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小爷突然不想问了
    东方白衣忍住捂脸的冲动,轻咳一声,努力维持冷静。

    平常的北宫离夜招惹不得,现在的更加不能招惹!

    东方林怔怔看着离夜的举动,握住莫玖儿的手加重了力道,心里一阵后怕。

    玖儿是灵尊级别,最终都落在北宫离夜手里,若是和这三人同样是灵皇,那该是如何?

    他不敢想象,同样想象不到还有北宫离夜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玖儿也是灵尊级别的实力,北宫离夜为什么能轻易抓住,在那个魂傀之术的人面前,甚至都没有一点反抗。

    这不合符常理,可他暂时也没想到有哪些可能。

    纳兰清羽笑看着这一幕,仿佛是在看一处绝美的景色,而不是这样嗜血的画面。

    “砰!”被刺穿喉咙的人重重倒下,双眼突兀,神情还是带着不甘置信。

    两旁的两个灵皇,听到那声音,身体一颤,心里直发毛。

    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这么厉害!

    能一招斩杀他们的同伴,都来不及逃走,这人应该已经是灵尊了吧,灵皇是做不到这样的!

    其中一人张了张嘴,只觉得喉咙干渴,说话的声音也是一阵嘶哑。

    “是浮云殿的分殿。”说完,那人又是一阵紧张。

    这个人太可怕了,要是什么都不回答,真的会被他杀了,还是先稳住他,等长老们发现不对劲,他们就得救了!

    “喂!”另外一个人面带惊恐看向身边的人,他是不是不要命了,分殿的事情不能说出去!

    他们要是说了,就算不死在这个人手里,也会死在几位前辈手上。

    “横竖都是死,先说!”说完只要这个人放过他们,他们说不定还有逃走的机会。

    能找到一线生机就是一线生机,总比没有的好!

    那人迟疑看着同伴,然后点点头。

    为了活命,只能先这样!

    再说,他们说的不一定全对,把这几个人引走就行了。

    “分殿里有几位灵尊,两个人一起回答,谁慢了或者是答案要是对不上,这把剑就会在你们身上划一刀。”第五家族的实力,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也知道不能小视。

    红唇轻启,冰冷嗜血的声音响起,没有半点温度。

    两人眼角一抽,看着离夜手上的吾邪,双腿不停发颤。

    “三个!”

    “三个!”

    两个人异口同声回答,刚才的拿点心思,现在全然不敢拿出来作假。

    笑话,这个时候还没眼力劲,那绝对是找死!

    “实力如何知道吗?”双手抱臂,离夜慵懒看了他们一眼,握在手里的吾邪,剑刃上的血滴一点点掉落。

    两个人紧绷的身体,听到这个问题松了不少,但还是不敢全部放松。

    “不知道!”

    “不知道!”

    这个问题,他们的确是不知道,几位前辈的实力,应该只有他们几个人才能知晓。

    五位前辈有三位是灵尊,其他两位是灵皇,那实力他们也不敢小瞧,绝对绝对在他们之上!

    “分殿一共有多少人?”眼皮垂下,离夜继续问道。

    这样的分殿,人数不会有很多,但实力应该都是佼佼中的佼佼者。

    “加上我们,一共十人!”

    “十个!”

    说完,两人相视一看,一滴冷汗滑下。

    他们刚刚说的,应该都是一样的吧,都是十个。

    “那三个灵尊,是中年老者,还是年轻的公子?”是第五木兮他们,还是另外有人?

    要是第五木兮他们,这一场仗会好打很多,要不是,就要看到对手才能判定。

    “老者!”

    “老者!”

    话落,两人同时呼出一口浊气,终于又一致了。

    这种逼问,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可的确起到明显的效果。

    至少,他们两个,谁也不敢说谎,没有事先预约好,他们的默契还没有好到,对方没有开口,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宫殿里有没有关着谁?”停顿了一下,离夜才又开口,语气明显比刚才冷冽了几分。

    手指点动着剑柄,吾邪仿佛是感觉到了离夜的心情,剧烈震动了一下,空气急速下降,杀伐气息往周围散开。

    老者,那就不是第五木兮。

    第五木兮受的伤这么快就好了?伤好了,去了哪里?

    第五家族?还是别的地方?

    纳兰清羽微微蹙起眉头,心里同样的泛起疑惑。

    若是没有第五木兮,那他去了何处?

    原本就紧张不已的两人,听到这个问题,脸色瞬间苍白,蠕了蠕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要说吗?

    不说就是死,说了,说不定也是死……

    见他们迟疑了,冷冽的眸光中闪过笑意,笑意却是那般寒冷乳霜,让人胆颤。

    “问题不是你们不回答,就不会有任何事,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要是不回答,小爷就在你们身上划两刀。”清冷的声音,宛若死神的召唤,寒冷至极!

    什么!?

    这,这也太狠了吧!

    两人脸色唰得一下惨白,连嘴唇都变成了白色,看不见一点血色。

    他们两个相视一看,眼中有了决定,同时开口。

    “有!”

    “没有!”

    红唇微扬,笑容中闪过嗜血,只见冰冷的蓝色气息在空中划过,紧接着,利刃划破衣服和血肉的声音响起。

    “啊——”

    突如其来的疼痛,没有一点预兆,那个回答没有的人胸前,多了一道整齐的血红。

    鲜血从伤口流出来,染红了衣襟,露出皑皑白骨。

    另外一个完好无损的人,看到这一幕,双手几乎反射性捂住自己的胸口,倒吸了一口凉气。

    甚至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他是怎么出手的?!

    惊悚过后,那人心里更多的是庆幸,庆幸自己实话实说,没有隐瞒,否则他也是这样,皮开肉绽!

