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零八章 蛇魂之舞!
    眼看着北雪儿就要掉入那巨大凹陷,一只小手立即将她拉住。

    离夜看着昏迷过去的人,再看看她身上的伤,扭头看向纳兰清羽。

    “她伤的很重。”只有半条命了。

    那个蛇人部落的女王,下手挺狠的,北雪儿能坚持这么长时间,算是到极限了。

    “我们先回刚刚的绿洲。”纳兰清羽看了一眼北雪儿就收回了目光,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狼藉,薄唇微微上扬。

    离夜皱眉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刚刚北雪儿就那么掉下去,清羽愣是没有动,想要让他扶人那是不可能的。

    救人是肯定的,北雪儿要是死了,她的琥珀露和雪魄冰莲找谁要去!?

    “小八。”离夜轻咳一声叫道。

    “我能拒绝吗?”。小八态度坚决问道。

    这种事,为什么是它来!?

    “敖金,九婴,小白,你能打得过谁?”笑意在黑亮的目光中流转,红唇微扬的弧线,闪过一丝狡黠。

    只要小八能打赢三个之一,也不是不可以换,谁出来她都没意见。

    小八:“……”

    不带这么欺负兽的!

    一个是堂堂龙族王者,拥有龙族的正统血脉,若世上没有金龙,它便是龙王,其余两个都是上古之兽,实力就不用说了,它们三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打过它们,开玩笑的吧!

    离夜像是知道小八在想什么,再次开口道;“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吗?”。

    这种时候,实力说话,它能打赢还有什么不好说的?

    只见空气中一丝波动,巨型的庞然大物霍然出现,巨蟒盘旋在空中,看着下面的三个人,眼角微微抽动。

    打赢?它虽然好斗,还没那么莽撞,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离夜扶着北雪儿飞身而上,眨眼便站在了小八背上,她让北雪儿平躺着,自己盘腿在北雪儿身边坐下。

    她才刚刚坐下,明明昏迷过去的北雪儿,在这是猛地睁开双眼,眼中一片寒霜,当那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眼中冷意瞬间消失。

    “这么快就醒了,看来刚刚不拉你,你也不会这么快死。”离夜一阵轻啧,调侃道,手里的动作却没停下。

    她拿出一颗碧绿的丹药,放到北雪儿嘴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尊品?”只是闻到丹药的味道,北雪儿几乎就知道这是什么品级的丹药。

    她炼制出尊品了!?

    前段时间,不才只是皇品,怎么会这么快!

    “是尊品。”北雪儿一眼就认出自己手里的丹药,离夜也不惊讶。

    她那么拼命找品级高炼药师,对丹药肯定也有研究,再说了,他们这些势力之主,什么没见过。

    丹药是尊品,不过不是她炼制出来的,那天齐暮刚好在炼制治愈疗伤的丹药,说效果比复元丹要好,她就顺手拿了一颗,当时她也没问齐暮药方,所以这种丹药她身上也就只有一颗。

    北雪儿迟疑了一会,才张开嘴巴,把丹药吃下去。

    丹药入口即化,一阵清香在舌尖散开,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滑下。

    “离夜公子这么舍得,还一连救了我两次,那一滴琥珀露和雪魄冰莲的面子还真大。”若不是看在这两样东西上,他们两个真会像刚才说的那样。

    坐着看好戏,等待他们两败俱伤!

    离夜撇了撇嘴,随意说道,“它们的面子是挺大的。”

    她直认不讳,本来就是因为这个才救北雪儿,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北雪儿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把目光从离夜身上挪开,便看到站在前面的白衣男人。

