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帝图腾!
    “木兮。”醇厚响亮的声音从空中传来,透着强势的压迫。

    滚滚乌云之中,修长身影大步走来,脚步稳健,气息沉稳,浑身散发着成熟。

    腾蛇抬头看着空中走来的身影,迟疑了一会,这才松开圈在它身体之间牢牢守护的人。

    “你是怎么进来的?”腾蛇狐疑问道,这个地方并没有那么容易找。

    他们都是依靠陵川才进入这里,他又是怎么来的?

    “我要找到你们,很容易。”来人轻描淡写道,明显不想说太多。

    深沉的目光在第五木兮身上扫视一圈,嘴角抿紧,“这么重的伤,再晚点来,他就该死了,腾蛇,他死了,你也活不成。”

    契约者和契约兽之间的联系,是怎么都割不断的。

    来人若有所思点点头,的确如此。

    让腾蛇放弃契约者,的确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第五木兮能让腾蛇听从和他契约,还是有手段的。

    “如此,带上你的契约者,离开这里吧。”这里已经什么都不剩下了,在他来的那一瞬间,所有气息消失无踪。

    来人俯瞰着荒芜一片的空间,眸光中露出不解,心里泛起疑惑。

    这里是个怎样的古墓?又是谁的古墓?

    他们能做到瞬时消失无踪,这个古墓并不简单。

    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等到古墓中的灵体反击,第五木兮如今只是重伤,到那时就该是死亡了。

    为了这么一座古墓,死了一个灵尊就足够了,没必要再搭上第五木兮,不值得。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查到。”腾蛇重重哼一声,这样他们也可以回去吗?好像不符合家规。

    来人不以为然摇摇头,轻轻一笑,“没查到,这一座古墓,不就是你们查到的东西。”

    他们要找的,也只是这座古墓而已。

    听到来人的回答,腾蛇也不再废话,托起第五木兮,飞身离去。

    空中俯瞰着下方的男人,又环视了一眼,这才离开。

    见他们走远,藏身在暗处的北宫津这才松了口气,转身走进云雾环绕的空间里。

    云雾环绕之间,离夜静静坐在其中,在周围环绕的云雾,只要稍稍靠近她,变立即消失无踪!

    离夜身体周围方圆一丈内,一层无形的力量散开肆意,强劲,霸道,蠢蠢欲动,可无论如何也无法炸开,在天地之间肆意狂啸!

    细汗在她额上密布,在她周围的气息,越来越强大浓郁!

    一行人匆匆赶来,他们面前的云雾立即开辟一条通道,让他们清楚看到坐在云雾中的离夜。

    “还差最后一道关键,冲破这个,离夜身体中的血脉之力就能苏醒。”北宫容君说道,目光环视了一眼四周。

    等离夜的血脉之力苏醒,得立刻让她回到刚刚的石洞。

    那个地方的灵体结晶的力量,才能让她苏醒血脉,完成晋升!

    “也不知道离夜身体里的血脉之力有多强大。”

    “每个人体质不同,血脉差距,都是血脉之力强弱的关键,离夜的血脉之力没苏醒,现在看不出来什么。”

    “不是还有我们么?”

    “那是!”

    九人同时点点头,只要离夜的血脉之力苏醒,不敢好坏,不管强弱,还有他们在!

    若是离夜的血脉之力不强,他们也要让她变强!

    她是北宫一族的希望,北宫一族的少主,相当于北宫一族未来的命运,都压在她的身上。

    他们已经死了,能帮一点是一点,那些不能分担的,他们也没办法了。

    “开始了。”纳兰清羽淡淡说出三个字,然后迈步走远。

    见到夜儿他也就放心了,照这种情况下去,血脉之力很快就会苏醒,在强大的血脉之力帮助下,接下来夜儿就要晋升了。

    巅峰灵皇,灵尊,初级灵尊,都是有可能的。

    听到纳兰清羽的话,所有人抬头看去,就看到离夜周围的气息,骤然增强,强烈的波动撕扯着四周的空间。

    “轰隆~”

    微弱的闷响从四面八方传来,声音不是很大,却清楚传到每一个人耳中。

    他们这才退开,留下足够的空间给离夜。

    熟悉的气息迎面而来,在身旁环绕,离夜嘴角不自觉上扬。

    来的人不少,还有清羽的气息,看来是好了不少了。

    感觉着周围动静的离夜,连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感知力,已是突飞猛进。

    纳兰清羽他们的靠近,都有刻意收敛起自己的气息,再加上他们都是灵尊,可离夜却感觉到了。

    直到声响走远,离夜才静下心来,推动着身体中的热潮和暴动的力量。

    还要多久?

