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零一章 乔家,灭!
    齐暮连续失踪几天,炼药师公会知道这件事的人极少,他们也不曾对外说过这件事。

    即便有人问起齐暮,也只是说他出门采药,没有透露他失踪的事。

    对外界而言,齐暮失踪的事,更无一人知晓!

    “司南,你们家公子还没回来吗?”孟枭站在炼药师公会门口伸长了脖子往外看,希望在人群中找到那抹身影。

    蹲在门口的司南摇摇头,垂头丧气,沮丧至极。

    孟枭扭头看向蹲在身边的司南,轻咳一声,“离夜都说了,你不用自责,有心人想要做这件事,你当时去了,也阻止不了什么。”

    司南缓缓抬起头,他都知道这些,公子说的他都知道,只是他现在很担心大人。

    “公子说今天大概就能回来了,孟枭会长,我在这里等着就好,你进去吧。”公子回来,一定能知道是谁带走了大人。

    公子去了大人被带走的地方,算算日子,也该回来了。

    “你到时候跟他说说,他们九个已经去了药界,让他尽快处理好齐暮的事,然后去一趟药界。”孟枭拍了拍司南的肩膀,转身往回走。

    蔺药把去药界的时间,延迟了七天,就是为了等离夜,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总不能让其他九个人再继续等下去,所以离夜只能后面进去了。

    他的奖励,不会有半点减少。

    “司南知道。”公子进药界的时间也被延迟了,该死!

    孟枭点点头,往炼药师公会里面走去,无奈一声叹息,他们派出去的人到现在都没回来,就是还没消息,希望离夜能找到什么。

    炼药师公会寻找无果,想必这件事是有预谋的,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炼药师公会的尊品炼药师他们也敢动!

    孟枭刚走进炼药师公会里面,高大的身影从人海中走来,褐红的发丝,在人群中特别显眼。

    从他身边走过的人,纷纷停步回首注视,面带惊奇&lt;=".。

    司南靠在门口,伸长脖子往人群看去,想要看到离夜走来的身影,可等了半天,他也没有看到离夜走回来。

    “公子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司南心里越发担心,大人也是失踪在那个地方的,公子不会……

    “喂!”

    粗暴的一声呵斥,打断了司南心里的想法,他猛地惊醒回神!

    抬头看去,映入眼帘就是一张极为阴柔的脸,褐红色的发丝宛若一团火焰,随意披散,又显得狂野不羁。

    那双眼眸中,黑色之中,隐含着微弱红光,冰冷傲然的目光,他仿佛就是傲立在天地之间的王者,以俯视的眸光看着司南。

    “您,您是?”那双犀利的眸子落入眼帘,司南顿时感觉到心脏的狠狠抽动。

    好可怕的眼神,如同野兽一样!

    男人不耐烦地拿出一枚徽章,递到司南面前,“我只是来传话的,离夜让我告诉你,她已经直接去找齐暮了,让你在炼药师公会盯着点,看看在这段时间里,谁的举止最为怪异,她还说,以你的能力,能做到这样。”

    说完,男人转身就走,嘴里还念念有词,听起来很是郁闷。

    “为什么是我来做这种事!”

    司南呆呆愣在原地,看着男人走远的背影,脑海中回忆着刚刚他手上的徽章。

    那是公子的炼药师徽章,公子会把自己的徽章给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可以相信的人,也就是说,公子找到大人了!

    司南脸上露出喜悦,转身往炼药师公会走回去。

    公子的吩咐,他一定完成!

    万里无云的空中,少年一袭白色长袍,俯瞰着下面偌大宅院,嘴角微微上扬的弧线,透着嗜血寒霜。

    褐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很快走到他面前,空中划过细小弧线,少年伸出手,纤细手指张开,亮眼徽章稳稳落在他的掌心。

    “离夜,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男人不满指了指自己身上,它好歹是堂堂八翼焱王蛇,现在居然要用人类的样子传递消息!

    黑亮眸光扫视了一眼面前男人,红唇勾起的弧线加深。

    “你这模样好歹也是世间难见的美男子,有这么嫌弃吗?”离夜双手抱臂,淡淡说道。

    小八以这个样子,在大街上走一圈,肯定能招来不少桃花。

    “是吗?”小八狐疑看着低头打量自己,可它总觉得怪怪的,浑身都不对劲。

    离夜没有回答,看向下面那座宅院,眼眸中透着寒冷冰霜,杀意涌现!

