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五十章 皇品炼药师见证!
    就在大厅气氛沉默下来之时,门口再次出现波动,声音传来,透着浓浓不满。

    “炼药师阁下,你还让我等你多长时间!”

    说好的开始比试,他到现在还站在这里没有动身,不知道自己已经等了很久了吗?

    炼药师,连尊品炼药师都不放在眼里!

    他倒要看看,等会这小子怎么丢人,还真当自己是尊品炼药师!

    比试?离夜扭头冷淡一笑,“你不是说一个时辰后?”

    在场的萧家人集体点头,他们都听到是一个时辰后,让他们一个时辰后再过去。

    江陆的连瞬间黑了,他说的是让萧家的人一个时辰后再去!

    “我没说……”

    “江陆大人,既然是下战帖的比试,只是让萧家的人作证,我总觉得少了一点,不然咱们大召凤凰域,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可好?”离夜冷冷打断江陆的话。

    大召凤凰域,她可以保证,他以后就没什么前途可言了。

    不行!

    江陆心里反射性浮现出两个字,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心里是非常担忧的。

    他竟然在怕,怕自己输给一个小子!

    “你这么说了,那所有人一起来吧。”江陆压下心里的忧虑,转身离去。

    不,不可能!

    不足畏惧的小子,他有什么可担忧的,打败他就好了,到时候看看他还有什么可神气的!

    “萧玉,你们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品级比较高的炼药师?”离夜淡淡笑道,狡黠之光在眼中闪逝而过。

    事情这么发展,会比较有趣。

    “品级比较高的?有,王家,请的是皇品炼药师。”萧玉简洁说道,浑身散发着干练的气势。

    离夜看了一眼萧玉,轻咳一声,这一看就是家族的女强人。

    “帮我把他请过来。”弧线缓缓加深,离夜注视着前方,若有所思道。

    皇品炼药师,足够了!

    虾米!?

    请!

    他不是在说梦话吧,不是在说胡话吧!

    他们怎么可能能请到皇品炼药师,这是不可能的好么!

    “离夜,你,不是跟我们开玩笑吧?”萧然苦笑问道,这怎么可能。

    他们要是能请到皇品炼药师,早就请到了,也不至于一直请江陆大人在家里。

    玩笑?

    离夜严肃而又认真地指了指自己,问道:“你们看着我这样是开玩笑吗?”

    这种事怎么可能开玩笑,她当然是认真的。

    所有人愣愣看着离夜,不约而同摇了摇头,一脸呆滞。

    就是看不出半点开玩笑,他们才问的!

    他们都有种自己没睡醒的感觉,让他们去请皇品炼药师,太不可能了!

    “让你们去,当然不能空手去了。”离夜从储物手镯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萧玉,“拿着这个去那什么王家,让那个皇品炼药师看到才能打开。”

    皇品炼药师对于他们来说很难请,对她来说并不是那么困难,毕竟她也有一个炼药师的身份在这里不是。

    萧玉接过离夜手里的盒子,大步走出客厅,直到她消失在众人视线,萧家其他人都还没有回过神。

    把盒子交给萧玉后,离夜走动了几步,便坐到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慵懒靠在椅背上。

    萧家人看到离夜的举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额上滑下一滴冷汗。

    “离夜,你不是要去比试吗?”箫然讪讪问道,他不会是要请一个皇品炼药师来,然后代替他比试吧?

    这样的话,那也不是他接受了江陆的挑战书,而是别人……

    “急什么,让他等着。”离夜纨绔不羁道。

    碧血清心果只是江陆下挑战书,附上的……算是赌注,离开萧家也就是附带的,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就是要毁了这个炼药师!

    不毁他的修为,不让他承受反噬,就是让他即便是王品炼药师,可从今以后,凤凰域无人再敢请他!

    让他等着……

    萧肃擦了擦额上冷汗,这个年轻人刚刚他怎么会没怎么在意,他居然没怎么在意。

    太嚣张了!

    可他身上散发着的气势,与生俱来的气质,却仿佛在说,他生来就该如此!

    “离夜……”箫然还想说什么,袖子却在此时被一股力量扯了几下,他扭头看去,就看到萧肃一脸严肃拉扯他。

    箫然看了看离夜,然后才点点头,跟着萧肃走到一旁。

    “父亲,怎么了?”箫然不解问道,父亲把他叫过来干嘛?

