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就等着灭亡吧!
    惊呼的两个字清晰敲响,围观的一帮人,不约而同顺着黎刚的看着的方向看去。

    当精致的血红莲花映入眼帘,所有人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烈跳动。

    血色红莲精致妖娆,如同绽放在天地之间的妖精!

    烈焰滚滚,空气瞬间就被烈焰吞噬,温度直线上升,众人只觉得像是一个巨大火炉罩在自己身上那般。

    异火!

    拥有异火的炼药师!

    所有看向离夜的目光,顿时一片狂热,他们忍住冲到离夜身边的冲动。

    “离夜公子的异火出现,江陆大人的火焰就熄灭了,那刚才江陆大人药鼎异动,是不是也因为离夜公子的异火?”

    “啊!对了,这火焰不就是那天晚上我们遇到玄兽攻击出现的!”

    “原来那次也是离夜公子救了我们啊!”

    “听语气你们好像认识这位炼药师大人,难道这是你们这次去请的炼药师?”

    “绝对不是!”他们也是现在才知道,离夜公子是炼药师!

    和离夜一起回萧家的护卫异口同声道,表情严肃而又认真,差点吓到身边的同伴。

    不是就不是,他们这么激动干嘛?

    萧玉和萧然眸光闪动了一下,原来那个时候也是离夜。

    异火!

    “难怪地狱魔犬到最后,都纷纷避恐不及。”萧然喃喃道,原来是异火的威力,可他记得。

    那个时候离夜伤的连动一下都得小心翼翼的,他又是怎么操控火焰的?

    黑冥血炼狮在契约空间内,感觉到一丝温度袭来,悄悄睁开一只眼睛,然后迅速闭上,换了个姿势,继续趴在空间里。

    表面看似平静的它,心里已经是一片激烈的翻滚。

    异火!原来是异火!

    它就说在那个什么破阵里,除了灵体,还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加强阵的力量,当时它一下子没想起来。

    没想到,会是异火!

    妈的,早知道玩这么大,它出去抢什么抢!

    异火加灵体,还有什么阵,再加上这个人类本身就是个变态,抢她简直找虐!

    而且它还感觉到其它的契约空间之力,感觉上去像是很近,又觉得很远,总之不管怎么说,会有这种感觉,只能说明一件事!

    她不止是契约了它一头玄兽,肯定也不止两头,应该是好几头,因为那契约空间之间的波动,是从不同方向传来的。

    江陆嘴皮狠狠冲动了一下,僵在半空中的手重重垂落在身侧,一脸傻懵的表情。

    异火,他既然拥有异火,那刚刚药鼎的波动……难道,真的是神器!

    脚步踉跄,江陆猛地后退一步,心底深处,一些不愿意承认的真相,在层层剖开,即将就要冲破而出!

    烈焰燃烧,十几种药材转眼间已被炼化,红莲分出十几缕火焰,将炼化的药材包裹,漂浮在混元圣鼎旁边,紧接着和其它火焰融合。

    火焰虽然融合,但包裹在烈焰中的药材,依旧被完好保存,没有半点损伤。

    手掌翻动,离夜又从储物手镯拿出几样药材,一起扔进药鼎中。

    熟练的手法,极快的速度,让众人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眨了眼睛会错过什么。

    一时间,周围寂静一片,连风吹落叶的声音都能听出听到。

    “不愧是最年轻的天才炼药师啊。”黎刚喃喃自语,阵阵叹息。

    这样的手法和速度,他怀疑这辈子自己都可能做不到,哪怕是达到尊品。

    难怪炼药师公会对他格外看重,这样的天才,谁都不可能错过。

    四周本就寂静,黎刚的声音尽管不是很大,却清楚传进每一个人耳中。

    最年轻的天才炼药师!

    众人看向黎刚,他刚刚说谁是最年轻的天才炼药师!?

    萧玉站在黎刚身边,最先回神,看了看离夜,再看看黎刚,犹豫了一会,才是开口提问。

    “黎刚大人,你说的天才炼药师是离夜?”还是最年轻的天才!?

    可是,他们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更不知道离夜是什么年轻的天才炼药师啊!

    黎刚难得心情愉悦,萧玉提问,他想都没想就回答了。

    “你们当然不会知道,这是我上次去参加炼药师大会发生的。”黎刚的语气依旧高傲,除了在离夜面前恭敬一点,其他人无需那样!

    上次?

    众人挑眉回想,上次是什么时候,好像半年前了吧?

    “在凤凰域久了,的确是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了,刚到炼药师公会的我,也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这么个天才。

    离夜大人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他不是炼药师大会上,是去药城的传送空间广场,拥有为数不多特殊徽章的炼药师,他就是其中一个。”貌似现在尊品徽章,也是特殊徽章。

    特殊徽章可以说是每个炼药师除了品级,最在意的东西。

    灵品的特殊徽章,他们更是从未听过,他却在灵品的时候就拥有了!