    乔榜,胆子倒是不小!

    “我就不明白了,这两天你都是在药城四处查探,干嘛告诉那些人类去了你徒弟失踪的地方。”小八顺着离夜的目光看去,摇摇头低语&lt;=".。

    小八的话离夜自然是听到了,但她没有回答。

    在听完齐暮失踪是被人绑走了,她猜到了一点,这件事是炼药师公会的人做的。

    除了炼药师公会的人,没有人知道齐暮近期会离开药城,至于什么人知道,范围也可以缩小。

    可就在她想要一个个查找缩小的范围,暗处却有一股力量在牵引她找到乔家!

    目前是谁她还猜不出来,可既然知道乔榜带走齐暮,就一定是知情人,她一定会把那个人揪出来!

    乔榜,她不会手软,但这个想利用她的人,最好有付出代价的准备!

    她一定会让他的下场,会比乔

    会让他的下场,会比乔榜惨烈百倍!

    “我们这就去乔榜长老家做做客,看看他是怎么对待贵客的。”离夜嗜血一笑,白色身影眨眼消失在空中!

    小八迅速跟上去,褐红色发丝随着微风吹拂,宛若在空中燃烧起了一团火焰,带着灼烫滚热。

    乔榜家之中,乔榜眉头紧皱站在书房窗边,脸上还有几丝怒意未曾褪去。

    “齐暮,你非得死了,才甘心么!”乔榜咬牙切齿道,在炼药师公会拥有现在的地位,他用过不少手段。

    在炼药师公会才会每个人都怕他,就连蔺药都对他客气几分,没想到这个齐暮,即便是现在,都不肯屈服!

    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纸条,乔榜手掌握紧,只见一缕火焰燃烧而起,手上的纸条瞬间就被烧毁。

    “丹骨,你不敢对付北宫离夜,我敢!”北宫离夜已经查到他乔榜了又如何,没有证据,他就不信北宫离夜敢闯进他乔家,他好歹也是炼药师公会的长老!

    一个晚辈,岂容他放肆!

    “家主,家主!”门外响起着急的召唤声。

    乔榜皱了皱眉头,拍了拍手上烧毁的纸屑,走到房门前,打开房门。

    “什么事?”天又还没塌,这么着急做什么?

    “有客人。”来人气喘吁吁吞了吞口水,艰难说道。

    是一个少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但他就没见过那么盛气凌人,嚣张跋扈的年轻人,在乔家直呼他们家主的名字不说,还直接动手!

    “只是客人,这么惊慌做什么?”乔榜脸上的神色就更不悦了,客人而已,他们第一次见客!

    “不,不是,那客人,上门就说要见家主您,我们按照家主您的吩咐,说你不在,他就直接动手!”太嚣张了!

    动手?

    乔榜脸上的不悦,慢慢转变成阴冷,负在身后的手握紧成拳。

    难道是北宫离夜?

    “去看看。”北宫离夜怎么会这么快查到的?

    乔榜大步走出书房,神色匆匆往外走去,眉头紧蹙。

    齐家之中,少年飞扬跋扈,倒在脚边的人,不计其数,但还是有人不顾生死的冲上来,然而无论是谁上前,都无法阻止他前进的脚步!

    “砰!”

    “砰砰!”

    又几道身影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上,痛的他们龇牙咧嘴。

    周围全都是一片呻吟,倒在脚边的人,不停呜呼哀嚎。

    见那几个人倒下,躺在不远处的几人连忙站起身,二话不说就冲上来!

    黑亮眸光中闪过冰冷嗜血,只见空中寒冷如冰的利刃划过,蓝色剑气直逼而来,白衣少年瞬间出现在冲上来的几个人面前,他手上的长剑,正放在为首那个人脖子上!

    白色的灵力在另外几人脖子上流转,随时就能捏碎他们的喉咙!

    冲上来的人,立即停下脚步,面色如雪僵在原地,再也不敢动弹半分,就担心稍稍一动,自己就会小命不保。

    “想活命的,最好还是别动,不然小爷不介意在乔榜来之前,先了解你们!”嗜血杀伐的声音响起,宛若地狱修罗!

    那几个人连忙点点头,他们知道了!

    倒在地上的人,看到那几个人都被擒住了,又听到那么嗜血的话,干脆躺在地上,不肯起来了。

    笑话,他们根本就不是这少年的对手,打死也不起来!

