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一百章 失败了!
    完全符合尊品上等!

    八个字落入每个人耳中,一字一顿,无比清晰。

    会场上传来一阵阵唏嘘惊叹,每个人脸上,目瞪口呆,诧异不已!

    考核皇品徽章不到一个月的年轻人,在炼药师大会上,炼制出了尊品上等丹药,由大长老,各分会会长以及齐暮大人亲自鉴定!

    这么多人鉴定无误,那还可能有错么!

    他们都是炼药师公会德高望重的人,肯定不会说假话。

    那便,真的是尊品上等!他做到了!

    离夜笑着走出一步,精神力托起自己的灵虚丹,玉盘中的灵虚丹立刻飞起,落入离夜手心。

    “风昊,战书这东西,还是三思而后行的好。”离夜笑道,眼中笑意透着几分冷淡。

    战书,她接下了!

    结果,他输了,战书,还是别轻易下,否则丢脸的是自己。

    “你……”

    风昊想要说什么,但最后也只能全部吞下去。

    战书是他下的,他却输了,还能说什么。

    二十岁,尊品炼药师!

    他,的确是一种威胁,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

    这样的人,必然不能让他久留于世!

    沧眀看着火药味十足的场面,轻咳一声,开口道:“大会结果如今应该很明显了,风昊公子和云帆公子,两人皆为中等尊品,离夜公子为上等尊品!”

    第一名也很明显,北宫离夜,第一!

    “我等心服口服。”风昊和云帆迟疑应答,但语气却没有一点信服。

    离夜扬了扬眉头,没有理会他们的语气,她可不在意他们服不服,赢了就好。

    “如此,离夜公子是否能和本尊走一趟。”浩瀚之声从空中笼罩而下,白色身影踏风而来,宛若神人临世!

    绝世风华的容颜身姿,如同尘世间最亮眼的一道风景,不论身处何处,都能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只见他缓缓走来,模糊的身影越来越清晰,众人看的有种错觉。

    天地万物,在刹那之间,都已然成了他的陪衬,变得微不足道,无光暗淡!

    磅礴之势席卷而来,广场上每一个人神色大变,有些人畏畏缩缩,有些人却激动的站了起来。

    身影明明还在很远之外,但全场已然是轰动不已!

    众人还没从离夜夺得第一的震撼中回神,纳兰清羽的出现,又迅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三宗宗主听到这个声音,就连向来冰冷乳霜的无情宗宗主,都眉头紧皱,一脸凝重。

    邪尊&lt;=".!

    每个人心里同时响起这两个字,注视着走来的身影。

    邪尊真的是来了,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离夜看着纳兰清羽走来的身影,在外人眼里看起来和平时无异,但她知道,这比平常急了许多。

    “走就走。”离夜拿出玉盒把灵虚丹装进去,然后把玉盒放进储物手镯。

    四周寂静,简单的三个字,无比清晰响起。

    纳兰清羽瞬间走到离夜面前,抬起手臂缓缓伸到离夜面前。

    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已然石化。

    邪尊,这是邀请么?

    但这样的邀请,算什么,亲自伸手啊!

    北宫离夜只是炼制出上等尊品丹药吧,竟会得到邪尊如此特殊待遇,而且总觉得他们两个之间的气氛怪怪的。

    他们之间,一点都不像是尊主邀请属下,而是……说不上来,就是很怪。

    还有他们何时看到邪尊大人,这么和颜悦色过,看北宫离夜的眼神都和看其他人不同。

    玫瑰红唇上扬,离夜笑看着纳兰清羽,在众目睽睽之下,把手放在纳兰清羽手心,柔和微笑,那是外人从未见过的。

    “本尊带走她几日,炼药师大会第一名的奖励,炼药师公会是不会忘记的。”纳兰清羽拉过离夜,转身往回走。

    两人瞬间走出百米,把众人的惊悚诧异的目光遗留在身后。

    所有人抖动着双手,艰难吞了吞口水,看着又已经走远的身影。

    若不是北宫离夜不在空中,他们会怀疑,邪尊的刚刚出现,是否是错觉。

    邪尊来了,还带走了北宫离夜!

    这个消息,迅速在药城之中传开,甚至传出了药城。

    若有人不知道北宫离夜是谁,便立刻就有人回答,炼药师大会知道么?北宫离夜就是这次炼药师大会的第一!