    听完黎刚的详细解释,所有人都已经石化。

    特殊徽章!

    他们虽然不是炼药师,也听说过特殊徽章,那东西,可是很难得的!

    “离夜大人为什么在这里,我是不知道,但是你们萧家的人能遇上,的确是走了好运。”在炼药师大会上他的所见,还有那些关于离夜大人的传闻。

    北宫离夜,可不会轻易给谁面子,帮人炼药。

    就连他考核皇品,都是在炼药师公会的交易下,他才点头同意。

    萧玉轻咳了两声,慢悠悠回神,“那请问一下大人,离夜是什么品级的炼药师啊?”

    她相信,这个问题,绝对不只是她一个人想知道,在场的人,在场的人肯定都想知道!

    “这个,你们不妨问问江陆,上次炼药师大会他不是也去了。”只是在第一轮的时候被刷下去了,然后没有多停留就回了凤凰域。

    黎刚冷冷一笑,指向早已惊愕不已的江陆。

    “江陆大人,你知道?”萧家的人满满的好奇,一下子忘记了和江陆之间有隔阂,然后就这儿问了。

    江陆满头大汗炼制着丹药,手上的火焰如萤火之光,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尽管到现在他都没有放弃,可距离输也不远了。

    听到萧家人的疑问,江陆脸色幽黑的抬起头,眸光冰冷。

    知道,他当然知道!

    就算他提前回到凤凰域,没有看整个炼药师大会的过程,还是知道炼药师大会的结果!

    尊品炼药师!

    萧家的人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遇到了北宫离夜!

    最年轻的天才炼药师,北宫离夜!

    就算是在凤凰域这种地方,还是能清楚听到他的消息,知道他的一切!

    难怪,他会说,即便是尊品炼药师他都不放在眼里。

    难怪,他的药鼎出现,会有那么大动静。

    难怪,他的火焰……

    是现在一切都清楚明白了,北宫离夜,他是北宫离夜,这些事就不奇怪了。

    双手松开,精神力散去,微弱的金色火光彻底熄灭,江陆脚步踉跄后退了几步,整个人看起来颓废了不少。

    就连炼药师公会都小心对待的天才炼药师,他竟然给得罪了!

    愚蠢,太愚蠢了!

    “呃,放弃了?”围观的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

    不是吧,就这么放弃了?

    “你还算识趣。”黎刚讥讽笑道,还知道主动放弃,可即便他不放弃,也不过只是自取其辱!

    “你是怎么知道的?”江陆忿忿问道,黎刚不可能认出北宫离夜。

    当日比试那么多人,北宫离夜还是站在空中高台,根本无法看清楚是谁。

    “大人找的我。”黎刚微微笑道。

    看到徽章的那一刻,他过了好久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尊品徽章,特殊徽章本就和他们的不同,一眼就能看出来。

    黎刚的回答,让江陆的脸又黑了一点。

    尊片炼药师找皇品炼药师,目的是什么,北宫离夜把黎刚找上门,这又算什么?

    “你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为什么不告诉我?”江陆沉声问道,要是在比试之前提醒他一下,他也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堪。

    王品炼药师连皇品炼药师都挑战不到,竟挑战尊品炼药师,这不就是在自取其辱!

    “为什么要告诉你?”黎刚反问,他自己没认出来,能怪谁。

    “你……”

    药香四溢开来,江陆才刚开口,药香扑鼻后,他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眸光不自觉顺着药香飘来的方向看去。

    好快!

    黎刚看到已经开始的将药材揉合,狠狠瞪了一眼江陆。

    居然错过那么多,雏形丹药都开成形了,他刚刚和江陆到底浪费了多少时间!

    看看这天色,一个时辰都快过去了,还真是!

    离夜专心炼制着丹药,尽管他们的对话多少听到了一点,也没有在意,全神贯注把全部注意放到炼药上。

    又半个时辰过去,暴躁排斥的药材,终于有了坑洼丑陋的雏形。

    看到强行拧成的一团,离夜送了口气,淡淡一笑,随即耳边就听到了一阵狂呼。

    “成了成了!”

    “这就是丹药的雏形吗?”

    “我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原来雏形丹药是这样的!”

    “真的成功了!”

    喜悦之声扑面而来,听他们的语气,丹药成了雏形,他们比离夜还要开心。

    到了最后关头,所有人的眼睛更是一眨也不眨,全都落在离夜身上。

    江陆早就收起了一切,站在人群中围观。

    对他来说,看一个尊品炼药师炼药的过程,远远比一场比试更重要,在看的过程中可以得到多少,那是绝对想象不到的!

    所有人注目下,淬炼中的雏形丹药,越来越光滑拥有色泽,空气中弥漫的药香也更为浓郁。

    烈焰中淬炼的丹药形状慢慢变化,众人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当最后一缕火焰在丹药上滚过,空气中震开一丝强烈波动。

    “完成了!”黎刚惊呼,看着被圈在异火中的丹药。

    “收!”

