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晋升!?
    坐在云雾中的离夜,手里紧握着玉瓶,这是从云天那里“拿”来的灵体结晶。

    听着不远出众人的对话,眉头紧皱,低头看着手里的玉瓶,尽管她睁开了眼睛,手上也有了动作,但她身体还再贪婪吸收着灵气,她任觉得灵气远远不够。

    远远不能充盈身体,身体就像是无底黑洞,需要浓郁强大的灵气,才能填补这无底的空缺!

    只有这个办法了!

    这个时候炼化灵体结晶,用来代替灵气,尽管不怎么合适,她也想不到其它办法。

    她知道身体中的蠢蠢欲动是晋升先兆,她不想错过这一次机会。

    再说,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晋升的契机,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她这一次,必须要晋升!

    想到这里,离夜不再迟疑,打开瓶盖,把所有的灵体结晶握在手上,扔掉另外一只手上的玉瓶,离夜双手合拢,两只手完全把灵体结晶包裹覆盖住。

    强大的灵力在手上凝聚,在手掌周围的空气,剧烈颤动,随即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双手指缝流窜而出。

    力量不过才溢出离夜双手,就立刻被另一股力量吸住,眨眼,便全进入离夜身体,一丝一毫也没有漏掉!

    直接把灵体结晶炼化,吸收灵体结晶的力量,离夜的举动,吓坏了九位先祖。

    “她不是应该找个人帮她炼化灵体结晶吗?”这种事怎么能自己来!

    单单只是晋升灵尊,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她居然还一边炼化灵体结晶,一边吸收灵体结晶的力量晋升,这不应该找个人帮忙的吗?

    “找个人帮忙,她就只能吸收一半的力量。”还有一半会被炼化者吸收,到时候力量不足,还不是一样。

    “放心放心,等回到刚刚的空间有足够的灵气,那个时候就能专心晋升。”这真的太疯狂了!

    谁敢在晋升的时候一心二用,血脉之力刚刚苏醒,她还不能完全掌控,还又立刻晋升了,所有的事还真是都撞到一起了。

    “轰隆~”那人的话才落下,耳边立即响起了震动的声音。

    很快缭绕的云雾在一点点散去,众人面前呈现出宽阔的视野,熟悉蓝天大地映入眼帘,空气中稀薄的灵气,瞬间又变得浓郁起来。

    “我们先出去。”深深看了一眼离夜,纳兰清羽霍然转身,看向八位先祖。

    他们该相信夜儿,她会这么做,就有一定把握,再者说,现在除了这个,也没有第二个选择。

    八位先祖难得点了点头,跟着纳兰清羽走出去。

    现在这是时候,他们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先出去,别打扰离夜。

    九人逐渐走远变得模糊,北雪儿一个人站在原地,担忧看着离夜,然后才转身离开。

    离夜周围的景色在逐渐变化,回到的却不是那个石洞,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地,浓郁的灵气,疯狂涌入她的身体!

    丹田处的力量,蠢蠢欲动,随时就要炸开,所有的灵气吸入身体,都往丹田流窜而去。

    空气中涌动的灵气,如江河一般,滔滔不绝,冲进离夜身体!

    不管了灵气吸入身体后,那股冲劲有多凶狠,丹田都一一接受,好像完全不知道是灵气之中的狠意一般。

    双手合拢,灵体结晶在手上一点点消耗,一缕又一缕的灵力,从指尖没入离夜身体。

    灵力没进入一缕,离夜身体中的冲力就要重上一分!

    灵气,灵体结晶之力,两样离夜都没有放下,她要确保这一次晋升,绝对成功!

    众人走出几百丈外,这才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一路走来的方向。

    天空中抽动的空气扭曲不已,四面八方的灵气,在快速流失,就连他们身边的灵气,他们都感觉到流失的速度。

    八位先祖看到这里,额角纷纷滑下一滴汗珠。

    这吸收灵气的速度,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

    灵气都形成清楚可见的轨道了,就像是水流那样,慢慢从低处流过,成为小溪,成为河流。

    他们八个一开始不是很知道这小丫头,可经过血脉之力苏醒,还有想都不想直接就用灵体结晶帮助自己晋升,他们算是知道了。

    小丫头,不简单呐!

    北宫一族的少主,她的确足以承担起一族人的命运。

    当年北宫家族盛世的时候,到如今的没落,如果说北宫一族是否还能回到当年,甚至超越当年。

    怕也只有她能做到了,他们也期盼她能够做到,带领北宫一族回到当年的盛世!

    “我们在这里想站着也不是办法,离夜这晋升的时间,还不知道要有多长,说不定是一个月,说不定就是半年。”北宫容君慢慢走来,微笑说道。

    现在的古墓,该走的人都已经走了,离夜可以专心晋升。

    她应该很想快点晋升,然后出古墓,去做一些事情。

    “反正我们八个已经看到少主了,就先去睡了。”

    “这一百年还有五十年,容君小子,好好干,增强古墓的防御就靠你了。”

    “不用送,也不用太客气,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不是。”

    ……

    八个人说完,转身就走,很快已经走出了百米之外。

    他们是被离夜叫醒的,血脉之力同时唤醒了他们八个,如今离夜已经没事了,他们也该继续睡觉。

    反正说好了,每一百年换一次,总不能违约不是!

