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 第九十九章 他是怎么骗来的!
    离夜熟练的炼化着药材,火焰中银色花朵化作一滴银色的液体,漂浮而起。

    一缕子火分出来,迅速把银色液体包裹住,漂浮在一旁。

    紧接着其它同时在炼化的药材,也化作一团褐色的粉末,和金黄色的液体,一缕子火飞出,迅速将两种药材包裹住。

    尽管两种药材被包裹在一起,但其中始终间隔中空隙,不让两种药材提前融合。

    离夜速度很快,风昊和云帆两个也毫不认输,在离夜炼化三种药材的同时,他们也将三种药材炼化。

    看着三人的速度,周围发出一声声惊叹。

    “他们三个的速度,一点都不比尊品炼药师慢啊。”

    “去你的,你又不是炼药师,知道尊品炼药师炼制药材要多长时间”

    “不管有没有尊品炼药师快,但老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速度。”

    广场内外的人,不管是炼药师还是其它人,都看的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就怕眨眼会错过什么。

    速度太快,他们要全神贯注才能看清楚。

    一种种药材被炼化在药鼎中,炼药师们神情变化,带着几分紧张,而不懂炼药的人,只是发出一声声叹息。

    “大长老,最后一场和第二场时间限制有所不同吧”蔺药身后的一个长老恭敬问道。

    蔺药看了一眼身后的那人,点了点头,“是不同,第二场每一张药方上都有时间规定,时间是不一样的,但第三场,不管是什么品级,都只有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内,成功失败,便是关键,若没有完成丹药,就是失败。

    “原来如此。”那位长老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从刚才到现在,半个时辰过去了,但他们所炼化的药材,已经有二十种左右了,三人都是皇品炼药师,若是炼制丹药,应该都是皇品。

    如此算起来,他们所需要的时间,两个时辰应该就足够了。

    “我好奇离夜炼制什么丹药。”孟枭眯起眼睛,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皇品炼药师,谁知道这小子成为皇品炼药师多长时间,若是能到尊品这小子得吓坏多少人。

    “三人都是皇品,这样也不能分出高低吧”长老之中又人提出疑问。

    坐在众长老中间被拥簇着的乔榜听到这话,重重一哼,“不分高低如何能评出排名。”

    难道想那个地方的深处,就允许三个人同时进入,这怎么可以

    “那不是最重要的。”沧眀笑道。

    炼药师大会举办,各大炼药师参加,又不只是为了排名,却又离不开排名。

    炼药师的排名,算得上是一种荣誉,哪怕没有炼药师公会的奖励,也会有很多炼药师为了排名而参加。

    “那个地方才是最重要的吧”丹骨清淡一笑,神情波澜不惊,柔和万分。

    坐在众人之间的丹骨,就是一个翩翩君子,坐在众人之中,谦和温顺,尽管身上始终透着几分阴冷气息,却并不影响什么。

    “丹骨,你应该很想去那个地方,怎么不参加比试”尘无好奇问道,丹骨不止一次打听那个地方。

    从这点看来,他应该很想去,反正他还没去过,参加比试,也是可以去的。

    “尘无,你说笑了,我只是比较好奇那个地方,并不是自己想去。”丹骨微微笑道,心里划过一丝冷寒。

    即便是去,也不该是他去

    反正他已经找到人了,北宫离夜不知好歹,他想自然要另寻他人。

    只不过,他是不会让北宫离夜好过,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还对他动手,他不会放过这小子的

    “是吗”尘无只是一笑,没有再说下去。

    丹骨都这么说了,再说下去没意思。

    贵宾席上各种议论之声响起,这些吵杂之声,半点也没影响到空中炼药的三人。

    转眼半个时辰再次过去,三人炼化药材的速度,都微妙减弱了一点,其他人没有发现什么,但炼药师却能清楚发现。

    “一个时辰过去,若是皇品丹药,应该是已经炼化完成,开始凝丹成形,他们的动作,怎么一点都没停下来。”最主要的,速度减弱了,但一些珍贵的药材,都还没出现

    一个时辰过去,他们的药材炼化也有四十多种,开始速度不快,中间速度很快,现在又慢了下来。

    这个不对吧

    炼制皇品丹药,不该是这样。

    众长老中传来疑惑的声音,不解看着炼药的三人。

    “哪里是皇品,他们在炼制尊品。”一个分会会长开口说话了,神情凝重看着离夜他们。

    三个人,同时炼制尊品丹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约好的。

    尊品

    那两个字传开,听到的这话的人,心脏微微一颤,神情微微变化。

    他们三个,尊品

    不是开玩笑的吧,三个佩戴皇品皇品炼药师徽章的炼药师,要炼的都是尊品丹药

    “尊品”

