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零三章 他现在是我北宫家族的人!
    两人之间的对战瞬间展开,站在一旁的丹骨神情微微抖动了一下,最后还是忍住离开的脚步。

    今天他若是走了,北宫离夜不会放过他不说,丹家还握在陵川大人手里。

    做这么多事情就是为了丹家,他不能连累丹家!

    “北宫离夜,你还敢和我动手,不想活了吗?”陵川气急了,炫目的灵力在手上流转,只见他双掌往两旁打开,一股浑厚强大的力量以他为中心,往四周震开!

    空气翻滚汹涌,如滚滚江河,澎湃肆意!

    浑厚之力在空中震开一个圆圈,将空气中所出现的鬼魅之声震散,空气中离夜飞速走过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陵川二话不说,化指成爪,攻向离夜!

    离夜眸光冰冷,睨视了一眼攻击而来的陵川,想不想活,不是他说了算的!

    “修冥幽罗杀!”

    道光剑影,空气在冰冷中凝结,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地上往空中涌来,罡风席卷,如江河骇浪,惊颤人心!

    陵川脸上露出狠意,招招杀意浓郁,丝毫没有手下留情!

    “轰隆隆——”

    排山倒海的毁灭之声震天动地,撕裂之力在空中蔓延,仿佛这片空间随时都会毁灭!

    余力横扫而过,磅礴浩瀚的力量翻滚吞噬,草木飞溅,滚滚飞沙走石倾泻而下,一道道重力落下,眼看着就要将离夜吞噬!

    “飞云步!”

    离夜脚步微转,身影移动,迅速躲开坠落而下的滚滚沙石,眉头紧锁扭头看了一眼陵川。

    灵尊!

    才几年的时间不见,陵川已经是灵尊级别!

    不对,他当年进入风启大陆,只是实力上被压制了,若是在临天大陆,他当时的实力肯定在神化之上!

    说不定,当年他已是灵皇级别!

    一旁观战的丹骨狼狈不已,但看到离夜只顾躲开,无法更多进攻,他脸上露出一抹喜悦。

    终于有个能制住北宫离夜的人了,看他这次还如何狂傲嚣张!

    “北宫离夜,不管是什么地方,你都不是我的对手,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现在你要么跟我走,要么死在这里!”陵川单手负在身后,蔑视地看着离夜。

    他现在已是灵尊,即便看不透北宫离夜的实力,他就不信,当年不过半神化级别的少年,如今也能到灵尊级别!

    离夜冷冷一笑,转身看着从旁边山峰坠落的沙石,血红的火焰在手中燃烧,只见她轻轻一挥,沙石瞬间化作尘埃!

    紧接着火焰化成千缕,宛若一张火网在空中张开,把陵川团团包围。

    异火!

    陵川神情紧绷了起来,面对异火,就连他也不得不小心。

    “三千焱火变!”

    密如火网的一缕缕血红火焰,立即分散开来,它们的形状也在变化,宛若千万支箭羽从空中穿梭而过,直奔陵川!

    灵力充斥全身,异火进攻,陵川丝毫不敢怠慢,滚滚灵力在双掌中肆意翻滚,试图震开飞射而来的火焰箭雨。

    “万千功法——众生浮屠!”

    罡风滚动,如龙卷风暴一般,席卷狂啸,风云涌动,天地为之暗淡,掀起狂风暴雨!

    惊人的力量,碾碎着大地,以强势席卷之力盖过,所到之处,均被震为粉碎!

    浩瀚之力,让人看了就觉得头皮发麻,冷汗直流。

    一旁的丹骨,在这股力量之下,立即后退几十丈,不敢多加靠近半分!

    天地之力,席卷涌动,火焰,灵力在空中炸开,犹如炫丽的烟花,那肆意滚动的力量,却足以撕裂世间万物!

    “轰隆隆——”

    “嘭!”

