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三十七章 你,还不够资格
    有人带路,一行五人的速度比刚刚还要快,他们很快就进入了宫殿的范围领域。

    随着他们靠近,微弱的气息在树林间散开,微弱的波动也随之加重。

    走动的离夜看着身旁走过的人,眉头皱了皱,身影停了下来。

    除了清羽,他们三个尽管压低了气息,还是会有微弱的感应,这样很快那几个人就会知道。

    “清羽。”离夜看着远去的身影轻声叫道,没有惊动继续往前走的几个人。

    百米之外的男人,听到这一声轻唤,下一秒已经到了离夜面前。

    “怎么了?”看到那皱起的眉头,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指伸出轻轻抚上,眉头间的皱起随着轻抚的痕迹,缓缓舒展开来。

    她这是又想到了什么,眉头皱的这么紧。

    夜儿很少会这么担心出一点差错,这一次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次要救的人,对夜儿来说,很重要!

    看着纳兰清羽,离夜张了张嘴,最终摇了摇头,无奈一笑。

    “只是多余的担心。”可不能这样,要冷静,必须得冷静才行。

    俊容柔和,绝世无双的容颜上,展露出一抹完美无瑕的笑容,瞬时间,四周之景都变得黯然无光。

    薄唇轻启,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好听而又迷人。

    “有我在。”

    不会有什么事的,一定会成功!

    “嗯。”眼眸中闪过笑意,如同刹那流星光芒划过天际,明亮而又闪烁。

    纳兰清羽伸手拉过离夜,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现,已经是百丈之外,然后很快跟上了前面几人的步伐。

    前进的几人,感觉到强大气息从身后袭来,扭头一看,见离夜和纳兰清羽两个人回来了,纷纷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他们突然改变主意,现在回来了就好。

    前面两个带路的人,额上密布冷汗,急忙回头往前看。

    幸好刚刚他们没有逃走,这要是逃走了,被他们抓回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带路,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不小心连命都没有了,可是不带路,不用小心,命肯定就没有了。

    “等一下,三个灵尊出现了再出手。”冰凉的声音响起,清晰传入前面几人耳中。

    东方白衣他们三个听到声音,同时扭头,然后点了点头。

    庞大的建筑轮廓慢慢映入眼帘,宫殿屹立在密林之后,青山之中,精致华美,美轮美奂,巍峨庄严。

    带路的两人,刚看到矗立在眼前的宫阙,立即停下步伐,没有在前进一分。

    他们慢慢转身,往身后看去,气喘吞了吞口水。

    “公子,我们只能带到这里了。”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他们就真的走不掉了。

    离夜慢慢停下来,睨视了他们两个的一眼,环视了周围一眼。

    只见密林中树木交错,迷雾环绕,不少地方还布有简单的幻阵,眼中闪过一丝讥讽的笑意。

    防备做的不错,这样的地方,的确是不容易找到。

    层层防护,第一层幻境,第二层迷雾,第三层幻阵,寻常人要是再能找到宫殿,那也只能说运气太好。

    “看起来,这座宫殿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深邃的眸光看向不远处,纳兰清羽轻声说道,云清风淡的声音,如同一片鸿毛从心间拂过。

    建筑看上去还很新,应该是刚刚建成的时间,不会超过二十年。

    东方白衣环视着周围,一阵叹息,“这样的防护,难怪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够找到。”

    想要找到,真的是很难!

    这要不是有人带路,他们找到这里,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

    离夜漠然收回目光,重新看向面前兢兢战战的两个人,红唇轻启,冷淡说道:“最后一个问题。”

    两人几乎是反射性点头,就怕谁慢了一步。

    “宫殿周围有没有摆阵之类的暗防?”他们只是要离开,还是很容易的。

    离夜的话刚问完,两人立刻摇头,异口同声道:“没有!”

    有幻境,其他人根本走不进来,而且没有他们的带领,无法轻易靠近分殿,分殿周围自然没有多少防备。

    除非有人带路,否则没有人能走进这里!