    他纹丝不动站在原地,凉风习习,如雪白衣在风中摇曳,如瀑青丝随着衣袍飞舞,与生俱来的气势,优雅飘逸的身姿,如同踏风而来一般。

    那双对待万物皆是冷漠的双眸,紧锁在一人身上,眸光深处流露出柔和光芒。

    她回眸看了看离夜,见离夜含笑看着纳兰清羽,她脸上僵住的笑容,一点点恢复如初,反而加深了几分。

    “你笑什么?”离夜坐在一旁,斜视了一眼北雪儿,就看到北雪儿脸上的笑意,狐疑问道。

    北雪儿没有回答,反而闭上了双眼,丹田处涌动的灵力,随着落入身体的暖意流遍全身。

    暖意每在身体里绕行一周,她几乎能看到身体的伤在一点点愈合。

    见北雪儿闭上眼睛,离夜没有在意,起身走到纳兰清羽身边。

    “凝碧丹,夜儿,你这一个月没有炼制过丹药。”纳兰清羽肯定地说道,这一个月她都在他身边,没有炼制过任何丹药,更别提凝碧丹了。

    尊品治愈丹药,凝碧丹。

    “也不看看是因为谁!”离夜咬牙瞪了一眼纳兰清羽,双颊微微泛红,继续道:“在齐暮那里拿的。”

    她是有炼丹的计划的,但计划赶不上变化。

    “只能是我。”某邪尊伸手环住离夜的腰,含笑的眸光注视着她,霸道开口。

    离夜无语看着面前的男人,还想说什么,刚才他们走过的绿洲映入眼帘,她指了指下面,淡淡说道:“到了。”

    小八慢慢往下飞去,稳稳落在地上,灵活的尾巴把北雪儿放到地上,它滑动身体,然后消失在离夜他们面前,回到契约空间内。

    点点绿茵,生长在尘沙之上,潺潺溪流,缓慢流淌而过,燥热的空气迎面而来,当吹拂到这一片绿洲之时,燥热明显减弱。

    躺在草地上的人儿像是睡着了似的,恬静优美,仿佛随时会和这片绿茵融为一体。

    离夜看着北雪儿,蹲下身体,精神力在她身体周围流转,“恢复的还不错,就是天快黑了。”

    蛇人女王亲自打伤的人,肯定不会因为死了一个蛇人而放弃,北雪儿到北漠冰原,受了重伤还不肯离开,难道是又找到了一样还灵丹的药材?

    离夜不会忘记,北雪儿对还灵丹药材的执着,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而且还不止一次。

    想了又想,离夜实在是想不到,还灵丹有哪样要药材,长在北漠冰原。

    “还要多久?”纳兰清羽看了一眼北雪儿。

    “具体不知道,以她恢复的速度看来,应该快了。”离夜在一旁草地坐下,看着空气中凝结水雾,神情闪过诧异。

    好浓郁的灵气!

    刚刚路过这里的时候,一点都没发现,要不是回到这里,走进这绿洲,只怕都不会发现这个地方的灵气浓郁。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撩起衣袍,席地坐下,明明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动作,却是那般优雅迷人。

    离夜坐在北雪儿旁边,注意着她身体的变化,看着她伤口恢复。

    北雪儿身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烈日往西边慢慢移动,黑夜逐渐取代白昼。

    黑夜完全笼罩,一缕血红色的光芒划破黑夜,照亮了半个绿洲。

    黑亮双眸落在北雪儿身上,一丝波动散开,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亮。

    “这是!”伤口愈合的速度比刚刚快了一倍!

    她可以肯定,这绝不是因为凝碧丹,凝碧丹吃下去这么久了,不会到现在才有这么强烈的反应。

    “怎么了?”白色身影瞬间到了离夜身边,高大身躯在她身边蹲下。

    离夜看着北雪儿,摇摇头,“说不上来,反正北雪儿的身体有点奇怪,伤口越好突然快了很多,还来不及抓住,又恢复了正常。”

    好像是被一股力量压制住,那股力量很强!

    “噢?”纳兰清羽缓缓说出一个字,一丝冷意袭来,深邃的目光往离夜身边看去。

    微弱的寒意鞭打在离夜身上,不容拒绝毫不留情冲入心底!