    “然儿,这位公子你到底是在哪里找来的?”萧肃轻咳一声问道,这一看就知道,这个叫离夜的年轻人不是普通人。

    在凤凰域从从没听说过有一个叫离夜的,更从没见过他,那他是什么人?

    箫然迟疑了一会,才开口道:“不是我找来的,是在沙域我救的。”

    当时救离夜的时候,他也没想过这么多,更没想过,自己救的人会这么厉害,连人人头疼畏惧的黑冥血炼狮都被离夜解决了。

    “救?”萧肃不解看向离夜,这个人身上有伤?

    对了,刚刚江陆大人也说过,离夜公子身上有伤,他还以为是江陆大人故意的,没想到是真的。

    “反正离夜现在应该是没事了。”箫然轻描淡写道,他要是说,救离夜的时候,离夜看上去都快死了,父亲一定会被吓到。

    这要不是他亲眼看到,肯定也不会相信,那么重的伤,会在这么短的时间痊愈。

    萧肃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只是……

    他皱起眉头,他刚刚看了一下,离夜公子身上气息全无,一点灵力都感觉不到,这是怎么回事?

    离夜双眸轻合,听到他们之间的对话,一阵无奈。

    他们完全可以直接说,没必要躲到一旁瞧瞧的说,反正她都能听到。

    客厅里萧家几人,原本还很担心着急,但是看到离夜一脸淡然坐在那,他们也没办法,只能跟着坐下,着急等待。

    可是,那个皇品炼药师真的会来吗?

    刚刚盒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他不亲自上门,让萧玉拿去给那个皇品炼药师看,这样人家就会来?

    可能吗?

    皇品炼药师,那是比江陆还要高傲!

    平常他们在路上遇到这个炼药师,他都从来不拿正眼看过他们,王家的人对他更是言听计从,想要什么,从不拒绝!

    这样的人,一个盒子能请到?

    在萧家众人着急等待下,两道身影映入眼帘,只见他们步伐匆匆,神色急忙。

    那是!

    所有人猛地站起来,惊愕看着门外大步走来的身影,然后低头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眼睛睁的更大。

    真的是!不是眼花!

    这这这,什么情况!?

    萧家的人还在愣神之际,走来的两人进了客厅,到了离夜面前,身穿银色外袍的男人双捧着盒子,恭敬递到离夜面前,然后……然后他们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大人,在下黎刚。”男人双手捧着离夜交给萧玉的盒子,恭敬递过去。

    他看似平静,心里早已是澎湃沸腾,激动的情绪如海浪一样在心中翻滚。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他竟然能得到尊品炼药师的邀请!

    差点,差点就错过了!

    “来了就跟我走一趟吧。”离夜拿过盒子,随意一扔,放进储物手镯。

    “是!”黎刚看着离夜随意的动作,心里一阵紧张。

    尊品炼药师大人就不怕把徽章摔坏了么,那枚徽章可是很特别的。

    他也听说了,这次炼药师大会,出现了一个最年轻的尊品炼药师,叫北宫离夜!

    特殊徽章,如此年轻,要是没猜错的话,炼药师大会上出现的年轻尊品炼药师,就是他!的确是很年轻啊!

    萧家的事情他大概也知道了,萧玉都跟他说过了,虽然不知道尊品炼药师大人,找他来是为了什么,但不管什么事,他都一定做好!

    两人先后走出客厅,留下萧家的人傻在当场,久久无法回神。

    “玉儿,这是怎么回事?”萧肃艰难吞了吞口水。

    “父亲,我也不知道,那个盒子里是什么,黎刚大人不给我看,可以知道的是,里面是一枚徽章,还是炼药师徽章。”萧玉说完,大步跟了上去。

    离夜果然也是炼药师,皇品炼药师大人都要称离夜为大人,那他,该是什么品级?

    炼药师徽章!

    “走,去看看!”炼药师,那年轻人真的是炼药师!

    西院,是整个萧家灵气最纯净浓郁的地方,只是这里不是萧家的练功地,也不是萧肃的住处,更合萧玉箫然没什么关系。

    当年江陆到萧家,就指名要了西院,他一个人住在偌大的西院,不许任何人靠近。

    江陆气冲冲回到自己的院子,等了又等,怒火已经快要爆炸了。

    “混账!混账!”

