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零七章 北雪儿?
    黄沙之上,耸立的沙丘形状各异,有的宛若河流吹拂起的涟漪海浪,有的像是一座座巨山,有的宛若盘踞在这片天地间的黄金巨龙!

    两道身影站在高高的沙丘之顶,空中飞旋而过的微风细沙,经过他们身边之时,便会自动绕行。

    若此时有人看到这一幕,还不知道会露出怎么样的表情。

    那座高高的沙丘之下,点点绿茵在风中摇曳,为这空无一物的沙丘增加了一点其它颜色。

    遥望而去,细细水流形成一条小溪,水流潺潺流过。

    “去西边只有这一条路。”这也是附近几百里唯一的绿洲。

    离夜双手抱臂,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哪怕是站在这风沙漫天的沙漠里,他也是一身整洁,一颗沙子都不曾沾身。

    离夜眯起眼睛注视着面前的男人,柔和的语气中透着几分邪魅,“邪尊大人,现在能说为什么去古墓了吗?”。

    他没事不会去找什么古墓,这么多年了,他要是对古墓有兴趣,早就来了,不会挑这个时候。

    纳兰清羽无奈叹息,摇了摇头,“什么都瞒不过夫人。”

    语气中透着十足的无奈,但含笑的脸上,哪里有一点无奈存在,明明笑的就很开心。

    “说吧。”离夜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

    是什么东西,能让他提议去找那所谓的古墓。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迈步从沙丘顶端走过,凸起高耸的沙丘,宛若一条盘龙,弯绕俯卧。

    从上面走过去的男人,如履平地,优雅从容,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肆意天地!

    见纳兰清羽往前走,离夜也不着急跟上去,反倒是站在原地笑眯眯看着他,嘴角弧线透着自信的光芒。

    “夜儿,你是炼药师,应该听说过融骨钉……”纳兰清羽的话还没说完,纤细的人儿已经出现在他面前,神色紧张拉过他的手。

    精神力顺着经脉探入纳兰清羽身体,从他身体中走过一圈又一圈。

    融骨钉!他说的是融骨钉!

    纳兰清羽看到离夜的举动,微微愕然,随即愕然的情绪化作一抹轻笑,任由她握住手腕探寻。

    精神力游过之处,并没有半点伤痕,别说融骨钉了,就是连一丝内伤都没有。

    离夜眯起眼睛,眸光中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她缓缓抬头。

    “融骨钉!”哪里有融骨钉!

    融骨钉那么可怕的东西,就连玄兽都无法承受,即便,即便他是灵尊级别,中了融骨钉,也要日日夜夜承受融骨钉的折磨!

    那是锥心刺骨的疼痛,日日夜夜,好比有人拿着细针,刀剑在血骨上不停扎,不停砍,可又不见任何伤痕,也不会致命。

    融骨钉是一种无穷无尽的折磨,这种折磨会伴随人一生,直到死的那天!

    最棘手的是,要治好融骨钉,需要上古之兽的血,以及很多的珍贵药材,这些她这里倒是有,可丹药是其次,最重要的就是要削骨刮毒!

    纳兰清羽露出微笑,这一笑,万物黯然,日月无光。

    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抚上那担忧双眼,指尖轻轻划过,停留闪烁着璀璨晶莹光芒眸光的眼角。

    “不是我。”轻柔的声音缓缓响起,简单的三个字,抚平着那颗紧张担忧的心。

    离夜瞪了他一眼,现在她当然知道不是他!

    检查了一次都没事,怎么可能是他!

    她倒是忘了,堂堂邪尊大人,怎么会那么大意中融骨钉。

    “银翳也没有中融骨钉,那是谁?”离夜松开握住那手腕的小手,淡淡说道。

    银翳每天四处奔波,若是中了融骨钉,他肯定不会让银翳到处走动的。

    “夜儿,你储物袋中的药材,是否还缺少了一样。”医治融骨钉的丹药,所需要的药材虽然繁多,却并不难找,唯独一样,除了古墓其它地方都找不到。

    离夜迟疑点头,的确有一样,叫地狱花,生长在古墓中,实力至少是灵尊高手的墓穴,才能生长地狱花,所以即便是炼药师公会,也很难遇到一朵。

    灵尊!

