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他们以为,自己还能活命?
    玉珠飞在空中,一道无形的力量展开,扩散,众人面前的场景以极快的速度变化。

    伐天玉阵展开的速度非常快,没有让广场上任何一个人逃离!

    等到他们回神,就已经身处在伐天玉阵中了!

    浮云殿的阵还没来得及完成,在伐天玉阵展开的同时,不攻自破,以极快的速度,瞬间瓦解!

    磅礴之力轰然而至,透着强势的压迫,紧锁着在场每一个人!

    “怎么会!”

    三位分殿主神色惊变,愣愣看向周围,身上无形的力量笼罩,他们一时之间完全顾不上,还在想为什么好好的阵,在一瞬间就瓦解破碎了!

    他们浮云殿的阵法虽然不是临天大陆最强,但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瓦解啊!

    “三位分殿主既然想让浮云殿分殿陪葬,小爷自然成全。”慵懒的声音传来,缓慢的语气,宛若不可忤逆的王者之令!

    离夜漠然扫视着在场每一个人,玫瑰红唇若隐若现的笑容上,就会多一分嗜血和冷漠。

    浮云殿分殿陪葬!

    简单的几个字,让浮云殿分殿的人更是忐忑不已。

    换做刚刚他们肯定会嘲笑,一个人怎么可能毁灭整个浮云殿分殿,但现在他们不敢确定。

    这个人,他的确又霸道跋扈的资本!

    以一人之力,困住他们几千人,这哪里是随随便便能够做到的!

    修长的身影站在众人之间,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离夜周围环绕,将她和他们分隔开来。

    无形强大的力量压迫在身上,危险的气息在他们身边环绕,众人脸上顿时煞白。

    浮云殿分殿的人还好,只是等待着命令,准备随时出手反击。

    那些来参加分殿比试的外人,想攀附浮云殿的势力,这个时候开始着急了。

    “喂,年轻人,我们又不是浮云殿的人!”

    “你是和浮云殿有仇,又不是和我们,赶紧让我们出去!”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就是想找浮云殿的麻烦,也不用连累我们啊!”

    ……

    感觉到周围强大力量,他们就一阵胆颤惊慌。

    他们只是外人,外人而已!

    只是来参加浮云殿分殿的比试而已,为什么会被连累成现在这样!?

    他们心里那叫一个悔,早知道会有这种事,他们应该提前离开,或许就根本不应该来参加分殿的比试!

    不来,现在什么事都没有!

    可又有谁能想到,好好的分殿比试,会现在这种事情发生!

    还有还有,他要的是浮云殿分殿陪葬,他们又不是浮云殿的人,跟浮云殿没有半点关系,陪葬也轮不到他们吧!

    在离夜来之前,还想着如何巴结浮云殿的各个势力,在此时此刻,他们只想和浮云殿撇清关系。

    当做从来没有认识过,如果可以,他们可以当做今天从未出现在这里。

    离夜环视了他们一眼,无害轻笑,缓缓开口道:“让小爷放过你们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们谁让三位分殿主开口,说出小爷想知道的事,他就能离开这里。”

    她要的,不过只是这三位分殿殿主说出那个神秘的分殿,这些人的生死,和她无关。

    生也可以,死也无所谓,她是不介意让这个分殿血流成河。

    “当真?”站在最前面一个魁梧的汉子问道,粗犷的声音透着质疑。

    这个年轻人,手段够狠!

    利用几千人逼迫三位分殿主,不管是谁,怎么的也经受不住几千人的折磨和压力。

    “你们可以不信。”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她不需要他们相信。

    所有人迟疑了一会,然后落在离夜身上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三位分殿主身上,看着他们的目光逐渐变得凶狠。

    浮云殿分殿众人,吞了吞口水,慢步挡在三位分殿主面前。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会用这招,自己不动手,利用这几千人来对付他们。

    “对了,小爷刚刚说的,先对浮云殿的人同样有效,只要你们敢动手。”嗜血弧线慢慢加深,清冷的声音如地狱魔音一般,传进每个人耳中。

    同样有效,只要你们敢动手!

    本来这么多人围攻,浮云殿分殿的人,心里的想法就没那么坚定,他们畏惧着。

    这么多人,他们根本不是对手,真的打起来,只有死路一条。

    在这时,离夜又给他们一条活路,心中的信念,不由的动摇起来。

    见他们还没动手,离夜漠然收回目光,冷淡叫了一声。

    “蛟王。”

    “吼——”

    伐天玉阵中兽吼之声传来,大地一阵摇晃。

    强势之力迎面扑来,所有人只觉得头皮发麻,汗毛阵阵竖起。

    巨型蛟兽穿破那一道无形的力量,盘旋在众人头顶,凶狠的目光,仿佛只要他们敢有一丝异动,就会被它撕成粉碎!

