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无间修冥万里山河,一望无际,疆域辽阔,西为冰寒之川,南为潮热之地,北为荒原之丘,中间地势险峻,山峦崎岖,层岩叠嶂!

    西北南中四处,密布着各种天险,但存在在这四处,少不了人,玄兽,灵体,唯独东边,寂静的可怕,没有一点生机!

    东边天际呈一片玄色,在这片玄色中,一股磅礴强大的力量倾泻而下,方圆百丈无人无物再能靠近!

    百丈之外,两道身影并而行,缓步走来然后停下,注视着那一片玄色天际。

    “感觉有点不对劲啊。”离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靠近东边一点,就感觉身体重一分,要是再往前面走,不用怀疑,肯定会直接从天空上掉下去!

    纳兰清羽搂过离夜,平淡无常道:“所以我们没有再继续往前走。”

    冥王宫殿,哪里会让他们擅自闯入!

    “你的意思,那一片玄色之下,就是冥王的宫殿?”离夜挑眉问道,眸光斜视看向纳兰清羽。

    果然,冥王的宫殿不是那么容易闯进去,看来还得想点办法。

    “不是,冥王的宫殿在上面。”纳兰清羽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天空之上。

    天边那一片灰暗,就是宫殿造成的,冥王的宫殿,并不只是人们所知的那么简单,也没那么容易靠近。

    离夜双手抱臂,含笑道:“你应该找到去冥王宫殿的办法了吧?”

    他一路上这么冷静,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无间修冥的事,他肯定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

    纳兰清羽嘴角缓缓勾起弧线,薄唇轻启,“两条路,只是具体不知道哪一条才是正确的,接下来我们可能要分开走。”

    时间上有点赶,天穹峰在无间修冥的人,没能来得及确定这两条路其中,哪一条才是真正通往冥王宫殿的路,让那些人再探查这两条路,还不如他们自己来,这样还快点。

    融骨钉,不能再拖下去!

    “好。”离夜想也没想点头应道,两条路不确定哪一是通往冥王宫殿,当然要分开走,两个人一条一条路的找,这样太浪费时间了。

    他们没那么多时间,一条一条路这样找!

    “这个你拿着,有危险就捏碎它。”纳兰清羽拿出一块玉石,递到离夜面前。

    离夜接过玉石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这东西她见过一次,“这是注入你灵力的空间石?”

    只要她捏碎空间石,他就能立刻知道她在哪里,通过空间,很快就能找到她。

    “记住,遇到危险就捏碎它,不要勉强。”纳兰清羽不放心再次嘱咐,去冥王宫殿找冥王,路上不管遇到谁,都极其危险。

    冥王宫殿有限制,除了冥王宫殿的人外,都会受到影响,尽管这些他都告诉夜儿了,他还是有点不放心。

    “是是是,我知道了。”离夜把空间石放进储物手镯,连连应道。

    她会看情况而定的,在捏碎空间时的同时,她还要考虑已经在影响他身体的融骨钉,如今他每用一次灵力,融骨钉就会深一分。

    “这是路线,按照上面的走就行了,若是走到红色标志那里,还没有看到冥王宫殿,就立刻往回走。”纳兰清羽把一卷小巧的羊皮卷放到离夜手上。

    到了红色标志那里还没有看到冥王宫殿,就说明那条路是错误的。

    离夜打开羊皮卷看了一眼,随手收起,抬头应道:“好,那我先走了。”

    话落,她飞身走远,然而在空中没走几步,从头顶倾泻而下的力量,就束缚着她,逼得她不得不落到地上,只能以步行的方式,一步步走去。

    见离夜走远,直到再也看不到,纳兰清羽才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走出几十丈,他的速度明显减慢了很多。

    走在那一片灰暗之下,离夜抬头看了看天上笼罩的灰暗,挺直后背,站在灰暗之下,目光中的情绪变得严肃而又认真。

    “灵气浓郁之地,天地会产生异象,那这里的异象,是被宫殿影响还是被灵气所影响?”这里灵气浓郁,但灵气浓郁也不至于会这样,宫殿影响,宫殿会有这么大影响?