    倒在地上的一片人,不停喊叫哀嚎,还时不时偷看离夜一眼,担心自己装的露馅,然后又被眼前少年暴走一顿。

    他们就不明白了,他们之中,好歹也有灵王级别的高手,居然连一个少年都打不过。

    这么多人,不说上百,好歹也有七八十,结果都倒下了!

    不好招惹的对象!

    所有人脑海中响起一句话,一阵寒意绕上心头,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去报个信而已,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不如小爷先杀几个好了,这样看看你们家主的速度会不会快点。”带着几分寒意的声音在众人之间流转。

    离夜笑看着被吾邪架着脖子的人,吾邪仿佛感觉到她的杀意,在那人脖子上不停抖动。

    吾邪一动,那人双腿一软,差点没直接跪在地上。

    “公子,不如您让我去看看,我一定会尽快叫家主过来!”他们乔家在哪里找来这么一个人,不,他就不是人,是罗刹鬼神!

    这种人,一定不能让他见到家主,否则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

    离夜轻哼一笑,缓缓垂眸,将眼中的情绪遮掩住。

    “不如,你就当这第一个好了&lt;=".。”喃喃轻语的声音,不知道是在告诉眼前的人,还是只是在思索考虑。

    那人心头一颤,脸色煞白,转身就要逃走。

    然而离夜手上的速度比他更快,他还没踏出一步,血肉被利刃划破的声音响起,那人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鲜血飞溅,他几乎来不及有任何反抗,便已然没了呼吸。

    哀嚎遍野的周围,顿时一片寂静,所有人目不转睛看着离夜,连呼吸都忘记了。

    “怎么,还不赶紧去告诉你们家主,是有人想当这第二个吗?”离夜轻声笑道,手里把玩着吾邪。

    第二个!

    躺在地上的人顿时一个激灵,二话不说,立马从地上蹦跶了起来。

    刚刚还哀嚎不已的

    哀嚎不已的一群人,这会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一个个活蹦乱跳,匆匆离开。

    离夜看到他们走去的方向,冷冷一笑,迈步跟上去。

    绕过花圃,离夜就看到刚刚往前直奔而去的一群人,现在又匆匆往回走,脸上的慌乱不见,反倒是一个个趾高气昂了起来。

    离夜停下脚步,双手负在身后,吾邪剑紧紧握在手上,唇边微微上扬,勾起了微弱的弧线。

    “北宫离夜,你好大胆子,闯我乔家不说,还敢杀我乔家之人!”高大身影从众人之后走出来,以那种高居临下的目光看着离夜,好似自己很是高高在上一般。

    乔榜面带愤怒,咬牙切齿看着离夜。

    齐暮的事还没解决,北宫离夜这么快就来了!

    他真敢!真的敢就这么闯进乔家,甚至没有任何理由,就直接动手!

    太嚣张了!

    真以为他乔家是随随便便可以进来的吗?闯进来了,就别想再活着出去!

    “那又如何?”平淡的语气,就像是在询问天气一样。

    那又如何!

    乔榜双颊顿时被气的通红,闯了他乔家,那又如何!?

    “乔榜长老,你自己最近做了什么,心知肚明,现在把人还给我,你还能保住整个齐家,不然,整个齐家的毁灭,就是你的代价!”强而有力的声音震动开来,空气仿佛都产生了微弱的颤动。

    乔榜眉头一跳,心里泛出疑惑,北宫离夜怎么会这么肯定,齐暮在他这里!

    “北宫离夜,我不知道你说什么。”齐暮干脆来一个死不认账。

    他当着这么多人面,把齐暮交出去,他以后的地位就全毁了,他的地位没了,齐家不照样完蛋!

    所以,他是绝不会把齐暮交出去的!

    离夜看着齐暮,若有所思点点头,“看来,你是不想把人交出来了?”

    不交,她就没办法了吗?

    “老夫听不懂你说什么&lt;=".。”齐暮冷淡道,睨视了一眼离夜。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乔榜,小爷给过你机会,你敢动小爷的人,今天小爷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代价!”锐利之声穿破空气,宛若利刃直逼乔榜!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乔家,目光中尽是冰冷寒霜!

    空气中银色波动震撼,昏暗的契约空间内,轻合的九双眼睛一齐睁开,眸光犀利凌厉!

    “吼!”

