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隐藏的高手
    高兴了!满意了!

    黑冥血炼狮差点没吐血,什么叫高兴了,满意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高兴,什么时候会满意!

    怎么遇上这么个人类,简直比土匪还土匪!

    土匪!

    黑冥血炼狮猛地一怔,随即开口,“你想要什么?”

    离夜站在百米外,听到这声音,满意点了点头。

    “反应过来了,很好。”既然反应过来了,他们就能谈谈事情了。

    黑冥血炼狮无奈吼叫,早知道这个人类的目的是这样,它应该早问的!

    “你想要什么?”它再次问道,这个人类想要问什么。

    黑冥血炼狮逐渐醒悟过来,这个人类就是冲着它来的,回想起它出现时的情景,那根本就是在等着它的到来!

    该死,它轻敌了!

    本以为是一个随手可以撕裂的人类,没想到……

    “听说,你守着一个果子,说来听听,那果子叫什么。”离夜看似漫不经心问道,既然炼药师都说珍贵的东西,她还是有兴趣看看的。

    果子!?

    “陌桑血果?”黑冥血炼狮反射性说出一个名字。

    他是冲着那东西来的!

    陌桑血果!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波动,身体却依旧保持着原本的动作,表面的情绪看起来没有丝毫变化。

    陌桑血果,还灵丹中,几种最珍贵的药材之一!

    她现在所收集起的药材,加上娘收集起的,就差一个陌桑血果。

    还灵丹的药方和炼制过程虽然复杂,但是珍贵的就那么几种,可唯独她找了好久,都没找到陌桑血果。

    终于,终于是找到了!

    一丝喜悦从心底涌出,锐利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离夜看向九十九绝杀阵,锋芒涌动的双眸,像是要看穿一切。

    “你想要陌桑血果?”黑冥血炼狮再次问道,这就是他这次的目的?

    想到这里,黑冥血炼狮一阵懊恼,本以为只有它打人类的主意,所以它没有隐藏陌桑血果。

    可在不知不觉中,盯上陌桑血果的人也有,眼前的人就是一个!

    离夜大方承认点头,“知道你不会给,所以小爷想到了一个你一定会给的办法。”

    看来这盘红烧狮子头是吃不成了,这样也好,找到陌桑血果,还能多一个帮手,不算亏本。

    大尊皇级别,实力也算说的过去。

    “什么意思?”黑冥血炼狮警惕问道,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

    离夜冷冷一笑,没有再回答,脚步迈出,步步前行,走向九十九绝杀阵!

    她刚走出一步,从九十九绝杀阵中涌动出的骇人杀气,立即分散开来,从她身体两边划过,让她畅行无阻!

    黑冥血炼狮被困在九十九绝杀阵中,看不到离夜走来的身影,可突然阵外没了声音,在心里涌动的不安,越发强烈。

    这种不安是怎么回事?一个人类而已,怎么会造成它心里的恐惧和不安?

    离夜走到九十九绝杀阵外,挡在她面前的灵体立即让开脚步。

    九十九绝杀阵便有了一条裂缝,通行的缝隙。

    黑冥血炼狮感觉到那一处力量减弱,脸上露出喜悦,二话不说,飞一般往那个地方冲去。

    终于有了裂痕,只要出去,只要出去它就赢了!

    只要它出去,这个人类不会是它的对手!

    所有灵体看到黑冥血炼狮的举动,并没有阻止,反而同时露出了一丝笑意。

    急忙想要离开的黑冥血炼狮,要是看到它们露出这一抹笑容,一定不会就这么急匆匆离开。

    裂痕就出现在眼前,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跨过去。

    黑冥血炼狮看到那一道缝隙,有种从地狱回到人间的感觉,它拼命想要挣脱而去!

    眼看着它就要走出去,就在这时,一滴如红玛瑙的血滴笔直飞来,没入它的额头,逃走的身体,顿时僵住!

    契……契约!

    黑冥血炼狮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身体根本无法动弹,骇然的情绪在心里蔓延。

    这就是他说的办法,和自己形成契约,到时候它不想交也不行!

    该死!刚才怎么没想到这点!

    黑冥血炼狮深深懊恼,身体僵在原地,眸光惊悚看着走来的瘦小纤细的身影。

    “九十九绝杀阵,散!”

    清冷的呵斥声在空气中炸开,周围立即掀起罡风,罡风席卷起漩涡,以蛟王为首,所有灵体随着蛟王消失在漩涡之中。

    阵法散开,阵外走来模糊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

    黑冥血炼狮眨了眨眼睛,低头看着步步往自己走来的身影,它有种拔腿就逃的冲动。

    想它堂堂大尊皇级别的玄兽,还有一天会被人类限制住,无法动弹。

    甚至是,被人类契约!