    悬在空中的宫殿不多见,也就中域几大势力有,邪尊大人的宫殿,也是悬在巅峰之顶,如天阙一样。

    不过不得不说,天穹峰的确是厉害,连人家悬挂在空中的宫殿,都能找到正确的路。

    叹了口气,离夜动了动如同被灌了铅的双腿,眉头紧皱,然后才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到底是一座怎么样的宫殿,居然这么怪,周围的力量牵制着全身,走进灰暗笼罩的地方,身上就会承受一股压迫,还好,只是双腿重了一点,其它没什么影响。

    分岔路!

    离夜停下脚步,看着面前一条往上,看不到尽头的山坡,另外一条是往下是山沟,两条路看上去没有什么特别,离夜再一次打开羊皮卷。

    “下面?”看着羊皮卷上直的方向,离夜眨了眨眼睛,下面那条通道,毫不迟疑往前走去。

    就当她靠近通道之时,如灌了铅的双腿,突然变得轻松,她惊奇停下脚步,低头一看,灵力在双腿上流转,她立即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突然变轻松,应该是走对了!

    山沟溪流潺潺,离夜飞踏溪流旁的岩石上,速度极快,眨眼已经走出了几十丈,眼看着就要走过面前溪流山沟,密麻交错的荆棘,霸道纵横,将前路全部挡住!

    离夜停下脚步,手掌翻转,吾邪出现在她手上,只见她拔出吾邪,凌空挥剑,蓝色剑气伴随着强大的灵力直逼荆棘而去!

    “哗啦——”

    “轰~”

    挡在面前的荆棘,轰然断裂,漫天洒落而下!

    看着挡在面前的荆棘断裂倒塌,红唇缓缓勾起一抹轻笑,离夜将吾邪收入剑鞘,再次往前走去。

    然而还没走出一步,银光笔直划破,空气如被划破的海浪,被分割成了两半!

    有人!

    离夜看着直逼而来的银光,眸光微变,拔出吾邪,直劈而下!

    蓝色弯刃在空气中旋转而过,瞬间分开十几把,迎上飞来的银光,砍在其上!

    “砰——”

    力量相撞,骇人的爆炸在空中炸开,天空炸开绚丽的光芒,大地笼罩上一层银白光芒,刺眼夺目!

    “轰——”

    余力震开,宛若无数流箭,往四面八方飞射开来,每每落下,大地都会产生几分剧动,紧接着尘土飞扬,平摊大地出现不少狰狞坑洼!

    “轰隆隆——”

    周围树木花草,连根拔起,拦腰折断,瞬间变得米分碎!

    “谁!”

    离夜眯起双眼看着银光飞来的方向,刚才的力量,很强,往弱的估算,应该是高级灵尊,要是再强一点,那应该到……巅峰!

    通往冥王宫殿的路上,遇到灵尊……

    离夜心里咯吱一响,运气不会这么好吧,难到是遇到了,那两个所谓的冥王之一!

    “阁下想必也是想去冥王宫殿,如此,你我各走各的,互不相犯!”荆棘深处传来醇厚的声音,声音传来,就连空气都阵阵抖动。

    站在荆棘深处的人,看着满地狼藉,阵阵凌乱。

    他才刚小心翼翼以为不惊扰到其他人,走过这满地荆棘,结果突然就来一股力量,把这满地荆棘砍断。

    可是,可是居然半点事没有发生!

    那他那么小心,浪费那么长时间,不就是白浪费了,这就是普通的荆棘!

    各不相犯?不是冥王!

    离夜这才收起吾邪,沉声应道:“该是如此。”

    原来不止是她和清羽想找冥王,其他人也想找,那她这算是找对路了?

    离夜继续往前走,不管走没走对路,先走到红点标记好的地方处再说,现在说什么都还太早。

    白色身影很快就穿过了,洒落满地荆棘的深处,顺着地图的方向直奔而去。

    直到他们走远,洒落在地上的荆棘,如同重新附上生机,落在地上的荆棘没入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发芽,成长,壮大!

    而斩断的地方,重新生长出新的枝蔓,将宽阔大道,再次拦截斩断!

