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殿中殿!
    冰冷气息散开,四双眸子相视一看,心里直打鼓。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类不过只是说了两个字,他们心里竟然颤动了一下,脑中一个激灵,脸色顿然煞白。

    蛟王会不会被这个人类杀……

    他们立刻阻止自己想下去,蛟王怎么会被一个人类轻易杀了,那么短的时间,肯定做不到的,对,一定做不到。

    他们心里虽然是这么告诉自己,但底气越来越弱,心情变得越来越忐忑。

    就算,说的是就算,就算蛟王出了事,他们也要看到蛟王,否则不会罢休,这个人类要真对蛟王做了什么,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他!

    他们紧张的心情,再次平复下来,目光坚定的看着离夜。

    。

    蛟王落在他们手里,谁知道有什么危险!

    离夜环视了他们四个一眼,眼中闪过嗜血的光芒,脚步缓缓迈出,冰冷气息以她为中心,往周围散开。

    周围温度迅速下降,萧瑟寒风习习,从四人之中袅绕而过。

    寒冷如霜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冰凉的空气,温度直线下降!

    “奉劝几位冷静一点,古墓自成一片空间,要是因为对战毁了古墓,你们也会随着古墓一起消失。”北雪儿面无表情看着围困这离夜的四道身影。

    他们想打不是不可以,还是想想后果的好,不然他们所有人都要搭在这里,在这之前,她不介意把他们四个先解决掉!

    自成一片空间!

    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紧盯着离夜的四双眼睛,纷纷看向北雪儿,气的跳脚。

    她怎么不早说,自成一片都空间,若是没找到出口,他们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再也出不去!

    这里要是毁灭了,他们也会跟着一起消失在世间,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现在,你们可以让开了吗?”。离夜冷冷笑道,他们想要成为这座古墓的陪葬品,她可以成全他们。

    挡在离夜面前的两道身影,面带迟疑,双腿僵硬往后退去,不甘的看着她。

    若不是,若不是……

    该死,蛟王到底去哪里了,这个人类有没有把他怎么样!

    几头冰蛟看着离夜,恨得牙根痒痒,凶狠的眼神如同锋利的刀锋,从离夜身上划过,要是眼神能杀人,他们早就把离夜斩碎了。

    “对了。”舔了舔唇瓣,离夜缓缓转身,盈盈轻笑看着并排站在一起的四道身影。

    身体僵硬的四兽,看到这个笑容,身体突然紧绷了起来,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但看到那轻笑,身体本能就有了这种反应。

    璀璨黑亮的眸子在他们之间流转,笑容无害而又迷人,玫瑰红唇轻启,透着邪魅的蛊惑。

    “小爷胆子有点小,你们四个最好别老是冲上来吓小爷,不然什么时候小爷被吓到了,手不小心抖一下,说不定你们蛟王连尸体都不会留下。”话落,离夜回身继续往前走去。

    四头冰蛟站在原地阵阵凌乱,咬牙切齿,怒火在心里熊熊燃烧,双拳紧握,才忍住冲上去撕碎离夜都冲动。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胆子小!

    他娘的这小子说自己胆子小,有这么胆子小的吗?你胆子小还把我们蛟王不知弄哪里去了,你胆子小这世上还有胆子大的人吗!?

    北雪儿无奈笑看着走来的离夜,这臭小子不是一般的记仇。

    这四头冰蛟挡住她,她虽然没做什么,但那头“失踪”的蛟王,日子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云天沉默站在原地,神情复杂,看不出他在想什么,见离夜往右殿大门走去,他大袖一挥,往相反的左殿大门走去。

    走到大门口,云天见那四头冰蛟没有跟上来,脸色一沉,阴冷说道:“别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

    他们想要反悔,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交易!

    四头冰蛟脑中一个激灵,想到蛟王和云天的交易,他们尽管想一路跟着离夜,也只能忍住,跟着云天走向左边。

    离夜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动静,直径走到右边大门,指了指紧闭大门,她无声看向北雪儿。

    “推开就好了。”北雪儿伸出手,放在大门上,轻轻一推,大门便缓缓打开了。

    看着缓缓打开的大门,离夜嘴角狠狠一抽,还真简单。

    北雪儿首先走进去,昏暗的通道在她踏入以后,便立即闪烁出都光亮,将通道照亮,长长的通道,看不到尽头,就像是它本就没有尽头似的。

    见北雪儿走进去,纳兰清羽紧握住离夜的手,两人并肩走进去,在踏入大门都瞬间,离夜耳边响起沉而有力的声音。

    “雪见,你必须活下去!”