    第一也就罢了,最可怕的,他不过二十岁,已经是尊品炼药师了!

    二十岁成为尊品炼药师,该有多吓人!?

    离夜和纳兰清羽一起离开广场,便立刻改变了方向,往炼药师公会的方向走去。

    “发生什么事了?”他们又去高塔?

    离夜扭头看着纳兰清羽,他让人传出消息,说自己会来,可直到炼药师公会比试结束他都没出现,应该是有什么是牵绊住了。

    “三位分主又有了一些发现,想让你去一趟。”纳兰清羽自豪地看着离夜,薄唇勾起微笑。

    二十岁尊品炼药师,他家夫人是越来越厉害了!

    “嗯&lt;=".。”离夜应了一声,心里涌出疑惑。

    有了一些发现,什么样的发现?

    两人以极快的速度回到炼药师公会,这次离夜不是从底下大门走进去,而是直接从塔顶进入其中。

    看了看头顶的光亮,那破碎的窟窿,离夜扭头看向纳兰清羽,轻咳一声。

    “那不会是你弄的吧?”上次她来的时候还没有的。

    纳兰清羽抬头睨视了一眼,云清风淡回答,“为夫只是让三位分主活动了一下筋骨。”

    只是这样而已!

    她就知道!

    离夜白了一眼纳兰清羽,红唇微微加深。

    那三位分主怕是气的牙根痒痒了吧,可他们输给了邪尊大人,就不得不办事了。

    “清羽,你就不怕人家会长找你?”她可是听说炼药师公会会长的实力,和他不分上下,真的打起来,谁赢谁输还不知道。

    “为夫只是和三位分主叙叙旧,没做其它。”纳兰清羽随意的样子,淡然的语气,就像是真正只是来叙叙旧。

    其实,这塔顶,还真跟他没关系,是三位分主太过冲动了。

    人没打到,伤了自家地盘!

    “嗯,叙旧。”离夜无耻认同着,没错,清羽只是来叙旧的。

    两人相视一笑,转眼已经到了上次那个房间的门口,纳兰清羽拉着离夜,两人缓缓走进去。

    离夜见这次这么轻易进来,一阵轻啧。

    “特殊通道”就是这么快就见到人了,换做上次那条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来。

    三位分主听到动静,一齐睁开双眼,目光在离夜身上流转。

    谁能想象,她身上有两种血脉!

    “几位找我?”离夜直接问道,上次还有什么没说清楚?

    桑兰子迟疑了一会,然后才开口道:“离夜,你可知自己身上有两种血脉,一种还未苏醒,一种被封印了。”

    不依靠血脉之力,就拥有如此天赋,更何况,她身上,还拥有两种血脉!

    啥!?

    离夜眨了眨眼睛,他们上次不是说,自己没拥有那些血脉么?

    “北宫家族我等的确没有听说过,但你姓北宫,那其中一种,就是北宫家族的血脉,至于是未曾苏醒的还是被封印的,过几天就会知道。”他们必须要试试。

    天才不能就此淹没,她若拥有血脉之力,他们无法想象,她能站到何种高度!

    “你们既然没有听说过,那怎么确定我们家以前就一定姓北宫?”离夜淡淡问道,这可是他们说的。

    三人相视一看,听着离夜带刺的话,一阵无奈。

    “在昨天你离开后,我们三人就发现了你的血脉的不同,所以寻找了古籍,发现了上万年前,临天大陆也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差点让整个大陆毁灭!

    也正是这一次后,临天大陆再无主灵出现,也不曾出现过帝品炼药师。

    我想要说的是,制止这次大劫的,是各个隐世家族,当时还有一个家族拥有着主灵,那是当时唯一的主灵!

    可那次之后,不管是这个主灵还是这个家族,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关于他们的古籍连一页都不曾留下!”冬陌一字一顿,说的非常清楚,最后他自己都激动了。

    主灵,那个时候的主灵!