    九天之下,气势磅礴的三座玄色宫殿悬空屹立,在宫殿一旁,三股瀑布飞流而下,形成一条宽阔河流,澎湃汹涌!

    宫殿之后,一座巨峰如同刀锋利剑,直插云霄,见不到顶端!

    在那一片灰暗之上,这就像是另外一片天地,还无间修冥毫不相干的地方。

    几道身影匆匆从宫殿下方的灰暗出走出来,直奔三座宫殿,中间那一座而去,神色紧张。

    “主子!”

    几人在宫殿门口单膝跪下,身穿黑色大斗篷,面带银色面具,微微垂首。

    “找到他的下落了?”声音传来,四周顿时一片肃然寂静,除了他的话,再也听不到其它的声音,就连呼吸声都没有!

    “他正在穿行荆棘重地!”为首的人急忙说道。

    走过荆棘重地,基本上就是走到了宫殿的范围,很快就要走到宫殿来了。

    不愧上一任冥王,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他已经逃脱,如今竟大摇大摆走过荆棘之地,没有半点想隐藏自己的样子。

    冥王他就那么自信,自己能夺回无间修冥的权力?夺回自己的一切?

    他们主子这么多年的策划,走上现在的位置,冥王以为,只要他来了,就能重新登上冥王之位?

    痴心妄想!

    “荆棘重地!”四个字一字一顿传出,四周震动!

    宫殿外单膝跪下的人,身体一颤,急忙低头,全身紧绷。

    “冥王到底是小看的我,还是高看了自己?”到此时此刻,他还敢来冥王宫殿,妄想以靠自己以前的权威,夺回自己的权力!

    听到这话的人,无一人敢应答,静静跪在原地。

    “玄冰,你留在冥王宫殿,慕容晟随我走一趟,我们就去见见这个‘主子’,看他想用什么办法再次走向冥王宫殿!”天际一道黑影走过,宛若一道黑色闪电划破天边!

    “是!”

    两人齐声应道,随即跪在地上为首的身影,迅速起身,跟上从天边走过的身影。

    直到两人离开走远,跪在地上的人才站起身,往他们离开的方向看去。

    “玄冰统领,主子只带慕容统领去,够吗?”以前的冥王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再加上上次对战,主子身上留下的伤,还没完全好。

    玄冰身后的护卫小心翼翼问道,心里不由地紧张。

    玄冰面无表情走向宫殿,冰冷说道:“不要质疑主子的决定,这也不是你们该想的!”

    主子,怎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是!”所有护卫异口同声,后背冷汗直流。

    也是啊,现在的主子,不是以前那个跟在冥王身边的契奴,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实力,足以和冥王比拟,甚至将冥王踢了下去,自己掌控无间修冥!

    这样的人,岂是他们能够随便质疑的!

    还有这突然出现的几个统领,以前他们都没听说过,却是如今这个主子的得力干将,而他们带来的手下,全都是灵皇级别,这些人将三座宫殿的人,治的服服帖帖!

    冥王留下的那些心腹,早就被斩杀殆尽,一个也不曾留下!

    现在的主子,就是拥有这种雷厉风行的手段,外人得知现在的冥王打开各处通道,以为他是好人,但只有冥王宫殿,他们这些亲眼见过的人才知道,如今的主子,比以前的冥王更可怕!

    他能隐忍,十几年,十几年的契奴,期间冥王吩咐什么,他都就去做什么,没有半点反抗!

    他有手段,在他隐忍的时间里,培养出的人,全都是灵皇级别!

    他够狠辣,反抗他,质疑他的,一个不留,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将三殿来了一次大换血,完全掌控冥王宫殿,完全掌控无间修冥!

    “好像另外一片荆棘地,也有人闯了进来。”玄冰看向另外一个方向,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片寒霜杀伐。

    最近冥王宫殿的客人很多,活着离开的却没几个!

    荆棘重地有两个,一个是进入冥王宫殿的,一个却是进入死亡之地!

    “吼——”

    一声嘶吼传来,声音直插云霄,惊天动地!

    宫殿外站着的人纷纷一愣,随即脸色惊变,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这这……

    出大事了!

