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一招!
    旗鼓飞扬,喧哗吵杂传出很远,气势磅礴的宫殿内外,人来人往,门庭若市。

    离夜飞身而下,站在宫殿外一棵参天古木上,俯瞰宫殿内外,议论之声滔滔不绝传入耳中。

    不计其数的灵师进进出出,分殿有着前所未有的热闹。

    “不愧是浮云殿的分殿,只是一场长老招收弟子的比试,就这么轰动。”

    “谁不想攀附上几大巨头之一的势力,天穹峰门槛太高,从不轻易招收弟子,大家只能看浮云殿的了。”

    “这次好像主殿也有来人吧?东北部三个分殿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方便比试。”

    “听说是主殿的仲达长老,实力在巅峰灵皇,是浮云殿最有机会晋升灵尊的长老之一。”

    “巅峰灵皇也不低了,灵尊,在浮云殿主殿也只有那么几个吧?”

    分殿这种比试,来巅峰灵皇已经是很了不得了,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灵尊级别,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高度,中域几大巨头势力,其中都有灵尊级别的高手,还有好几个,只是他们不会轻易出手罢了。

    主殿的弟子招收比试,都未必能惊动到灵尊级别的高手,更何况这还只是分殿弟子的招收。

    红唇缓缓上扬,站在树枝上的身影微微挪动,眨眼,离夜便消失在了枝叶之间。

    赶上时候了,三个分殿的人都在,她就不用一个个去找了。

    偌大的广场,几千人站在其上,在广场中央,五道身影傲立,露出得意的笑容,环视周围。

    周围投来看着他们的目光,有愤恨,不满,不甘,这些不同的情绪落在他们眼里,换来的是他们更得意的笑容。

    中央高台,中年男人双手负在身后,笑看着面前并排而站的五人,满意点点头。

    不错的苗子,放到浮云殿培养几年,肯定会有巨大进步!

    “各位,分殿的比试结束,今日当着所有人的面,老夫宣布,他们五位,会跟随老夫进入浮云殿主殿!”极具威严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到每个人耳中。

    什么!?

    话刚刚落下,周围顿时掀起一片热潮,所有人都是一阵呆滞。

    今年的弟子比试,前五名居然直接进入主殿!

    以往不都只是成为分殿的入室弟子吗?这次怎么会这么好,能进入主殿。

    每个人心里都掀起一阵浪涛,却没有一个人敢问出来。

    最过欣喜的不过那五个被选上的人,他们哪里想到,会直接进入主殿,以往进入主殿还需要一轮筛选。

    从各个分殿的优秀人中,再次挑选出佼佼者,那样才能进入主殿!

    修长的身影走在空中,听到这话,嘴角的笑容变得讥讽起来,红唇轻启,慵懒的声音不紧不慢响起,传入在场每个人耳中。

    “看来小爷来晚了一步,没有赶上浮云殿分殿的比试,还真是可惜了。”

    声音传来,所有人先是一怔,然后不约而同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苍穹之间,白衣男子挺直傲立,双手负在身后,低头俯视,那一双黑亮的眸子,宛若宇宙中亿万凝聚而成的星辰,让人无法与他直视。

    修长身影慢步走来,每走一步,空气中就会多增加一丝重力,狠狠的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透不过起来。

    青丝如绸,高高绑束,笔直如瀑,过腰及臀,微风在他身边轻抚而过,青丝随着衣角在风中摇曳飞舞。

    他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那美,用尽世间所有词汇也无法形容。

    与生俱来的磅礴气势,强大的压迫,如同王者临世一般!

    他是谁?

    在看到离夜的同时,众人心口一跳,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

    “阁下若是来参加分殿比试的,今年还请回。”仲达身边的男人站起身,警惕看着离夜,抱拳说道。

    眼皮微微一跳,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竟出现了一丝慌乱,他甚至无法压制。

    离夜慢步走到广场上,目光冷冷扫视了一眼周围,冷淡的目光最后停在说话的那个男人身上。

    在这个男人身边,还有另外两个,实力跟他差不多的一男一女。

    “你是分殿殿主之一?”离夜冷淡问道,高级灵皇,的确是可以做一个分殿殿主。

    男人眉头皱了皱,本不想回答,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也不好胡乱发脾气。

    “正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中的年轻人,眸光中带着几丝讥讽,可明明那眼神平静如水,什么都看不出来。

    难道是他看错了?

    “好,很好。”离夜满意点点头,目光看着分殿殿主,嘴角缓缓上扬,勾起一个完美弧线。

    好?哪里好了?