    再说了,北宫容君身边的那个男人,实力可不弱,他们几个反正是看不出来,好像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隔着,不容许任何人窥探。

    如此,哪里还用他们帮忙,还不如回去睡觉。

    “喂,你们就这么走了,难道不等离夜晋升吗?你们也很想知道离夜晋升吧?”北宫容君走出一步,急忙叫道。

    他们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这算啥?算啥?嗯?

    “容君,这些就不用操心了,离夜这还没晋升,就已经这么惊天动地了,等到她晋升那天,势必是响天彻地,我们就算沉睡了,肯定也是能感应到的。”

    “就是就是。”

    “用这招挽留我们,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么?”

    “下次找个好点的理由,比如说,你承认自己能力不足。”

    北宫容君满头黑线看着他们几个走远,咬牙切齿地回答:“做梦!”

    在他们几个人面前承认,不是一辈子都被他们嘲笑,这几个人跟他一脉相连,他还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就是五十年!他忍!

    “年轻人,做笔交易如何?”北宫容君回头看着一旁的纳兰清羽,眼中呈现出笑意,狡黠在眼底一闪而过。

    这不是还有现成的人在,总能找到一个帮忙的。

    纳兰清羽把北宫容君眼中的情绪,尽收眼底,如大海般深邃的眸光,呈现出点点光亮,如宝石一般迷人,煞是好看。

    薄唇轻启,语气中透着轻笑,“你要是想用地狱花来和我交易,阁下还是换一个交易的方法,地狱花,我已经找到了。”

    话落,他便转身离开,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在那个方向的远处,矗立着一座高高的山峰。

    北宫容君张了张嘴,看着纳兰清羽离开的背影,郁闷到了极点。

    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都不好骗了?

    “雪见……”北宫容君看向北雪儿,差点老泪纵横。

    红唇双双上扬,北雪儿迷人一笑,不紧不慢后退一步,开口道:“先祖,你也知道我封印了血脉之力,帮忙,还真是帮不上。”

    她是很想帮忙来着,貌似不成啊!

    “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劲?”北宫容君眯起眼睛,走近北雪儿一步,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么多年,他怎么不知道加固空间,和血脉之力有关?

    “先祖,真是可惜啊可惜,雪见帮不上什么忙,先走了。”说完,北雪儿一溜烟就走远了,速度快到都没有让北宫容君再说话。

    一缕寒风从身后拂过,四周只有他一个人,看上去是那般的萧瑟。

    北宫容君凌乱站在原地,满头黑线,眼角不停抽搐。

    可惜,她脸上哪里有一点可惜的样子,明明就是看好戏的模样,果然是同宗血脉,老的少的都一样。

    没有一个有良心的,把这些事全都扔给他了!

    气愤中的北宫容君完全把自己给忘了,好歹他和他们都是同宗血脉,又能差到哪里去?

    北宫容君在原地站了许久,最终只是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神色恢复正常。

    “来人。”冷淡的两个字响起,哪里还有刚才的气恼。

    几道身影从空中掠过,飞身走到北宫容君面前。

    “查一下古墓损失多少,有哪些地方遭到破坏,尽快告诉我。”这些地方,都得好好修复,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他们还让他一个人来,没良心的!

    “是。”几人应道,然后往不同方向离开。

    一缕轻风拂过,站在草地上的男人,也消失在了那里。

    一时间,整片空间都变得寂静,好像从未有过人出现一样,宁静萧瑟。

    汇集的灵力持续不断,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往远处延伸。

    方圆百米,方圆百丈,方圆百里……

    原本还有几分绿茵的荒蛮,嫩草郁郁的平原,绽放的百花,高耸的山峰,都失去了原本的光彩。

    整片古墓空间,随着灵气的流失,生机变得越来越薄弱。

    天地万物本就依靠天地灵气存活着,离夜晋升吸收了大部分的天地灵气,万物得不到充足的灵气,自然而然,就会变得枯竭。

    忙碌的九道身影从空间里穿梭而过,修复着空间,加固空间防御,时不时传来一声叹息。

    “这小丫头,还没晋升就开始帮北宫容君的忙了。”

    “我们居然不能回去睡觉!”

    “天地灵气流失的太快,能有什么办法,快点补救吧。”

    “多谢多谢,哈哈哈哈哈……”

    “北宫容君!”那猖狂的大笑,成功引起了其余八人的不满,一声怒吼扑面而来!

    空间里发生的一切,闭关中的离夜,是一点都不知道的,不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月,不知道她身边的草地,已经变得枯黄。

    她唯一能感觉到,并且清楚知道的,只有丹田处蠢蠢欲动的力量。

    从一开始的疯狂吞噬,逐渐变得缓慢,却又开始狂暴躁动,仿佛随时就会炸开,冲破身体而出!