    “你们说,是也许我就是那个家族的人?”离夜半信半疑看着他们三个。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故事。

    “你不信也是应该的,我们也只是查了一下很遥远的古籍,这一段古籍中其中一种说法。”莫逑瞪了一眼冬陌,他只说自己喜欢的。

    古籍的真实性,已经无法证实了,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还有其它版本?”离夜挑了挑眉头,看来古籍也有瞎编的时候,版本很多嘛。

    “还有就是说,那一次发生的事,是这个家族本身引起的,最后是那个主灵导致整个家族的人灭亡。

    还有最后一个版本,是说那些人消失,是隐居了,彻底隐居世间,不再出现。”桑兰子忧郁说道,三个版本,听起来都不怎么可信。

    离夜耸耸肩没有回答,不过一件事情能有三个版本,她能信的,是真的发生过那件事,至于这三个版本……

    听听就好,知道就好。

    “那你们三个叫我来干嘛?”他们说几天后,那这几天想做什么?

    “你不想让你那股没有苏醒的血脉苏醒么?也许血脉苏醒,能从血缘血脉这一层中,知道你们家族为什么会在这个世上没有留下痕迹也说不定。”冬陌笑嘿嘿问道。

    他们三个也只是试试,至于能不能真的让她血脉苏醒,还没有把握。

    试试,总比不试好。

    “好。”离夜没有半点犹豫应道。

    不管他们三位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件事,她想知道!

    “邪尊,接下来的几天,还请你为我们三个护法。”莫逑抱了抱拳,他想看看,那陌生的血脉,到底属于哪个家族。

    说不定血脉苏醒,就能知道一些事。

    “夜儿,你考虑清楚了吗?”纳兰清羽再一次问道。

    血脉若是苏醒,或许她能弄清楚北宫家族的事,但她的身份,说不定就会曝光。

    “嗯&lt;=".。”离夜坚定点点头。

    “好。”纳兰清羽笑了笑,迈步往外走去。

    白色身影走出房间,没入黑暗,最后消失在黑暗之中。

    “离夜,你被封印的血脉,是有人故意设下的,是以血脉之力封印,应该是你至亲的人,我们三个人无能为力,还未苏醒的血脉,只能试试。”成与不成,还是未知。

    莫逑一脸严肃,他们三个并没有十足把握。

    “试试就试试吧。”她总要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如此,你先坐下,未来几天,你的五官会封闭,外界的事不会打扰到你,具体几天,还要看你自身情况。”桑兰子指了指面前。

    离夜了然点点头,盘腿坐下,然后便立即感觉到三道精神力将她圈住,让她无法动弹。

    以精神力封住她的五官,难怪,看来这几天不是她想醒过来就能醒的。

    要么成功醒来,要么就是失败才能醒来!

    “开始吧。”冬陌沉声说道,这几天他们身上的担子可不轻。

    他们不忍心这样的天才就此这样,所以即便是完成了邪尊的要求的事,他们还是出手了。

    三人手上打着复杂手结,离夜闭上双眼,只感觉身体里一阵热流滚动。

    此时她又不禁庆幸,在来的路上,她让红莲去空间了,不然一定会被这三位发现。

    红莲是异火,很多人都知道,但红莲的不同寻常,却还没几个人知道。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点总是没错。

    时间一点点流逝,离夜也感觉到自己对外界的感应,越来越薄弱,到最后完全消失,什么都听不到,也感觉不到。

    自己就像是坐在一个无底黑洞中,任由时间流逝。

    离夜进入高塔的事,炼药师公会的人也不知道,她突然被纳兰清羽带走,又不见了踪影,蔺药他们不免有些担心。

    紧闭的书房内,蔺药大长老,五个分会会长,齐暮,七人坐在里面,外人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齐暮,你就这么放心吗?”孟枭鄙夷看着齐暮一脸从容淡定的样子。

    邪尊带走了他……师父,他不想知道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

    “师父的事,我一直都不用担心。”齐暮不急不缓回答,师父也不用他担心。

    从风启大陆开始,师父哪一件事不是处理的很好。

    再说了,邪尊本来就认识师父,纳兰清羽那个时候在风启大陆,是天龙国的国师,貌似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有传闻,国师对北宫离夜很特别。

    现在虽然知道国师是邪尊,这种特别应该不会有变。

    当时邪尊带走师父,哪里需要你担心了?

    “这倒是实话&lt;=".。”蔺药点头认同,离夜什么时候让人担心了。

    “什么实话,那臭小子,居然又忽悠我了!”孟枭痛心疾首道,尊品上等,这都超过自己了!

    想当年,这小子才灵品炼药师,这才多久的时间,他就超过自己了!