    看到那巨影,所有人又一次倒抽凉气,额上密布着冷汗。

    蛟王!

    “小爷没那么多耐心,各位要是再不动手,会发生什么事,小爷可不敢保证。”离夜抬头看了一眼凶狠的巨兽,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红莲办事还行,蛟王在伐天玉阵里,的确是老实多了。

    有个时候,还是拳头来的比较实在,现在不就是这种情况!

    在强大压迫下,所有人身上衣服,早已被汗水寖湿了里三层外三层。

    “三位分殿主,有什么事,难道比生死还重要吗?”

    “赶紧说吧,说了也许就能活命!”

    “大家在这里耗着,等会也是个死,不如痛痛快快说出来。”

    ……

    所有人七嘴八舌开始劝起了三位分殿主,还真是苦口婆心,好的歹的都已经说尽了。

    只可惜,三位分殿主,并不领情。

    看到这种情况,众人开始慢慢收起话语,握了握拳头。

    刚才的不行,他们就来点实际的!

    他们三个死,总比他们死了的好,他们三个死了,这年轻人可能就放他们出去了。

    想到这里,看着三位分殿主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杀意。

    只要他们死了,死了就好!

    灵力暴动,众人二话不说,移动脚步,往三位分殿殿主靠近。

    浮云殿的人慢慢看了一眼身后,三位分殿主被包围众人之中,成为众矢之的的他们,心里早已是慌乱如麻。

    离夜看着所有人的脚步,以及他们眼中凶狠的目光,红唇轻启。

    “蛟王。”

    盘旋在空中的蛟王,瞬间移动了身影,粗犷巨大的身影从众人之间飞过。

    一声声撕裂的声音传来,血腥味充斥周围,那一排十几个人,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已经倒下了。

    见离夜突然出手,涌起杀意的众人,猛地停止脚步。

    这一刻,浮云殿的人也愣在了原地,不明所以地看着离夜。

    他,不是要杀三位分殿主?

    “记住,小爷只是让他们三个开口,你们谁要是在没问出东西来之前,杀了其中任何一个,你们的下场会比这些人更惨!”人,她是不打算放过,只不过没问出事情来,他们是不会死的。

    听到这话,不只是三位分殿主,其余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

    他们凶狠的看着离夜,双拳紧握,杀意在心里涌现。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他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只是把他们困住而已,就想完全操控他们,让他们按照他的吩咐行事!

    “小子,你现在做的太过了,激怒我们,你没有什么好下场!”

    “你不过一个人,再加上这么一个阵,一个灵体,我们这是几千人!”

    “我们和浮云殿的人真动起手来,你以为自己能活命!”

    猖狂!

    有些人本事不够,不知道掂量自己就如此猖狂,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看到他们脸上的杀意,离夜冷冷一笑,双手重新合拢在胸前,新的手结在手指间变化。

    “你们的机会,也没了,看来今天这浮云殿,注定是要血流成河。”清风淡雨的声音传开,那语气就像是在谈论天气一样。

    他这话,不会不会太狂妄了!

    所有人表情严肃,凶狠地看着离夜,仿佛无声在说,他最好自觉点让他们离开,否则他们联手,没有他什么好果子吃。

    “小爷会让你们进来,就不会让你们离开!”离夜冷淡回答,手结停顿,“伐天玉阵,万阵启!”

    冰冷的呵斥在众人耳边响起,刹那间,周围物转星移,变幻莫测!

    他们猛地发现,站在身边的人,一个个的身影变得透明,随即消失在了他们身旁。

    怎么可能,这发生了什么事!

    三位分殿主站在原地,嘴角微微抽动,脸色雪白,看着所有人消失,早已胆颤不已的三人,在强大力量的压迫下,更是不能挪动半步。

    这,这怎么回事!

    为什么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三个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他到底是什么人?

    三位分殿殿主猛然惊醒,对了,从刚刚到现在,他们从未问过眼前人的身份,他到底是谁!

    “现在没有了其他人,三位分殿主,是不是该说说了,东北部第四个分殿在哪里?”离夜脚步走近,强大的气势往周围散开!

    他果然知道!

    见离夜直接挑明了问,三位分殿主身影摇晃了一下。

    他为什么会知道,第四个分殿,知道的人少之又少,要不是需要他们三个每个月给第四个分殿送一些东西,也未必会让他们知道。

    “你既然知道第四个分殿,就该知道,我们不会告诉你!”他们若是说了,下场更凄惨!

    所以,决不能说,决不能说有关半点东北部第四个分殿的事!

