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这就是小爷的答案
    离夜站在大门口,看着大门关闭瞬间,爬过来的尸虫震碎,然后大门关上,她这才松了口气。

    尸虫,尸虫!

    想到那东西,离夜只觉得头皮发麻,一阵毛骨悚然。

    她刚才差点忘了,古墓里,死人住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没尸虫,尸虫这东西,最喜欢就是食肉,它们所到之处,走过之后,肯定只剩下皑皑白骨。

    也不对啊,这些高手强者最为讲究,尊严这东西,他们看的比什么都重,即便是死了,也不会让人碰触,更别说是让尸虫是他们的身体。

    而且那些尸虫,只是在殿外活动,靠近门口,就会被力量震碎。

    这样的话,这些尸虫就不是古墓里凝聚而成的,应该是闯进古墓的人死了以后凝聚而成的,随着进入这里的人增多,死的人也会变多,尸虫自然也会随着增多。

    眉头微微皱起,离夜看向身后,昏暗的周围,只有部分地方燃烧着幽蓝的兽火,在这寂静的空间内,显得无比诡异。

    “找到他们再说。”离夜往前走去,左手紧握成拳。

    左手食指不再疼痛,但那种感觉清晰刻在心里,不停环绕,挥之不去,总觉得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开始痛起来。

    北雪儿,她一定要找北雪儿问清楚,以前没有人告诉她,现在既然有人知道,她就一定要知道,一切的一切,她都想知道!

    她和北雪儿之间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熟悉感,她说话的语气和声音,跟记忆中那个一模一样。

    必须要确定,必须!

    想到这里,离夜加快了脚步,往黑暗深处走去。

    幽蓝火焰燃烧在两旁,刚走到幽蓝火焰的中央,就看到百米之外,一扇玄色大门紧闭,大门上,密布着古老的花纹图腾。

    兽火分两旁排列,笔直而去,井然有序,每一个幽蓝火焰,都没有半点杂质,如同幽蓝色玛瑙一般。

    幽蓝兽火熊熊燃烧,但周围却丝毫感觉不到炎热,反而透着几分冰凉。

    看着这些兽火,离夜一阵轻啧,“深海蛟龙的本命火,太任性了。”

    这一排过去,兽火少说也有上百个,一条深海蛟龙最多只能取出一个本命火焰,能把上百的兽火放在这里当摆设,就相当于把上百的深海蛟龙摆在这,太他娘的任性了!

    看向对面大门,离夜慢步走近,右手手指摩擦着左手食指上的指环,眸光变得深邃。

    距离大门越来越近,门上的花纹图腾,也越来越清晰。

    眼看着就要靠近,距离不过二十米,一声大喝震动着这个通道,两旁的幽蓝火焰,猛烈地颤动着,像是在畏惧颤抖。

    “人类,停下来!”呵斥之声传来,离夜立即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笼罩,如巨山一般压迫着她,不允许她再往前走动半步。

    造化诀在身体中运转开来,将压迫在身上的力量化解,离夜脚步半点都没有停顿,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离夜不过才刚走出一步,一股浩瀚磅礴的力量,如滔滔海浪翻滚而来,要将离夜淹没!

    “砰!”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地面阵阵抖动,强大的力量,随着脚步一点点靠近。

    高大身影在幽蓝火焰下,显得无比诡异,尽管他是人类的模样,可那一丈之高的身体,是人类不可能拥有的。

    “人类,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进来的,但现在,立刻退出去!”那魁梧高大的男人,怒视着离夜,粗壮手臂抬起,指着离夜身后的路。

    这个地方,岂是让他们人类随随便便闯入,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能走到这里!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面前人形玄兽,手指摩擦着下巴,微微笑道:“是人都想进这座古墓,好不容易进来,你觉得我会出去?”

    不说其它的,就单单说这些兽火,这要是炼药师到了这里,还不笑疯了。

    深海蛟龙的火焰,可以说是火中极多少人想得到都得不到,这居然摆了上百种!

    刚刚外面那座宫殿里摆的东西,都是值钱的,有些价值不菲,有些价值连城,但对于灵师和炼药师来说,这里的东西,才是有用的。

    “不离开,只能死!”谁踏入这里,只有死!

