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朔日
    群山间耸立的巅峰处,四周云雾环绕,层层云海,将耸立高峰隐藏在云团之后。

    宫阙排排矗立,巍峨华丽,庄严尊贵,散发着无形的磅礴气势!

    层层阶梯,白玉石廊,一直往高处延伸而去,不见尽头,仿佛石阶能一直到达九天之上,神人之地!

    天阙尽头,高大身影静静而立,单手负在身后,垂下的眸光平静毫无波澜,注视着云雾叠嶂的深处。

    他只是站在那里,周围空气触碰到他,就会立即弹开,它们纷纷避恐不及,与生俱来的尊贵让人自愧,磅礴浩大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银色身影从天边走过,神色匆匆,宛若一道闪电飞速来到他身后,单膝而跪。

    “尊主,探索无果。”银翳垂下头,惭愧至极。

    “继续找。”薄凉的声音不带一点情绪,威严十足!    “是!”银翳站起身,刚要转身,那薄凉的声音继续响起,威严十足的话语,不容半点忤逆!

    “本尊不在的日子,天穹峰你全权负责,谁胆敢趁着这段时间作乱,不用禀报,直接杀无赦!”声音薄凉,霸道至极,王者之威,不容忤逆!

    银翳怔怔站在原地,看着面前浑身散发着杀气的背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应道:“遵命。”

    话落,心里不由重重一叹!

    王妃失踪的这半个月,尊主比以前还要阴晴不定,这真的很可怕啊,再加上……

    “浮云殿如何了?”询问之声再次响起,银翳迅速回神。

    “正在逐一清理。”

    “退下。”

    “是……”银翳应了却没有离开,迟疑了一会,他才说道:“主子,你的身体……”

    主子能忍这么多天,已经是不容易了,要不是发生那种事,在王妃突然不见的时候,主子应该就追上了吧。

    “退下!”平淡的声音再次响起,银翳脸色瞬变。

    沉重的力量压在身上,宛若一座巨山。

    “是!”银翳额上冷汗密布,一阵粗重喘息,闭了闭眼,然后才迈步离开。

    “尊主,你不能在勉强自己的身体了!”雄厚的声音响起,带着急切。

    搁置在栏杆上的手垂在身侧,纳兰清羽冷声呵斥,“够了!”

    暗曜想要再说什么,却也只能把所有的话给咽下去。

    融骨钉在半个月前已经影响到了尊主,再加上后面的大战,毁掉浮云殿主殿,融骨钉也已经在侵蚀他的身体。

    明明,明明他的身体快到极限了……

    云雾之中的巅峰处,上面的男人有了动作,银色灵力充斥全身,撕扯着一切,将它们疯狂吞噬!

    强大的力量高处笼罩而下,走到半路的银翳猛地停下来。

    “主子……”

    轰——

    一股巨大波动在萧家震开,巨大涟漪从萧家一个院子内层层荡开,掀起微弱的波涛之力。

    力量尽管微弱,在震开的那一刻,萧家所有人还是感应到了。

    萧玉立即放下手里的事,匆匆走向涟漪荡开的中心。

    干净清爽的房间内,药香层层弥漫,从打开的窗户蔓延而出,将整个院落覆盖,让院子每个角落,都散发着浓浓药香。

    软垫盘腿而坐的少年,面带喜悦,缓缓睁开双眼,金色之光在眼眸中一闪而过,宛若飞腾而过的金龙!

    血红红光在房间内划过弧线,走到离夜面前。

    “离夜,你醒了?”太好了,终于醒了!

    离夜伸手抚上胸口,那里的疼痛已经不在,气息也恢复如常,丹田处的灵力更是充盈,仿佛就冲破丹田而出!

    “神元丹不愧是尊品丹药里,疗伤的圣品。”离夜深吸一口气,没有病痛缠身的感觉真好!

    七天的时间,十颗神元丹就让她的身体完全恢复,一点伤痕都不曾留下。

    那些药材只能炼制三十颗,她还以为三十颗丹药少了,没想到不但绰绰有余,还足足剩下二十颗。

    “真是的,你知不知道都快吓死我了。”红莲这会才彻底放心下来。

    离夜炼制完那些丹药,用了五天时间,丹药炼成以后,她的身体虚弱到不行,接下来三天,除了吃丹药,其它时间都是老僧入定状态,对外界没有半点感应。

    “我这不是没事了。”离夜站起身,在原地转了一圈。

    是真没事来了,这几天她都在疗伤,几天下来算是完全恢复了,就算现在出现朔日,她也能立即前往通道去无间修冥!