    离夜脸色微变,猛地转身,呵斥道:“谁!”

    空荡荡的大殿,除了那些摆设,再无一人,而刚刚响起在耳边的声音,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消失的荡然无存,一点痕迹都不曾留下。

    “夜儿?”纳兰清羽皱眉看着离夜,刚刚有人?

    没人?

    离夜冷淡收回目光,脸上划过一抹不耐烦,从古墓出现那会,她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种莫名的气氛挥之不去,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差!

    “好像有人在说,谁必须活下去。”离夜漫不经心说道,还不忘回头看看身后。

    那个人说,雪见,你必须活下去!

    蹙了蹙眉头,离夜看向面前通道,这么长的路,都不知道还有多少莫名其妙的事发生,抬眸看去,她还没来及去看通道,就看到北雪儿脸色雪白站在那,紧紧看着她。

    尽管她神色依旧冷淡,但她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连嘴唇都苍白的如白纸,就像是看到世上最可怕的事情。

    “你,这是在害怕?”离夜狐疑看着北雪儿,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北雪儿露出这种表情,她不就是说听到了一个声音,北雪儿至于吓成这样?

    这里本来就是古墓,发生点什么奇怪的事,不都正常么?

    听到离夜的话,北雪儿蠕了蠕嘴,最终什么都没说,面无表情转身往通道深处走去,心里涌出不解。

    为什么夜儿会听到这句话?那明明是十几年前他说过的,为什么夜儿也会和她一样,第一次靠近古墓,会感觉到古墓中强大都吸引?

    明明这里只是一座古墓,唯一都不同,也就是它比其它都古墓要神秘一点,也有强大都力量在这里面。

    难道说,那是真的!?

    想到这里,北雪儿觉得头重脚轻,她一直以为,一切也许是因为,这里是强者古墓,才会有莫名的吸引。

    当年她就是因为那股吸引,才找到这个古墓,当时她没多想,现在夜儿到了这里,也是这样,而纳兰清羽没半点感觉。

    这古墓,这座古墓……

    脚下步伐越来越沉重,北雪儿握了握拳头,才忍住把离夜拉出古墓的冲动。

    见北雪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离夜无声耸耸肩,纳兰清羽才拉着她走进通道深处。

    每个人都有秘密,他们这一路也只是同行,还没有到什么事都可以随便说都地步,不过北雪儿那种反应,真的有点奇怪。

    离夜见过很多人惊悚的目光,可北雪儿露出的那种神情,还是第一次看到,就像是她拼尽全力隐藏的事,要被血淋淋掀开一样。

    无尽的通道里,三人慢慢走过,离夜和纳兰清羽都是第一次到这里,每走过一个地方,他们都会细细观察,可这条通道,从头到尾都是一模一样,一路下去,像是没有尽头。

    离夜环视了一眼周围,长长通道就那么一条路,走进来后,没有其它选择,只能一路走下去。

    “这条路就是所谓的运气吗?”。离夜漫不经心说道,仔细看着周围。

    从这条路走下去,能不能走到第二层是运气,如果走到路都尽头,他们回到了刚才的大殿,那就是失败。

    不愧是高手都墓穴,死了以后住的地方,都这么神秘。

    “你知道当年我来这座古墓是为了什么吗?”。幽幽的声音响起,像是在回答离夜,又像是喃喃轻叹。

    回想起刚刚离夜的话,北雪儿知道,有些事,她就算想瞒,很快就瞒不住了。

    既然瞒不住了,不如现在告诉她,在这古墓遇到事,她也能有所防备。

    离夜和纳兰清羽没有回答,也没有问,他们想不想知道那不重要,她不想说他们想知道有什么用,既然她开始说了,他们听着就好。

    “当年我带着受伤的夫君逃到北漠冰原,这座古墓就这么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当时我没有多想,只想着逃过追杀的人。”说到这里,北雪儿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离夜,嘴角露出外人从未见过的微笑。