    玄兽也不恼怒,人类踏入这里,不会轻易离开,它没有觉得什么奇怪,这个地方的任何一件东西,都能让人类不惜一切。

    离夜不以为然摇摇头,淡淡说道:“既然到了这里,小爷怎么样,也要进去看看。”

    不是因为这些兽火,也不是这里价值连城的宝物,她只是想证实一下,北雪儿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

    同族血脉,到底是北宫家族的同族血脉,还是……她总要查清楚。

    “你……”

    “对了,这扇门上的古文是一直都有的吗?”离夜伸手指着玄兽身后的大门,好奇问道,直接忽视了面前高大身影周围散发出的气势汹汹。

    听到离夜的话,玄兽差点没栽倒在地。

    这个人类到底知不知道危险,好歹自己站在这里,以威压之力震慑他,他居然就跟来看风景一样。

    不紧张也就算了,不走也就罢了,你小子还问大门上的古文!

    “离开这!”玄兽吼出三个字,周围涌动的力量,骤然加大,飓风席卷而过。

    离夜站在原地,飓风从她周围吹拂而过,墨

    从她周围吹拂而过,墨丝和衣角随风摇曳,笔直挺立的身影站在风中,傲立依旧,没受到半点飓风的影响,明亮自信的眸光,宛若浩瀚宇宙中耀眼璀璨的星辰。

    “喂,你这么激动,我怎么问大门上的古文,为什么和我指环上的那么像?”离夜抬起左手,食指竖起,黑色指环暴露在玄兽面前。

    古文,指环?

    玄兽眨了眨眼睛,低头看向离夜手指上带着的指环,这一看,它脚下一踉跄,差点吓趴在地上。

    “我靠!”玄兽猛地往后跳开一步,惊悚地看着离夜。

    在这一刻,它才仔细去打量离夜,少年白衣,英姿飒爽,风华绝代!

    五官精致,双眸明亮璀璨,如亿万星辰聚集而成,红唇微勾,若有若无的微笑,让人捉摸不透,如绸青丝绑起高高马尾,青丝随着衣袍摇曳飞舞。

    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淡然冷静,没有丝毫畏惧惊慌,明明承受着巨大的压迫,还能和没事人一样,轻言笑谈。

    在他周围与生俱来的气质,透着几分疏离薄凉,让人不敢轻易靠近,无形中散发的气势,震动人心!

    很耀眼的人类,而且,他他他……他有指环!

    玄兽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忍住拔腿离开的冲动,身体僵硬站在原地。

    看到玄兽突然惊变的表情,离夜眯起双眼,嘴角微勾弧线加深,脚步缓缓迈出,往玄兽靠近。

    “你别过来!”玄兽见离夜走过来,伸手指着她移动的脚步,模样惊恐,哪里还有刚才气势汹汹的样子。

    别再过来了,它错了,真的错了!

    该死的,怎么招惹上了这个家族的人,那就是一群吃人……不对,是吃兽不吐骨头的主,他们要是知道自己这么对待他们的后人……

    玄兽欲哭无泪,它已经不敢想象未来的日子了!

    “我要过去。”离夜指着大门,笑盈盈道。

    目光落在食指上的指环上,眉头微微挑动,看来她是一直忽略这指环了,都不知道一个指环能让尊皇级别的玄兽,这么恐惧,虽然只是灵体。

    “好好好。”玄兽急忙往身后跑去,二话不说一掌拍下去,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丝光亮随着大门开启,慢慢渗透进来。

    只要这小祖宗离开,说什么都好,就是从它身上走过去,它都愿意!

    看到玄兽的举动,还有那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的模样,一条黑线从额上滑落,离夜那叫一个狂汗。

    她都还没做什么好么?

    软靴走过,离夜慢步走向门口,不急不缓的速度,让站在门口旁边的玄兽,一颗心都揪到了一起。

    他就不能快点吗?送走这小祖宗,什么都好!

    离夜走到玄兽身边,看着手上的指环,再看看打开的大门,刚亮从门后照耀进来,她的脚步却在此时停下。

    高大魁梧的身影,炯炯有神的双眼,在看到离夜停下后,有种捂脸的冲动,脚下这个时候要是有缝隙,玄兽肯定二话不说就往里钻。

    “你就不能先走吗?”不要再留下了,赶紧走吧!