    “奶奶的,尊品”

    “老子才听说北宫离夜考了皇品炼药师徽章。”

    “耍我们的吧,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你他娘的,公会分会长都这么说了,哪里还会有假”

    尊品尊品

    不管是炼药师还是灵师,此时此刻都不能

    灵师,此时此刻都不能接受这个无法去想事实。

    风昊他们不了解,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成为皇品炼药师的,就不说他了。

    云帆公子他们都知道,成为皇品炼药师有一段时间,若是炼制尊品丹药也不是不可以,也许人家成功过呢

    这些他们都不知情,也许就能炼制出来

    北宫离夜听说他才从灵品考到皇品,这才多久的事,还没一个月吧

    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他也开始炼制尊品

    骗人的吧

    这种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更何况他一点都不像是看玩笑的样子。

    在炼药这方面的速度,丝毫不比云帆公子和风昊慢。

    他们两位的火焰,应该是受到了影响,他们能看到,火焰比平常难以掌控,所以北宫离夜的速度还快了不少。

    尊品,太吓人了

    刚刚考核皇品徽章没多久的炼药师,也在炼制尊品丹药

    就是天才,能做到这样的,也是极少。

    所有人紧张的看着,吵杂的声音,在他们知道三人都是炼制尊品丹药的时候,大家都及时收声。

    尊品丹药不同皇品丹药,他们还是小心看着,打扰了他们三位就不好了。

    风昊看向离夜,脸色不太好看,却还是扯出笑容,“没想到离夜公子也是炼制尊品。”

    刚刚考核到皇品徽章,他怎么敢

    “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去了。”离夜慵懒回答,狂傲不羁轻笑。

    嚣张

    风昊咬咬牙,把要说的话全部吞了下去,手上微微一抖,差点让即将完成的一样药材烧焦,幸好他及时稳住。

    “北宫离夜,你什么时候能炼制尊品了”云帆疑惑问道。

    几个月前,他的品级,最多不过王品,几个月过去,成为皇品,也不是不可能,毕竟当年他也是这样。

    可尊品这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云帆公子,我应该不用事事都向你报备。”离夜讥讽笑道,扭头睨视了一眼云帆。

    她什么时候能够炼制尊品,这和他云帆有关系

    “不用”云帆沉声回答,他当然不需要像自己报备

    可北宫离夜,那怎么可能

    还是说

    云帆猛地惊醒,北宫离夜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自己的品级在什么地方,就连炼药师徽章,听说都是蔺药大长老跟他以条件交换,他才答应考核

    所以,他早就是皇品炼药师了

    也许是几个月前,也许更久

    云帆顿时觉得自己头重脚轻,前几天他还在庆幸,自己并没有输给北宫离夜太多,可现在想想,输的太多了

    自己甚至连北宫离夜什么时候,成为皇品炼药师都不知道

    如今,他已然能够炼制尊品,而自己心里却连把握都没有,能不能炼制出尊品。

    “看来这次是遇到好的对手了,我们就在尊品上见真章,这点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二位,我要炼制的是中等尊品。”风昊一脸大方说道。

    那洒脱的声音,传遍四周,落入到每个人耳中。

    中等尊品

    还是中等,不是勉强炼药,不是下等尊品,是中等

    众人傻傻地看着风昊,他这么大方告诉身边两个对手,是已经胜券在握了吗

    这样会不会太狂妄了一点,嚣张

    “这个人,还真是卑鄙啊,倒也不失为一种手段。”任洁鄙夷摇摇头,先入为主,干的漂亮

    这要是离夜,她会非常高兴,但这个人,真高兴不起来。

    “先入为主,给对手压力,的确是手段。”墨东炎难得没有和任洁唱反调,认同了她的话。

    “可不是,本来离夜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至少不会在意中等尊品这个事,现在这个人说出来了,离夜要是想赢,就必须得炼制出上等尊品。”任洁眯起眼睛,轻哼一声。