    广场上的人,莫名的看着离夜,他们是越来越不懂,这年轻人来做什么了。

    笑看着分殿殿主,软靴不紧不慢往前走动一步,眼皮垂下,遮住眸中危险的光芒。

    “正好我有件事想请教分殿主。”淡然的声音轻如鸿毛般传开,落入众人心里,却重似千斤砸下。

    刚刚还换了一片的气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紧张不已。

    偌大广场上,上千双眸子,几乎全落在离夜一个人身上。

    仲达眯起双眼,眸光在离夜身上环视了几圈,心里警铃大作,泛起层层涟漪。

    看不透,怎么会看不透!

    这样一个年轻人的实力,怎么会看不透?

    一丝压迫袭来,分殿殿主忍不住深呼吸,定了定心神才问道,“何事?”

    “在东北部,浮云殿是否还有一个为人所不知的地方?”眼皮缓缓扬起,眸光含笑,看向几丈外高台上的分殿主。

    既然他是分殿主,就应该知道一些,要是不知道……

    浮云殿为人所不知道的地方?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头雾水。

    东北部的浮云殿分殿,不就这么三座吗?哪里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他们都没听说过,也就这次弟子比试,三个分殿的人才聚集在了一起,方便比试。

    三位分殿主神色同时变化,但瞬间逝去,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抓住。

    这些变化的神色,离夜全都看在眼里,嘴角弧线加深了几分。

    “浮云殿怎会有为人不知的地方,三座分殿都在人前,有什么是让人不知的地方。”另外一个分殿殿主神色严肃,语气强硬回答。

    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整个东北部,都只有他们三个人知道!

    莫说他们三个,就是整个浮云殿都没几个人知道,这次前来的仲达长老,都有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一个外人,还是如此年轻的外人,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难道是那些人?

    不,那些人出现,会直接去,不会再来找他们!

    想到这里,三人暗暗警戒起来,心里浮现出四个字——来者不善!

    “不知道?”离夜眯起双眼,嘴角勾起的弧线一点点冷却。

    身影转动,她眨眼就消失在了原地,残影在空中掠过,直逼三位分殿殿主而去!

    众目睽睽之下,众人之觉得眼前一花,站在面前的身影就消失了踪迹,不知去向。

    强悍之力迎面袭来,三人大惊,脚步连连后退。

    看到三位分殿殿主的举动,所有人才发现,刚刚消失的身影,此时已经到了三位分殿殿主面前。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已是目瞪口袋状。

    他,在浮云殿分殿,直接就对三位分殿殿主出手!

    妈的,这小子简直太嚣张了!

    这里好歹是浮云殿分殿,还是一年一次三殿齐聚的日子,在这么多人面前,他直接就对三位分殿殿主出手!

    他娘的没看到仲达长老还在吗?不看在分殿殿主面子上,这还有仲达长老呢!

    只见离夜手掌翻转,灵力充斥四周,周围空气纷纷逃窜,避恐不及!

    “放肆!”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仲达,看到离夜直接攻击三位分殿殿主,脸色都变了。

    这里是浮云殿分殿,这小子,不知死活!

    灵力在手上凝聚,仲达见离夜攻击的是三位分殿主,顾及不到他,他提起掌力,就往离夜劈去!

    翻滚的力量从身后袭来,离夜脸色一沉,脚下步伐停顿下来,霍然转身!

    手掌紧握成拳,看着飞来的掌力,她一拳重重砸出!

    “嘭——”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骇人的力量往四周震开,余力翻滚,横扫而去!

    三位分殿主还想着出手再来一击,没想到这股力量震开,他们还没凝聚起灵力,就已经连连后退了。

    仲达身影踉跄,脚步一脸后退了好几步,在强大冲力之下,他握了握手掌,刺痛从手掌传来,豆大的汗珠在额上滚滚落下。

    好强!

    这不是一般人,是高手,灵尊高手!

    离夜目光冷冽,欺身向前,脚步刚刚迈出,眨眼便到了仲达面前。

    蓝色剑气暴露在空气中,所有人还没能从离夜那一拳打退仲达,让三位分殿主后退中反应过来,就听到刀刃插入血肉的声音。

    “唔!”仲达双眼睁大,冰凉的寒意从胸口蔓延,痛楚也从胸口随着冰凉沁透全身。

    “小爷没想过动你这位仲达长老,但既然你找死,怎么好意思不成全你。”玫瑰红唇轻启,嗜血的声音幽幽响起,清楚传进每个人耳中。

    几千人的广场,此时一片寂静,所有人嘴巴张开,惊的下巴都脱臼了。

    一招!

    仲达长老,在这个人手上,连一招都过不了!

    这一剑,准确无误插在他胸口,其中,他们清楚看到,仲达长老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不是,是根本没有机会还手!

    连防御阻挡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被剑刺进了胸口!

    他,这年轻人是什么人?

    这仲达长老,就算实力没有他厉害,毕竟还有浮云殿长老的身份,他怎么一剑就给杀了!

    这么动浮云殿的人,他就不担心浮云殿找上他?