    离夜白了一眼如惊弓之鸟的玄兽,无语到了极点,她只是想问问,又不会对它怎么样,这么紧张干嘛?

    “我还没对你怎么样,你用得着这么害怕吗?”离夜双手抱臂,无奈看着惊悚的玄兽。

    玄兽表情僵硬摇摇头,严肃而认真道:“我刚刚那么对你,要是被那一群家伙知道,我知道有什么样的后果。”

    可它要早知道是他们的后人来了,一定会恭敬送他离开!

    “那一群家伙?”离夜不解问道。

    它会这么惊慌,是因为“那一群家伙”,有人让它这么畏惧。

    玄兽深吸一口气,欲哭无泪道:“您就别问了,赶紧进去吧,记住,要是路上遇到点什么,拿出指环,肯定会有人送你过去!”

    他们的后人找来了,这么多年,还真有人来了。

    沉默了一会,离夜才点头应道,“好。”

    看向门后的光亮,她缓缓走进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玄兽面前。

    见离夜走远,站在一边的玄兽活像看到鬼一样,立刻把大门关上,心有余悸后退两步,紧张的心这才一点点放松。

    “他们的后人来了,你们还是自求多福吧,这小祖宗招惹不得啊。”玄兽看着紧闭大门喃喃轻语。

    那些人不好招惹,他总觉得这年轻人更不好招惹,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没有真的对他出手。

    心情慢慢平复,玄兽缓缓转身,便消失在了大门前,不知去了何处。

    走进大门,刺眼的光亮在面前闪烁,离夜不得不闭眼。

    直到那刺眼的光芒消失,她才缓缓睁开,映入眼帘就是一望无际,野草遍地的荒蛮之地。

    看了看周围,再看看身后紧闭的大门,离夜这才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大门上的古文和另外一边的一模一样。

    那么一座巍峨的宫殿,结果里面居然是另外一片空间,只是这样!

    任性啊任性!

    高手死了以后,住的地方,和普通人档次都不一样。

    妈的,除了高手,谁死了是住在一片自创的空间里,第一座宫殿里放了无数珍宝,第二座上百种深海蛟龙的本命火。

    除了那火焰,那扇大门也不能小视,总之……很值钱就对了!

    !

    到了古墓深处,第二层居然自成一片空间,另一个天地。

    地狱花好像是生长在墓地旁边,这里这么大,要找到墓地,看来还要走一段路。

    看着一望无际的蛮荒,离夜大步走去,身后的大门,在她走远后,消失在了这片空间之中。

    “咻!”

    微弱的声音从头顶飞过,离夜脚步慢慢停下,抬头看去,空中却是空无一物。

    “咻!咻!”

    细碎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离夜眸光一沉,嘴角的弧线瞬间变得冰凉,手臂抬起,合拢在胸前,手结在指尖不停变化。

    “咻!”

    声音越来越近,听的也越来越清楚,一丝光亮在离夜眼中闪过,红唇轻启。

    “结界,凝!”

    无形的力量,以离夜为中心,以闪电只速往周围扩散。

    方圆十丈,结界固定,无形的圆圈,坚硬的墙壁笼罩,紧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黑点从空中掉落,狠狠摔在地上。

    摔落在地上的黑影,一双巨大的银色翅膀格外显眼,摔在地上的玄兽还来不及呻吟,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猛的站起来,迅速往后退去,面带警惕。

    “尊王级别,银翼蝙蝠。”

    离夜的话没说完,就看银翼蝙蝠退出了两丈之外,庞大的身体,有两丈之高,而它背上的双翅展开,也有六丈之宽。

    银翼蝙蝠细小的眼睛看着离夜,露出两颗獠牙,眼中露出兴奋。

    “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人类走进来了,好久都没有尝过人肉的味道了。”走进殿中殿的人类,他还是第一个。

    银翼蝙蝠兴奋的模样,离夜看在眼里,没有多说什么,灵力已经在手上凝聚。

    荒蛮之中,罡风席卷,空气如滔滔江河,凝聚成庞大身影,身影逐渐成型,金色光芒笼罩大地。

    “龙吟碎天!”

    一声龙吟冲破云霄,响彻天地,金色狰狞的龙头,转动着席卷起的罡风,形状栩栩如生,就跟真的龙冲破而来一般!