    “你们最好把小爷说的话听进去,否则,下一剑砍的就是你们的胳膊。”长剑指出,剑尖从两人两只胳膊上轻轻划过。

    寒意散开,顺着肌肤,渗透进心中,冷冽刺骨。

    两个人只觉得一下子站在千年冰川之上,萧瑟的寒风在他们身后拂过。

    太可怕了!

    莫玖儿站在原地沉默不语,她虽然现在中了魂傀之术,但除了会无条件听从离夜的吩咐,其它方面还是和常人无异。

    看到离夜的举动,她才知道,比起眼前的人,她以前那些,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算计,手段,他才是玩这些的高手!

    所以,所以自己才会掉以轻心,落在了他的手上!

    “玖儿。”东方林担忧看着莫玖儿,感觉到手掌中微颤的人儿,心里立即涌出无尽的怜惜。

    他还是第一次,第一次知道,玖儿也会畏惧一个人,一件事。

    莫玖儿沉默不语,双眼落在离夜身上,只是静静看着。

    胸前被划开一道的人,痛的脸都皱到了一起,步伐踉跄后退了几步,深吸一口气,才颤抖开口,一脸就要哭的样子。

    “我再也不敢了!”说完,那人狠狠瞪了一眼身旁的同伴。

    妈的,刚才那眼神不是在说,回答“没有”吗?

    现在这算什么,自己受了伤吃了苦头,他倒是把话全部如实说了!

    同伴眼睛里露出无辜,这不能怪他,他理解的意思是说实话,谁知道是说假话。

    “小爷突然不想问了,你们要怎么办呢?”冷漠的眸光睨视了他们一眼,完美的笑容在脸上绽放。

    长剑转动,空气也伴随着丝丝扯动,急速凝聚!

    该问的已经问了,现在就差他们带路了。

    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站在那里的两人,双腿不停打颤,只觉得酥软无力,随时就要跪下去。

    然而离夜的话响起在耳边后,就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落在心头,两人一下子懵了。

    不想问了!?

    怎么能不想问呢,还有那么多问题不是!

    想知道什么就问好了,他们这次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会有所隐瞒!

    他们只想活着,只想活着!

    “公子,这个,还有很多问题……”

    “但小爷想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你们没有存在的价值了,要怎么办呢?”冰冷的声音将他们的话语毫不留情的打断。

    离夜漠然看着他们,吾邪已经开始阵阵抖动,即将就要冲破而出!

    没有存在的价值!不,他们还是有价值的!

    “公子……”没有受伤的那个人赶紧叫道,不管怎么说,好死不如赖活着。

    以他们的实力,只要逃出这里,在临天大陆还是能站稳脚跟的,就是不能到中域来,临天大陆这么大,随便去哪里都好,不一定是中域。

    他的话才刚开始说,一股重力撞过来,另外一个人急忙冲向前。

    “公子,我愿意带你们去分殿位置!”只要能放过他们,他们什么都愿意!

    这什么分殿肯定是待不下去了,如此的话,那就离开这里!

    “我也愿意!”另外一个赶紧冲上来,急忙说道。

    他们要的,只是一条活路!

    “带路。”光芒在黑亮的眼中闪过,闪亮耀眼的眸子,宛若黑夜中最耀眼的星辰。

    狡黠弧线划过,离夜微微一笑,反手将吾邪收回剑鞘。

    纳兰清羽始终含笑看着,将离夜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尽收眼底。

    有他们带路,要方便很多。

    血脉之力的感应,尽管微弱,要是他们随意带路,夜儿也会知道,他们的下场不会太好。

    东方白衣轻咳一声,才开口问道:“北宫少主,他们要是骗我们的呢?”

    他们又没有来过这里,谁知道这条路是什么样子的,这两个人就是这里的人,对这里也比他们要了解。

    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们要是真想做什么,也不是不可能。

    离夜脸上的笑意加深,寒意点点退去,危险的眸光看向身旁的两人。

    “你们会吗?”

    看到完美的笑容,两人心口一跳,寒意立即涌上心头,然后他们立刻猛地摇头,差点没把脖子摇断。

    当然不敢,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可总觉得他什么都知道,这里是浮云殿的分殿,里面关着一个人,好像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们在他面前说谎这点根本行不通,为了小命,他们哪里敢说谎。

    “很好。”离夜露出满意的笑容,眸光在他们身上扫视了一眼。

    两人又是一颤,吞了吞口水,面部僵硬看着离夜。

    他好像在说,他们敢那样,后果自负!

    天呐,这到底是什么人!

    “走!”

    一声令下,两人身体几乎本能转身,然后迈出脚步往分殿的方向走去。

    涌入心里恐惧,仿佛是从灵魂深处反应出来的,他就像是与生俱来的王者,只需要一声令下,千军万马在他面前,也要俯首臣称!

    冰冷的呵斥声传来,莫玖儿全身一抖,尽管知道那一声命令不是对她的,身体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看着走远的两个人,握住离夜手。

    “不管看到北宫奇变成什么样子,夜儿你都要保持一向的冷静。”他知道,夜儿可以做到,不管什么时候,离夜都能让自己保持冷静。

    现在这种时候,必须要冷静。

    “放心,等会就按照我们说好的。”离夜微笑眨了眨眼睛,抢不到就偷,总要带走奇叔!

    “嗯,就按照说好的来。”这样胜算大点。

    离夜看向两人走去的方向,嘴角弧线加深,眼神变得深邃密林,寒意在眼底飞速闪过。

    第五家族,我北宫离夜已经开始了,你们就给小爷洗好脖子等着!

    ------题外话------

    来晚了,么么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