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开启血脉
    眨了眨眼睛,离夜露出一脸凡是好商量的表情,继续道:“能不能让他先出来?”

    把清羽困住的阵,他们也真是下了血本,要知道当初第五家族的九十九绝杀阵,都没困住清羽多久。

    “除非他破阵。”北宫容君不急不缓回答,含笑看着离夜,眸光中透着高深莫测。

    他看起来很关心那个男人嘛,还知道那个男人的事。

    离夜眉头一皱,走到北宫容君面前,霸道十足说出四个字:“不许伤他!”

    “可是……”

    “他出来要是受了伤,你就该担心古墓里的阵还能不能完好无损。”离夜打断北宫容君的话,没有什么可是!

    到时候都不用她出手,要知道,邪尊大人很黑啊,一直都是有仇必报。

    北宫容君眯起眼睛看着离夜,眼眸染上薄薄笑容,“阵被破坏了,不是还有你在,北宫家族的人,都擅长摆阵。”

    阵被破坏了,他是一点都不担心,反正现在的阵也有些时间了,要是有人重新摆阵,他是很高兴的。

    而且他现在是越来越好奇,那个男人对离夜这小子,到底有多重要了。

    离夜嘴角狠狠一抽,随即笑容依旧,“你伤他,他毁阵,我最多选择看热闹,摆阵这种事,先祖应该比我要熟悉。”

    笑话,他们两个灵尊斗,她为什么要收拾烂摊子?

    这种时候,围观才是王道!

    “别忘了,他还在我的阵里。”北宫容君眸光中的笑意多了几分危险,要做点什么,随时可以。

    “你杀不了他。”离夜耸耸肩,一针见血回答。

    要是能杀,他还只是把清羽困住么,肯定早就带到这里来了,还会等到现在都没看到人。

    “那是我没出手。”北宫容君脸色有一瞬间的僵硬,随即恢复,速度快到没让任何人发现。

    他小子还真是什么都知道,连自己杀不了那个人都知道了,他这是多了解那个男人。

    “所以我说,不许伤他。”离夜点了点头,一脸镇定了然。

    她不是很清楚清羽的实力,可他和先祖真的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知道,输赢是不知道,但他们两个打起来,受伤,这是可以肯定的。

    “臭小子,你别忘了,我可是你先祖!”北宫容君哼了一声,有这么跟先祖说话的?

    他们到底什么关系,他干嘛这么护着那个男人?

    “先祖,我没忘你是先祖,是你忘了一件事,我是北宫一族的少主,即便先祖辈分比我大,但是家族中,除了家主之令,然后就是少主之令。”离夜笑道,嘴角勾起完美弧线。

    他能倚老卖老,自己就能以权压人!

    北宫容君:“……”

    好小子!

    北宫容君一张俊脸,不停抽动,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如何,先祖答应了吗?”离夜微微一笑,笑靥如花,嘴角勾起完美的弧线。

    “你赢了。”北宫容君咬牙吐出三个字,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哪里有一点气恼存在,明明就是高兴到不行。

    “当然。”离夜笑道,露出自信满满的笑容。

    北宫容君身后的人,看着这一老一少,听着他们的一来一往,众人只觉得阵阵汗颜。

    他们就不能好好说话?非得这样?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随时就要打开,这之间的汹涌暗潮,还真是……

    几个人忍住擦冷汗的冲动,无语站在一旁。

    谁会相信,这两个人是一家人,还是先祖和后辈的关系。

    他们是管不了了,就这样吧。

    北雪儿含笑看向离夜,看着她笑容中展露出自信的锋芒,不由的会心一笑,回想起这些年离夜在临天大陆的举动,心里最后一点担忧也跟着一扫而光。

    不过只是实力问题而已,那个地方又和临天大陆有什么区别,总得来说还没有临天大陆复杂,当年自己是被动才会落败,现在,谁被动谁主动,还言之尚早。

    “先去墓地吧,顺便看看你身上的血脉之力。”北宫容君轻咳一声,转移话题,心里那叫一个郁闷。

    这臭小子,还真是一点都不敬老,偏偏他小子还是北宫一族现任少主。

    比起当年的北宫雪见,他小子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是我想知道十几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夜看向北雪儿,她身上的血脉之力,反正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但她对十几年前的事,想知道的清楚明白。

    还有北宫一族为什么在临天大陆,为什么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没有人知道北宫一族的存在。

    “夜儿,十几年前的事先不着急,血脉之力苏醒才是关键。”北雪儿走到离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微微轻笑。

    十几年前的事,现在说也说不清楚,她血脉之力苏醒,才是关键。

    “不只是十几年前,还有北宫一族为什么会消失的了无痕迹。”离夜皱眉问道,她总觉得两件事脱不了干系。

    说是两件事,也许就是一件事,所以才会想尽快知道。

    “你小子还真是一针见血,不过也要等你血脉之力开启以后再说,一种沉睡,一种封印,你总要先苏醒一种。”另外一种能不能解开封印,还不知道。

    北宫容君心里泛起一丝担忧,不同血脉有着不同的力量,离夜身体里有两种血脉之力。

    一种苏醒,另外一种被封印着,那倒没什么,可要让两种血脉在他身体里共存,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只能先让沉睡的那种血脉之力苏醒,封印的那种,只能暂时这样。