    看来,他是真的老了,比不上年轻人了。

    其余几个分会会长稍稍低头,轻咳一声,忍住笑意,但抖动的双肩出卖了他们。

    “几位就放心吧,我师父是肯定不会有事的,邪尊也不会对他怎么样。”说完,齐暮站起身,双手负在身后,笑眯眯往外走去。

    师父真的是太厉害了,尊品上等!

    趁着师父这几天不在,他得出去一趟,师父交代那些的药材,其中一种他有消息了。

    等师父回来后,应该能集齐一半,这真的太好了!

    几人相视一看,最后无奈摇摇头。

    齐暮都这么说了,那应该就没什么事,身为离夜的徒弟,他应该更清楚离夜。

    不过,他们还真是不适应,他是离夜徒弟的事实。

    总觉得怪怪的,一直都没适应。

    离开蔺药的书房,齐暮直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准备交代完司南事情,就离开炼药师公会。

    黑夜降临,两道身影躲开巡逻护卫,一齐从炼药师公会走出去。

    他们走出炼药师公会,便立刻走进炼药师公会外的一座宅子之中,宅子灯火通亮,如同白昼。

    “乔榜,你这是什么意思?”丹骨阴冷看着面前的人,冷声问道。

    说是密探,怎么会到他们乔家来了!

    “丹骨,什么地方不都是一样,只要能够商量该商量的事,这就足够了。”乔榜笑道,乔家怎么了,乔家又不会对他做什么。

    丹骨沉默了一会,然后阴冷点点头。

    “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即便是在乔家,以他的手段,他还是能全身而退的!

    “当然!请!”乔榜做出请的姿势。

    丹骨看了乔榜一眼,直接走进旁边打开的房屋内。

    乔榜看了看周围,然后才跟着走进去。

    “你要跟我说什么?”丹骨站在窗边看着走进来的乔榜,他们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说的。

    乔榜淡淡一笑,缓缓走近,“你不想谈谈北宫离夜么?”

    那个耀眼的少年,天才少年!

    北宫离夜&lt;=".!

    丹骨的脸色瞬间变得更阴沉了,这四个字,就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必须拔除的刺!

    “看来,你对他,也不是很满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宽容。”毕竟,北宫离夜杀了那么多丹家的人,还有一个丹河!

    丹河在炼药师公会地位不怎么样,但在丹家地位却不低!

    “你想说什么?”丹骨没好气地问道,说了这么多,他到底想要干嘛?

    乔榜想要对付北宫离夜,什么理由,难道只是为了那天说了他一句“只是皇品炼药师”?

    他别忘了,齐暮大人对北宫离夜很特别,有可能北宫离夜就是齐暮大人的弟子。

    “想要对付一个人,并不是杀了他,而是毁了他身边的东西或者是人。”乔榜笑道,北宫离夜在那么多人面前,打伤他孙子,又羞辱他,怎能放过!

    要对付他的办法有很多,打击他的办法就更多,这小子太过嚣张,不给他一点教训就怎么知道天高地厚!

    “身边的人?”丹骨脑海中浮现出齐暮的身影,还有就是方白和海夏。

    炼药师公会和北宫离夜最有关系的,就是这三个人。

    “齐暮!”一个后来者,凭什么踩在他们头上,算什么东西!

    丹骨听到齐暮两个字,顿时笑了,“你不是记恨北宫离夜,你是在记恨齐暮。”

    他一开始想对付的就是齐暮,不是北宫离夜。

    “丹骨,如何,你我若是合作,这件事有何不能成功!”乔榜也不否认丹骨的话,他要对付的就是齐暮。

    这段时间,齐暮太不把他们当一回事了!

    “你有什么办法?”丹骨没有答应也没有不答应。

    他必须忌惮齐暮的身份,对付齐暮对丹家会有什么影响,他心知肚明。

    可只要找到帝品丹诀,丹家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他又何必冒险去对付齐暮。

    “自然是有,只要你们丹家出手帮忙就好了,其余的不用你们担心。”乔榜呵呵一笑,笑容中尽显冷意。

    丹骨没有出声,只是看着乔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心里已有另外的打算。

    古塔之中,离夜一坐就是七天过去,七天是她一动不动坐在那里,宛若入定老僧一般。

    做在那里她唯一知道的,周围都是一片漆黑,其它什么都听不到,更感觉不到。

    “噗!”