    双眸中流露释然,坚定,看上去就像是她已经做了某种决定。

    离夜和纳兰清羽还是没说什么,静静站在那里,北雪儿刚停下来,纳兰清羽拉住离夜,他们始终和北雪儿保持着三步的距离。

    “第一次靠近这里,我也跟你一样,觉得有股强大的吸引拉扯着我进入古墓,当时我们没想过要不要进来这个问题,那种情况,只能进来古墓。

    那一次,我们是直接到的第二层,走到第二层的深处,才刚到第二层,我夫君因为受了重伤,走进古墓以后便不行了,当时,他跟我说,让我必须活下去。”话落,北雪儿看着离夜,笑容中多了几分溺爱。

    是啊,她得活下来,否则怎么能再见到夜儿。

    北雪儿的话刚说完,离夜便皱起了眉头,脑海中又响起了那句话。

    “雪见,你必须活下去!”

    那句话,是北雪儿的夫君对她说的,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听见?

    所以,这些年北雪儿一直寻找还灵丹的药材,寻找帝品丹药,是为了救她的夫君?那她每年来古墓,是为了来看她的夫君!

    “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座古墓是谁留下来的,但是除了第一次我顺利到达第二层,以后再也无法达到,我便翻阅了关于这座古墓的所有古籍,以及一些关于古墓的古籍。

    有一本古籍上是这么说的,古墓对常人不会有反应,对常人来说,它只是一座强者古墓,有无数珍宝,得到一样至宝,便有望成为强者。

    但是,同族血脉之人靠近,同族血脉之间的力量会有所感应,吸引对方,让他们顺利进入古墓。”就像是夜儿靠近时,那样的吸引。

    离夜抿紧嘴角,严肃而又认真的看着北雪儿,拉着纳兰清羽的手不自觉紧握。

    同族血脉,它会吸引他们,同族血脉……

    “北宫家族,北宫姓氏,我怎会没听说过。”北雪儿苦涩轻笑,怎么会没听说过,曾经那么熟悉。

    离夜张了张嘴,突然间,她也不知道自己想问什么,是同族血脉,是眼前人的身份,是她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北宫家族真的在临天大陆存在过的事实。

    剧烈的刺痛从指尖划过,离夜微微皱眉,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你是想说,你和夜儿是同族血脉,又或者说,你早就知道夜儿的身份,知道关于夜儿所有的一切。”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那般迷人好听,离夜嘴角微微上扬。

    还是清羽理智,知道要问什么。

    纳兰清羽问的直白,北雪儿倒是愣住了,一下子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离夜和纳兰清羽见她不说,沉默的在等着,等待着北雪儿的回答。

    通道内一下子安静了起来,微弱的气息传来,三人脸色一沉,眼中同时闪过杀意,宽松袖子下握住的手松开,宽敞的通道内,白色残影走过,宛若闪电一般。

    站在暗处的人,看到离夜身边的男人突然消失,脸上闪过惊慌,急忙转身想要逃开,然而还没走出一步,无形的力量就挡在了他面前,紧接着狠狠掐住他的脖子。

    纳兰清羽面无表情看着痛苦挣扎的人,扭头看向另外一边,薄唇轻启。

    “云天,你知道的够多了。”

    话落,通道内清脆的声音响起,被掐住脖子的那人,神情一僵,再也没了生息,软软往地上倒去。

    云天!

    离夜和北雪儿同时看去,他们刚刚竟然没发现,云天一直在他们后面!

    另外一边的人听到这一幕,慢慢走出来,黑色斗篷穿在身上,他手掌中握着一块黑色的晶石,笑盈盈走了出来。

    没想到啊,跟着他们,会听到这样的内幕。

    北雪儿和北宫离夜,同族血脉,还和这古墓的主人有关系,这可以说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纳兰清羽看着云天手里的黑色晶石,抬眸直视着他,“移影石。”

    原来是移影石……

    云天依靠着移影石,所以等他们走进这扇大门,他立刻跟了过来,移影石这东西,只要在一个空间内,就能移动持有者以及身边的人。

    特别是在这种独立的空间,移影石的威力更大,即便云天跟在他们身后,他们也美誉发现。

    离夜正要开口,又一丝剧烈疼痛从指尖渗透,直达心里,痛得她直冒冷汗。

    妈的!为什么会这样?