    仲达慢慢低头,看着插在胸前的长剑,缓缓开口,语气几位虚弱,却还是带着傲慢。

    “我,我可是浮云殿长老!”他是浮云殿的长老,这小子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

    离夜冷冷一笑,漠然扭头,脚步往后走去,手臂稍稍用力。

    只听到一声闷响,剑刃拔出血肉的声音,插在仲达长老胸前的那把剑,就那么毫不留情的拔了出来。

    鲜血四溅,洒落满地,但那白衣男子身上,却一滴都未曾粘上。

    “浮云殿,小爷今天出现在这里,仲达长老,你以为小爷会怕浮云殿,还是会怕你们那位,不知所踪的云天殿主?”离夜嗜血一笑,环视了周围一眼。

    她动的就是浮云殿!

    从这分殿开始,很快,就会轮到主殿!

    等到她找到奇叔后,分殿也好,主殿也罢,最后都将成为一片废墟!

    倒抽凉气的声音从四周响起,所有人呆呆站在原地,脑海中一片空白,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言语。

    狂!

    太狂了!

    他们就没见过这么霸道轻狂的年轻人,嚣张跋扈在他身上,好像又再合适不过。

    等等,这是错觉,错觉!

    你他妈的会不会太嚣张了,直接就要杀主殿长老,还放言说,不怕浮云殿,更不怕云天!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浮云殿什么时候招惹上这么一个人的?

    “噗!”没了支持的力量,云天重重摔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身体在痛苦抽搐。

    怎么会这样?他竟然完全不把浮云殿放在眼里!

    到底是什么人,他是谁?!

    听到身后的动静,离夜没有转身,目光落在那三位分殿主身上,冷冷一笑,再次往他们三人走近。

    三位分殿主脸色一白,脚步不由自主往后退去,心里紧张不已。

    仲达长老他都不过只是用了一招,他们三个的实力,在仲达长老之下,在他手上,不就更加不堪一击了!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突然有人找上门来,还知道那个地方,那个地方不应该有人知道的啊!

    “小爷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你们现在说,小爷可以让你们活着,要是不说,等待你们的就是……”

    生不如死!

    眸光在他们三人之间扫视,冰寒冷霜。

    “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忘了,这里是浮云殿分殿!”其中一个分殿主沉声警告,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他既然知道那个地方,就该知道,东北部的分殿有多重要。

    要是动了这里,接下来等待着他的会是什么,他也应该心知肚明!

    “你们没机会了。”离夜笑着摇摇头,那笑容冷的和冰一样,一点温度都没有。

    手臂提起,剑锋穿破空气,剑鸣之声震动四周,杀伐之力如潮水一般涌动。

    这是……

    所有人睁大双眼,目光随着离夜的身影而移动,双眼紧锁着吾邪。

    好可怕的剑!

    好重的杀伐之力,竟然有人能握住这样的兵器!

    剑已然那么可怕了,能握住这长剑的人,那就应该,更可怕!

    吾邪穿透而去,直逼三位分殿主,刀锋穿破空气,空气如白纸一样,被整齐划开,在空气中散落。

    三位分殿主神色大变,迅速凝聚灵力,出手防御,心里却是直打鼓。

    能一招打败仲达长老的人,实力肯定是……灵尊!

    他们三个不过高级灵皇,怎么可能是灵尊高手的对手,这该怎么办,难道落在他手上!

    那个地方,他们三个是肯定不会说的,说出来,即便他不杀他们,他们三个也只有死路一条。

    脸色一沉,三人相视一看,便已经有了主意。

    “小子,你别太嚣张了,这里还是我们的地盘,岂是你随随便便就能传进来的!”

    “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

    “浮云殿众属,启阵!”

    看向离夜,三人脸上同时出现寒意,杀意在心里泛起巨浪。

    这个人,决不能活着离开!

    知道了那个地方,还在寻找那个地方,怎么能让他活着,他必死无疑!

    一声命令落下,还在呆愣的浮云殿所有人,迅速回神!

    高台下的五人,脸色苍白,恶狠狠看着离夜,杀意浓浓。

    他们好不容易得到进入主殿的资格,怎么能让突然闯进来的人破坏。

    为了他们能进入主殿,他,必须死!

    三位分殿主对离夜的攻势,只是躲避,没有直接攻击,他们在等,等到开阵的时候,就能全身而退,而他,只能死在这里。

    “阵?小爷可是玩阵的祖宗。”离夜嗜血一笑,松开吾邪,吾邪还在空中穿梭而行,攻击着他们三个。

    她手掌摊开,玉珠出现在她手上,隐约间,迷你型的巨蛟在玉珠上旋转而过,眨眼消失。

    手里的玉珠漂浮到空中,离夜手上的手结开始变化,红唇轻启。

    “伐天玉阵,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