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零五章 他在找死呢
    &lt;=""&gt;&lt;/&gt;    周围所有人看到底下狼藉,不少人更是因为这场爆炸狼狈不已,一阵唏嘘。

    炸体带来的后果的确是太惨重的,这动静,现在还连累了炼药师公会。

    众人纷纷看向蔺药站着的方向,只见他双手颤抖,眼珠子一动也不动的注视前方,他们轻咳一声,把头扭到另外一边。

    他们也只是来围观的,这件事怎么算,也算不到他们头上。

    “喂,小子,地方也变成这样了,你不打算说说刚刚那个人是谁吗?”那么强大的力量,至少是灵尊!

    孟枭严肃看着离夜,灵尊出现在炼药师公会,为了什么?

    离夜扫视了地上狼藉一眼,看向蔺药,“药界你们没有打开吧?”

    药界要是打开,里面怕也是一阵纷乱!

    “没有。”他让人来说后,他们尽管奇怪,也没有在打开药界,还在想着为什么,这个地方就发生了动静了。

    离夜漫不经心点点头,往陵川站着的方向看去,目光在众人之间扫视了一眼,眉头微微蹙起。

    清羽呢?

    他刚刚还在这里,现在不见了,还有陵川……

    该死&lt;="r"&gt;!

    离夜脸色一沉,杀意顿时在眼中涌现。

    陵川,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浑身散发着寒意的离夜,手掌微转,吾邪剑的剑鞘出现在她手上,她反手把吾邪插入剑鞘,转身就走,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离夜!”孟枭叫道,他还要去哪里!

    离夜头也不会往前走去,冷酷的声音传来,“炼药师公会已经乱了,你们要是不想药界跟着乱,最好别打开药界!”

    话落,离夜已经飞身走出了很远,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药界……会乱?

    “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孟枭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蔺药和孟枭都不知道丹骨的计划,自然也猜不到,自己公会的人,对药界有那样的歹心,还联合外人一起。

    要是知道,他们也不会纵容丹骨继续留在炼药师公会了。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可我想知道,刚刚爆炸的是哪个王八蛋!”蔺药指着刚刚爆炸的地方,一张脸涨得通红,怒骂道。

    全身不停抖动,看模样就知道,他已经气到了极点。

    就算是爆炸,也不要挑炼药师公会,现在炼药师公会变成这样,他要怎么跟三位分主交代!

    他娘的王八蛋,在炼药师公会闹事,他有本事别死啊,有胆子把尸体留下!

    抽筋扒皮鞭尸……统统还给他!

    孟枭艰难吞了吞口水,蔺药这怒火滔滔的模样,他实在是……觉得该离远点,不然一把火烧到他身上,这就不好玩了。

    众人听到蔺药的怒骂,脸色大变,纷纷散开,就连孟枭也匆匆走回炼药师公会人,让人来处理这里的事。

    一时间,只剩下蔺药站在空中,表情又是气又想哭,无比滑稽。

    高塔中,昏暗房间内,闭关的三人缓缓听到外面的动静,猛地睁开双眼,脸上泛出疑惑。

    “刚刚的动静要是没听错,是炸体。”

    “力量还很强横,不是一般的人,至少是灵尊炸体。”

    “灵尊,谁能逼的灵尊炸体,别开玩笑了。”

    三人一人一句,发表自己的言论,沉甸甸的一颗心,就更沉重了。

    灵尊不会轻易炸体,炸体的后果是连灵体都不可能留下,会随着一起毁灭。

    再加上,以灵尊级别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炸体,临天大陆没有几个人会是对手。

    可刚才的力量,毋庸置疑,和灵尊无异!

    灵尊,炸体,那是不可能的&lt;="l"&gt;!

    三人叹了口气,继续收回心思,合上双眼,将外界一切抛出脑后,不再去理会,房间里再次变得安静。

    另外一个方向,几百丈之外,陵川心有余悸看着不远处那一堆破碎狼藉,眼角微微抽动。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浪费了一滴精血,可丹骨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一滴精血!

    丹骨不是家族血脉,即便承受不住血脉之力的冲击,应该暂时还是能撑住,至少在他离开前是可以的。

    可现在没有挡住北宫离夜不说,自己还炸体了!