    在知道的情况下,谁都会有压力,知道对手会炼制什么品级的丹药,就一心会去想必须超越他,不能输给他。

    无形中,心里就会有压力,让自己必须做到那样。

    知道尽管是知道了,压力在心里形成,会适得其反,让人先行慌乱。

    “可我觉得,离夜不是坐等挨打的人。”墨东炎看着离夜,若有所思道。

    他发现,他们也只有在离夜的话题上,不会有什么争执,这算什么

    “当然了。”那可是离夜,怎么会被人牵着鼻子走。

    听到他们两个对话的月媚,垂眸看了他们一眼,慵懒靠在椅背上,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上扬。

    北宫离夜自然不是那种人,不管是在什么地方都一样,只是,她比较好奇,北宫离夜会怎么样反击,让自己占据上风。

    倒是北宫离夜占居上风,那炼药师公会的天才云帆,就要备受压力了。

    毕竟,他现在正在承受一道压力,紧接着会落下一道更重的。

    “这个人,这么神秘,现在还如此放言,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孟枭担忧问道,中等尊品。

    他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中等尊品,离夜和云帆就

    “看看吧。”中等尊品。

    到底是什么人

    中等尊品

    四个字落入耳中,离夜没有惊讶,反倒是笑了,云帆的脸色却苍白了一分。

    了一分。

    “风昊,你这么大方,小爷不如也大方一点好了,不巧,我炼制的是上等尊品。”就是这么不巧。

    上等

    风昊和云帆掌控着火焰的双手,同时微微挪动了一下,神情依旧自若。

    离夜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来观看的几万人,清楚听到,那一字一顿,他们听的非常清楚

    上等

    他说上等

    孟枭重重拍了一下椅子扶手,噌的一下站起来,指着离夜一脸无奈,“你小子又忽悠我这老人家”

    上等尊品

    他小子要是能炼制上等尊品,那应该早就是尊品炼药师了

    在和那王品炼药师比试的时候,他小子居然只炼制了皇品丹药

    上等,那可是上等

    蔺药看到孟枭激动的样子,想要站起来的冲动,顿时消散,不忍直视地看着孟枭。

    为什么听这话,孟枭不是第一次被离夜忽悠了

    “尊品上等”

    “我没听错吧”

    “北宫离夜说的是尊品上等”

    所有人差点暴走,这可能吗

    刚刚才考核徽章的皇品炼药师,说自己炼制的是尊品丹药

    “尊品上等”公会长老这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茫然。

    为什么他们听到这话,会觉得这么不可思议,真的可能吗

    他们长老阁的长老,都一大把年纪了,也只能在皇品徘徊,一个刚刚才到二十岁的少年,跟他们说要炼制皇品

    玩笑有点大

    “师父什么时候能炼制尊品了”齐暮低头喃喃自语。

    师父没说过,他能够炼制尊品丹药,否则的话,不会从他那里拿走尊品丹药。

    可师父既然这么说了,又不可能有假。

    难道,师父真的可以炼制尊品了

    从他那里拿走的尊品丹药可以给别人,可以拍卖,不一定是自己用啊

    齐暮眼中闪过光亮,目光坚定点点头,一定是这样的

    周围的人还在离夜的话语中没回过神,没有听到齐暮的话,但坐在他身边的司南却听的清清楚楚。

    一滴冷汗落下,司南有点担心。

    尊品丹药,好像挺困难的。

    风昊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心思,硬生生扯出一个笑容,语气平和开口。

    “那我们拭目以待”

    他倒要看看,北宫离夜怎么炼制出尊品上等

    “乐意奉陪。”离夜不冷不热说出四个字,便不再去理会他们。

    尊品丹药非同小可,从几个月前她开始炼制,到现在,成功的几率并不大,可她刚刚说的是实话。

    灵虚丹,在尊品之中,就是上等丹药,炼制成功那就是尊品上等。

    只要炼制成功,就可以了

    离夜微微抿紧嘴角,手上的动作更为小心,转动着精神力。

    风昊即便想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北宫离夜一定不可能成功,可看到离夜镇定自若的神态,心里又不免紧张。

