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帝皇灵诀!
    “吼!”

    “金刚破!”

    两道声音从不同方向传来,粗犷身影直冲而出,巨大身影一甩,强大的力量横扫而出,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的力量,立即停了下来!

    一道残影从地上飞旋,直冲而上,灵力肆意张狂,劈向骤然停下的强大力量。

    “轰——”

    三股力量同时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力量,震撼之力如巨浪风暴,在空中掀起狂风骤雨!

    爆破之声响彻天地,聚拢的力量想轰然碎裂,化作一道道利刃,从天空笔直坠落!

    九人看向直冲而上的身影,脸上同时露出不悦,只见他们凝聚起灵力,从空中直落飞下的利刃,便立即消失!

    陵川蹲在原地,庞大的身影出现在脚下,将他的身体托起,随即陵川便出现在了面前。

    “木兮公子,你没事吧?”话才问完,陵川的表情就僵住了。

    这已经不用问了,眼前的人已经受了重伤,连挪动的力气都没有,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事。

    第五木兮竟会这么狼狈,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狼狈的姿态,完全就是一个失败者,完全落败!

    第五木兮看到出现在身边的陵川,脸色一沉,这次是他失算,没想到这座古墓有这么多灵尊高手在,实力都在他之上,九个人联手,即便他和腾蛇一起也打不过。

    可这座古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灵尊高手,即便是他们第五家族,灵尊级别也并不是很多,但这里基本上每一个都是灵尊。

    家族?

    还是说,这里是哪一族人的古墓,家族的人死去后,便住进了古墓?

    这种事并不是没有可能,算上死去的人,他们第五家族也有不少灵尊高手,只是古墓掌握在族长的手里,他们不知道在哪里而已。

    “扶我起来。”第五木兮咬咬牙,伸手到陵川面前。

    无形的力量扶住第五木兮,让他慢慢站起,陵川紧张看向周围,将他们团团围住的九个人,骇人的力量,让他心里发颤。

    好强的气息!

    “又来一个,还是灵体。”

    “这小子看起来还有几分聪明,知道利用灵体进入古墓。”

    “容君小子,看来你这几年得好好解决,这个随便谁都可以进来的问题。”

    “没错没错,我们打完就要回去睡觉了,容君,好好干,你行的!”

    容君满头黑线看着自顾自说话的人,他们还真是够了,这么多年存在的问题,现在居然都甩给他。

    第五木兮环视了周围一眼,手掌紧紧握拳,他看向身边几近虚无的陵川,阴冷一笑,露出嗜血的笑容,又再次往周围看了一圈。

    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不能再留下去,他们人多势众。

    在众多高手之间,即便有实力,也只有挨打的份,可他绝不会坐以待毙,一定要找出一条生路!

    陵川看着第五木兮,见他虚弱无力的样子,面带迟疑,然后手掌转动,几颗灵体结晶便出现在他手掌心,晶莹的结晶如钻石一般璀璨闪亮。

    “木兮公子,这个是灵体结晶。”本来他是想来增强自己的实力的,但这种情况下,只有他一个人出手,做不到保全两个人。

    灵体结晶!

    第五木兮惊喜看着陵川手上的结晶,连忙接过,激动地拿在手上。

    “木兮,你疗伤便是,便是这几个人联手,吾也能撑一会。”腾蛇的声音在第五木兮耳边响起。

    它的契约者,怎么能这么容易就失败,这是它看中的契约者,不能就这么死在这里!

    第五木兮握住灵体结晶,目光坚定看向陵川。

    “帝皇灵诀!”他一定要为自己找到一条生路,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陵川没有犹豫点头,看着狼狈不已的第五木兮,心里的激动也越来越雀跃。

    今天他救了第五木兮,未来,在家族中,他的地位……

    只要能离开这里,能离开这里就好!

    陵川迈出一步,走到第五木兮面前,将他挡在身后,灵力瞬间凝聚,在全身沸腾流窜,周围空气立即暴走。

    腾蛇更是以保护者的姿态,身体紧紧将第五木兮圈住,不让任何人靠近半分,可以让他安心疗伤。

    将他们两个团团围住的九人,看到第五木兮手上的东西,脸上划过一丝不悦。

    灵体结晶,是古墓的灵体!

    “喂,赶紧动手,完事咱们好回去睡觉。”他们几个脸色慢慢阴沉,目光落在第五木兮身上。

    腾蛇和突然出现的灵体,这是要不惜一切保护他么?那他们倒要看看,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如何逃出古墓!