    那个古墓……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灵尊高手的墓穴!?

    “据说那个墓穴的主人,实力至少是灵尊以上。”正因为这样,要找起来并不容易。

    离夜睨视了一眼纳兰清羽,皱眉道:“到底是谁中了融骨钉。”

    要是一般人,清羽不会去理。

    别说是融骨钉,就算是立即被千刀万剐,他也不会皱眉。

    “为夫的契约兽。”纳兰清羽随意回答,看起来就像是一件与己无关的事。

    他的契约兽,中了融骨钉。

    “那我们还是去一趟吧。”他的契约兽,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契约兽和契约者性命相连,要是他的契约兽出事,他肯定也会很麻烦。

    “嗯。”纳兰清羽颔首轻嗯了一声,那波澜不惊,平静如水的神情,看不出半点着急。

    离夜眉头紧皱,这家伙什么都不跟她说,融骨钉肯定不是这一两天中的,这么长时间,他居然什么都没说。

    “清羽。”离夜严肃叫道。

    “嗯?”含笑的目光看向离夜。

    “以后有什么要跟我说。”什么都不告诉她怎么行!

    深邃的双眸闪烁出光亮,随即他应道:“好。”

    “走,我们现在就去找蛇人部落女王,让她告诉我们去古墓的路。”离夜拉着纳兰清羽往前走去。

    去古墓的路,这个世上只有蛇人部落女王知道,可又有多少人敢去问残暴的蛇人女王。

    踏入蛇人部落的范围,走出来的几率都不高,谁敢去靠近蛇人部落女王。

    说不行,连蛇人部落女王知道古墓的路这件事,都没几个人知道。

    更多的人遇到古墓,是靠运气!

    “夜儿,也不着急这么一时半会。”纳兰清羽含笑说道,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不用这么着急。

    “那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她不知道,现在她知道了!

    尽管融骨钉的伤痛落不到他身上,谁知道他那头契约兽能不能承受住,要是哪天它承受不住,那不就麻烦了!

    这种隐患,要尽快解决!

    纳兰清羽任由她拉着,笑盈盈走在她身边,两人从高高的沙丘上走过。

    尘沙漫天,罡风滚滚掀起,将沙尘卷起百丈!

    两人不过刚走出百里,就看到面前嫌弃的尘沙,空气中阵阵余力肆意狂舞,余力中央爆发出的力量,震慑着天地!

    “好像有人在打架,要不然我们先休息一会?”离夜歪着头看向纳兰清羽,笑盈盈提议道。

    他们只是过路人,这种事围观就好。

    “也好,等两败俱伤,说不定我们还能拣点便宜。”纳兰清羽若有所思道,那神情仿佛是在说,离夜这个提议相当不错。

    离夜笑眯了眼,她也是这么想的。

    目不转睛看着,当两边实力知道的差不多,离夜一阵轻啧。

    两个都是巅峰灵皇,难怪难分难解。

    百米外,对战纠缠的两道身影,听到这段对话,差点没直接栽倒在黄沙中,心里一阵腹诽。

    这是两个什么人,人家打架,他们围观不说,还想着他们两败俱伤,坐收渔翁之利!

    有这么样的吗?他们不觉得这样不厚道吗?

    可耻!

    “轰——”

    巨响响彻天地,掀起的尘沙肆意的更加暴躁,仿佛随时就会吞噬这一片天地!

    黄沙所到的地方,形成一片空间,看上去就要碎了一般。

    纠缠在黄沙中的身影,在这一股强力之下,不得不分开,他们飞身往后退去,面朝对方,杀意浓浓!

    看到分开的两道身影,离夜看着其中一个,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看着尘沙中尝尝的蛇尾。

    “原来是蛇人。”刚刚都没看出来,那尾巴被黄沙掩盖住了。

    这里距离西边还有好一段距离,怎么会有蛇人和人打起来了,那个人,看上去还有点眼熟。

    “离宫宫主这次没去炼药师大会,原来是到北漠冰原来了。”纳兰清羽看向另一边的青色身影,不急不缓说道。

    北雪儿?