    尊品上等,要是北宫离夜真的成功了怎么办

    风昊原本想要扰乱离夜的思绪,但他这么一闹,反倒是自己的心绪被离夜搅乱了。

    他十分在意,在意离夜是不是真的可以炼制出上等来压制他

    沉默不语的云帆,脸色苍白,额角一滴冷汗划过轮廓,落在地上。

    一个尊品中等,一个尊品上等,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他也一定不要输

    一个半时辰过去,他们三个面前的药材,终于炼制完毕。

    混元圣鼎上面,一团火焰妖冶浮动,所有人都以为那是飞上来调皮的一缕异火,殊不知,离夜所炼化的药材,都在这团火焰中。

    只见她把最后一种药材炼化完成,她用精神力掌控这团火焰,让它落入混元圣鼎。

    所有药材落入混元圣鼎后,她立即驱散火焰,红莲也将自己的火力,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完全都不用离夜操心。

    所有药材在是混元圣鼎中相互排斥着对方,敲打在混元圣鼎壁上,周围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声音。

    细汗在离夜额上密布,她全神贯注将药材融合。

    现在忙碌中的三人,谁也没时间理会谁,不只是离夜,风昊和云帆也到了最关键的阶段丹药成形

    原本鸦雀无声的广场上,此时就更安静了,连呼吸额力量都不曾稍稍大一点。

    空气中所传来的声音就是丹药弹跳开来,奋力充斥对方的声音,在这之中就像是一场激烈的斗争,谁也不愿意跟谁臣服

    然而,只有将它们融合,丹药成形才算完成,才能将它们再一次炼化,成为真正的丹药

    精神力控制着所有药材,唯一的任务,就是让药材融合。

    这个时候,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精神力无法掌控药材的暴动,精神力枯竭,炼药师无法熟练掌控等等,都可能是失败的关键

    红莲感觉着暴走的药材,心里一阵担忧。

    灵虚丹离夜第一次炼制,这能不能成功,还是一件未知事。

    在看到那三位尊品炼药师,她就决定要炼制灵虚丹,只有炼制出灵虚丹,才有机会取胜

    现在那三位尊品炼药师走了,这里还是有两个人类跟离夜争夺,她还是要炼制。

    半个时辰过

    半个时辰过去,离夜还在重复着动作,丹药的冲击力还是那么强横,身边传来的动静,在逐渐变小。

    她没时间去想,他们是不是已经成功,只能专心融合,才能成功。

    广场上围观的人,都已经站到了炼药师比试的广场,广场上现在也没有炼药师炼药,他们走到里面自然也没有人说。

    每个人都伸长了脖子,抬头往上面看去,心里一声声惊叹,注意着每一个细节。

    “风昊的已经成形了。”

    “成形,那应该就快成功了吧,北宫离夜和云帆公子的,好像还是很那掌控。”

    “半个时辰都过去了,还有一个时辰,要是再不成功,还不知道能不能在三个时辰内炼制出尊品。”

    众人纷纷担忧点头,的确如此

    时辰到了,即便炼制出了丹药,那也没什么用处。

    要是因为这点而失败,就真的太可惜了。

    三个时辰,炼制尊品丹药,时间上的确是有点紧张。

    蔺药看着风昊,一脸凝重,“看来,他的确是尊品炼药师。”

    那熟练的手法,根本不是刚刚成功炼制出尊品丹药的人。

    孟枭早就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看了一眼空中,蠕了蠕嘴巴,神情透着几分担忧。

    他可以看出,离夜现在有多紧张,离夜的样子,应该是炼制尊品丹药的几率不大,可这小子竟然炼制上等尊品

    不过他都决定,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只能希望他能够成功

    丹骨收回目光,呵呵笑道:“看来这世上,不愿意佩戴显示自己徽章的人,不只是北宫离夜一个。”

    尊品

    北宫离夜还有可能取胜吗

    “云帆的也成形了。”所有长老满意点头,哪里还有人去关心丹骨在说什么。

    他们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场比试,结果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即将有三个天才在这里一展他们的风采