    离夜缓缓抬起左手,食指上,紧扣的指环,格外闪亮,黑色光芒渗透出的地方,正是指环上神秘的花纹。

    花纹上每闪过一道光芒,就有蚀骨之痛涌入心底,痛得她眼冒金星。

    “清羽,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离夜气喘说道,痛楚直达心底,她差点没稳住身体,栽倒在地。

    云天知道的太多了,他到这里来,不管有什么目的,本来就没打算让他活着离开,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些事,他更不可能离开这里!

    “好。”一个字落下,纳兰清羽不过眨眼,便出现在了云天面前。

    云天急忙收起移影石,凝聚灵力,挡下纳兰清羽的攻击。

    “轰——”

    强大的力量往周围震开,通道中的空气,急速扭转,这片空间在这股强力之下仿佛都要碎裂了一般!

    站在云天身旁的三道身影,在这股强大力量之下,猛地退开,看着那杀气滔滔的对战,他们相视一看,没有丝毫犹豫撒腿就往会跑!

    这几个人类的事,他们不掺和了,不然就是死啊!

    蛟王还没找到,他们可不能把自己搭进去!

    离夜站在不远处,一股强力席卷而来,她立即挡下,看到云天身后逃走的三个人,眼中闪过杀意。

    脚步挪动,离夜飞身往那三个人逃走的方向追去,然而才刚走出三步,刺痛又从指尖传来。

    明明只是手指尖的刺痛,可这阵痛楚很快就在手指蔓延到心里,全身神经一阵剧烈抽痛,离夜不得不停下来。

    她气喘吁吁用手撑着身边石壁,一动也不敢动,即便承受着锥心刺骨的疼痛,她始终都没叫出一声。

    冰冷的目光看向逐渐走远的身影,离夜脸上的杀意更甚!

    他们三个,决不能走!

    “你没事吧?”北雪儿急忙走到离夜身边,扶住她摇晃的身影。

    看到离夜苍白的脸色,北雪儿担忧不已,从刚刚开始,夜儿就很不对劲。

    离夜闭上双眼,等待着身体中的刺痛过去,然后再找机会追上那三头冰窖,但刺痛就像是跟她作对一样。

    从指尖一寸寸融入心底,久久没有停下,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离夜额上早已冷汗密布,红润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该死!

    离夜僵硬着身体,指尖的痛楚比刚才还要强烈。

    深吸一口凉气,离夜看向北雪儿,沉声说道:“我没事,你去杀了那三头冰窖,这座古墓他们谁也不能离开!”

    要不是这么痛,她自己早就出手了,现在她都觉得身体根本挪动不了。

    “可是你……”

    “你难道还想被追杀?”离夜冷声问道,她这么长时间,什么都没说,不就是担心追杀的人吗?

    让他们三个离开,把今天的事传出去,当年的追杀,还会继续!

    离夜看着北雪儿,那担忧的眸子映入眼帘,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她脑海中闪过,指尖在这时一阵痛楚传来,她痛闭上眼睛,牙口紧咬。

    脑海中那一闪而过的东西,她根本来不及抓住。

    “傻孩子,我早就不在乎什么追杀了。”北雪儿担忧道,这些年最不放心的就是她。

    不告诉她,不认她,不让她知道一切,都是不放心,若她知道一切,所要承受要背负的东西,太重了!

