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零九章 千里冰川之地!
    活生生的三个人,消失在了眼前!

    蛇人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而且他们也感觉到女王的怒火在一点点燃烧起来。

    他们艰难吞了吞口水,神情紧绷,慢慢转身看向妖冶。

    “女王……”

    “找到他们,一个不留!”妖冶冷声下令。

    不管是谁靠近那个地方,都不可以,靠近者,只能是死!

    “遵命!”所有蛇人迅速离开,丝毫不敢有质问或者是迟疑。

    女王的怒火,他们承担不起!

    一时间,狼藉一片的绿洲,只剩下那一抹彩色身影,七色霓裳长裙随风摇曳,狭长的双眼露出点点担忧。

    “呵呵~”黑夜中传来一缕轻笑,轻若鸿毛那般,渗透进入心中,从心口缓缓划过。

    “谁!”妖冶转身呵斥道。

    来人俊美,妖冶却丝毫不敢放松,反而那个男人踏进一步,她就会觉得危险重了一分。

    “你是谁?”妖冶再次问道,光洁白皙的双脚踏着软沙,慢步走过去。

    “女王何必在意我是谁,难不成你不想杀刚刚那三个人吗?”。来人笑盈盈问道,笑容是那般无害。

    这样的人在妖冶眼里,却是格外危险。

    “杀自然是要杀,这和你有什么关系?”杀人,要杀谁,那是她的事。

    男人迈进一步,距离妖冶不过一步之遥,他抬手便能触及到妖冶那丝滑的肌肤,但他的手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没有再前进一分。

    眼角余光看去,男人垂下眼皮,遮住眼中情绪,笑容依旧。

    “看来你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妖冶反手收起指间的细针,刚刚若这个男人的手碰触到她一分,他的手就会彻底废掉!

    男人笑着点点头,自顾自说道,“当然,我是来跟女王谈条件的,自然不会冒犯女王。”

    蛇人女王,什么东西!

    “没有什么条件不条件,本王看你不顺眼,滚。”妖冶沉声呵斥,转身离去,刚走没两步,纤细的双腿慢慢被七色蛇尾覆盖。

    她和人类没什么好说的!

    美妙的身影走远,男人却还停留在原地,眯起双眼,危险的光芒在眼中四溢。

    妖冶刚刚离开,黑夜中,男人左手边出现丝丝波动,一个身影走出来。

    “看来你失败了。”蛇人女王没有那么容易上当。

    美色,他的美色比起蛇人女王,还真是暗淡。

    男人收起笑容,目光阴沉看去,“我失败了,接下来该你了,蛇人部落只是其一,北漠冰原又不只是有蛇人部落。”

    他们接到这个命令,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自己还失败了,真是糟心!

    不过就是一座古墓而已,就算要进去,需要这么大费周章吗?

    “我知道,千里冰川之地,血蛟一族。”

    上万年的仇敌,这边不成,还有那边不是……

    两人同时转身往一个方向走去,嘴角的笑意,透着同样的阴寒。

    寒风萧瑟,习习吹拂,一丝冰冷渗透身体,危险的气息潮水般往四面八方涌来。

    紧闭的双眸,几乎在那些气息靠近的瞬间,猛然睁开,寒光从眼中闪过,眸光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副狰狞面孔。

    “吾邪!”冰冷骇然的声音响起,冰冷的天地,一丝冰冷杀气散开。

    只见纤细身影凌空跃起,在空中飞旋,冰冷寒霜的剑气,凝聚出道道利刃,直劈攻击而来的庞然大物!

    “吼!”

    痛苦嘶吼震动天地,飞来的庞然大物仰头怒吼,密布的鳞甲裂开道道伤痕。

    慢慢落在地上,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坠落的庞然大物,目光扫视周围,映入眼帘就是一片皑皑冰地,鲜血染红冰地,血淋淋的碎块散落在她周围。

    “你醒了?”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离夜猛地转身,脸上一片寒霜,杀意展露,手上更是有了动作。

    北雪儿看到杀意浓浓的离夜,急忙叫道:“我们现在好歹是一条船上的!”

