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下挑战书
    皇品!

    江陆身影摇晃了一下,他猛然醒悟,及时稳住。

    果然,萧家的人已经找到了更高级别的炼药师了,那他这些年的事,不就全都……

    难怪萧然身上的伤会大有起色,原因竟然是这个!

    可是……

    江陆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眸光阴寒看向萧然,他遇到了皇品炼药师,还让自己来看,这是什么意思!?

    “然儿,你……”萧肃脸上无法隐藏住喜悦,但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江陆阴沉的脸色,然后轻咳一声,想要说的话,又全部吞了下去。

    皇品丹药!

    他们竟然真的找到了皇品丹药,这真的是太好了!

    “小公子,他说的是真的?”江陆阴沉着脸,伸手指向离夜,皇品!皇品!

    萧然迟疑扭头看向离夜,然后点点头》无&gt;错》小说,“是。”

    可他身上也没有多余的皇品丹药了,剩下的那些都已经吃的七七八八。

    “所以,你是他们请来的皇品炼药师?”江陆推开萧然,走向离夜,锐利的眸光在离夜身上扫视打量。

    这么年轻,会是皇品炼药师?

    皇品炼药师又不是说大就能到的,怎么可能是皇品!

    见江陆走来,离夜撇了撇嘴,她又不是来跟他东西,是不是皇品炼药师,也和他没关系。

    只是,他说她的丹药是不入流的杂品,她听不下去罢了。

    不入流的杂品,皇品丹药要是如此,他的丹药才王品,那有算什么?

    “比起‘请来’的这个话题,小爷更想和你谈谈,什么是不入流的杂品丹药?”离夜冷声反问,讥讽笑意加深。

    这个问题讨论起来更有意思不是,也值得深入讨论。

    离夜的话让江陆一阵语塞,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本来他只是想套一下萧然的话,想看看他到底吃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才会那样说。

    他怎么也没想到,萧然吃下的丹药会是皇品,皇品丹药都算是不入流的,那他自己的又算什么。

    凌厉的眸光紧紧注视着江陆,离夜迈进一步,骇人的气势直逼而来!

    大厅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压制,站在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能清楚感觉到,那个看似纤细瘦小的年轻人身上,散发着他们无法抗拒的磅礴之力!

    萧肃看到这一幕,双眼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离夜。

    难道,那个皇品炼药师就是他!

    “我……”江陆久久吐出一个字,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他要说什么,回答是?

    那不是打自己巴掌,王品炼药师说皇品丹药是杂品,这不是用巴掌狠狠打自己的脸?

    “你明知道我的意思不是那个!”回过神,江陆强硬开口。

    他只是想知道萧然吃了什么,没有贬低皇品丹药的意思!

    皇品丹药那也是他即将达到的高度,这个时候贬低皇品丹药,要是被其他炼药师听到,他还要不要在这一行混下去了!

    “不是这个意思?可小爷听起来就是这个意思。”离夜皮笑肉不笑回答。

    这巴掌,打的真是响亮。

    江陆又一次说不出话来,脸红耳赤看着离夜,脸色气的都成了猪肝色。

    他既然不是炼药师,凭什么质疑自己!

    对啊,他不是炼药师!

    江陆猛然惊醒,心里划过喜悦,只要这个人不是炼药师,他刚才的话就还有挽回的余地!

    “小子,你不过只是普通灵师,我可是堂堂炼药师!不是炼药师,我何须跟你说关于炼药师的话题!”江陆侧身睨视了一眼离夜,高傲轻哼。

    不过就是个普通灵师,现在得对自己,对他可没什么好处。

    红莲有种捂脸的冲动,这个人,完了!

    离夜眯起双眼,眸光冰冷看着江陆,嘴角却始终勾着一抹微笑。

    不是炼药师,没必要和她说关于炼药师的话题。

    原来如此,当了这么长时间的炼药师,她都不知道炼药师这一行还有这种规定。

    江陆就站在那里,见离夜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自己,他就更神气了。

    萧家的人站咋一旁看着,试了好几次,都发现,他们就算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们看着离夜,心里一阵骇然惊慌。

    这个年轻人,就算不是炼药师,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也可以看出,他身份并不简单,江陆这样,真的不会有是吗?

    就在他们犹豫着要不要走上去解围,江陆再次开口了。

    “小子,看你的气色,应该也是受了重伤,到现在都没有好吧,怎么样,要不要我给你几颗丹药,让你好好疗伤?”连丹药都买不起的穷小子!

    江陆不屑轻哼,神情多了几分轻蔑。

    “噗!”

