冥血炼狮和水麒麟。

    何栖的表情就说明,这个男人在无间修冥很有名,偏偏她就是不知道无间修冥的事。

    “不知道。”两头玄兽异口同声回答。

    人类都不知道的事,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它们并不关心人类。

    “我去,我去!”何栖猛地咳嗽起来,脸色涨得通红。

    他去就是了,本想趁着现在这个时候,契约到水麒麟,可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人,把水麒麟给契约了!

    这个人还非常可耻的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妈的,等会见了冥王,看他还能不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他不知道!

    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信呢?明明水麒麟和他都契约了!

    “我不去!”水麒麟直接趴在地上,不肯走了。

    去见什么冥王,它就是不想见那个人类,而且是非常非常不想见!

    “随便你。”卫恒睨视了一眼水麒麟,心里泛出疑惑,如今的水麒麟,真的没有被人契约过?

    卫恒当它是玄兽高傲,不想去见冥王,也没有多想。

    水麒麟卧倒在地上,心里一阵嘀咕腹诽。

    去什么去!

    它这一去,那个冥王就知道它和人类契约了!

    明明那个什么冥王,就不是那么想要契约它,也根本没办法契约它,干嘛不放它走。

    现在好了,它真的被人契约了!

    离夜随着冥王宫殿的护卫,大步走去,离开之时看了一眼趴在岸边的水麒麟,直到他们走远,离夜才把水麒麟拉回了契约空间。

    一直笼罩在头顶的玄色宫殿,在一步步靠近,离夜环视着四周,将周围环境牢牢记在心中。

    这是一座巨峰,他们一直在巨峰山下,在刚才那个地方所看到的宫殿,也不是虚幻。

    精神力探入那座宫殿,离夜发现,宫殿里空无一物,什么都没有。

    “锵!”

    “砰——”

    清脆的声音传来,正在往冥王宫殿走的一行人,听到声音停下了脚步。

    卫恒和玄冰两人相视一看,脸色都不是很好。

    “对战了!”

    主子和冥王对战了!

    “就在这附近。”卫恒沉声道,怎么会这么快打起来?

    “要不要去看看?”玄冰紧张问道,其实他们也担心,主子身上毕竟有伤,在实力上本来就很吃亏了,再加上伤……

    卫恒犹豫不决,他也想去看看,但主子没叫他们去,再说有慕容晟在,还有方逆,方逆一直守在荆棘重地!

    “想去那就去,有什么好犹豫的。”离夜双手抱臂,斜视了他们两个一眼。

    他们这么担心的表情,难道打起来的是现任冥王?

    不是说无间修冥已经慢慢稳定,现在这个冥王也完全掌控无间修冥,怎么还有和人打起来?

    不管怎么说,能先见到冥王就是好的!

    也不知道清羽到了没有,两条路,既然她的不是通往冥王宫殿,那清羽的肯定就是了。

    “我不想去。”何栖很认真地摇摇头,能等会见到冥王,他不想现在见到。

    面子还是要有的,他到不怕冥王处罚,说什么他也是灵尊级别,冥王不会真的对他怎样,最多只是训斥两句。

    可是,面子,面子!

    被冥王训斥,被传出去他面子往哪搁,说不定连强行契约水麒麟的事也会被抖出来。

    “还是去看看吧。”玄冰提议道,已经路过听到动静,他们这样回到冥王宫殿,也会心神不宁,不如去看看。

    “嗯。”卫恒点头应道,他也这么觉得。

    下定决心的两人,带着离夜和何栖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从巨峰半腰绕过半圈,远处半空之上,黑白两道身影紧紧纠缠,打了半天,也没见谁占上风。

    而在两人脚下的一处地方,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男人凌空跪下,被铁索捆绑住,半点也不能动弹。

    “不是和冥王!”

    玄冰和卫恒看到已经被抓住的冥王,愣了愣,抬头看向高处。

    冥王在这里,他们主子穿着黑色衣服,那穿白衣服的人是谁?那实力,感觉和他们主子差不多,而且两人都没有用全力。

    主子他们知道,是受伤了才使不出全力,那另外一个呢?

    空中白色身影落入眼帘,离夜心里咯吱一响,她往前走出一步。

    清羽!

    他怎么会和现任冥王打起来的?

    空中对战的两人,横眉怒瞪看着对方,谁也不让谁。

    “他,我是不会给你的,他必须要死在我的手上!”他和冥王的契约还在,必须要他杀了冥王,冥王的死,才不会连累到他。

    纳兰清羽冷冷一哼,“我不想杀他,只是想问他几个问题!”

    同样的问题,他也会问眼前这个冥王,只是先后而已,他有必要这么紧抓着不放吗?

    “不杀,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无间修冥说这话的人多了去了,但想杀他的人,同样也多了去了!”他才不信这些!

    “你不信,那就只能以实力决胜负。”

    “好!”

    两人重重砸出一拳,两个拳头撞在一起,空中蓦然响起一声爆炸,他们往身后退去。

    听到空中的对话,后面走来的离夜他们,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为争一个被抓住的冥王打起来了!

    这两个人,他们说清楚不就行了吗?非得以拳头论输赢?

    离夜看向不远处拼命挣脱的冥王,眸光闪烁,她看了一眼身边的玄冰和卫恒,脚步微微转动。

    “你想干嘛?”

    脚步还没走出,身边一声大喝传来,离夜扭头看去,眼中闪过滚滚杀意。

    又是他!

    “你们干嘛?何栖,你说什么?”玄冰不耐烦问道,现在这种情况,这两个人还给他们添乱!

    何栖谦和一笑,然后回答:“没事没事。”

    他小子想逃走没那么容易,他要是不带上自己,就别想逃走!

    “小爷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找死!”离夜压低声音,滚滚杀意在眼中闪过。

    “找死,我好歹是高级灵尊,你想要杀我,还得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以为契约了水麒麟了不起!

    没实力就是没实力,这个世界,契约兽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实力!

    “你想试试吗?”。离夜冷声问道,她会让他知道,自己有没有本事!

    对付一个高级灵尊,她不是没有做过!

    况且,他现在,只是一个受了伤的高级灵尊,一场大战下来,水麒麟的体力元气已经通过契约之力和丹药,都已经完全恢复,而他……

    如今的实力,最多不过中级灵尊!

    他死,是注定的事!

    ------题外话------

    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打起来,关系看起来不怎么融洽啊,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