    离夜移开目光看向另外一边,青色身影落入眼帘,黄沙洒落,宛若一层神秘面纱,将那抹青色身影遮挡其后。

    还真是北雪儿,她就说看着有点眼熟。

    空中退开的北雪儿在停下只是,踉跄后退了几步,嘴角溢出一丝血痕,但那冷漠冰霜的眸光,还是紧盯着对面的蛇人。

    “北雪儿,你还是别再抵抗了,受了我们女王一击,你已经是重伤,现在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最好乖乖跟我回去见女王。”高傲的声音从对面响起。

    退开的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休想!”北雪儿冷冷回答,让她回去见妖冶,绝无可能!

    妖冶用这么大动静占居北漠冰原的西边,说到有什么目的,她们心里都清楚,所以她断无可能去见妖冶。

    那蛇人见北雪儿还是不同意,提起手里的巨斧,再一次往北雪儿站着的地方直直劈下去!

    权杖在手中变化,转眼形成一把一丈长,三尺高的利刃。

    精神力和灵力完美结合,操控着巨大长剑,挡住从面前劈下来的巨斧。

    “轰隆隆——”

    两道力量撞击在一起,四周炸开了无数坑洼,一声声爆炸巨响,震动着整片沙漠!

    尘沙之中,细微的血腥味传出,在空气中袅绕。

    离夜坐在原地,脸上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神情紧张僵硬,手指一点点紧握,连自己握的有多紧都浑然不觉。

    “夜儿。”纳兰清羽皱眉看着紧紧握住自己手腕的手指。

    她这是怎么了?

    “啊?”离夜眨了眨眼睛,收回目光看向纳兰清羽,怎么了?

    纳兰清羽无声指了指自己的手腕,一脸无奈看着离夜,她看上去很紧张。

    离夜一脸迷茫看着纳兰清羽指着的地方,顿时囧了,紧握的手指一点点松开,慢慢抬头讪讪轻笑。

    “力气稍微大了一点点。”说完,她坚定点点头,没错,就只是稍微用了一点点力气。

    纳兰清羽无语看着手腕上的红印,这只是一点点?

    “你刚刚有点紧张。”闻到空气中的血腥味,她看起来很紧张。

    离夜耸耸肩,无辜问道,“有吗?”。

    她刚刚紧张了?

    离夜一头雾水,没有吧,现在她一点感觉都没有,刚刚有紧张过?

    见离夜也是一阵茫然,纳兰清羽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转移了话题,“北雪儿的确受了伤。”

    伤的还不轻,要是没有受伤,这个蛇人不会是北雪儿对手。

    “看出来了。”离夜淡淡回答,心里刚刚出现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用不了几招,北雪儿就会受重伤,到时候也只能任由那个蛇人宰割了。

    “夜儿,琥珀露和雪魄冰莲,她给你了?”纳兰清羽适当提醒着,她不是说北雪儿要等她炼制出帝品丹药,才会给她琥珀露。

    既然如此,北雪儿死了,她的东西……

    离夜猛地站起来,直接爆粗口,“靠!差点忘了!”

    琥珀露,雪魄冰莲,这两样东西北雪儿一样都没给她!

    琥珀露没给她也就算了,雪魄冰莲她一直没去离宫,然后北雪儿就一直没给她!

    纳兰清羽宠溺一笑,没有再说下去。

    看向北雪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光亮,那丝光亮的速度太快,快的让人来不及抓住。

    北雪儿……

    “清羽,蛇人的蛇皮是不是可以炼制出很好的盔甲。”离夜舔了舔唇瓣,笑盈盈看着的攻击着北雪儿的蛇人。

    北雪儿要是死在这,对她来说,是一桩亏本的买卖,琥珀露找了这么长时间,她也就听说离宫里有,其它地方也没找到一点。

    “是可以。”纳兰清羽颔首回答,含笑的声音传出很远很远。

    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红唇勾起一抹嗜血的笑容,目光落在蛇人身上,声音不急不缓响起。

    “等会不许你出手。”巅峰灵皇的蛇人,她倒要看看有多厉害。

    “好。”这点小事,他自然不会出手。

    纳兰清羽的话刚刚落下,站在他身边的离夜,眨眼便消失在了身旁,等再次出现,她已经走到了北雪儿面前。

    “是你!”