    离夜也不再废话,手臂抬起,手掌伸出,蓝色弧线划破空气,稳稳落在离夜手上。

    蓝色剑气散开,冰冷的杀气,让周围温度急速下降!

    三位分殿主在同时也凝聚出灵力,准备随时反击,他们可不会任由这人宰杀!

    离夜脚步微转,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等再次出现,已经到了三人面前,吾邪朝着他们砍去!

    “诛神剑式——刹狂!”

    乌云急速凝聚,天地昏暗,暗涌之力四起,滚动在三人之间。

    刀光剑影在黑暗中穿破,每划过一道剑锋,周围就会光亮一分,但涌动的力量,就会更加凶猛起来!

    黑暗之中,刀锋穿破血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便传来一声声痛苦是尖叫和呻吟。

    三位分殿主急的满头大汗,周围突然变黑,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突如其来的黑暗,他们还没来得及适应,一道道利刃已经从身上划过!

    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他们无法阻拦,连还击都做不到!

    怎么会这样!

    三人急的满头大汗,他们能感觉到身上的痕迹越来越多,痛楚也从身体各处蔓延开来。

    惶恐!

    无尽的惶恐将他们吞噬,自从成为浮云殿分殿殿主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但今天他们又感觉到了一次。

    随时就会的死亡,紧紧困锁着他们,在他们心中环绕。

    光亮越来越明亮,但他们也觉得死亡离他们越来越近!

    修长身影慢慢变得清晰,在他们看来,那俊美的人儿,在此时就如同手持镰刀是死神,随时就会夺走他们的性命!

    “冰杀裂魂斩!”

    冰冷的气息迎面而来,三人身体一僵,只觉得浑身不能动弹,连空气都凝结出一层薄冰。

    怎么回事!

    蓝色弧线直逼他们三人而来,如同一把巨刃,从他们身上直劈而过!

    “轰——”

    脑海中一声巨响响彻,他们双眼睁大,无尽的痛楚在他们身体中蔓延开来。

    这……

    冰冷将他们吞噬,他们就像是站在千年冰川中一样。

    长剑回鞘的声音响起,他们三个身体僵硬,眼珠子转动,感觉到身体中一股冰寒气息在不停聚集。

    他们能感觉,只要等这股冰寒,达到了一定的顶点,就会炸开,他们的身体,到时候也会随着这爆炸而变成粉碎!

    他……他是想……

    修长身影慢步走来,三个人感觉身心俱凉,即将到来的死亡将他们吞噬。

    好可怕的人,他竟然让他们三个,一点点看着,看着自己死去!

    一点点看着自己死亡,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明知道一切的事情发展,却无力阻止!

    太可怕了,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离夜握着吾邪,笑盈盈看着他们,红唇轻启,无害的声音响起。

    “你们三个还有机会,等到了无法挽救的地步,你们会清楚看到自己死去,哪怕是身体哪一根经脉折断,一个地方碎裂,都会清楚呈现。”

    一点点看着自己死去,清楚的看到身体一寸一寸碎裂,那种无力感,有多可怕,不用她多说。

    “你……”

    “你们想要获救,时间不多,可你们看着自己一点点死,倒是还有很长时间。”离夜冷冷打断他们的话。

    死,一点点看着自己死!

    无力,恐惧,死亡袭来慌乱,让三人惊恐不已。

    他们可以死,痛快的死,但这种情况下,任谁也承受不住。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夜一点也不着急,等待着他们三个的决定。

    看着他们三个,红唇弧线越来越深,看上去也越发嗜血。

    三个人僵在原地,动也动弹不得,袭来的死亡之力,将他们吞噬,他们游走在奔溃的边缘。

    看似平静,其实他们三个心里早已是翻江倒海。

    就这么死了,他们怎么甘心!

    一声叹息响起,三人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他们不想死,更不想看着自己死!

    “在南山。”

    终于,他们异口同声吐出了三个字,心里已经凉了半截。

    离夜微微一笑,目光冰冷看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去。

    慌乱的声音立即响起,“你不是要救我们!”

    见离夜不管他们,转身就走,三个人顿时就着急了,他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救?

    冰凉嗜血的声音传来,透着冰冷杀伐,“在小爷最后提醒你们的时候,你们就注定没救了,放心,不管是这浮云殿,还是今天浮云殿这些人,都会为你们陪葬!”

    什么!?

    三人脚下一阵踉跄,身影摇晃,不敢置信看着走远的离夜。

    他怎么可以这样!

    无耻!

    “你卑鄙!”怒吼传来,离夜已然走远。

    听到这传来的嘶吼之声,离夜只是淡淡一笑,脚步并没有停下。

    卑鄙?

    她给过他们机会,他们自己不要!

    机会只有一次,他们以为……自己还能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