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凤凰域
    白色身影飞掠而过,天空余力阵阵,依旧带着毁灭性的破坏力。

    纳兰清羽浑然不觉那暴虐的余力,以最快的速度走到黑洞消失的地方,翻滚在他周围的气息越来越冰冷。

    消失!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突然消失!?

    双拳紧握,冷冽如冰的气息比刚才更为浓郁,方圆百丈,空气仿佛就要凝结成冰。

    看着那毁灭大半的南山,精神力蔓延而出,纳兰清羽疯狂探索。

    然而,不管他如何探寻,精神力所到之处,没有半点离夜的气息,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人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黑洞吞噬!

    纳兰清羽脑海中不停回响着这四个字,整颗心阵阵发凉。

    在他身体周围散发出冰冷的杀气,百丈之内,无一种生物敢轻易靠近。

    “尊主,王妃身上还有你的灵魂印记。”纳兰清羽脑海中一道声音闪过,语气中透着小心翼翼。

    暗曜心有余悸在契约空间看着纳兰清羽,这要不是还有一个灵魂印记在,整座南山在刚才就已经被尊主毁了。

    王妃突然消失在面前,没有一点预兆,更何况还是被黑洞吞噬了!

    黑洞吞噬!

    想想就是会让人,让兽不寒而栗的四个字。

    相传,黑洞出现,能吞噬半壁江河,千万生灵,能引起天地异变,苍穹崩塌!

    黑洞的出现没有规律,却是万分之一的机会,天地之间才会形成黑洞,并且出现黑洞。

    黑洞形成后,出现在世间,即便是天地它都能吞噬!

    人类,玄兽,若是出现在黑洞吞噬的范围之内,没有谁能够躲过去!

    不管这人的实力如何,弱的灵者,强的灵尊,在遇到黑洞以后,下场都是一样,谁也逃不过!

    灵魂印记。

    四个字慢慢浮现,纳兰清羽挑了挑眉头,神情平淡,逐渐回神。

    是了,灵魂印记!

    只要有危险,灵魂印记就会有反应,到现在他还没感觉到异常,夜儿应该是没事的。

    远处几道身影迟疑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空中,俊美无双,冷漠如冰,宛若杀神一般的男人,想着要不要靠近。

    “要是找不到离夜,邪尊会变成什么样子?”东方白衣心惊肉跳喃喃轻语。

    此时的纳兰清羽,他想还是别靠近,别去招惹。

    离夜在他眼皮子底下消失被黑洞吞噬,他想抓都抓不住,在离夜快被爆炸开的力量吞噬之前,他是亲眼看到,纳兰清羽连想都没想,直接冲过去。

    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离夜在他到之前,被黑洞吞噬,然后爆炸之力冲击而来,根本无法靠近。

    等到一切平静,只剩下暴虐的余力,他再去寻找,北宫离夜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看似平静,实际上,理智已经在一点点崩裂,等到他再也无法保持这种冷静,这个男人就会变得疯狂。

    那时若是还找不到离夜,无法想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天地,可能都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的怒火。

    “放开我,放开我!”

    高傲的声音响起在耳边,东方白衣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翻了翻白眼。

    “前辈是吧?你这个时候最好还是安静一下。”东方白衣看着被白虎和东方林双双按住的第五飞浪,无奈摇头。

    一点眼力劲都没有,他这个时候还敢出声,小心等会连命都没了。

    “我为什么要……”

    第五飞浪的话才说到一半,脖子瞬间就被人掐住,再也不能多说一个字!

    “唔……”第五飞浪挣扎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双眼睁大,冰冷刺骨的寒意袭来,畏惧恐慌在心里涌出。

    他,他是怎么出现的?!

    第五飞浪双手被东方林抓着,背上踩着一只巨爪,脖子被狠狠掐住,修长的手指一点点缩紧,眼看着脖子就要被扭断。

    骇人的气息狂卷而过,几人只感觉眼前一花,冷冽如冰的气息起来,纳兰清羽就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三人一兽看到突然出现的身影,猛地后退一步,面带惊愕地看着他。

    他什么时候来的?

    他们惊呆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纳兰清羽,见他面无表情掐着第五飞浪的脖子,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脚步慢慢后退。

    纳兰清羽依旧还是那淡然不惊的神情,仿佛世间没有什么事再能影响到他,只是在他身体周围翻滚的杀伐气息,出卖了他此时的情绪。

    蚀骨的寒霜,让人胆颤的杀气,仿佛随时就会将他脖子上的人撕成粉碎!

    “刚刚过去的人是谁?”薄唇轻启,冷酷的声音,如同千年冰川上萧瑟刺骨的寒风,阵阵袭来。

    原本还嚣张不已的第五飞浪,愣愣看着眼前的人,身体不停发颤。

    这个男人,怎么会这么可怖!