    离夜猛地扭头,看向寒意涌来的方向,心里的寒意在逐渐散去,但笼罩在身上的寒意却越来越重。

    红唇上扬,勾起弧线,淡淡微笑挂在无瑕的脸上。

    有人!

    昏睡中的北雪儿,在那一道寒意袭来之际,紧闭的双眼已经睁开,扭头警惕看向四周。

    “来的挺快的。”离夜见北雪儿醒过来,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细沙。

    空气中泛起阵阵浪涛,罡风席卷,冰凉的空气如条条长鞭狠狠抽打在身上。

    离夜眯起双眼,手掌翻转,吾邪出现在她手上。

    泛着蓝色剑气的吾邪,散发着冰冷的杀气,凌厉蚀骨。

    “你身上的伤还没完全好。”离夜见北雪儿站起来,扭头睨视了一眼,淡淡说道。

    现在她动手,身上的伤会更加严重,这点她应该很清楚。

    “这毕竟是我的事,让你一天救我三次,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北雪儿冷淡回答,目光看着面前扭动的空气,眸光情绪有些沉重。

    这气息,要是没错的话,是妖冶!

    “妖冶,你是自己走出来,还是本尊请你出来。”纳兰清羽迈出步伐,强势霸道的声音响起,在说到“请”这个字的时候,语气特意加重了一点。

    磅礴气势翻滚而来,银铃般的笑声划破黑夜,绿洲席卷的罡风比刚才还要恐怖渗人。

    “纳兰清羽,在本王面前,你还是客气点,这里可不是中域,更不是你的天穹峰。”傲然的声音划破空气,语气中几分不屑。

    妖冶!

    离夜脸色一沉,没想到来的还真是蛇人部落的女王。

    想到这里,离夜不禁看向北雪儿,她到底做了什么,让蛇人女王亲自来。

    周围涌动的气息看来,来的不只是蛇人女王,还有很多其他蛇人,实力不在她之下。

    该死!

    离夜在心里狠狠咒骂,一道强势之力迎面袭来,她抬头看去。

    黑夜中,彩色身影翩翩而来,如同花丛中起舞的蝴蝶,下半身布满七色彩鳞的尾巴,优雅扭动。

    身影慢慢靠近,逐渐离夜可以看清楚那一张脸,当那张美丽妖冶的脸映入眼帘,惊艳之色在离夜眼中浮现。

    这就是蛇人女王,忽略了那条尾巴,十足的美人!

    在回眸看看纳兰清羽,离夜发现,果然长的好看的人都是非人类。

    邪尊大人虽然是人类,可那变态的程度,也已经超越了人类。

    暗暗腹诽的离夜,完全忽略了一件事,她的容貌绝对不亚于蛇人女王。

    “邪尊,把她交给本王。”妖冶站在半空中,纤纤手指指着北雪儿,眼中闪过一丝凌厉。

    北雪儿,当年她逃走了,还敢到北漠冰原来!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纳兰清羽没有说话,甚至看都没多看一眼妖冶,正想着要不要直接出手,离夜的声音便响起在了耳边。

    妖冶凌厉骇然的目光,一直看着纳兰清羽和北雪儿,直到离夜说话,她才注意到除了这两个人,还有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和本王说话!”妖冶扬起下巴,蔑视看了一眼离夜。

    灵皇级别,不过只是灵皇级别罢了。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嘴角红唇弧线慢慢加深,脸上的笑容完美到了极点。

    “小爷只是想提醒女王,交不交人,是小爷说了算。”冰冷的声音响起,没有半点温度。

    她想要人,问清羽可是不行的。

    “你?”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妖冶高傲的目光重新打量着离夜。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妖冶突然笑了起来,看着离夜的眸光又多了几丝轻蔑,“不自量力的人类。”

    巅峰灵皇都没达到,他,又算什么?

    “妖冶女王,她救了本座两次,你要带走本座,的确是该经过她的同意。”北雪儿不以为然笑道,感觉到周围涌动的气息,还是莫名紧张。

    她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什么可畏惧的,大不了一死!