    “在小爷动手之前,滚!”离夜冷声呵斥,看着面前建筑,直径走过去。

    在这幻境里,他们两个想要逃出去,只怕没那么容易。

    “谢谢公子!”

    “谢谢公子!”

    “谢谢!”

    ……

    听到那一声轻呵,两人如同得到特赦一般,看到了无尽的希望。

    点头哈腰从离夜他们身边走过,一双眼睛看向远处,以飞快的速度走远。

    终于能活命了,早知道这样,他们刚刚就该老老实实回答,也不用那么惊吓到现在。

    “你就让他们离开?”东方林不解看着离夜,他也看出来了,这年轻人绝不是什么好人,让这两个人离开,他不担心他们通风报信?

    这两个人看起来并不怎么样,能出卖自己的主子,就一定会出卖他们!

    离夜扭头睨视着东方林,然后耸耸肩,“我们已经到这里了,再过一会就要打起来了,就算他们去通风报信,或者是帮分殿的人,也不过是多了两具尸体。”

    他们都到这里了,那两个人是不是通风报信,没有那么重要。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东方林沉声问道,他们都到这里了,该不会就在这里站着吧。

    离夜双手抱臂,斜靠着身后的树干,狡黠的笑意在眼中一闪而过,看向不远处的宫殿。

    “你的契约兽是飞天鼠皇,先来一场老鼠大战怎么样?”那一定会非常精彩。

    一群老鼠,能引出来的人,应该只有灵皇,宫殿里现在还剩下七个人,加上奇叔应该是八个,她倒是不担心这些老鼠会伤到奇叔。

    这些老鼠根本就跑不进宫殿,只能在外面热闹热闹。

    老鼠大战……

    东方林满头黑线看着离夜,什么叫老鼠大战,他那是普通的老鼠……啊呸,他那是鼠皇!

    东方白衣忍不住发笑,同时额角滑下一滴冷汗。

    那样的老鼠,还是很可怕的,况且一来还是一大群,各种各样的!

    “知道了。”东方林迟疑了一会,然后松开握住莫玖儿的手。

    一丝波动从东方林身上散开,尖锐的声音直冲云霄,以东方林为中心,迅速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宁静的森林,一时之间,变得骚动起来。

    “沙沙~”

    “沙沙~”

    草叶晃动的声音响起,从森林中每一个角落响起,诡异万分。

    听到那微弱的动静,离夜他们扭头看去,他们周围的十丈之外,每一个地方都出现了微弱的动静。

    动静密密麻麻,一看就知道数量庞大。

    看到这这些动静,离夜满意点点头,来的还挺快的,比想象中快。

    这么多老鼠,够让宫殿里的人喝一壶了。

    东方白衣轻咳一声,无声揉了揉手臂,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一想到被一大群老鼠包围,任谁的心情也不会好,还真是老鼠大战,来了这么多老鼠!

    “吱~”

    “吱吱~”

    尖锐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突然之间,一双双发亮的眼睛从草丛中冒出来,往宫殿方向看去。

    所有鼠兽所看的方向几乎一致,只待飞天鼠皇一声令下,它们就会冲出去!

    “天!”东方白衣不禁发出叹息,看着那一双双发亮的眼珠子,一阵轻啧,这么多老鼠。

    这数量,比起在樊城那个时候出现的还要多!

    “吱!”

    东方林身体里,一声尖锐的叫唤再次响起,紧接着,几人脚下的大地便开始震动。

    无数黑影从树林间飞窜而过,高大的巨影从他们身边走过,在十丈之外,它们就会自行绕道,直逼宫殿而去。

    大地阵阵响动,黑影密密麻麻,长百上千,让人看了只觉得头皮发麻。

    “换个地方慢慢欣赏。”离夜笑看着冲向宫殿的鼠兽,双手负在身后,大步往空中走去。

    这动静,一定会非常响亮!

    这就是她的见面礼,不知道第五家族的人喜不喜欢?

    纳兰清羽见离夜走向空中,身影微转,便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几人怔了怔,猛地往周围看去,始终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人呢?