    这都算怎么回事,想和它契约,也要问问它同不同意!

    “人类,你太莽撞了,难道忘记了,契约这种事,也得我同意,契约才会形成,否则,你只会契约失败,到时候你我也会元气大伤!”黑冥血炼狮忐忑不安的提醒。

    他有这个把握契约,就一定会办法让自己同意,可到底是什么办法?

    离夜双手抱臂,步步走来,抬头看着面前庞大的巨兽,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笑靥如花,耀眼到了极点。

    莽撞么?她可不这么认为!

    “你会同意的。”离夜缓缓说出五个字,在两丈外停下。

    会同意!?

    黑冥血炼狮怔住,他怎么会这么自信!

    唔!

    黑冥血炼狮突然感觉到一丝剧痛,痛楚牵扯着每一条神经,让它痛苦不已。

    怎么回事,强行契约,这是强行契约的力量!

    一个人类怎么会做到这样,这怎么可能!

    “你……”黑冥血炼狮凶狠瞪着离夜,挣扎着身体,僵在原地无法的动弹的身体,因为愤怒,一点点挪动。

    巨爪一点点抬起,想要往离夜砸落下去!

    黑暗的契约空间内,一双晶莹透亮的双眸睁开,圣洁的光芒在睁开的眼睛里一闪而过,带着不可忤逆的强者之威!

    “放肆!”

    冰冷呵斥的声音响起,强势滚滚,逼得黑冥血炼狮的身体再次僵住,它忍不住狠狠颤动了一下。

    眸光惊骇,黑冥血炼狮心里涌出恐慌。

    那就像是刻入灵魂的惧怕,让它无法挣脱,无法逃避。

    那是,那是……

    黑冥血炼狮惊恐至极,心里滚动的不安,越发强烈。

    抵抗着离夜那滴鲜血的黑冥血炼狮,一下子忘记了反抗,在不经意间,血滴刻入灵魂深处,形成一个怪异的图腾。

    束缚之力捆绑全身,黑冥血炼狮猛地回神,然而它就彻底傻眼了。

    契约形成!

    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形成的!它明明有抵抗!

    契约空间内睁开的双眼,再一次轻轻合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静静沉睡。

    压迫在灵魂深处的威压之力松开,在加上契约之力形成,黑冥血炼狮身上僵硬的束缚解除,感觉到轻松,它身体摇晃了两下,后退了好几步。

    “砰!”

    响亮的脚步声连连后退,黑冥血炼狮惊悚愤怒看着离夜。

    “你!你!”它大步走出去,抬起爪子,就要往离夜身上砸去。

    离夜看着黑冥血炼狮走来,看到它的举动,也不躲闪,只是似笑非笑站在原地,就这么看着它。

    强劲之力从头顶笼罩而下,换做平常人,感觉到那股劲风,就要吓得落荒而逃。

    离夜却始终站在那里,好像没有看到黑冥血炼狮的举动一样。

    一米,两尺,一尺……

    “嘭!”

    巨爪重重落在地上,尘沙飞扬,啥事滚滚,撕裂的劲风在空气中撕扯,发出骇人的声音。

    大地震动,仿佛就要碎裂塌陷!

    黑冥血炼狮就那么僵在原地,保持着巨爪砸落的姿势,粗重的喘息在这寂静一片的山谷中,显得格外清晰。

    “我还真以为你不怕死呢?”淡然平稳的声音在尘沙中传来,含着点点笑意。

    尘沙之中,离夜拍了拍落在身上的飞沙,含笑抬头。

    僵在原地的黑冥血炼狮脸都黑了,全身气的颤抖,捶落在地巨爪不停抖动,引得地面阵阵颤动。

    不能杀!

    契约之力!同生同死!

    它杀了契约者,就相当于是连它自己一起杀了!

    可为什么,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它会感觉到威压,强者的威压!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它无法反抗,也无力反抗。

    “你赢了!”黑冥血炼狮愤然收回巨爪,站直身体,威风凛凛站在飞沙之中。

    一想到契约,它就后悔不已。

    它就没见过这么狠的人,抢也就算了,把它都给抢了!

    有这么抢劫的吗?连东西带兽一起抢!

    红莲飞在半空中,低头看着这一幕,摇头叹息。

    这就是抢离夜的下场!