    “本尊的耐心是有限的。”手指缩紧,脖子处响起清脆的声音。

    第五飞浪脸红脖子粗仰头,想要呼吸到空气,可不管他怎么挣扎,都是徒劳无功。

    真的快死了,就快死了!

    “不说?”冷冽蚀骨两个字落入耳中,第五飞浪感觉到脖子上的力道,眼中瞳孔猛然缩紧,冰冷的寒意一寸寸袭上心头。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纳兰清羽随手一甩,第五飞浪往地上坠落而去。

    三人一兽站在一丈外,看到这一幕,再次吞了吞口水。

    灵尊级别,就这么被他扭断了脖子!

    他娘的,那可是灵尊啊,灵尊哪里是那么容易死的,可到了他的手上,就像是蝼蚁一样,随手就捏断脖子!

    太吓人了!

    邪尊,真的很可怕,比传说中可怕多了!

    “东方白衣。”纳兰清羽缓缓转身,平淡如水的眸光看向东方白衣。

    还处于惊恐中的东方白衣,见纳兰清羽叫自己,发射性往后退了好几步,这几乎是身体的本能。

    纳兰清羽好像没看到东方白衣的举动,继续开口道:“在爆炸后,可看到了和夜儿对战的人。”

    连他也消失了,也是被黑洞吞噬了么?

    和北宫离夜对战的人?

    东方白衣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扭头看向周围,然后摇摇头。

    刚刚那种情况下,哪里还能注意到别的,不过,邪尊大人也没注意到?

    他可是邪尊啊,怎么会没注意到呢?

    东方白衣有些惊愕,以邪尊的实力,要看到那个人不难,但他现在来问自己,也就是说,当时邪尊完全没有注意任何事。

    “尊主,看样子……”暗曜刚想说什么,纳兰清羽的声音再次响起。

    “本尊知道了。”话落,纳兰清羽飞身而去,很快离开了众人视线,消失在了天边。

    刚走出百里,纳兰清羽看了看周围,见四下无人,从储物袋中拿出木盒。

    “尊主,您现在是要去离宫?”暗曜小心翼翼问道,这是去离宫的方向,尊主不是担心王妃,应该先去找王妃的吗?

    拉开盒盖,一股清新的灵气迎面而来,“去离宫。”

    冰冷的三个字响起,白色身影便消失在了天边,被拉开的盖子自行合上,晶莹透亮的光芒从天边飞过。

    阻止第五家族的人带走北雪儿,那是夜儿希望他做的。

    希望,在那之前,够赶上。

    “咕噜~咕噜~咕噜~”

    沉睡的黑暗中,车轮滚动的声音阵阵响起,身体阵阵颠簸,昏睡中的人不禁皱起眉头。

    “离夜,你醒了吗?”。轻柔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脑海。

    醒了?她睡着了?

    离夜想要睁开眼睛,身体轻轻扯动,一股猛烈的疼痛剧烈袭来。

    “嘶~”

    怎么会这么痛!

    离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动了动手臂,却发现,手臂比其它地方痛的更加厉害,皮肉像是刀刃分割开了一样。

    “少主子,这位公子醒了。”欣喜若狂的欢呼传入耳中,紧接着离夜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陌生的气息从笼罩而来,带着一股浓浓的丹药味。

    “再拿一颗灵元丹来!”轻柔的声音透着虚弱,听上去好像就要断气了一样。

    “是!”

    “萧然,你把丹药给了他,你自己呢?”

    “姐,我的身体又不是灵元丹能医好的。”温和的声音隐含着轻笑,笑容中还带着几分无奈。

    离夜皱了皱眉头,深吸一口气,慢慢撑开眼皮,刺眼的光亮映入眼帘,她下意识用手遮挡,然而还没动,火辣辣的疼痛再次袭来。

    妈的!

    离夜在心里狠狠咒骂了一声,想着自己这一身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手上的她记得是融合那两股力量,是被反弹开的力量擦伤的,可身上的疼痛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身体里,好像也是一团糟,伤痕满满,灵力薄弱。

    她记得,身后出现了一个黑洞,然后就被拉了进去,本来她将两股力量强行挤压在一起,身体中的灵力就所剩无几。

    被黑洞吸进去后,她就没了反抗之力,紧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力量强势挤压,那个时候,身体感觉都快碎了,又挣脱不开。

    就是那个时候!

    该死!

