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不入流?杂品?
    鸢尾领地,是凤凰域中唯一一个人类生活的地方。

    除了鸢尾领地,凤凰域其它地方,不是被玄兽占居,就不适合人类生活。

    随着车队步步前进,鸢尾领地就在眼前,离夜也终于看到了除了萧家这个商队的其他人。

    经过几天的疗伤,离夜身上的伤也好了八九成,走进鸢尾领地后,她就走出了车厢,查看着周围环境。

    “鸢尾领地,三面环山,除了凸起的几座山丘,其它地方就都是一望无际辽阔平原。”离夜遥看着远处,喃喃说道。

    鸢尾领地还没有中临都辽阔,但是灵气却没有中临都那么浓郁。

    “离夜公子,那边山头就是我们萧家。”车队中走出一个粗犷的汉子,嘴巴咧开笑容,笑的格外真诚。

    萧家。

    “萧家在鸢尾领地的边缘地带,萧家以后就都是住户人家了,会比这么热闹很多。”汉子继续说道,脸上散发着从心底涌出的喜悦。

    终于回家了!

    每一次在外面走这么长时间,他最盼望就是看到山丘上处矗立的萧家。

    “这样啊。”离夜点点头,淡淡一笑。

    “对了,大小姐说,天黑之前要赶回去。”汉子挠了挠头,担忧看着离夜。

    离夜公子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跟他们赶路,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他的身体,不过到了萧家就好了。

    萧寂有请专门的炼药师,有炼药师大人在,就能帮忙医治离夜公子。

    “嗯,我知道了。”离夜微微笑道,注视着不远处的山丘。

    到了萧家,在伤好之前,她要找到去无间修冥的办法。

    尽管知道事情得一步步来,但现在的她,不想半点消息听不到。

    盒子她给了清羽,不知道奇叔怎么样了,那天封印之力解除,她不知道娘怎么样了。

    为了这些,她必须要尽快赶回去!

    “好!”汉子笑着点点头,走回到车队旁。

    萧家车队的所有人,在知道离夜身边有高手保护以后,对他就更加敬佩了。

    在他们看来,离夜才灵君级别,灵君级别的实力,有高手保护,怎么说都是不容易的,他们怎么能不敬佩!

    所有人赶着回萧家,车队的速度也快了不少,所有人都是飞奔前进,就连一路上脸色苍白无力的萧然,都变得神采奕奕,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坐在车内,离夜看着萧然一会,才开口问道:“身体这么虚弱,你干嘛还跟着车队出去?”

    这点她一直比较奇怪,他的身体不适合长途跋涉,跟着车队更是危险重重。

    他们家有炼药师,就应该让炼药师好好帮他调养身体。

    离夜的话只是让萧然露出一抹苦笑,什么都没有,沉默坐在那里。

    萧然不说,离夜也没有再问,车里的气氛就这么持续到萧家。

    车队再次停下来,外面就传来一声声惊呼,车里的萧然迫不及待走出去,走之前还不忘拉着离夜一起。

    两人动作迅速跳下车,萧然的行动,也敏捷了不少。

    离夜走在萧然身边,看着面前排排房屋,高耸的楼台,假山流水小桥水榭,一路蔓延而去。

    “还不错。”离夜若有所思点点头,的确,也只有这样家族,才能请得起炼药师。

    “离夜,我们赶紧进去吧,炼药师大人就在我家,他等会会帮我来检查身体,到时候让他也给你看看。”萧然欢喜说道。

    看起来离夜身上的伤是好了不少,不过还是让炼药师大人看看比较好。

    呃……

    离夜被萧然拉着往大门方向走去,额角滑下一滴汗珠。

    “我已经没事了,炼药师就不用给我看了。”离夜轻咳一声说道,她自己就是炼药师,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

    她知道炼药师有多骄傲,找炼药师给她看,还是算了吧。

    萧玉翻了翻白眼,跟在他们身边,在离夜身后推着他们前进。

    “你就不用客气了,虽然我们救了你,但是你也帮了我们很多忙,让炼药师大人给你看看也是应该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离夜一阵汗颜,她真没客气,是真的不用了!

    “离夜公子,就去看看吧,让炼药师看看你的身体,知道没事,自己也放心啊。”

    “反正家里就有炼药师,虽然有点……但身体最重要。”

    “去吧去吧!”