    炸体,这对炼药师来说,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完全不敢想象!

    再加上这炸体,是由主灵血脉引起的,方圆百丈都被夷为平地,崎岖一片!

    丹骨死了,这还有什么办法,没能杀掉北宫离夜,只能再找机会,现在要杀他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这次炼药师大会他也听说了,炼制出尊品的男人,北宫离夜!

    二十岁,尊品炼药师!

    哼!若不是看上了这点,北宫离夜凭什么认为自己能让他带入家族。

    既然他不知好歹,那就算了,天下间炼药师多的是,不在乎多一个北宫离夜。

    长袖一拂,陵川转身离去,才刚转身,映入眼帘就是那高大的男人,只见他白衣似雪,一尘不染,气息中带着几分飘逸,一点都不像是人间凡人。

    他是……

    陵川还没想起来眼前的人是谁,低哑而又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已经响起,云清风淡的语气,仿佛他们只是不小心遇到的。

    “当年,就是你到的风启大陆,灭的北宫家族?”纳兰清羽看着面前的人。

    当年他去的时候,对战已经结束,北宫奇被人带走,但这个人他倒是见过,没有见过本人,是在图纸上见过的。

    毁灭北宫家族的人,自然有不少人画了他的画像,对他恨之入骨。

    北宫联盟中,更不缺这些人。

    陵川双肩微微一抖,心里一惊,很快就又平静了下来。

    是他做的又如何,他又是谁?

    “你是谁?”陵川狐疑问道,不知怎的,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太过危险。

    他是谁?

    纳兰清羽垂下眼皮,遮住深邃而又光亮的双眸。

    “这么愚蠢的话,本尊多久没听过了?”修长白皙的手指,一下有一下午地在另在一只手的手掌轻点。

    本尊!?

    陵川心头一跳,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看着纳兰清羽。

    “邪尊大人,小爷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问你这个问题&lt;="r"&gt;。”冷酷的声音中,含着几丝笑意,是那般的嗜血寒霜。

    邪尊!

    纳兰清羽!

    陵川眼皮一跳,这一次,胸口的跳动,明显比刚才要慌乱不少。

    出来之前,大人再三叮咛,千万不可以遇到一个人,也就是天穹峰尊主,邪尊纳兰清羽,若是遇上这个人,也要早早逃离,不可久留。

    没想到现在还是遇上了,遇上了不说,看上去不太友善。

    “北宫离夜!”他是怎么找来的?

    陵川眼中露出杀意,本来他以为这次没机会杀北宫离夜了,没想到他会自己送上门。

    这是他找死!

    “夜儿,你想他怎么死?”纳兰清羽淡笑问道,仿佛只是在问离夜,今天天气如何那般。

    离夜交叉在胸前,吾邪竖在身侧,一丝震动弹开。

    “死了就好。”一个灵尊,在她面前能逃走一次的人,她要求的,只要这个人死了,倒是没想过让他怎么死。

    既然没想过,她也不想再想,没必要把时间浪费在他的身上。

    陵川,终于是来了呢!

    一段对话下来,陵川看着纳兰清羽的模样,活像是看到了鬼一样,惊悚至极。

    “邪尊,我可是第五家族的人!”临天大陆和他们族界是毫不相干,各不相犯的,纳兰清羽难道敢置这些不顾么!?

    他是第五家族的人,带回第五家族的公子,有什么不对!

    “第五家族。”离夜喃喃轻语,脚步慢慢走近。

    又是第五家族,第五家族……

    现在不用再多猜,也已然是真相大白,难怪不管她在临天大陆怎么找,都找不到奇叔。

    嗜血的杀意在空中散开,离夜垂下眸光,遮住眼中的冰霜冷酷。

    第五家族的人,好一个第五家族!

    “北宫离夜,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要!”陵川高傲睨视了一眼离夜。

    北宫离夜刚才若是肯跟他走,前途无可限量,现在,没机会了!

    第五家族那么多人挣破头都想进去,给他机会他还不要!

