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北宫家族的人何曾怕过!
    废人!?

    简单的两个字在云天脑海中回荡,阵阵寒意涌上心头。

    离夜手上凝聚的灵力,温度越来越高,缓缓蹲下身体,手臂上扬,然后重重压下!

    骇人温度笼罩而来,云天面带惊慌,身体往后寸寸挪动。

    强大力量时刻笼罩着他,不管他怎么退,都逃脱不了这股力量的掌控。

    紧握的拳头,急速落下,周围空气在拳头穿过之时,纷纷逃之夭夭往周围流窜,空间狠狠扭动。

    “轰~”强大的力量随着拳头,重重砸落在云天身上!

    倒抽凉气的声音,同时响起在身后。

    北宫容君身边站着的几个人,脸部僵硬,看着离夜落下的拳头,他们忍不住伸手去捂住自己的丹田。

    冷汗从额上冒出来,刚刚还在担忧的心情,瞬间变得惊悚。

    这小子,哪里用的找他们担心!

    其实他们该担心的是倒在地上这个人,听到那声音,他们都觉得浑身都疼。

    不过,这小子的性格,他们喜欢!

    对待敌人,就该这样,不用手下留情,要知道对敌人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今天你放过他,来日谁知道他会怎么对付你。

    特别是这种对你已经起了杀心的敌人,就更不用手下留情了,碎尸万段都可以。

    北宫容君看着离夜的举动,含笑的眸光变得深邃。

    看着离夜的双眸,眸中的满意,越来越浓郁。

    云天双眼睁大,一眨不眨地看着离夜,丹田处剧烈疼痛,清晰无比流遍全身。

    眼前仿佛出现了丹田破碎的情形,一条条裂痕,如同蜘蛛网一样,密布在整个丹田上。

    丹田破碎,灵力急速流失,看着灵力流失,云天整个人都傻了。

    “北宫离夜,你……”云天指着离夜,丹田处越来越空虚,那一股温和的暖流,一点点变得冰冷。

    他的身体随着灵力的流失,越来越虚弱,脸色苍白的和白纸一样。

    “云天殿主,这还只是开始,小爷只是打碎了你的丹田,你猜,下一次小爷会动你身体的哪个部位?”寒冷如霜的眸光在云天身上流转。

    目光中闪烁着杀气,嘴角笑容却是越发的完美。

    “我五脏六腑都已经碎了,北宫离夜,你以为我还怕你吗?”。云天咬咬牙,汗珠如雨淋下,寖透了衣服。

    他的丹田,他的丹田!

    北宫离夜竟然敢,他竟然敢!

    云天的理智已经在奔溃的边缘,看着离夜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凶狠。

    北宫离夜,他该死!

    最好别让他活着离开这里,否则他一定要让北宫离夜付出惨痛代价,代价!

    “原来云天殿主一点都不怕异火焚身,红莲,那你就不要客气了。”冰凉的声音缓缓响起,是那般平淡无害。

    什么!?

    云天凶狠的目光顿时呆住,整个人都傻了。

    异火焚身!

    “好疼。”一旁的几道身影,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异火啊,他们现在只是灵体,有些异火也不能烧毁他们灵体,可异火的温度烧在他们身上,他们还是会觉得疼啊。

    这小子的手段,还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们都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直接用异火焚身,想想都是疼的。

    “异火?”北宫容君眼中闪过光亮,若有所思看着离夜。

    拥有异火,还是小看了他,他怀中的玄兽,灵皇的实力,遇事冷静沉着,现在还有异火。

    这个后辈给他的惊喜,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嘶~”

    脸色苍白的云天,感觉到身体经脉都被火焰焚烧,灼痛阵阵袭来,刺激着身体每一个地方。

    怎么会这样?焚烧的温度,怎么会从身体里涌出来,刚刚北宫离夜明明什么都没做,又怎么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

    “啊!”

    云天身体一点点蜷缩,往两边滚动,烈焰在身体中焚烧,全身上下,从里到外,就像是被扎了千万跟细针,每一根细针,还是被火烤的通红那种。

    “刚才忘记告诉云天殿主了,这异火会从你身体慢慢焚烧,从五脏六腑开始,再来是整个身体,你要是身体承受不住,小爷会好心让你变成灵体,继续承受这种折磨。”离夜面无表情说道。

    成为灵体,那就是无休止的被烈焰焚烧,想死都做不到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云天奋力叫道,痛,太痛了。

    全身都在痛,不管做什么,痛楚不但不会减少,还会增加。

    偏偏这种情况下,他连死都做不到,连死都做不到!