    离夜一动不动这么一坐就是四个月,保持着一开始的姿势,如同睡着了一样。

    双手合并的隆起,越来越小,可以看出,她手里的灵体结晶,已经被她炼化了不少。

    深紫色的灵力,乳白色的生命之源,在两股力量中间的一点金光,相辅相成,就像是熊熊燃烧的一团火焰。

    时间依旧在流逝着,直到手上的灵体结晶全部炼化,离夜放下双手,周围涌动的灵气,立刻变得暴躁起来,比一开始还要疯狂!

    天空云雾以极快的速度散开,很快便消失了踪迹,大地不停颤动,万物都变得焦躁不安。

    坐在山峰之顶的男人,感应到这些变化,猛地睁开双眼,缓缓站起身,眨眼,他的身影已经走到了山脚下。

    抬头看了一眼天上的变化,四周的风起云涌,薄唇勾起了完美弧线。

    “终于要晋升了。”

    四个半月的时间,终于到了!

    与此同时,忙碌着的九道身影,看到这些变化,也都纷纷停下了脚步,抬头看向天空。

    风云涌动,天地骤变!

    这是,这是在晋升灵尊!

    他们一把扔下手里的东西,匆匆走去,表情早已是一脸呆滞。

    这就晋升灵尊了,不是还没有晋升到巅峰灵皇,怎么就直接到灵尊了!?

    他们想不明白,只有赶紧去看看,这动静太吓人了!

    在离夜的不远处,一抹青色身影慢慢走来,目光注视着她,嘴角笑容变得柔和。

    他们家夜儿,又要吓坏那九位老人家了。

    “轰隆隆!”

    惊天动地之声响起,震动了整片空间,所有灵体看到这动静,都连忙站起身,一脸好奇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灵尊晋升之力!

    只有灵尊晋升之力,才会影响到天地变化!

    “居然有人在空间里晋升灵尊,最近也没听说谁要晋升啊!”

    “你忘了,进入空间的那个年轻人,貌似是那一群人的后代,我们当时……”

    “别提几个月前的事了,提起来我现在心里还一颤一颤的。”

    “不过他就要晋升灵尊了!?”

    “太他娘的不可思议了!”

    ……

    灵体们惊悚看着空中,那年轻人这速度也太快了,前段时间不才是高级灵皇,怎么才一段时间没有动静,这就要晋升灵尊了?

    就算是有族人帮忙,这速度也不可能这么快吧?

    而且这些族人,还都是灵体,帮忙也不能帮多少,也不会让他这么快晋升啊?

    所有灵体百思不得其解,一脸郁闷和惊悚。

    这么快晋升,这少年该是有多可怕!

    离夜眉头紧皱,丹田处的灵力和生命之源早已如同烟花一样,在身体里炸开,成为点点光芒。

    丹田唯独没有动静的,只有那一点金光,它停在那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回归。

    强横的力量在身体中撕扯流窜,和经脉之中的力量汇集,先是相互排斥,最后一点点聚拢。

    契约空间之中,所有玄兽睁开双眼,只见空气中狠狠颤动,五道身影便同时出现在了空中,一道道庞大巨影,遮住了整片天空。

    紧接着五道巨影迅速缩小,不再遮住整片天空,却也依旧庞大到吓人。

    刚走到北雪儿身边的九个人,感觉到空气中的波动,嘴角狠狠一抽,一股劲风从头上拂过,他们慢慢抬头看去。

    当空中五道身影映入眼帘,他们惊的连退好几步。

    这这这……玄兽!

    五头玄兽!

    在很远之外围观的灵体,看到头顶的声音,惊的嘴巴都脱臼了还浑然不觉,早已石化当场。

    一条龟裂从石化的身体上爆裂开来,他们只觉得身后寒风阵阵。

    玄兽啊,他娘的五头啊!

    一个人居然契约了五头玄兽,更夸张的,从气息看来,两头具有上古气息,该有……龙族的,金色的眼睛,黑色的鳞甲,金眸黑龙!

    龙族王者!

    这真的是一个人的契约兽,确定!?

    慢着,还有八翼焱王蛇,最小那个全身金黄色的老鼠,不会是流金鼠吧!

    这太,太,太夸张了!

    “九婴,白泽,金眸黑龙,八翼焱王蛇,鎏金鼠,她小子敢不敢再吓人一点!”两头上古之兽,一头龙族王者,再加上……

    他们心脏好像有点承受不住,消息有点吓人。

    “臭小子,藏得够深的。”北雪儿无奈摇摇头,她也是到今天才知道,夜儿居然契约了这么多玄兽。

    平常人契约两头,三头已经是极限,她一个人居然契约了五头,上古之兽,龙族王者,这些根本是常人做梦,也不敢想象的。

    八翼焱王蛇,鎏金鼠,在血统上比不上前者,可也是稀罕物啊!

    白衣男人缓步走来,抬头注视着空中的身影,薄唇轻启,淡淡笑道:“几位还是先冷静一下,不然真的可能会吓死人的。”

    这还只是五头,还有三头没过来,夜儿晋升,它们会感应到,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什么意思!?

    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纳兰清羽身上,可换来的只是那一抹淡淡的轻笑。

    ------题外话------

    嗯,得冷静一下,还有千寂他们没过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