    九人一同点点头,立即运转出灵力,罡风滚滚狂舞!

    “帝皇灵诀——帝兽诀!”

    灵力凝结,无形兽身凝聚而成,一时间,空中十几头庞大的玄兽身影出现,将半片天空占居。

    所有玄兽张开血盆大嘴,耳边仿佛真的鞥听到嘶吼咆哮的声音!

    所有玄兽以二围一,往站在各个方向的身影扑去,那模样,残暴,嗜血,可怖,就和真正的玄兽一模一样。

    “这又是什么灵诀,和上次的狮虎诀有点出入。”看上去有点相似,但其实完全不同。

    这些家族拥有的灵诀,还真不是一般多。

    纳兰清羽眉头轻挑,看向空中聚集的身影,一头头玄兽,栩栩如生,就连那气势,凶残,都和真正的玄兽,没有多大的差异。

    “是帝皇灵诀,第五家族最厉害的灵诀,意义就和九天穹诀一样。”北雪儿沉声道,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握紧。

    在这里,她是最了解帝皇灵诀的人,可偏偏帝皇灵诀只能灵尊级别的人才能够修习使用,她现在的实力不行。

    帝皇灵诀?

    “看来你学过。”这么了解,不用想应该也学过。

    北雪儿沉默了一会,才缓缓说道:“在第五家族中,凡事进入灵尊级别的人都学过。”

    帝皇灵诀,相当于进入灵尊级别的奖励,但的确也是第五家族最厉害的功法灵诀,帝兽诀不过只是其中之一。

    就不知道陵川学到了哪种程度,要是只有帝兽诀还好办。

    灵尊级别,原来如此。

    纳兰清羽含笑点头,她果然是封印了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只徘徊在巅峰灵皇。

    见身旁的人不说话,北雪儿微微一怔,才想到自己刚才透露了什么。

    “邪尊,你就是这样打听别人秘密的?”纳兰清羽,不愧是天穹峰之主,尊主邪尊。

    纳兰清羽睨视了一眼北雪儿,便收回了眸光,“说出来以后,便不是秘密。”

    北雪儿眯起眼睛,他的意思是,所以,这已经不是秘密了?

    他还真……夜儿可是她女儿,他就不能客气点?

    “看起来,他们几个并不担心这帝皇灵诀。”纳兰清羽看着空中九道身影,语气平淡说道。

    北雪儿这才看回天上,看着北宫容君他们进退有序,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九人被玄兽纠缠,不得不往后面退去,看着陵川站在第五木兮面前一脸得意,九个人脸上都划过一丝不悦。

    “他娘的,刚才那小子实力在你之上,都不敢在我们九个面前猖狂,你算什么东西!”

    “还有什么可说的,帝皇灵诀,第五家族可一代不如一代了。”

    “动手!”

    一声呵斥,九人一齐出手,脸上闪过寒意,同样的手结暴露在空气中。

    他们同时凝聚灵力,以灵力凝聚而成的九把长剑便出现在了面前,只见他们动作一致,飞身而去。

    “诛神剑式——破杀!”

    九道身影在空中同时走过,空气中,飓风划破的声音响起。

    灵力的凝聚而成的长剑,穿破空气,直逼面前九头玄兽而去,速度极快!

    他们九个,看上去身法一致,却又明显不同,无形的力量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将空中圈成了一个巨大圆圈。

    圆圈中,不管是陵川还是腾蛇,全都困在其中,锐利的刀锋一道接着一道,划破空中,直接往陵川砍去,毫不留情!

    “这是诛神剑式?”北雪儿皱眉问道,她也是北宫家族的人,怎么这和她见过的诛神剑式不一样。

    也不是不一样,但是九个人一起用,就总感觉有所不同。

    “不是不是,不是那样的,这虽然是诛神剑式,不过是诛神剑式演变而成的破杀阵。”北宫津赶紧解释道,心里沉甸甸的。

    看来诛神剑阵并没有遗传下来,北宫家族擅长用阵,当年就连诛神剑式这样的绝招,都演变成各种大小的阵。

    每一个演变而成的阵,都威力极强,困在其中的人,很少有逃出来的。

    “破杀阵?”北雪儿摇摇头,这个的确是没有听说过。

    诛神剑式一共有七式,每一式都变化是莫测,这要是把招式演变成阵,她还真想想不到那种威力。

    大喝之声传入耳膜,连空气都震动了。

    “破!”