    他承认自己输了,输给了北宫离夜,彻彻底底的输在了北宫离夜的手上!

    太可怕了,北宫离夜太可怕了!

    “不知道么?那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也许小爷听的高兴,会让你先解脱。”离夜微笑道,慢慢站起身。

    死很容易,活着也很容易,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才是最大的痛苦。

    “还有一个人,我们两个是一起来的,我的任务只是找到古墓,其它的事,只有他知道。”他真的只知道这么多,真的只有这么多。

    从小他就不在家族,对家族来说,他只不过是一颗放在临天大陆,就近监视临天大陆的棋子。

    有些事,他不该知道的,永远都不会知道,家族也不会告诉他。

    否则,在临天大陆这么多年,他怎么会没认出来,北雪儿就是家族一直在找的人。

    第五雪见,原来第五雪见才是当年族长带回去的天才。

    “还有一个人!”离夜走到云天面前,俯身揪起他的衣领,神情紧张。

    “这是命令,只让我一个人进来,他的任务是在外面。”他现在只想死,只要北宫离夜能让他死,他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做。

    异火焚身,那种痛,他生生世世都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离夜松开云天的衣领,眉头紧锁,眼中闪过阴霾。

    两个人,只进来了云天一个人……

    该死!

    脑中一个激灵,离夜猛地站起身,神情大变。

    他们是想来找古墓,不,他们当年追杀的时候,是看着父亲母亲走进古墓的。

    离夜迅速走到北雪儿面前,沉声问道:“娘,当年你带着爹走进古墓,是不是把爹放在这里了?”

    他们是为了来找父亲!

    陵川,陵川成了灵体也要来北漠冰原,不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复活,还有就是进入古墓。

    这片空间原本就适合灵体生存,陵川是灵体,他比第五家族任何一个人,都适合走进古墓,寻找父亲!

    “是……”北雪儿猛地惊醒,他们来,是为了来找……

    “先祖!”北雪儿看向北宫容君,他在哪,他们把他放到哪里去了?

    听着离夜的话,北宫容君好像也明白了什么,见北雪儿询问自己,他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我要带父亲离开这里!”离夜直接说道,不能再把父亲留在这里。

    第五家族的人肯定已经知道了,他们到时候找来,古墓一定会受到影响。

    到时候别说是父亲,就连古墓!

    北宫容君看了看离夜,又看了看北雪儿,眉头紧皱。

    “当年,你离开后,他就不见了。”到现在为止,他们都在寻找,希望能找到。

    可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一点线索都没有,这北宫一族的古墓,没有人能靠近,放置他的地方,更有层层防守。

    可就在眼皮子底下,人还是不见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见了!

    北雪儿脸色一片苍白,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他当年重伤,只有一口气了,只能依靠冰封,冻住他的身体,可就在冰封的那天,他就消失不见了。”北宫容君身边的几人急忙解释。

    人就在他们面前消失的,他们都不知道人去了哪里。

    本来当年还说好了,把那个人留在这里,北宫雪见去找还灵丹,结果这第一步,就出现了偏差。

    离夜冷静了下来,看着在地上滚动的云天,再次走到他面前,软靴抬起,一脚重重踩在他的胸口上。

    “说,怎么样才能找到跟你一起来的人!”父亲不在古墓,但绝不容许第五家族的人来破坏古墓,绝不允许!

    她不知道北宫一族,在临天大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只有北漠冰原留下了古墓,却无人得知。

    可这里是北宫一族留下的唯一痕迹,是北宫一族在临天大陆最后的一块地方。

    第五一族再怎么样,也不该踏入这里!

    她可没忘记,先祖说“移形换影”的时候,语气中的冰冷。

    “他叫第五木兮,你应该见过,在上古之地的时候,上古腾蛇的契约者。”他记得,北宫离夜也是上古之兽的契约主。

    上古白泽,是他的契约兽。

    离夜眯起眼睛,低头看着云天,“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只要他知道。

    “陵川从北宫家族带走的人,是不是在浮云殿。”上次他们找遍了整个浮云殿都没找到,但浮云殿还有分殿。

    浮云殿的分殿遍布整个临天大陆,没有在主殿,也许会在分殿。

    “他就在浮云殿,北宫离夜,你能找到他吗?”。上次他和纳兰清羽到浮云殿,就觉得奇怪。

    当时北宫离夜找的就是景澈公子,只可惜,他上次没找到,这一次,想要找到,更没有可能了。

    “红莲,杀了他。”离夜冷声说道,在云天这里,只需要知道这些就够了。

    浮云殿是怎么回事,不用想也知道。

    第五家族在临天大陆建了一个浮云殿,浮云殿在风启大陆建了一个日月殿,日月殿她已经毁了,不差这一个浮云殿!