    何必呢?抢劫人类的玄兽不多,可抢劫反而把自己都搭进去的玄兽,怕只有眼前这一头了。

    “去,把陌桑血果拿给我。”离夜笑眯眯道,她当然知道自己赢了。

    契约形成,它做不了什么。

    黑冥血炼狮怒瞪着离夜,身体气的狠狠抖动了一下。

    “我只是和你契约,并没有说要绝对服从!”契约而已,只是契约而已,干嘛还要抢它的东西!

    离夜漫不经心扫视了一眼黑冥血炼狮,皮笑肉不笑道:“绝对服从,你想知道什么叫绝对的服从吗?”

    这还不算,可如果它想知道,她倒是可以看在契约之力的份上,再教教它。

    看到那完美弧线,黑冥血炼狮脸颊狠狠一抽,心里用处不安。

    “不用了!”它绝对相信,如果自己说一句想,眼前的人肯定会教。

    只是教的办法,也绝对会让它,付出血一般的代价!

    “是!”黑冥血炼狮咬咬牙,飞身离去。

    契约形成,它认了!

    不认又能怎样,契约已经形成,这是板上钉钉的事,除非是死,否则永远改变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还真是吃了大亏,抢劫把自己都给搭进去了!

    离夜含笑看着黑冥血炼狮走远,有长进!

    双手合拢在胸前,手结变化,笼罩在一线谷中的力量,逐渐退去。

    “伐天玉阵!收!”

    “轰——”

    大地震动,笼罩在周围无形的力量逐渐退去,玉珠从高空中坠下,稳稳落在离夜手心。

    收起伐天玉阵,离夜扭头看向不远处的车队,她伸手握住吾邪,收回剑鞘,随手放进储物手镯中。

    在空中的红莲看到这一幕,急忙追上离夜,飞进她的身体。

    “出了吧。”离夜走到萧玉和萧然他们出前,淡淡开口,然后转身往山壁旁走去。

    出来?

    解决了!

    萧玉猛地掀开车帘,看到空无一物的一线谷,无数疑问在心里翻滚。

    真的不在了,不在了!

    他是怎么解决的?帮助他的人去哪里了?怎么会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刚刚那么大的动静,一线谷怎么一点打斗痕迹都没有留下!

    “姐。”萧然小心翼翼看着神情变化莫测的萧玉小心翼翼叫道,姐这是怎么了?

    萧玉没有理会萧然,看到离夜在山壁旁坐下,她跳下车大步走过去。

    “姐!”萧然赶紧跟上去。

    离夜在山壁旁盘腿坐下,压制着身体中的翻滚汹涌,额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落下。

    契约之力果然蛮横,不过也有不少好处。

    想到这里,离夜的嘴角微微上扬,从储物手镯拿出一瓶丹药,打开瓶盖,一股脑全部吞下去。

    匆匆走过来的萧玉看到这一幕,脚步不自觉停下,艰难吞了吞口水。

    这个世上,居然还有人这么吃丹药的!

    一瓶,全部吞下去!

    他们前几天吃的一颗,药效已经那么好了,他这一瓶……

    可是,他即便这样吃丹药,身体的伤也没有立即好,看来伤的是真的很重。

    “离夜公子,黑冥血炼狮呢?”萧玉看了看周围,骤变没有一点打斗痕迹,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听到那么大的动静,走下来,却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更没有什么高手在离夜身边。

    难道刚才的全都是幻觉?有那么真是的幻觉吗?

    “它以后不会再出现了,现在让我先调息一下。”话落,离夜闭上双眼,运转着身体里的造化诀,滚动在身体周围的气息立即隐匿。

    灵力和生命之源在身体中流转,其中还有一股强劲蛮横的力量,不服从管束。

    离夜冷冷一笑,用灵力将那股力量包裹,丹田处那一点金色之光落在其中,那股蛮横的力量便平静了下来。

    这一次,身体里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愈合的速度也很快。

    萧玉站在离夜面前,看到她的举动,蠕了蠕嘴,最后转身走开。

    “姐?”萧然伸头往离夜这边看过来,面带疑惑。

    “他没什么事,应该是在疗伤。”从气息看起来,他身上并没有新伤,而且旧伤也在愈合。

    太诡异了!

    从他出现的那天开始,他身上总发生诡异的事,可她却总觉得,这些自己认为诡异的事,在他身上才是正常的。

    “好。”萧然听到离夜在疗伤,没有再走过去。

    萧玉把所有人叫下车,检查了一遍车队,发现一点损伤都没有,他们不禁惊奇愕然。

    “大小姐,这,这会不会太夸张了?”