    一声巨吼响彻天地,震山碎石,嗜血杀伐,在逐渐苏醒!

    那响彻的一声,仿佛是从遥远的古老之地传来,落入众人心中,让人从内心深处,涌出畏惧惊悚!

    乔榜听到这一声巨响,脸皮一直抖动不停,双拳因为他的畏惧,不自觉紧握在一起。

    “九婴,踏平这里,一个不留!”响亮嗜血的声音贯彻这一声巨吼,清晰传开。

    乔家每一个角落,乔家每一个人,都清楚传到,听到!

    一个不留!

    “好!”那低沉沙哑的声音,透着欢愉的喜悦,声音的主人,明显因为这个命令,而感觉到非常愉快!

    强势骇然的气息迎面扑来,乔家的人被逼的不得不后退,然而当那巨大狰狞的身影出现在面前,他们早已吓傻了眼。

    玄兽!

    如同一座高楼大厦,站在它面前,仿佛它只要轻轻挥动爪子,不只是他们,就连这个乔家都要毁灭!

    “北宫离夜,你敢!”乔榜厉声呵斥。

    他敢!

    自己是炼药师公会的长老,身后站着的是炼药师公户,他北宫离夜就算是炼药师,也不能这么做!

    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对他乔家动手!

    不敢?

    离夜冷冷笑道,“敢不敢,你等会就知道,乔榜,小爷给过你机会了!九婴,动手!”

    九婴冷冷扫视了一眼周围,犹如两把利刃的尾巴在空中一扫,那庞大华美的乔家,一角立刻变成废墟!

    “住手!北宫离夜,你没有证据,凭什么说老夫抓了齐暮!”情急之下,乔榜脱口而出,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红唇上扬,离夜注视着乔榜,挺立笔直的身影缓缓迈进一步。

    “齐暮,小爷让你还人,乔榜长老怎么知道,这个人是齐暮?”证据,现在还需要证据吗?

    乔榜脸色霎时一阵雪白,蠕了蠕嘴唇,最后半点也说不出来&lt;=".。

    他刚刚说的人,的确是齐暮!

    他中计了!

    “你……”齐暮气急了,北宫离夜太无耻了!

    也双手摊开,淡淡笑道:“好像小爷没有逼过乔榜长老吧?”

    清冷的声音传来,站在乔榜身边的乔家人,全都扭头看了过去,脸色同样不是很好。

    齐暮,刚刚家主说的人是齐暮!

    炼药师公会那个尊品炼药师,他们家主抓了他!?

    “九婴,继续!”离夜脸上的笑容瞬间冷却,冰冷寒霜眸光扫视着景秀繁荣的乔家。

    继续!

    乔榜推开身边的人,往离夜走去,深吸一口气,压住心里的紧张,伸手指着离夜,“北宫离夜,你若是敢再动一下,老夫就让齐暮死!”

    他说到做到!

    只要北宫离夜敢动乔家一下,他肯定会下令,让齐暮死在乔家!

    他要毁乔家,自己就让齐暮跟乔家陪葬!

    “乔榜,你到现在还那么自信,

    那么自信,小爷没有找到齐暮吗?”离夜轻呵了一声,他怎么不想想,自己会让贸然让九婴出手!

    什么意思,他找到齐暮了!

    这怎么可能,那么隐蔽的地方,他怎么可能找到。

    空中黑点笔直而下,当黑点越来越近,走来身影变得清晰起来,暗红的身影宛若一团暗红色的火焰,从空中坠落而下。

    而他不只是手上提着一个人,肩上还扛着一个人。

    乔榜在看到男人手里提着的狼狈不已的人影之时,整个人都颤抖了。

    真的找到了!

    身穿暗红衣袍的男人,把手里的人扔到地上,那人二话不说立刻爬起来跪在地上。

    “饶命,小的只是听吩咐行事,是家主让小的这么做的。”

    “小的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绕过我吧!”

    说话间,那个人还不忘磕头,脸上骇然一片,早已没了对付齐暮时那股狠劲。

    听到那人的话,齐家的人眉头都皱了起来,反倒是乔榜,在他的话说完后,镇定了不少。

    “离夜,这个人情况可不太好。”小八嫌弃地放下肩上的人,让他平躺在地上。

    只见他瘦如枯骨,若不是还有半边脸完好,根本认不出来他是谁。

    离夜垂眸看去,当地上的人落入眼帘,眼中杀意,更为冰寒&lt;=".!