    离夜迟疑了一会,然后点点头,“好。”

    一行人转身往回走,身后的景色开始交替变化,精致的房屋映入眼帘,他们慢步走进去。

    昏暗的通道内,北宫容君走在最前面,离夜和北雪儿走在一旁,环视周围。

    “雪见,你先跟他们去,他们会带你去他消失的地方。”北宫容君边走边说,她这么多年来,应该很想再看到他。

    可惜,他不在古墓,当年就消失了,他们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夜儿呢?”北雪儿紧张问道。

    “血脉之力总要苏醒。”越快越好,以离夜的实力,若让血脉之力苏醒,说不定能够突破,晋升灵尊!

    北雪儿点点头,看向离夜,“嗯。”

    “你跟我来。”北宫容君带着离夜往另外一条路的方向走去,他们要走的是这边。

    看着北宫容君的背影,离夜大步跟上去,很快消失在北雪儿眼前。

    “带我去。”北雪儿看着离夜消失的背影,沉声说道。

    当年她离开后,他就消失在了古墓?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消失的,连先祖都不知道原因。

    “这边走。”北雪儿身边的人指着另外一个方向,脸上露出几分惭愧。

    当年她拜托他们的事,他们没有做到,连人是怎么消失的,他们都不知道。

    “嗯。”她收回目光,转身往那几个人指着的方向走去。

    这一片昏暗的空间里,他们的身影很快便穿行而过,消失在了其中。

    离夜只觉得自己越走越深,周围的气息都变得不同,一层无形的压迫笼罩在身上,她运转造化诀才将力量化解。

    “先祖,当天炼药师公会那三位分主,都是后来才发现我身体有两种血脉之力。”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离夜狐疑看向北宫容君,血脉之力没那么容易看出来吧,要是有那么容易,他一早就该认出自己是北宫家族的人,不用等到她说。

    “你身上北宫一族的血脉之力,并不明显,微弱的连我都没注意到,那是因为它在沉睡。

    至于另外一种血脉之力,你身上有封印的气息,放心,这种气息一般人察觉不到,他们也不会知道是一种血脉被封印住了。”知道离夜是北宫一族的后人,他特地检查了一下离夜的身体。

    当时没有让他知道,现在跟他说了也无妨。

    离夜嘴角抿紧,心里暗暗警惕,被人看的透彻,这种感觉还是很不好,非常不好,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先祖。

    她也不习惯这样,被人看透自己的一切,无所遁形。

    “要将两种血脉之力一起解开?”离夜语气淡淡问道,两种血脉之力一起解开,会发生什么?

    造化诀上记载,血脉之力也会相互排斥,一个人体内要是同时拥有两种血脉之力,其中一种最好封印,永远不使用。

    否则两种血脉的冲击,身体承受不住,还会适得其反。

    “封印,我是没办法了,你也知道两种解开的后果是什么。”两种一起,那是不可能的。

    “沉睡的血脉,真的可以能苏醒?炼药师公会那三位分主当时就失败了。”不是她怀疑先祖的实力,是有点担心血脉之力。

    毕竟它都沉睡二十年了,要苏醒早就苏醒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北宫容君反问,看到离夜满头黑线的样子,继续说道:“他们三个做的也不是没有一点用处,它已经有苏醒的迹象了。”

    今天不帮离夜苏醒血脉,用不了多久,沉睡的血脉也会苏醒。

    “原来是这样。”离夜无语应道,难怪她那天感觉丹田暖洋洋的,还有一股力量在身体里蠢蠢欲动。

    可是,他老人家说话,中间非得来一个大喘气?

    随着步伐移动,昏暗一点点退去,点点光亮出现,偌大的石洞出现在面前,宽敞光亮。

    北宫容君首先走进去,从洞顶直射下来的阳光,细碎落在他肩头,为他身上镀上了一层柔美的霞光,犹如一层神秘面纱。

    看到洞内比他们走来的地方还要明亮,离夜大步走进去,不等北宫容君说话,她已经开始打量周围。

    石洞之中,并不是封死的,四面八方布满了小洞,头顶更是空无一物,阳光从各个小洞渗透进来,将整个洞内照亮。

    一丝若有若无的力量在身边环绕,离夜眼中闪过光亮。

    灵体结晶的力量!

    这个地方,居然又灵体结晶的力量!

    “就是这里,你要在这里呆到,知道血脉苏醒为止。”在这之前,他们还需要正是开启血脉。

    开启血脉之力,接下来等待的就是血脉完全苏醒。

    “第五木兮怎么办?”离夜担忧问道,第五木兮既然也到了北漠冰原,就不会善罢甘休。

    北宫容君露出严肃的神情,认真说道:“离夜,你只要想着苏醒血脉之力这一件事!”

    专心苏醒血脉,这才是他现在最重要的事!