    她现在这种情况,自己怎么能离开?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流转,承受着疼痛的离夜愣了愣,她皱眉看着北雪儿。

    恍惚间,她耳边好像又响起了那温柔的声音,脑海中那模糊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

    “小夜儿,娘教你的手结,你学会了吗?”。

    那天突然出现的声音,是这样的……

    朦胧间,离夜眼前好像又出现了那模糊的一幕,她如同受到蛊惑一般,慢慢伸出手,想要抓住面前的身影。

    暖意从指尖传来,这一次不像上一次那样,抓住一片虚无,而是真真实实牢牢抓在了手上。

    她愣愣看着北雪儿,指尖的疼痛,好像减轻了一点。

    “轰隆隆——”

    灵尊对战的散开的余力,横扫而过,直逼而来。

    那暴动的力量,击打在四壁通道上,余力顺着墙壁,席卷而来。

    北雪儿迅速走到离夜面前,挡下横扫而来的余力,然后拉着离夜迅速后退。

    巨响拉回了离夜的思绪,眼看着逃走的三头冰蛟走远,离夜咬咬牙,深吸一口凉气,站直身体。

    “小白,杀了他们!”

    对战引起的暴动中,一道白色身影飞闪而过,眨眼便追到了那逃走的三头冰蛟。

    呆萌的小狗直立而站,站在面前,磅礴浩瀚的力量如潮水一般,将冲过来的三道身影吞噬!

    “噼里啪啦……”

    碎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离夜脸色一白,扭头看向两边,指尖疼痛,比刚才那些还要猛烈。

    她抬起僵硬的手臂,看着上面古老花纹溢出的黑亮,脚下地面开始阵阵摇晃。

    “夜儿!”着急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离夜扭头看去,这才发现,刚刚还站在身边的北雪儿,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她们之间的距离,有了一丈之宽。

    看不见尽头的通道,突然开始剧烈摇晃,通道四壁,无数龟裂迅速密布,就像是蜘蛛网一样。

    靠!

    她低头看向脚下,差点没跳起来。

    她周围环绕着不可见底的深渊,脚下站着的地方,刚好只能放她两只脚,保证她不会摔下这无底深渊。

    “哗啦啦——”

    “嘶啦——”

    撕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夜猛地抬头,映入眼帘就是那无尽通道,转眼变成片片碎块,一点点散开,就是不能碰到一起。

    看到这一幕,离夜顿时一怎狂汗,就算是空间破碎,也不带这么玩的?

    这不是什么强者古墓么?随便打几下就碎了,太经不起折腾了吧!

    躺在古墓深处的那位强者,要是听到离夜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气的跳起来大骂。

    灵尊对战,那是随便打几下吗?这只是几下吗!?

    纳兰清羽一拳挥出,砸向云天,脚下突然传来震动,眼前的通道开始变化,他迅速收手,转身看向离夜,看到离夜周围的深渊,他大步走去。

    然而不过刚走出一步,大地碎裂的声音传来,只听到轰的一声,不可见底的深渊,便在他周围扩散。

    该死!

    纳兰清羽着急看着脚边深渊,想要踏出一步,可从他这里到离夜那,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好像成心在阻止他靠近离夜。

    站在石块上的离夜越飘越远,眼看着变成了黑点,很快就再也看不到了。

    北雪儿见离夜走远,不解问道:“怎么会这样?”

    “你不知道?”纳兰清羽扭头看向北雪儿,冷冷反问,她来过这么多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要是知道,我会不救她!”北雪儿着急道,她以前来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旁的云天,周围亦是无底深渊,他脸色惊慌看着周围,摇摇欲坠。

    通道粉碎在他们眼前,周围一片黑暗,散落在黑暗中的碎石发出点点光亮,他们就像是站在浩瀚宇宙,渺小的如尘埃一般。

    他们之间的距离还在拉动,所能看到是身影,越来越渺小,直到最后再也看不见。

    离夜站在碎石上,低头看着黑色深渊,她早已看不到纳兰清羽的身影。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是这种情况了,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去什么地方,反而觉得莫名心安。

    走远后,她手指上传来的疼痛也逐渐减弱了,手指摩擦着左手食指上的硬物,她站在石块上,任由脚下石块往前移动。

    物转星移,缭乱的景色在眼前闪过,看到万物交替的一幕,离夜脑海中回想起到临天大陆和风启大陆交界的地方时,也是这样,景色交替,像是送她到什么地方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离夜早已看不到纳兰清羽和北雪儿,眼前变幻景色逐渐缓慢,看的地方,也比刚刚更清楚了。

    熟悉的黑色宫阙,巍峨耸立,周围散发着神秘气息,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止着靠近的人。

    离夜张了张嘴,惊讶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宫阙,眨了眨眼睛,才敢确定自己看到不是幻觉,而是真的。

    “殿中殿!”