    又是一声低咒,离夜再次试着睁开眼睛,强光刺入眼帘,不过没有刚才那样刺痛。

    “小白?”离夜开口叫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又在哪里。

    刚开口,她就愣住了,刚才那沙哑的声音,根本就像是自己的,嗓子火辣辣的疼痛,好像是被烈焰灼伤了似的。

    “姐,他真的醒了!”那虚弱无力的声音带着几丝喜悦。

    眼睛终于慢慢适应了光亮,苍白一张脸映入眼帘,离夜怔了怔,眼眸看向另一个方向,蹲在她旁边的少年身边站着一个身穿劲装的女人。

    两人有几分相似,再加上他们刚刚的称呼,离夜也弄清楚了他们的身份。

    “离夜,你听我说就好了。”小白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也难得的透着几丝虚弱无力。

    离夜抿着嘴角,警惕看着面前两个人,没有出声。

    “突然出现在你身边的是黑洞,你被黑洞吞噬了,至于掉到了哪里,你问问这两个人类,是他们救了你。

    你身体里的内伤是黑洞挤压形成,身上的外伤是从高空坠落。”小白心有余悸解释道。

    黑洞吞噬,高空坠落!

    离夜的身体已经是遍体鳞伤,必须要好好调养才能医好,幸好她自己就是炼药师。

    离夜眼中划过了然,眸光在面前两人之间扫视,“这是哪?”

    张了张嘴,沙哑的话语传出,离夜皱起了眉头。

    那她嗓子又是为什么变成这样,该死的,这都是什么事,去了一个什么鬼地方,她还要去离宫!

    黑洞吞噬,这运气是太好了,还是太差了,这种百年难遇的事被她给遇上了。

    知道自己被黑洞吞噬,小白那么虚弱,离夜也有几分了解。

    能活着走出黑洞,肯定是小白它们救了她。

    “放心,你现在很安全,这里是凤凰域。”少年虚弱笑道,然后拿过随从放在身边的丹药,倒出一颗灵元丹在手上,递到离夜嘴边。

    凤凰域?

    她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那是哪里!?

    丹药淡淡清香在鼻间环绕,这的确是灵元丹,是下等王品。

    离夜不由自主张开嘴,她的确是需要丹药疗伤,尽管储物手镯也有丹药,现在她动弹不得,没办法拿到。

    少年见离夜虽然警惕,但还是张开了嘴,立即把丹药放进离夜嘴里。

    丹药入口即化,淡淡清香在齿间流转,随着喉咙滑下。

    每过一会,暖流之力便在丹田处散开,一点点流遍全身,身上的疼痛得到一点点缓解。

    “谢谢。”离夜一动不动躺着,吃下丹药后,她才发现自己坐在车里。

    “你好好休息,还有三天就到我家了,等到了家里,我让炼药师大人给你看看。”少年柔柔一笑,含笑的眸光中,没有一点杂质。

    离夜点了点头,然后闭上眼睛,精神力往自己身体探去。

    她自己就是炼药师,就不用等其它炼药师了,一动不动躺在这里躺三天,她是真的受不了。

    “真拿你没办法。”萧然身边的女人又无奈叹了口气,起身弯腰走出车里。

    这个人醒了就好,要是再不醒,她这个傻弟弟还不知道要拿出多贵重的丹药。

    就在她要走出车厢之时,停下了脚步,扭头看了一眼躺着的离夜,脸上划过一丝疑惑。

    这么重的伤,竟然还能活下来,可探查他的身体,灵力并不是很强,最多不过灵君级别,但是灵君级别,身体伤的这么重,还能活下来?

    长相倒是不错,看他的衣着,也是非富即贵,怎么会一个人掉在了凤凰域的沙域?

    那女子叹了口气,然后便头也不回的走出车厢。

    “大家先休息一下,弄点吃的,然儿救的那人醒了。”

    “是!”异口同声回答传来。

    离夜听着周围的动静,这才慢慢放松,精神力悄然无声往外探去。

    是商队,大概有二十几个人,两个灵王,其余差不多都是灵君,刚刚走出去那个人,就是两个灵王级别的人之一。

    灵王,灵君,那这里应该不是中域。

    可她也没听说过临天大陆,有一个叫凤凰域的地方。

    她这到底是被黑洞吸到了什么地方,还是临天大陆吗?

    靠!在这个时候发生了这种事!

    要尽快回去才行,她必须,必须要尽快知道娘的消息,可不能让第五家族的人把娘带走!

    暖意流遍全身,离夜的意识开始混乱,昏昏欲沉。

    “红莲,你看着点,我先休息会。”离夜用精神力把声音传给红莲,没等到红莲的回答,便沉沉睡了过去。

    契约空间的玄兽们看到,无奈一叹,这种情况下,它们也做不了什么。

    把离夜从黑洞拉出来,它们已经元气大损,要不是离夜手上,它们得守护着,现在都已经是沉睡状态了。

    那个黑洞,到底是怎么来的!?

    想到黑洞吞噬,它们就郁闷到了极点,到现在它们都没明白。

    黑洞吞噬,都会产生几位壮观的天地异象,这一次突然就出现了,貌似还只带走了离夜一个人就消失了,这明显就是冲着离夜来的!

    原因是什么,它们到现在还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