    “发生什么事了?”众人面前的宫殿打开,身穿灰衣的男人走出来,瞬间便到了玄冰身边。

    随着他走出的脚步,身影逐渐显露,容颜暴露在空气之中,在那张英俊的脸上,一道狰狞的刀痕,从左边斜到右边,看上去可怖至极!

    “应该是另外一边的荆棘地出事了。”玄冰着急回答,听刚才的动静,守在那片荆棘地后的玄兽,不是受重伤就是死了!

    “去看看!”

    男人冷声说道,脚步迈过,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不知所踪!

    忽然,宫殿外的身影消失,只留下一阵微风轻拂而过。

    修长纤细的身影,站在一片灰暗之下,离夜抬头看天,面前飞流瀑布,脚下江河奔腾,像是从天河流落而下。

    “是走对了吗?”离夜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羊皮卷,她脚下的地方就是羊皮卷标记的地方,头顶就是宫殿。

    可是,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

    “离夜,你难道没有觉得,这里气氛怪怪的吗?”黑冥血炼狮语气僵硬开口,非常不习惯这么说话,和提醒一个人。

    它这是第一次啊第一次!

    要不是担心她死了会搭上自己,它是肯定不会多嘴的,契约摆在这里,他们是分不开的了,这辈子都别想。

    好死不如赖活着,就这样吧,这些天在她身边,看到她的所作所为,觉得这个契约者也还是不错的。

    “感觉到了。”离夜淡淡回答,刚刚在百丈外看到的天边,隐约有三座宫殿,但这里只有一座。

    现在也就是说,她这一条是错的!

    走错了……

    “吼——”

    一声痛苦嘶吼清楚响起在离夜耳边,顺着声音看去,就看到一头伤痕累累的玄兽从天而落。

    “嘭!”玄兽是重重掉在江河岸边,岸边湿泥立即塌陷,玄兽眼看着就要掉落进滚滚河水之中!

    就在这是,玄兽背上,站起身影高大的男人,他双手揪着玄兽脖子上的毛发,灵力在手上爆发开来!

    “吼!”

    玄兽又是一声痛苦嘶吼,往下掉落的身体,立即跳起,走向岸边!

    “你还想逃到哪里去,告诉你,这次我就是为你而来!”男人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双手凝聚出灵力,又是狠狠一拍!

    “昂!”

    玄兽仰头怒吼,还不忘扭头狠狠瞪一眼背上的男人。

    “你休想我和你契约!”

    余力在空中狂狷,肆意飞溅,江河的翻滚起涛涛巨浪,重重往另外一边推开!

    力量突然冲来,离夜一脸后退了好几步,看着紧紧纠缠在一起的两道身影,眼皮一跳,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从那爆发开的灵力看来,这个男人,就是刚刚走在她前面的,但是他刚刚说的是,大家都是去冥王宫殿的人,互不相犯!

    这里根本不是冥王宫殿,他明明知道,却故意说成是冥王宫殿,引她过来,有什么目的?

    想起纳兰清羽的话,离夜脸色一沉,把羊皮卷往储物手镯一扔,转身就走。

    然而还没走两步,男人的话传来,语气中透着得意洋洋。

    “水麒麟,我也不怕告诉你,这次我是有备而来,刚才有个傻小子跟我一起到这江河之畔来了,就算我契约了你,现在那什么冥王,也会以为是那个小子契约了你,等发现的时候,我早就跑了!”

    真是个笨蛋,连冥王宫殿在哪里都不知道,被他利用了也不知道,还傻傻跟着他到江河之畔来。

    等会他赶到这里,自己已经把水麒麟契约带走了,冥王宫殿的人赶来,也只会遇到他!