    江陆的话才刚刚落音,萧然和萧玉当场就笑喷了,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听到这噗嗤一笑,江陆得意的神色,立即阴沉,脸色黑了半边。

    “玉儿!然儿!”萧肃无声瞪了一眼发笑的两兄妹,他们就算是找到了皇品炼药师,也好歹给江陆一点面子。

    以江陆的地位和实力,成为皇品炼药师是迟早的事,萧家可不能得罪一个炼药师。

    萧玉忍住笑意,摆了摆手,笑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父亲,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那真的是天大的笑话好吗!?

    先不说他们的丹药就是离夜给的,就这几天下来,然儿说,每次离夜吃丹药,都是整瓶整瓶吃。

    皇品丹药当糖豆吃,江陆居然对这种人说,“要不要我给你几颗丹药,让你好好疗伤”。

    江陆要是知道,离夜伤的有多重,可不到十天的时间,已经恢复了大半,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得意洋洋的说出这句话。

    萧然轻咳一声,收起笑意,“不好意思。”

    实在是太好笑了,江陆要是看到离夜吃丹药的时候,估计得吓死。

    那一整瓶整瓶的皇品丹药,离夜可是看都不看,直接就打开吃下去了,然而这样的人,到现在一点事都没有,丹药的药力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

    离夜扫视了一眼发笑的萧玉和萧然,再次走出一步,直视着江陆的双眼。

    “还真是谢谢阁下了,只可惜,你那些更不入流的王品下等丹药,还无法让小爷看进眼里。”那些丹药,连萧然都治不好,治她,太可笑了。

    炼药师骄傲的她见过,骄傲到目中无人的她也见过,可骄傲到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更不入流!

    江陆咬牙切齿看着离夜,愤怒的目光,恨不得在离夜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子,有什么可嚣张的!

    “小子,别忘了,我可是王品炼药师!”说着,江陆不忘拍了拍自己胸口,挺了挺胸,让自己王品炼药师的徽章更显眼。

    在炼药师这方面,他怎么敢这么和自己说话!

    王品炼药师?

    离夜笑的更冷了,红唇轻启,强大的气魄震动在天地之间!

    “王品炼药师,很厉害?尊品炼药师我都没放在眼里,你算什么东西!”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开,空气中出现丝丝抖动。

    “就是就是!”红莲压低声音应和道。

    离夜说的可不是大话,她本身就是尊品炼药师,还是最年轻的尊品炼药师,已经炼制出上等尊品丹药,其他炼药师她自然就不需要放在眼里。

    话虽然嚣张轻狂,可这就是离夜,也是事实!

    四周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每个人都是一脸惊骇,目瞪口呆状。

    尊品!

    尊品炼药师!

    他刚刚说的是尊品炼药师!

    如果说,他是皇品炼药师的话,这是一个皇品炼药师说出的话吗?

    皇品炼药师,不会把尊品炼药师放在眼里,这可能吗?

    江陆拳头紧握,心里燃烧的怒火,如野草一般疯狂蔓延。

    “你说这样的大话,那就代表你也是炼药师,品级还不低,如此,这位阁下,在下想请教一二,你敢接下挑战书吗?”。江陆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那阴冷的表情,恨不得把离夜撕碎,才能解心头的怒火!

    “挑战书?”离夜讽刺一笑收回目光,“挑战我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不是一句挑战就能完事!

    江陆看了一眼离夜,然后低头掏向自己的储物袋,从里面拿出一个玉盒,伸手打开,一阵清香散开。

    “你要是炼药师,应该认识它。”他就拿这个做赌注!

    碧血清心果!

    离夜看着玉盒中间那枚果子,她是认识,也知道它的价值。

    “你想拿这个作为挑战我的代价?”还以为用了炼药师公会一个碧血清心果以后,会很难在遇到第二个。

    没想到这里就有第二个,从光泽看起来,这果子还不错,保存的也很好。

    “是!”就是这个!

    这是他最值钱的东西,也是最不愿意拿出来的东西,现在他拿出来了,以表他的决心!

    契约空间里,黑冥血炼狮闻到一股药香味,然后就睁开了眼睛。

    “是碧血清心果!”它惊呼道。

    这味道是碧血清心果的,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主动送上门!

    这种好事,它都不会错过,更何况是它这个契约者,这个人类确定不是把一块肥肉往狼嘴里送?

    咳咳!它刚刚说什么了?嗯,什么都没说!

    黑冥血炼狮一阵冷汗,一想到自己刚刚心里想的东西,有可能会被离夜知道,就一阵心慌。

    它这个契约者,不是一般的记仇,刚刚的话还是别让她听到的好。

    “在我接下你的挑战书之前,不然我们再商量一件事好了。”离夜没有理会黑冥血炼狮的惊呼,淡淡开口。

    “什么?”

    “你要是输了,就此离开萧家。”

    “输?好,我答应你!”输,他怎么可能会输!

