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二十四章 那是两个人让你死
    “嘭!”

    “轰——”

    偌大的广场上空,撕裂震动的声音响起,引起了不少人注目。

    路过行人,把广场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津津有味看着人群中的对战,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这一场对战是怎么了,怎么打的这么激烈?”

    “嘿,不知道了吧,半年前,正确的说应该是半年多前的事情了,有没有?”

    “是有半年多了,那个男的,看到没有,节节落败那个,不过是因为对方撞了他一下,他就差点直接把人打死。”

    “对方,你指的不会是他现在的对手吧?人要是死了,现在这个是……鬼?”

    “都说差点了,当然是没死,然后海家的人就来处理了,说把他打一顿,然后扔出海家的势力范围。”

    白衣男子挺立纤细的身影在人群中走过,听到他们的对话,脚步顿了顿。

    “砰——”

    一声巨响传来,停下的身影转身走向围观的人群,透过人群,看到中间对战的两人,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红唇上扬。

    “既然扔出了海家的势力范围,那现在为什么人还会在这里?”男子微微一笑,笑容宛若乍现的霞光。

    看来当时没看走眼,这个人还真的活了下来,他的兵器是玄机城的,看样子还顺利了进了玄机城当护卫。

    半年时间过去,他现在是在一雪前耻?

    “看样子你就是刚刚到中临都的,不知道半年多前发生的事。”

    “可不是,当年把这个人扔出去,那可是海家海夏亲自下的命令,不过是北宫离夜的主意!”

    “就是北宫离夜,我到现在都记得北宫离夜当时说的那句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妈的,现在这句话不就是应验了!”

    “半年多前那个嚣张的男人,只怕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现在的下场。”

    “那个时候双方约定了,半年后约在这里一战,生死战!”

    生死战!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决心,两个人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生死战都拿出来了,也不好拒绝不是。

    生死战一下,就连海家都不好阻止。

    本来那个男人是不能再靠近海家领域的,但这半年约定的生死战,他们也只能答应。

    “生死战,听起来挺好玩的,是当年那个挨打的人下的?”生死战,这的确是一雪前耻的好办法。

    对方再怎么猖狂,在一个对自己下生死战的人面前,气焰还是要收敛几分的。

    在中临都,什么都可以耍赖,唯独生死战不行。

    “就是他,你不知道大半年前的事,应该也知道生死战,生死战,对方不能不接,还是一个比自己弱的人下的战书。”接下了生死战,就是硬着头皮也要打。

    天地之间还是有秩序的,生死战以天地起誓!

    在谁面前耍赖,都有逃脱的可能,唯独在天地,以天地起誓,谁也逃脱不掉。

    “原来是这样。”男子若有所思点点头,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

    那个时候她走了以后,原来还发生了这种事。

    今天不刚好回来,说不定还错过了一场好戏,一场生死之斗。

    不过看上去,这场对战也快结束了,半年前那个猖狂找茬的男人,已经快输了,这一场生死战已经很明显了。

    “离夜,原来人类之间,还有什么生死战的啊!”兴奋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是有生死战,不过很少有人用。”谁会拿天地随随便便开玩笑,那个人敢,挺不错的。

    红莲点点头,的确很少用,它就没见离夜用过。

    “那你……”红莲话还没说完,漫不经心的话语再次传来。

    “没必要。”生死战也不是随随便便玩的,她倒是不在意什么生死战,但是下了生死战,也要人接才行。

    红莲顿时语塞,好吧,它承认,的确是没必要。

    “轰!”

    两股力量撞击在一起,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弧线飞来的方向,所有人纷纷后退,一条道路。

    “嘭!”

    从空中划过的弧线重重摔在地上,躺在地上的男人地身体抽搐,吐出一口鲜血。

    懊恼从脸上划过,悔意侵蚀心脏。

    他悔!

    后悔的当年没有杀了他,接下什么生死战!

    要是当年没有接下生死战,也不会有现在这种事,这种事根本不会发生。

    怪也只怪海家的人,多管闲事,要不是他们组织,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下场。

    “咳咳。”趴在地上的男人重重咳了两声,眼角余光在人群中扫视,蓦然他仿佛看到当年那一抹白色身影。

    双手微微一颤,他立即扭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抹熟悉的身影,即便那人身处在人海中,却依旧那么闪亮耀眼。

    是他!

    真的是他!

    “你……”男人伸手指去,刚说出一个字,又吐出一口鲜血。

    脸色涨得通红,太阳穴鼓起,他看起来痛苦不已。

    众人看到男人的举动,都愣了一下,然后顺着他指着的方向看去,想看看他到底指着谁。

    站在人群中围观的离夜,见那人往自己这边指过来,紧接着所有人就投来目光,她连离开的时间都没有。

    呃……

    她就是围观围观,看看而已,他至于吗?