    脚下飞石速度减慢,在那座宫殿门口停了下来,紧闭的大门,在离夜靠近的那一刻,缓缓开启。

    古老神秘的气息,迎面而来,如不是刚才所看到的那般华丽。

    离夜走下飞石,往宫殿走去,目不转睛打量着偌大的宫殿。

    “砰!”

    巨响在身后震动,离夜才走刚走进去一步,听到身后的巨响,她回头看去。

    狼狈男人倒在地上,灰头土脸,身上布满了伤痕。

    看到来人,离夜倚靠在门口,双手抱臂,调侃笑道:“小白,你这次好像算漏了。”

    三头冰蛟剩下一个不说,还跟着她到了这里。

    “什么算漏了,这只是失误,当时那种情况,另外两个死了就算不错了。”小白为自己辩解道。

    没错,这就是失误,失误而已!

    “这个都还活着,你怎么知道另外两个死了?”离夜挑眉笑问道,脚步缓缓往趴在地上的身影走去。

    见离夜走来,灰头土脸的人身慢慢往后挪动,那张脸上露出了恐慌。

    “你,你想做什么?”他已经这样了,这个人类还不放过他吗?

    离夜淡然轻笑,无害笑道:“我什么都不会做,你们蛟王不是和云天做了比交易么,我们也来做比交易如何?”

    云天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应该不会告诉蛟王,但是她想知道他们之间的交易。

    “交,交易!”这个人类要和自己做交易?

    “没错,交易,你要是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杀你。”笑靥如花,笑容中没有一丝杂质,只怕谁都会被这笑容迷惑双眼。

    “你,你想知道什么?”冰窖警惕看着离夜,交易也不是不行。

    离夜蹲下身体,注视着躺在地上警惕看着自己的冰窖,脸上笑容越发完美。

    “云天和你们蛟王做了什么交易,他要付出多大代价?”她是真好奇,到底什么样的代价,能让蛟王亲自出马。

    那肯定是绝对的诱惑,否则以冰蛟一族的残暴嗜血,看到灵尊级别的云天,怎会不动手。

    “我……”

    这个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冰蛟挣扎地看着离夜,这种事关乎冰蛟一族,他不能说。

    离夜看出了冰窖的迟疑,不急不缓拿出一把匕首,匕首渗透出寒光,离夜轻轻从地上划过,完好的地面,立即出现了一道整齐的裂缝。

    “你要是不说,小爷就一道一道从你身上刮,直到你说为止,放心,小爷在这过程会拿丹药吊着你的命,不会让你死的。”完美的笑容中,闪过嗜血光芒。

    离夜冷冷看着冰蛟,冰冷的杀气往周围散开,空气中的温度直线下降。

    “你这个人类,太歹毒了!”做人类怎么可以这么歹毒!

    冰蛟惊恐往后挪动,试图离离夜远点,只可惜,不管他怎么挪,也只能挪出那么远,再后面,就是万丈深渊。

    “歹毒,你要是不说,小爷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歹毒。”这就歹毒了,更歹毒的他还没见过。

    冰蛟深深后悔掉到了这里,这一刻,他宁可和另外两个同伴一样简单的死去,也不想承受这种非人的折磨。

    这个人类,太可怕了!

    “想好了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离夜随意把玩着匕首,利刃上寒光闪烁。

    “我……”冰蛟艰难吞了吞口水,点点头,“我说就是,那个人类用一千颗提升实力的丹药,跟我们蛟王交易,只要我们带他找到古墓,并且跟他在古墓走一圈。”

    离夜看着冰窖的双眼,冷淡问道,“只有这样?”

    一千颗提升实力的丹药,云天还真敢下血本,这一千颗丹药可不是随便谁都能拿出来的。

    对炼药师公会来说,这都是一笔大数目!