    让所有人都看到他们的能力,尊品炼药师

    司南双拳紧握,他看不懂,但也能看懂一点,成形还是能看懂的。

    三个人里,只有公子的药材没有成形,时间不多了。

    “离夜,你别着急。”圣洁优雅的声音响起在脑海中,驱逐着离夜心里的躁动。

    “我知道。”离夜沉声回答。

    这种时候当然不能急,况且,这种情况,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她还有一样药材没有用上,用上它,这次一定能够炼制出来。

    这几率,是百分百

    风昊和云帆已经开始炼化成形的雏形丹药,这过程是漫长的,但最危险的时候已经度过。

    丹药成形,只要没有外力,便基本算是成功。

    红莲酝酿着火焰,配合离夜的精神力,将药材融合,一点一点,让它们揉在一起。

    此时的离夜,已经听不到外界的一切,能关注的,只有眼前的丹药。

    它在一点点成形,一点点融合,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关键

    当那个皱巴巴的雏形映入眼帘,离夜身上的衣服早已被汗水侵蚀,额上的细汗,也变成了豆大的汗珠。

    红莲分出一缕火焰,冒出来的汗珠立即被蒸发殆尽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异火,有灵性啊呸,不是,所有异火都有灵性,可这这这这个不同啊

    不是感觉不同,是所有地方都不相同

    就感觉是一个活人,没错,就是活人,能体贴的为炼药师擦拭汗珠

    成功了

    雏形呈现,离夜脸上划过喜悦,也松了一口气。

    “北宫离夜,你的时间还够吗”风昊看到离夜凝聚成形的雏形丹药,脸色微微冷淡,还是不忘提醒。

    只有半个时辰了,半个时辰,他能够把这丹药完成这可能吗

    离夜没有理会风昊,红唇上扬,可能不可能,与他何干

    然后她在众目睽睽之下,从储物手镯中抓出一把丹药,直接塞进嘴里,这个举动,把所有人都吓的不轻。

    就算是恢复灵力和精神力的丹药,也不该这么吃吧,这样身体受得了吗

    时间只有半个时辰,他现在这么做,时间上来不及了。

    半个时辰,要炼化这枚丹药,根本不可能做到。

    “只有半个时辰。”所有炼药师全都摇摇头。

    只有半个时辰,时间上再怎么样都来不及了,不够了

    离夜吃了丹药后,运转着造化诀,丹田处的生命之源,也随着流动。

    周围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入离夜身体。

    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惊呆了,在经过炼制丹药后,周围灵气会随着减少,怎么可能还会有这么浓郁的灵气,涌入北宫离夜的身体

    还有,他做了什么,怎么可能做到这样

    在所有人诧异惊悚的目光下,离夜伸出双手,将药鼎中的雏形丹药托起,被吓到的人,呆滞了目光,连眼睛都舍不得眨动。

    他想做什么

    蔺药站起身,神情大变,指着离夜,“他这是要”

    太大胆了

    红莲离开混元圣鼎,在雏形丹药飞出混元圣鼎的瞬间,立即将它包裹住

    皱皱巴巴,坑洼不平的丹药,包裹在火焰中,不停旋转,以很快的

    ,以很快的速度在被炼化。

    看起来不怎么明显,但比起平常炼药的速度,是快了不少。

    离夜低头从储物手镯拿出那个玉盒,是从炼药师公会的药库拿出来碧血清心果

    她打开玉盒,一阵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黑亮的眸光真闪烁出点点笑意。

    “红莲,分一缕子火。”离夜看了一眼红莲,拿起碧血清心果。

    红莲立刻分出一缕火焰,红莲子火飞到离夜面前,在她手上的碧血清心果周围环绕。

    精神力将碧血清心果托起,送入红莲子火中,火焰迅速包围住火焰。

    周围响起倒抽凉气的声音,所有人已然是目瞪口呆状。

    火焰能听懂命令,还能自行包裹住药材炼化

    异火,什么时候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当那一枚透明清澈的果子,落入蔺药的眼睛,他眼角狠狠抽动了一下,心里已经在声声泣血。