    红莲没有再说话,看着离夜气息不在紊乱,脸色也恢复如常,先是叹息,再是叹息。

    没事就好!

    它早就说离夜就是个怪物,黑洞挤压造成的伤,这么快就好了,换做别人,在床上躺一年半载能下床就是好的了。

    不过从风启大陆到临天大陆,她的身体承受过多少常人无法忍受的伤痛和淬炼,每一次,血肉身体就会强韧一点,这也是她能这么快恢复的原因之一。

    “离夜,虽然我不喜欢那个可怕的男人,但是还是要承认,他在你身边,我们的确是能安心不少。”红莲再一次叹息。

    纳兰清羽那个男人,强大的可怕,那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可不得不说,有那个男人在,他可以保护好离夜。

    离夜汗颜看着红莲,她可以确定红莲说的是清羽。

    可是它们真不喜欢清羽,还是不喜欢清羽身上那股强大的力量?

    “红莲过去多少天了?”离夜转移话题,心里划过担忧。

    她到凤凰域都一个月了,一直担心娘和奇叔,她也很担心清羽,融骨钉还没拔除,这就是永远的隐患。

    要是哪天突然爆发,那可是会要命的!

    不管多强的人,中了融骨钉,都会逐渐衰弱。

    “大概三天后是朔日吧。”算算日子,也就是三天后了。

    三天后?那也快了!

    玫瑰红唇缓缓上扬,终于是要去无间修冥了,现在让她头疼的是,怎么去找冥王,让他告诉自己去临天大陆的通道。

    等等!

    上次那个天穹峰使用“魂傀”人,她记得他就在无间修冥,要是找到他,他会不会知道?

    “叩叩!”房门敲响的声音传来。

    “离夜,发生什么事了?”萧玉着急问道,怎么会突然震开一股那么大的波动。

    听到门外的叫唤,离夜回过神,迈步走向门口,打开房门。

    房门刚打开,就看到萧玉着急站在门外,一脸担忧。

    呃……

    “没什么事,就是伤好了,我小激动了一下。”离夜云清风淡,轻描淡写道。

    知道她是尊品炼药师,就已经有一个黎刚三天两头上门。

    她要是说,刚刚那一丝波动,是她没来得及隐藏灵尊威压形成的,到时候整个凤凰域的人就该找来了。

    “这样啊,你快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萧玉这才松口气,心里隐约觉得有几分不对,却又想不明白。

    离夜用造化诀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萧玉现在看着离夜,也不过是灵君级别。

    刚才那股力量太过强大,她哪里敢往离夜身上想。

    “这些天江陆有没有找上门来?”离夜走出房间,往院子外走去。

    这么长时间过去,江陆应该忍不住了。

    “有,不过被我们赶走了。”萧玉难得露出笑容,一脸激动。

    她第一次那么解气!

    “那他现在在哪里?”离夜继续问道,赶走了。

    “不知道,反正那次之后,他好像就是消失在了凤凰域,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就算见到,也不会有人跟他有牵扯。

    尊品炼药师的昭告找那里,谁敢得罪一个尊品炼药师,还是黎刚大人亲口承认的尊品炼药师。

    一颗尊品丹药,会让多少人挤破头,甘愿为他做任何事!

    谁要是留下江陆,说不定就是跟整个凤凰域作对!

    “我知道了。”离夜点头应道,不见了,消失了,凤凰域这样,他总不能走出凤凰域。

    “那我先走了,还有事。”说着,萧玉就要离开。

    “三天后就是朔日,希望你父亲能告诉我去无间修冥的通道。”离夜沉声道,只有三天时间,她必须要尽快知道通道!

    萧玉脚步停顿了一下,脸上的失落飞速闪逝而过,快到让人无法抓住。

    “放心,等会我就会让父亲来告诉你。”他终究还是要走的。

    “谢谢。”离夜背对着萧玉,抬起下巴看向天空。

    无间修冥!