    朦胧间,淡淡的血腥味环绕在鼻间,她皱了皱眉头,微微往前倾,想要把声音听的更清楚一点。

    一切也好像如她所想,在一点点变得清晰,一些疼痛的感觉刺痛了身体各处,五脏六腑火辣辣的疼,像是在被烈火焚烧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

    离夜想要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一点点光亮,根本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失败了吗?”模糊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失败了?

    离夜微微一怔,猛地睁开眼睛,刺眼的亮光落入眼帘,她不得不再次闭上,慢慢适应的亮度。

    “你醒了?”桑兰子虚弱气喘,然后摇了摇头。

    还是失败了。

    果然,他们并非那些家族的人,无法让主灵级别的王者,遗留下来的血脉苏醒。

    “发,发生什么事了?”离夜干涩说出一句话,发现嗓子也是在火辣辣的疼。

    全身上下,就像是被蚀骨的毒药洗礼了一遍,没有一处完好。

    “失败了,我们没有那股血脉唤醒。”莫逑擦了擦额上汗珠,可惜她在这个时候苏醒,身体的疼痛必须要咬牙忍下去。

    离夜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面前三个气喘吁吁的人,三人面前落着一滩鲜血。

    “你们没事吧?”离夜试着动了动身体,疼痛立即袭来。

    三人摇摇头,他们没有什么事,只是虚弱了一点,她才是受了重伤。

    只是最可惜的,血脉没有唤醒。

    “三位前辈,没有唤醒就没有唤醒吧,这么多年没有血脉之力,我都这么过来了。”这本与他们无干,他们出手帮忙,即便是失败,也不用自责愧疚。

    三人迟疑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调息。

    离夜见他们要调整气息,强忍着疼痛,拿出一瓶复元丹,全部吃了下去。

    生命之源随着药力在身体中洗礼,身体里的疼痛在一点点减弱。

    直到疼痛全部消失,她才吐出一口浊气,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丹田处更是有什么在蠢蠢欲动,即将就要冲破而出!

    “你没事了?”看到离夜一脸轻松,冬陌嘴角一抽,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他们清楚知道她身上的伤有多重,血脉苏醒失败,血脉反噬身体经脉剧烈疼痛不说,五脏六腑,甚至丹田都不能避免。

    需要时间慢慢调息,怎么看她好像完全恢复了!

    “谢谢三位前辈,既然失败,离夜也不会勉强。”离夜站起身,淡淡回答。

    说没有一点失望那是假的,她曾经想过失败,可也期待成功,她想知道北宫家族到底是什么原因,会在临天大陆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离夜,你离开前,我们三个老人家还是要说说,不要小看血脉之力。”她既然拥有,就要在意。

    莫逑语重心长看着离夜,血脉之力不容小看!

    “我什么时候小看了血脉之力?”离夜眨了眨眼睛,她从未小看好么&lt;=".。

    世间之事,哪一样能小看,小看了,也许哪天真的就栽在了那一件不起眼的事上。

    没小看,那她昨天……

    三人傻眼地看着离夜,她昨天不是还嫌弃吗?

    看到他们三个的样子,离夜一阵恍然大悟,然后说道:“三位前辈,我昨天嫌弃不是嫌弃血脉之力,只是不想和第五家族有什么关系。

    再来,昨天你们三位给我测验血脉,不是没有显示什么,你们也说我身上没有血脉之力,既然没有,我难道就要就此气馁,纠结在血脉之力上?”

    血脉之力那是遗传下来的,不是她心存执念就能得到,说不定太过执着,还会走火入魔。

    对修炼者,走火入魔的影响比血脉之力没有苏醒可怕多了。

    “拥有先祖的主灵血脉之力,天赋实力在我之上又如何,我北宫离夜即便没有血脉之力,也要做到超越他们!”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出,震入三人心中。

    天赋并不能说明一切,临天大陆强者为尊,以实力说话!

    现在她是比不上他们,但她会努力,做到超越那些拥有血脉之力的人!

    三人双眼睁大,蠕了蠕嘴,目光落在离夜身上,所有的话语,最后都化作了一声轻笑。

    天赋重要,但这世间的契机何其之多,成为强者,不一定需要血脉之力,依靠自己也能成为强者!