    现在不同,夜儿在这里,怎么能让她有所损伤!

    “你敢救她!”妖冶听了北雪儿的话,眼中的不屑瞬间化作骇人的杀气,空中的身影眨眼消失。

    残影掠过,磅礴强大的力量席卷而来,直逼离夜!

    在妖冶身影走动的同时,离夜他们三人,几乎同时有了动作。

    三道灵力同时凝聚,攻击之力直接迎上狂卷而来的身影,骇人的力量,惊天动地!

    妖冶直冲而来,完全没有料到,纳兰清羽和北雪儿会同时出手,再加上离夜的力量,她脸色惊变,猛地停下脚步。

    双掌合拢,灵力涌动在身体周围各处,充斥着四周空气!

    “轰——”

    攻击之力撞击在一起,凝结的空气,瞬间破碎成碎屑,方圆百米,飞沙草溅,被罡风席卷!

    大地寸寸被削割开来,狰狞的痕迹从地面划过,露出湿润的泥土,但那痕迹看了就让人觉得毛骨悚然,头皮发麻。

    落在地上已然如此,这要是落在人的身上,那该是什么样子!?

    余力震开,往四周横扫而过,那股力量落到离夜面前之时,她刚想挥剑劈开,一股力量已经挡在了她面前,横扫而去,面前几丈所有的余力,瞬间烟消云散!

    离夜和纳兰清羽相视一看,然后同时看向一旁的北雪儿。

    他们刚刚都没出手,出手的人,只可能是她了。

    “臭小子,看什么看,你救了我两次,帮你挡下一些余力,不是应该的吗?”。北雪儿看到那目光注视,漫不经心笑道。

    一颗巨石选在心里,她难道说,看到那股力量冲过来,知道夜儿会躲开,还是忍不住出手吗?

    “不用太客气。”离夜嘴角微微抽搐,摇头说道。

    北雪儿现在身上还有伤,管好自己就够了,这点小事她还是能应付的。

    倒是她,她的伤要是加重,又得给她治。

    “也是,有邪尊在,本座有什么可担心的。”北雪儿收回目光,手掌慢慢握成拳头,提醒着自己,下次一定不能出手。

    妖冶听着她们两个的话,手臂抬起,重重一挥,面前废物的沙尘立即消散。

    “北雪儿,这些年你每年都来,真当本王是瞎子吗?”。她不要太过分了,明知道那个地方不能随便靠近!

    让她来那么多年,是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不然她早就死了!

    “本座只是想来看看。”北雪儿目光坚定道。

    她只是想看看而已!

    “那个地方是本王所管,不允许就是不允许,今天我们把这十几年的账好好算算!”闯入一次就得死,这些年北雪儿闯入了那么多次,早就不知道该死多少次了。

    以前她每次都能逃脱,这次遇上了,她以为自己能逃到什么地方去。

    “让他们走,这件事和他们无关。”北雪儿指了指离夜。

    她就不该出现在这里,不管是为了什么事。

    “你觉得可能吗?”。妖冶冷冷扫视了一眼纳兰清羽和离夜,这两个人都得留下!

    怪只怪,他们不该救她!

    “我们三人联手,未必会输给你!”北雪儿心里咯吱一响,暗暗紧张。

    离夜和纳兰清羽沉默站在一旁,听着她们的对话,心里泛出疑惑。

    离夜心里更是奇怪不已,北雪儿一个人根本不是妖冶的对手,居然让他们两个先走。

    她可不认为,北雪儿是那种冲动的人,让他们先走,肯定是有十足把握能够在妖冶手里脱身。

    刚刚妖冶不也说了,十几年,北雪儿年年都来这里,现在才遇上,这要是说北雪儿运气好,那运气也太好了一点。

    “来人!”妖冶大手一挥,四周顿时风起云涌,霸道强势的力量,压制而来!

    那道力量迎面袭来,离夜只觉得空气顿时稀薄了不少,她暗暗稳住呼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受这股力量的影响。

    眸光看向周围,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往这边看来,密密麻麻。

    靠!