    ……

    车队所有灵师立刻围上来,劝着离夜,一脸的苦口婆心。

    离夜无语看着他们,额上划落的黑线越来越多。

    所有灵师脸上热情的神色,离夜最终点了点头,“你们坚持的话,那就看看。”

    看看就看看吧,反正她的伤已经好的八九成,炼药师就算是看了,也只会看出她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看不出其它。

    “这就对嘛!别客气,你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要不是你,我们可能都没命走过一线谷。”

    “这是应该的!”

    ……

    所有人笑呵呵开口,一路上拥簇着离夜往客厅走去。

    离夜无奈往前走,这些人还真是忘了,是他们在那什么沙域先救了她,后面就算她出手,也不过是扯平了。

    一行人大步穿过花园走廊,路上遇到了不少人,看到他们拥簇离夜走过,纷纷停下脚步,好奇看着。

    直到客厅,这种好奇的目光,都没有消失过。

    离夜他们刚走到客厅,客厅里就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了,看到他们走进来,那几个人急忙起身。

    “父亲。”萧玉大步走过去,抱了抱拳,称呼着为首的人。

    “家主!”护卫们齐声叫道。

    那几人看到回来的人数,欣慰的露出笑容。

    这一次回来的人,比他们预期的好很多,基本上没少。

    “回来了就好。”为首的中年男人看到萧玉,再看看萧然,欣慰点点头。

    在走进来的人中扫视了一圈,最后眸光停留在离夜身上。

    他是?

    看到自家父亲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萧然笑呵呵走到萧肃面前,“父亲,他叫离夜,车队这一路上,他帮了我们不少忙。”

    “噢?”萧肃扭头看了一眼萧然,那一双饱经风霜的眸子,重新打量着离夜。

    看上去很年轻,要不是然儿说,还真看不出来。

    离夜单手负在身后,微微颔首,“萧家主。”

    “离夜公子,多谢,请坐。”萧肃客套说道,伸手拍了拍萧然是肩膀,目光从离夜身上收回来,重新回到萧然身上,“身体怎么样了,为父已经让人去请炼药师大人了。”

    “父亲,你放心,我很好。”萧然微微一笑,眼角余光看了离夜一眼。

    离夜给他们的丹药,给大家吃了以后,还剩下一点,他这几天就是在吃离夜的那些丹药,感觉身体真的比以前好了不少。

    所以,这都是离夜的功劳!

    萧家的人有说有笑,离夜站在旁边一点也说不上话,她也乐得清静,靠在一旁矮桌旁,双手抱臂。

    “离夜,我们不是要尽快离开吗?”。红莲不解问道,他们既然要尽快离开,那就赶紧离开这里,反正萧家的人也都到了。

    它感觉离夜的气息恢复了不少,身体里的伤应该差不多都好了,他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你知道怎么去无间修冥?”离夜淡淡反问。

    红莲一阵语塞,它也是第一次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哪里知道怎么去无间修冥。

    “不知道的话,就在这里等着,等他们说完了再说。”这种事也急不来,他们刚刚到家自然是喜悦的。

    “你真的要见那个炼药师吗?”。红莲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

    炼药师,离夜见什么炼药师,她本身就是尊品炼药师了,还有什么好见其它的!

    “人都来了。”离夜耸耸肩,不在意回答。

    空气淡淡药草为弥漫而来,离夜挑挑眉头,往门外看去,再说了,现在就算是说不想见,人家都来了。

    消瘦的身影站在门外,发丝斑白,脸上布满了皱纹,看上去已经年过半百。

    银色衣袍穿在是那消瘦的身体身上,明显宽松,更像是斗篷,属于炼药师的徽章佩戴在胸前,只见他昂首挺胸,面带傲然。

    “家主,大小姐,小公子。”老人轻笑叫道,一双眼睛在萧肃他们一家三口身上转动,神色仿佛是高人一等似的。

    萧肃他们三个听到声音,同时往门口看去,看到老人眼中的轻蔑,他们脸上的笑容逐渐沉寂。

    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味道,那会心的笑容,在炼药师出现后,都变得牵强。

    “江陆大人,请进。”萧肃走到主坐坐下。

    江陆昂首挺胸走进客厅,眸光在他们身上看了几眼,直接走到萧肃旁边的位置上坐下。

    他的举动,让萧家所有人脸色再次变化,可他就像是没看到一样。

    萧肃扯出一抹笑容,深吸一口气,“你们也辛苦了,先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遵命。”二十几个护卫应了应道,然后同时看向坐在主坐旁边的江陆,咬了咬牙,这才转身离开。

