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打到他说为止!
    &lt;=""&gt;&lt;/&gt;

    “砰!”

    黑夜入墨,在微弱星光下,两道身影从高空坠落,滚落到地上。----

    紧接着寂静无声的夜里,传来一声低咒和呻吟。

    “夜儿,你这样的投怀送抱为夫虽然很喜欢,但是能不能先起来?”纳兰清羽含笑说道,清风淡雨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带着几分痛楚。

    离夜趴在纳兰清羽身上,听到耳边响起的话,满头黑线坐起身。

    “邪尊大人,伤患要有点伤患的样子。”说着,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白色玉瓶,打开瓶盖倒出两颗丹药。

    “喏,把这个吃了。”离夜把丹药递过去,斜视着赖在地上不肯起身的男人,继续道:“邪尊大人,你这是打算赖着这块地不走了吗?还是让它负责?”

    从高空掉下来,然后就赖上它,不走了?

    “就算是赖,为夫也赖着纳兰夫人,一辈子赖着。”纳兰清羽伸出双手,环住身旁的离夜,一脸我就是不撒手的表情。

    离夜嘴角一抽,把丹药送到纳兰清羽嘴边,“张嘴,吃下去。”

    融骨钉果然还是影响到他了,可是……

    离夜伸出另外一只手,放在纳兰清羽身上,精神力探进去,舒展开的眉头再次皱起。

    他身上,不只是融骨钉的伤,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纳兰夫人,要不然你换种方式喂为夫?”纳兰清羽笑的邪魅而又妖冶,说话的语气充满了诱惑。

    换种方式?

    离夜也跟着笑了,绝代风华的容颜上,笑容完美到了极点。

    “目前有两种方式,一,就这么吃,二,逼你吃下去。”换种方式,当然可以,两种方式,任君挑选!

    纳兰清羽脸上邪魅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有没有第三种?”

    两种方式,他都不怎么想选。

    “当然有,你想试试吗?”离夜笑的无害而又迷人,轻柔的声音,勾着浓浓蛊惑。

    “啊~”离夜的话才刚落下,纳兰清羽就张开了嘴。

    第三种就不用试了,肯定不是他想要的那种。

    “早选择不就得了。”离夜把两颗丹药放进纳兰清羽嘴里,随即手指尖乳白色的生命之源在黑夜中跳跃蔓延。

    纳兰清羽嚼着丹药,药香在齿间流连,双眸注视着离夜,笑意直达眼底。

    “你老实交代,最近到底还发生了什么事,你这伤,虽然有部分是融骨钉影响,但更多是外力造成的,什么人干的?”离夜挑眉问道,眼睛深处闪过寒意。

    谁敢伤他,活腻歪了!

    双手轻放在纳兰清羽身上,离夜以精神力控制着生命之源,以最佳的方法,将生命之源逼入纳兰清羽身体。

    外伤可以在神元丹和生命之源下快速愈合,唯独融骨钉必须要快点拔出,只是……这个地方绝对不适合拔除融骨钉!

    “不是人。”纳兰清羽双手紧紧圈着离夜,身体换了个姿势,顺势枕在离夜的双腿上。

    “玄兽?”离夜皱眉,不太可能吧。

    虽然他的契约兽是中了融骨钉,但从气息看来,高等玄兽威严还在,哪里可能让那些普通低等的玄兽靠近他。

    “他们现在大概在地狱,又或许在天上。”他云清风淡回答。

    离夜:“……”

    也是,邪尊大人什么时候会放过伤他的人,死了就算了,不然她会让他们后悔在这世上走了一圈!

    黑夜中,清新的生命之源在两人之间流转,离夜专注医治着纳兰清羽,而他就那么静静看着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低哑迷人的声音响起,“夜儿,有件事要告诉你。”

    即便在来之前,他让人找过很多次,却始终没有任何线索。

    离夜保持着动作,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好像早就知道了似的,“我娘么?”

    “她……”

    纳兰清羽顿住,然后叹了口气,再次开口,“她失踪了。”

    谁也找不到她,她就像是离开了临天大陆,再没半点踪迹可寻。

    “怎么失踪的?”离夜淡淡问道,语气中听不出什么情绪,她冷静的可怕。

    “据离宫的人说,当日她解开封印,将第五家族的人击退,后面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但她留下话,让你别担心。”至少她留下了话。

    “这就好。”离夜松了口气,失踪,还不算最坏的消息,总好过被第五家族的人带走。

    奇叔被第家族的人带走,她找了那么多年,要是在把娘带走,她真不知道要找多久,去哪里找人。

    “离宫的人说,第五家族的人有对她说什么。”他赶去的时候,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一片狼藉的离宫。

    当时那种情况下,北雪儿若是不解开封印,只怕整个离宫都会覆灭。

    “也许,她是去找爹了。”离夜淡淡笑道,能让娘唯一不能冷静的就是她那个从没见过的爹。

    第五家族的人,真是太好了,又多了一条让她杀尽他们的理由!