    不过几天的时间,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现在这样,面目全非,乔榜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北宫离夜,既然人你已经找到了,老夫也不隐瞒什么,齐暮是我抓走的,他身上的一切也是我造成的,但你别忘了,你现在在齐家,就算你拥有玄兽,也休想这么轻易离开!”说话间,乔榜脸上多了几分狠意。

    乔家的人听到乔榜的话,脸色一沉,迅速散开。

    这么大的事,要是传出去,他们乔家担待不起,所以,他们都不能走!

    乔榜站在原地,冷看着离夜,脸上划过阴狠,他乔家能在中域有立足之地,岂是一人一兽能够毁灭的!

    手结凝结,乔榜站在原地,复杂的手结在周围变化,空气产生阵阵波动。

    散开在周围的人,很快就把离夜,九婴和小八困在其中。

    离夜没有理会乔榜要做什么,走到早已面目全非的齐暮身边蹲下,检查起他身上的伤。

    掀开袖子,手臂上满是刀痕,每一刀,深可见骨!

    拉开衣领,胸前没有一块完好,每一处都是血迹斑斑,伤痕遍布!

    怒火在一点点燃烧,愤怒摧毁了仅有的一点理智,离夜深吸一口气,看着双眸紧闭,眉头依旧紧锁的齐暮,目光最后落在他的脸上。

    脸上被削去了一大块皮肉,伤口已经开始溃烂。

    微弱的气息,几乎已经听不到,若再晚来一天,便是乔榜不杀,齐暮必死无疑!

    “九婴,除了乔榜,乔家所有的人,杀,杀,杀!”双拳握紧,离夜面无表情地开口。

    她要把乔榜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紧接着,排山倒海之声响起,四周传来一声声惊呼,不管是乔家,还是乔家之外,所有人都又是畏惧恐慌不已。

    乔家附近的人,纷纷逃离开来,不敢再逗留。

    离夜仿佛没有听到周围动静,抓起齐暮瘦如枯柴的手,一丝生命之源落入他身体之中。

    生命之源在他身体之中环绕了一周,微弱的气息重了一下,离夜没有停下,让生命之源在齐暮身体里,走过一周又一周。

    直到齐暮的呼吸平和,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泛红,她才停下来。

    从储物手镯内拿出丹药,离夜毫不犹豫把一瓶复元丹全部给齐暮灌下去。

    “小八,他暂时不会有事,把他带回炼药师公会。”离夜冷淡开口,站起身看向不远处手结变化的乔榜。

    然而她才刚刚起身,衣袖就被一股微弱的力量拉扯住。

    “师父,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不知道何时,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透着一丝光亮,光亮中隐含着点点笑意,干燥的嘴唇微微上扬。

    离夜看着齐暮,拍了拍抓住自己衣袖的枯手。

    “先回去,你不会有事的。”她北宫离夜的徒弟,就是死了她也要救回来,更何况现在还没死!

    齐暮松开手,任由小八带着他离开乔家。

    两道身影刚刚走到空中,就被一股力量弹了回来。

    小八恶狠狠往乔榜站着的方向瞪了一眼,重重一哼,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獠牙。

    柔美无比是男人,瞬间变得狰狞,高大的身影转眼变得粗壮,巨大蟒蛇,以蛮力撕破挡在面前的力量,飞身而出!

    当巨蟒飞上天空,站在地上的乔榜眼皮狠狠抽动了一下。

    那个男人,也是玄兽!

    离夜目送他们离开,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她才收回目光看向乔榜。

    “现在,我们算算我们之间的账,就从齐暮脸上的伤开始算!”凌厉刀锋划过,离夜的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转眼出现在乔榜面前。

    乔榜看到划破结界的离夜,神情大惊,急忙后退。

    离夜手腕转动,只见她刀锋一转,寒光从乔榜脸上闪过,乔榜只觉得脸颊一湿,有什么东西滴落,他低头一看,手背上落下了一滴滴鲜血。

    在这一刻,他也终于感觉到了疼痛,凹陷的双颊,血迹斑斑,狰狞恐怖。

    “你!”不过是说出一个字,乔榜已是痛的再也无法言语。

    “再来,是他身上的伤!”离夜张开手掌,放开吾邪,任由它飞出自己的掌控。

    吾邪从空中飞转而过,纵横划破空气!