    离夜站在一旁,看着突变的气氛,挑了挑眉头,看向那个炼药师。

    王品徽章,是王品炼药师,难怪会那么高傲。

    萧然吃的丹药,就是他炼制出来的吧。

    “然儿,还不快过来,请炼药师大人帮你看看。”萧肃眉头紧皱,眼中明显带着不悦,语气却还是那般谦和。

    站在一旁的萧然迟疑了一会,才面色犯难走过去。

    “炼药师大人。”萧然恭敬叫道,然后伸出手,宽松衣袍下纤细的手腕,看上去柔弱无力。

    江陆轻哼一声,看着走过来的萧然,迟迟没有接过手,仿佛没有看到一样。

    他的这个态度让客厅里的人神色再次变化,但他们始终没有说什么,仿佛早已经习惯了这样。

    萧然就那么沉默站在原地,低着头,挡住自己脸上的情绪。

    一旁的萧玉,连都黑了,可最终也只能忍气吞声。

    “离夜,这个炼药师好高傲。”红莲一阵轻啧,忍不住吐槽。

    不就是王品炼药师,有什么好得意嚣张的,去参加炼药师大会,只怕第一关就要被刷下去。

    离夜淡淡一笑,传声道:“是炼药师就会让人尊敬,哪怕他们再高傲,寻常人也不会去得罪他们,再说,王品炼药师,就算是在中域,也有一定地位。”

    炼药师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着超高的地位。

    即便是临天大陆这么辽阔浩瀚的地方,炼药师零零散散加起来,也不过几万人。

    可这几万个炼药师,能召集到的高手,就又不知道多少人了。

    鸢尾领地有实力的强者不算多,就算是萧肃,也只是中级灵皇,王品炼药师在这里,地位当然会不错。

    这里又不是炼药师公会,随处可见皇品炼药师,甚至连尊品都有好几个。

    “是吗?”。红莲摇摇头,它又没见过王品炼药师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离夜从得到灵品徽章后,一直到炼药师大会,直接就考核了皇品徽章,王品完全是跳过去的。

    客厅里的气氛越来越沉重,萧肃拳头紧握,看上去已经忍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江陆终于有了动作,迟缓地伸手拉过萧然的手。

    见江陆有了动作,客厅里好几个人眼中的气愤,瞬间变成了紧张,眼睛一眨不眨看着。

    江陆握着萧然的手腕,精神力探入他的身体,仔细检查。

    然而,不过才一会的功夫,江陆眉头就皱了起来,神色也有了变化。

    不可能!

    他给的丹药,都只是保持着现状,可萧然的身体,为什么会有起色,有好转的现象?

    双眸眯起,江陆看着萧然,甩开他的手。

    “小公子,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其它的东西?”他这一趟出去,到底收获了多少,身体的伤怎么会有这么大起色!

    萧然不解抬头,一脸迷茫看着江陆,他吃了什么?

    “炼药师大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萧肃看到江陆是瞬变的表情,急忙起身问道。

    吃了什么然而这次出去,能吃什么?

    还是说,他这次出去真的找到其它炼药师,给了不同的医治方法?

    江陆重重哼了一声,摆了摆衣袍,“那就要问你们家公子了,离开的这些天,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身上的伤,才会有所好转!

    “我没有!”萧然几乎是反射性回答,他哪里有可能吃什么其它的东西!

    “没有?比如一些灵果之类的疗伤的东西?”没有吃,那是绝不可能的,否则他萧然的身体,不会有什么好转!

    他计划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能看到事情有转变!

    疗伤的东西……离夜的丹药!