    “好吧。”离夜皱眉点头,暂时把第五家族的事抛在脑后。

    北宫容君指着石洞中间的位置,淡淡说道:“你坐在这里,我先帮你开启血脉之力,接下来就只能靠你自己。”

    他能做的不多,毕竟已经是死去的人,能做的事情有限。

    离夜走到北宫容君指着的地方坐下,她才刚刚坐下,北宫容君已经到了她面前,盘腿而坐。

    “离夜,开启血脉之力我就会离开,到时候你不用管我,只需要专心就行了。

    血脉之力多久会苏醒,还是需要看你。

    但是血脉之力一旦完全苏醒,你把握好契机,吸收洞窟里的灵体结晶残留下来的力量。”北宫容君严肃看着离夜,露出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

    帮助他晋升,只要北宫一族的血脉之力苏醒,离夜就能得到直接突破灵皇,晋升灵尊的契机。

    契机有了,这些力量就能帮助他,让他安稳晋升。

    晋升到灵尊其它级别,他是不敢想的,从灵皇晋升灵尊,需要消耗极大的力量,洞窟里的力量,仅仅能让他刚好晋升灵尊,连初级灵尊都达不到。

    能够晋升到灵尊,这也是好的!

    “知道了。”离夜点点头,看向周围,红唇缓缓上扬,还真是灵体结晶的力量。

    古墓居然还有这么个地方,的确是大手笔!

    “那我们就开始了,你要做好准备。”北宫容君认真道,身体周围灵力涌动,周围空气慢慢旋转,形成一股柔和的罡风。

    离夜缓缓闭上眼睛,随即就感觉到一股力量涌入身体,力量涌入的地方,出现一道灼热的温度。

    紧接着,身体各处都感觉到一股股热流涌入,身体中的温度升高,像是被火烤了似的。

    北宫容君用的方法,和炼药师公会三个分主的不同。

    三个分主知道离夜身体里的血脉之力,可他们毕竟不是和离夜同族之人,苏醒沉睡的血脉之力,只能借助外力。

    他们三个用尽全力,最终还是失败了。

    北宫容君用的是北宫一脉的同族血脉之力,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出来一个两指大小的玉瓶,玉瓶中有半瓶红色液体

    红色液体随着他手指舞动,一滴滴在手指的点动下,分别落入离夜身体。

    一滴落入,离夜身体周围的气息就会强劲一分,北宫容君脸色也随之苍白一分。

    浮在离夜身边周围血滴,没入她身体相隔的时间越来越长,石洞里的温度也在一点点升高。

    “咳咳。”细微的咳嗽声响起,北宫容君特意把声音压低,不让离夜听到。

    整齐绑束的青丝,一道劲风擦过,发带断裂,墨丝散落在肩上。

    北宫容君额上布满了冷汗,他双手撑着地面,看着漂浮在离夜身边的血滴,脸色苍白,气息紊乱。

    “还有十滴。”北宫容君咬咬牙,只剩下十滴了,只要这十滴成功,血脉之力就会开启,离夜本身的血脉,就能够苏醒。

    他是北宫一族的希望,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都要成功!

    自己反正已经死了,情况再差,也不会再死一次。

    北宫容君吃力抬起手臂,将漂浮到面前的血滴轻轻一拍,血滴立刻没入离夜身体。

    离夜身体周围涌动的暗流越来越澎湃,眼看着就要爆发,再也无法阻止。

    北宫容君深吸一口气,只见他手掌挥动,又接连写来,五滴血珠先后不一落入离夜身体。

    墨丝在一点点蜕变,逐渐变成银白。

    这些北宫容君好像都没看到一样,挥动半空中的手,又一滴鲜血进入离夜的身体。

    “咳咳!”北宫容君再次咳嗽起来,这次咳嗽的声音,明显没有力气在掩饰。

    紧闭双眼的离夜,听到那微弱的声音,不由的皱起眉头。

    她正想要睁眼,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北宫容君呵斥的声音立即响起。

    “专心一点!”

    声音有着前所未有的虚弱,却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这个时候,他不能有半点分心!

    离夜牙龈紧咬,挣扎了一下,心情一点点平静下来,任由没入身体的热流在身体中旋转流动。

    一股热流没入身体,她就会觉得身体血脉中,会有一股力量在跳动,随着热流的增多,血脉中跳动的力量,也随之增大。

    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却感觉到莫名的熟悉,还有十足的安心。

    没有反抗这股力量的暴动,离夜让它们在身体中游动。

    北宫容君面色凝重地看着面前三滴血液,离夜身体的力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

    此时他有点庆幸,离夜才只是到灵皇级别,若是到了灵尊再开启血脉之力,不论是离夜,还是他,走错一步,都会有生命的危险。

    还有三滴,他必须要一口气同时打入离夜身体,不然他的身体会撑不住的。

    北宫容君咬咬牙,抬起双手,灵力在手掌之间运转舞动。

    他一声闷哼,霸道十足的力量,把面前的三滴血液,同时打入离夜身体!

    “咳咳咳咳……”他虚弱趴在地上,三千青丝,已经全部变成了白发,看了一眼离夜,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慢慢挪动身体,随即消失在了石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