    剑刃落在乔榜身上,他想要阻止,一道灵力凝聚而成的长鞭,直抽他而来!

    躲开吾邪的攻击,他胸前却被抽开了花,皮开肉绽!

    离夜将灵力凝聚成一条长鞭,毫不留情抽打在乔榜身上,她和吾邪一起攻击,即便乔榜能躲开吾邪,也躲不开她的抽打。

    躲开了她的抽打,他更躲不开吾邪对他的攻击!

    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刚刚还完好的乔榜,此时身上已是伤痕密布,全身上下再无一处完好!

    伤口每一处,都是深可见骨!

    九婴俯瞰着这一切,九双眼睛落在离夜身上,看着她的毫不留情,心里的抗拒,微微减弱了一点。

    耳边曾经白泽跟它说过的那句话,再一次响起。

    离夜现在也许不是最强的,但她是最好的!

    不错,的确是最好的。

    它九婴的契约者,就该如此,杀伐决绝,行事果断,睚眦必报,翻倍奉还!

    轻哼了一声,九婴迈步而去,嗜血俯瞰着地上的一切,就在如同看一群蝼蚁。

    这也算契约者让它做的第一件事,它总要做好,否则还不让她小看。

    离夜和吾邪的同时攻击,很快乔榜整个人都是血淋淋的,他趴在地上,一双眼睛在那狰狞的脸上,显得格外突兀。

    气若游丝,他已经走在了死亡的边缘,再也没有了半点反抗之力。

    他到此刻还不明白,非常不明白。

    明明自己的实力并不弱,在炼药师中也算高的了,为什么还会输给一个黄毛小子。

    北宫离夜,即便炼药天赋过人,他在灵师方面……

    对了,他的实力!

    乔榜看着离夜手上凝聚的灵力,到这一刻,他才看清,才认清了一件事,眼前的少年,早已是灵皇级别,从灵力的强横看来,肯定不只是初级灵皇!

    看着乔榜,离夜手上的灵力突然消失,她淡淡叫了一声。

    “红莲。”

    一团血红火焰瞬间出现,漂浮在空中,四周温度急速上升!

    “一点点来,别急着烧死了。”离夜拿过漂浮在身边的吾邪,目光波澜不惊看着乔榜。

    红莲转动了一下身体,看向乔榜,晃动了一下“花瓣”,回答道:“明白!”

    不就是个要死的人类么,小意思,让他看着一点点被挫骨扬灰嘛,简单!

    异火!

    它,它会说话!

    乔榜疼的脑海中早已是一片空白,但听到红莲的声音,他在那一瞬间,仿佛忘记了身上的疼痛一般。

    红莲才不会跟他客气,他傻眼,不代表它会不动手。

    烈焰寸寸燃烧,蚀骨的痛楚漫天盖地而来,犹如潮水一般,将他整个人淹没,痛的他再也无法呼吸!

    离夜漠然站在一旁,就像是局外人一样,淡漠的看着,看着乔榜寸寸挫骨扬灰!

    空中两道身影笔直站立,看着乔家发生的一起,站在前面的男人,露出淡淡的微笑。

    “尊主,这就是不为什么不帮王妃吗?”银翳面无表情看着一点点正在毁灭的乔家,心中惊骇。

    他见过王妃的手段,见过王妃以薄弱的力量,创造了现在的玄机城!

    只是这样的王妃,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那惊人的气势,骇人的气息,他这一辈子只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过,那便是尊主!

    “她不需要本尊的帮助,这对她来说只是小事,本尊帮了她,她可是会更生气的。”纳兰清羽不急不缓说道,语气中透着柔和。

    夜儿要是连这点小事都应付不来,怎么从风启大陆走到临天大陆。

    银翳汗颜点了点头,他现在知道了,这一切对王妃来说只是小事,不管是谁,只要触碰了她的逆鳞,便要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纳兰清羽注视着毁灭的乔家,薄唇再次轻启,好听的声音在空中传开。

    “挫骨扬灰。”

    轻缓的声音在空气中散开,远处同样站在空中的人,听到这轻缓的声音,顺着声音传来地方看去。

    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怎么没发现还有人!

    白衣男人迈步而来,宛若神人临世一般,身体周围,一层银光若隐若现,薄凉而又冷冽的气息,迎面而来。

    只见他身影轻缓,明明走的极为缓慢,可每走出一步,就会走出十几米,不过眨眼功夫,走来的人和自己已经不过五丈!