    “至于北宫奇,他的伤已经没事了,他不愿意留在天穹峰,就送他去玄机城了。”两个地方相比之下,北宫奇更愿意在玄机城。

    离夜露出了然的笑容,含笑说道:“天穹峰太严肃,奇叔肯定不愿意留在那,他的实力恢复了多少?”

    奇叔想去哪里都可以,只要他没事就好,玄机城有师父在,不会有什么事。

    伤好了,但这么多年的囚禁,奇叔的灵力损耗严重,修为也会退级。

    “中级灵皇。”

    还不算太低,比预料中好。

    知道奇叔和娘没被第五家族带走,这就够了,就算娘失踪了,也不是被第五家族的人带走。

    她现在只想,把清羽身上的伤医好,把融骨钉彻底拔除。

    这才是目前首要的事!

    离夜点点头,脑中闪过纳兰清羽来的情景,“你是怎么制造出那么像黑洞的通道?”

    突然出现,一点预兆都没有,吓了她一跳。

    “撕开就行了。”纳兰清羽随意开口,轻描淡写回答。

    区区一个通道罢了!

    天若阻止他来找夜儿,连天他都撕了!

    撕开……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枕在自己腿上,露出一脸理所当然表情的男人。

    他受伤了还撕开通道!

    看到离夜眸光中闪动的情绪有点不对,纳兰清羽只觉得一股不好的预感缠绕上心头,然后他露出一脸疲惫,一阵呻吟。

    “夫人,为夫突然觉得好累,先休息,休息!”说话间,纳兰清羽闭上双眼,紧紧抱住离夜,露出一脸满足的微笑。

    灵魂印记的感应,感应到夜儿在这里,但他却只能到无间修冥,来这里是另外一条通道。

    一个月了!

    若不是灵魂印记还在,他又怎么还会冷静等到现在。

    但一个月的确是太久了,久到他已经不想再等下去,所以,他撕开了一个通道,随着灵魂印记的感应找来。

    “我们还没说完!”

    “……”

    “邪尊大人,你现在是给我装死吗?”

    “……”

    “这里就是无间修冥?”

    “嗯~”

    “纳兰清羽!你还装!”

    ……

    黎明破晓,阳光洒落大地,一望无垠的嫩草地上,照应着相拥的两道身影。

    离夜注视着那完美无瑕的容颜,眸光中闪过淡淡笑意,又一次凝聚出生命之源,融入他的身体。

    熟悉的暖意再一次在身体里游走蔓延,纳兰清羽缓缓睁开双眼。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些外力造成的伤,基本已经痊愈,融骨钉也稳定了下来。

    当然,融骨钉是个隐患,必须要尽快拔除!

    “你找到适合拔除融骨钉的地方了?”离夜缓缓松开手,她只是看看有什么遗漏,检查了一遍,的确好多了。

    如今剩下的就是融骨钉,必须要尽快找地方,拔除融骨钉。

    纳兰清羽坐起身,看着远处,“要去一趟龙族。”

    “龙族。”离夜喃喃重复后面两个字,心里的疑问好像得到了答案,“那我们就先去龙族!”

    看来清羽的契约兽,和龙族有关,要是龙族的话,敖金应该能感应到同类的气息。

    “不管是去龙族还是回临天大陆,都得要先找到冥王。”纳兰清羽认真说道,在无间修冥,只有冥王才知道其它通道。

    不管要去哪里,都必须得去找冥王,只有找到冥王,才能找到通道。

    “那就走吧。”离夜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冥王的话找起来应该很容易,在凤凰域只有她一个人,她也许没什么把握对付冥王,但现在她和清羽联手,她还是有把握的。

    “不是,有点麻烦。”纳兰清羽皱眉摇头,身姿轻缓,慢慢站起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华贵。

    “麻烦?”还有什么事,比找冥王还麻烦?

    离夜眨了眨双眼,歪头看着纳兰清羽,能让邪尊称之为麻烦,到底是什么事?

    “为夫带你去一个地方。”纳兰清羽拉过离夜,两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现,他们已经走出了百丈。

    无间修冥之地,相对来说,就是人世间的地狱。

    在这里,不管是活人死人,还是今天见到还是活着,第二天就死了,这些都是极为平常。

    无间修冥对世人来说,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也并不是知道就能到达这里。

    死在这里来说,只是另外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开始。

    在冥王的统领下,无间修冥日益强大,久之久之,外人只要听说“无间修冥”这四个字,都会畏惧恐慌。

    这种情况越来越严重,以至于外人对“无间修冥”的认知,那就是地狱!