    九道身影一齐出手,默契十足,站在他们面前的玄兽,瞬间便消失无踪。

    刚才还得意轻笑的陵川,看到的帝兽诀被破了,脸上划过慌乱,随即镇定下来。

    “帝皇灵诀——帝兽诀!”

    “诛神剑式——斩穹!”

    九道身影同时攻击,直逼陵川,剑锋冰冷,陵川周围的玄兽身影还没凝聚的成形,就斩碎在剑刃之下!

    刀光剑影从他身上擦过,灵体之身,立刻出现九道整齐锋利的痕迹!

    陵川狼狈后退,惊悚看着他们九个,“怎么可能!”

    自己是灵体,他们……

    差点忘了,他们九个都是灵体,还是古墓之主,这古墓中的一切,都掌握在他们九个手里!

    “老子砍了你!”话还没落下,九人中一道身影飞身而来,双手握紧剑柄,直接就往陵川脑袋上劈!

    陵川看到飞落的利刃,脸色僵硬,他扭头看了一眼身后。

    却发现,腾蛇根本就不管他的生死,而第五木兮现在在疗伤,也根本顾不上他。

    那惊骇的力量已经到了他面前,他甚至已经感觉到刀锋上的冰寒,就落在他脸上,很快就会将他劈成两边。

    不!

    陵川猛然后退一步,不退还好,这一退,刚好对着落下的刀锋中心。

    攻击的人好像算准了陵川的举动,就连这一步也计算在了其中。

    陵川,无处可退!

    纳兰清羽看到这一幕,脚步迈出,想要说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利刃眼看着就要把陵川的头一分为二了。

    就在这时,血红之光穿破天空,迅速将落下的剑刃托住!

    灼热的温度袭来,要劈陵川的人看清楚挡在陵川面前的东西,脸色微微变化。

    紧接着就感觉到那股灼热之力,让他一点点后退,却不曾伤他。

    精致的血色莲花,片片花瓣,都是熊熊火焰,仿佛只要碰触到一点,就会化为乌有。

    红莲为陵川挡下刀锋,这让北宫容君有些愣神。

    离夜的异火,怎么会救北宫家族的人?

    陵川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是面前突然出现的血红莲花,他如同看到了救星,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离开的曙光。

    就在他为这一切高兴不已,狂呼之际,耳边响起的话语,如同一盆冰水从头顶倒下,整个人站在千年冰川中一样。

    “他,是我的,离夜说了,不能让他那么容易死,所以你不能一剑就解决了他!”红莲傲然开口,就像是第一次见到离夜时,那种高傲的语气。

    虽然离夜不在这里,但是这个人,是它的!

    从当年这个人类离开北宫家族的时候,离夜不让他碎尸万段,绝不会罢手。

    现在人已经死了,留下灵体,灵体当然也不能放过!

    一刀劈下去,太便宜他了!

    红莲的话还没落下,原本还在疑惑不解,异火为什么会救陵川的几个人,早已是目瞪口呆,下巴惊的都脱臼了。

    除了纳兰清羽,在场所有人,就连上古之兽腾蛇,都呆滞在了原地。

    异火,说话了!

    这不是幻觉,异火真的说话了,还很高傲!

    语气听起来很讨厌,但它真的是说话了,说话了!

    怎么可能,谁见过会说话的异火!

    周围一片寂静,就连微风仿佛都停止了吹拂,时间就如同静止了一般。

    陵川嘴角狠狠抽搐,不知道是怕成这样,还是惊成这样。

    脸色一阵苍白,脚步缓缓后退,试图找机会离开。

    这火焰明明还离他很远,可他清楚感觉到那种温度,虽然不是九幽魂火,但这火焰给他的感觉,比九幽魂火还要可怕!

    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否者,只有死!

    陵川的举动,纳兰清羽尽收眼底,他不急不缓说道:“如此,你还不出手?”

    在不出手,陵川又要逃了。

    可是,他以为自己能逃到什么地方去,从他再次出现的那一刻,生死就已经不在他手上了。

    血红的莲花“花瓣”听到纳兰清羽的话,狠狠抖动了一下。

    红莲急忙对向陵川,精致的莲花,瞬间张开,空中染红成一片血海,蓝天白云,被吞噬在这片血海之中!