    碧血清心果

    他这些天一直在好,离夜在药库拿了什么,但药库里面的前辈一直不肯说,现在他算是知道了。

    原来是碧血清心果

    这小子,也太会挑东西了吧

    这可是整个药库里最值钱的药材,他小子到底怎么从前辈手里骗来的

    “那果子有点眼熟啊。”孟枭扯了扯蔺药的衣服,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那个果子,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蔺药听到这话,差点泪流满面。

    能不眼熟吗碧血清心果,他们谁不知道

    红莲子火很快把碧血清心果炼化,一滴清新无瑕的液体,漂浮在空中,红莲子火没入红莲中。

    包裹住雏形丹药的红莲,让那枚雏形丹药显露在外,稍稍脱离火焰,漂浮而起的雏形丹药,渐渐看到了光滑,不再像刚才那么丑陋。

    离夜用精神力托起那一滴炼化的液体,让它完全将那一枚雏形丹药包裹,一点点渗透其中。

    刚刚放开丹药的红莲,迅速又把雏形丹药以及那一滴碧血清心果液体包裹住。

    火焰之中,皱皱巴巴的丹药,慢慢旋转,丹药以肉眼可见的在一点点变得光滑,逐渐完美

    丹药浓郁的香味,比刚才加重了一倍不止,袅绕散开。

    孟枭看的都傻眼了,这枚丹药要是炼制出来,说不定还真的是上等尊品

    “这小子,用了什么办法,能将丹药的精纯提升了一倍不止。”刚刚那枚果子,才是关键,应该是提升丹药精纯的果子。

    能提升一倍不止

    孟枭脑中一个激灵,欲哭无泪道:“臭小子”

    是碧血清心果

    他小子进去了一趟药库,拿走了药库最珍贵的碧血清心果

    碧血清心果不是前辈亲自看管吗他小子是怎么拿到手的,难道前辈也被他坑了

    肉疼的蔺药和孟枭要是知道,其实离夜什么都没做,就是回答了一个问题,他们那个前辈就把果子给了离夜,他们会有什么表情。

    “时辰快到了。”沧眀艰难站起身,时辰快到了,他们三个人也快完成了。

    这次炼药师大会,尽管变成了这样,但是,比往年都来的惊心动魄。

    不管是药鼎,异火,还是这最后炼药。

    甚至出现,三个尊品炼药师

    离夜看着被红莲炼化的丹药,越来越完美,红唇稍稍上扬。

    “红莲,松开它吧。”离夜淡淡说道。

    将丹药圈住的红莲,立即松开,漂浮在空中的丹药,二话不说,一溜烟就走出了一丈之外。

    可还没能走的更远,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圈住,它再也不能前进一分,反而被紧紧束缚往回走。

    离夜伸出手,握住飞回来的丹药,丹药上各色细纹密布,圆润光滑,完美无瑕

    看着手里的丹药,离夜一阵轻啧。

    丹神诀上说,尊品丹药会在炼制完成后,逃出炼药师掌控,真是一点都没错。

    他成功了

    他还是第一个成功的

    他怎么可能是第一个成功的

    三人之中,他的丹药成形最晚,怎么还是最先成形的

    同样的问题,在众人心里响起,脑海中响起阵阵嗡鸣,心里不停重复着三个字。

    成功了成功了

    “成功”丹骨重重咳了一声,仿佛那天挨打之后刺骨的疼痛,再一次落在身上,让他疼痛不已。

    成功了

    北宫离夜怎么可能会成功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

    “收”

    “收”