    听到那一声惊呼,离夜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冷冷看了一眼北雪儿,淡漠开口,“我看到了。”

    刚刚没看清楚是谁,现在不是收手了。

    庞大的身影从空中飞过,眼中闪过嗜血笑意,张开血盆大嘴,对准离夜攻击。

    不远处的白衣男人看到飞过的巨影,刚想飞身去阻挡,看到杀伐果断的离夜,薄唇微微上扬,银色光鞭抽过,直接插入飞来的巨影身体!

    灵力震开,光鞭没入巨影身体中,紧接着一声爆炸震开,那个庞然大物,刹那间,已然变成了粉碎!

    血肉从空中坠落,散落在冰层之上,鲜血飞溅,但那一抹白衣,始终都不曾粘上一滴血迹。

    “小心!”北雪儿看到飞来的巨影,脸色惊变,顾不得身上的伤,伸手就想把离夜拉到身后。

    然而她的手才刚刚伸出,离夜已然转身,灵力咋周围涌动,强悍到了极点!

    “黄泉怒!”

    罡风席卷,宛若黄泉河畔阵阵阴风,寒冷蚀骨寸寸吞噬而来!

    “嘭!”

    飞来的巨影和那股力量撞击在一起,空气在那么一瞬间,轰然碎裂!

    巨影感觉到那股骇人之力,根本来不及停下身影,身体变承受了碎裂的疼痛,甚至来不及惊呼,它已然成了好几截。

    离夜看着盘旋在空中的巨影,眼睛眯起,杀意在眼中流转。

    是蛟?

    不是蛇人吗?

    离夜不解看着空中盘旋的身影,心里泛出疑惑。

    数量还挺多,不止是一头,有十几头!

    散落在地上已经有这么多,可见一开始攻击他们的不止是这么十几头蛟。

    它们全都攻击着清羽,丝毫不敢分心来攻击她和北雪儿,只要稍稍靠近她们,巨蛟就会变成粉碎!

    周围攻击的巨兽全被斩杀,离夜才有时间去看周围环境。

    千里冰封,脚下冰原,流淌着潺潺鲜血,放眼百里空无一物,高低冰丘连绵起伏。

    黄沙,绿洲,溪水,蛇人……统统不见了!

    这是哪?

    她张了张嘴也问出了声,“这是哪里?”

    这么大一片冰封之地,这还是刚刚的那片黄沙地么?

    “北漠冰原的千里冰川之地。”北雪儿不急不缓回答,紧锁的眉头,在踏入这一片冰川之后,就没有舒展过。

    目光看向纳兰清羽,眼中隐含着赞许的神色。

    他竟能做到,让这些巨蛟脱不开身,只能围着他攻击,不过一刻钟,攻击他们的巨蛟就少了大半,而且每一条都成了碎块!

    千里冰川之地!

    难怪,千里冰封,别说黄沙了,就连一点土壤都看不到。

    离夜嘴角抽搐,他们走的会不会太远了一点,不是才往西边走么,突然怎么就到了靠北边的千里冰川之地了。

    看到对战的纳兰清羽,离夜迈开步伐想要冲上去帮忙,眼角余光看到那青衣上渗出的血迹,鲜血染红了大片衣服,北雪儿脸上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虚弱的气息,似有似无,随时就会消失一般。

    该死,她身上的伤果然又重了。

    看着虚弱的北雪儿,离夜迟疑了一会,看向攻击着纳兰清羽的群兽,冷声说道:“敖金,解决他们!”

    空气中,一道金光呈现在天地之间,剧烈波动震开,不停攻击纳兰清羽的巨蛟,猛地僵住身体。

    “吼!”

    一声龙吟冲破直冲上空,冲破云霄,颤动了天际!

    黑色身影横空飞过,锋利的麟片闪烁出寒光,就像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刃!

    狰狞的头颅俯瞰大地,庞大身影盘旋在空中,威压笼罩,空气瞬间稀薄,如同巨山压制而来一般!

    刚刚还庞大无比的巨蛟,在敖金出现之后,庞大身体看起来瞬间小了很多,在敖金面前,它们就像是一条条爬虫,随手就能捏死!

    黑影直冲而下,将所有巨蛟牢牢锁住,站在巨蛟中的纳兰清羽,身影挪动,空气中一道白色残影掠过,眨眼便出现在了离夜身边,双手放在她肩上,目光在她身上扫视。

    “我没事。”离夜抬起手臂拍了拍放在肩上的手掌,微微一笑。

    她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到现在都没一点印象,她只记得手指打着手结,可她明明从来没有学过那种手结。

    “龙族王者,金眸黑龙。”北雪儿注视着敖金,喃喃自语。

    契约兽么?