    毕竟这世间的强者何其之多,不是每一个强者,都拥有血脉之力的。

    难怪她那天会拉出纳兰清羽做例子,她是想说,邪尊并没有拥有血脉之力,但那些家族也不敢轻易动他!

    这便是强者!

    强者,靠实力说话,血脉之力只是一条捷径,既然没有捷径,又何必执着那一条捷径,毕竟还有千千万万条路可以走!

    这些路会比捷径更艰辛,可若能站在巅峰之顶,这些艰辛又算得了什么?

    是他们三个理解错了,还以为她小小年纪太过骄傲,才会说出那种话。

    “我们三个明白了,你去吧,走出古塔,你我四人就当从未见过,你不曾从我们这里知道什么,我们也不曾帮过你。”莫逑说着摆了摆手。

    离夜扫视了一眼他们三人,红唇微微上扬,“晚辈明白。”

    当做从未见过也好,他们本就是陌路人。

    话落,离夜头也不回走出房间,刚刚踏出门口,黑暗中,白色身影大步走来,宛若划破黑夜的黎明之光!

    “失败了?”纳兰清羽上下看了一眼离夜,沉声问道。

    “失败了,但我一定会成为真正的强者!”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目标,不管有没有血脉之力!

    “好。”纳兰清羽拉过离夜,两人迈步走向黑暗。

    房间内三人这才收回目光,一声叹息。

    “年纪轻轻不骄不躁,还真是个难得的孩子,这次是我们是三个想太多了。”桑兰子无奈笑道。

    莫逑应和点点头,这孩子的确是不错,只是他们不问世事,他们做这么多,已经超出了对邪尊的承诺。

    “强者,是自己闯出来的!”冬陌叹息道,小小年纪懂这么多,可见她这一路走的有多艰辛。

    她有现在的实力,天赋是其一,但更离不开她自己的努力。

    外人若只看到她的天赋,那可就错了。

    没有努力,空有天赋又能如何?

    敞开的房门慢慢合拢,古塔内安静了下来,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离夜和纳兰清羽走出古塔,转身看了一眼,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往议事厅的方向走去。

    他们两个走出高塔,殊不知他们“失踪”的这几天里,炼药师公会已经大乱。

    司南蹲在门口角落,一脸沮丧自责,手足无措,嘴里还念念有词。

    “是我的错,我的错……”

    “司南,你没有错,齐暮失踪,和你没关系。”孟枭蹲下身体拍了拍司南的肩膀,看着他此时的模样,叹了口气。

    齐暮失踪,司南就变成这样了,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是我的错,我要是跟着去,就不会出事。”大人不会失踪,到现在还没回来。

    大人失踪了,等公子回来,他该怎么交代?

    “蔺药,你前天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吗?”孟枭站起身,他现在担心的是离夜那小子回来怎么办。

    这几天隐约查到,齐暮失踪是有人故意为之,以离夜有仇必报的性子,不会就这么算了。

    况且,齐暮还是他徒弟!

    “还没有。”蔺药摇摇头,哪里会这么快。

    堂堂尊品炼药师失踪,他们前天才知道消息,还真是失败!

    “大长老。”沧眀站在门口,恭敬叫道。

    “沧眀长老有事?”蔺药站起身,不解看着沧眀,齐暮失踪的事,他应该不知道。

    他们还没有告诉过炼药师公会的人,对外还隐瞒着。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洛虞和柳追都已经考核过关,进入长老阁,但是沈亮不愿意考核,他想去一次药界。”沧眀如实禀报。

    药界这次原本有十个名额,但这次比试最后只剩下是三个人,还剩下七个名额。

    蔺药若有所思点点头,“可以,另外再让展瞳和孟银瓶他们进去一趟,其余四个名额,你在这次炼药师大会上,按要求挑选四个,发出请帖邀请&lt;=".。”

    都是炼药师,每个人都有这个资格进入药界,不只是炼药师公会的人。

    “明白。”沧眀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沈亮是不错,要是和云帆一起来炼药师公会,如今他的品级应该和云帆差不多了。”孟枭认同道,同样皱起了眉头。

    倒是银瓶若是进入药界……

    算了,以银瓶的条件,按要求也可以进,也许她进去会有一点流言蜚语,他这个做爷爷的,总不能因为一点流言蜚语,就让她放弃这次机会。

    “现在我们该想想齐暮的事,齐暮刚刚出药界不到半年,他除了去了一趟崛域森林,就没有出过炼药师公会,能和谁结下梁子。”蔺药重重叹了口气。

    炼药师公会连个人都保护不好,是该说失败呢,还是失败呢?