    离夜差点直接爆粗口,这么多蛇人,没有一百也有几十吧!

    从气息看来,全都是灵皇级别!

    他娘的,蛇人部落的灵皇都不用钱吗!?

    纳兰清羽扫视了一眼周围的蛇人,眸光依旧波澜不惊,平静如水,像是没看到他们似的。

    “妖冶,区区几条小蛇,你以为能挡住本尊。”薄唇轻启,冰凉的声音响彻黑夜,强者的威压往周围散开。

    空气变得更为稀薄,慢慢靠近的蛇人,在威压之下不得不停下步伐。

    他们咬牙切齿看着纳兰清羽,又丝毫不敢有任何动作。

    那强大的压迫,如同一座巨山,压在他们身上,让他们不敢再靠近一步,仿佛只要稍稍挪动一步,就会被这股力量碾压,变成粉碎!

    “邪尊,本王记得,以前你从不管任何人的死活,人命在你眼里,一文不值。”妖冶笑道。

    眼前的男人,在这种情况下,一步都没有离开,正确的说,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他是谁,为什么能让邪尊如此特别对待?

    纳兰清羽眸光一沉,只见他脚步微移,黑夜之中,几道银光化作利刃,如闪电一般的速度飞奔而去。

    几乎没有人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等看清楚之时,他已经回到了刚刚站的地方,好像从来都不曾离开过。

    他做了什么?

    妖冶刚想问,耳边突然响起一声闷响,她扭头看去。

    站在那一排的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一连倒下了三个,在他们脖子上,一道血痕整齐划过。

    一招!

    看到倒下的三个蛇人,惊讶震撼的不只是妖冶,就连离夜都有脸上都划过一丝惊讶,随即很快就消失了,速度快到让人来不及抓住。

    一招,他居然一招杀了三个灵皇级别的蛇人!

    北雪儿眉头紧锁,这个男人,实力究竟到了何种地步。

    在妖冶面前,一招杀了三个蛇人,妖冶居然都没有来得及阻止。

    纳兰清羽冷漠看着妖冶,再次说道:“现在也一样。”

    她若不信,可以亲自来试试!

    “你……”妖冶气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在她面前,在她眼皮子底下,纳兰清羽竟敢,他敢……

    “清羽,你把她给惹怒了。”离夜微微轻笑,平淡的语气就跟平常聊天没什么两样,哪里有一点惊慌。

    纳兰清羽看向离夜,薄唇微微上扬,“她若动手,杀了便是。”

    四周顿时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蛇人不可思议地看着纳兰清羽。

    这个人类好大胆子,没听说过他们女王吗?

    在北漠冰原,还没有人敢这么和他们女王说话!

    北雪儿将那八个字尽收耳中,明明跋扈到了极点的几个字,在他说来,好像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只是,妖冶哪里有那么好对付。

    “好,很好,邪尊,你既然想死,本王何须再客气!”话落,妖冶张开双臂。

    微风在这一刹那,狠狠抽动了一下,大地尘埃也随之震动了起来。

    站在周围的蛇人,看到这一幕,迅速后退,不敢有丝毫停顿。

    听着妖冶的话,离夜哑然失笑。

    客气,从刚刚到现在,妖冶什么时候客气过?

    尖锐的声音穿破黑夜,传入耳膜,离夜心口一跳,嘴角的笑容僵住,她猛地看向周围,神情紧绷。

    “蛇魂!”红唇轻启,缓缓吐出两个字。

    这就是传说中的蛇魂,蛇人部落每个蛇人与生俱来的力量。

    相传,蛇人熟练掌握了蛇魂之舞,只要舞步跳动,便是杀机万千,一舞完毕,便能伏尸百万!