    “轰——”

    黑龙在巨蛟之间游走,所到之处,巨蛟纷纷逃窜,可不管它们怎么逃,都逃不出敖金的攻击安范围。

    巨蛟顿时急了!

    妈的,它们只是想抓这几个人类,吃掉他们而已,怎么会出现龙的!

    不是说龙族很少在世间活动,这条龙突然出现算怎么回事,还主动攻击它们!

    巨蛟们一阵欲哭无泪,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刚刚那个人类已经够强了,现在还出现条龙!

    在所有巨蛟之中,离敖金最近的巨蛟咬牙看着它,一声嘶吼,它往敖金直接冲去。

    横竖都是死,直接攻击说不定还有活路!

    其它的巨蛟看到那条巨蛟的举动,迟疑了一会,但也立即攻了上去。

    它们才不要坐等挨打,找到机会就跑,回去搬救兵总比现在在这里等死的好。

    所有巨蛟的攻击招式变得凌厉,招招带着杀机,丝毫不放过任何一次砍在敖金身上的机会!

    只可惜,它们的攻击,对敖金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三人站在冰面上,看着那强势的攻击,磅礴浩瀚的力量横扫而过,周围顿时一阵压迫。

    “咳咳。”压迫袭来,北雪儿差点承受不住这股力量,重重咳了两声。

    看着北雪儿虚弱的样子,离夜拿出一个玉瓶,递给她。

    “这只是复元丹。”复元丹尽管只是皇品,药效还是不错的。

    她身上只有一颗凝碧丹,现在没时间炼制,只能给北雪儿复元丹。

    北雪儿迟疑接过丹药,想到自己的身体,便没有了犹豫,倒出几个复元丹吃下去。

    “砰!”

    一向巨响轰然而止,三人不约而同抬头看去。

    见所有巨蛟围着敖金,离夜周围散发的气息比刚才还要冷冽,红唇轻启。

    “别玩了,杀了它们!”冰冷的声音传来,离夜面无表情看着围攻着敖金的条条巨蛟。

    它们眼中露出的贪婪神情,明显就是想吃了他们。

    蛟?她好像听说过北漠冰原是有一群吃人的蛟,它们看到人类和玄兽,不管是谁,它们直接就是斩杀。

    敖金低头看了一眼离夜,金色眸子闪过一丝傲然,骤然间,一阵磅礴强大的力量在空中横扫而来!

    强大力量压制而下,所有巨蛟神色惊变,攻击着敖金的脚步,立刻改变了轨道。

    所有巨蛟,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四面八方逃走。

    妈的,太强了!

    感觉到那阵阵力量从鳞甲上拂过,巨蛟们只觉得毛骨悚然,后背阵阵发麻。

    周围罡风嘶吼的声音,在它们听来,那就像是死亡的招魂曲,它们决不能停下,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巨蛟分别逃开,敖金哪里会给它们机会逃远,不过走出几丈,空中一股强势的力量落下,将所有巨蛟困在其中!

    一股强劲的力量从天上挤压而下,所到之处,罡风停止,云雾消散,如同一个天然大铁锤,从天上砸落!

    浩瀚之力震动天地,逃窜的巨蛟,感觉到身上一阵强势的挤压,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要碎了。

    “吼!”

    巨龙在空中翻滚,砸落的力量猛然增强,骨头碎裂的声音,如炮竹一般在空中响起,不过刹那,所有巨蛟轰然碎裂,无一幸免!

    巨蛟甚至不来不及呼救,它们只听到耳边撕裂的声音响起,眼睁睁就看着身体如同蜘蛛网一样裂开,最后变成一片片碎块,它们根本无力阻止!

    肉块从天洒落,鲜血如潺潺溪流,将光洁冰层染红一片,就像是一片血海!