    混账东西,让他等这么长时间!

    现在他忍了,他倒要看看,等会那混账东西输了,还能不能这么嚣张!

    这次挑战是他发起的,他就算是拼尽全力,也要赢这场比试!

    离夜和黎刚才在萧玉的带领下,刚走到西院门外,就听到那一声声愤怒的咒骂。

    “大人,要不要……”

    “在炼药比试结果出来之前,你什么都不用做,我需要的只是你做一个见证,等事情完了以后,再做一件事就好了。”离夜双手抱臂,直径走进西院。

    “是。”黎刚恭敬应道。

    萧玉站在一旁,看着恭敬无比,谦和恭敬的黎刚,冷汗直冒。

    要不是这人是她请来的,她都怀疑,半路他半路被人掉包来了,不然前后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这和他们以前看到的,简直可以说是天和地!

    “混账东西,你要是再不来,老子就……”

    “就,你就想怎么样?”清冷的声音传来,激动的江陆怔住,话说到一半给吞了下去,心里的无名火燃烧的更旺了。

    自己好歹是堂堂王品炼药师,他竟敢让自己这么等!

    想到这里,江陆心里就更火了,他霍然走向离夜,然而脚步才刚迈出去,三个身影映入眼帘,他一下子就呆了。

    黎、黎刚大人!

    “事先没告诉你,这次比试,我请了黎刚大人来做公证,炼药师的比试,总得有一个炼药师来做公证,不然怎么分辨谁更甚一筹。”离夜微微一笑,清风淡雨道。

    江陆蠕了蠕嘴,心里的震撼没有减弱。

    他知道炼药师比试要请人公证,只是,黎刚大人……

    他们怎么请到黎刚大人的?

    “别说那么多了,事情我已经了解,两位也都到了,那就开始吧。”黎刚看到江陆欲言又止的样子,冷哼腹诽。

    真是个蠢货!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得罪了是什么人。

    “是。”江陆吞下满腹疑问,沉声应道,嚣张的气焰减弱了不少,扭头看向离夜,眼中充满了疑惑。

    他到底是怎么把黎刚大人请来的,在鸢尾领地,黎刚大人出了名的脾气大,谁的面子都不会给,会去什么家族,完全是看心情。

    离夜自顾自走到高台后,轻轻倚靠,黑亮的眸光中,始终隐含着几分神秘莫测的笑意。

    江陆见离夜选择好了,尽管不满,但想到黎刚在这里,也只能咽下去。

    他走到离夜对面的高台后,双手交叠在腹部,一脸神圣不可侵犯,神色傲然,眸光中闪烁出高高在上的光芒。

    原本只有客厅那几个萧家的人知道这场比试,但萧玉带着离夜和黎刚在萧家走过,就吸引过来了更多人的注意,他们纷纷围了过来。

    当他们看到离夜和江陆面对面站立,莫名的兴奋了起来。

    围过来的人中,还有和离夜一路走过来的萧家护卫,他们的模样,比任何人都要开心兴奋。

    “离夜公子,果然是炼药师啊!”

    “难不成我们吃的那些丹药,就是他炼制出来的?”

    “绝对是!我敢打赌!”

    “那个人看上去好年轻,难道也是王品炼药师吗?不然怎么会和江陆大人比试?”

    “离夜公子不是炼药师,怎么会答应比试!”

    ……

    周围响起各种议论之声,一向寂静的西院,今天却是无比热闹,每个人眼中都带着热切期盼。

    炼药师的比试,在凤凰域并不容易见到,这里炼药师极少,平常本来就很难遇到,比试这种事,就更难了。

    “规则希望两位清楚,两个时辰,炼制出你们最高品级的丹药,谁的丹药品级高,就是胜者!”黎刚站在两人中间,庄重开口。

    “是。”江陆抱拳俯身,恭敬应道。

    离夜撇了撇嘴,睨视着黎刚,“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话落,周围响起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萧家的人都是一脸惊骇,惊悚看着离夜。

    他,他这是对黎刚大人说话!?

    天!这种语气,他就不怕黎刚大人生气吗?

    这种情况,萧玉他们尽管已经见过一次,心里却还是忍不住颤动。

    他们都还不知道离夜的品级,真的是习惯不了啊。

    “如此,那便开始!”