    兴奋不已的银翼蝙蝠,听到那一声骇然的龙吟吼声,看到冲破而出的栩栩如生的狰狞龙头,笑容僵在脸上,随即立刻回过神来,凝聚起灵力,还大叫出自己的不满。

    “人类,你偷袭!”

    该死的,人类怎么能凝聚出这一招,这不是龙族的绝招吗?

    离夜无视银翼蝙蝠的咒骂,见它迅速回击,冰冷的杀意在眼中闪过。

    “龙吟碎天!”

    “轰——”

    龙吟之声震慑而出,紧接着便是一道惊天动地之力,空气骤然凝聚,这片空间在不停扭动,眼看着就要破碎!

    强大的力量,比刚才强了一倍不止,两股力量叠加,银翼蝙蝠来不及第二次防御,在这股力量强烈冲击下,身影急速往后退去。

    “砰!”

    银翼撞击在结界壁上,银翼蝙蝠被震的头晕眼花,身体上出现了几道碎裂。

    靠!

    结界!

    他什么时候凝聚的结界,明明没看到他刚才有半点举动,这结界是怎么回事!?

    看着自己受伤的身体,银翼蝙蝠狠狠咒骂,人类的力量怎么会这么强悍,这才两招好么,身上都出现裂痕了。

    看了一眼身后,银翼蝙蝠摇摇牙,想要撕破结界离开。

    银翼蝙蝠飞身往空中撞击,身体周围灵力聚集,强大的力量散开,空气阵阵扭动。

    离夜站在几丈外,看着银翼蝙蝠的举动,手掌张开,身影瞬间移动,吾邪便出现在了她手上,散发着蓝色剑气的利刃,随着身影移动,横空划破。

    鬼魅般的身影从空中掠过,利刃将横扫而来的强大力量斩碎,不过眨眼的时间,离夜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银翼蝙蝠身旁。

    寒光闪烁,银翼蝙蝠只觉得背后凉风习习,紧接着耳边响起,利刃的嗡鸣之声,脖子上凉意袭来,它几乎能听到利刃割断喉咙的声音,撞击结界的身体僵住,它惊骇扭头,看向离夜。

    这么多年,在这个依靠杀伐,夺取其它灵体力量,强大自己的世界,它都挺过来了,没想到今天,栽在了一个人类手上!

    “小爷的肉,你可没资格吃。”冷若冰霜的声音响起,透着嗜血杀伐。

    银翼蝙蝠脸色一僵,这个人类……

    庞大的身影不停扭动,面带痛苦,离夜漠然看在眼中,转身往地上落去。

    “嘭!”

    剧烈的爆炸响起,庞大的身体瞬间消失,周围空气急速流失,暴燥的力量在结界中跳动,余力横行开来,狂暴燥了极点!

    离夜迅速后退,手指上手结变化,灵力在手指尖流转开来。

    “结界,破!”

    环绕周围的结界,瞬间消失,在结界中聚拢的余力,往周围震开,空气掀起百米高浪!

    扭动的空气中,透明的晶体从空中落下,如钻石一般,在阳光折射下,闪烁出耀眼的光芒。

    “离夜,赶紧接住那东西!”小白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声音还没落下,离夜的身影已经走到了那几颗晶体面前,稳稳接住。

    晶莹透亮的晶体,躺在手心,晶体周围散发着一股无形的力量。

    “这就是灵体结晶么?”离夜拿起小巧的晶体,仔细端详。

    灵体结晶蕴含了灵体大部分的力量,对修炼者来说,是最好的东西,将灵体结晶的力

    体结晶的力量,化作自己的,实力也会随着提升。

    而且并不是每个地方,在灵体被斩杀后,都能留下灵体结晶,只有一些特殊的地方,灵体被斩杀后,才会形成灵体结晶。

    离夜握了握手上的灵体结晶,拿出一个玉瓶,将它装入其中。

    看着玉瓶里晶莹透亮的灵体结晶,离夜一阵惋惜轻叹,“可惜了,当年天穹峰的历练之地,灵体不能留下灵体结晶。”

    这古墓倒是特别,能够留下灵体结晶,接下来的路,不会无聊了。

    红唇上扬,离夜把玉瓶放进储物手镯,握住浮在身旁的吾邪,将它插回剑鞘,大步往前走去。

    这么好的地方,不能白来!