    灼热温度紧紧笼罩困锁,方圆百里,都处在烈焰焚烧之中!

    陵川看了看周围,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脑中一片空白,他已经想不到要用什么办法离开了。

    染红的天空,突然一条火龙从火海里沸腾而出,只见它在火海中盘旋了一圈,最后停在了陵川头顶。

    烈焰燃烧熊熊双眸,虎视眈眈“注视”着陵川,随时就会将他吞噬!

    “你这个人类,当时让离夜多生气,让我直接就那么大一个地方烧成灰烬,你知不知道我烧的有多累!”空中“火龙”的嘴巴一张一合,嗓音却是红莲的。

    提起当时它烧皇城,红莲就怒了。

    都是他害的!

    那么大的帝都皇城,那么大的北宫家族,就它一个,就它一个好么,那比炼药一个月还累!

    在这么多年“近墨者黑”下,红莲成功把所有不满,全怪在了陵川身上。

    陵川听懵了,完全不知道红莲在说什么,他也不想知道,只想离开。

    红莲好像是看穿了陵川想要做什么,也不再跟他废话,火龙从火海之中直冲而下!

    火海随着火龙,将陵川吞噬其中,火焰在掠过腾蛇之时,红莲立即感觉到一丝不适,尽管想把那一人一兽一起烧了,却还是忍了下来。

    陵川睁大双眼,面带惊骇,拔腿就想逃走。

    可惜,红莲是不会让他离开的!

    火海直接将陵川吞噬,天上散开的一片火海,瞬间消失在众人面前,而那条火龙却一直盘旋在空中。

    “你们继续,他就交给我了,我不会让他死的太容易的。”说完,火龙便飞身离开。

    随着它移动的身影,周围的温度也一点点恢复正常。

    可留在原地的人,呆呆看着红莲离开的方向,还是一脸呆滞。

    “它为什么会说话?”北雪儿最先回神,轻咳一声,问着身边的纳兰清羽。

    纳兰清羽看了一眼北雪儿,语气依旧冷淡:“不知道。”

    的确是不知道,夜儿说,当年遇到红莲就是这样,要不是红莲开口说话,她可能还认不出那是异火。

    当时的她才刚刚开始炼制丹药,对炼药师,对异火并不是很了解。

    到后来夜儿才知道,异火并不会开口说话,但红莲是个例外。

    不知道!?

    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夜儿的事,他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吗?

    “轰隆隆……”

    闷响之声从天边传来,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滚动起了滚滚乌云,从远处一直蔓延而来。

    这一声细微的响声,让所有人回神,警惕看着那变化。

    腾蛇看到这一幕,眼睛里渗透出几分笑意,紧张的心,也在一点点放松下来。

    终于来了!

    再不来,他们可就真的撑不下去了。

    刚刚那个不怎么样的人类,尽管没起到什么作用,好歹也拖延了时间,否则就算是它被这九个人围攻,可能也会受重伤。

    “有人来了,准备……”北宫容君的话还没说完,空气中,一丝微弱的血脉之力传来。

    几人脸色惊变,看向幻境的方向,一颗心揪在了一起。

    他们再也顾不上第五木兮,九道身影直接往地上走去,神情紧张。

    “发生什么事了?”纳兰清羽面无表情问道。

    “夜儿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血脉苏醒,这段时间,不能有半点动静,需要足够的力量。”北雪儿沉声说道,否则即便血脉之力苏醒,也不会有什么作用。

    血脉之力苏醒还不能增强实力,等血脉之力起到作用,都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别管第五家族,也别管第五木兮了。”

    “现在那小丫头才是最重要的,不是说了,她可是我们少主。”

    “北宫津,通知古墓所有灵体,全部销声匿迹,不听话者,死了我们也不会追究!”北宫容君沉声说道。

    血脉即将苏醒,离夜不能有半点闪失。

    第五木兮算什么,他就算该死,但在离夜面前,他什么都算不上!

    “是!”北宫津迅速离开,抬头看着空中的变化,紧张不已。

    “北宫宁,开启那一片空间,将重要的古墓之地笼罩住,再开启古阵。”将一切覆盖笼罩,应该就没事了。

    北宫宁点点头,脚步已经往后退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那我们……”

    “我们赶紧去找离夜,帮她护法!”北宫容君匆匆迈开脚步,转眼走出百米。

    所有人全都跟上去,刚才还惊涛骇浪的地方,此时剩下空中的腾蛇和第五木兮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