    “尊主,要不要杀了他!”银翳冷冷问道。

    尊主!

    “你是纳兰清羽?”听到银翳的话,那人很快镇定下来。

    银翳蹙起了眉头,临天大陆还没有几个人敢直呼他们尊主的名讳,好大胆子!

    “第五家族的人最近动的很活跃嘛,不知道这一任族长是谁,本尊这段时间正好想去找他探讨一下人生大事。”薄唇轻启,低哑迷人的声音往四面八方散开。

    人生大事!

    那人眉头一紧,不知道为什么,他在听到那四个字的时候,会觉得这人生大事,是生与死。

    “族长岂是你想见就见,我只不过路过而已,难道临天大陆连路过都不给了吗

    都不给了吗?”那人仰了仰头,傲然挺起胸膛。

    他是第五家族的人,纳兰清羽想要动他,还要想想第五家族!

    淡漠的眸光闪过一丝寒意,空气中颤动连连,几道银色闪电闪过,直逼那人而去!

    那人神情微变,最后却只是轻哼一声,便动手阻挡。

    他不出手还好,这刚一出手,银色闪电就如同黏在了他手上,紧接着,宛若灵蛇一般,游上他的双臂,紧紧圈住。

    两道银光从一路攀岩而去,一道银光落在他的胸前,另外一道宛若利刃落在他的脖子上!

    怎么可能!

    那人惊骇,他居然连纳兰清羽一招都挡不下来!

    然而,纳兰清羽连手指都没有动啊,他如今已经强到了何种地步!?

    “你刚刚看到了什么?”纳兰清羽低头看向乔家的方向,目光落在那一道纤细的身影上,尽管很模糊,但他依旧紧紧注视。

    看到了什么?

    那人蹙了蹙眉头,纳兰清羽想问什么?

    “你没发现,那少年刚刚消失出现攻击乔榜的身法很熟练吗?”纳兰清羽抬头睨视着那人。

    薄唇微微勾起,深邃的眸光看不清他在想什么,更让人无法看透他想说什么。

    “自然熟悉!”那是他第五家族的绝招之一,尽管身法上有些变化,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纳兰清羽问这些做什么,他又想说什么?

    “你们第五家族的不传绝招么?”纳兰清羽轻轻笑了,第五家族。

    那人抿紧嘴巴,没有再说下去,尽管纳兰清羽说着一些不相干的话,但他还是觉得很不安,好像随时就会有什么泄露出去。

    “本尊曾经见过一个人,他也会这招,那少年所学的正是他所教。”白皙手指指向离夜,纳兰清羽看着那人的眼睛,仿佛是要将他看穿。

    所教!

    那人睁大双眼,怎么可能,若是第五家族的人,明知道这是第五家族的不传绝招,怎么会传给外人。

    他还想着回去了告诉族里的人,让族里的人找这个少年,外人学会第五家族的绝招,只有死!

    “说起来,他在你们家族的身份不简单,曾经死了,但最近你们的人发现他还活着,被你们的人带回去了。”纳兰清羽轻描淡写道。

    明明只是猜测的事,他说的却跟真的一样,亲眼所见似的。

    死了,活着,带回去了!

    “你说的是景澈公子!”那人惊呼,族里最近也只发生过这么一件事。

    话刚落音,那人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顿时间,他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景澈?第五景澈?

    纳兰清羽看到那人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手掌伸出,缓缓紧握,圈着那人的力量随着他的动作,在一点点收缩。

    “你……”

    “你已经没有留在世上的价值了,还有,本尊想要杀的人,哪怕你是第五家族的人,也得死!”冰冷蚀骨的声音震慑天地!

    刹那间,圈在那人身上的力量,化作无数把利刃,在他身上翻转滚动,寸寸削割!

    “啊——”

    嘶喊之声从空中散开,痛苦至极!

    随即纳兰清羽拿出一个玉瓶,玉瓶中一缕血红火焰熊熊燃烧,他扔了出去,火焰在空中炸开,立即将那人吞噬!

    薄唇轻启,喃喃吐出四个字,“第五景澈……”

    ------题外话------

    鞠躬,抱歉,今天本来想白天更新昨天的,结果公司让某甜今天出差,晚上回家才有电脑,回家了才码字,下一章某甜还在码,码好应该是半夜了,半夜编辑都下班了,明天早上才会审核更新,亲们看完这章就早点睡吧,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