    纤细的身影大步走过,遥望着这片空间,战意在眼中熊熊燃烧。

    平静的古墓,尽管时不时爆出一场惊天之战,但对战结束后,就会有好几个月的平静,让这片空间得以修复。

    然而当一场又一场对战之声响起,古墓中居住的灵体傻眼了,纷纷好奇谁这么大胆,不停那一位的立下的规矩,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对战。

    得知每一次对战结束后,古墓中的灵体就会少一个,然后夺走灵体结晶,古墓中所有的灵体怒了。

    他们平常要提升实力,都不敢轻易发动对战,对战夺取灵体结晶,他们不是没做过,但更多的时间是去找寻古墓中,特殊凝聚而成的灵力结晶。

    “到底是什么人,胆子也太大了,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嚣张!”

    “听说是人类,在东南方向,突然出现浓郁的灵力晶体的味道,不少灵体都被吸引过去了,灵体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他娘的,太卑鄙了,居然用这招,别让老子遇到他!”

    “人类为什么可以走进这里?”

    “有人类闯进来了!”

    人类,人类……

    古墓深处,每一个地方都在议论着,他们都觉得,再让那个人类斩杀下去,他们早晚也全落到了那个人的手上。

    古墓各处的灵体,本来各不相干,但为了他们自己,也难得的有了联系。

    四面方,灵体往一个方向聚拢而去,还有一部分灵体往古墓更深处走去,风起云涌,古墓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看不到尽头的空间,离夜平躺在草地上,慵懒打了哈欠,无声摇头轻叹。

    “小白,你能找到那么多药材,不能找到灵体吗?”离夜那叫一个郁闷,从刚刚进来后,遇到了银翼蝙蝠之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一个灵体。

    方圆百里,一点灵体的痕迹都没有,寒风萧瑟,冰凉无比。

    “离夜,是不是你刚刚对银翼蝙蝠太狠了,所以把灵体都吓走了?”这种情况也是奇怪的,居然这么长时间,都没遇到一个灵体。

    这么大一片空间,也就是那么大一座古墓,这个地方是有人特地创造给灵体居住的,住在这里的灵体,永远只能生活在这里,再也不能出去。

    离夜走了这么长时间,居然再没遇到灵体,也真是奇怪。

    “你想知道什么叫狠吗?”离夜笑盈盈反问,什么叫太狠了,把灵体都吓走了。

    灵体只能是灵皇级别以上的高手死了以后,以另外一种形式存活下来,她可不认为灵皇级别以上的人,会被刚刚那一场对战给吓住。

    “不用。”小白立即回答。

    它要是说可以试试,离夜肯定未来半年都不会给它丹药吃!

    这怎么能行!

    离夜坐起身,还是一脸郁闷,早知道后面遇不到什么灵体,她刚刚应该问问银翼蝙蝠,这里有没有其他人走进来。

    这里是古墓的第二层,也就是真正的古墓,她都到这里了,清羽和北雪儿也应该到了才是。

    “沙沙~”

    微风轻拂而过,伴随着一丝丝细微的声音,声音细小的足以让人忽略。

    有人!

    眸光中闪过光亮,离夜起身往前面看去,风中的声音逐渐加大,夹杂着一股滔滔气势。

    “怎么样,到底还有多远?”

    “灵力结晶的味道,不是就在这附近吗?”

    “别让我遇到那个人类,不然一定要把他大卸块,让他变成灵体,然后伺候我!”

    “伺候,你小子滚蛋,这还轮不到你!”

    “能不能轮到,等会大家靠实力说话,现在有什么好争的!”

    ……

    各种争执传来,然后就变成一声声咒骂,那咒骂的声音,好像恨不得把他们所说的人类,狠狠撕成碎片。

    离夜疑惑不解看着远处,一道道身影飞速走来,听着他们的咒骂,眉头慢慢皱起,心里响起四个字。

    来者不善!

    “你们看那里有人,人类!”

    也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所有灵体纷纷看来,目光落在离夜身上,熊熊怒火随即燃烧而起。

    飞速掠过的灵体,看到站在草地上的离夜,好像是看到了血海仇人,迅速飞奔而来,愤怒怒吼一声比一声大。

    所有灵体,密密麻麻飞身而来,黑麻麻一片聚拢空中。

    “我靠!”离夜看到飞来的灵体,不禁爆粗。

    刚刚一个灵体都没看见,现在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一个个怒火滔滔,杀了一个灵体,会引来这么多?