    黑色身影在空中盘旋,肉块从它身边坠落,它丝毫没有受到影响,金色双眸俯瞰而下,注视着离夜。

    “千里冰川之地为冰蛟一族占据,尽快离开。”高傲的话语响起,语气中透着浓浓不屑,一丝波动,庞大的身体,骤然消失。

    冰蛟一族在它眼中不值一提,离夜身边的那个男人也能应付,但他们身边有受伤的人,最好赶紧离开。

    冰蛟一族嗜血,它们又被称之为血蛟,闯入冰蛟一族占据地方的人类或者是玄兽,最后都会血竭而亡,再加上他们之中有人受伤,冰蛟一族很容易就能找到他们。

    “冰蛟,蛇人部落的死对头,我们为什么会来这里?”黑线从额上滑下,离夜嘴角抽搐道。

    她刚刚就想问了,他们是怎么从西边到北边,从沙漠到冰川的。

    黎明刚刚破晓,他们从沙漠到这里的时间,应该不是很长。

    刚刚还遇到了蛇人女王,现在又到了冰蛟一族的地盘,北漠冰原那么多地方,偏偏到了这么两个,这是运气太好呢,还是太好呢?

    “你不记得了?”纳兰清羽微微蹙起眉头,不记得了。

    “手结吗?记得,不过不知道有什么用处。”当时她好像看到了什么,然后就不由自主那样了,等回过神,已经在千里冰川之地,被巨蛟围攻了。

    北雪儿轻咳一声,走到他们身边,“世间契机那么多,也许是在那一刻,你得到了什么契机,领悟了瞬移。”

    瞬移?

    纳兰清羽如有所思看向北雪儿,他自然知道瞬移,那是将空间扭曲,把时间凝结,使用瞬移熟练的人,千里之地在他们眼里,不过刹那一瞬。

    “你又知道?”离夜狐疑问道,心里泛出疑惑。

    造化诀上面的确有记载,世间只有少数灵诀简单记载了瞬移,瞬移,只能依靠自身领悟才能学会,不管别人怎么教都没用。

    只是,刚刚那是瞬移?

    瞬移这东西,好像是灵尊才能领悟吧?还有,明明她记得,她看到了很久之前有人教她手结,她才会不由自主的随着记忆学起来。

    离夜皱眉想着,脑海中模糊的声音环绕,却听不清楚那是什么。

    想了一会还没想明白,离夜把那些疑惑甩出脑海,现在暂时是脱险了,要真是在那一刻得到契机,知道了瞬移,等离开北漠冰原再好好熟练也不迟。

    “既然到了这千里冰原,不如就去一趟古墓吧。”北雪儿转身看向冰原深处,眼眸深处露出一丝柔和微笑。

    那一抹笑容飞速闪过,速度快的离夜和纳兰清羽都没看到。

    古墓!

    “你知道古墓?”离夜眨了眨眼睛,看着北雪儿。

    他们想去蛇人部落找蛇人女王,就是为了找寻古墓,现在北雪儿说,既然到了千里冰原,就去一趟古墓。

    见北雪儿没有继续说下去,离夜也没有再问,是不是瞬移,等下次试试就知道了。

    “去过。”北雪儿点头应道。

    她这种表情,不会是一开始就想去古墓吧?

    北雪儿想到会在去往蛇人部落路上遇到他们,心里的想法就越发肯定了。

    沉默不语的纳兰清羽,突然开口,锐利的眸光盯着北雪儿。

    “北雪宫主,古墓在这千里冰川之中,是么?”虽然是在询问,但他的语气,几乎已是肯定,没有半点疑惑。

    北漠冰原,万年古墓……

    “是。”北雪儿看向离夜和纳兰清羽,毫不迟疑回答。

    离夜眯起双眼,紧紧看着北雪儿,“你到这里来,不会是为了找古墓,才会找上蛇人部落女王妖冶的吧?”

    不过妖冶对她的追杀,好像不是一天两天了,还是说,北雪儿一直都知道古墓在什么地方,只是要去这里,刚好遇上了蛇人女王。

    “相传,古墓之中有一颗帝品丹药。”北雪儿缓缓开口,笑容中透着几丝讥讽。

    帝品!

    离夜微微一怔,这怎么可能,要是有帝品丹药,北漠冰原哪里可能这么平静!

    “知道的人很少,那颗帝品丹药是还灵丹。”说话间,北雪儿笑容中的讥讽,又重了几分,好像在说一件无比可笑的事。

    北雪儿的话刚刚落下,离夜紧接着开口,中间没有任何停顿,“是假的?”