    “第五家族么,还是免了,希望你还记得小爷曾经跟你说过的。”离夜抬起头,直直看着陵川,眼中的杀意蚀骨,寒意如雪。

    她说过,她会让陵川和陵川身后的人千百倍奉还!

    这句话,绝不是说说而已!

    利刃拔出剑鞘的声音响起,离夜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空中寒光闪过,离夜已经出现在了陵川面前&lt;="l"&gt;。

    陵川咬咬牙,灵力凝聚在手上,嗜血狠毒地瞪着离夜,化指为爪,挡下离夜的攻击,大手还不忘攻向离夜的脖子。

    “北宫离夜,区区灵皇,你找死!”灵皇级别就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找死!

    听到陵川的话,纳兰清羽眼中闪过一丝不悦。

    眸光微挪,他看向陵川,灵力充斥四周,空气在快速流失,空中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看来,你是忘了本尊了,陵川阁下的记性这么差,本尊帮你恢复恢复如何?”白色身影微微挪动,眨眼是已经出现在了离夜身边。

    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微转动,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缓慢,可速度却快的让人看不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

    灵力急速运转,他轻轻一推,浩瀚之力重重打在陵川胸口,抓着离夜的陵川,喉咙一甜,立即咽下涌出的甜腥,脚步踉跄后退。

    “你们……”他脸色微皱,胸口一阵刺痛,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

    两人联手,对付他一人,可耻!

    “我们,夜儿,我们刚刚下手是不是轻了一点?”纳兰清羽轻笑扭头看着离夜,冰冷的目光,在看着离夜的时候,柔和无比。

    离夜挑了挑眉头,眼中冰霜虽然没有退却,但还是露出了一抹淡笑。

    “那你想如何?”轻了一点,貌似是轻了。

    不然纳兰清羽那一掌,陵川怎么没死。

    陵川胸口一闷,差点又喷出一口鲜血,但硬生生被他给咽下去了。

    他们两个联手对付自己一个,没有觉得可耻,反而还觉得下手轻了!这算什么!

    “邪尊,你若是想杀我,便一个人动手,何必让北宫离夜来羞辱我!”为了当年的事么?

    当年他也没想到,自己要用公子才能顺利离开!

    那也是他的耻辱!

    一个人动手?

    “清羽,他在找死呢。”离夜笑道,让纳兰清羽单独出手,她没意见。

    死一个陵川,死了就好,她不会在意是谁杀的。

    “是在找死。”纳兰清羽点点头,微笑应道。

    一对一动手,他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他死的更快么?

    站在百米外的银翳,看着陵川叫嚣的样子,有种捂脸的冲动。

    这家伙看来是真不知道,尊主在刚才那招,明显没有用全力,因为王妃在那里,就在他身边,尊主是怕出全力,余力会伤到王妃。

    现在这家伙居然说,要和尊主单打独斗……

    选这条路的人,的确不怎么聪明&lt;="l"&gt;。

    就连银翳都知道的事,陵川却不知道,他一心以为让纳兰清羽一个人动手,也许他还有杀北宫离夜的机会。

    他逃不过邪尊,但在这之前,除掉北宫离夜,并无不可!

    “夜儿,你离远点,别让他的血脏了衣服。”纳兰清羽轻声笑道,低沉的声音,透着点点杀意。

    “好。”离夜点点头。

    离夜飞身退开,陵川挑战的是纳兰清羽不是,她看着就好。

    两人看着离夜走远的身影,这才收回了目光,陵川脸上闪过一丝阴狠,灵力在手上凝聚。

    然而,空中空气突然凝结,原本站在几丈外的男人,瞬间出现他面前。

    陵川看到纳兰清羽突然出现,神色大变,迅速后退好几步,灵力在身体周围沸腾,充斥着四周。

    “大帝金刚掌!”

    银灰色手印从天而降,宛若一座巨山,从空中落下,就要将纳兰清羽压在其下!

    修长手指微微松开,灵力在手指尖流连缠绕,周围空气磅礴浩瀚,宛若深不可见底的海洋,永远没有尽头的无底黑洞。

    “千罗万象。”

    优雅的声音,仿佛永远是那般平静,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够干扰。

    离夜站在不远处,眼睁睁看着陵川的攻击被纳兰清羽的攻击所吞噬,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就像是那次,在断魂森林遇到的那次,他被人追杀,好像也是这样。

    除了那次,她就极少见他出手。

    “索魂爪!”