    “对啊,我们明明听到那么大动静,怎么外面一点打斗痕迹都没有?”

    “最奇怪的是,刚刚我们在车厢里面,明明就里离夜很近,听起来却很远。”

    “这个我倒是没感觉。”

    ……

    众人七嘴八舌问道,心里充满了疑惑。

    他们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又很怪异,又打斗声,又没有留下打斗的痕迹。

    其实,若他们知道离夜有伐天玉阵,也就不奇怪了。

    刚才的又不是生死拼搏,要是生死拼搏,山谷里还会留下血迹尸体。

    打斗中产生的余力,轰动,在狂卷开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伐天玉阵所吞噬,山谷里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时间一点点过去,契约空间内一丝波动散开,离夜立刻睁开眼睛。

    一颗不明的白色物体冲天落下,拇指般大小,她伸手抓过,眼中溢出喜悦。

    “这果子本来是我打算过几天吃的。”黑冥血炼狮重重哼了一声,谁知道会半路杀出一个人,自己还没吃,就被他,啊呸,她抢走了!

    妈的,这真是个女人啊!

    它就说天下,怎么会有比女人长得好看的男人!

    “等以后找到还给你就是了。”指尖在坚硬的果壳划过,离夜仔细端详,笑容慢慢加深。

    终于,终于收集齐了一份还灵丹的全部药材!

    不过还不能停下,能准备几份就几份,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算了吧。”黑冥血炼狮摆了摆手,它又不是不知道,陌桑血果有多难得。

    身受重伤,提升实力,陌桑血果都适合。

    这果子,它守了好多年的!

    黑冥血炼狮一阵肉疼,到嘴边的果子,就这么眼睁睁飞走了!

    “你自己不要,以后要是遇到,我可就不还了。”离夜挑挑眉,它都这么说了,那就算了,她还嫌这果子太过珍贵不想给呢。

    黑冥血炼狮:“……”

    现在反悔还来及吗?

    它有种想抽自己两耳光的冲动,干嘛不要,干嘛不要!

    现在好了,真的飞走了!

    “离夜,该走了,过了一线谷,很快就到鸢尾领地,那是凤凰域唯一有人的地方,我们家就在那。”萧然见离夜醒过来,走过去笑着说道。

    虽然不知道黑冥血炼狮去什么地方了,但他们在这里呆了这么长时间,都没再看到它,应该就是被离夜解决了。

    不,应该是被离夜身后的高手解决力量!

    “好!”离夜拿出玉盒,收起陌桑血果,起身走去。

    萧然匆匆走到离夜身边,笑盈盈问道:“离夜,你身边是不是有个很厉害的高手保护你啊?”

    高手保护?

    离夜扭头看着萧然,什么高手保护?

    “你别骗我,我姐说,你只是灵君级别的实力,但是震慑住我的力量,再加上刚刚为威压之力,至少在灵皇以上。”萧然一本正经道。

    离夜的实力,他反正感觉不对,不过他姐说是灵君,那应该就差不多。

    离夜皱起眉头,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嘴角抽动了一下,随即露出一抹笑容。

    “那个高手,一般都是在暗处保护我。”他们既然这么认为,那就这样。

    有些事说破了,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难怪难怪。”萧然了然点点头,他就说怎么平常看不到,原来是在暗处保护离夜。

    “到了鸢尾领地,会有去无间修冥的办法吗?”离夜把话题转开。

    既然要通过无间修冥才能回临天大陆,那就去一趟无间修冥,正好她也想看看,到底无间修冥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人和灵体共存,那是怎么样的?

    听名字像是地狱,可人能生活在里面,那就应该不是地狱。

    “有啊,不过有点麻烦。”萧然一张脸拧巴在一起,这个麻烦还不小。

    “嗯。”离夜轻嗯了一声。

    不管是什么麻烦,挡住她的脚步,她会让那个麻烦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麻烦!

    “离夜,那个高手是什么样子的?”萧然兴奋地看着离夜,又把话题转到高手上面去了。

    离夜无声看了一眼萧然,没有回答。

    “对了对了,他是年轻人还是老人家?”

    “离夜,你能不能让我见见?”

    “我可不可以拜他为师?”

    ……

    随着一个个问题蹦出来,离夜那叫一个狂汗。

    一个“高手”,居然让萧然这么反常!

    幸好没说,那个人是她自己!

    ------题外话------

    呜呜呜,来晚了,表拍,晚上还会更新的,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