    北雪儿惊讶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离夜,本能地想把离夜拉到身后。

    一丝冰冷从面前袭来,手里的动作突然停顿。

    吾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手上,凌厉骇然地眸光看着攻击而来的巨斧,笑容深了几分。

    危险的气息散开,攻击而下的蛇人看到北雪儿面前突然出现的年轻人,脸色怔了怔,但手上攻击的力道,没有丝毫减弱。

    “冰杀裂魂斩!”

    蓝色弧线从面前划出,冰冷的气息冷却天地,四周飞舞的沙尘,瞬间凝结,一层薄薄冰雾覆盖其上。

    周围一切都在冻结,随着蓝色弧线直接往蛇人站着的地方蔓延而去!

    蛇人感觉到冰冷气息袭来,冰寒中还夹杂着骇人的力量,只见他脸色微变,巨斧立即扬起。

    “人类,你找死!”蛇人大声呵斥道,紧接着巨斧力量凝聚。

    不自量力的人类!

    “爆破!”

    北雪儿竟不是一个人来的!

    但不管来几个人,都得死,他要的只有北雪儿!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攻击而来的巨斧,刀锋转动,灵力在身体周围肆意翻滚。

    “宫主,你是不是后退一点,你应该不想自己没死在这蛇人手上,死在对战的余力之下。”离夜扭头看了一眼北雪儿便收回了目光。

    北雪儿嘴角一抽,看着她那桀骜不羁的嚣张模样,脚步不自觉后退。

    在北雪儿刚退出去的同一时间,离夜身体周围翻滚的灵力,瞬间炸开,强悍浩瀚的力量随着空气翻滚肆意!

    “五重噬杀诀——五杀斩!”

    五杀合一,五杀斩!

    “嘭!”

    大地发出强烈的狂呼,暴躁到了极点,怒叱着这强大暴动!

    地面狠狠震动,仿佛随时就会摇摇欲坠,裂开一条深不可见底的壕沟。

    杀伐之力,吞噬万物,要将万物撕裂毁灭!

    北雪儿刚走出不过一丈,力量轰然炸开,脚下步伐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下了身影。

    五杀斩!

    北雪儿惊讶看着离夜,五重噬杀诀最后一杀夜儿已经学会了,这就是五杀斩!

    蛇人眯起眼睛,看着离夜的招式,巨斧虽然没停下,心里却涌起了点点惊讶和诧异。

    五重噬杀诀,这种杀招竟还有人会!

    “金刚巨斧杀!”

    蛇人重重一哼,手上的招式加重力道,他咬着牙劈落而下!

    四周凝结的黄沙,寸寸瓦解,瞬间席卷而来,强悍的灵力,宛若一面金刚墙壁,挡下一切攻击!

    果断的杀伐,直劈而下,飞沙走石经过斧锋,立即就被震碎,连尘埃都不曾落下。

    “臭小子,你可要小心了,别让他使出‘蛇魂’!”北雪儿大声说道。

    “蛇魂”是每个蛇人都会的绝招,使用出蛇魂,任何人都躲不过,都会死在“蛇魂”之下!

    蛇魂?

    那是什么?

    离夜皱起眉头,尽管很想看看,但听到北雪儿那么说,也只想着速战速决。

    迎面而来的强势之力,眼看就要落下,强大的力量,宛若一个巨大金刚从天而降,要将它所笼罩的一切,砸成粉碎!

    血红火焰出现在手掌上,离夜眯起眼睛,看着落下来的巨力。

    她松开吾邪,吾邪立即在她身体周围转动,如同最忠实的护卫将她护在其中。

    “三千焱火茧!”

    血红火焰如同一张巨大天屏,刹那间,张开在离夜面前,血红火焰,如张开血盆大嘴的灵蛇,从空中狂舞而过!

    火焰所到之处,万物尽毁,全被吞噬其中!

    蛇人看着离夜的攻击,不屑一笑,“人类,你要是只有这点本事,还是不要救人,免得把自己搭进去。”

    这些攻击,就想阻止他的金刚巨斧吗?

    火焰从空中那道金刚之力穿透而过,却没有吞噬那一道力量,强悍之力依旧笼罩而下。

    离夜看了不远处那人,无害笑道,“小爷要攻击的从不是你的招式。”

    什么意思?

    蛇人脸上露出不解,一丝火焰映入眼帘,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

    火焰攻击的,是他!

    蛇人还没来及反应,清冷嗜血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诛神剑式——三剑合一!”