    “噼里啪啦——”

    惊骇之声震动天地,方圆百里都能听出听见,林中飞禽走兽,纷纷避恐不及,四处逃窜!

    万物撕扯碎裂,这片空间仿佛也要这撕裂之力消失世间!

    惊天动地的对战惊动了一向平静的炼药师公会,听到动静,所有人猛地抬头,神情一片惊骇之色。

    炼药师公会什么时候可以私自对战了,这对战的动静还不小,一看就是高手之争!

    发生什么事了?

    几道身影匆匆走炼药师公会走出来,看到那动静,伸长脖子看去。

    “蔺药,不会是有人擅闯公会吧?”孟枭疑惑问道,那个方向就算有人私闯公会,也不会一下子就大战起来啊!

    蔺药看了看身边,最终目光落在高塔之上,重重叹了口气。

    “不管是谁对战,先去阻止再说,别惊动三位分主。”说着蔺药急忙往对战的方向走去。

    听着动静就知道不简单,药城最近怎么这么多事!?

    三位分主常年闭关,他们不理会外面的事,要是连他们都惊动了,这件事肯定不小。

    在炼药师公会一个院落,方白一把拉出海夏,惊讶指着高山的方向。

    “海夏,你看吧,我就说有人打起来了!”动静还不小。

    也不知道是谁有这么大胆子,在炼药师公会就打起来了,这要是把炼药师公会毁了,那可就是大事了。

    “挺动静还挺激烈的。”海夏若有所思应道,谁会在炼药师公会打起来?

    “走走走,咱们去看看,难得我们能住一次炼药师公会,看到这场好戏。”方白拍了拍海夏,自己急忙往对战的方向走去。

    这动静,想想就知道不简单!

    他们这一次能在炼药师公会住,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算有下一次,下次未必有人在炼药师公会就打起来。

    海夏看着方白走远,无奈叹了口气,这才跟了上去。

    轰然的动静,很快不只是炼药师公会听到,炼药师公会周围还没来得及离开的几方势力,纷纷走来。

    纳兰清羽从乔家不远处的空中走来,就看到空中动静,脚步停了下来。

    “尊主,好像是炼药师公会有人打起来了。”这么大动静,是什么人打起来了?

    银翳伸长了脖子,这会王妃应该回公会了,不过应该不会是王妃吧,那个叫齐暮的尊品炼药师受伤挺重的。

    纳兰清羽眸光眯起,停顿的脚步再次走出,比刚刚快了一倍不止。

    面前身影瞬间走出百丈,银翳愣愣眨了眨眼睛,神情呆滞。

    不会真是王妃吧!

    他深吸一口气,迅速跟上去,尽管追不上纳兰清羽,但也比其他人要快,况且他们本来就是往炼药师公会走。

    听着四方的动静,陵川脸色变了变,手上的招式收敛了几分,扭头看了看周围。

    他不能想让人知道想自己在这里出现过,否则事情就麻烦了!

    “北宫离夜,你不要再纠缠了,连公子的身份都不知道,你还想找到他,这辈子都没可能!”陵川不急不缓道。

    说实话,他现在也不知道公子在什么地方,当年把公子带回去,他就闭关了。

    若不是闭关这么多年,他也不会现在才知道,北宫离夜到了临天大陆!

    若是早点知道他到了临天大陆,哪里会让他活这么长时间,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

    “小爷不管什么身份,但他现在是我北宫家族的人!”离夜冷冷说道,不管是什么人,带走北宫家族的人就是不行!

    奇叔当年重伤,上次在天穹峰的历练之地,她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真是假,当时的奇叔已经没事了。

    她也希望奇叔没事,等着是她!

    “北宫家族,一个被遗忘的角落,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相提并论!”陵川那叫高高在上的模样。

    傲然的语气,差点没让人直接俯身膜拜,才彰显他的身份。

    资格!

    蚀骨的杀意在离夜脸上闪过,长剑呼啸,杀气涌动!