    萧玉淡淡一笑,转身离开,院子里很快只剩下离夜一个人。

    精致绝伦的院子里,离夜一人站在其中,她什么都没做,四周的景色依然成了陪衬。

    不过一会的时间,萧肃匆匆而来,面带喜悦。

    “离夜公子,听说你要离开了?”三天后就是朔日,他的确也是该走了。

    听然儿说他是临天大陆的人,黎刚大人也说离夜公子去无间修冥,应该是为了回临天大陆。

    离夜转身看着来人,“是,所以还希望你把通道告诉我。”

    “离夜公子,通往无间修冥的路,就是天上被遮挡住光芒的月亮,很容易就能找到,也很容易打开,就是不容易进去。”只怕进去一次,都要付出极大代价!

    那通道现在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然他们也不至于这么多年都没有再走过。

    “被遮挡住光芒的月亮?”离夜喃喃重复,原来是这样,所以要都朔日才能通往无间修冥。

    “我知道了。”离夜点了点头。

    有了通道,不管是什么,都不能阻止她去无间修冥!

    “预祝离夜公子一路顺风。”萧肃抱了抱拳,笑盈盈看着离夜。

    离夜公子看似只是在他们家住了一个月,但是这一个月的影响有多大,是人无法想象的。

    “谢谢。”

    萧肃站在身后,见离夜没再说话,然后迈步离开。

    离夜就要离开的消息,很快就在萧家中传开,每个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一阵叹息,却又知道无法挽留。

    “离夜公子这么一走,我们萧家是不是又要回到以前那样了?”

    “瞎说什么呢?离夜公子就不是我们凤凰域的人,当然是要回去的,以前离夜公子不在,不也好好的么。”

    “离夜公子帮我们赶走江陆,我们已经很感谢他了。”

    “虽然老子也不想他走,但谁能留得住?”

    “就是,连家主和大小姐,小主子挽留不住,我们那里可以。”

    ……

    萧家的人一时间,议论纷纷,每个人脸上都是一脸不舍。

    对离夜,他们有崇敬,有畏惧,但不想她离开的更多原因,是不想一个炼药师这么离开萧家。

    一个品级高的炼药师在他们家族,可以带动一个家族的繁荣,更何况,离夜还是尊品。

    这种诱惑力,对萧家的人来说,是无限大的!

    可诱惑力再强,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是绝不敢勉强一个炼药师做什么,弄不好,这个举动,会造成萧家的毁灭!

    心里的那些想法,他们最多只是说说,只是想想,不会真正行动。

    消息一开始还只是在萧家传开,但慢慢的,萧家周围的人都知道了,很快整个鸢尾领地的人全都知晓。

    在所有人看不到的暗处,一个身穿破烂斗篷的男人站在那里,听到街上议论,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北宫离夜,就算你是天才!我也要毁了你!

    碧血清心果我都舍得毁,更何况是你!

    日起日落,时间飞速流逝,三天时间转眼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夜很快就到来,今晚漫天星辰,却没有一点月色。

    离夜一袭白衣,站在天空中,注视着变化的天色,红唇微微上扬,终于是等到朔日了!

    “嗷呜~”

    黑夜中,低吼的声音传来,惊悚可怕!

    离夜走向天边那一轮黑暗处,随着脚步迈进,周围的空气在快速流逝。

    萧家之中,所有人走了出来,目光紧紧盯着空中的白点,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就怕自己这一眨眼,天上的人就会不见。

    每一个人都是一脸紧绷,神色紧张到了极点,连呼吸都不自觉放慢。

    打开通道,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需要很强大的力量才可以,离夜公子才灵君级别,真的可以做到吗?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抬头睨视着天空,强大的气势以她为中心往周围震开,荡出涟漪!

    只见她双手张开,强大的灵力身体周围翻滚沸腾,手臂慢慢合拢,在身体周围翻动的灵力,也随之凝聚成一团。

    离夜注视着空中那一团黑亮,双手凝聚而成的力量在手上躁动,吞噬四周!

    “轰隆——”

    浩瀚之力从天而下,暴走的力量在天边横扫而过,只听到平地一声惊雷,天边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黑洞。

    “不会吧!”