    气喘着步步往男人这边走来的那人,抬头看去,当离夜的身影落入眼帘,也怔住了。

    是他……

    站在离夜身边的人,见对战的两个人,都以奇怪的目光看向他们这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目光落在离夜身上,一点点慢慢挪开。

    一时间,离夜彻底暴露在人群中,本来她面前的拥挤,一下子变得宽敞起来。

    人群的另一边,手持冰剑的男人看过来,在看到离夜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狂热的欣喜。

    主子回来了!

    “你们可以继续,我只是来围观的。”离夜指了指两丈外躺着的人,眉头微蹙。

    他们距离还有这么远,刚刚她面前还站着这么多人,奇了怪了,他居然还能看到她!

    她只是围观而已,不至于要这样吧!

    动作僵在半空的那人,慢慢回神,低头看着趴在地上,已经无力反击的对手,眼中闪过狠意。

    双手握着兵器,对准那人心脏处的后背,狠狠插下!

    利刃没入血肉的声音响起,鲜血四溅,散落满地,男人发出一声闷哼,双眼睁大,就再也没了动静。

    这一剑,生死战的结果已经很明显,谁生谁死都摆在这里,一眼就能看明白。

    身影笔直穿梭而过,瞬间就出现在了离夜面前。

    “主子!”罗刹欣喜若狂道,这么长时间过去,终于又看到主子回到中临都了。

    每当看到主子回来的时候,就总会想到在风启大陆那会。

    主子每次也是一个人出去,过一段时间才会回来,但是看到主子回来,就比什么事都还要高兴了。

    “你们到这里来,是出去还是回来?”离夜扫视了一眼罗刹身后,随意开口问道。

    一个人的生死战,玄机城这么多人来看?

    “主子,呃……春秋他们都来了。”罗刹汗颜回答,只是他们四个都不在这里罢了。

    他们是出来……对了,春秋是怎么说的来着?

    “师父回来了?”离夜挑挑眉头,他们五个能放心出来,看来师父已经完成晋升回到玄机城了。

    “嗯,城主回来了!”罗刹急忙点点头。

    就是城主说,给他们放假!

    用了半年的时间,以主子的标准,选出了护卫,最后那一记震慑,他们也没有放松。

    好不容易一切事情都解决了,他们这才出来走走的。

    “嗯。”离夜点点头,转身离开。

    没经过师父同意,他们也不会随便出现在这里,刚好遇到这么一场生死战,他们肯定也不会错过。

    “主子……”

    “既然师父都让你们出来走走,就不用这么着急回去,好好玩吧。”离夜头也不回说道,露出淡淡一抹轻笑。

    他们几个在中临都“走走”,麻烦的事可不会少。

    看到罗刹这么轻松出现在这里,玄机城的事应该完成第一步了。

    出来走走也好,就当是让他们放松放松,毕竟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是。”罗刹松了口气,目光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眼里染上一层淡淡的笑意。

    玄机城愣在原地的几个人见离夜走远,急忙走到是罗刹身边。

    “罗刹统领,他是?”

    统领叫“主子”!

    “他就是我们玄机城的少城主,北宫离夜。”强而有力的声音响起,直到离夜走远,再也看不见,罗刹才收回目光。

    北宫离夜!

    简单的四个字在人群中炸开了花,每个人几乎反射性抚上胸口,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这才慢慢放松下来。

    北宫离夜,他就是那小祖宗!?

    玄机城那个小祖宗,一个人契约三头玄兽那个?

    老天!这一场生死战,居然把玄机城的北宫离夜都吸引来了!

    惊讶归惊讶,众人还是自觉没有发出声音,紧紧闭上嘴巴,目送离夜走远。

    笑话,玄机城的人还在这,他们要是议论了北宫离夜,听到顺心的还好,这要是不顺心的,谁知道会招惹来什么麻烦。

    玄机城,谁都知道是个棘手的地方。

    萧水寒,北宫离夜,更是一个比一个让人胆战心惊!

    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他们还是躲的远远的,越远越好的那种!能绕着走就绕着走!

    站在尸体旁的那人,震撼看着走远的离夜。

    是真的,他就是北宫离夜!

    当年他还不相信,现在连罗刹统领都这么说了,那一定是真的,北宫离夜,少城主!