    “清羽……”

    “无事。”离夜刚想说什么,纳兰清羽已经先开口了。

    听到这一声声尖锐叫唤响起在他耳边,那仿佛是黑夜之中最美的旋律,但这旋律越优美,他越是紧张。

    黑夜中,空中身影,慢慢转动,耀眼的七彩光芒照亮了整个黑夜。

    离夜顺着光芒看去,就看到那长长蛇尾在一点点蜕变,光洁白皙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之中。

    彩衣衣裙一点点滑下,遮挡住暴露空气中的双腿。

    “是蛇魂之舞!”离夜严肃说道,不只是蛇魂,是蛇魂之舞!

    他们现在要先想个办法离开,不能再留下来,妖冶的双脚显露出来,她就要开始跳蛇魂之舞,到时候他们谁也跑不掉!

    脸色一沉,离夜没有丝毫犹豫,拿出木盒,正要拉开木盒盒盖,北雪儿的声音却再这时响起。

    “你们跟着我走!”北雪儿沉声说道,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离开这里要紧,不管怎么样,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特别是他们两个,他们一定要活着!

    “你想干嘛?”离夜手指触碰在盒盖上。

    “别问那么多。”话落,北雪儿手上变幻着复杂的手结。

    手结刚刚变化不到三个,耳边刺耳的声音立即就变弱了,刚刚还在耳边,现在已经是在百米之外。

    离夜慢慢放开落在木盒上的手指,看着北雪儿的手结。

    北雪儿手结变化,周围也卷起了飓风,完全遮挡住刺耳的声音。

    看着飞沙席卷的天地,那双黑亮的双眼,逐渐变得没有焦点,茫然看着前面,目光空洞。

    “小夜儿,娘教你的手结,你学会了吗?”。

    熟悉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离夜不自觉想要伸手抓住,可抓到的却是一片虚无。

    手结……

    离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脑海中陌生的手结浮现,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动了起来,卷动的旋风,比刚才还要来的猛烈。

    强势之力,席卷着整个绿洲沙地,狂暴到了极点!

    手上手结不停变化的离夜,丝毫没有察觉这些,随着记忆,手机还在不停变化。

    “砰!”

    一股力量震开,北雪儿喉咙一腥,猛地后退一步,脸色又苍白了一点。

    “怎么回事!”她不解看着四周,耳边却想起呼叫的声音。

    “夜儿!”纳兰清羽站在离夜面前,但无论如何两人始终阻隔着一步,他阻止不下这些,更阻止不了离夜的举动。

    北雪儿扭头看去,这一看,她苍白的脸色,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了,踉跄后退一步。

    这是……

    来不及想太多,北雪儿脸色一沉,立即双手又开始新的手结,这次的手结,明显和离夜手上的有几分相似。

    天地震动,黄沙席卷,这一片空间都陷入摇摇欲坠!

    妖冶正要跳那一曲蛇魂之舞,突然一股力量席卷而来,将绿洲全部覆盖在沙尘之中,旋转出巨大漩涡!

    漩涡中散发出的力量,几乎不容她反抗,直接将她震了出去。

    绝美的身姿,猛地后退,眼看着就要坠落在黄沙之中,妖冶立即停住。

    “这是什么?”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出现!?

    逃开的蛇人,看到这么强横的力量,也慢慢伸出头,快速走到妖冶身边,将她护在身后。

    “轰!”

    惊天动地一声巨响,响彻天地,震动万物!

    在这股力量爆开,蛇人几乎立即护着妖冶往后面退去。

    妖冶看着那一片被飓风席卷的绿洲,脚下步伐尽管被部落蛇人护着往后退,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绿洲一眼。

    巨响过后,暴躁的飓风慢慢减弱了速度,沙尘弥漫在空中,妖冶猛地停下脚步。

    “慢着!”她睁大双眼,看着空无一物,只剩下尘沙飞扬的绿洲。

    人呢!?

    所有蛇人立刻停了下来,看到她变化的脸色,顺着那目光看去,所有蛇人一下子都傻眼了。

    那三个人,都不见了!

    ------题外话------

    木赶上四年一遇的日子,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