    只见离夜睨视了一眼空中飞窜的异火箭雨,精神力随着灵力转动,空中的火焰也迅速变化起来!

    “烈焰万影刃!”

    无数火焰,顷刻之间,变成一道道锋利的刀刃,刀刃宛若密网,从空中笼罩而下!

    陵川不屑轻笑,这样就想对他如何了吗?

    “罡风爆破!”

    灵力随着罡风之力的旋转,在空中滚动沸腾,犹如大海上的惊涛骇浪!

    空中掀起的罡风,瞬时间,成为了陵川的攻击之力,每一道罡风,锋利如刀刃一般,密不透风往离夜这边攻击而来!

    离夜嘴角勾起嗜血弧线,手掌松开吾邪剑柄,灵力充斥着全身,她身体周围的空气,仿佛随时就会被撕成碎片!

    吾邪笔直往前飞去,剑锋飞过,所到之处,空气犹如白纸一样,轻易就被划破,整齐的一分为二!

    在吾邪飞出去的瞬间,空中旋转的所有火红刀刃,改变了飞驰的方向,就连气息也在刹那间改变,蚀骨寒霜!

    所有刀锋,凝聚成形,形状和吾邪一模一样,不过它们周围全都的燃烧着血红的火焰。

    “万剑朝宗!”

    无数利刃从空中坠落,如倾盆大雨从天而降一般,直逼陵川!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招式,陵川眼中闪过惊骇,嘴角抿紧。

    他记得,当年这小子也是用这招!

    可如今看来,这招的威力,比当年强劲了不止一倍,还有这万剑……

    全都是凝聚出来的,这样的灵力和精神力,可怕至极!

    这么短的时间,他的进步怎么会这么大!

    陵川来不及更多思考,看着往他这边飞来的利刃,眼角余光看到不远处的丹骨,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只见他步伐微移,瞬间便消失在了原地。

    这是!

    离夜脸色微微变化,看着那熟悉的脚步和身法,眼睛也没眨一下。

    陵川消失在空中,吾邪仿佛也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笔直跟上去,无数剑刃旋转着身体,在空中飞旋而过!

    空气被这些锋利灼热的刀锋,削割成一块又一块,凌乱的在空中漂浮。

    “北宫离夜,不管是当年还是现在,你这一招,永远对我没用!哈哈哈哈……”猖狂的笑声响彻天地,陵川无声出现在丹骨身后。

    丹骨听到身后的动静,猛地转身,看到陵川眼中阴毒的狠意,他脸色大惊!

    大人这表情,是要把自己交出去!

    “大人,别忘了,我可是炼药师,您……”

    “正因为你是炼药师,你们家族是炼药师家族,对我们还有些用处,你的家族我们会好好利用,但现在你的意义……”陵川的话说到一半停顿了下来。

    灵力逼入丹骨体内,丹骨身体内顿时沸腾了起来。

    陵川伸出手指,迟疑了一会,然后二话不说,以灵力割破手指,一滴精血滴出,随着灵力被他逼入丹骨的身体中!

    “死之前得到这一滴精血,便宜你了!”陵川愤恨道。

    他身体里存在的血脉之力并不多,血脉之力不同于普通鲜血,没有了还可以补,血脉之力少了一滴便是少了一滴。

    除非接受洗礼和传承,否则是不可能增进。

    “不!”丹骨惊呼,却已然来不及,精血已经随着灵力逼入了他体内。

    刚才沸腾的身体,在这一刻,更为躁动起来,他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想要狠狠发泄出来!

    离夜眯起眼睛看着这一幕,在那一滴血液出现只是,她感觉到灵魂深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但那只是一瞬间。

    双掌合并,周围灵力滚动狂舞,四周暴躁到了极点,空间扭曲不堪!

    “九天穹诀——碎天!”

    ------题外话------

    泪奔,只能更这么点了,还来晚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