    她怎么不知道,这些高手什么时候变得

    么时候变得这么团结,死了一个,其余的成群结队全部蜂拥而上,一涌而出!

    飞奔而来的灵体,看到离夜后,纷纷停了下来,在她面前落下,凶狠地看着她。

    不等离夜询问,他们七嘴舌的已经先开口了。

    “年轻人,做人别太贪心!”

    “今天你既然来了,必须把命留下!”

    “这古墓岂是你们活人随便闯的吗?你想来,等死了再说。”

    “混账小子,今天我们就把你碎尸万段!”

    “杀了我们那么多同伴,真的我们是吃素的么?”

    ……

    刚才还空无一人的平原,一下子所有灵体聚集,平静的四周,不过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吵杂的菜市场。

    一声声暴喝怒吼,连绵不断响起,听的离夜是一头雾水,但听到最后,眼中的笑意慢慢冷却。

    “闭嘴!”强而有力的声音响起,以灵力运转开来,在吵杂一片中,清楚传进每个灵体耳中。

    强大的气势,以离夜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吵吵闹闹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无形的力量在他们之间流转,目光落在那纤细身影上,所有灵体一下子忘记了自己要说的话。

    离夜眯起双眼,脚步缓缓走近几米外的身影,红唇轻启,“你们说我杀了很多灵体?”

    轻柔的声音宛若鸿毛在心中拂过,所有走来的身影,却只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危险的气息在他们之间环绕。

    一时间,所有灵体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他们总感觉只要他们说一个是,等待着他们的就是死亡!

    这他妈的是什么感觉,居然被一个人类吓到了!

    他们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不少灵体镇定了下来,点头应道,“古墓又不是其它地方,进来一个人类就不错了,难不成还进来了好几个!”

    这里只有他一个人类,不是他杀的是谁杀的!

    “你们说,是我杀了很多?”离夜笑了,完美的轮廓绽放绝美的笑容,刹那间,四周一片黯然,万物失色,天地都只是陪衬。

    所有灵体看傻了眼,随即他们感觉到后背阵阵发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缓慢的脚步还在慢慢靠近,锐利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扫视,透着寒霜冷冽。

    她杀了灵体她承认,可他们说她杀了很多灵体……只要他们答应一句,她不介意让这件事,成为事实!

    赶来的灵体,看着眼前全身散发着寒意的年轻人,他们蠕了蠕嘴,原本最简单的一句话,他们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种感觉,那种危险的感觉,像是只要他们答应一声“是”,等待着他们的便是无尽屠杀!

    找来的灵体气势汹汹,直逼离夜而来,离夜就那么看着他们,迎上他们强大的压迫和气势,步伐很是缓慢,明明很短的距离,她用了很久都没有走完。

    纤细的身影,笔直挺立,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即便面对上百灵体,没有半点弱势,反而这股气势凌驾在他们之上!

    她慢慢走过,傲然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扫视,王者气势,会让人产生错觉,面前的人是走在高高的巅峰之顶,俯瞰苍穹,俯视万物,谁若忤逆,必死无疑!

    紧张的气氛在他们之间弥漫,在那强大气势的压迫下,灵体们一个也没敢开口。

    他们心里不停挣扎,更是想不明白。

    这个年轻人,也只是灵皇级别,真正动手,他们肯定不会输,可那股强大气势笼罩在他们身上,他们会变得忐忑。

    有时候甚至相信,只要眼前的人愿意,他们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世间!

    谁也不敢出声,谁也没有打破这种气氛,连呼吸的声音,他们都不自觉减弱,就担心因为自己,而引发一场不可收拾的战争!

    就在谁也不知道自己要在这里站多久的时候,一声惊愕在空气中炸开,打破了这紧张十足的气氛。

    “北宫离夜!”

    云天匆匆走来,看到面前无数灵体,他是兴奋的,可当离夜的背影落入眼帘,他脸上的笑容立即僵住。

    北宫离夜,他没死!

    那种情况下,北宫离夜居然没死!