    空中几道利刃抓过的痕迹闪动,汹涌崩腾的罡风,立即被一分为二!

    “轰——”

    一丝强力震开,余力往周围横扫而过,霸道而又强势!

    最强悍的一道余力,直接往离夜站着的方向直逼而去,宛若离弦之箭!

    纳兰清羽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像是没看到陵川的攻击,站在原地,依旧是那不缓不急的举动。

    离夜站在原地,看着飞来的余力,红唇微微上扬。

    紧接着,冰冷蚀骨的四个字传出,而不远处的男人,浑身上下杀意涌动,气息冰冷如雪!

    “八荒印!”

    复杂手结在那白皙修长手指间变化,刹那间,天空所有一切都像是停顿了一般。

    罡风停止了下来,但依旧能看到它狂躁,随时就要冲破一切!

    传开的爆破,也像是被圈住紧锁了一样,没有再扭动半分&lt;="l"&gt;!

    一切,都静止在了原地!

    离夜静静站在,目光稍稍睁大,眼中闪过诧异。

    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让一切停顿的招式,这得耗费多少精神力和灵力才能做到!

    可纳兰清羽眉头都没皱一下的样子,好像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八荒印是封锁住一片空间,让一切圈在一片空间里,招式攻击还有敌人。”银翳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离夜身边,细细解释。

    离夜眼中闪过光亮,指着那片停顿的地方。

    “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是时间停顿,其实里面还是在对战状态?”好想学!

    银翳看到离夜眼中闪过的光亮,笑道:“王妃可以让尊主教。”

    其实他也会一点,但教王妃的事,他可不敢。

    “必须的!”离夜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这一招必须学啊!

    “嘭!”

    离夜的话刚刚落下,那看起来像是时间停顿的地方,如同玻璃一样,变成粉碎,从空中散落开来,就像是一场雨花。

    一道黑影从那粉碎之中飞出,鲜血飞溅开来,重重往地上坠落!

    远处的白色身影直接追上去,丝毫不给他逃走的机会。

    离夜看到这一幕,也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轰——”

    黑影从空中坠落在地上,大地一阵剧烈摇晃,沙尘漫天,激起百丈之高!

    而在沙尘之中,黑影坠落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凹陷出现在面前,而陵川就躺在里面,早已是面目全非。

    “噗!”他吐出一口鲜血。

    怎么可能!

    纳兰清羽怎么会有这种实力,他明明……

    陵川慢慢爬起来,雪白软靴出现在面前,他费力抬头,就看到那一双深邃冷冽的双眸。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想明白。

    纳兰清羽看北宫离夜时那种目光,和现在他所看到的完全不同。

    那一个男人看着自己心爱女人,才会有的神色。

    心爱女人……北宫离夜?

    脑海中一个激灵,陵川眼皮一跳,猛地扭头看向离夜。

    北宫离夜一副男生女相,尽管有些地方看上去有这刚硬和棱角,但身为炼药师,要做到这样,并不是不可能。

    出去这些,再……他是女的&lt;="r"&gt;!

    公子在北宫家族那么多年,肯定是有理由的,难道这些年家族让他们寻找的那个人,是北宫离夜!

    不,不对……若那个人是北宫离夜,当日他不可能带走公子。

    陵川惊悚地想着,脑海中一阵刺痛和晕眩。

    “噗!”承受不住这种压迫,他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此时他才感觉到,他的五脏六腑,早已变成了粉碎,尽管他看上去完好无损,其实身体里面,早已是粉碎一片。

    一切只是被皮肉包裹着,才没有散开。

    “这样?”离夜走到纳兰清羽面前,指了指脚边的人。

    看上去伤的挺重的,会死么?