    说话的人忙着对付水麒麟,完全没有注意,他嘴里的“傻小子”正站在他身后,甚至在他说完话以后,离开的脚步停了下来。

    “离夜,我要是没理解错的话,他说的那个‘傻小子’好像是你。”黑冥血炼狮轻咳一声,讪讪说道。

    说离夜是“傻小子”,也不知道哪个笨蛋,连人家在他身后了还浑然不觉。

    离夜双手抱臂,嘴角含笑,从江河上空慢慢走下,每走动一步,在她身体周围流动的空气,就危险一分。

    “这位阁下,你刚刚说的话,要不要再说一次?”离夜盈盈轻笑,笑容完美到了极点,柔和的声音,轻盈动听,怎么看怎么和善。

    可当那话语响起,红莲和契约空间里的黑冥血炼狮,都只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如刀锋一样的寒意划过。

    纠缠对战的一人一兽,听到这声音,所有的动作猛地停下。

    玄兽背上的男人,猛然转身,当空中傲立的身影落入眼帘,他脸颊狠狠一抽,整个人都傻了。

    他他,他怎么在这!

    “我要是没听错,你说这头水麒麟是我契约的,是吧?”完美的笑容,在俊容上绽放,四周顿时黯然。

    男人僵在水麒麟背上,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莫名涌上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意。

    见男人不说话,离夜迈出脚步,大步走近,“如此,那就谢谢了!”

    灵力在手上划过,指尖出现一道血痕,鲜血从伤口飞出,在空中旋转了几圈,往趴在地上的水麒麟而去!

    不过瞬间,那一滴鲜血就没入了水麒麟额头,在一片浩瀚广大的黑暗中,银光闪过,将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连接在了一起!

    “吼——”

    血滴刚刚没入额头,水麒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二话不说站了起来,愤怒一声吼叫。

    站在他背上已经傻眼的男人,根本没料到水麒麟会有这个举动,就这么直接从水麒麟背上栽倒了下来。

    “人类!”水麒麟朝着离夜纷纷能吼道,要契约它,是不是要问问它同不同意!

    “你要是同意的话,我会以最快的速度医好你的伤,然后让你亲手撕碎他。”离夜平淡如常看着愤怒的水麒麟,伸手指向摔了个狗吃屎的男人。

    亲手撕碎他!

    五个字敲进水麒麟心里,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水麒麟眼中露出腾腾杀意。

    “吾同意了!”

    没入额头的哪滴鲜血,在水麒麟同意的同时,和它融合一体!

    “你!”男人看到这一幕,顾不得其它,急忙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水麒麟身上蓝光大作,他心里阵阵滴血。

    他忙活了半天,结果,给人家忙活了!

    “吼——”

    蓝光之中,水麒麟奋力一吼,强大的力量从他身上爆发开来,以它为中心,往周围震开。

    站在它身边的男人,感觉到那股强大的力量,急忙后退,脚下却不知道被什么给绊住,他一个没注意,重重跌倒在地!

    “契约形成!”

    四个字同时在离夜和水麒麟脑海中闪过,在那一片黑暗中,又多了一个契约空间!

    “我靠!”黑冥血炼狮看到这一幕,差点暴走。

    “不带这么玩的好么!又契约了一头!”她契约自己才多久,这就契约了第二头,这人是变态吗?

    水麒麟站在岸边,身上的从身体上闪过,在契约之力下,它身上的伤好了大半。

    离夜慢步走过,拿出一枚神元丹,朝着水麒麟扔去。

    “把这个吃下去。”

    水麒麟张开嘴巴,身体一跃,将丹药直接吞下去。

    空气中几丝波动缓缓而来,离夜挑了挑眉头,看着远处走过的黑点,越来越近。

    “水麒麟,在你撕碎这个男人之前,再做一件事怎么样?”离夜看向倒在地上,还没回过神的男人,眼中闪过狡黠的笑意。

    “你说!”现在她是契约者!

    “等会你就知道了。”离夜神秘一笑。

    走来的几道身影,匆匆而过,看到江河之畔的两人一兽,立即加快了速度。

    “水麒麟!你们果然是为来了水麒麟而来!”玄冰脸色一沉,语气变得冰冷,这是他们抓来为冥王准备的!

    冷冽的目光,在离夜和倒在地上那个男人之间扫视冷冽一眼。

    离夜无害一笑,双手摊开耸耸肩,“我刚到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倒是听到他说要契约这什么水麒麟。”

    啥!?

    水麒麟和地上躺着那个男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

    ------题外话------

    晚上还会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