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魂傀之术!
    打架?打什么架?

    从空中走到森林,疑问不停在东方白衣心里翻转,看着面前高耸的青山,无声看向离夜。

    这里有人需要他们打架?怎么看不出来?

    树木葱郁,嫩草肥硕,流水潺潺,足有三丈之宽,深不可测,清澈无比,倒映着五个绝美的身影。

    青山流水间,五人站在水流岸旁,天地都黯然失色。

    东方白一脸愁容,他这都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北宫离夜来了,当时答应的有点冲动,他小子做的事,哪件不是吓死人。

    打架,谁知道和什么人打!

    “清羽?”离夜环视了一眼环境,沉声叫道。

    前面就是幻境,脚下河流,深不可测,谁看到河流都会自然而然绕道,不会强行踏入这里。

    “很强的幻境之力。”深邃的眸光注视着面前河流,低哑好听的声音,淡漠平常,却又威严十足。

    应该是灵尊级别的人设下的幻境,还不只是一个灵尊。

    南山周围出入的人不少,还能让走进这里的人浑然不觉,这不只是灵尊之力就能做到的,这个幻境并不简单。

    莫玖儿冷冷一哼,讥笑道:“你让我和东方林两个陌生人来帮忙,难道就不怕我们找机会杀了你?”

    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种事情,他们不应该找熟人,威胁他们两个未必有用。

    莫玖儿嘲讽的话语刚刚落下,离夜脸上的神色立刻变得冰冷,脚步微转,走向莫玖儿。

    动作虽然缓慢,但离夜几乎是眨眼就出现在了几步以外的莫玖儿面前。

    看到离夜的速度,三人同时一怔。

    好快!

    离夜眼中闪过杀意,她面无表情看着莫玖儿,杀气凛凛。

    感觉到那冰冷的气息,莫玖儿甚至没有多加思考,身体的本能,让她脚步不由自主后退。

    “你……”莫玖儿刚说出一个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双眼睁大,无法置信地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人。

    这,怎么可能!

    手臂抬起,快如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掐住莫玖儿的脖子。

    “在踏入环境之前,小爷先给你提个醒,你是聪明人,知道小爷敢带你到这里,就有随时要你命的把握,你以为你身体里只有那一点点毒药吗?”红唇微扬,勾起嗜血弧线。

    离夜手掐着莫玖儿,慢慢靠近,手指的力量也在一点点缩紧。

    皮肉紧缩的声音响起,看得莫玖儿身后的东方林连呼吸都不敢大一点,更不敢随意出手。

    莫玖儿的脖子都掐在离夜手里,他要是敢轻易动一下,莫玖儿随时都会没命!

    被掐住脖子莫玖儿艰难挣扎,寒意一丝丝渗透心底,脸颊涨红,一下子还是不能想明白,为什么同在灵尊级别,自己会避不开。

    “你……你要是杀了我,东方林还会帮你吗?”莫玖儿仿佛抓住了一张最大的王牌,傲然露出了一抹微笑。

    然而她的话才刚刚落下,掐在她脖子上的手缩的更紧。

    “不然小爷现在就杀了你,如何?”东方林的帮忙她是需要,可留这么一个威胁在身边,隐患更大。

    两者比起来,她的命很重要?

    莫玖儿一声闷哼,脸颊涨得通红,说不出一个字来,她只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真的会被掐死在这里。

    他明明那么想要东方林帮忙,怎么还会想杀自己?

    她突然发现,眼前的人就是一团迷雾,你以为自己抓住了他的弱点,其实抓住的不过是自以为是。

    “我愿意和你再交易一次!”东方林着急说道,他再继续下去,真的会杀了玖儿。

    和这个男人,说什么都没用,他不会理会任何人的生死。

    “噢?”离夜看向东方林,嘴角的嗜血弧线加深。

    交易,不是什么事都可以交易,比如眼前这件,现在她比较想杀人。

    东方林张了张嘴,看着离夜冰冷的神情,他就知道,眼前的人并不想和他交易,而是想杀了玖儿。

    或许,或许一开始就不该找人上他!