    冰冷的呵斥声响起,想要逃窜离开的丹药,牢牢握在了离夜手上。

    丹药刚收回手中,众人连忙围上去,就怕慢了一步,会被挤在最后无法靠前。

    离夜还在端详手里的丹药,看到色泽有些暗淡,她皱起眉头,然后空气中就传来剧烈波动,她抬头一看,她周围全部聚满了人。

    红莲盘旋在离夜身边,看着聚集过来的人,燃烧着的“花瓣”微微抖动,火焰骤然加大。

    “红莲。”离夜淡淡叫道,皱眉收起桌上的东西。

    听到离夜的叫唤,红莲不想就这么回去,但还是乖乖飞回到离夜身体。

    真是的,这些人类就这么围过来了,不知道很危险吗?

    它好歹是异火,异火好么!这些人类怎么就一点都不怕它一把火烧了他们!

    “离夜大人!”黎刚抱拳恭敬叫道,真不愧是最年轻的天才炼药师,还是最年轻的尊品炼药师!

    离夜拿过丹药递到黎刚面前,淡淡说道:“你鉴定一下,然后可以宣布结果了。”

    “是。”黎刚接过离夜手里的褐色,圆润地的丹药。

    双手小心翼翼捧着,就如同捧着绝世珍宝一样。

    江陆站在一旁,无声看着黎刚手掌心的丹药,看起来他瞬间苍老了好几岁。

    不用再看了,就是尊品!

    尊品炼药师即便受伤还没好,也能炼制出尊品丹药。

    “江陆,应该不用我多说了吧?”黎刚扭头看向一旁的江陆,他也是炼药师,这丹药就是尊品没错,根本不用再鉴定。

    “我会遵守我的承诺。”江陆沉声应道,从储物袋里拿出玉盒放到一旁台子上。

    碰到了尊品炼药师,他输了,他认!

    但是……

    江陆后背挺直,看着离夜的目光依旧傲然,“北宫离夜,就算你是尊品炼药师,也无法对我做什么,大不了我只是离开萧家!

    我走了,倒要看看萧家怎么办,萧然怎么办?萧家的人可别会后悔,再跑来求我!”

    话落,江陆转身离去,在走开之前,他阴冷含笑看了萧然一眼。

    这些年萧然的身体,他再清楚不过!

    北宫离夜能留在这里一时,却不能长时间留下,可萧然的身体却需要长时间调理,慢慢配合。

    萧家他可以离开,这家不行他还能找到下家,可他倒要看看,没有了他,萧家,萧然接下来要怎么办!

    萧家人脸红耳赤看着江陆离开的背影,愤慨到了极点。

    这人什么意思,难道他们萧家除了他,就请不到第二个炼药师了不成!

    他这么多年做的事,他们都不计较了,他居然还说这种话!

    人要脸树要皮!他别太不要脸了!

    离夜面无表情看着江陆离开,眼中闪过狡黠之光。

    萧家的人会不会跑去求他,她不知道也不确定,可她能确定一件事,他江陆,在凤凰域从今以后,再也没人敢用他!

    黎刚看着江陆离开,寒意从身边涌动,他慢慢扭头,就看到离夜神色冰冷。

    “炼药师大人请放心,日后黎刚一定会留在萧家,并且医好萧然。”说完,黎刚冷冷一笑,江陆怕是忘了,他也是炼药师!

    他会留在的萧家?

    离夜垂眸一笑,遮住眼中的情绪,随即说道:“你喜欢就好。”

    萧家众人半喜半忧愣在当场,复杂情绪涌上心头。

    黎刚留在他们家固然是好,但他们很明白,黎刚留下不过是因为离夜,离夜一旦走了,他最多待一段时间,也会跟着离开。

    比起王家的实力,他们萧家的确是还差了一节。

    “对了,现在该办我让你做的事了。”离夜继续说道,眼中溢出笑意。

    “是。”黎刚立刻应道。

    离夜大人早就说了,所以他一直都在等着,看看离夜大人会让他做什么事情。

    “以我的名义在凤凰域发一条通告出去,凤凰域任何势力敢留江陆,就等着灭亡吧!”嚣张跋扈的话语震动周围,敲打进每一个人心中。

    离夜注视着前方,嘴角勾起嗜血弧线,双眸中寒光四射!

    她倒要看看,最后是谁求谁!

    黎刚眨了眨眼睛就这么看着离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以他的名义?

    那就是,那应该就是……以尊品炼药师的名义!

    天!离夜大人这招太可怕了!直接把江陆逼上绝路,整个凤凰域再无人敢用江陆!

    毕竟,不会有谁为了一个王品炼药师,去得罪一个尊品炼药师!

    尊品!放眼临天大陆的中域都无人敢得罪,在这小小的凤凰域,谁会有这么大勇气得罪!

    ------题外话------

    唔,这算封杀吧?嗯!封杀!对!(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