    事情传出去,也会影响到公会名声。

    “齐暮怎么了?”熟悉的声音在传来,议事厅着急的三人,猛地一怔,扭头往门口看去。

    离夜一袭水蓝色长袍,站在门口,高高马尾绑在脑后,看起来十分的精神抖擞。

    公子!

    司南跌跌撞撞站起身,踉跄走过,跌跪到离夜面前。

    “公子,您一定要救大人,您一定要救大人!”公子回来了就好,这样一定能救回大人的,一定回的!

    救?

    离夜看着一身狼狈的司南,蹲下身体,把他扶起来,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发生什么事了?”齐暮出事了!

    孟枭和蔺药相视一看,然后重重叹了口气,离夜还是回来了。

    “离夜,你先别着急,我们慢慢告诉你。”孟枭沉声说道,最让人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不过,即便在离夜之前救回了齐暮,离夜应该也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看到他们脸色沉重的模样,离夜心里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脑海中响起一句话,齐暮真的出事了!

    潮湿地牢中,乔榜笑呵呵看着满身伤痕,面目全非被锁在墙上的人。

    “齐暮,你继续嚣张啊,怎么不嚣张了?不是一直以为我乔榜好欺负么?”炼药天赋好有什么用,最终不还是落在了他手上!

    齐暮咬咬牙,忍住脸上的疼痛,他脸上一块皮硬生生都被削去了。

    “乔榜,你这是为了你儿子还是孙子报仇?”齐暮笑了,他知道乔榜小心眼,可没想到这么小心眼。

    连实话都不让人说了么?难道他儿子不能进入长老阁是因为他说了一句,炼出的丹药不过尔尔?

    还有乔铎,收徒是他的事,他不肯收乔铎,好像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吧!

    “两者都有!”乔榜咬牙切齿道!

    最重要的,他还为了自己报仇,在他出关的第一天,就说他炼制的丹药,还问他是如何进入长老阁的!

    他炼制的丹药,谁敢有意见,就连蔺药都没有,齐暮算什么东西!

    “为了这么点小事,你把我抓来,还真是费心了。”齐暮艰难开口,说完这些话,已经用了他全部的气力。

    他怕是等不到了,师父被邪尊带走,没有那么快回来。

    炼药师公会的人不会想到,是乔榜抓了他,不会往乔榜这边找,司南不是炼药师,如何能有办法?

    这次,看来还真是死定了!

    “也不是,如果你肯让我儿子进入长老阁,收我孙子当徒弟,我可以放了你,只要你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放了他也不是不可能。

    乔榜的话刚刚说完,齐暮就是一阵大笑,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长老阁,我没有这个权利管长老阁,至于徒弟,我都没出师,你让我收徒弟。”他都还跟着师父学东西,学着师父教给他的心诀,让他收徒弟。

    可笑,真可笑!

    就算是出师了,让他收乔铎,也绝无可能!

    乔榜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冷起来,指着旁边的人,狠狠下令,“打,打到他答应为止!”

    说完,乔榜大步离开地牢,愤怒至极!

    “你这样,他是不会听的。”乔榜刚走出地牢,丹骨就从暗处走了出来。

    乔榜重重哼了一声,狠狠说道:“我会让他听的!”

    “你不怕北宫离夜回来,找你麻烦吗?那可是个麻烦的小祖宗。”而且,他已经回来了,很快就会查到他乔榜。

    北宫离夜!

    “莫说他还没回来,就算回来了又如何!他敢来,必让他有来无回!”他来了才好!

    “噢?”丹骨笑了,他乔榜真敢如此?

    “反正他回来,你告诉我就行了。”乔榜看了一眼丹骨,没好气说道。

    现在他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逃不掉!

    “我知道了,一定!”说完,丹骨缓缓迈步离开,嘴角笑意加深。

    乔榜,北宫离夜已经回来了,他也快知道你抓了齐暮,很快就会找上门来,现在,你该怎么办?如何应对?

    他可等着,会好好看着的!

    ------题外话------

    来了来了,热乎乎的更新上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