    无数鼠兽冲向宫殿,一场前所未有的鼠潮即将开始猛烈进攻,巨大的动静震动而来,惊扰了宫殿中的每一个人。

    激烈的动静传来,五个方向的人猛地睁开眼睛,连忙站起身,往外看去。

    “是鼠兽!”

    五人同时开口惊呼,脸上多了几分不解。

    怎么会有这么多鼠兽出现,他们在这里这么多年,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来人!来人!”

    一道身影从宫殿中匆匆走出来,走到宫殿的中央之地,恭敬俯身。

    “出去的人回来了吗?”出去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把周围寻遍,现在也该回来了。

    最近宫殿中没有多少人手,这群鼠兽来的又凶猛又没有预兆,完全没有什么预防,可必须要尽快阻挡它们!

    “不曾。”那人低头回答,就是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才奇怪!

    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回来了!

    “开阵防御!”玄布沉声开口,现在没有其它办法!

    其余四人纷纷走出暗处,身影走出昏暗的宫殿,飞身往四个不同的方向走去。

    开阵?宫殿有阵?

    站在中央的人听到他们的话,一头雾水,他都不知道,这分殿还有防御阵,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你们两个赶紧防御,放一只鼠兽进来,就要了你们的命!”怒叱之声传来,还在疑惑不解的人,猛地回神。

    “是!”话落,他匆匆离去。

    五道身影快速往宫殿五个不同方向飞身而去,速度快到极点!

    他们刚刚站到了固定好的地方,复杂的手结便立即出现,一层无形的力量在周围环绕,紧接着蔓延到宫殿每一个角落!

    大地剧烈震动着,无数鼠兽疯狂而来,活像是不要命了一样。

    黑麻麻一片密布在地上,站在空中俯身看去,如同一只只漆黑的蚂蚁,以极快是速度走向宫殿!

    大地每一个角落,都弥漫着凝重的气氛,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开阵的五人没有发现,站立在空中的身影,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五阴喋血阵。”红唇轻启,缓缓吐出五个字。

    三个灵尊,两个灵皇,这两个灵皇也不是普通人,从开阵的速度看来,他们的实力,比一般的巅峰灵皇都强很多。

    他们五人,除了清羽到目前为止,实力深不可测,她和东方白衣他们三个,都有点吃亏。

    东方白衣还只是半灵尊,拥有上古之兽白虎,可以拉高战斗力,但他们之中,肯定也有玄兽契约。

    第五木兮都有一头上古之兽腾蛇,这五个人肯定不会少。

    莫玖儿初级灵尊,东方林中级灵尊,至于她自己……

    上次接住血脉之力,是冲破了一点点,但也只是在初级巅峰灵尊,再加上小白他们几个,对付一个高级,或者是巅峰斗级灵尊还是可以的。

    这场对战,占不到什么便宜……

    “轰——”

    猛烈的声音从底下传来,离夜眯起双眼,目不转睛注视。

    鼠兽在飞天鼠皇的命令下,疯狂攻击浮云殿分殿,即便开启防御阵,它们也毫不退缩!

    喋血之阵开启,它们冲入其中,便消失无踪,再也不见踪影。

    可所有鼠兽,丝毫没有放弃的样子,疯狂往里面冲去。

    “轰隆隆——”

    “嘭!嘭!”

    整片大地,甚至是天空,都在颤抖,无数鼠兽,前赴后继,络绎不绝,疯狂到了极点!

    “吼——”

    一声声狂吼之声,撕破空气,飞驰而去!

    罡风呼啸,如大海陶浪,掀起百丈之高,在浮云殿分殿周围席卷而过,仿佛随时就会将整座宫殿吞噬!

    “哗啦——”

    宫殿周围的树木,在狂暴罡风下,被连根拔起,更有些拦腰折断,甚至粉碎在罡风之中!

    冲入宫殿中的鼠兽,却再也没有出现过,就如同泥牛入海,再也没了踪迹!

    东方白衣走到离夜身边,低头看着宫殿周围扩散开来的阵,一阵叹息,“这阵看起来好恐怖。”

    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临天大陆的人,为什么要抓走北宫家族的人。

    不过看北宫离夜的样子,像是明白了一切。

    北宫家族到底还有什么样的秘密?到了临天大陆他也觉得奇怪,整个大陆,竟然没有北宫这个姓氏,更没有这一族人。

    东方家族在这边都有族人,为什么北宫家族会没有?