    诛灭,破杀,斩穹,三剑合一!

    “轰——”

    “嘭!”

    “噼里啪啦——”

    狂风席卷,撕裂着天地,大地震震,碎裂之声响起!

    风中黄沙涌动千丈,接天连地,浩瀚之力以排山倒海之势,狂呼席卷而来!

    卷动的黄沙,犹如无底黑洞,所有一切的攻击招式,如泥牛入海,再也没了踪迹。

    惊涛骇浪,翻滚而起,就像是条条巨龙,将万物毁灭震碎,撕裂吞噬!

    空中弥漫的血红火焰,如一张血盆大嘴,直冲蛇人而去,不由他任何反抗,直接将他“吃了”下去!

    在包裹住蛇人的瞬间,血红火焰立即回缩,紧紧圈裹,那形状就像是一个凝结的虫茧,巨大的火炬在一点点缩减,然后慢慢缩小,直到变成一点红光才停了下来。

    强大之力席卷而来,北雪儿胸口扯出一丝疼痛,她皱起眉头,立即后退。

    退到百丈之外,看着那强大的震动,骇人的毁灭,一阵汗颜。

    灵皇就有这么强的破坏力,以后……

    想到这里,北雪儿立即收起了心思,这句话太耳熟了,曾经也有人这么说过,不过对象不是离夜。

    尘沙漫天,可里面的人一直没走出来,北雪儿心里不禁涌出一丝担忧。

    一袭白衣从眼前走过,明明动作看上去那般轻缓,但他每走出一步,整个人就会走出十几米,不过眨眼的功夫,已经走到黄沙漫天之中了。

    纳兰清羽!

    这个男人也来了……

    北雪儿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随即嘴角勾起淡淡轻笑,心里的担忧消失不见。

    有这个男人在,她还是很放心的,他不会让夜儿有半点损伤。

    北雪儿站在原地,黄沙之中两道身影很快就走了出来,俊美的男人难得露出一丝笑容,他怀中的人儿,却是一脸懊恼。

    两人凌空走过,纳兰清羽仿若旁人一般,将离夜紧紧抱在怀里。

    北雪儿见他们走出来,立刻迎上去,轻咳一声,自动忽略圈在离夜腰间的大手。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他们到北漠冰原来干嘛?

    离夜站直身体,拍开放在腰间的手掌,白了一眼北雪儿,“还说呢,那么好的蛇皮,我居然一把火给烧了!”

    红莲烧了的东西,连渣都不会剩下,别说蛇皮了,现在连蛇肉渣都没有了。

    离夜的话刚说完,纳兰清羽只是眼角微微一抽,便恢复了正常。

    北雪儿的脸色却黑了大半,紧张说道:“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你还想要蛇皮!”

    她在想什么,蛇皮有那么重要么?

    没有让那个蛇人使出“蛇魂”这招才是关键,否则“蛇魂”使出来,她哪里还能全身而退,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样。

    “夜儿,你想要蛇皮,过几天你不是可以随便挑。”纳兰清羽笑道,等到了蛇人部落,想要蛇皮还不简单。

    离夜眼中闪烁出光亮,是了,等到了蛇人部落,蛇皮还不随便挑!

    看着他们两个清风淡雨,像回到自己家拿东西的样子,北雪儿一张脸完全黑了。

    “臭小子,这些蛇皮挡不了多大攻击,灵皇攻击都挡不了几招。”北雪儿忿忿说道,她也根本用不上这些蛇皮做出的盔甲。

    让她穿这些东西,她可能还觉得是累赘。

    “谁说小爷要用。”离夜撇了撇嘴,继续往前走去,无视脚下的巨大凹陷,和坑洼不平的黄沙之地。

    这东西做好了,她是拿回家给老头的,蛇皮制造的盔甲不坚硬,再加点其它,让玄机城的铸造师好好打造一番,效果不会太差。

    纳兰清羽走在离夜身边,嘴角始终勾着轻微的弧线。

    站在后面的北雪儿的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脚下几百米的凹陷坑洼,嘴角再次抽了一下,脸色一点点恢复正常。

    臭小子!

    北雪儿眼前一黑,身体便没了知觉,直接从空中掉了下去。

    ------题外话------

    来晚了…哭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