    还灵丹,要是古墓里有还灵丹,哪里还用得着别人拿,北雪儿早就拿了,哪里会等到现在,她可是一心想得到还灵丹。

    “是假的。”若是真的,她哪里还用这么着急寻找,讥讽的笑容中透着苦涩,北雪儿迈步往前走去,不让离夜看到。

    离夜站在原地,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红唇点点上扬,她看向纳兰清羽。

    “难怪陵川死了以后,直接往北漠冰原跑。”感情是为了那一颗还灵丹来的。

    的确,一颗还灵丹,再加上一具合适躯体,他就能复活。

    只可惜那不是真的,不然北漠冰原还不被那些人挤爆。

    “他慢了一步。”纳兰清羽高深莫测回答。

    陵川若是为了还灵丹而来,他们只需要在这里等着,很快陵川就会出现,到时候他还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陵川本来就在掌控,逃不出去,他要是为了还灵丹而来,不就又没线索了。”离夜皱没轻啧,她还想着用陵川找出奇叔。

    好不容易遇到陵川,可还是没有结果。

    临天大陆这么大,找一个人,还有意被人藏起来的人,何其之难!

    “会找到的。”握住离夜的大手稍稍握紧,微微笑道。

    离夜点了点头,心里也清楚,天穹峰这些年也在帮她找奇叔,只是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没找到奇叔在什么地方。

    “先去古墓,把你的契约兽治好再说。”离夜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拉着纳兰清羽跟上去。

    顺便等等陵川,既然他没有什么用处了,也就没必要留在这个世上!

    北雪儿走的速度并不快,像是特意在等着他们。

    “你不是要做盔甲么,冰蛟的皮比蛇人要坚硬一点。”离夜刚走上来,北雪儿的声音就响起在耳边。

    离夜摇摇头,不以为然说道:“蛟皮太硬了。”

    蛇皮比蛟皮薄很多,虽然刚硬但也柔软,她只是给爷爷准备一件贴身薄软的防身衣服,不影响行动那种,蛟皮不适合。

    其实,两种不都差不多,就是蛟皮要硬一点,但有玄机城炼制后的蛇皮,她想不会比蛟皮差。

    “你不是做给自己?”北雪儿有些愕然,还以为她是做给自己的。

    离夜尽管不愿意跟北雪儿多说自己的事,但还是摆摆手,“我就不用了”

    给爷爷她是不放心,自己就不用了。

    三人逐渐走远,冰层之上的血腥味散开,过了好久,几道身影大步走来,看着坠落在地上的血块,其中几人脸上带着怒意。

    “这是什么人干的!”语气中透着涛涛怒火。

    他派出来的手下,怎么会一个不留,连尸骨都变成粉碎!

    发生了什么事?

    熊熊怒火焚烧而起,来人双拳紧握,恨不得把斩碎他手下的那些人,碎尸万段!

    “蛟王,连你的手下都敢杀,还是用这种手段,这个人胆子还真是大。”轻啧在耳边响起,黑色身影慢慢走出,全身上下被宽大的斗篷所覆盖。

    “闭嘴!”蛟王脸色阴沉怒叱道。

    袖子下的双手紧握成全,若此时离夜他们在这里,蛟王只怕会立刻冲上去,把他们撕成碎片。

    “我们来场交易如何,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帮你找到杀你手下的人,一千颗提升实力的丹药。”来人也不恼怒,反倒笑出了声。

    一千颗!

    蛟王阴沉的脸色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只剩下惊讶诧异。

    “什么事?”蛟王有些心动,毕竟是一千颗提升实力的丹药。

    他们要是得到,还怕蛇人部落和妖冶那个女人么!?

    “别急,我听说这里有一座古墓,你可知道?”他就不信,古墓的事,只有妖冶一个人知道。

    斗篷下的双眼看向地上残骸,他压住心里的愕然,全部变得粉碎,连完整的尸骨都没留下,做这件事的,真的是人?

    “谁不知道。”北漠冰原人人都知道,就连不少人类都知道。

    北漠冰原这些年热闹起来,都是因为这座古墓。

    “你能找到吗?”。他需要有人能找到!

    “怎么可能,听说唯一知道路的人只有妖冶,你肯定找过妖冶了,妖冶没有告诉你,你才来找本王。”蛟王不屑轻哼。

    妖冶只是比他多知道这么一点,就总以那种高傲的姿态看着他!