    离夜看着身体中如风暴一般的力量,在她身体中运行一周又一周,每往前挪动一分一毫,她都能清楚看见。

    更是清楚知道,在身体中运行的力量,有多暴躁。

    只要稍稍有一点点偏差,她的身体都可能随着这暴动而粉碎。

    逐渐的,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如同一汪深沉的海洋,足以轻而易举吞噬一切!

    强横,狂暴,霸道,在这股力量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突然,力量如同狂风般肆意起舞,在身体中横冲直撞,速度快到极点,离夜连阻止它剧烈走动的机会都没有。

    一开始身体上还有点点抽疼,她能感觉到身体每一个细胞,正在贪婪吸收着空气中一切的灵气!

    离夜这个时候要是睁开眼睛看到周围,一定会惊诧不已。

    在她身体四面八方,汹涌而起风暴形成龙卷旋力,在离夜周围滚动。

    从她身上散发出的强大力量,一次比一次强横,天地在这股力量之下,都骤然失色!

    纳兰清羽他们站在百丈外,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离夜周围的动静,他和北雪儿身边的九个人,看到这些,早已是目瞪口呆。

    “小丫头以前是不是吃过什么?”其中一人惊呼道,心里已经闪过千百种答案。

    血脉之力苏醒,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除非以前吃过什么,才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不过,这绝对是好事啊!

    “什么丫头,是少主,少主,懂不懂?”那人旁边的人狠狠瞪了他一眼,鄙夷至极。

    这力量强的有点不同寻常,除了血脉之力,还有一股力量随之爆发。

    吃过什么?

    纳兰清羽和北雪儿皱起眉头,他们不记得夜儿吃过什么。

    “你们好好想想,比如说继承了上古的什么力量,珍贵的灵果,帝品的丹药,不过应该还是吃了什么。”应该是这样没错!

    当时吃了那东西,虽然一部分力量发挥出来了,但是残留了大半,沉淀在她身体里。

    血脉之力苏醒,本来就是全身血脉的融合,让她原本拥有着,却沉睡了的力量一点点苏醒。

    苏醒血脉之力的过程,会有一股力量推进,如狂风暴雨,“摧残”着身体。

    不过不会感到什么疼痛,正是因为这股暴动的力量,才能让沉睡的力量苏醒,可离夜在苏醒血脉之力的同时,连同残留在身体里的力量,一起苏醒了。

    这要是掌握的好,那就是好事,要是没掌握好……

    那就麻烦了!

    两股力量相互争夺,离夜可是要遭罪的!

    “你们指的是王者菩提。”纳兰清羽语气平淡回答,他们说的这些,只有王者菩提才符合。

    王者菩提!

    四个字在九人脑中闪过,他们怔了怔,随即松了口气,脸上的紧张这才恢复正常。

    不过王者菩提……

    小丫头运气可真好,这么万年难遇的东西,居然被她碰到了,还吃下去了。

    “那股力量中,还有夹杂一股药力。”单纯的王者菩提,会有一股药力,这药力应该不是王者菩提的吧?

    周围一阵沉默,没有人知道其中原因,众人扭头看去,目光唰唰全落在了纳兰清羽身上。

    他会知道王者菩提,就肯定知道其它!

    “她是炼药师。”被他们看的有些不自在,纳兰清羽才简要回答。

    当年夜儿是把王者菩提炼制成丹药,才吃下去的,可能这就是那股药力的根源。

    “难怪难怪!”九人同时点点头,只是脸上的表情,有点让人不敢恭维。

    他们九个笑眯眯看着离夜,脸上的褶子都笑出来了,他们还是浑然不觉,依旧露出那种笑容感想离夜。

    炼药师身体里有各种药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没想到,这小丫头是炼药师。

    挺好挺好!

    “轰”的一声,聚拢在离夜周围的风卷,破土脱离,直奔几人站着的方向。

    还笑眯眯看着离夜的九个人,看到突然飞旋而来的力量,神情僵住。

    靠!怎么会这样!