    离夜看到那熟悉的黑洞,双手之间力量还来不及砸出去,身体本能就在后退。

    黑洞!

    不会又事黑洞吧,不是说黑洞这东西很难见到,难道她要一个人见两次,而且这两次前后发生只是一个多月!

    老天就算想开玩笑,也不带这么玩的,她才刚好好么!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从下面走来,毒辣的目光看着离夜,双手见薄弱的灵力,推向离夜!

    “北宫离夜,你进去吧!”

    听到这一声大喝,离夜转身看去,映入眼帘正是那个消失了好几天的江陆!

    站在萧家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睁大双眼,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那是,江陆!

    江陆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他们找来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

    眸光一沉,看着飞来的江陆,离夜揉搓着双掌之间即将暴走的力量。

    “离夜,你果然猜的没错,江陆真的来了!”红莲看到江陆冲上来,兴奋开口。

    离夜说江陆不会放弃的,只要等着,他肯定就会来。

    江陆的活路都是被离夜封死的,只有他当着凤凰域所有人的面杀了离夜,才能挽救自己的地位,甚至让自己的名声更甚从前!

    “他来送死,当然要成全他。”离夜冷冷一笑,手臂甩动,凝聚在双手间的力量,重重被甩了出去。

    在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离夜面前席卷而过,银色之光形成利刃,速度一点都不比离夜的慢,银色刀刃跟随着离夜砸向江陆的力量,笔直而去!

    “轰——”

    两股力量相互摩擦,在天空中炸开,繁星满天的天际,炸开炫丽震撼的光芒!

    江陆就这么冲过来,刚好撞在力量炸开的地方,来不及停住。

    银色之光在面前闪耀飞过,离夜猛地转身看向黑洞。

    黑夜中,沉稳的脚步声响起,白色衣角首先漂出黑洞,如一团白色云雾从天而降,紧接着高大身影步走来。

    繁星洒落在他肩头,随着他脚步挪动而闪烁,他仿佛没有看到,步伐一直向前,星光在他身后照耀,像是一件华美星辰氅,衬着他流光溢彩的白衣,磅礴浩瀚!

    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深处,如大海般深沉,却又好听迷人的声音响起,“夜儿,为夫带你回家。”

    离夜怔怔看着几步外的男人,她露出一抹微笑,直奔而去,扑进那个只属于她的怀中。

    “我就知道,你会来接我回家的。”离夜紧紧圈住那壮的腰身。

    他终于来了!

    到此刻,离夜才发现,在这段时间里,她有多想这个男人突然出现,跟她说,带她回家。

    怀中的人儿紧紧圈住自己,纳兰清羽哑然失笑,低哑的笑声在空中传开。

    “夫人在外面‘迷路’,为夫当然要出来找,要是夫人找不到回家的路怎么办。”伸出手臂将怀中的人圈紧,手掌轻抚着她。

    离夜噗嗤一笑,抬头看向那张人神共愤的俊容。

    “那好,以后你都要带迷路的我回家。”离夜会心一笑,周围的星辰之光顿时黯然。

    她经常会“迷路”,所以他必须要找到“迷路”的她回家!

    “当然,不管夫人在哪,为夫都能找到。”带她回家。

    “你怎么打开通道的,怎么没有萧肃说的那些危险?”离夜好奇看向纳兰清羽身后,她正要打开通道,没想到他抢先了一步!

    里面还没走出什么,她还以为即将面临一场胆颤。

    笑盈盈轻笑的眸光回到纳兰清羽脸上,星光下照耀下,他额上反射出几丝光亮,随即离夜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他看起来怎么会这么虚弱!

    “我们先离开这里。”纳兰清羽松开离夜,拉过她的手,往旋转的黑洞走去。

    离夜脸上笑容完全消失,扶住纳兰清羽,瞬间消失在原地,紧接着空中旋转的黑洞消失。

    空中一下子风平浪静,地上的人傻傻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他们怎么感觉,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很多事?

    天空上突然爆炸以后,他们好像看到了一个模糊身影出现,是幻觉吗?还是错觉?

    “离夜真的走了。”看着空无一物的空中,萧然叹息道。

    不管刚刚看到的模糊身影是不是错觉,离夜都离开了凤凰域,去了无间修冥!

    只是,那个身影,真的只是错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