    阴森恐怖的地狱,到了这里的灵体和人类,都要承受煎熬,比死还要难受的煎熬。

    可他们却不知道,其实无间修冥和其它空间多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它有人统治,它是人和灵体能共同生存的地方。

    冥王像是很喜欢这种情况,所以这么多年来,不敢外界对无间修冥有多少可怖的认知,他从未澄清,甚至还做一些让外人的确无间修冥真的可怕的事。

    街道人来人往,还有一些人看起来很是缥缈,给人虚幻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幕,离夜不禁轻啧,在无间修冥还真的得习惯,灵体都能大摇大摆上走在大街上,像是再合理不过的事。

    “夜儿,我们去酒楼看看如何?”纳兰清羽指了指旁边的高楼,有些事,她听了就会知道。

    “好啊。”离夜直接走进酒楼,清羽到底让她听什么?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去,吵杂之声扑面而来,透着杂乱,躁动。

    离夜和纳兰清羽刚走进酒楼,还没说话,偌大酒楼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往他们这边看过来,一脸呆滞。

    天下间,居然还有这么美的两个男人!

    没错,这居然是男人!

    “我们去二楼房间。”纳兰清羽凑到离夜耳边小声说道,眉宇间闪过一抹不悦。

    “嗯。”

    他们并肩走上二楼,在二楼找了一间**的房间后,酒楼的人才赶过来。

    随意点了一点东西,离夜和纳兰清羽便走进了房间,将房门关紧。

    “你让我听什么?”离夜忍不住问道,他就不能先说。

    “听着就是了,应该很快就会说出来的。”这件事在无间修冥不是秘密,但去主动问人,是不会有谁会说的。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纳兰清羽,然后点点头,好,她等着。

    “刚才那两个居然是男人!太伤人自尊了!”

    “就算是女人也没有那等姿色吧?”

    “探究不到实力,应该是两个高手,能不去招惹就不要去招惹的好。”

    ……

    离夜坐在床窗边,无声听着,额上冒出一条条黑线。

    “等会才是正题。”纳兰清羽不急不缓给自己倒了被茶,细细品尝起来。

    离夜白了他一眼,继续听着外面响起是话语。

    “刚才那两个人咱们还是被讨论了。”

    “就是,说不定是两个高手,要是听到我们谈话,到时候找我们麻烦怎么办?”

    “打住打住,我们继续说说现在的冥王,现在这个冥王,真心不错,比起以前那个,会管制多了!”

    “可不是,不过据说,前冥王并没有死,现在这个冥王上位之前,那个冥王趁乱逃走了。”

    “逃走还是小事,就担心他会报复无间修冥,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那。”

    “对啊……”

    听完那一段对话,离夜睁大双眼,诧异看着纳兰清羽。

    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你听到的这样,如今无间修冥的冥王,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了,现在这个冥王,很多人都赞赏。

    以前那个冥王关闭的通道,禁止通行的通道,他都一一开启,凤凰域就是其中之一。”纳兰清羽详细说道。

    他撕开通道没有半点阻力,这也是原因之一。

    “那现在的冥王是什么人,你查到了吗?”离夜认真问道,他们要是连谁是冥王都不知道,还怎么去找前往龙族的通道。

    相传,龙族是通往无间修冥的必经之道,但这么多年来,不是没有人走过这条通道,却没有谁能找到龙族。

    “前任冥王一个契奴。”契奴将九尊巅峰实力冥王,逼得毫无退路,这样的人,并不简单。

    “什么是契奴?”离夜不解问道。

    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契奴听起来像是奴隶的一种。

    “世间有这种传闻,人在生死关头,若是和冥王签下契约,便能再次活命,但活命的代价就是成为冥王的奴隶。

    契约关系有多长时间,还得看双方协议,但是冥王一次只能和一个人签下契约。”冥王选定的契奴,都是佼佼中的佼佼者。

    却不曾想,自己会败在这个佼佼者手里的一天!

    “那现在这个冥王在哪里?他知道我们想要知道的吗?”没想到一个无间修冥也这么多事。

    不过,那个契奴的确是挺厉害的。

    既然是契奴,那应该就是主仆契约,主仆契约在一些事情上会有限制,他却依旧走上了现在的地位,在无间修冥的口碑还不错。

    “这就得找到他才知道了。”纳兰清羽慵懒靠在椅背上,扭头看向窗外。

    如今这个冥王,太过神秘,到现在都还没能查出他的身份。

    离夜上半身靠在桌上,双手叠在面前的桌上,盈盈一笑,“他要是不知道我们就还得找以前的冥王,他要是知道不说……”

    “打到他说为止!”纳兰清羽接着离夜的话说下去,霸道至极!

    “没错!”

    四目相视,眼中有着同样的笑意,危险的气息在房间里弥漫开来,让人只觉得不寒而栗!

    ------题外话------

    嘿嘿,现任冥王,是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