    只有妖冶知道?

    斗篷下那人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身体周围散发着寒意。

    怎么可以只有妖冶知道,为什么只有妖冶才知道?

    “不过这些年,倒是有点奇怪,每年都会有人在差不多这个时候,去找寻古墓,好像也能找到似的。”这种事除了他们生活在北漠冰原的玄兽,人类是不可能知道的。

    至于那个人是谁,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可能除了妖冶,就没有人知道了。

    “噢?”有人?

    难道是昨晚那三个人,妖冶亲自出马想要斩杀的三个人,是他们?

    “每年都是差不多这个时候。”蛟王若有所思道。

    他记得没错,就是这样的!

    “有人闯入,妖冶也没有阻止吗?”。来人继续问道,目光深邃。

    他可是听说妖冶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古墓,靠近者,就会立刻被妖冶斩杀。

    “不是,妖冶每年都在这个时候出来,好像是想杀了那个闯入者。”蛟王回忆着,一阵头疼。

    他根本就不想听妖冶的事,谁知道这个人的问题,都是妖冶!

    “如此,我们之间的交易算是达成,等事情完成,一千颗丹药就会送到你血蛟一族,杀了你手下的人,我也会替你找出来。”话落,那人挥袖离开。

    既然是命令,他们就要完成!

    不管阻止他们的人是谁,哪怕是妖冶,阻止他们进入古墓,他们也照杀不误!

    相信蛟王会很喜欢这样,他可是很早就想让妖冶死了。

    蛟王站在原地,低头看着满地残骸,咬牙切齿回答,脸色阴沉道了极点。

    “好!”

    动手将杀他属下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拆他们的骨,喝他们的血,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冰原之上,萧瑟寒意席卷开来,浓浓的血腥味散开很远很远。

    离夜他们三个,这一路通行无阻,除了遇到蛇人部落和那群冰蛟,之后就再也没遇到过什么其它玄兽或者是人。

    在冰原上走了好几天,北雪儿身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他们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了起来。

    “妖冶不会罢手的,你们最好也小心点。”北雪儿语气凝重道,上一次他们躲开了蛇魂之舞,下次还不知道能不能躲开。

    妖冶这次要是追来,绝不会让他们那么轻易离开。

    “我比较好奇,妖冶怎么知道古墓在什么地方,你去了十几次,人家追着你不放,就想杀了你。”离夜睨视了一眼北雪儿,比起她的紧张,离夜显得自在多了。

    去了十几次,北雪儿知道人家不给进,还一年去一次,谁都会认为这是挑衅,红果果的挑衅!

    “据说这座墓和蛇人部落有关。”纳兰清羽不急不缓回答。

    他知道?

    “所以妖冶一直守着它,不让任何人靠近。”再加上北漠冰原漫天的黄沙,就算有地图,都未必能找到古墓。

    更别说这座古墓周围还有阵法,除非是机缘巧合,特地找还这是找不到。

    离夜凑到纳兰清羽面前,想要他说的更详细一点,蛇人部落的女王,守着古墓?

    能让蛇人女王守的古墓,那古墓的主人,要么是很重要,要么就是很强大。

    蛇人女王是灵尊级别,她守的古墓,其主人该何等强大!

    “那只是传说,但是她的种种行为看来,应该是真的。”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微微一笑。

    不然怎么会拼命守护那个地方,不让人靠近。

    “宫主知道吗?”。离夜看向北雪儿,她每年都去,总该知道点什么特别的吧?

    北雪儿摇摇头,无奈说道:“尽管我每年都去,但每次靠近,都只能走进古墓第一层,第一层后面,都禁锢,任何人靠近不了,若是说知道多点的,大概只大概只这条路。”

    她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不论结果,都要去闯一闯!

    “古墓有很多层?”连北雪儿都只能走到第一层,这么多年,她只到过第一层?

    地狱花,这东西也不知道长在第几层?