    眼角余光看了一眼旁边的人,离夜淡淡一笑,这个条件,算是附带的,就当是她谢谢萧然救了她的回报。

    帮他们这什么叫江陆的赶出萧家,她和萧家也就没有什么人情不人情的了。

    “很好。”狡黠的笑意在眼中闪过,红唇勾起完美弧线。

    答应了就好,就怕他不敢答应!

    “炼药师阁下,请吧,去我的地方,我们就在那里比一场,让萧家人做见证!”他就不信,自己会输给这么一个小子!

    “我无所谓。”身上的伤已经好很多了,炼制出皇品丹药,还是可以的。

    尽管眼前的人不一定只能炼制出下等王品,但怎么样,也不能超越王品,除非,他还有其它招。

    大厅里一直沉默不语的人,听到这一来一往,只觉得自己呼吸都快停顿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这赌注会不会太大了一点,而且,江陆没觉得刚才的赌注,有点不对劲吗?他们听着是非常不对劲的。

    一直是江陆输了会付出什么,那年轻人从来没说自己输了,要给出什么。

    难道,江陆一直都没发现?

    萧家的人不知道,江陆已经被离夜刺激的,理智都在断裂的边缘,哪里还能想到这些,他一心想着自己赢了就好,百分百自信自己能够赢!

    这样的人,哪里会想到,其实他们两个之间的条件,一点都不合理。

    萧玉和萧然不可置信相视一看,听了这么久,到现在,他们才完全相信自己听到的。

    离夜本身就是炼药师!

    “萧然,你每天跟他在车里,没有看出来?”萧玉皱眉问道,他们可是每天坐在一辆车里,怎么连炼药师这么重要的事都没看出来!

    萧然耸耸肩,他当时问过离夜,可是离夜没回答,他之后就没有再问了。

    “萧家主,那就麻烦你们一个时辰后再来。”说完,江陆扬长而去,步伐匆匆。

    在他的地盘上,就算这个年轻人是炼药师,也必输无疑!

    他是不会让这小子赢的,不管为了什么!

    萧肃看着江陆扬长而去的身影,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把话都咽了下去,没有说出来。

    “离夜,谢谢你。”江陆走了以后,萧然立马开口。

    后满那个条件,离夜完全是在帮他们萧家,江陆在他们家消耗的实在是太大了,这么长时间,他的伤都没有什么起色。

    离夜双手抱臂,睨视了一眼萧然,“就当是谢谢你救了我。”

    没有什么谢不谢的,她只是不想欠人家什么。

    “父亲,离夜想去无间修冥,你不是知道路吗?”。萧然咬咬牙,看向萧肃直接问道。

    去无间修冥的方法,只有父亲知道,他带着的离夜回来,就是为了问父亲。

    现在趁着这个机会,让父亲告诉离夜,离夜就能很快去物件修明了。

    萧然突然改变了话题,问到无间修冥的事,离夜怔了怔,很快平静了下来,面无表情看着客厅内萧家的几个人,目光最后落在萧肃身上。

    “无间修冥!?”萧肃眉头紧皱,看了看萧然,然后不确定的看向离夜。

    他要去无间修冥,那个地方,相传和地狱一样!

    “嗯,我想去。”离夜点头应道,要是不去无间修冥,怎么回临天大陆,怎么回中域。

    “离夜公子,我是知道去的路,但是去的时候很麻烦,而且吧,无间修冥就像是名字一样,那就是个无间地狱。”能不去,最好还是别去。

    离夜脸上露出几丝疑惑不解,无间地狱?不是说人和灵体可以共同生存的地方?

    “离夜公子,你想去无间修冥,应该也打听过,那是人类和灵体唯一可以共同生活的地方,不过那是很久以前了。

    那个时候我们凤凰域的人,还会通往无间修冥,但是在百年以前,就封闭了通道。”说起来,还是个不小的麻烦。

    “通道封闭还能打开吗?”。离夜沉声问道,她不管现在的无间修冥是什么样子,她必须要去!

    萧肃叹了口气,无奈道,“离夜这么问,肯定还是想去了。”

    “是,我必须去!”离夜坚定回答。

    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打是能打开,但是要等到朔月,前几天才刚刚朔月,所以下一次朔月是二十几天后,但是……”萧肃没有继续说下去。

    打开了通道,他们就危险了,地狱魔犬不是开玩笑的!

    见萧肃面色犯难,离夜若有所思站在原地,手指摩擦着下巴。

    朔月,无间修冥……

    地狱魔犬!

    上次看到是地狱魔犬,有一半是灵体,有一半是活物,两者相辅相成,才隐藏住了气息,没有让人发现。

    这些地狱魔犬,不是凤凰域的,是从无间修冥跑过来的!

    离夜深吸一口气,眸光中的坚定加深,“那就等下一个朔月!”

    她要回去,哪怕是在地狱魔犬的围攻下才能去往无间修冥,她也非去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