    “夜儿,一个人依靠着一口气活着,身体只剩下皮肉完好,他还能活吗?”纳兰清羽笑着反问道,眼中的戾气在离夜靠近的瞬间,一扫而光。

    离夜严肃看着脚边的人,然后抬起头,认真回答,“不知道。”

    这种事,谁能说的准,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这件事就说不准。

    离夜的话刚落下,纳兰清羽宽松的袖子稍稍一挥,一股强力鞭下,如同一条灵活的鞭子抽下。

    “噗!”陵川双眼瞪大,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那最后的一口气,便不复存在了。

    “这样还行。”离夜满意点点头。

    这一记力量下去,就是陵川的灵体,只怕也破碎不堪,再也无法有作为,然后灵体死去,从此世上不会有陵川了。

    纳兰清羽伸出手臂,手指轻点了一下离夜的鼻尖,然后握住她的小手。

    “回去,我有点事要跟你说。”他们出来的时间够了久了。

    “什么事?”离夜眨了眨眼睛。

    这几天他任由自己,只是站在一旁,没有插手任何事,她很高兴他是这样做的。

    “并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线索。”第五景澈的事,要跟夜儿说说。

    “好。”两道身影并肩走远,直到再也看不见。

    躺在巨坑中的陵川,一缕银光闪过,微弱的灵体漂浮在空中,看着他们远处,露出一抹讥笑。

    “幸好我一向藏了一手,不然还真的逃不过,纳兰清羽,你够狠的!”连他的灵体都不放过,可他只要还有一缕灵体在,就能活着!

    说完,陵川飞身离开,速度极快,眨眼便消失在了天边。

    等到他离开后,原本已经走远的两个人,眨眼便出现在陵川的尸体旁边,嘴角勾起同样的弧线,看着他离开的方向。

    “夜儿,这样你就该找到第五景澈了。”有陵川带路,很快就能找到了&lt;="r"&gt;。

    第五景澈?

    “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说不定在北宫家族待了十几年的北宫奇,就是当年第五家族的几位天之骄子的其中之一,第五景澈。”第五景澈的事,他也只知道一点点。

    天之骄子?

    “在第五家族中,被称之为天之骄子的,有多厉害?”离夜眨了眨眼睛。

    纳兰清羽低头看着离夜,笑道:“很厉害,是第五家族中最有可能成为主灵的人。”

    虾米!?

    离夜张开嘴巴,他们家奇叔,最有可能成为主灵的人!

    “从族界传出消息,当年可以算得上天之骄子的,应该是四位,第五景澈是其中一位,其余三位只知道其人,外界并不知其名。

    也许是第五景澈经常为第五家族在外办事,才会透露出他的名字。”否则这一个都不会知道。

    “的确够神秘。”离夜点点头,第五景澈,是奇叔?

    银翳汗颜站在离夜和纳兰清羽身后,轻咳一声,终于决定开口:“尊主,王妃,我们不用跟上去吗?”

    再不跟上去,人就走远了,还是他们另有打算?

    “能让他走就不会让他逃。”离夜笑着说道,不放线怎么钓鱼。

    “有墨麟跟着他,我们先回去。”纳兰清羽拉着离夜往回走,墨麟跟着陵川,不会让他逃走的。

    两人并肩往会走,银翳一个人呆呆站在原地,一阵汗颜。

    这家伙现在会不会后悔,招惹上一个王妃,就已经是悲剧了,尊主和王妃联手,他还真以为自己能玩得过。

    一心以为自己逃走了,暗度成仓成功脱离,殊不知,连他会藏一缕灵体,趁机逃走的事,都在他们二人的掌控之中。

    这场追逐之战,其实现在才开始,而他完全在掌控之中!

    可怜呐可怜,等他发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红莲,把尸体烧了。”银翳叹了口气,刚想追上去,就听到那一声冰冷。

    天空一道火红闪过,他张了张嘴,坑洼中的尸体立刻燃烧而起,他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猛地跳开。

    “人类,你胆子好小。”红莲鄙夷看着跳开的银翳,它又没打算烧他,怕什么?

    说完,红莲往离夜离开的方向追去,银翳惊的下巴差点脱臼。

    刚才那是异火,他记得那是王妃的异火。

    可异火,为什么会说话!?

    ------题外话------

    本来打算十二点前更新的,然后想了想,还是把这段写完。&lt;=""&gt;&lt;=""&gt;&l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