    “不知道。”多少层,她也想问。

    北雪儿的语气微微变化,不再似刚才那般柔和,离夜蠕了蠕嘴,没有再问下去。

    她不愿再说,再问下去也没意思,等会古墓就要到了,看看就知道。

    不知道小白它们能不能走进去,要是能走进去的话就太好了。

    “你应该早点跟我说的。”离夜看着纳兰清羽说道,在炼药师公会说的话,她就可以去找欧阳。

    那家伙连结界都困不住他,说不定可以穿过古墓的禁锢,走进古墓深处。

    “古墓罢了。”纳兰清羽轻笑道,语气的淡漠,丝毫没把那个古墓的禁锢放在心里。

    离夜勉强点了点头,也是,说不定清羽可以闯过去。

    接下来一路上他们也没有什么交谈,偶尔离夜和纳兰清羽说几句,北雪儿没有在说半句话。

    无声的寂静在几人之间流转,若是常人肯定受不了这种安静,但他们三个一路走去,却没有觉得半点不适应。

    当他们走到冰原尽头,北雪儿终于停下了步伐,目光落在那一片黄沙之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脚下冰原,前面黄沙,离夜在心里暗暗轻啧。

    不过一线之隔,差别就是天和地,他们脚下寒风刺骨,连一颗黄沙都不曾沾染,但是几丈之外,黄沙漫天,淹没万物。

    离夜和纳兰清羽沉默站在一旁,就这么看着北雪儿,她不着急,他们也不着急。

    冰原的平静,寒风萧瑟刺骨,阵阵吹拂。

    细微波动从远处传来,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眼中露出只有对方才懂的神情。

    玫瑰红唇微微上扬,露出嗜血的笑容。

    看来这次来的人,不止是他们。

    北雪儿没有动,离夜和纳兰清羽也没动,空气中散开的波动,慢慢平静,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青衣人儿早已换下了那天的血衣,换上了另外一件青色衣裙,她站在寒冰之上,宛若一朵盛开在冰雪上的青莲,优美雅静。

    也不知道看了多久,北雪儿终于有了动作,手臂缓缓抬起,手掌深处,一枚圆润冰蓝色的冰石躺在手掌心,煞是好看。

    灵力逼入冰石中,手掌心的冰蓝色慢慢漂浮而起,手结在北雪儿手上变化。

    离夜站在一旁,在看到北雪儿手指上手结的变化,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一闪而过,速度快的让她来不及抓住。

    “轰隆隆~”

    震动的声音从脚下传来,冰地,黄沙同时颤动,大地轰隆隆作响,仿佛有什么即将就要破土而出!

    随着地面的震动,空气中微弱的波动,也再次散开。

    震动让离夜拉回思绪,稳住摇晃的身形,造化诀在身体中运转开来,周围那微弱的波动,在造化诀运转的瞬间,增强了不少。

    来了!

    感觉到那波动靠近,离夜猛地抬头,几道残影从空中掠过,强大的力量笼罩而下!

    庞大巨影盘旋在天上,狰狞的头颅俯瞰而下,眼中透着笑意。

    “本王这些年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地盘,会有宝贝。”蛟王哈哈大笑道,看着北雪儿的举动。

    那个人说的三个人,就是他们三个么?

    来得好快,前几天还听说,他们在蛇人部落附近,今天穿过了冰原,走到了冰原的尽头。

    从气息看来,这三个人都不容小视,特别是那个身穿白衣的男人。

    “你开启古墓,这里交给我们就好了。”离夜淡淡说道,看向空中盘旋的巨影。

    它自称王,是蛟王?

    “人类,你还真是不自量力。”凭他们,能挡住它?真是笑话!

    “就算有宝贝也不是你的,你更拿不走。”它再大,也搬不走一座,至少是灵尊级别的高手的古墓吧。

    灵尊级别,即便是死了,躯体蕴藏的力量,也是很可怕的。

    蛟王要是强行的搬走古墓,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

    “本王对这么一座古墓不感兴趣。”它有兴趣的是那一千颗丹药。

    这一场交易,它帮那个人找到这三个人,并且和他们在古墓里走一圈,就能得到一千颗丹药,不亏。

    尽管这种古墓深不可测,它自认为走一圈,还是可行的。

    它不感兴趣?

    “找古墓的人是我。”身穿宽松黑色斗篷的人慢慢走来,帽子遮住了他的半边脸,看不清楚他的轮廓。

    在那人走出来的同时,离夜和纳兰清羽眼中不约而同露出了然。

    ------题外话------

    来了来了…大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