    九个人心里大惊,看那风卷如闪电般的速度袭来,他们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还不忘分别飞向九个不同的方向。

    纳兰清羽和北雪儿站在原地,风卷到他们两个面前,自动改变了轨道,紧接着又是“轰”的一声。

    这股风卷停了下来,一股强横的力量在不停撕扯,风卷的力量越来越大!

    咦,停下来了?

    九人看到停下的风卷,脚步也不自觉停下,然而就在他们停下之时,那僵在原地的风卷,如同撕碎的白纸一样,一瞬间,分成九份,往北宫容君他们逃离的方向追去!

    “我靠!”

    “分开了,居然只是九份!”

    “凭什么追着我们!”

    九个人脚下一跳,拔腿继续跑去,而九道风卷就在他们身后,不紧不慢的追赶。

    “我知道了,这是血脉之力造成的,可是凭什么只追我们!”

    “离夜这小子嚣张,没想到血脉之力也这么霸道。”

    “血脉之力苏醒的时候,还有力气来攻击我们,它就不能省点力气!”

    被风卷追着的九个人,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一来这风卷一直追着他们跑,二来这是离夜的血脉之力造成的,他们不可能出手回击。

    回击是轻而易举的事,可回击之后伤到离夜,那不就功亏一篑了。

    可让他们最郁闷的,是这风卷直追他们九个,那两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可风卷每次到他们两个面前,都会绕道而行!

    有这样的吗,有这样的吗!?

    “忘记告诉几位先祖一件事,夜儿一向比较记仇,你们的话,她可能听到了。”北雪儿淡然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九个人急得跳脚。

    能让先祖这么狼狈逃窜,也只有夜儿能做到了,干得漂亮!

    记仇!?他们是一家人好么!

    北雪儿好像知道他们想要说什么,继续说道:“就是知道你们是先祖,才只是追追你们。”

    换做其他人,就不只是这一道风暴攻击,而是所有的风暴一起攻击了。

    “轰——”

    这一片天地又震动出一声巨响,一时间,不管是追赶着九位先祖的风卷,还是旋转在离夜身边的风卷,都轰然消散!

    离夜坐在远处,放在膝盖上的拳头,在一道道力量之后,紧紧握成拳头,身体上散发出的力量,蠢蠢欲动,越来越可怕,原来越渗人。

    道道灵光子在她身上闪动,这些灵光就像是出鞘的利刃,寒光四溢!

    匆忙被追赶的九个人,猛地停了下来,看着离夜身上的灵光,郁闷的神情一扫而光,无尽的喜悦涌上心头。

    快了,就快成功了!

    还有,还有,这是……这是!

    天,不可思议!

    不管是北雪儿还是九位先祖,看着离夜身上闪动的灵光,眼中的惊喜,激动,是无法掩盖的。

    “血脉之力苏醒,怎么样才算成功?”纳兰清羽好奇问道,他在古籍上查过一些,但夜儿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看到。

    北宫容君笑眯眯走到纳兰清羽身边,指了指不远处的离夜。

    “从古籍上查到的东西还是有限的,它们只是说了一部分的,比较常见的血脉之力,常见的血脉之力,不会有离夜这么大的动静。

    再加上,她吃过王者菩提,还是炼药师,吃的丹药也比平常人多,身体中残留的各种力量,都强化着血脉之力。

    看到离夜额上一闪一闪的银光没有,那是象征血脉之力强弱的图腾,等到灵光消失,图腾就会显露出来。”北宫容君详细解释着,眼睛都笑眯了。

    从灵光看来,离夜的图腾肯定不会差,血脉之力也不会弱!

    “灵光已经出现八十下了,若出现一百零八道以上的灵光,那离夜……便是我们家族,第二个拥有帝图腾的人!”拥有帝图腾,便是最有机会晋升主灵。

    北宫容君摇摇头,看向北雪儿,“应该是第三个。”

    她也拥有帝图腾,只是被封印了而已,只有以帝图腾做封印之眼,才能封印住血脉之力。

    彻底改变自己的容貌,气息,甚至一切的一切,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

    其余八个人顺着北宫容君的目光看去,映入眼帘就是面无表情的北雪儿。

    一丝微弱,很微弱,微弱到可以忽视的熟悉感袭来,他们同时皱起了眉头,这年轻人,也是北宫一族的?

    可身上怎么会一点血脉之力都没有,要不是那微弱的力量,他们都以为她只是外人。

    “图腾我倒是知道。”纳兰清羽回答道。

    主灵血脉,血脉之力也有强弱高低之分,王,君,皇,尊,帝五种!