    黎刚退到一旁,单手负在身后,没多看一眼江陆,双眼一直盯着离夜,就怕错过什么。

    尊品炼药师就在眼前炼制丹药,他当然得看清楚,这是难得的学习机会,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江陆看了黎刚一眼,见黎刚全身心看着离夜,他脸色又是一沉。

    然后他狠狠瞪了一眼离夜,才低头从储物袋里把东西拿出来。

    药鼎,药材,一一摆列,药材大概有二三十种,其中更有好几种珍贵不可多见的。

    把东西都拿出来后,江陆抬头看向离夜那边,见她还没有动作,流露一抹不屑的笑容,便拿出了自己的火焰。

    金黄色的火焰在手掌间跳动,宛若金色流沙,看起来华美尊贵,火焰燃烧跳动,周围的空气纷纷逃窜,不敢多加靠近。

    把东西都拿出来后,江陆傲然往离夜这边睨视了一眼。

    不管是火焰,还是药鼎,自己所拥有的,都是上上等,可不是一般的炼药师能够拥有的,他不用羡慕!

    看到江陆把东西拿出来了,众人目光慢慢挪到离夜这边,想看看他会拿出什么样的药鼎和火焰。

    然而离夜却始终没有动手,只是站在那里,和他们一样,看着江陆。

    “金沙流火,黄金巨兽的本命火焰。”离夜看着江陆拿出的火焰,若有所思道。

    这种火焰也是比较难得,不过也只是兽火,而且比起古墓中,深海蛟龙的本命火焰,还差了一个档次。

    “离夜,这火焰我都不屑吃的好么?”红莲鄙夷道,它要吃也就地心火结晶那种,那种才好吃。

    离夜:“……”

    它为什么也老想着吃?

    “离夜,你打算炼什么品级的?”红莲继续道,她的身体没问题吧?

    “本来是皇品,刚刚改变主意了。”离夜淡淡回答,有了动作。

    请了一个皇品炼药师来,让他办事总要让他信服,皇品丹药不足以让他信服,只能炼制尊品了。

    “我知道了。”红莲应道,也是,离夜本身就是尊品炼药师,当然是要炼制尊品。

    手掌翻转,意念一动,混元圣鼎便出现在了离夜手上。

    “嗡!”

    江陆放在台子上的药鼎,在混元圣鼎出现的同时,抖动出一声剧烈嗡鸣。

    怎么回事!

    江陆手里的动作僵住,他呆呆看着鼎口的抖动,脑海中闪过无数疑问,却想不出答案。

    药鼎的反应,怎么会这么激烈,这种情况从未出现过,只有曾经在古籍上见过,只有神器现,才会引起这样的动静。

    神器!

    江陆抬头看向离夜,目光落在离夜手上的混元圣鼎上。

    那是神器?

    不,不,他不信!肯定不是!

    压下心里的紧张,江陆深吸一口气,继续着动作,开始炼制丹药。

    药鼎的波动嗡鸣之声传开,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每个人都好奇看着江陆,不明所以。

    他们毕竟不是炼药师,即便知道神器现,会出现异动,也不知道在药鼎这里,出现的异动是这样的。

    他们都只是想着,为什么会这样?

    萧玉他们一开始也是看着离夜这边,但是江陆那边有动静,他们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唯独黎刚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离夜。

    神器,神器现,才会出现的动静!

    不愧是尊品炼药师,连所使用药鼎,都是神器!

    黎刚眼中露出激动和欣喜,心里的激动和兴奋,已经不是言语能够形容的了。

    在黎刚的注视下,离夜先拿出十几种药材放在台子上,便停止了动作,摆放在台子上的十几种药材,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

    扫视了一遍拿出来的药材,离夜伸出手,一缕血红色光芒在手指上的跳动,四周温度骤然升高。

    这是……

    黎刚双眼睁大,点点光亮在眼中绽放,脑海中炸开绚丽的烟花。

    “呲!”

    细碎的声音传来,格外响亮,同一时间,不管是江陆还是萧家围观的人,都愣在当场。

    灭了!

    火居然灭了!

    江陆石化在了当场,愣愣低头,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掌。

    金沙流火属于兽火中的上等,怎么会突然熄灭,这也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所有人一脸呆滞状,就在此时,一声惊呼响起。

    ------题外话------

    来晚了,捂脸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