    两声同时响起,风昊和云帆迅速将丹药牢牢抓在手上,不让它们离开。

    离夜笑盈盈看着他们,在完成丹药后,风昊和云帆脸上都露出一阵喜悦,同时也往离夜那边看去。

    眸光相视,风昊和云帆脸上的笑容僵住。

    他也成功了

    可半个时辰,根本来不及,怎么可能还在他们前面

    “三位炼药师,把你们的丹药先交给我,让各位尊品炼药师鉴定。”沧眀走到他们三个面前,惊叹地看着离夜。

    他还真是能扭转乾坤,刚刚应该拿出了提升丹药精纯的果子。

    若是碧血清心果,提升丹药的精纯,可不是一点半点,但碧血清心果并不容易得到,也不知道他是拿什么代替的。

    的。

    离夜张开手掌,圆润的丹药,立即被一股精神力锁住,往沧眀站着的地方飞去。

    三枚丹药,落在沧眀拿出的玉盘上,然后他飞身而下,往蔺药他们站着的方向走去,看着离夜的那枚丹药,不禁感叹。

    想当年看到这年轻人的时候,他不过才灵品炼药师,这才多长的时间,他已经走到自己前面了。

    自己还是皇品炼药师,他却已是尊品炼药师了

    “几位,都看看吧。”蔺药忍住心疼,站起身,看着沧眀手中的玉盘。

    几个分会长都站起了身,看了一眼丹药,同时摇摇头。

    这还用看么,差异明显就出来了。

    “我就不看了。”齐暮摆了摆手,其中一个是他师父,他要是看了,这些老家伙不得说他偏私才怪。

    反正不用看,他也相信,师父肯定不会输

    “齐暮,你不看,难道你不好奇,灵虚丹长什么样子吗”蔺药笑道,心里幽幽一叹。

    还真是大胆啊,灵虚丹也敢炼制,灵虚丹一炼制成功,不管成色如何,必定是尊品丹药中的上等

    成功的几率却讥笑,一般人哪里敢用灵虚丹来参加比试。

    灵虚丹

    齐暮猛地站起来,目光落在那一枚灵虚丹上,恨不得抢过来直接吃下去。

    “这是”是他师父炼制的

    齐暮看向沧眀,想要问问这是谁的丹药,他们只是看到了过程,具体谁炼制了什么丹药,他们还不知道。

    “不得不说,这小子很大胆,可又不得不承认他的成功。”那种冒险的方法,也只有他敢做。

    在最后半个时辰,重要关头,用药鼎炼制丹药,肯定是没有用异火直接炼制来的快。

    但是,中那种方法,同时也是在增加风险。

    让丹药毁灭的几率大大增加,即便是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成功了。

    灵虚丹,拿出这样东西,他们就没有必要再比了。

    沧眀点了点头,端起玉盘回到空中,走到三人面前,满意点头笑了笑。

    “恭喜三位成为尊品炼药师。”的确都是尊品

    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成就,前途不可限量

    “北宫离夜也成功了”风昊不可置信地走向前一步,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成功

    在他专心炼化丹药的时候,难道发生了什么事

    炼化丹药的时候,他们不会去注意其它,可到底错过了什么

    “风昊公子的丹药,就如你所言,是中等尊品丹药。”色泽,精纯,最后丹药,都是中等尊品,无可挑剔

    云帆脸色沉了沉,果然还是中等尊品。

    “那他呢”风昊扭头看了一眼离夜,看到离夜一点都不着急,依旧淡然清风的模样,眼中燃烧起两簇火焰。

    为什么到现在,他还是这么张狂嚣张

    “离夜公子,如他所言,上等尊品。”沧眀继续说道,灵虚丹,世界上已经没有几个人能炼制出来了。

    上等尊品

    怎么可能

    不只是风昊和云帆不信,就连底下的众人,也像是听到了最无法相信的事情。

    他怎么可能会是尊品上等,明明晚了他们两位那么长时间

    “我不信”风昊竭力吼道,他不信。

    “沧眀长老,我也不信”云帆一脸坚定,他不信北宫离夜那个时候,还能扭转乾坤

    沧眀长老看向离夜离夜,见她嘴角含笑,对于别人质疑,一点都不恼怒,他收回目光,脸色阴沉了不少。

    “二位,这丹药是大长老和几位会长鉴定,还有齐暮大人,难道灵虚丹比不上两位公子炼成的丹药吗”沧眀看了一眼他们两个,冷冷问道。

    灵虚丹

    简单的三个字,宛若一声晴天霹雳落入风昊和云帆心里。

    “再者,离夜公子的灵虚丹,不管是色泽,精纯,完全符合上等尊品丹药的要求”完美无瑕

    完全符合

    怎么会

    ------题外话------

    咳咳,晚了一定上传,所以更新应该是第二天早上,大家早安づ ̄3 ̄づ╭

    ...

    ...