    知道此刻,东方林才开始后怕,后怕招惹上这么可怕的一个人。

    紧张的气氛在几人之间弥漫,好听声音却在此时响起,将紧张的气氛驱散。

    “夜儿,你先松手。”纳兰清羽走到离夜身边,双手负在身后,目光落在莫玖儿身上。

    话还没下,三双眼睛同时看去,同时露出惊讶。

    邪尊会帮人说话!?

    离夜缓缓松开手指,看向纳兰清羽,“邪尊大人有什么好主意?”

    以她的了解,莫玖儿只会更惨。

    脖子上的力道突然松开,莫玖儿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不停咳嗽,但双眼还紧紧注视着是纳兰清羽,不肯挪开。

    他救她?他在救她!

    喜悦之色在心里涌出,但随即响起在耳边的话,缺将莫玖儿打入地底深渊。

    “有种灵诀,叫做魂傀,夜儿想看吗?”纳兰清羽的眸光漠然在莫玖儿身上扫视,冷酷到了极点。

    优雅的声音好听而又迷人,只可惜,如同死亡魔咒那样可怕。

    魂傀!?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她在造化诀里看到过,但是里面的只是残卷,偏偏魂傀不能只学习残卷,否则灵魂就就会遭到反噬。

    这种灵诀是操控人的灵魂,即便*还在,但灵魂已经变成了傀儡,简单点说就是把活人变成傀儡!

    不过就算有全本,她也不会学魂傀,这东西一旦修习以后,就会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两个字清晰传入莫玖儿耳中,涨的通红的脸颊,瞬间煞白。

    魂傀之术,这个男人要对她用魂傀之术!

    那么可怕的东西,怎么可以用在她的身上!

    东方白衣双拳紧握,心里闪过一丝紧张,后背阵阵发凉。

    魂傀之术,莫玖儿不就是生不如死,神识,意识,甚至还活着,可是被下了魂傀之术的人,会无法违抗主人的任何命令。

    莫玖儿要是被下了魂傀之术,哪怕是接到让她自杀的命令,她也会毫不犹豫,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杀了自己。

    但魂傀之术很伤身体,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会,也不能随意使用,一年之中最多只能使用一次,在使用就会大伤元气,甚至是死亡。

    邪尊为了北宫离夜,连如此珍贵的魂傀之术都要使用吗?

    “不可以!”东方林尖叫道,怎么可以这样,这样比起让玖儿死还要难过一百倍!

    从此成为活人傀儡,一辈子活在操控之下!

    东方林尖叫愤怒,只是眼前的两个人,又怎么会理会他的怒吼。

    对于一个不安分的人,手下留情,可不是他们两个的作风。

    “你用?”离夜皱起眉头,无视掉东方林。

    她看过那残卷的记载,就算没看过,也听说过魂傀之术。

    要是他用,她宁愿杀了莫玖儿,这么一个人,不值得她的男人伤身体。

    至于东方林,成为傀儡的莫玖儿,就跟活人一样,还是可以那么傲慢,野心勃勃,和正常人一样。

    唯一不同的,接到命令,她就会无条件遵从。

    纳兰清羽没有回答,负在身后的双手松开,从储物袋拿出一枚玉佩,灵力逼入其中,玉佩立即碎裂。

    玉佩碎裂的同时,空中出现一个漩涡,黑色身影从漩涡后慢步走来,全身被黑色斗篷笼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

    “尊主。”沙哑的声音透着诡异,宛如地狱幽灵。

    “她。”白皙手指指向莫玖儿,薄唇轻启,简洁吐出一个字。

    不用多加言语,走出来的黑色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地上,在这青山流水间,黑色身影显得格外突兀。

    看到走来的人,莫玖儿反射性就想要逃走,然而不过刚刚踏出一步,她就感觉全身僵硬,连动都动弹不了了。

    黑袍人走到莫玖儿面前,被黑布包裹的双手伸出,一团黑雾散出,在他身体周围环绕。

    很快,这团黑雾笼罩上莫玖儿的身体,将他们两人紧紧包围。

    东方林看到这种情况,二话不说就想要冲上去救人,然而还没走出一步,面前就出现一层无形的力量。

    “不!”