    “五阴喋血阵就是这样,每冲进阵里多一个人,或者是玄兽,它就会增强一分,它是以血形成的阵。”离夜看着脚下狂风暴雨般的动静,不在意说道。

    什么!?

    东方白衣忍住把离夜抓过来,使劲摇晃的冲动。

    “你知道,那干嘛还要这么多鼠兽往里面送死,这不是为它增强力量吗?”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东方白衣,继续看向下面,才又开口。

    “这个阵有一个弊端,力量越大,开阵的人承受的力量就越大,那两个灵皇撑不了多久。”五阴喋血阵不是那么容易破的。

    只能靠这些鼠兽,两个灵皇一旦撑不住,就是他们正面交锋的时候!

    东方白衣狐疑看向离夜,从来不知道,北宫离夜这么懂阵。

    “那要是那两个灵皇特别呢?”东方白衣又想到另外一种可能,他们总不能永远等下去。

    这些鼠兽,暂时也只有这么多,它们总有冲完的时候。

    “两个即将死的人,能有什么特别的?”离夜冷笑反问,东方白衣难道没有发现,清羽在刚刚就不见了吗?

    她当然不会在这里等待奇迹出现,世事反常,没人知道会有什么变故。

    东方白衣嘴巴微张,诧异地看着离夜,心里咯吱一响。

    她又做了什么!?

    离夜宛若局外人一样在空中看着,这一场鼠潮无情的进攻,完全不顾生死。

    五阴喋血阵越来越强大,周围的弥漫的力量也变得更可怕起来,就在无人知晓之下,一道身影手握伐天玉阵,大步走进五阴喋血阵。

    缓慢的步伐,优雅的身姿,走在这嗜血的杀阵中,他就像是回到自己家一样。

    强大的气势肆意狂狷,慢步走动,面前那一层层红雾,每当他靠近一步,就会往后挪动一分。

    走在五阴喋血阵,整座宫殿都像是包裹在红雾之中,到处都是血腥味,弥漫各地,充斥着每一个人身体的器官。

    守阵的五人,显然不知道已经有人走进了阵里。

    “伐天玉阵不愧是北宫家族的传世宝贝。”修长手指把玩着透亮的玉珠,薄唇微微上扬。

    在这血红的雾霾之中,雾霾如同一层红纱若隐若现,笼罩在纳兰清羽周围。

    此时的他看起来,谪仙的气息被这些血雾彻底吞噬,血腥环绕,他周围充斥着各种嗜血气息,深邃冷淡的眸光,透着几分邪魅。

    这样的纳兰清羽走出去,不会有人怀疑,他就是那个杀伐天下面不改色,嗜血狂狷,邪魅倾城的邪尊!

    看着伐天玉阵,纳兰清羽毫不迟疑往一个方向走去,脚步走过,血雾中一抹身影若隐若现,看到那模糊的轮廓,他停下了脚步,眼中闪过杀意。

    就是他了!

    空中的离夜紧紧注视着宫殿,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一道红光在空中闪过,没入离夜身体。

    “离夜,既然那个男人能杀那灵皇,干嘛不杀灵尊呢?”少一个灵尊,他们更多一份保障!

    耳边响起红莲的声音,离夜挑挑眉头,回过神,“五阴喋血阵哪有那么简单,要是能杀两个灵皇,你以为我会只让清羽杀一个?”

    这一个,还需要不声不响才能做到。

    “轰隆!”

    倒塌的声音传来,固若金汤的宫殿一角,没有任何预兆的倒塌,弥漫的血雾瞬间减弱不少。

    声音传来,离夜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

    “东方白衣,可是开始打架了!”离夜邪魅一笑,瞬间便消失在了东方白衣面前,等再次出现,她已经走到了浮云殿分殿上空。

    这么快!