    “他来找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妖冶?”离夜挑眉问道,眼中含笑。

    找妖冶,云天怕是早在妖冶那吃了闭门羹,才找到冰蛟一族。

    “不知道。”这些他哪里会知道。

    “那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一路跟踪过来,他们没有发现,说到底,云天手上有移影石,隐藏住了他们的行踪。

    离夜问道这里,冰蛟紧张的情绪,突然冷静了下来。

    “那个女人每年都来,每年都是这个时候,怎么样都能找到。”这样找人还不容易找。

    再说,那个女人经过的地方,都是他们冰蛟一族的,要是想知道,一打听就知道了。

    “嗯。”离夜站起身,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她面无表情看着面前一团的黑暗,她从这里面走出来后,只听到这头冰窖掉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谁走出来过。

    “小祖宗,你要知道的,我都回答了,能走了吗?”。该说的他都说完了,这小祖宗就不能让他走么?

    走?

    离夜笑了,红唇轻启,“当然可以。”

    冰蛟听到这话,如同得到了特赦,立即站了起来。

    “告辞!”说完,他往宫殿一旁走去,尽管面前有门,门里的东西他也比较好奇,但他可没胆子和这小祖宗走一块。

    真的想进去,等这小祖宗走了,他再进去不就好了。

    离夜笑盈盈站在原地,看着走远的身影,嗜血弧度慢慢加深。

    空气中一道蓝色弧线闪过,弧线所到之处,空气瞬间凝结,停止浮动。

    只见蓝色弧线横空划过,将阻挡在面前的空气一分为二,紧接着,便听到利刃插入血肉的声音。

    刚走出不到一米的冰窖身体突然僵住,他慢慢低头,看着从胸前穿过,泛着蓝色剑气的利刃,缓缓移动脚步转身。

    “你不是说……”他不说,不杀自己吗?

    离夜笑的无害而又淡然,双手摊开耸耸肩,玫瑰红唇划过狡黠。

    “我说过我不杀你,所以我没有动手啊。”她不杀而已!

    他们若没有和云天交易,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他以为,自己真的还能活命?

    “你……”

    冰蛟有种骂人的冲动,但那把剑,是直接从他心脏穿过的,即便他是冰蛟,是玄兽,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攻击。

    还有那把剑,究竟是什么时候过来了,他为什么什么都没感觉到?

    吾邪飞回到离夜身边,在她周围旋转漂浮,周围的空气,泛起了层层薄雾。

    “噗!”冰蛟吐出一口鲜血,跌坐在地上。

    血腥味在空中袅绕,传出很远很远。

    “沙沙~”

    “沙沙~”

    细碎的声音传来,地面沙石缓缓震动,离夜警惕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这一看,她顿时头皮发麻。

    他大爷的!

    黑暗之中,密密麻麻的黑甲虫快速爬出来,几乎每一只都有拇指都有拇指那么大,眼看着就要爬到他们面前。

    尸虫!

    “吾邪!”离夜伸出手,吾邪立刻落在她手上。

    抓过吾邪,离夜二话不说,往打开的大门方向跑去,快如疾风一般。

    离夜走进宫殿,大殿的门在她走进去那一刻,在一点点关闭。

    冰蛟跌坐在地上,看着飞快而来的尸虫,吞了吞口水,艰难地往大门方向爬去,心里早已是泪流满面。

    亲娘啊,尸虫!

    黑色甲虫速度极快爬来,密密麻麻,成千上万,整个地面都覆盖了一层黑色。

    冰蛟使劲往前爬,但那速度实在可怜,黑色甲虫覆盖而来,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冰窖的一双腿已经不见了踪迹。

    他还在奋力往前爬,尸虫的速度,快速蔓延而上,他都还没挪出一尺,整个人已经被黑色甲虫完全吞没!

    尸虫还在不停往前爬去,直奔宫殿大门!

    “砰!”

    在黑色甲虫碰触到大门那一刻,两扇门紧紧关闭在了一起,一股力量在大门关闭的那一刻,猛地震开!

    碰触到大门的尸虫,瞬间变成粉碎,消失无踪!

    后面的尸虫,看到这一幕,也有了畏惧,以极快的速度往回退去,土地重新暴露在空气之中。

    而刚才冰蛟趴着的地方,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题外话------

    北雪儿,离夜不是没察觉到她们之间可能的关系,可这种情况,这么危险的地方,不适合相认不是,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