    “北宫离夜,哈哈哈哈,我在地狱等你!”云天放声大笑,血红火焰如灵蛇一般,瞬间将他吞噬其中!

    他在地狱等着北宫离夜,等着北宫离夜!

    北宫离夜知道的越多,就死的越快,他以为一人之力就能对第五家族造成威胁?

    当年他父母联手都做不到的事,他想要做到,那都是妄想!

    火焰熊熊燃烧,云天被焚烧在火焰里,没有立刻将他烧成灰烬。

    火蛇一寸一寸,吞噬而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啊——”

    “北宫离夜!你说好给我的解脱呢!”

    “北宫离夜等你到了地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一定不会!”

    凄凉的嘶吼,听起来头皮发麻,让人毛骨悚然。

    离夜双手抱臂,看着在地上翻滚嘶吼的云天,红唇弧线加深,“这就是你的解脱。”

    就算是死,他也不能轻易的死!

    “啊——”

    声声泣血,嗓子都喊哑了,燃烧在身上的火焰,还是没有退去,甚至燃烧的速度,更为缓慢,让他更加清晰体会到那种疼痛。

    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红莲,我要的是他永远的消失!”离夜冷声说道。

    不管是云天这个人,还是他的灵体,她要的是彻彻底底的消失!

    不过丹田被废了,云天就算是以灵体的方式活着,也没那么个可能了,但为谨慎起见,她还是不得不说。

    “我知道了。”红莲的声音从云天身体里传出。

    离夜要怎么做,它还是知道的,斩草除根嘛,留下点什么都是祸害,怎么可能让他有成为祸害的机会。

    “这异火……”北宫容君注视着那血红火焰。

    从刚刚他就觉得火焰有点不对劲,即便是异火,还是需要操控,但离夜只是对它说一句话,它好像就听懂了一样。

    现在……异火居然说话了!

    “夜儿,你不能去找景澈!”北雪儿走到离夜身边,认真严肃道。

    凝重的神色,紧张的心情,让她整个人都变得压抑了。

    “娘,奇叔我一定要找的。”离夜微微一笑,拍了拍北雪儿肩膀,她会有分寸的。

    云天告诉她那么多,无非就是让她快点去找第五家族,他即便是死,也要借着第五家族的手杀了自己。

    “可是……”北雪儿还想说什么,离夜已经先开口了。

    “这些事我有分寸,不会鲁莽,不会冲动,更不会把自己搭进去。

    娘,你难道想让北宫一族永远呆在风启大陆,让北宫家族永远那样,几百年后永远消失在这个世上?

    我不想!

    弱者,任人欺负,你知不知道第五家族的人,几年前带走奇叔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样欺我北宫家的!

    离夜一向有仇必报,他们伤我父母,杀我族人,想要灭我北宫家族,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千万倍的代价!”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不可能停下!

    日月殿,天龙国,这些都不过是第五家族利用的棋子!

    “那也不该是你来承担!”这些责任太重了!

    “我是北宫家族的人,没有该不该,我知道娘想让我平安度过一世,所以才不准我插手,可你躲藏了十几年,第五家族何曾放过你和父亲!”怒意在离夜心里泛起巨浪。

    北雪儿愣在当场,蠕了蠕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的确,他们躲藏了十几年,十几年第五家族都没有放过他们,那些人根本就不打算放过!

    “我不知道你们十几年前发生了什么,可第五家族,我绝不放过!”离夜继续说道,铿锵有力的话语,坚定不移的目光,让人无法反驳。

    北宫容君注视着离夜,看着那坚定宣示自己决心的年轻人,露出欣慰的笑容。

    “雪见,十几年前你不也是这样的吗?别忘了,我们这些老家伙虽然是已死之人,但要成为你们的后盾,还是绰绰有余。”北宫一族,当年何等鼎盛!

    如今没落成这个样子,谁能甘心?

    北雪儿看了看北宫容君,再看看离夜,所有的担忧,顿时化作一声无奈的轻笑。

    “先祖,北宫家的人何曾怕过!”她当年若是怕,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

    她只是担心夜儿罢了,现在夜儿都这么说了,那她还有什么可畏惧的,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她又何必阻止。

    他们家的臭老头,心里怕是又高兴又郁闷,当年没有阻止她,如今也阻止不了夜儿。

    “是啊。”北宫容君淡淡笑道,北宫家族的人,何曾怕过,又怎么会任人欺凌!

    第五家族,欺人太甚,也该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行!

    ------题外话------

    今晚有点卡文,没有万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