    血脉之力越强,在修炼这方面得到的契机也就越多,修炼的速度,比常人要快上一倍,甚至好几倍。

    所以,那些家族在常人眼里,很强大!

    常人修习几十年,才能得到的成就,拥有血脉之力的人,也许只要几年,十年,他们就能轻轻松松达到,而且毫不费力!

    “一百了!”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一百零三……一百零七,一百零八!

    还在涨!

    一瞬间,九个人全都傻眼了,超过了,已经超过了!

    当年家族那个天才,超过也只是到一百一,但离夜早就超过了一百一,往一百二奔去了!

    一百二!

    灵光还在闪动,一百二了!

    九人的心揪在了一起,一颗颗泡泡从心里涌现,激动的心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平复下来。

    一百二了,还是没有停下,这该到什么程度!?

    北雪儿张了张嘴,惊讶和震撼,最终都化作一声轻笑。

    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她当年拼尽全力,也不过是一百三十道灵光,可照夜儿这种速度,眼看着就要超过一百三了。

    随着离夜身边灵光闪过的次数越来越多,她额上的图腾也变得明显清晰。

    那图腾,和她戒指上花纹一模一样,透着汹汹气势,为那绝代风华的人儿,增添了几分妖冶,邪魅,同时涌动的磅礴气势,让人无法忽视!

    离夜感觉到眉头中间酥麻,不禁皱起眉头,可那种感觉依旧没有减弱。

    那就像是毛笔在她额上勾画,每勾画出一笔,她就觉得身体力量强劲一分,周围涌动的气势雄厚一分。

    慢慢的,离夜也不再抵触,那酥麻让她不舒服,她还是忍住没有皱起眉头。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推移,额上酥麻的感触变得缓慢,但是身体中熊熊的力量,却越来越翻滚,好像随时就要冲破身体,爆发开来!

    “是帝图腾!”耳边不知道听到谁的一声惊呼,身体突然感觉到饥渴,那暴躁的力量,急需吞噬什么才能够平复。

    心里尽管只是这么想,但身体却已经开始行动,贪婪吸收着空气中的一切灵气。

    该死,控制不了!

    离夜咬咬牙,试图去控制那股力量,可她越压抑,那股力量就越暴动。

    直到最后她没有办法,任由它疯狂而行,随着灵气进入体内,她慢慢才感到身体在一点点充盈。

    专心至极的离夜,自然是没看到不远处几人脸上的喜悦。

    诧异,喜悦用上心头,他们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忘记了要做什么。

    “一百七十三道……”

    “帝图腾……”

    “血脉苏醒了……”

    血脉苏醒了!

    一百七十三道灵光,帝图腾!

    “先祖,夜儿要晋升了!”北雪儿紧紧注视着离夜,着急叫道。

    这么快!

    九人急忙回神,看向离夜,当不远处一幕映入眼帘,他们嘴角狠狠抽了一下。

    这小子,太夸张了吧!

    周围全部的灵气,居然都被她一个人吸光了,可这还远远不够,离夜的身体就像深不可测的大海,无法填平!

    她这是在晋升什么等级,就算灵尊,也不至于这么疯狂吧!

    “容君,打开这个空间吧,以这个空间的灵气,就算离夜吸收完,也未必能够晋升。”到时候不但晋升不了,还会影响下一次晋升。

    “嗯。”北宫容君点点头,转身走进旁边的云雾中,然后消失。

    “最好还是送回刚刚的石洞,那里有不少……”另外一个人的话才说到一半,当他看到离夜的举动,就惊的什么都忘了。

    她她她她……她小子在干嘛?

    “是灵体结晶。”

    “看来她是知道那个石洞里有什么了。”

    “那么多灵体结晶,加上这古墓的灵气,应该足够了吧?”

    “足够不足够,谁知道,要是不足,我们又有什么办法,这种晋升的方法,太变态了。”

    几位先祖心里同时泛起担忧,一百七十三道灵光,可见离夜血脉之力的强横。

    一百七十三!这个数字,连他们都觉得打击!

    如今什么都不差了,倒是差了灵气,他们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灵气不足,不够离夜晋升!

    “会够的。”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薄唇微微上扬,嘴角绽放出一抹完美微笑。

    ------题外话------

    嗯,离夜要晋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