    身后传来惊讶的叫唤,离夜终于停下了缓慢挪动的脚步,侧身看向来人。

    云天。

    “是他!”惊爆之声响起,所有灵体异口同声惊呼。

    是他,不是他!

    认错人了!

    所有灵体的目光落在云天腰间,透亮的白玉瓶中,装着一颗颗夺目的灵体结晶。

    云天看着离夜身边的灵体,手上不自觉往腰间的玉瓶摸去。

    离夜看着云天的举动,冷淡一笑,看向那密密麻麻将她围住的灵体,冰冷乳霜的声音响起,“小爷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一个灵体,你们既然送上门来了……”

    说话间,离夜把吾邪从剑鞘中拔出,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冰冷的杀伐之气在众人之间流转回荡。

    这把剑!

    冰冷的杀伐气息涌动,所有灵体脚步不自觉后退了一步,一阵心惊肉跳。

    杀伐之气这么重,他居然能把这把剑握在手上!

    云天站在一旁,看到离夜拔剑指着对面的灵体,眼珠子转动一圈,他笑盈盈走到离夜身边。

    “北宫离夜,既然我们都有同样的目的,不

    的目的,不如你我联手如何?”他就说,知道这里的灵体死了以后,会留下灵体结晶,北宫离夜会不心动。

    眼皮垂下,遮住眸光中的情绪,轻缓的声音响起。

    “噢?”联手?

    他们要联手!

    灵体们相视一看,警惕看着离夜和云天,准备随时出手。

    他们可不会任人宰割,即便他们其中一个是灵尊,他们也不会就这样束手就擒。

    这片空间,不是他们能够随便进入的,更不允许他们在这里随意杀伐!

    “小白。”离夜轻声叫道。

    空气中狠狠扭曲了一下,一道银光闪过,只见空中一道白色弧线划过,笔直冲向云天。

    云天看到白色身影往自己这边冲来,他凶狠往离夜那边瞪了一眼,迅速后退。

    “北宫离夜,你会后悔的!”

    “后悔,抢云天殿主,小爷怎么会后悔?”离夜笑盈盈抬眸看向后退的云天,目光落在他腰间的玉瓶上。

    抢!?

    云天微微一怔,脑中一个激灵,猛地低头往腰间看去,紧接着他腰间一紧一松,挂在那里的玉瓶,顿时不见了踪迹。

    玉瓶消失在腰间,云天只觉得晴天霹雳,后退的脚步慢慢停下,脑中一片空白。

    白色身影跳回到离夜怀里,一双爪子抱着玉瓶,圆碌碌的大眼珠子看着云天,带着浓浓嘲笑。

    紧张不已的灵体,看到这一幕,顿时石化当场,只觉得阵阵凌乱。

    这个人类,居然……抢!?

    “北宫离夜!”

    一声怒吼惊天动地,空气都狠狠抽动了几下。

    云天脸红耳赤看着离夜,连脖子都涨的通红,看自己的玉瓶被抢走,气的他差点没晕过去。

    “云天殿主,这就是小爷的答案。”离夜笑眯眯说道,拿过小白抱着的玉瓶,然后从拿出另外一个玉瓶递给它。

    小白看到离夜拿出来的玉瓶,眼中闪烁出光亮,一把抱过来,二话不说打开瓶盖,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往嘴里倒。

    一旁的灵体,嘴巴张开,惊的下巴脱臼了都浑然不觉。

    他们没看错的话,是丹药吧!

    那是丹药吧!

    他他他,他居然拿着丹药喂宠物!

    一瓶,还是一瓶!

    众人只觉得阵阵肉疼,看着小白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吃完一瓶丹药,那叫一个打击。

    他们就没见过,拿丹药喂宠物的,这宠物都比他们吃的好!

    气恼的云天,哪里还关心小白吃了什么,他凶狠地看着离夜,恨不得在她身上瞪出两个洞来。

    “好,很好,北宫离夜,今天纳兰清羽不在这里,本殿倒要看看,还有谁能救你!”云天愤怒吼道,他费尽心机得到的灵体结晶,现在全变成北宫离夜的了!

    这口气,他怎么咽得下去!

    灵尊之力在云天身体周围炸开,空气阵阵颤动,强大的力量直逼离夜而去!

    ------题外话------

    云天这么激动,离夜抢东西又不是第一次不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