    尽管看过好几次,东方白衣还是没看明白,离夜到底是怎么过去的。

    “嘭——”

    “哗啦——”

    坚固的防御阵开始崩塌,守在四个方向的人神色惊变,神情一阵迷茫不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五阴喋血阵不攻自破,明明力量他们还能承受,怎么会突然……等等!

    好像有点不对,鼠兽出现的太过突然,还有它们不要命的攻击。

    最近宫殿没有发生什么事,怎么会突然有这种事发生?

    就在他们还在想,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清冷的空气在空中炸开,清楚传进他们耳中。

    “第五家族的五位,哦,不对,死了一个,现在只剩下四个了,不知道四位前辈是让本少主亲自来请呢?还是你们自己出来呢?”

    有人!?

    听到离夜的声音,四人心里咯吱一响,手结松开,环绕在周围的力量立即消散。

    死了一个,难怪阵破了!

    四人狠狠一啐,抬头看天,脚下步伐迅速走去。

    四道身影同时出现在宫殿上空,四人并肩而站,当修长的身影落入眼帘,他们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小子是谁啊!?太狂妄了!敢单枪匹马找上他们,还知道他们的身份!

    “小子,你是什么人?”找死!

    离夜微微一笑,目光从四人身上流转而过,缓缓开口。

    “你们的人从我家把人带走,难道没告诉过你,本少主说过会让你们加倍付出代价吗?”强而有力的声音传出,震动四方!

    四人愣了愣,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也没想到,他们的人还能带走谁,又带走了谁。

    含笑的眸光逐渐冷却,冰冷的声音响起,“四位前辈上了年纪,记性就不好了,本少主稍微给你们提个醒好了,两年前,北宫家族,第五景澈!”

    四人听到离夜的前半句话,脸色涨得通红,刚想发怒,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怔住。

    两年前,北宫家族,第五景澈!

    景澈公子!

    对了,陵川当年带回来景澈公子的时候,对他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族也说了一下,也把景澈公子受伤的情况说清楚了。

    北宫家族,就是那个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小家族!

    不起眼的小家族罢了,没想到他们的人居然找到了临天大陆,还找到了这里,甚至敢亲自找上门来!

    “陵川倒是提过几只不知死活的小蝼蚁,没想到今日,这蝼蚁自己找上门来了。”玄布冷声轻哼,不以为然睨视了一眼离夜。

    两年前,那个地方的人,不过两年的时间,又能有什么成就!

    找上门来,不知死活!

    “第五家族,一个比一个狗眼看人低。”蝼蚁?很快她就会让他们知道,让整个第五家族知道,谁才是蝼蚁!

    狗!

    四人气得浑身一抖,双拳紧握,怒火中烧,他们周围的空气都在抖动。

    好狂妄的小子!

    “小子,你既然不知死活找到这里,那我便成全你!”四人中,唯一的灵皇走出来,灵力爆发,嗜血看了一眼离夜。

    不知死活!

    “你,还不够资格成为本少主的对手。”手指伸出,指着不远处的人,轻蔑笑道。

    难怪第五家族的人喜欢说这句话,这样说的确挺爽的。

    “资格!”那个灵皇气的浑身发抖,不过一个看起来二十岁不到的小子,跟他说资格!?

    这小有什么本事,敢在他面前说这句话!

    离夜没有理会他,眼皮垂下,红唇轻启:“莫玖儿,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话落,纤细身影从空中闪过,宛若一道闪电。

    莫玖儿飞身而过之时,灵力在身上轰然炸开,两道寒光在手里出现,两把刀刃出现在手上,直逼那个灵皇而去!

    “灵尊!”四人微微惊愕,异口同声道。

    他不是一个人!

    难怪,不过一个年轻小子,一个人敢闯进这里,不要命了!

    可就这么一个小子,身边怎么会有灵尊高手?

    “玄鹏,回来!”灵皇身后的三人再次开口,呵斥道。

    离夜慵懒看了他们一眼,嗜血笑道:“晚了!”

    ------题外话------

    嘿嘿嘿,虽然晚了点,某甜还是求下票票,这个月更新不给力,都没脸求票了,羞射…

    ps: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