    怎么可以这样!

    离夜笑盈盈站在纳兰清羽身边,双眼看着那团黑雾,狐疑问道:“去过这么多次天穹峰,也没见过他。”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人能够学习到魂傀这种灵诀。

    “他不是生活在天穹峰,而是无间修冥。”纳兰清羽微笑看向离夜,若不是这个人是灵尊级别,杀了有点浪费,也不至于用到魂傀。

    再说,灵尊并不是那样就能杀了,扭断她的脖子,她也不会死。

    “无间修冥?那是哪里?”离夜皱起眉头,无间修冥,地狱吗?可地狱的人,还能走上来?

    熟悉的字眼传入耳中,东方白衣不由自主看了过来。

    他记得莫玖儿说过,离夜招式中有一招,就是来自于无间修冥的。

    三个人完全去关注另外一件事了,毫不在意莫玖儿会变成什么样子,一时间,两边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离夜不明白,纳兰清羽再次开口,说的非常详细。

    “无间修冥中,一半是人,一半是灵体,那是世上唯一一个,人和灵体共存的地方,统治无间修冥的冥主,是灵体,相传他的实力已经到了九尊巅峰。”

    灵体,九尊巅峰!

    离夜双眼睁大,不禁吞了吞口水,这个什么冥主要是拥有了*重生,那不就有可能踏入主灵,那个不可能站到的高度!

    “拥有*,他也无法达到主灵。”主灵,那是灵师至尊,至高无上的存在,哪里是拥有*就能够达到的。

    纳兰清羽好像知道离夜在想什么,笑意加深,不急不缓回答。

    那也是!

    离夜回过神点点头,要是拥有*能达到主灵,那个什么冥主早就动手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那……”

    “啊——”

    “玖儿!”

    痛苦尖叫的声音和嘶吼的声音同时响起,打断了离夜的话,专注着无间修冥的三个人,这才看向旁边。

    黑雾已经散开,莫玖儿软软倒在地上,东方林将她抱起,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一脸心疼,眼中燃烧起熊熊怒火。

    黑袍人完成一切站在一旁,双手叠在腹部前,看起来无比恭敬。

    “尊主,魂傀已经完成,这人日后会奉王妃为主,绝不会再违背王妃的命令。”黑袍人恭敬回答,露在外面的双眼落在离夜身上。

    当年尊主大召,天穹峰势力范围的人,没有人不知道王妃的存在。

    但尊主特别下令,在王妃没有暴露身份之前,绝不可以透露王妃的身份。

    当时他就好奇,什么人能让尊主如此对待,如今看到,就已经了然,世上不会再有人,如此相配。

    “嗯。”纳兰清羽微微颔首,这样便最好。

    离夜好奇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莫玖儿,然后才又看向黑袍人。

    “什么都不用做,尊我为主,然后听我的?”魂傀有这么厉害,残卷里可没记载了这些。

    黑袍人眼中溢出笑意,微微俯身,然后转身往空中的漩涡走去。

    不解看向纳兰清羽的离夜没有看到,东方白衣惊变的脸色,还有那目瞪口呆的表情。

    东方林全心顾着莫玖儿,可能没有听到,但他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黑袍人说奉王妃为主,听王妃之令,离夜就说……

    北宫离夜!天穹峰的王妃!

    他,不是男人吗!?

    男人!王妃!?

    ------题外话------

    今天晚上头疼的厉害,一个小时只能写几百字,还是熬夜写了四千,更新应该很晚了,审核应该是第二天早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