    萧然猛地一怔,他就吃了离夜给他们的丹药,都是灵元丹,所以他当然会选择丹药品级比较高的。

    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那请问炼药师大人,我弟弟的伤是有所好转,还是更差了?”萧玉走过来,强劲的气势在她身体周围环绕。

    吃了别的东西又怎么样,她反正感觉,这几天吃了离夜给的丹药,萧然脸色好了不少。

    “当然是差了!所以我才会这么问你们!”江陆愤怒站起身,脸上的怒火是真真实实的,他怎么能忍受有人破坏他的计划!

    更差了!

    三个字落入客厅所有人心里,萧家的人顿时急了,大步流星一般走到萧然身边。

    “然儿,赶紧告诉炼药师大人,你吃了什么?”

    “让炼药师大人好好帮你看看!”

    “炼药师大人,只是小孩子不懂事,你千万别生气,可能他就是在回来的路上,误吃了什么果子。”

    所有人急忙解释,唯独萧玉和萧然沉默站在原地,相视一看。

    他们都觉得气色好了不少,为什么炼药师大人没有说好了,反而说变得更差了?

    “离夜,这个人说谎!”红莲气的炸起来,什么更差了!?

    就连它都可以看出来,那个人类的气色好了不少,说话也不是说两句就喘气了,刚刚从外面走进来,他都依旧没有喘息。

    和第一天见到他,像是被风一吹就会倒的样子,现在真的是好太多了。

    离夜倚靠在原地,皮笑肉不笑看着那个炼药师。

    “他知道。”

    这个炼药师清楚知道,萧然的伤有所好转,比吃他给的丹药,好太多太多,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他知道还这么说!”太过分了!

    红莲气炸了,这些天那个人类吃的丹药,都是离夜给的那些,说那个人类身体变差了,不就是在说离夜的炼药术不行吗!?

    靠!

    离夜可是堂堂尊品炼药师,他一个王品这么质疑,算什么意思!

    听到红莲气愤的语气,离夜无奈一笑,“我都还没生气,你气什么?”

    看来萧然的身体一直都没好,拖到现在只剩下丹药留着一口气,全都是因为这个炼药师。

    的确是,萧家家大业大,留在这里,就相当于一张长期饭票。

    所有人七嘴八舌,客厅里一下子变得吵杂起来。

    萧玉和萧然脸上同时划过无奈,皱起眉头。

    “我只是渴的时候,吃了路边的果子!”在所有人质问下,萧然脸红耳赤开口,话落,他悄悄看了一眼离夜。

    离夜身上有那么珍贵的丹药,他想还是别让这个炼药师知道的比较好,不然还不知道出什么事。

    像离夜问的那样,家里有炼药师,他为什么还要出去。

    就是感觉到家里的炼药师不对劲,这么多年他每天吃丹药,身体一直都没好转,所以想出去看看,会不会遇到更好的炼药师。

    鸢尾领地没几个炼药师,就算是有,那也早就被请走了,其余的炼药师,都是行踪不定,他才想着出去碰碰运气。

    可最终,也没遇到一个炼药师!

    “小公子,你最后说实话,否则老夫就不奉陪了!”江陆目光紧紧注视着萧然。

    果子,什么样的果子,会有这样的奇效!

    萧然的身体他最清楚不过,需要什么程度的治疗,才会有所好转,他也知道,一般的果子,不会有这么大的作用。

    “你这话什么意思!”萧然脸上的绯红没有褪去,心里直发毛。

    炼药师大人真的可以看出来,他吃了别的丹药吗?

    这怎么可能,离夜看着他吃的时候,也没说什么,也没说两种丹药不能一起吃。

    离夜身上有丹药,就算不是炼药师,应该也多少也知道一点吧?

    “公子莫不是吃了一些不入流的杂品丹药,你要是吃了,最好赶紧说,我才能对症下药!”他倒要看看,谁敢破坏他的计划!

    不入流,杂品?

    萧然和萧玉嘴角一抽,就这么看着江陆。

    他确定,皇品灵元丹是不入流的杂品丹药,如此的话,他炼制出来的,那算什么?

    “王品炼药师大人,原来在你眼里,皇品丹药只是不入流的杂品丹药啊?”清冷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带着浓浓的讽刺。

    皇品丹药!

    四个字清晰传入众人耳中,所有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就看到离夜似笑非笑站在那。

    他刚刚说的是,皇品丹药!?

    ------题外话------

    敢说离夜炼制的丹药是不入流的杂品,哼哼!乃们说说,怎么虐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