    离夜走出广场,射在背上灼热的目光,这才逐渐淡去。

    环视了一眼周围,目光最后停留在广场旁边的高楼上,很快就收了回来,然后继续离开。

    “离夜,我们现在是要回去了吗?”红莲疑惑问道,不在这里再待几天么,应该有不少熟人在这里才是。

    “你想玩?”离夜不紧不慢回答。

    只是现在他们没有时间玩,还有事情要做。

    “我只想你赶紧问我事情。”它能忍到现在都还没说,就已经觉得郁闷了。

    离夜无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你还真是忍不住事。”

    有什么事都想一吐为快,不过这件事,她倒是很有兴趣听听。

    “当然了,我堂堂异火干嘛要忍。”它从来都不需要忍,做什么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来。

    离夜忍俊不禁应道:“是是是。”

    这个借口,倒是冠冕堂皇,常人一下子还真想不出什么道理反驳。

    回到了中临都,离夜以最快的速度走回玄机城,看着敞开的城门,行人热闹的来往,玫瑰红唇绽放出绝美笑容。

    不得不说,玄机城成长的速度真的很快,已经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至少打开外城,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易,在她离开前,是还没想过的。

    软靴迈出,身影移动,离夜大步走出城内,不急不缓行走,看着外城一笔笔的交易。

    这里的玄机城不同于风启大陆,才刚刚起步而已,所以不能大门紧闭,想要像风启大陆那样,还得要一样样慢慢来。

    看着稳定的情况,离夜顿时松了一口气,大步往里面走去。

    俊美的男子直接穿过玄机城,往里面走去,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行人停下步伐,进行交易的人停下手里的动作,一个个就像被点了穴一样,看着离夜走过。

    这是……北宫离夜!

    当真回来了!

    一个月前,玄机城上空变化,他们就知道,这小祖宗肯定要回来了,没想到是真的!

    还有一小部分人从未见过离夜,自然也没有认出来,但看到离夜直接往另外一道城门走去,他们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走进那里的人,不是有身份就是有地位的,只有他们才会秘密在玄机城里面交易。

    这个年轻的男人,身份……尊贵?

    离夜走到另外一道城门的门口,立即就有护卫挡下她。

    看到那护卫的这个举动,已经认出离夜的人,狠狠捏了一把冷汗。

    离夜看了挡下自己的两个人,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自己的令牌拿了出来,递到他们手上。

    两个护卫接过令牌,在看到令牌的那一刹那,脸色瞬时煞白,单膝跪下,捧起令牌递到离夜面前。

    “属下见过少城主!”

    亲娘啊,他们连少城主都没有认出来,还挡了他的路!

    两个护卫是有种想抽自己量耳刮子的冲动,让他们这么不长眼,连少城主都没认出来。

    少城主!

    对离夜身份还在疑惑的一部分人,听到“少城主”三个字,彻底傻眼了。

    这个年轻人,这么好看的男人,是玄机城少城主,那个传言十分可怕的小祖宗,骗人的吧!

    传言和这差别也太大了,他们还以为,还以为北宫离夜一看就是很可怕的人。

    明明那些人说,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谁是北宫离夜。

    呃……

    也是,这的确是一眼,就知道了。

    这么好看的男人,除了邪尊,只怕只有他了吧!

    离夜睨视了一眼兢兢战战单膝而跪的两个人,伸手拿回令牌。

    “开门。”

    “是。”两人站起身,拿出腰间的令牌,放进大门上两处凹陷的地方。

    笨重的声音响起,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离夜大步走进去,头也不回的走远。

    离夜刚走进去,才打开三分之一的大门,停了下来,然后迅速关闭。

    直到大门紧闭后,两个护卫这才松了口气,抹了抹额上的冷汗,把令牌取下来,重新挂回到腰间。

    他们还以为死定了,刚刚那个人是少城主啊,少城主!

    这段时间,他们在玄机城,听玄机城“老人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少城主,说的那叫一个神采飞扬,他们听的是心惊肉跳。

    可听了那么多关于少城主的事,没想到还是这么没眼力劲,没认出来少城主。

    幸好,少城主没有生气!

    那些“老人”说的也没错,少城主不会随便发怒和难为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在刚刚的事情看来,至少是这样的。

    “北宫离夜回来了,每次他一回玄机城,就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这段时间,周边跳起来的势力,又要平静一段时间了。”

    “萧水寒不是也回来了吗?怎么北宫离夜回来,比萧水寒的震慑力还大?谁是城主?”

    “你是不了解,得罪萧水寒,最多只是一个人让你死,得罪北宫离夜……”

    “那是两个人让你死,不对,是生不如死!”

    那是真的!

    ------题外话------

    哈哈哈,明明不止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